撒噶抽動鼻頭,貪婪朝著門裡吸了一口,品了半天,突然睜開眼睛發怒:「不對!你動了手腳……嗷……」

Home - 未分類 - 撒噶抽動鼻頭,貪婪朝著門裡吸了一口,品了半天,突然睜開眼睛發怒:「不對!你動了手腳……嗷……」

緊接著就是一聲怒嚎。

於往腦子裡犀牛皮馬甲急速閃動提示:快逃!

於往轉身就往屋內躲,這時候門口也出不去啊。

轉身的剎那,掌風掃過,於往被帶了個趔趄。

撒噶的掌風隔了門掃在了門口的血水盆,盆子晃動,裡面的血水蕩漾,噗噗打在盆邊,溢出到地上。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道再次飄蕩空中。

「嗷!」

撒噶一聲短促嚎叫飛身後退,趴在地上張嘴先是一通嘔吐,然後就仰面躺在地上抱緊脖子嗚咽呻吟起來。

你還真的是怕這個啊!

於往回頭看到撒噶在遠處地上的狼狽樣,暗自拍手叫好。

看來自己對於血猴血液對於狂犬病毒及感染病人體質所起到的功能作用,估計的基本正確。

「嫣兒,快來看啊,撒噶被我制住了!」

於往朝裡面床帷里的千友嫣喊道。

等了半天,千友嫣才回話:「姐夫剛才你說什麼?」

「快來,我制住撒噶了,你看!」

於往舀了一瓢盆子里的血水朝門外率先走去。

撒噶則是隨著於往逼近的步子,一點一點朝相反方向匍匐,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你說,我要是把這瓢東西潑在你身上,會是個什麼後果?」

於往晃動手裡的瓢,忽然找到一種高腳杯在手裡的感覺。

讓杯子里的液體充分接觸空氣,融合揮發,酒香迷人。

不過眼下這可不是酒香,血腥味道雖然有些難受,但是地上的撒噶更難受。

「姐夫小心!」

於往還在嘚瑟呢,沒注意到,撒噶突然回頭朝著自己張口噴出一道黑色水箭。

趁著自己躲開的空檔,撒噶竟然一個鷂子翻身,竄掉了。

再看地上一陣滋滋冒煙。

原來是撒噶吐出的那道黑水落在地上發出來的。

「哎喲,臭死了…….咳咳,嫣兒你別過來了!」

於往趕緊往後邊退。

……..

與此同時,在千里之外的野棗山,一處偌大的石洞里,十個火堆圍城的一個圓圈內,兩個僰人正在打坐。

其中一個披頭散髮的突然面色難看,嘔一聲不斷口吐黑水出來。

「怎麼樣?大巫?」

另一個神色氣質頗為不凡的僰人緊張道:「撒噶那邊如何?」

大巫手捂胸口,好容易緩過來:「大王,有些麻煩,撒噶好像被一種東西制住了。」

沒錯,這氣質不凡的僰人就是僰國的王,撒天。

「…….我就知道,沒那麼容易成功……」

僰王稍稍沮喪。

大巫勸道:「大王不用擔心,大勢還在我們這邊,我們手裡控制的毒人估計,現在最起碼有近千人了,光是王宮裡就不下六百。」

僰王看向遠處天空,思索半天說道:「不管對錯,成敗在此一舉,盡全力吧!」

「是,大王!」

大巫對僰王應命后,從隨身葫蘆里掏出一顆藥丸放入口中,然後繼續閉眼打坐。

……

如果這個世界有航拍的話,於往會發現現在的千山城王宮宮城之內,除了自己洞房所在的東邊這個院子外,其他地方基本都已經是喊殺聲震天,哀嚎不止的地獄了。

千山衛、城衛軍、宮女、宮裡的雜役等等凡是被傳染了的,基本就是朝著一個目標在運動彙集。

那就是千山王寢宮。

此時的寢宮高處,千山王還在站在那裡。

這裡是根本,是老窩,現在怎麼變成了這樣?

該死的撒噶!

該死的僰王!

千防萬防,就沒防住你給我來這一手。

這是直搗黃龍的招式啊,而且還是就派了一人。

單刀直入!

「來人,滄海國的楊老跟臨江的使節他們現在還在宮裡嗎?」

下邊人回答:「晚上公主大婚典禮過後,楊老就借口使命已完,出宮準備返程了。」

「老狐狸,你們齊聚我千山,說是來為了於往那個淫賊豎子,誰信啊!」

千山王一拳打在面前的欄杆上:「我看你們幾國分明是商量好了讓僰王打的頭陣!」

為了看住幾國使節,更好掌握他們在千山城內的一舉一動,千山王特意安排他們住在千山王宮。

今晚宮裡發生這麼大的事,他們倒好,早早就先走了。

要說這事跟他們沒有關係,說給誰都不會信的。

「幻影大師呢?」

千山王問:「幻影大師那邊情況如何?」

「幻影大師武功卓絕,只是……」

千山王道:「只是什麼?」

其實答案他心裡已經猜的差不多,只是想要求個確定罷了。

下邊回道:「只是毒人可以通過傳染不斷增加數量,幻影大師真氣消耗過甚,恐怕力有不逮,望我王早做打算!」

「打算?!」

千山王一臉威嚴:「總不至於放棄王宮本王就去當個喪家之狗吧!」

「呦呵!」

千山王目光被吸引向東邊方向。

一大波又一大波的毒人往這邊快速運動。

當然寢宮附近各方向本來就不斷有毒人襲來,但是唯獨東邊這裡,如受了驚嚇的獸群。

「都別跑啊!」

「來啊,來玩啊耍呀!」

「嫣兒,你快跟上!」

「啥木偶、毒人!這叫喪屍或者叫殭屍也行……好好好,你說毒人就是毒人……」

……

轉過樹叢拐角,千山王才發現,是於往。

於往一手拿端瓢,一手拿著截竹竿,正跟後邊千友嫣嬉笑打鬧。

「姐夫!你等等,姐姐她腦袋不靈光,別把這大盆給潑了!」

千友嫣在後邊嗔怒道。

她手裡還幫著千友寒託了一個大盆。

「哎!真是白練了一身子力氣,除了折騰男人,有個啥用!」

直到剛才洞房於往才知道,千友寒不僅是有些智商,力氣方面也是忒不錯啦!

「嗖!」

於往把手裡的細竹竿猛的投向前邊一個離得近的毒人,只見那毒人身體猛然一頓,再往前邁出兩步后就倒地不動了。

「這是……?」

千山王踮起腳尖想要看個明白。

「我王,你看那邊……大師她……」

下邊人還等著千山王做出決策呢。

千山王朝西邊望過去,立刻命令道:「剩餘千山近衛全部過去接應,要快!」

原來,千幻影單身匹馬且戰且退,正被一大群毒人圍攻。

這一群全都是王宮的千山近衛,比普通千山衛還要精銳的軍隊,精銳中的精銳。

可惜了,在前去消除第一批毒人時,全部被傳染也發了病了。

現在,這些精銳成了追逐攻擊千幻影的一把尖刀利刃。

死纏爛打堅韌不凡,而且還懂得策應配合。

千幻影很顯然是真氣耗盡,力不從心,這才撤回的。

僰王,你好狠!

千山王宮上下加起來一兩千人,不會到頭來,都把刀口調轉捅向自己吧?

千山王回頭望向於往的方向:「給駙馬傳令,讓他火速救駕,先去接應大師為先!」

「是!」

有手下得令后跑開。

「駙馬,王上命你前去接應幻影大師!」

「幻影大師是誰?」

於往正仗著手裡的東西跟那些毒人玩的不亦樂乎,聽到來人傳令,一時還真沒反應過來。

「哦,她不是高手么?還用我去接應!」

傳令衛兵急了:「這是王上親命!請……

請駙馬救急為上!」

「你……你這是幹啥!哎呀,我又沒說不去,你這麼大人,怎麼還給我跪下!」

於往沒辦法只好答應:「好了好了,我答應了。」

傳令衛兵這才起身,剛才在王上身邊,他可是也看的真真的,駙馬對付那些毒人,有奇術!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不過我有條件!」

於往道:「給千山王說,讓千山王給我獨立開府,老子是質子也是駙馬,不是倒插門的上門貨!

還有,我要嫣兒!」

「什麼,嫣兒?」

傳令衛兵哪敢如此稱呼公主,想都不敢想。

「你就按我說的去回他!

反正我都洞房過了!」

於往說罷直接朝著毒人最多地方衝去。

呦呵!

力挽狂瀾,今天就看我如何快樂的裝逼了。 於往的一盆子血水在千山王和千幻影看來就想是廢物利用,但是沒想到,效果簡直奇迹。

毒人數量上漲的勢頭很快就穩定下來。

最主要,讓沒被傳染的這些千山衛和城衛軍將士看到了希望。

他們不再是幾乎絕望的沖向死亡,或者看似死亡都不如的無底深淵。

衝上去被同伴砍傷咬死,然後自己也被傳染髮成禽獸不如的行屍走肉,最後再被同伴用刀用槍打破腦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