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如何啊,秦南照樣混的風生水起!

Home - 未分類 - 那又如何啊,秦南照樣混的風生水起!

至於四周的其他天才,看到這一幕,則是面面相覷,沒有吭聲。

秦南瞥了崔立虛一眼,懶得解釋什麼。

反正時日還長,等戰神之魂的等級提升起來,他到底資質行不行,所有人都會清楚!

「行了,三大天才已經走了,現在言歸正傳。」 從一把劍開始殺戮進化 帝使彷彿瞥了崔立虛一眼,淡淡開口,道:「此次符合獎勵條件的有崔立虛,穆木,死亡道人,弦月,秦南……」

伴隨著帝使的說話。

崔立虛、弦月等人,才轉移了目標,看向了前方。

沒有辦法,他們再怎麼平衡,再怎麼羨慕,那也是秦南的關係,他們想要有也不會有,還不如好好調整心態,先看看獎勵再說!

「哼,到時候,就讓你看看,我這五百名,獲得什麼獎勵!就算你破例擁有獎勵又如何?只是一些帝晶而已!」崔立虛心中暗道一聲,冷冷的掃了秦南一眼。

古往今來,凡是進入前五百名,帝榜的獎勵,都是非常豐厚!

「死亡道人?」

至於秦南,直接無視了崔立虛,也無視了所謂的獎勵,目光落在了神秘黑袍人的身上,眼中閃過了抹精光。

他現在可以肯定,這傢伙,一定就是江碧蘭!

沒想到,她也來參加帝榜考核了。

似乎也逆天改命了?

「要不要上去搭話?」秦南想了想,隨即搖了搖頭,無論是江碧蘭,還是唐青山等等人也好,他們都只是剛剛來到中州而已,等到以後強大了,自然會再度聚首。

現在,都一心一意變強吧!

「這就是本次的獎勵,你們且拿好!」

天空之中的帝使,大手一揮,幾道光芒,分別落在了崔立虛、穆木、江碧蘭、弦月、秦南的手上,都是一個儲物袋。

只不過,崔立虛手中的儲物袋,閃爍著更為耀眼的光芒,遠遠超過了其他四人。

全場天才,都是發現了這一幕,心中一動。

「不知道崔立虛能獲得什麼獎勵!」

「要是逆天改命的地圖,那就賺大了!」

「被說地圖,什麼功法,帝術之類的,都可以啊!」

「媽的,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四周天才,都是竊竊私語。

崔立虛的臉上,也難得露出了抹激動,恨不得立馬打開。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獎勵,卻是讓他的道心,差點氣的崩潰。 第八百三十章五千帝晶

「獎勵么?」

秦南看著那儲物袋,沒有任何猶豫,伸手點去。

如果他預料沒錯,他本來是沒這個獎勵的,只是後來,這名帝使發現了什麼,及時改變了規則而已。

然而,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儲物袋剛剛打開,一縷璀璨的光輝,衝天而起,還夾雜著一股淡薄的帝威,瞬間席捲全場。

「卧槽?」

「什麼情況?」

「秦南的儲物袋裡有什麼?」

剎那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緊緊的盯著秦南的儲物袋。

就連崔立虛、弦月、穆木、江碧蘭,也是如此。

眾目睽睽之下,只見到儲物袋之中,一塊塊五角形狀,巴掌大小的晶石,堆積一起,在其內部,光輝流動,如同水液一般,如夢如幻,那絲絲帝意,就是從這散發而出。

這種晶石,足足有著五千塊!

「這是什麼?」

秦南臉上露出了抹詫異,他用左瞳已經看了出來,吸收這種晶石,對著他的修為,有著巨大的好處,功能效果,遠遠超出了元石。尤其是那絲絲帝意,能讓人感悟到不少東西。

但是,這落在全場天才的眼中,卻不亞於一枚驚天炸雷。

整個道場,瞬間火爆!

「嘶!我沒看錯吧?五千塊帝晶!這是足足五千塊帝晶!」

「天啊,居然是五千塊帝晶!秦南這樣的排名,居然都獲得了如此之多的帝晶?」

「瘋了!簡直瘋了!」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駭然。

帝晶,顧名思義,乃是武帝晶石,天地孕育而成,因為具備強大的精純力量和一絲帝意,對於修士,有著極大的好處,在這中州,便成為了那種如同「元石」「武王丹」一樣的流通之物。

一般情況下,無論是購買帝術,還是功法,或者是逆天改命的地圖,半步仙藥等等,都是用帝晶。

可是……

這五千塊帝晶,在中州已經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哪怕是一門帝術,都只是價值兩百塊帝晶,一門帝器,都只是價值一千帝晶至三千帝晶之間!

「帝晶是么?看來是個好東西,說不定是我晉級戰神之魂的關鍵呢。」

秦南看到眾人反應,就知道了十之**,心中一喜,當下就將這帝晶,全部收了起來。

「五千塊帝晶啊!居然是五千塊帝晶!哈哈哈,那我這儲物袋裡面,所具備的帝晶,就要更多了!」就在這時,一道大笑聲響徹起來,赫然是弦月!

全場眾人,聽得此言,心神都是狠狠一震。

對啊!

秦南在幾人之中,排名最低,都獲得了這麼多帝晶,那麼這弦月,穆木,神秘黑袍人,尤其是崔立虛,將會獲得何等龐大的帝晶?哪怕不是帝晶,也定然是極其珍貴的東西啊!

「嘿嘿!」

弦月滿臉笑容,滿懷著激蕩的心情,伸手將這儲物袋打開。

然而,當他看到裡面的東西,彷彿遭到了晴天霹靂,呆立當場,直接石化。

不只是他,其他那些天才們,都是愣在當場。

弦月儲物袋裡面,也是帝晶。

但是……

只有一百塊!

與秦南相比,兩人之間,相差了五十倍!

剎那之間,整個道場,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死寂,就連秦南,都是眉毛一挑。

因為這一幕……

實在是太不符合邏輯了啊!

秦南比弦月排名要低,居然獲得的要比弦月還要多?而且還是足足五十倍?

穆木和江碧蘭這個時候,回過神來,紛紛打開了儲物袋。

然而,在她們兩人的裡面,分別有著兩千塊、一千五百塊帝晶,散發著一縷縷璀璨的光芒。

「什麼情況!」

「穆木排到了一千名,江碧蘭也是一千多名,她們兩人居然只獲得了兩千塊和一千五百塊?」

「關鍵是弦月啊!他比秦南要高,居然只有一百塊!」

「我擦!」

整個道場,再度震沸。

所有天才目光都緊盯著這一幕,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因為,一直以來,排名較高的人,獲得的帝晶,必然要更多一點,好處會更大一點!

「難道是它?」

秦南突然明白過來,抬頭看了一眼帝使。

他能夠拿到這麼多帝晶,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這個帝使,從中施展了手段。

帝使彷彿察覺到了秦南的目光,一身光芒,微微抖動,像是在告訴著秦南什麼。

「啊啊啊!」就在這時,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劃破天穹,「我不服啊!我堂堂弦月大人,怎麼比這個人族少了整整五十倍,帝榜你們不公平啊……」

這赫然是弦月。

眼前這個結果,它根本無法接受!

不只是它,就連其他人,也都無法接受!

「怎麼會這樣?」

就在這時,崔立虛回過神來,看著自己手上的儲物袋,眉毛緊皺了一起。

這次詭異的獎勵,讓他的心中,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怎麼可能!我的獎勵,絕對要比秦南,比什麼穆木多得多,我畢竟是第一次考核,就進入了五百名的存在!」崔立虛猛然驚醒過來,搖了搖頭,毫不猶豫,大手朝著儲物袋抓去。

禁制打開,剎那之間,從這儲物袋之中,湧出了一抹恐怖的光芒!

「崔立虛!」

「是崔立虛!這股光芒,他定然是獲得了至寶!」

「呼!畢竟他是第五百名,寶物絕對不會少!」

「……」

全場天才渾身一震,目光都死死的盯著儲物袋,他們想要看看,帝榜到底獎勵了什麼寶物。

崔立虛也是臉色一喜,心中也鬆了口氣,光是從這股光芒,就可以判定了。

哪怕是帝晶,那也要比秦南之類的多得多!

一時之間,眾目睽睽。

直到光芒消散,所有人等,都看到了,在儲物袋之中,靜靜的懸浮著一張獸皮卷。

「這難道是……」

所有人心神巨震。

一般而言,獸皮卷就是地圖,如果是地圖的話,那麼就有可能是蘊含逆天改命機緣的地圖!

「逆天改命的地圖!」崔立虛臉色驚喜的通紅,雙手都開始顫抖起來。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張地圖的價值,那將非常巨大啊!

就在這時,獸皮卷輕輕一顫,一行大字,慢慢浮現出來。

看到這行大字。

秦南一愣。

所有人一愣。

崔立虛一雙瞳孔,瞬間縮成針狀。

只見這行字:即日起,崔立虛,欠下帝榜一萬塊帝晶,一年內若不歸還,剔除帝榜,永不錄入! 而事實是,簡艾對王允梅和簡煜撒了謊。

她在李強那裡實際得到了三百萬,但是此時卻只拿出了一百萬。

其實簡艾心中早有估量,昨天還在為第一桶金髮愁,今天便有人主動送上門來,而對於這筆錢,簡艾深知自己必須要好好利用。

所以她刻意讓李強寫了兩張支票,一張面額一百萬,而另一張則是兩百萬。

這一百萬是她要交給母親的,目的很簡單,她希望母親可以離開夜總會,因為有了這一百萬,家裡就根本不需要因為錢而發愁了。

如今不過2002年,一百萬的固定資產對於一個家庭來說,已經遠遠高於小康標準,踏進了百萬富豪行列了。

而至於另一張兩百萬的支票,自然是簡艾自己要拿來創業用的。所以她才隱瞞了真實金額,不然就算自己說出花兒來,母親也不會同意自己在高中的時候就拿著兩百萬去做生意的。

所以一切只能瞞著她,偷偷的在暗地裡進行。

王允梅下午便拿著家裡的存摺和那張一百萬的支票去了銀行,當那一百萬真真實實的存進了自己的存摺里時,王允梅才感覺到整件事情的真實性。

一切只發生在一個上午,他們家的存款就從不到五萬塊變成了一百萬。

而她也答應了女兒,有了這筆錢,她就辭掉陪酒的工作。

傍晚,簡艾一個人在家躺在床上,那張支票被她收了起來,但是必須趕在失效前將裡面的錢轉出來。

至於今後的事情,簡艾不想太過著急,她本就了解這個世界日後的發展趨勢,所以只要找准了商機,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如同前世一樣打拚出一番成績的。

天一晃就黑了,簡艾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心道母親說了今天會辭職,那為何現在還沒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