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彌托黛拉將母親扔開的銀鎖收了回來,高強度的戰鬥讓體內迅速耗盡。

Home - 未分類 - jud?彌托黛拉將母親扔開的銀鎖收了回來,高強度的戰鬥讓體內迅速耗盡。

自己的母親很強,身為人狼女王,並且是六護式法蘭西的副長的母親很強,自己沒有勝算。

彌托黛拉有些沮喪的垂下肩膀。

「怎麼了?要放棄了嗎?那我就帶著你們的總長走咯。」

「請等等,那個,母親大人。」

「恩?」

「請您放過我們的總長。」

嘻嘻。

對自己女兒的請求的姿態很感興趣的人狼女王停下了腳步,她抓著葵.托利走了回去。(未完待續……) 人拿起這個徽標,都感覺沉甸甸的,有心人仔細看這個徽標居然是純金製造的,而且一個徽標幾乎有半斤重,也就是說,**,都價值好幾百萬了。

「多謝吳先生的慷慨!」

那些商界人士,政界要人倒沒什麼感覺,不過那些平日沒有油水的政府人士,特別是非洲的幾位大使心裡是非常感激的,這一塊金徽標,夠他們成年的薪水了。

「諸位,小子來巴西時間不長,想必大家也都清楚,小子開了一個通信公司,對於這個公司小子很有信心,不過還是需要大家的多多幫助才行!」

吳庸微笑著對所有人說道,最先鼓掌的是華為和思科這幾個公司的人,吳庸的招標會還沒開始,他們當然要捧場了。

「在這裡,小子還單獨感謝一下卡多佐總統能在百忙之中來參加這個酒會,卡多佐總統閣下,我先單獨敬您一杯!」

吳庸笑呵呵走下台去,酒和卡多佐的酒杯碰在了一起,兩人端起酒杯之後,立即走來幾十個美女服務生拖著酒盤穿梭在酒會之中,所有人都領到了一杯酒,連杜德曼和吳庸的保鏢都沒例外,酒會這就算開始了。

吳庸在人群穿梭,這裡的人除了各國大使稍微知道一些,其他人大都不清楚吳庸能量的,商界的人來是想知道這個新來的投資人到底是什麼樣子,政界的人除了明白人其他則是因為聽說他們的總統都會親自來,所以才趕來的。

看著這麼多人,不管是界還是商界,都對吳庸很驚訝,單單能把總統請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還能把各國大使都請來,這個華夏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史先生,您好!」吳庸轉到了商界人圈中,首先對著史蒂夫舉起了酒杯,此時吳庸喝的臉色已經有些發紅。

「吳庸先生您好|高興能接到您地請!」史蒂夫微笑舉了舉酒杯。事實上。史蒂夫也不清楚吳庸真正地背景。只以為他是華夏來地少爺黨。有點錢。

「我們華夏有句古話敬我尺。我還你一丈吳庸地格言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饒人!」

吳庸突然悄悄趴在史蒂夫地耳朵上悄悄說道。這些華夏俗語說成英語還真地很繞嘴。不過吳庸以前就學過以順順利利地說了出來。

「吳庸先生。您這是什麼意思!」史蒂夫眼中閃過道精光訝地問道。

「沒什麼。我們還會在見面地!」吳庸微笑舉了舉酒杯向另外地人走去。

看著吳庸地背影。史蒂夫地臉色越來越陰沉根本就沒把這個華夏年輕人放在眼裡。不然也不會直接就讓庫曼來對付他。

一些人紛紛注意到了吳庸和史蒂夫,卡多佐眉頭微微皺了皺,眼中閃過道擔憂,不管吳庸還是史蒂夫,都是巴西重要的投資者,同時還都是不好惹的人物,思量著一會該怎麼來勸解。

「史蒂夫先生,剛才怎麼回事?」沃爾瑪公司在巴西的負責人悄悄湊了過來,剛才誰都能看出,他和吳庸之間的不愉快。

「沒什麼,布曼先生您多心了!」史蒂夫微微搖了搖頭。

「史蒂夫,你是不是和他有了什麼誤會?」副總統克里在得到總統的暗示后悄悄走到了史蒂夫的身邊,眉頭緊皺著。

「沒事,克里叔叔您不用擔心!」史蒂夫搖頭微笑著,克里緊緊的盯著他。

這位副總統和史蒂夫的父親勞爾關係很不錯,這也是卡多佐派來他的原因,勞爾是公司的大股東,所以史蒂夫才能擔任巴西公司的總裁。

「你最好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的父親,必須,今天晚上回去就說!」

克里嘆了口氣,他雖然不清楚吳庸和史蒂夫之間發生了什麼,但從他們是同行,剛才又不愉快也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好的,我回去就打電話!」史蒂夫有些莫名其妙,但同時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對,克里這麼重視肯定有他的原因。

吳庸轉了一圈,除了史蒂夫之外其餘的人都談的很愉快,不過一圈下來之後臉色已經很紅了,頭也微微有些發暈。

「吳庸先生!」南非大使急忙拉住吳庸,其他幾位非洲大使也都湊了過來。

「我沒事!」吳庸擺擺了手,才發現今天喝的有些多,苦笑一聲,放下酒杯坐在一旁休息去了。

所有注意吳庸的商界人士更加驚訝了,他們突然有個奇怪的感覺,非洲那十幾位大使在吳庸面前,似乎有些謙虛的過分,給人一種,一種在討好的感覺,儘管非洲很窮,他們也不

吧。

時間過的很快,除了和史蒂夫鬧了點不愉快,吳庸之後再也沒有什麼事,庫曼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什麼,只是和自己熟悉的人聊聊天,然後邀請些美女跳跳舞,很多人都帶有舞伴。

晚上,回到家裡的史蒂夫越想越不對勁,終於拿起電話打給了自己的父親勞爾,把克里的話和吳庸的話對說了一遍。

「你剛才說,那個華夏人叫什麼?」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才問道。

「父親,他叫吳庸,華夏吳庸!」

「吳庸,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有些熟悉,你等等!」

勞爾不僅是個富豪,同時是共和黨內一名重要的人物,史蒂夫也正因為這點,才沒把庫曼太放在眼裡,相交可以,但是庫曼這種黑社會始終不能和他們這種貴族相比。

「史蒂夫,你確你剛才說的那個華夏人是吳庸?很年輕的一個人!」

電話另一邊,勞爾的聲突然加大,還沒翻資料他就已經想起吳庸是誰了,前幾個月共和黨的柯林頓剛在吳庸手上吃了大虧,丟了整個非洲,現在柯林頓又被醜聞和彈劾事件纏的手忙腳亂,也沒時間再管非洲的事。

「是,怎麼了父親,您知道這個人?」史蒂夫有些疑惑,父親的反應好像有些大。

「你到底和他發生了什麼,老老實實詳細細的告訴我!」勞爾語氣很嚴肅,史蒂夫惹誰不好怎麼惹到華夏吳庸這個殺神了,這吳庸也是的,不好好獃在非洲或者華夏,跑巴西去幹嘛。

史蒂夫詳詳細細的說了一,包括庫曼已經砸了吳庸新公司的場地一事也說了,黑手黨和庫曼產業被炸一事他沒有說,儘管他也聽到過傳聞是吳庸乾的,可他根本不相信。

「原來這樣,這麼說,你沒有和他發生過任何直接衝突!」勞爾似乎舒了一口氣,在電話里問道。

重生劫:傾城醜妃 「沒錯,是這樣的,不過我正準備找人對付他,絕不讓一個華夏人成為我的競爭對手!」

史蒂夫點點頭,電話那邊勞爾的聲音突然加大:「胡鬧,你知道他的底細嗎?那可是讓柯林頓都吃過虧的人,非洲就是丟給這個人了,他現在手上控制著非盟,又控制著非洲雇傭兵聯盟的幾十萬武裝,你在這個時候千萬別給我惹事!」

「什麼!」史蒂夫臉色瞬間變的發白,他終於明白,明白了很多之前不理解的事。

為什麼克里一定要他打電話告訴父親,為什麼今天總統和各國大使都會去,為什麼非洲的大使如同討好一般的圍在吳庸的身邊,為什麼庫曼會打電話那樣對自己說。

現在史蒂夫終於明白,他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沒有查清楚對手底細之前就貿然的動手,本以為一個普通的少爺黨,現在才發現惹了一條龍,還是一條可以過江的龍。

現在看來,庫曼和黑手黨產業被炸的事情肯定就是這位非洲無冕之王的傑作了,想到庫曼不過砸了他的建築場地,就遭到了這樣的報復,史蒂夫的心跳開始加快了。

「爸,我該怎麼辦?」史蒂夫有些慌,他可以不怕庫曼,但是一個連美國總統都不放在眼裡,又屠殺過上萬人的屠夫,他不能不怕。

「聽我說,你現在只是和他有生意上的矛盾,並沒有直接的衝突,回頭你親自找到他向他道歉,在生意上也可以做出一些讓步,我相信他不會對你逼的太緊的!」

勞爾在電話里吩咐著,他也不想讓史蒂夫去給一個華夏人道歉,可是現在因為柯林頓的事大家都很忙,沒時間去幫史蒂夫對付那個殺神了,吳庸可是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的人。

「好的,我明天就去辦……」

史蒂夫急忙點頭,吳庸還不知道,他在巴西的兩個對手已經有一個服軟了。

酒會之後,吳庸的公司基地重新回復建造,再也沒有一個人來搗亂,庫曼除了去參加一次吳庸的酒會之外就沒有任何的行動。朱奇調派來的一千五百雇傭兵也已經全部抵達了巴西,有了這一千五百人,李二他們膽氣也足了許多,再也不怕黑手黨的報復了。

1997年7月1日,國內突然傳來消息,吳庸的大伯吳石被選為新一屆中央紀委書記,今年政治局常委名額增加了兩個,吳石以紀委書記的身份入選常委,成為華夏最頂層的九人之一。

得到這個消息,吳庸把對付黑手黨的事情全權交給了李二,立即返回華夏慶祝去了。

汗,名字記錯了,以後巴西黑手黨的這位教父就叫庫曼吧) 「不行啊小彌托!就算打不贏也不要被你麻麻的胸部給嚇到啦!」

「別說話臭小子,要我吃掉你的舌頭嗎?!」

「那或許很舒服但是算啦!我沉默好了,開始腦補!」

彌托黛拉對著葵.托利露出苦澀的微笑。

「我王,我才沒有被母親大人的胸……」

.【約全員】:被嚇到了?!

.【銀狼】:才,才沒有啦!

「我在過去並不了解母親大人,所以現在知道了也十分驚訝,作為敵人的母親大人很強大。」

「tes,那是當然的咯,就算和你爸爸結婚啦我也是現役啦現役!」

「皮膚是很好呀夫人,所以看在我誇獎的面子上可以讓我走嗎?」

「閉嘴。」

「啊啊!抱歉奈特麻麻!」

脖子被狠狠夾住,葵.托利立刻閉上了嘴巴。

「可是我們需要總長。」

過了一段時間,彌托黛拉開口了。

「現在的我是武藏的騎士,為了保護王而存在的騎士,讓母親大人就這麼離開違背了我的騎士道。」

「不是騎士道吧。」

人狼女王的話語否定了彌托黛拉的理由。

「我感覺出來了哦,你們的總長和這邊的總長雖然都是全*裸和笨蛋,可也存在著差別呢。」

.【約全員】:納特媽媽一下子把兩個國家的總長一起罵了呢。

.【銀狼】:別吵啦!我光了!

遠處,準備啟動的武藏艦群上,站在側舷觀望戰場的涅申原打開了數個表示椊。在中間顯示的聊天室發起了言。

.【未熟者】:咱們的笨蛋總長的做法和六護式法蘭西的總長的做法有些相似吶。

.【副會長】:為什麼呢?

.【賢姐樣】:歷史宅的時間到。

.【煙草女】:同上樓。

.【十zo】:jud。同上樓。保持隊形是也。

.【傷者】:tes,但是,點藏閣下之前的傷沒事了嗎?

.【十zo】:沒事是也,多虧了瑪麗殿下。

.【約全員】:別曬啦!

.【立花夫】:武藏好熱鬧呀,圁小姐。

.【立花妻】:tes,不過三征西班牙那邊也有這種類似的情況呢,不過是在總長和會長相遇的情況下。

立花誾千代和立花宗茂站在武藏奧多摩的艦船上,他們兩個人在參與武藏通神會議的同時。也在進行鍛煉。

這次的戰鬥他們雖說是武藏的學生,可是因為之前的關係而無法直接參与,只有做些後勤工作。

「誾小姐。」

「tes。」

「他們提到的六護式法蘭西的總長,你是怎麼看的?」

「我只看著宗茂大人就行了。」

「不,不是那個意思,之前的『超祝福艦隊之役』他們參戰了吧。」

「tes。」

察看附近損傷的兩人左邊的誾這麼回應了宗茂。

「那麼有點我很奇怪,不,是有些在意而已。」

「什麼,和他們戰鬥的武藏的副長嗎?」

「為什麼要提到二代君?」

「嗚哇!宗茂大人直接叫名字?!」

「不不,只是有些人這麼叫而已。順勢就……」

順勢也不行,誾很嚴肅的告訴了宗茂這個信息。

tes,經受不住壓迫就直接同意了。

那麼。

「有關本多.二代君。不,不對,誾小姐,剛才的話題都讓我忘記要說什麼了。」

「沒關係,那樣不是更好嗎?」

「這——」

宗茂苦笑了一下。

「記起來了,是關於六護式法蘭西和三征西班牙進行學生交換的事情。」

「有什麼不對嗎?當然了,總長會長進行交換的確有些亂來。」

「tes,可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指的是他們交換的人數,如果可以的話,這邊能夠在聖聯最低限度的允許下交換更多學生,誾小姐也知道吧,六護式法蘭西除了那個強力的副長之外,還有之前看到的三個火槍手。」

「tes,宗茂閣下想要說他們為什麼不派遣更多人的嗎?」

tes,宗茂點點頭。

「所以我認為那是他們故意的,讓六護式法蘭西的總長和學生會會長參戰,消滅一艘武藏的艦船的行動力,那或許是為了表現出毛利家的強勢吧。」

讓人明白毛利家的強大,並且忌憚,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宗茂這麼總結了之後,感受到了震動,兩人一起朝著艦船的連接帶趕去。

下一刻,在武藏的通神上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