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蘇飛洋駕駛的F8F-2「熊貓」戰鬥機,輕鬆的再次擊落自己這一邊的三架飛機的中隊長牧山大雄,怒不可歇的咆哮道。

Home - 未分類 - 看著蘇飛洋駕駛的F8F-2「熊貓」戰鬥機,輕鬆的再次擊落自己這一邊的三架飛機的中隊長牧山大雄,怒不可歇的咆哮道。

接著他也是迅速的駕駛著的九六式艦載機,聯合身邊的其它艦載機,朝著蘇飛洋進行圍攻。

對此,蘇飛洋也是迅速的再次進行機炮,和127毫米非制導火箭攻擊。

只是這一次的攻擊,卻是沒有再擊落一架日機。

反而還讓日機有機可乘,對著他駕駛的F8F-2「熊貓」戰鬥機進行了反擊。

日軍飛行中隊的中隊長牧山大雄終於找到反擊的機會,

他立即操縱著飛機上的機槍上的半圓T字具,瞄準器迅速括在移動中的蘇飛洋的飛機上。

「噠噠噠……」

然後他駕駛的日機那沉重的機槍聲瞬間響起,從即飛機的機槍口那裡飛快的噴出了兩條長長的火舌,向著空中的蘇飛洋所駕駛的F8F-2「熊貓」戰鬥機射去! 大元帥費列羅的起居室中。

來不及說我愛你 原本要在晚飯之後,就下下棋,然後就歇息的費列羅,這次出奇的沒有睡覺。

眼前,全息圖像上顯示,一個軍銜是中將的中年男子,筆挺的站著,彙報著下午時分,在第一軍區發生的集體鬥毆事件。

「這次,鬧事的始作俑者,是一軍陸戰24師8旅5團特殊機甲15營的營長雷克雅,混編女兵12營的營長菲洛,還有18營和19營一些底層官兵參與,最終導致了這起惡性*事件……」本著抓大放小的原則,這名中年的中將最後總結了一下情況,把幾個軍銜最大的人報了出來,意思當然是不言而喻的了。一定要把這些頭頭腦腦的人處罰了,才能夠嚴明軍紀。

不過,一身灰色外套,樸素如同帝國農民一樣的老人,卻笑眯眯的看著眼前的中將,沒有想象中的勃然大怒,如果不是城府夠深,修養夠好,那麼,這個笑容,就值得玩味了。

「安德列夫,事態都控制下來了?」終於,在身為軍長的中將說完,半晌之後,費列羅才慢吞吞的笑問道,一咧嘴,眼角的魚尾紋如同花瓣一般綻放。

安德列夫中將心中有些忐忑,定了定神:「報告首長,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很好很好,不枉我對你的栽培。」費列羅點了點頭,手裡舉起了茶壺,咕嚕咕嚕的吸了一大口,笑,「聽你說的,這麼多營都參與進去了,現在第一軍的牢房裡,應該已經關了不少人了吧,滿了嗎?」

看眼前這位老人沒有馬上給出最終的決議,而是扯到了牢房,安德列夫感覺額頭上滲出了一點汗漬,但是他沒敢去擦,只是吞了一口口水,點了點頭,越發的恭敬:「現在已經關滿了……」這說起來,是有些汗顏了,作為軍區的負責人,他眼皮子底下就鬧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塞滿軍區的牢房,可不是什麼讓人得意的成績。

而且他心中的那些小九九還深怕被眼前的老人看穿了。現在安德列夫有些後悔了,當初應該更早的出動自己的護衛軍,或者乾脆遲一點,不該這樣猶猶豫豫的踩在了點上。

「擦擦汗吧。」老人淡淡的說了一句,卻讓服從命令的安德列夫汗越擦越多,「趕到的時間很快,看來你帶兵的能力,又有提高了。」說話間,費列羅臉上卻有著晦澀難明的表情。

「是是是……不不,這都是首長教育的好……」安德列夫言語之中,有些凌亂了,頭上的汗,更是像瀑布一樣。

笑。還是算了吧,帝國中,又有誰沒有私心呢。老人心中嘆氣道。安德列夫心中的想法,他這個老首長有怎麼會看不出來呢。機甲15營,原本是一塊無主的肥肉,刺頭多,其實也是說明其中都是每個軍隊的精英。在軍中,只有人才,才會桀驁不馴的,半桶水的庸才,一進去,肯定立馬被磨去了稜角,變成了服從命令聽指揮的普通士兵了。

當年,在那個瘋子還在15營的時候,這個機甲營是多麼的瘋狂,一個營的兵力,就敢面對敵方一個師發起衝鋒,充分展現了這個營強悍的戰鬥力。可惜啊,後來那人走了之後,這個營就每況日下了。但是,只要有點腦子的,都知道,這個15營,只是缺乏一個有力的領導者,一旦出現了像以前那樣強力的領導者,15營,絕對可以恢復過去的榮光。

15營營長第一天上任就出現這種幺蛾子,不說是安德列夫在搞鬼,至少他想要把局勢導向對自己有利的這方面。他,可是一直想要把自己的心腹安插到15營,在自己面前可是沒有少明言暗示啊!

費列羅看著眼前熱的都快脫衣服的軍長,感覺有些累了,於是說道:「雷克雅和菲洛等幾個帶頭人員,關禁閉三天,其他人釋放,讓他們回到原來隊伍中去。」

「可是……」安德列夫一定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有些不甘心,但是一看大元帥眼中一閃而過的利芒,馬上噤若寒蟬,不敢再說了。

「有死人嗎?」費列羅貌似隨意的問道。

安德列夫自然也知道,首長在做出了決定之後才問傷亡情況,自然是不打算具體追究的了,立刻實事求是的回答,沒有故意誇大,也沒有刻意的隱瞞:「首長,都是只傷不死。」

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就在結束通訊的前一刻,費列羅大元帥才用一種自言自語的輕聲,說道:「就讓他們安安穩穩的訓練一個月,到時候檢查一下成果吧!」

全息視頻中斷。

安德列夫終於能夠好好地用手帕擦了擦頭上的汗漬,心臟還在狂跳。這位年輕時候被成為「白髮魔」的首長,雖然近年來號稱閱讀了上古末汗族的佛經之後,變得越來越淡然,有人居然叫他「白髮佛」了,但是在安德列夫看來,這位生死之間走過無數遭的殺神,不過是把自己的煞氣內斂罷了。面對他,即使只是視頻,安德列夫都十分的緊張。

看了一眼手中的檔案,一份是雷克雅的,一份是叫做李東的,兩份檔案上,是同樣猥瑣的笑容。

「啪!」

一把把檔案丟在辦公桌上,安德列夫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呢喃道:「大元帥啊大元帥,你這麼看重這個叫做李東的流氓,是因為他的出身,和你年輕時候很相似嗎?你還想要在一隻腳踏進棺材之前,培養出一個大元帥不成?」嗤笑,安德列夫眯著眼睛。

但是,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即使是在私底下一個人談起費列羅,他都是用的敬語。

畏懼的種子植下,長出的大樹,可不是輕易能夠推倒的。

……

第一軍區。

禁閉室。

現在已近深夜,除了燈光和蟲鳴,四周只有執勤的士兵端著槍偶爾經過,臉上除了彷彿麻木的刻板,還有些許的疲憊。

他們沒有注意到的陰影處,一個人踮著腳,弓著背,背後背著一個鼓鼓的大包,用類似於貓一樣的靈動步伐,快速的閃過燈火通明處,在一個陰影和另一個陰影只見行走,無聲無息。

到了二樓的禁閉室,這個陰影才在微弱的按鈕亮光之下,顯現出了他的真面目——李東!

這傢伙一邊心中哼著歌,一邊從口袋裡面掏出了白天從一個後勤管理員身上的身份卡,在門上的刷卡處一刷,只聽「嘀」的一聲輕響,門鎖自動開了。

一笑,李東背著大包,一閃,就進入了禁閉室,順手關上了禁閉室的門。

不過,他馬上僵住了。

四肢露出的肌膚在黑夜裡都發著暗光的菲洛,同樣驚然的看著他。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但是讓蘇飛洋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這一次日軍居然出動了四大王牌飛行員岩本徹三,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俊夫等人來對著他進行圍追堵截。

「八嘎!絕對不要讓這架神秘的飛機給逃跑了!」

「他已經擊落了我們很多的飛機,而且還出來搞亂我們的攻擊計劃!」

「不管付出任何代價,岩本徹三,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俊夫你們務必一定要擊落這一架神秘飛機!」

「既然它的性能比我們的艦載機性能優越,那我們就利用數量和飛行技術來擊敗它吧!」

第2聯合航空隊(駐上海公大機場)司令官的三並貞三少將,對著公共頻道下達命令道。

「對!一定要擊落這一架神秘的飛機,我要看一看他到底是什麼人,是哪個國家的!」

「居然敢和我們帝國作對,插手我們帝國的作戰計劃!」

海基:第2航空戰隊司令官:堀江六郎少將也是趕緊附和道。

「哈依!」

岩本徹三,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俊夫也是馬上大聲的答應道。

不過此時此刻的他們還沒有後期戰爭時候那樣出名,

不過就算是後期的他們,

成績也是沒有史上最牛王牌飛行員巴爾克霍恩(擊落301架,世界二號王牌)、哈特曼(擊落352架,世界頭號王牌)、施坦因霍夫(擊落178架)和拉爾(擊落275架,世界三號王牌),四人的總成績為1106架多!

但是對於還不是王牌飛行員的蘇飛洋來說,也是夠他應付的了。

「噠噠噠!」

「噠噠噠!」

「咚咚咚!」

蘇飛洋不斷的操縱著F8F-2「熊貓」戰鬥機上竄下降等高難度動作,來進行著躲避,和反擊。

但是即使這樣,蘇飛洋依然被日機的子彈雨,給擦身而過,差點擊落。

要不是F8F-2「熊貓」戰鬥機皮厚的話,那就很危險了。

「咻咻咻!」

4枚127毫米非制導火箭瞬間,從F8F-2「熊貓」戰鬥機的機腹發射出擊。

當蘇飛洋好不容易躲避了日機的連續攻擊之後,、

他也是馬上進行了反擊,

而且這4枚127毫米非制導火箭,還是朝著追擊他最緊的岩本徹三,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俊夫等人所駕駛的九六式艦載機。

「快散開!」

「這個神秘飛機的駕駛員的駕駛技術很厲害的!」

看著蘇飛洋躲過了自己發射的機槍彈雨,並且還能夠進行非制導火箭反擊的時候,西澤廣義首先驚懼的驚呼道。

因為他剛剛可是親眼領教過了蘇飛洋所作出的高難度飛行動作,

桶滾,

爬升,

筋斗殷麥曼機動,

下半筋斗破S機動,

翻滾,

橫滾機動,

上升轉彎(伊麥曼迴旋),

俯衝,

急轉向

高Yo-Yo

低Yo-Yo

……

這些都是看的他眼花繚亂,又不會的高難度動作,

而且最讓他深感驚懼的就是蘇飛洋在做著這些高難度動作的時候,

居然還能夠擊落其它的日機,

這可是看的西澤廣義心驚膽戰的。

其實不但他有這樣的心驚膽戰的感覺,

就連一起圍追堵截著蘇飛洋的岩本徹三,坂井三郎,太田俊夫等人,也是被蘇飛洋的高難度動作,給驚嚇出一身冷汗。

心情複雜,而驚栗著。

要不是還有其它的日機一起來圍剿著蘇飛洋,以及他們的運氣好點,躲避動作快點的話。

恐怕現在的他們也是接二連三的被擊落了。

所以一想到此,他們就深感汗流浹背了。

難怪這個神秘的飛行員能夠在淞滬空戰,和八一四空戰,輕鬆的擊落了這麼多的日機。

原來對方不止飛機的性能比他們的優越的多,而且連飛行技術,也是不比他們差。

甚至還比他們的優秀。

不過就算如此,

蘇飛洋此刻的空戰也不是很好大的,

雖然他能夠接連不斷的擊落一些日機,

但是現在圍剿他的日機,以及增加到了20架之多,

也就是說一旦他動作慢一點,或者反映慢一點的話,

那他的下場就是被對方給暗算和擊落了。

飛機性能不夠,

日軍航空軍就打算以數量來壓死蘇飛洋。

而且還是像神風特工隊那樣,不惜一切代價,來擊落蘇飛洋。

甚至是同歸於盡的,飛機撞飛機的絕招也是使用了出來。

對此,蘇飛洋可是嚇出一身冷汗,

躲避的又累,又心驚膽戰。

「這些都是瘋子!」

「連性命也不要的瘋子!」

當蘇飛洋剛剛躲避開一架自殺式來襲的日機之後,他頓時汗流浹背的破口大罵道。

同時也是心驚不已。

因為剛才只要稍微慢一點躲避動作,那他就要機毀人亡了。

在這一刻,蘇飛洋也是深刻的體會到了日軍航空軍的拚命式搏鬥是多麼的瘋狂的,也是多麼的驚險的。

同時他也是發現了日軍的王牌雖然也是害怕他的高難度飛行作戰技術,但是也是採用了拚命式的飛行技術來準備和蘇飛洋死坑到底。

以命換命。

對此,蘇飛洋是真的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日機的反擊了。

特別是面對後期會成為最強悍的王牌飛行員的岩本徹三,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俊夫等人的拚死反擊。

於是一場王牌對王牌的空戰,、也是繼續上演著。

而且還是20對1。

因為ie這四大日軍王牌,為了穩妥和按照第2聯合航空隊(駐上海公大機場)司令官的三並貞三少將,和海基:第2航空戰隊司令官:堀江六郎少將的命令,務必要擊落蘇飛洋的命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