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喜,不可胡鬧……」

Home - 未分類 - 「意喜,不可胡鬧……」

尹楓剛想阻攔意喜,卻沒想到這傢伙已經沖向了七夜,完全沒有聽自己的。

尹楓雖然是執法小隊的隊長,可是他們小隊的武者只能算是他的夥伴,而並非下屬,其他人對他只有一點敬意,卻沒有畏,自然不會聽從尹楓。

之所以能夠成為雁盪山莊外庄的執法隊長,那是因為尹楓此人不僅有實力,而且有著幾分頭腦,他善於分析局勢!

他並不怕對付七夜,秦烈,呂炎,蘇生他們!他怕的是七夜他們被逼急了,拚死反撲,讓自己方的人受到重傷。

如果這時候被另一隊人,武府的聯合隊伍群起攻之,那麼就會有幾分危險和麻煩。

然而,事情的打算卻由不得尹楓的考慮,因為……

「隊長,段師兄,幫我攔住其他兩人,我去剝了那兩個廢物武師的人皮!」

雁盪山莊眾人之中,意喜以速度見長,他的話語傳道眾人耳邊,人已經到了七夜跟前。

泛著寒光的剝皮陰爪從衣袖中射出。

「剝皮風舞!」

黑色的陰風驟然旋起了旋風,一縷陰毒的寒芒在黑色旋風之中,直接劃過七夜的喉嚨!

「你們不要出手,保護好蘇生!」

在意喜想要出手的瞬間,冥夜之瞳早已洞悉了意喜的殺機和行動。

當意喜的接近七夜的剎那,七夜早已將蘇生推到了秦烈和呂炎身邊,而他更是直接迎上了意喜。

「嘩!」

「嘩!」

「嘩!」

鋒銳的剝皮陰爪切割開了空氣,然而只產生了一串空氣尖嘯的聲音,他的每一爪,都被七夜靈巧的避開,七夜的躲避,似乎早就知道了意喜的攻擊方式一般!

靠著速度靈敏的攻擊手段,意喜的攻擊更像是刺客的暗襲,一次暗襲不成,立刻退開一段距離。

身為一名一階中級大武師,就算是對付更高階一點兒的高階武師,意喜的這一招《剝皮風舞》也是屢試不爽,不知道剝下了多少高階武師的腦袋皮。

然而這一次在七夜身上,屢試不爽的招式卻出現了意外。

而這一份意外,立刻讓意喜背脊一寒。

因為他發現,自己似乎被邪惡的死亡魔神,給盯上了! 第兩百六十四章沒得談

當意喜發現自己被七夜這尊邪惡的魔神盯上的瞬間,他的額頭滴下了一滴冷汗。

想要迅速和七夜保持距離,然而七夜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脅迫著他,幾乎不給意喜脫身的機會!

七夜眼裡釋放出的冰冷的殺意,讓意喜感受到了一絲死亡的恐懼。

雁盪山莊的其他人,都以為意喜在和七夜遊斗。

可是他們卻感覺不到,意喜的內心恐懼,還有七夜的冷厲殺意!

因為七夜的這一絲殺意,是射入靈魂中的!

「冥夜之瞳!」

七夜一聲低喝,幽黑的雙瞳之中浮現出一抹符文幽光,盡皆過後的冥夜之瞳並沒有帶來多少邪氣,而冥夜之瞳,似乎變得更加的可怕。

七夜眼中射出的這縷光芒一閃而過,就像是一道劍芒刺進了意喜的雙眼,更是刺入了意喜的靈魂!

「啊!」

眾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見意喜慘叫一聲,直接從青石上摔下,摔在地上痛苦的打滾,慘叫。

「意喜!」

「!」

雁盪山莊其他的人,原本在盯防著秦烈呂炎二人,他們也沒想到,事情的轉機會如此的快!

冥夜之瞳進階到芥子之後,瞳術的威力成倍增加。

七夜只是一眼,就讓一階大武師實力的意喜,失去了任何戰力。

直接倒在地上凄慘的慘叫著。

而七夜的長劍,則是指著意喜,冷冷的看著想要動手的雁盪山莊眾人。

「小子,你若是敢動我雁盪山莊的人,我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碎骨錘琅芳被七夜一劍所傷,此時看到意喜也栽在七夜手中,不得已只能放著狠話。

「哦?你的這句話,我似乎在那裡聽過。我倒是想知道,你如何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七夜冷冷一下,紫雲劍閃過一縷妖艷的紫色。

「嘩!」

「嘶……」

「啊……」

意喜的慘叫之聲叫的更大,他的右臂,直接被七夜一劍斬斷,血腥的血水噴涌如注。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 「混蛋!你個垃圾武府中的廢物,竟敢對我雁盪山莊的人下狠手!」

「老子一定砸斷你的手腳,將你做成人彘放入雁盪山莊的萬毒窟中,讓你這雜碎廢物,受盡折磨而死!」

意喜的右臂別七夜斬掉,雁盪山莊的所有武者,都紅了眼,眼裡皆是噴薄出了血海深仇的血色怒火!

七夜不是普通的激怒了雁盪山莊的武者,而是結下了仇恨。

不死不休的仇恨!

「既然要讓我受盡折磨而死,那我就讓你的同伴好好享受一下!」

七夜眼中的幽光內斂,黑色的眸子漆黑明亮,然而這一雙眸子,卻帶著一絲邪氣。

冥夜之瞳讓凌厲冷厲的七夜多了一份邪氣,也多了一份殘忍!

紫雲長劍高舉,玄力帶動起的波動,七夜的舉動自然是對意喜下失手,這一次的舉動讓雁盪山莊的人皆欲暴起!

「混蛋!」

碎骨錘琅芳氣的大吼,玄力同時爆涌,想要在七夜動手的瞬間,對七夜出手。

而鐵手尹楓則是冷冷的注視著七夜,身為執法隊隊長,這一次任務主要帶隊人的他,早就感應出了七夜的不對勁。

可是他並不知道七夜的底細,也並不知道七夜會給他們帶來如此巨大的麻煩。

尹楓的實力自然不怕七夜他們,可是為了同伴的安危,他的行動,一直極為保守。

然而這一次,卻被七夜逼到難以忍讓的地步。

即便是冷靜如他,也不想顧忌多少了,只要七夜一出手,他必定會動手!

冰冷的氣氛,凝固到了一個極點。

七夜高舉的紫雲劍上,玄力也積攢到了一個極為凌厲的地步。

就在劍氣逼現而出的瞬間,幾個強大的氣息突然出現,遠遠的站立在周圍四方!

為首的是衣著青綠色鎧衣的女性武者。

皇都學院,一階高級大武師,關靜!

和關靜並立的是一身白袍的飛鳥谷弟子,刀影吳溪!

一身紅衣的純陽門武者趙烈陽,以及無劍宗的劍客高手,阮雲!

「咦?你們雁盪山莊怎麼和六玄武府的人搞成這樣?」

純陽門的趙烈陽中氣十足的說道。

因為此時的場景,實在是讓人大感意外了點兒。

也讓人覺得太過震撼了一點兒

「這不是雁盪山莊的兄弟么,怎麼這麼慘?這……」

看著被斬掉一臂,倒在地上慘叫的意喜,眾人的眼裡皆是一副震驚的模樣。

而在看到衣著六玄武府服飾的七夜,正舉著紫雲劍想要斬殺意喜,這個場景,更是讓人震驚的張大了嘴!

雁盪山莊意味著什麼,只要是龍天帝國的人,恐怕都知道這尊龐然大物!

可是在他們眼前,竟然有人敢當著雁盪山莊武者面擊殺雁盪山莊的人。

這場面實在是讓人覺得太過震撼了一點。

因為哪怕是四大宗門的人,就算是相互仇殺,也不敢這般狂妄的當著它宗之人的面,去殺人!

可是七夜,卻正在準備殺人,不僅殺人,而且是當著別人的面來虐殺。

當眾人的注意力放在七夜的身上的時候,眾人皆是面色沉寂,因為七夜他們都不認識。

這傢伙竟敢不把雁盪山莊放在眼裡?

凝固的危機氣氛,籠罩著眾人的心頭,對於其他宗門的人來說,這隻不過是一場好戲,不過對於雁盪山莊和六玄武府的人來說,就是生死決戰的時刻。

「轟隆……」

就在眾人對峙的瞬間,一陣巨大的轟鳴之聲,從不遠之處的六玄山谷傳來。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能量波動,六玄山谷下的地脈,爆發出了一圈六色能量,這一圈能量,直接隨著波動擴散。

「六玄山谷的試煉遺迹,似乎要開啟了!」

其他三大宗門,和皇都學院的人交談幾句,六玄山試煉地內,試煉遺迹眾多,剛才的能量波動,自然讓眾人明白了什麼。

可是看到相互對峙的雁盪山莊和六玄武府的人,眾人皆是有些頭大。

「放開意喜,否者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你們四人,今日必定會永遠的留在這裡!」

鐵手尹楓對著七夜冷冷的說道!

七夜神色未動。

甚至任何錶情也沒有。

他手持紫雲劍,屹然而立!

七夜身後的秦烈和呂炎對視一眼,又將目光轉移到了七夜身上,很顯然,秦烈呂炎他們,把決定權交給了七夜。

「放了這人可以,你們直接退出這一次六玄池名額爭奪賽。只要退出,我就放人!否者,你們可以試試將我們永遠留在這裡!」

七夜同樣是冷聲說道。

七夜這句話,讓尹楓嘴角微微抽搐,他的餘光看到了一旁同行而來的靈師段澤言。

段澤言的眼裡明顯帶著強烈的殺意,他甚至沒有救下同伴意喜的想法,段澤言可沒有將他們當做同伴。

「你的要求絕對不可能!不過只要你放了意喜,我們可以答應你們,不會在這試煉地內對你們出手!也不會偷襲對付你們!」

權衡利弊,鐵手尹楓不想失去出生入死大的同伴意喜,也不想出現其他意外,所以只能調和。

他知道如果讓一旁的段澤言來談,恐怕他們執法小隊的人都沒有安全保障。

因為這一次雁盪山莊派出的任務來看,他們這隊執法隊員,不過就是一群打手,一群炮灰……

而段澤言,是雁盪山莊內庄的人,身份貴重,遠過於他們,尹楓不可能和一旁的段澤言談。

「可笑!奸詐賊人的承諾,你覺得可信嗎?」

尹楓不怕七夜他們,七夜又何曾怕過眼前的這幾個雁盪山莊的武者?

「那麼你的意思,是沒得談了?」

話已至此,尹楓的臉色直接沉了下來。 第兩百六十五章好大的面子

「不要給臉不要臉!和你們談條件,不代表我們怕你們!」

「六玄武府在我雁盪山莊眼裡,不過是個垃圾武府,翻手可滅!」

「和你們談條件,那是不想和你們這些廢物浪費時間,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鐵手尹楓,再次冷聲說道,他的話是帶著侮辱性質的。

在他這般說話的時候,一旁的段澤言有些不耐煩了。

他的手中,似乎準備在施展特殊的靈技,和七夜他們撕破臉皮。

「轟隆隆……」

遠處的六玄山谷之內,繼續傳來了劇烈的轟鳴之聲。

似乎是傳承遺迹的陣法禁制開始出現了更大的變動。

「這種級別的能量波動,那六玄山谷的遺迹,恐怕是這六玄山試煉地中最大的一個……」

其他三大宗門的人皆是細細感應著,都在看著眾人臉上的態度。

很顯然,遠處的傳承遺迹所釋放的能量波動,已經吸引到了眾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