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殿重現大陸,這可是一個大消息,蕭寒與雪影對視了一眼,發現對方眼神之中都閃過一絲隱憂,光明聖教恐怕會遭遇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Home - 未分類 - 黑暗聖殿重現大陸,這可是一個大消息,蕭寒與雪影對視了一眼,發現對方眼神之中都閃過一絲隱憂,光明聖教恐怕會遭遇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要不要吧這個消息透露給光明聖教,這是蕭寒第一個想到的,但是旋即又讓他給否決了,光明聖教與黑暗聖殿之間的那點破事與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他可不幹!

而且這個消息也不算什麼秘密了,在魔法紙競拍的時候,這位奧巴馬已經是擺了光明聖教一道,那紐卡門如果這點警覺性都沒有,還當什麼大主教?

「其實魔法紙無論賣給什麼人,就算是賣給亡靈,這生意本侯也照做,只不過本侯可不希望自己賣出去的東西,反過來會用來對付自己,溫特先生,你明白本侯的意思嗎?」蕭寒並不害怕,就算自己不賣,其他還有十六家,除了光明聖教,只要能付得起足夠的利益,一樣會賣的。

「侯爺果然是一個開明的紳士!」

「呵呵,他們都稱呼我為大魔頭甚至魔鬼!」蕭寒一笑道,對奧巴馬的這種可以的恭維一點都沒在意。

「侯爺,我需要的量很大?」奧巴馬微笑道。

「多少?」

「侯爺有多少,我們都能吃得下!」奧巴馬篤定的說道。

蕭寒瞪大眼睛狐疑道:「你們消失了三十年不會去挖金山了?」

奧巴馬神秘的一笑道:「差不多吧。」 誰是最為關心你的人!

誰是站在你身邊的人!

這樣的人有時候是很難發現的,但只要你有心的話,總是能夠發現的。和別的人不同,像是這樣的人,在你的人生中扮演著的角色都是最為重要的。以前的葉安邦或許是和蘇沐不會有著任何交集的,這點就連葉安邦都是堅信不移著。

但現在!

從葉惜開始和蘇沐接觸,從葉惜說出蘇沐是她的男朋友,從蘇沐被帶到家裡那天起,從兩人開始正式確立關係,葉安邦就知道自己的生命中是必然要多出一個人的,他就是蘇沐。

葉惜不從政,那麼從政的蘇沐就成為葉安邦的希望,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葉安邦也知道,自己的這個想法,說起來還是有點一廂情願的意思。畢竟自己的背後還是有著葉家在的,葉家也是有著自己的子弟,是沒有可能讓葉安邦將大旗交給蘇沐的。

但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沒有道理可說的,在葉安邦這裡,還真的就是對蘇沐情有獨鍾著。如果以前說蘇沐不行的話,那麼現在隨著蘇沐已經開始晉級成為副廳級,也就意味著開始擁有話語權了。

葉安邦不培養自己的女婿,不培養著蘇沐成長起來照顧葉惜,難道說真的要將希望寄託到家族裡面嗎?再說這樣的寄託真的是可以值得信任的嗎?真要是值得信任的話,我當初就不會遇到那樣的事情。

想到當年發生的事情。葉安邦的心底就猛地冒出一股怨氣來。儘管事後已經是採取了很多措施進行彌補,但有些事情不是說你想要能夠壓下就能夠壓下的。

「葉省長,您知道我要給您打電話嗎?」蘇沐意外道。

「當然,現在京城之內誰不知道姜桃李姜老病危,而他的五個兒女也已經離開姜家前來找你。我要是說連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的話,還怎麼執掌燕北省那?」葉安邦笑道。

這話說的蘇沐當場皺起眉頭!

什麼叫做京城之內所有人都知道了,這話說的是有點誇張,但卻不影響蘇沐分析出來一些事情。這麼說的話,該知道的人最起碼都肯定是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或許也都知道了。

這樣的話,自己再想要做出決定的時候。就真的是要開始琢磨下。貿然拒絕的話。固然是可以的,但那樣的後果會是什麼樣的,就真的是會讓蘇沐好好的琢磨琢磨。

「怎麼樣?現在是不是有點想法了?」葉安邦說道。

「是的,葉省長。你剛才要是不那樣說的話。我或許還沒有其餘想法。但你那樣說了。我就開始要掂量下份量了。」蘇沐老實著道。

「還算是誠實!」

葉安邦稍微停頓了下,語氣已經是開始變的有些嚴肅起來,「蘇沐。其實這件事情你也沒有必要如何糾結,姜家當初對你做出的事情,誰都知道的。你現在就算是拒絕,都沒有誰能夠怪罪於你。

至於我的態度,其實早在葉惜做出打壓姜家的時候就已經是很明白了。我是無論任何時候都會站在你們這邊的,你和葉惜就是我的依靠,我是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到你們的。」

感動!

蘇沐聽到這樣的話,想到葉安邦的為人,就知道他能夠說出來,真的已經是很為難能可貴的。葉安邦現在是肯定有所想法的,但這樣的想法真的是讓蘇沐為之感動著。

「葉省長,那我知道如何做了。」蘇沐呼的吐出一口氣道。

「好!」葉安邦沒有再多說什麼。

等到掛掉電話之後,葉安邦的臉上露出一種如釋重負的神情,嘴角罕見的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

這樣的笑容讓隨後走進來的鐘泉看到之後,都不由是暗暗驚嘆著。要知道他已經是很久沒有看到過葉安邦如此高興,難道說真的是發生了什麼好事情不成?

「鍾泉,以後記著和蘇沐多多親近親近。」葉安邦不著痕迹的說道。

「是!」鍾泉趕緊應聲。

但鍾泉的心底卻已經是開始掀起了翻天巨浪,要知道這可是葉安邦第一次以這樣的神態和自己說話,讓自己和蘇沐多多聯繫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葉安邦的心底,蘇沐的地位肯定是發生實質性的變化,不然葉安邦是不會這樣說的。

到底是什麼事情那?

鍾泉心底暗暗猜測著,但表面上卻是要多很為恭敬的開始彙報起來下午的工作安排。

蘇沐是真的知道該怎麼做了。

葉安邦是什麼都沒有說明說透徹,但越是這樣,越是能夠說明很多問題。要是說葉安邦真的是不同意蘇沐前去京城的話,大可直說。既然這麼含含糊糊,意思就是很明白了,是想要讓蘇沐過去的。

治不治是一回事!

過不過去又是一回事!

想通這個后,蘇沐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種舒心的笑容,直接給徐龍雀打過去了電話。

「雀哥,你現在還在京城的吧?」

「當然在,你小子總算是知道給我打電話了?知道不,過年的時候爺爺都說你肯定會過來那,結果你就像是消失了似的,一點音訊都沒有。我說你這次要是再不儘快過來解釋的話,是要出大事的。」徐龍雀笑著道。

「我會過去的,不出意外的話,就是明天,具體的班次我再發給你。到時候,你去機場接我下,我先去拜訪下爺爺再說!」蘇沐說道。

「就這麼說定了!」徐龍雀果斷道。

中午時分。

當蘇沐的身影從市政府走出去后,他的手機突然響起,是一條簡訊,是姜慕芝發過來的,內容很為簡單:知道你現在是肯定對我很失望,也是不想著接聽我的電話,但我真的是希望你能夠給我一次機會,我只要五分鐘就行。可以的話,請你現在就前來百葉酒店,我在那裡等著你,房間號碼是…

唱的哪一出那?

不過蘇沐還是沒有狠下心拒絕,這樣的事情他是真的既然有了想法,就沒有必要再去拒絕。所以蘇沐就真的開車過去了,沒有讓慕白跟隨著,只是自己過去。

百葉酒店頂層套房。

姜慕芝是破天荒的開始享受著這種服務,要知道換做以前的話,她是絕對不會開出這麼貴的房間。不就是睡覺的地方,何至於玩的這麼奢侈。在這裡住一晚的話,不知道是能夠資助多少失學兒童那。

但今天卻是必須這樣做。

姜慕芝必須讓蘇沐感覺到自己的誠意,讓他明白自己是真的想要和他說話的,是真的有事相求的,不是說只是隨便說說,就能夠讓蘇沐像是以前那樣為她辦事。

到底會不會來那?

說到底姜慕芝現在也是沒有信心的,如果說蘇沐真的不出現的話,她是會再去找蘇沐的。前來商禪市之前,她就已經發過誓,別管蘇沐做任何事情,她都會全盤接下來。只要是能夠請動蘇沐過去,姜慕芝是絕對會無怨無悔的。

十二點一刻。

伴隨著這個時間的到來,套房的房門被敲響,當那個聲音開始響起的時候,姜慕芝真的是像聽到了最為動人的聲音般,急步走向大門,趕緊拉開,出現在她眼前的自然便是蘇沐。

朝思暮想的蘇沐!

最後救星的蘇沐!

姜慕芝瞧著蘇沐,雙眼之中開始泛起著淚花,但隨著深呼吸過後,硬是將這樣的激動給暫時壓制住。

「進來吧!」姜慕芝說道。

蘇沐緩緩走進去,在客廳處站定之後,瞧著姜慕芝那有些憔悴的臉龐,感受著她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小心翼翼的氣息,真的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要知道以前的姜慕芝,那可是最為清泠的,身上的氣質是最為吸引蘇沐的。

現在一切都已經改變。

「蘇沐,很感謝你能夠過來,我知道現在說什麼話都是枉然的,當初姜家對你做的事情是有點過分。但你要知道那都是爺爺身不由己之下做出來的,你要理解的。」姜慕芝緩緩道。

「直到這時候你還在給姜家說話?」蘇沐自嘲的揚起嘴角,心底不知為何流動起來一種悲傷的情緒。

自己前來這裡,心底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念及著舊情的。要是從姜慕芝的嘴裡聽到她關心自己的話語,蘇沐怎麼都會是心情稍微好點的。但現在聽到的還是姜慕芝在為姜家說話,這真的像是一把刀狠狠扎進蘇沐的心中!

自己的地位始終是那樣弱不禁風的!

昔日的魚水之歡看來都是過眼雲煙!

「我不是在為姜家說話,姜家的死活真的是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只是關心著爺爺一個人而已。」姜慕芝說道。

「有區別嗎?」蘇沐淡然道。

姜桃李活著,姜之山他們對付蘇沐,姜桃李為他們擦屁股撐腰,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區別的。所以蘇沐的這話也沒有說錯,姜慕芝聽到后臉上不由閃過一抹堅毅。

嘩啦!

隨著姜慕芝手指的揚起,她身上的衣服瞬間滑落在地,頓時一具沒有任何遮掩,不著寸縷的**就呈現在蘇沐面前。

「只要你點頭,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蘇沐短暫的愣神過後,瞧著姜慕芝的眼神已經是開始變的冷漠起來,最開始進來的時候還是有感情的,現在卻是變的異常冷漠。在這樣的冷漠中,蘇沐的一巴掌說著就要狠狠的扇到了姜慕芝的臉上。

卻在最後關頭戛然而止! 然蕭寒很想知道黑暗聖殿這三十年幹什麼去了,不過挖金礦那麼簡單,能讓黑暗聖殿做出一夜之間捨棄在大陸上所有基業的事情絕對難以想象,所以儘管好奇,但沒有追問下去。

生意上的事情,蕭寒一般不插手,不過既然決定了跟黑暗聖殿做生意,那自然不會食言,奧巴馬滿意的離開了,並且還奉送了蕭寒一個消息。

這還是一個讓蕭寒不得不重視的消息!

雲丹,一種瞬間激發人體潛力的丹藥,從蓉馨艾克身中七星海棠之毒,再到雲丹,神秘的莫測的自然神教,蕭寒有理由相信草藥在這片大陸上並非默默無聞。

別忘了,蚩尤可是神農氏的後人,雖然被困三萬年,難保三萬年他沒有給這個大陸上留下些什麼,傳承至今,或許沒落了。

有理由相信黑暗聖殿雖然一夜之間從大陸上消失,但更深的隱藏了起來,沒有理由黑暗聖殿會放棄這片大陸的,只不過沒有人發現他們的行蹤而已。

歐陽春擁有一顆雲丹的消息讓雪影心中擔憂不已,這可是能讓人瞬間爆發十倍修為的逆天丹藥,歐陽春晉階神階的時日可比蕭寒要長,雖然說蕭寒的實力不能用等級來衡量,但若是對方突然爆發出十倍的力量,那勝負可就難料了!

大意失荊州的事情並不少見。

決鬥是沒有限制的,除了雙方事先的約定,你就是一邊嗑藥一邊戰鬥,也不能把對方怎麼樣。

一切如常,不過因為雲丹的事情,蕭寒感覺到一絲壓力。

城主府的演武場,蕭寒與元蒙已經對戰了近一個時辰,兩人都沒有開領域,完全都是以自身最原始的力量在搏鬥,拳拳到肉,激烈異常。

邊上已經站了不少人。碧落和舒寧對這種打鬥興趣不大。看了幾眼就去市政廳了。剩下地就是雪影等武修了。內衛們幾乎將演武場團團圍住。城主與神級高手精彩地對決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看到地!

其實兩個人都沒有認真打。只是活動一些身子而已。演武場地地下雖然鋪著一層一米厚地黑雲石。可神級高手真正動起手來。黑雲石地堅固也未必能承受得住。況且這還是城主府。蕭寒沒事也不想拆自己房子玩!

「呯。呯……」激烈地碰撞上震耳欲聾。圍觀地人越來越多。

「老師。你說蕭大哥和元蒙二哥誰會贏?」月影一雙妙目一眨不眨地盯著場中地蕭寒那閃轉騰挪地青色人影。小聲問雪影道。

「他們沒有輸贏。只是切磋一下而已。而且你蕭大哥和元蒙二哥都沒有用全力。他們這樣。最多用了半分力而已。」雪影笑了笑。回答道。

「半分?」月影瞪大眼珠子。不太相通道。

「他們兩個根本就是相互喂招,熱身而已。」一襲月白錦緞的冷月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演武場,並且就站在了月影的身邊。

冷月出現,頓時令雪影等人周圍的溫度陡降了十度以上,以前的雪影也很冷,但比起冷月來大大的不及,如果說雪影是一塊千年寒冰的話,那冷月就是一尊萬年的寒冰,千和萬,那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

「冷月前輩!」雪影尊敬的招呼一聲。

「你已經踏入神級,我們平輩相交吧。」冷月幽冷的眸子瞥了雪影一眼,淡淡的回應道。

「冷月姐姐。」雪影想了半天,覺得還是這個稱呼最合適了。

「嗯。」雖然鎮定超人,但雪影這一聲姐姐卻似觸動了冷月心中那根埋藏的至深的情弦。

冷月的性格和性子跟她不幸的童年關係很大,雖然是天才絕艷般的人物,可她一天都沒有享受過父愛和母愛,甚至連兄弟姐妹都沒有,她是一個孤兒,很難想象出一個幼小的生命會成長至今時今日強大的存在,一切只不過是與天爭命罷了!

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個故事,差別只是故事的長短而已。

「我很羨慕你!」望著演武場中蕭寒與元蒙激烈的拳腳碰撞,冷月的眼神居然飄向了天空,也對,這種切磋並不能引起她的興趣,只是心中的那股孤獨感讓她從沉悶的房間中走了出來而已。

看得出來,這個比自己還要冷的女人心思很很重,眉宇間似乎有著一股濃濃的愁緒,像她這樣的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有什麼可愁的呢?

女人發愁,那只有一點,感情!

雪影多少也知道一點關於冷月跟龍五的感情糾葛,只是這種事情,外人是幫不了的。

「雪影,你為什麼要

?」冷月向來惜字如金,很少說話,想不到今天居然t3了這麼多,還問了一個讓雪影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題。

「咳咳。」雪影輕咳了兩聲,臉頰微微泛紅,道,「我打不過他,所以就嫁給他了。」

「這麼說,如果我也輸給他的話,豈不是也要嫁給他?」冷月反問一句道。

「啊!」雪影張大嘴巴,差點被迎面而來的一口冷風嗆著,臉憋的通紅,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一旁的月影公主本插不上話,聽了冷月的話后,瞬間石化了!

這算什麼邏輯?這冷月莫不是想嫁人想瘋了吧!

「這個當然不行,雪影年輕的時候許下誓言,誰能打贏我,我就嫁給誰,所以……」雪影小心解釋道,這位的性情她可是一點都摸不透,那種超越常人的想法,恐怕是普通人難以理解的。

「那我現在就可以發誓!」冷月表情鄭重的說道。

冷月已經是神級了,而且還是中神階的高手,這片大陸上能勝過她的能有幾人?

「冷月前輩,您不會是說真的吧?」月影壯著膽子小心的問了一句。

「我冷月這輩子從來不說假話!」冰冷的語氣令月影忍不住脖子微微一縮,有點不敢靠近冷月身邊半分。

這種是人家的私事,別人也插手不得。

「冷月姐姐,這種誓言可不能隨便發的,雪影這還是運氣好的,假如遇上一個心術不正的,那這輩子可就凄慘了。」雪影委婉的規勸道。

「放心,這誓言你們兩個知道就好了,算是一個見證,我沒打算告訴其她人。

」冷月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