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臨時的日報。在今天都還刊登了昨天刊發文章的後續報道。在這種局面下,蘇沐莫非是想要通過這種宣傳威嚴的方式來進行破局嗎?真的要是那樣,只能說你蘇沐有點無能。

Home - 未分類 - 就算是臨時的日報。在今天都還刊登了昨天刊發文章的後續報道。在這種局面下,蘇沐莫非是想要通過這種宣傳威嚴的方式來進行破局嗎?真的要是那樣,只能說你蘇沐有點無能。

徐炎是第一個出現在蘇沐面前的。

當徐炎站在寬敞的市局局長辦公室中時,他的神情是相當肅穆,他儘管已經意識到蘇沐從擔任這個官位后,每一步走出去都會有困難。畢竟你是空降到這個系統中的,人家為什麼要給你好臉色瞧?陽奉陰違的事情,簡直是再為正常不過。不過徐炎想到自己的使命,不就是為蘇沐蕩平這樣的阻擾嗎?

別管是誰,只要是敢抹黑蘇沐。阻攔蘇沐前進道路的。徐炎都會強行抹殺掉。這個社會所謂的法律公義是要講究,但你們要是不講究的話,也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調查清楚了?」蘇沐淡然道。

「是的,全都調查清楚。沒有想到這事竟然是槐畫分局局長魏敏暗中做的。魏敏這個人真的是邱慎季留下來的。是靠著邱慎季的提攜才能夠上位。他原本就是提心弔膽。生怕領導你會對他動手。而誰想到這又發生了瞿器砸車事件。

瞿長風所在的槐畫區就是和魏敏一起的,兩人關係還算不錯。魏敏在看到瞿長風逃跑后,為了能夠避免被領導你處理。所以才會鋌而走險,做出這種舉動。他以為這樣做就能夠讓領導就範,卻壓根就不清楚,這樣做倒霉的只能是他自己。

我剛來的時候發現魏敏倒是已經來到市局,不過卻是沒有前去會議室,而是前去了常務副局長延傑那裡。領導,您想要掌控整個市局,第一個要針對的就是這個延傑。延傑可是當初邱慎季在位時候的臂膀,就算是蕭局都沒有拿下來。」徐炎恭聲道,有條不紊的話語將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真相全都說出來。

整件事情真的就是這個叫做魏敏的分局局長做的。

蘇沐當然知道魏敏,不但知道而且還是相當熟悉。因為只要是公安系統的分局局長,每個都別想能夠逃過蘇沐眼睛。在官榜的旋轉中,每個人的資料如數被他烙印在腦海。

魏敏這個異類肯定是要重點照顧。

如果說不是因為知道魏敏是最有可能會散播這個小道消息的,你以為蘇沐會那樣穩坐釣魚台。面對那種輿論卻是什麼事情都不做嗎?蘇沐現在不但知道魏敏就是幕後黑手,還知道臨市的那份日報所刊登的文章,也是魏敏所提供的材料。在這樣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蘇沐這才是準備悍然進行處理。

蘇沐不會再繼續等待,繼續等待會被人以為是種軟弱。在官場中你不用一味的隱忍,只要是隱忍幾天就會被人當作是軟弱可欺不說,更為重要的是會被認為成你沒本事。最為嚴重的是,要是被人給認為成是既定事實的話,那後果更糟糕更嚴重。

咚咚。

蘇沐敲擊著桌面,神情波瀾不驚,「讓何意晟過來,這事由他來宣布。」

「是。」徐炎將所有證據全都放下後轉身便離開。

儘管說所有人都知道徐炎就是蘇沐的前鋒,但知道歸知道,卻是沒有誰能夠真正敢說出來。在事情沒有明朗化之前,徐炎要做的就是保持低調。任何時候低調都不會有錯,不低調的後果是凄慘的。

徐炎知道自己已經成為蘇沐官場中不可或缺的部件,別人或許不敢公然對付蘇沐,但只要自己這邊流露出點馬腳來,被人抓住那後果同樣是不堪設想。所以徐炎別看是很為年輕穩坐高位,但為人卻是相當謹慎低調。

何意晟走進辦公室的時候,神情也是有些疑惑,他是真的不知道蘇沐為什麼會突然下達這個命令。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這個命令還不是通過他下達的,這才是何意晟最為緊張之處。至於說到外面流傳的小道消息,在何意晟這裡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要是說小道消息都能夠左右一個官員的升遷,那簡直就是可笑。

甚至在何意晟看來,小道消息越是這樣傳播,反而是越會夯實蘇沐的位置。

民意是一回事。

綁架民意又是一回事。

倘若說上級領導的任命不能夠有效貫徹落實,到時候倒霉的不但是商禪市這些市委常委,就算是省級領導顏面也會受損。所以說哪怕是為了能夠避免這種尷尬事情發生,都沒有誰會認同小道消息。

誰掌握人事權,誰掌握官帽子,誰對你就會有官威,這簡直是再為正常不過的事情。何意晟當然知道這個,就因為知道所以說他現在才是有些提心弔膽。

「局長。」何意晟進來后將所有情緒全都掩蓋住恭敬道。

蘇沐這次倒是沒有隨即說話,而是上下掃視過幾圈后,就在何意晟感覺到渾身不自在的時候,蘇沐才緩緩開口,說出來的話,卻是那樣驚心動魄,讓何意晟身子都不由輕微顫抖起來。

「何主任,上個周末發生在商禪市的小道消息你知道嗎?」

果然是這個。

何意晟最為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別管這事他是怎麼想的,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蘇沐會怎麼想,要是說他將這個小道消息的傳播,歸羅到自己控制不利,那就真的是讓何意晟會感到深深無奈。

「蘇局長,那都是無稽之談。」何意晟趕緊道。

「無稽之談嗎?」

蘇沐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真的要只是無稽之談的話倒好說,怕就怕有些人是藉助這些無稽之談在行事,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何主任,有關瞿器的事情相信你已經知道,而且有關瞿長風的調查結果也會在今天宣布出來。是非黑白,真的是不用多說。這事不用多想,何主任,這些東西你看看再說。」

「是。」

何意晟從桌上拿起徐炎放下的證據,當他看到第一眼的剎那,身子開始顫抖起來,雙眼發直,嘴唇變的發白起來,越看越心驚,真的是沒有想到,當真是沒有想到,魏敏竟然是小道消息的幕後黑手。

魏敏這次真的是要栽了。

最為讓何意晟感到驚懼的是,蘇沐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這些證據真的是再詳細不過,這其中包括魏敏和日報社的聯繫,包括魏敏是如何傳播小道消息,包括一些視頻資料…

這才是讓何意晟最為害怕的。

魏敏既然敢做出這事就說明他是無論如何都會小心翼翼的,是不會貿然行事。但卻仍然是被人發現,這說明什麼?說明蘇沐的能力比他所展露出來的要更加強大。再說真的不要將蘇沐當成是一般的市公安局局長,蘇沐還是殷玄縣縣委書記,擁有一個縣公安局為他所用,這樣的人能夠掉以輕心等閑視之嗎?

只是這些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來該怎麼辦?

蘇沐讓自己看到這些證據就說明是想要讓他表態,想到蘇沐即將開始的這個會議,何意晟就越發堅定心中想法,想通這個后,何意晟便果斷表態。反正早就是準備站到蘇沐這邊的,越這樣越好。

「局長,我認為像是魏敏這種行為已經是嚴重的刑事犯罪,他這樣做必須追究刑事責任,我認為像是這樣的人已經沒有資格繼續擔任槐畫分局局長職務,應該馬上拿下。針對現在市裡面流傳的小道消息,必須第一時間進行闢謠。」何意晟斷然道。

要的就是你這樣。

蘇沐直到這時才微微笑起來,笑起的同時從旁邊拿出一個檔案袋。 第四百六十一章:終到龍島「難道海族是意圖用屠龍匕挑起人類跟龍族的爭鬥嗎?」冷月仔細想了一下。唯有這個是最有可能成為海族的最終目的。

「僅憑一把屠龍匕是無法挑起兩族的爭鬥的,真正引起兩族爭鬥的確是屠龍匕本身蘊藏了巨大的秘密!」蔚姿婷斷然說道,「還記得我跟你們說過,屠龍匕本來叫空間之匕嗎?」

「婷婷說的不錯,屠龍匕聽名字不過是一個相當鋒利的兵刃而已,其實再鋒利的兵刃也只有在使用者手裡才會發揮巨大的作用,鋒利如屠龍匕,加入它拿在一個小孩的手裡,試問,他能夠殺得了一條巨龍嗎?」蕭寒十分贊同的說道。

「空間之匕傳說中是空間之神的隨身兵器,傳言中誰能得到它,就可以破開空間壁壘,自由的穿梭三屆,成為新的空間之神!」蔚姿婷解釋道。

「這麼神奇,那龍族得到屠龍匕的時間不短了,怎麼沒有見他們中有人能夠成為空間之神呢?」寧馨兒問道。

「成為空間之神沒有那麼簡單,並不是得到空間之匕就可以的,必須破解空間之匕的秘密才行,否則就算得到了空間之匕,也成不了空間之神的。」蔚姿婷道。

「婷婷是擔心屠龍匕背後的傳說和秘密已經讓人們瘋狂了,我這把屠龍刀會不會也有什麼秘密。會更加引起瘋狂的搶奪?」蕭寒第一個明白了蔚姿婷話中隱含的意思。

「小寒說的不錯,就憑你的那句謁語,這世上從來不缺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說不定在我們出海的這段日子裡,大陸上有關你這柄屠龍刀的傳聞已經是滿天飛了,還有那把所謂的倚天劍,這兩把兵刃估計已經成為天下最熱議論的話題了!」蔚姿婷說道。

「看來禍從口出這話一點都不假,這一次我恐怕真正的遇到**煩了!」蕭寒嘆息一聲道。

「我該怎麼辦呢?」

「你不是將露茜交給龍族了嗎,至少這一點可以消除龍族對屠龍刀的誤會,而且以你和龍五的關係,龍十三也清楚你這把屠龍刀的打造過程,所以龍族這一邊,你基本上可以不用擔心了,但也以防一些龍族會借你這把刀的名字對你發難,這一次龍島之行,咱們可要低調才行!」蔚姿婷告誡道。

「這個我清楚,只要龍族不摻和進來,這件事就還不是那麼糟糕,關鍵是回去之後,這一路上會不得安寧。」蕭寒擔憂道。

「你是在擔憂我們的安全是嗎?」蔚姿婷嫣然一笑道。

「不錯,如果有人抓住你們其中一個,逼我交出屠龍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蕭寒說道。

「你捨不得你的刀嗎?」冷月問道。

「不是,一柄刀而已,我怎麼會捨不得呢?」話音一落,蕭寒頓時感覺到刀靈對他的強烈不滿,居然掙脫了蕭寒的手。一刀插入了地中,輕微的震顫著,就像小孩子向大人撒嬌一樣。

「這刀靈居然聽得見我們的談話?」蔚姿婷三女瞠目結舌道。

「這小東西,可聰明著呢,我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居然還有人類的情緒!」蕭寒無可奈何的說道,刀靈的人性化出乎蕭寒的意料,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也解釋不了,只能去適應,好在刀靈的聰明不錯,可心性還停留子小孩子階段,比較好哄,真不知道他長大成熟了,會變成什麼樣子,會不會變得不可控制?

「它真的能聽得懂我們的談話?」寧馨兒從來沒有想過一把兵刃居然跟擁有了生命一樣。

「它聽得懂,只是不能發出聲音而已,不過隨著它成長起來,也許有一天它也能直接跟我們交流了!」蕭寒道。

「它還能說話?」寧馨兒驚詫的掩住嘴唇道。

「本來我也不相信,不過我們確實見過一柄會說話的兵刃。」蔚姿婷鄭重的點了點頭,同時冷月也不由得表示的同意。湛盧神劍的劍靈就是一個可以說話的,並且湛盧劍靈已經不是劍靈了,而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了。

「你們見過?」寧馨兒滿臉的驚訝道。

「嗯,就在蘭若堡。」

「蘭若堡?」

「婷婷,這件事以後可以跟馨兒慢慢細說,我們現在商議的是我們回去的安全,尤其是馨兒和冰雲她們的安全!」蕭寒打斷道。

「我建議,咱們可以分作兩路,一路高調返回,而一路則暗中隨護,這樣一明一暗,縱然有人想要對我們下手,也可以從容應對!」冷月建議道。

「誰在明,誰又在暗呢?」蕭寒問道。

「我覺得,讓馨兒和冰雲兩位大家在明,畢竟她們是公眾人物,在明也算是一種保護,至少那些心懷叵測的人不會明著對她們下手,只能暗地裡偷偷的來,而暗地裡偷偷的來,則對我們來說可以無所顧忌,必要的時候,不計手段!」冷月說道。

「可以考慮,不過這麼做會讓馨兒和冰雲置於險地,我實在不願意看到她們和你們發生任何的危險。」蕭寒道。

「大哥,你不是打算收編那支海盜嗎,將他們編入兩位大嫂的護衛隊中,這樣一支力量,除非有人送死不要命了!」波爾多嘎嘎一笑說道。

「對呀。我怎麼將這事兒給忘記了,如果阿里巴巴和黑珍珠能夠加入咱們,那這一路上還有什麼人能夠動的了這樣一支力量?」蕭寒興奮地一拍大腿道。

蔚姿婷也高興地說道:「如果真的能夠讓這對兄妹加入我們,咱們這一次回去的安全至少不應該太擔心了。」

「但是她們會不會加入我們,這很難說。」冷月道。

「那就是兩種方案,一種是阿里巴巴兄妹加入我們,一種是阿里巴巴兄妹拒絕加入我們,總之必須要保證我們一個都不能少的回到風城!」蕭寒道。

「我突然想到一個可能?」寧馨兒道。

「什麼可能?」除了寧馨兒自己以外四雙眼睛都盯著她問道。

「盜神索拉既然是海族培養的姦細,你們說他一生中所盜的寶藏會不會藏在這大海中的某個島嶼之上?」寧馨兒一字一句的道。

「馨兒妹妹,你怎麼也關心起盜神的寶藏來了?」蔚姿婷神情頗為古怪的問道。

「我剛才在想,盜聖一輩子尋找盜神的寶藏,會不會把方向搞錯了,盜神的寶藏根本不在陸地上,而是在海上呢,就算他找一輩子,也是找不到的。」寧馨兒道。

「有這個可能,盜聖這幾十年也許真的是包忙活了!」蕭寒眼前一浮現起盜聖辰東那張充滿風霜溝壑老臉,要是讓他得知這個消息,會不會氣的兩腿一蹬,直接下去跟盜神做伴了。

「馨兒妹妹,你不會是想攛掇小寒去尋寶吧?」蔚姿婷笑道。

「不是的,大海這麼大,島嶼這麼多。誰知道盜神會把寶藏藏在什麼地方,再說了,盜神的寶藏時隔千年,也許早就被人發現取走了。」寧馨兒道。

「婷婷,如果你是盜神,盜取屠龍匕的後果是什麼,你清楚嗎?」蕭寒正色的問道。

「九死一生!」蔚姿婷想了一下說道。

「如果實在這個情況,你說你會不會預先準備一下後事呢?」蕭寒繼續問道。

「如果盜神是個理智的人,而且是接受海族下達的指令盜取屠龍匕,那麼他就應該會預先料理一下後事,至少也會留下遺囑什麼的!」蔚姿婷道。

「盜神索拉有後人沒有?」蕭寒問道。

「沒聽說過。好像除了他的師父司空之外,沒有任何的親人了。」蔚姿婷仔細回憶了一下說道。

「按照海族的記載,盜神是中途加入海風的,與那些從小加入海風組織的人類的不同,他加入海風,說不定並非是記載中的那樣簡單,為了一個救命之恩就加入了人類敵對陣營,這盜神也太沒有一點高手的骨氣了!」蕭寒道。

「只可惜我們盜取的資料太少,也不全面,露婭的許可權不足,只能拿到這些資料,更高級別的應該是美人魚王才能有閱讀的,而現在要想再入那個藏經殿已經不可能了。」蕭寒十分惋惜的說道。

「小寒,事實上證明你的猜測是對的,而且這些資料也足以證明當年盜神盜取屠龍匕跟海族有著巨大的關聯,如果我們把這些資料提供給龍族的話,我想對我們人類是有幫助的,也會讓龍族對海族更加警惕!」蔚姿婷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露婭還在整理資料,或許還會有收穫也說不定!」蕭寒道。

「烈陽花的事情怎麼樣?」

「還沒有線索,按照露婭說的幾處火山,我去查探了一下,沒有烈陽花的蹤跡,不過不要緊,只要我們堅持不斷地找下去,一定能夠找到烈陽花的!」一提到烈陽花,蕭寒心中不禁生出一絲憂慮來。

半年的時間,現在已經過去差不多快有兩個月了,他們剛剛到了海上,就遇到了一連串的事情,馬不停蹄的,實在是分身乏術。

「爺,別擔心,我們一定可以找到烈陽花就蓉馨妹妹的。」寧馨兒伸出一隻手搭在蕭寒的胳膊上安慰道。

「是的,我們一定可以找到了,大海里火山成千上萬座,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一座生長烈陽花的火山!」蕭寒拳頭緊攥。眼神變得堅毅起來說道。

「從明天起,我陪大哥去找!」波爾多大聲說道。

「謝謝你,波爾多!」蕭寒感激的說道。

時間在一天一天的過去,美人魚王桑切爾在發布圍剿海盜的旨意之後,卻意外的發現在索羅群島內活動的海盜居然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蹤跡,全部人間蒸發了!

連續幾天發動全部海族搜尋,都抓不到海盜一點點蛛絲馬跡,彷彿這些海盜們都變成了海水、空氣,完全沒有蹤影了。

找不到人,桑切爾只能拿一些平日里反對自己的主和派撒氣,好多主張與人類和平相處的海族都受到訓斥和打壓,一時間,海族中主張武力擴張的佔據了上風!

不過一向主戰的虎鯊族這一次表現的有些曖昧,虎鯊族的人員的損失可是僅次于美人魚一族,連虎鯊王都受了傷,這一次虎鯊族表現的沉默也是情有可原的,特別是虎鯊族的三皇子沙曼也落在人類的手中,虎鯊族投鼠忌器,持曖昧的態度也是可以理解的,特別是沙曼王子還是美人魚五公主露茜的駙馬爺,現在這兩人都落在人類手中,這也成了兩族最大的恥辱。

得知寧馨兒被救出的消息之後,龍五和龍十三也終於安下心來籌備自己的婚禮,她們忙的昏天暗地之後,也就將蕭寒一干人扔到腦後了。

這一日,龍五參與接待了幾個比較重要的道賀的客人,來自魔獸森林,領頭的是超神獸森羅,這面子可是不一般,蒼茫大陸上總共才有幾隻超神獸,有的幾千上萬年都沒有露個面了,這森羅可算得上比較熟悉的一個了,地位那是相當的超然,就連老龍皇見到了對方,也得恭敬的稱呼一聲「前輩」。

這樣身份的都來出席新龍皇的新婚大典,這真是給足了面子,龍族這個小字輩也就只有低頭垂眉的份兒,新任龍皇的威嚴那是蕩然無存。

森羅這樣的大人物自然由老龍皇親自作陪,自然也就沒有龍五什麼事情了。

好容易喘了一口氣,正要休息一下的龍五,忽聞稟告,美人魚王的使者來了。

海族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龍五也有所耳聞,也引起過他的警惕,但自從美人魚王發布圍剿海盜的命令之後,發現海族並無太多逾越的動作,也就慢慢的置於腦後了。

美人魚王這個時候派出了使者來龍島,這事情有點不太尋常,難道他想要求龍族在這個時候配合他出力圍剿海盜嗎?

海盜與龍族沒有啥衝突,基本上都是避著龍族繞道走的,龍族犯不著跟海盜過不去,尤其是海盜人數不少,而且十分鬆散,想要圍剿他們,簡直比登天還難,惹急了,他們一上岸,管人群里一躲,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轍!

「去把父親大人請過來!」龍五低聲吩咐龍十三一聲道,這些天龍十三基本上都陪伴在龍五身邊接待各路貴客,除了晚上分房睡之外,兩人在外人的眼裡已經如同一對恩愛的夫妻沒有什麼兩樣。

龍五讓龍十三去請父親,一來是讓龍十三避開美人魚族的使者,他怕龍十三脾氣一上來,別鬧的太僵了,二來,美人魚王這一次派使者來他吃不透對方想要做什麼,自然希望父親過來提點自己一下。

美人魚王的使者還未到,龍相秦天倒是先來了。

「父親,美人魚王派了使者過來了,我讓十三去請你過來,幫我參詳一下。」龍五看到父親說道。

「我已經聽十三說了,美人魚王突然遣使者過來,這件事肯定與最近的圍剿海盜有關,為父受到確切消息,海盜阿里巴巴趁美人魚王調集軍隊高手聚集白令島的空隙,偷襲了包括蝦族在內的五六個海族聚集地,搶走了大量的財寶,使得美人魚王震怒異常,下令四海剿滅海盜阿里巴巴!」秦天說道。

「海盜阿里巴巴偷襲了蝦族聚集地,還搶掠了大量的財富,這太不可思議了吧,他們哪來的膽子,要知道這樣會觸怒海族的,他們這麼做不是把自己逼上絕路?」龍五驚訝道,海盜阿里巴巴他是知道的,一個狡猾的海盜頭子,一直以來都是小打小鬧,這讓海族總是抓不到他們的尾巴,又找不到他們的基地所在,所以拿他們無可奈何。

「消息是真的,阿里巴巴這一次拿捏的時機太准了,正好是蝦族聽從美人魚王調遣,排出了族內將近一半的軍隊和高手,才讓阿里巴巴突襲得手的,而且這一次阿里巴巴有這十分充足的情報資源,很奇怪,阿里巴巴一直只對綁架蚌女和美人魚少女比較感興趣,這一次居然如此的大膽的,帶人去深海中搶掠海族聚集地,而且還成功了,這有些不可思議!」秦天說道。

「父親的意思是,海族有內奸?」龍五沉吟了一下說道。

「不,海族就算有內奸,也不會講這麼重要的情報出賣給阿里巴巴,損失幾個蚌女和聚集地千萬你財富被搶,那是兩回事,海族中確實有些貪財貪貨的敗類,但出賣種族的事情一般是不會幹的。」秦天說道。

秦天說的不錯,海族中阿里巴巴的內奸們是不會出賣自己本族的情報,阿里巴巴之所以過的很滋潤,很到程度上是他們下手的對象外的種族情報的泄露,當然好處不少,人類中很多東西都是海族中比較緊俏的。

「父親是懷疑有人在幫助阿里巴巴?」龍五驚訝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