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看來,自己的一頭,便可頂死譚雲! 「不自量力。」譚雲恥笑間,一腳跺在了甄克寒頭頂上。

Home - 未分類 - 在他看來,自己的一頭,便可頂死譚雲! 「不自量力。」譚雲恥笑間,一腳跺在了甄克寒頭頂上。

在譚雲看來,甭管甄克寒修鍊了什麼煉體術,如今自己一腳之力,可以輕而易舉的踏碎極品道器!

難不成,他的腦袋比極品道器還堅硬?

開什麼玩笑!

果不其然!

「砰——」

隨著一聲沉悶的鑿擊聲,甄克寒發出一道歇斯底里的慘叫,整個腦袋轟然爆碎開來!

譚雲一腳的餘威,將甄克寒的無頭屍體撕裂的粉碎!

這一幕非同小可,著實將原本想看好戲的葉龍雲、金百鍊、秦羽、劉狂瀾、楚無痕、雍太歲嚇了一大跳!

六大城主本以為,帝王境一階的譚雲會死,萬萬未料到,卻是譚雲輕而易舉的殺了甄克寒!

要知道甄克寒,可不是任人滅殺的阿毛阿狗,那可是堂堂帝王境十二階的強者啊!

他們當場愣了一下,若非親眼所見,他們根本不信譚云云可以眨眼睛滅了甄克寒!

不!

準確來說,就算他們此刻親眼所見,依舊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已是帝皇境一階的葉龍雲,率先緩過神來,對著身旁同為帝皇境一階的金百鍊、劉狂瀾,大聲道:「兩位,我們一起殺了譚雲……」

「撲哧!」

不待葉龍雲話罷,此刻,身穿天玄冰甲,手持血色天玄冰劍的軒轅柔,像是鬼魅般,自葉龍雲身後憑空而出,血液噴濺中,一劍斬飛了葉龍雲的頭顱!

「嗖!」

譚雲身體凌空一旋,一腳踢中了斷頭,當即,葉龍雲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爆炸開來!

其帝皇胎、帝皇魂還未逃出腦袋便泯滅!

「好強的實力!」金百鍊、劉狂瀾、楚無痕、秦羽、雍太歲神色駭然,為軒轅柔的速度、實力感到深深的震撼!

帝皇境二階的雍太歲,對著帝王境十二階卻擁有越級挑戰帝皇境二階實力的秦羽,大吼道:「秦城主,我們聯手擊殺軒轅柔!」

「好!」秦羽忙不迭的應了一聲,渾身散發出古老的古之帝王之力,手持一柄白如雪的闊劍,與雍太歲,和軒轅柔自虛空中激戰了起來!

一出手,便打得星辰暗淡,皓月無光……

帝皇境一階的金百鍊和劉狂瀾,相視一眼,給帝王境界十二階的楚無痕傳音道:「楚城主,你精通暗殺之道,我和劉城主合擊譚雲,你伺機而動!」

「好!」楚無痕應聲間,體內瀰漫出了時間帝王之力、空間帝王之力,頓時,四周時空扭曲之際,他遁入了夜空消失不見。

譚雲冷笑一聲,無動於衷,一念之間,鴻蒙弒神劍,飛出了腦海,出現在右手中。

譚雲持劍猛然一揮,霸氣側漏,「殺你們兩個帝皇境一階的老東西,我就憑速度、力量,便能滅了你們!」

「滅了你們」四字,縈繞在二人耳畔時,譚雲忽然消失不見!

「刺啦、刺啦!」

下一瞬,二人頭頂上空傳來了虛空撕裂聲,由於譚雲移動速度太快,故而,此刻像是兩個譚雲,各帶起一道千丈之巨的劍芒,撕裂了夜空,分別朝二人當頭斬下!

「好快的速度!」金百鍊、劉狂瀾,體內帝皇之力湧入了手中極品道器飛劍內,持劍倉促各揮出一道劍芒!

金百鍊的萬丈金之帝皇之力,斬爆碎了虛空,與譚雲的千丈劍芒轟然撞擊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劉狂瀾揮出了一道古之帝皇之力的萬丈劍芒,也和譚雲的千丈劍芒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

「轟隆隆、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巨響中,兩道萬丈劍芒,與譚雲的兩道千丈劍芒,轟然潰散開來。

那絕強的餘威風暴,吞噬了方圓數萬仙里的蒼穹!

「嗖嗖!」

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身如幽靈,左右一晃,凌空一翻,接連兩腳踏在了金百鍊、劉狂瀾的極品道器飛劍上!

「嘩啦啦——」

「啊!怎麼會這樣,我的飛劍可是極品道器啊!」

「我的也是極品道器!」

二人驚悚的尖叫聲中,他們手中的極品道器飛劍,像是玻璃般在譚雲一腳下,爆碎開來。

二人手持劍柄驚恐怪叫的樣子,顯得尤為滑稽。

「二位莫慌,本城主這就取他狗命!」

倏然,譚雲聽到楚無痕的獰笑聲,從四面八方的夜空中傳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恍然間,竟然有八個楚無痕,從譚雲四面八方,手持幾乎透明的長劍,悄無聲息的朝譚雲刺殺而來!

「暗殺之術不錯,若你是帝皇境二階,我若殺你,的確很麻煩。」譚雲持劍神色冷漠的可怕,「不過很可惜,你只是帝王境十二階!」

「你只有死路一條!」

「鴻蒙神瞳!」

驀然間,夜空下譚雲一雙瞳孔,爆發除了兩道妖異的紅芒,他的瞳孔變成無比的深邃!

譚雲踏空而立,掃視了一眼朝自己殺來的八個楚無痕,登時,令金百鍊、劉狂瀾脊背發寒的一幕出現了!

「給我殺了他們兩個!」譚雲一聲沉喝響徹天際。

隨即,原本朝譚雲殺去的八個楚無痕,其中四道身影,朝金百鍊殺去!

另四道身影,朝劉狂瀾殺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二人措手不及!

如今,譚雲以直逼帝皇境一階的強大帝王魂施展鴻蒙神瞳,自然輕而易舉的控制了楚無痕。

二人慌忙祭出上品道器飛劍時,血光乍現,金百鍊持劍的右手被楚無痕斬落!

而劉狂瀾則險之又險躲過了楚無痕的刺殺!

「去死吧!」

譚雲凌空朝金百鍊貼身而上,「撲哧!」持劍從金百鍊眉心刺入,從後腦血淋淋的洞穿而出!

一個利索的拔劍,金百鍊屍體,便朝下方墜落……

譚雲招手間,金百鍊屍體上的仙戒騰空而起,攝入了譚雲仙戒內!

「譚雲,你究竟是何人,你越級挑戰的實力,為何這般強大!」

劉狂瀾嚇得臉色蒼白,持劍就想朝遠方遁去。

「把命給我留下!」譚雲冷聲間,他對著楚無痕道:「截住他!」

「是!」楚無痕應了一聲,持劍身影一閃,出現在劉狂瀾身前,對劉狂瀾展開了猛攻!

楚無痕在時間、空間帝王之力的加持下,他每一劍都快的令劉狂瀾眼花繚亂!

「劉狂瀾,死吧!」譚雲施展鴻蒙神步,陡然出現在劉狂瀾身後,一劍將其劈成了兩半!

兩半殘屍,墜落夜空…… 譚雲一劍斬殺劉狂瀾后,將手中的鴻蒙弒神劍擲出,頓時,血光乍現,鴻蒙弒神劍從楚無痕的頭顱中洞穿而過!

譚雲招手間,將楚無痕手指上戴著的仙戒,攝入了自己仙戒內。

楚無痕屍體噴射著血液,栽落虛空。

「啊!」

「軒轅柔,饒命吶……」

這時,歇斯底里的慘叫聲,傳入譚雲耳中。

譚雲循聲望去,只見身穿天玄冰甲,猶如一尊血色戰神的軒轅柔,青絲舞動間,一支支天玄瞳箭,從她藍寶石般的瞳孔中接連迸射而出,將雍太歲、秦羽吞噬!

「咻咻咻——」

「撲哧撲哧——」

隨著軒轅柔實力提升,她如今釋放出的天玄瞳箭,竟然將二人手中的極品道器飛劍給洞穿!

繼而,一支支天玄瞳箭,帶著股股凌亂飈射的血液,從二人咽喉、胸膛、雙腿、雙臂上洞穿而過!

「饒了你們?」軒轅柔冷若冰霜道:「倘若我實力低微,不是你們的對手,你們會饒了我嗎?」

話音甫落,一支支天玄瞳箭,將二人腦袋射穿!

至此兩大城主魂飛胎散而亡!

同一時間。

在荒原東方的夜空中,帝皇境二階的段武皇,在沈素冰、沈素貞、拓跋瑩瑩、南宮玉沁、弒天魔猿、金龍神獅、天羅龍熊王的圍攻下,早已失去了右臂!

也失去了之前的威風。

他口噴鮮血,像是喪家之犬,朝遠方逃去!

「嘎嘎嘎,奶奶個熊的,你能逃得了嗎?」天羅龍熊王雙手像是風火輪般,將黝黑的巨錘,舞的虎虎生風,接著,雙手一松,巨錘轟爆了虛空,相繼砸在段武皇的後背上!

「噗噗噗!」

段武皇連噗三口血箭,身體在夜空中搖搖欲墜!

「去死吧!」高達三千丈的弒天魔猿,騰雲駕霧,掄起巨棒,轟然朝段武皇當頭砸下!

「不……」

「砰!」

段武皇絕望無助之音,劃破了夜空,他整個腦袋連帶身體,在巨棒下爆碎開來!

旋即,沈素冰將段武皇的仙戒,收入戴著的神主戒內后,和三女、三獸,凌空飛到了譚雲身旁。

譚雲看著眾人道:「如今各大城主已死,不過,七十億大軍,已在逃命了,我們務必要讓他們把命全部留下!」

話罷,譚雲釋放出仙識,籠罩著方圓四億仙里浩瀚的蒼穹,他擲地有聲之音,傳入了所有擎天仙城仙兵的耳中:

「如今各大城主,已被本大將軍和城主等人全部擊殺!」

「現在聽本大將軍命令,對所有敵軍趕盡殺絕!」

聞言,十四億多仙兵,士氣大振,勇猛異常的追殺敵軍……

七十億大軍,聽聞城主已死,他們哪裡還有和擎天仙城決一死戰的勇氣?

紛紛朝四面八方逃命!

「殺!」軒轅柔手持天玄冰劍,率先沖入了逃亡中的敵軍中,她每揮出一劍,便有成百上千的敵人死亡……

這時,譚雲、沈素冰等人,也開始對敵軍展開了殺戮……

夜幕褪去,辰時來臨,殺戮依舊繼續著……

三日後。

這三日時間內,譚雲已然記不清,自己殺了多少人!

此刻,殺戮停息了。

一望無垠的荒原上,一具具屍體鋪滿了大地,血液染紅了大地,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七大上等仙城,七十億仙軍,全軍覆沒,無一生還!

而擎天仙城十四億多大軍,死亡人數多達三億!

活下來的十一億大軍,儘管疲憊,可依舊整整齊齊的站在大地上。

每人的臉上,寫滿了激動之色!

因為,勝了!

此刻,軒轅浩空仰頭長笑,渾濁的淚水奪眶而出,「哈哈哈哈!多少年了,老朽盼望著徹底擊敗上等仙人,如今終於如願了!」

「勝了,我們下等仙人終於勝利了!」

「從今以後,遺棄之地太平了!」

隨著軒轅浩空吶喊,頓時,所有仙兵,開始歡呼起來!

他們用歡笑、歡呼聲,宣洩著心中的激動、亢奮,以及對今後美好生活的憧憬!

軒轅柔傾國傾城的容顏上,也是寫滿了激動,她望著譚雲,美眸中噙滿了淚水,情真意切道:

「譚雲謝謝你,若沒有你給我帝王丹,我就無法提升境界,若沒有你的幫助,我已死了。」

「真的謝謝你。」

譚雲上前一步,將軒轅柔輕輕的摟在懷中,輕聲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幫你是應該的。」

「嗯。」軒轅柔點了點螓首,旋即,依偎在譚雲懷中的剎那,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幅模糊的畫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