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和你們是沒有關係的。」展年搖頭道。

Home - 未分類 - 「這事和你們是沒有關係的。」展年搖頭道。

「是的,這事不能夠怪咱們,難道說發生這樣的事情,就要將責任推到咱們身上嗎?咱們又沒有錯。我昨天晚上是沒有過來,但我知道這都是黃茉莉那個賤人做的事情,你們放心吧,這事我會來處理的。林姐,姐夫你們不要著急,我已經給蘇哥打過電話,他很快就會過來的。只要他過來,這事就是能夠處理掉的。」蕭瀟拍著胸脯保證道。

「蕭瀟,你確定蘇沐可以嗎?」林佳伊試探性的問道。

「當然可以。」蕭瀟斷然道。

「那咱們就等著吧,反正事情已經這樣,這都是最壞結果。」林佳伊無奈道。

是啊,難道說還有比查封更加嚴重的嗎?

現在沒有將展年和林佳伊帶走,就已經是不錯的。要知道警察給出的理由涉嫌毒品交易,能夠讓他們在外面站著已經是開恩,沒準很快就會將他們兩個給帶走的。

不遠處的一輛商務車中。

這裡坐著的是申耀文,在他身邊坐著的是一個中年男人,臉上布滿著笑容,會讓你有種面對笑面虎的感覺,他就是宋七,是申萬貫當年打天下的時候,最為得力的手下。就算是現在,宋七都是靠著申萬貫的照顧生活,不然你以為申萬貫憑什麼一道命令,就能夠讓宋七這邊動手。

「怎麼樣?昨天晚上回去后是不是被你老爸給訓斥了?」宋七抽著一根雪茄,滿不在乎的問道。

「別提了,真的是不要再說了。昨天晚上回家之後,我就被老爸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我真的是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爸給我說,好像是光華商貿那邊被蝶夢集團挑釁什麼,好像說的是,和昨天晚上我在這個酒吧鬧事有關。

真的是沒有什麼事情啊,沒有任何可能啊,那不過就是一個混蛋,他怎麼可能影響到蝶夢集團。敢和我鬧,敢得罪我,我就讓這個酒吧開不下去。不過七叔,你找的人可靠嗎?能不能做主那?」申耀文一臉跋扈模樣問道。

「這個你就放心吧,不會有任何問題的,我找的是誰,那是一個和我關係不錯的派出所所長,就這樣的事情都不必驚動到其餘層面,只是一個派出所就能夠收拾掉。不過這事過去后,這個所長你要是沒事的話,就見見吧。你以後要是在這片混的話,怎麼都要認識下。」宋七說道。

「沒有問題,到時候我來安排,絕對不會讓七叔你為難的。」申耀文很是上道,只是說完這話后,申耀文的眼光就落在那邊的蕭瀟身上,眼底開始涌動著一種想要徹底佔有的強烈貪婪光芒。

蕭瀟,沒有想到你終於是出現。

和你相比,黃茉莉那樣的賤人就是我發泄的工具。你放心吧,我是必然要將你給弄到手中的,誰都別想阻攔住我。這個酒吧我是會查封掉的,到時候你要是沒有辦法就會前來求我不是。那樣的話,你還不是會任我折騰。嘿嘿,蕭瀟,我現在都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你在床上,看到你在我身子下面肆意扭轉的場景。

想想都會感覺很爽啊。

………

同樣是在玖澀酒吧這邊的不遠處,停著兩輛警車,這裡的封條就是他們貼上去的。

只是現在卻是沒有誰站出來,因為他們全都在警務亭中,從紫州市也在各個交通要道全都布置下來警務廳后,這裡就作為一處打擊違法犯罪的橋頭堡,是能夠做到在最短時間內解決一切問題的。

而現在這個片區的派出所所長田濤梯就在這裡面。

田濤梯是誰?

只要是紫州市這片的人都知道,這個人是派出所所長不假,但卻是神通廣大之人。據說以前是在公安分局中就職,不知道是因為犯下什麼錯誤后,才被下降到這邊。而出現在這裡后,田濤梯真的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什麼叫做強勢,什麼叫做能耐。最短時間內將這個派出所掌握后,就沒有誰能夠和他對著來。

越是有能耐的人,就越是什麼事情都敢做,你讓他將這個天給捅破,他都是會毫不猶豫的去做,你說這樣的魄力夠不夠?田濤梯就是這樣的人,只要是在這個地區,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他想做而做不成的。

「所長,咱們真的要這樣做嗎?要知道這裡可是一家酒吧,據說之前展年是一位機長,作為機長的他,沒準是會有什麼人脈的。要是說咱們往死的整,難保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現在外面有這麼多人盯著,要是說將事情鬧大的話,我怕…」

「怕個鳥。」

田濤梯是絲毫沒有在乎的意思,不就是收拾掉一個酒吧嗎?難道說這個酒吧還能夠帶來什麼多麼厲害的威脅嗎?真的要是有威脅的話,我怎麼不知道。

「要知道咱們這個區中,只要是稍微有點人脈的地方咱們是不知道的嗎?哪個不需要在咱們那裡報到。所以說不要怕這事,這事是不會出現什麼危險的。多大點事,還讓你們這樣緊張。等著吧,反正咱們也是借口涉嫌毒品交易暫時性的貼上封條,什麼時候摘除那還不是咱們一句話的事情嘛。都別愣著,這事我做主就是。」

「是。」

………

封條,在任何時候都是最為驚動人心的東西,要是說沒有封條的話,那這個社會會少了很多東西的。而封條的出現,帶來的就是一種類似禁忌般的強權。誰能夠張貼封條,除卻官方除卻強權外,誰還有這樣的資格?而只要是貼上封條,別管你有什麼樣的能耐,都只能選擇屈服。

封條刺眼。

封條象徵著強權。

封條就那樣嘲笑著所有人的同時,蘇沐翩然而至。飄天文學, 第五百九十八章:誅殺莫懷古與西域之主(二十四)「這不可能,我白家可算是蚩尤祖師最近的一脈了,此法既然傳了我白家先祖,又怎麼會另外傳給一個外人呢?」白老頭搖頭道。(-)

「爹,這又什麼不可能的,蚩尤祖師可不止咱們白家先祖一個弟子」白青霞駁斥道。

白老頭繼續搖頭道:「丫頭,你不知道,我們白家先祖跟蚩尤祖師的關係非同一般,若是祖師傳承給別人的功法,我白家一定會有,祖師沒有傳授給別人的,白家或許會有」

「爹的意思是,我白家先祖跟蚩尤祖師關係十分親密?」白青霞驚訝道,這她還是頭一次從白老頭嘴裡聽到這些有關白家的秘聞

「有些事情,你無須知道,這個蕭寒的來歷清楚嗎?」白老頭臉sè變得十分鄭重起來。

「聽白眉族叔說,他出生一隱匿世家,三年前在西域嶄lù頭角,僅僅是大劍師的修為,就擊敗了著名的火龍劍聖,然後加入了一個沒什麼名且的學院,發明了什麼新月紙,之後打敗了很多成名的高手,被封侯爵,結識了一個叫寧馨兒的歌舞大家,然後東去傲龍帝國……」

白青霞簡略的將蕭寒平身的事迹講了一遍,雖然很簡略,但是還是huā費了她將近一個多xiǎo時的講解。

白老頭聽了之後,那是心中一làng高過一làng,什麼樣妖孽的天才能夠從一個魔武廢柴一路飆升只shì神階巔峰,並且還擊敗了那麼多的高手,創下這麼大的基業?

除非他一開始就隱匿了修為,否則就太難以置信了,就算是神王轉世,也不至於有如此妖孽的進步速度吧?

他知道的就算天賦恐怖的讓天都嫉妒的人,從普通人到shì神階巔峰,那也需要兩百多年的時間

這樣的人無一幾乎毫無疑問的成為一級主神那樣的強大存在

而他在這條路上huā了三千多年,已經是十分罕見的天才了

三年?

就算把一天當成一年過,那也不過一千多年,這還是人嗎?

「這個人是怎麼出現的,他就沒有父母嗎?」白老頭心中忍不住顫抖起來,要真是這般妖孽,他都心動了。

「沒有,不過白眉叔說他的身份沒有問題」白青霞肯定的說道。

「白眉是這麼說的?」白老頭很驚訝,白眉雖然是白家的後人這不假,可畢竟是從外面來的,信任度還不是很高。

「白眉叔說,他可是用自己的靈魂起誓,擔保蕭寒的身份沒問題」白青霞道。

「靈魂起誓」白老頭一驚,這可算是一個人的最高誓言了,一旦誓言出了差錯,就算是主神都難逃天道的責罰

沒有人會拿自己的靈魂開玩笑

「丫頭,這可是一場豪賭,你可要想好了」白老頭沉yín了一下,頗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人生難得幾回賭,我相信我的直覺」白青霞豪氣干雲道。

「丫頭,賭錯了,你可就血本無歸了,你可要想好了」白老頭勸說道。

「我這樣下去,撐死了也就一個二級主神巔峰,如果要想煉製出神丹,只有晉階一級主神才能做到」白青霞道。

「神丹」白老頭吃驚的望著白青霞,他還真沒想到自家nv兒的目標居然這麼大,神丹不僅僅是逆天級別的丹yào,而是吃下一顆,能夠讓人直接成神的丹yào,至今還沒聽說有人能夠煉成,就連白家先祖也做不到

有時候並不是境界到了,就能夠煉製成功的,就拿他來說吧,雖然修為比白青霞還高一籌,可是他煉丹的本事就是不如白青霞,白青霞煉製絕品丹yào的成功率是五成的話,他也許只有一兩成

同樣是絕品丹師,他在其他方面也許強過白青霞,但是論到煉丹天賦,他就差的遠了。

不然白家數百丹師,絕品丹師也有三四人,怎麼會輪到白青霞一個nv子來當族長?

「丫頭,別說老爹打擊你,神丹只是傳說中的東西,你看上丹方上的材料,有幾樣是我們見到過的?」白老頭,「光收集材料,就難若登天了,何況煉製?」

「爹,這是我的理想,就算希望渺茫,我也要超這個方向努力前進,否則活著又有什麼意思?」白青霞道。

白老頭一愣,他活著的動力是一心想要復活妻子,所以他拚命的修鍊,拚命的鑽研,甚至連家族的事務都不管,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肯làng費

幾十、幾百年如一日,這是他活著的意義,不然他早就誰逝去的妻子一塊兒共赴幽冥了

不能夠更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活上千萬年又有什麼意思?

修鍊是追求更強大的力量和永久的生命,可當獲得這些的時候,回想起來,自己站在山峰之巔,卻會發現自己無比的孤獨

強者是孤獨的,可以想象,如果宇宙中就剩下一個人,儘管此時的他已經是無敵的了,但他內心絕對不會是快樂的

每個人活著都有目標,寄託,就算是強大無比的主神也一樣,沒有目標,就會空虛寂寞,修鍊了幾十萬年的仙nv也會忍不住sī自下凡,甘願為一世的凡人,相夫教子,嘗遍人間的酸甜苦辣。

因為有情才能為神,無情的神只是一個活著的軀殼,總有一天會成為宇宙的塵埃

而有情的神會長存於宇宙空間之中。

不管是順天還是逆天,一個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又有何資格成為強者呢?

「你要好好想一想,千萬別一時衝動,爹知道你極有主張,但也不能為了仇恨和利益沖昏了頭腦」白老頭再一次鄭重提醒道。

「爹,我想好了,這個蕭寒,我一定不會放過」白青霞鳳眸中光芒閃動,像極了酒鬼看到了絕世美酒一樣。

「蔚然和修仁那兩個老傢伙怎麼辦?」白老頭有些頭疼的說道。

「我可記得,祖法有一條,除了五大家族不能通婚外,只有父母才有權利干涉子nv的婚事,他們兩個雖然是我的長輩,卻沒有資格過問我的婚事吧」白青霞搬出祖法道。

「你這丫頭,哎」白老頭嘆息一聲,「好了,這件事我不管了,你注意把握好分寸,別鬧出**煩來」

「放心吧,爹,你還是說說你復活娘的事情吧,青霞很想知道」白青霞問道。

「復活你母親,哪有那麼容易,我現在只是想到了一個辦法,但是還不知道能不能用」白老頭有些沮喪的苦笑一聲。

「什麼辦法,說來讓nv兒也幫您參謀參謀」白青霞道。

「你母親的體質太差,如果要復活的話,首先要改造你母親的身體,這個改造之法,我還沒有想好,要是你母親活著,那還容易的多,現在你母親已經去世,雖然她的屍身保存完好,可要改造一具屍身實在是太難了,我只能想到一個用靈yào浸潤的辦法,每天將你母親的屍身從寒yù棺中取出來,泡在靈yào浴中,然後再放回去,以達到改變你母親身體體質的目的」白老頭道。

「為什麼娘在世的時候,爹你不用丹yào給娘伐máo洗髓呢?」白青霞很是不解?

「你母親體質太差,就算伐máo洗髓,她的成就也最多多活幾百年,而且她生你的時候,落下了病根,好容易進入xiǎo神級,壽元也差不多耗盡了。哎」

「那爹有沒有試過,效果如何?」

「我雖然想到了這個辦法,但是還沒有敢試驗,萬一把你母親的屍首泡壞了,爹的希望就沒了」

「爹有沒有想過給娘換一副軀體?」

「亡靈奪舍」白老頭嘴chún一哆嗦,「青霞,你怎麼會有這種念頭,這更加不為天道所容的。」

「既然娘的體質不好,換一具更好的又何妨,如果娘能夠活過來,又能夠擁有好的修鍊體質,豈不是可以跟爹雙宿雙棲了。」

「青霞,這談何容易,奪舍本就兇險萬分,一定是要一個人在死後的十二個時辰內,體內血液未冷,而且靈魂還未消散之際,而且成功的幾率十分低下,若是jī起死者主人的靈魂的反抗,那反而會魂飛魄散,得不償失,你母親心地善良,是絕對不會同意這麼做的,這樣即使復活了,她也會一輩子內疚而良心不安的」白老頭忙道。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白青霞一聽到母親屍身完好,靈魂並沒有墮入冥界,進入輪迴,自然也希望能夠將母親復活。

「除非找到擁有改造之力的大神通者替你母親改造身體,然後再將其靈魂歸位」

「擁有改造之力,豈不是至少要領悟生命之源才行?」白青霞道,「除了生命nv神之外,誰能夠做到?」

「生命nv神的確能夠做到,但除了生命nv神,神王或者魔尊也可以,若是能夠找到蚩尤祖師,他老人家通天徹地之能,復活你母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只可惜祖師已經失蹤三萬年了,沒有人知曉他現在何處」白老頭遺憾的說道。

「爹,你放心,我們總有一天可以將娘復活的」白青霞重重的咬著牙說道。

「你有這份心就好了。」白老頭欣慰道,「我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該走了」

「爹就不多留一會兒?」白青霞挽留道,「nv兒好久沒有跟您聊天了」

「不了,再不走,我可就走不了了」白老頭唰了一下子就從白青霞面前消失了。

「老白」

白老頭走了之後還不到一秒鐘,一聲熟悉的聲音從帳外傳了進來。

蔚然和修仁兩個老傢伙掀開帳篷,聯袂走了進來

「青霞侄nv,你爹呢?」蔚然掃視了一眼,急切的問道。

「走了」白青霞平淡的說道。

「走了,這個老東西,騙走了我一瓶寒香滴lù,實在可惡」蔚然聞言,頓時不顧形象大罵一聲。

「老蔚然,沒想到你也有被騙的時候」修仁看到蔚然吃癟,哈哈一笑,十分快意

「哼」

「青霞侄nv,你爹都對你說了嗎?」

「說了」

「說了就好,這麼說你是回心轉意了?」

「回心轉意,什麼意思,我幹嘛要回心轉意?」白青霞一臉無辜的望著兩人。

「就是你不準備嫁給蕭寒了呀?」

「沒有呀,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嫁給他呀?」

「沒有,你在船上不是說……」

「我是說過,可人家也沒說要娶我呀」

「對嘛,我說老蔚然,你就是剃頭挑子一頭熱,人家還沒答應,這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情,你著什麼急呀」

「青霞侄nv,你真的不打算嫁給蕭寒了?」

「誰說的,我也沒說過不嫁給他呀」

「那青霞侄nv,你這是個什麼意思,把我們兩個都搞糊塗了」蔚然和修仁一頭霧水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呀,我嫁給什麼人跟兩位叔叔有什麼關係呢?」

「怎麼沒有關係,青霞侄nv,你可別任xìng呀,這外面進來的人,你還不了解底細,這個人心叵測,萬一他要是對你有什麼企圖,那可別賠了夫人又折兵」

「兩位叔叔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可要出去了」白青霞起身送客道。

「青霞侄nv,我們可是為了你好,你連你爹的話都不聽了嗎?」

「我爹,他沒說什麼呀?」

「老白頭沒對你說,這婚姻大事,得父母做主嗎?」

「切,我爹要是能做我的主,還用得著你們去請嗎?」白青霞冷笑一聲,「兩位叔叔,我約了人,先走一步」

「青霞侄nv,你約了誰呀」眼瞅著白青霞從他們身邊走了出去,攔自然攔不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