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凌能感受到鴻蒙屠神劍陣的束縛力,說明他的實力,比譚雲擊殺的四十三名聖魂一脈弟子要強大許多!

Home - 未分類 - 葉凌能感受到鴻蒙屠神劍陣的束縛力,說明他的實力,比譚雲擊殺的四十三名聖魂一脈弟子要強大許多!

當初四十三人在劍陣內時,無法感知到束縛力,便會導致,他們在陣法內速度,直接變緩了上百倍而毫無知覺,只是發現譚雲速度快了百倍!

而葉凌比四十人強大,這才感知到了束縛力。只要能掙脫,那他在鴻蒙屠神劍陣內速度,便不會再緩慢百倍。

屆時,譚雲只能施展劍陣無極,無限延伸空間。但這時空卻是實質性的,譚雲延伸空間后,若要殺敵,他也要飛渡延伸空間后與敵人之間的距離!

「給我開!」

葉凌渾身靈力、雷電旋繞,猛然一震,便恢復了自由,當即怒嘯道:「風雷無極之雷破雲霄!」

「嗡嗡嗡!」

登時,朝譚雲籠罩而去的風雷煉獄消失了,下一瞬,葉凌頭頂上空,浮現出一股股,粗若水缸的雷電之力,猶如雷龍群舞,衝天而起,狂暴的迎上降臨的一道道金光耀眼的金之力!

「轟隆隆……」

葉凌頭頂上空,方圓千丈的空間顫慄,在他難以置信的眼神中,自己的雷電之力,竟然與譚雲金之力,在震動遠古般的轟鳴聲中,一同潰散了!

「這怎麼可能!譚雲,你的金之力威力,為何至少激增了十倍!」葉凌驚恐無比。

要知道,修士實力相差無幾的情況下,其中一人施展的雷之力,足以輕而易舉的滅掉金之力。

可現在,展現在葉凌面前的景象是,自己施展風雷無極術后的雷破雲霄,已經將雷之力威力激增了五倍!

五倍之下,依然無法破滅譚雲的金之力,他怎能不驚恐!

「眼力還是不準,老子的金之力可不是十倍,而是十一倍。」譚雲面帶殺機,聲響震天:

「木之禁錮!」

「火之毀滅!」

頓時,上百道巨蟒般的木之力,同樣以增加十一倍的柔性、威力,自虛空極速游弋中,編織成一隻摩天巨手,朝葉凌籠罩抓去!

「呼呼呼……」

與此同時,虛空中幻化出一片方圓三里的火海,朝葉凌氣勢洶洶的焚燒而去!

葉凌恐慌了!他根本無法理解,廢胎魂的譚雲,怎麼能操控金、木、火之力對付自己!

速度之快,葉凌根本來不及駕馭百丈旋風躲閃,唯有拚死反擊!

「譚雲,我和你拼了!」

「風雷無極之風雷歸寂!」

葉凌神色堅毅,足踏旋風,昂視蒼穹,施展了最為強大的攻擊!

立時,他體內浩瀚的雷之力、靈力,匯聚在一起,在他頭頂極速凝聚成一團,直徑五十丈的能量光球,清晰可見,球體內雷之力澎湃奔騰,靈力充斥著每一寸地域!

當譚雲的熊熊火海、木之力巨手,降臨的葉凌上空的剎那,葉凌聲嘶力竭吶喊道:「破!」

「破!」字方落,那巨大的靈力、雷電光球,宛如蒼穹之星辰,充斥著毀滅性的力量,轟然爆炸開來! 立時,方圓三里的虛空,猛烈顫慄。

絕強的威能下,一道纖細、百丈長的漆黑裂紋,浮現在虛空之中,猶如曇花一現般消失。

風雷歸寂的威力,竟使虛空浮現出一絲一閃而逝的空間裂紋!

可見風雷無極術的強悍!

「嘎嘣嘎嘣……」

在強悍的爆破能量之下,縱使朝葉凌籠罩而下的木之力摩天巨手的柔性、堅韌程度,增強了十一倍,但最終依舊被毀滅!

緊隨其後的火海,亦是在風雷歸寂爆破能量的席捲下,在虛空中如浪翻滾,滾騰之中逐漸熄滅!

當風雷歸寂的威力潰散時,蒼穹恢復了平靜,一團團篝火般而即將熄滅的火球,宛如一顆顆流星,絢麗的從虛空中無力墜落!

「呼哧呼哧!」

此刻,接連施展風雷無極術的葉凌,似乎被抽幹了全身氣力,氣喘如牛的俯視譚雲,獰笑道:「譚雲,任你手段盡出,最終你依然要死!」

譚雲面帶不屑,依舊負手而立,口吻自負,「很遺憾,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不過,在你臨死前,我不介意,讓你感受一下,何謂真正的風雷之力,哦不!風之力滅你足夠了!」

譚雲神色一肅,「風之魔口!」

「嗚嗚——」

倏然,蒼穹之中,傳來攝人心魄的呼嘯聲,像是鬼哭狼嚎;又像是惡魔降臨天地,魔音籠罩萬物。

令葉凌毛髮倒豎!

「這是……」葉凌循聲望去,當看到蒼穹中的景象后,他眼神先是驚恐至極,緊接著,眼神逐漸變得不甘而死寂!

卻是在他頭頂虛空之中,浮現出一張由風之力凝聚而成的摩天巨口,猶如吞天魔獸朝自己嘶吼著!

直徑達到三百丈的風之魔口內,一道道充斥著撕裂萬物力量的巨大風刃,無窮無盡,散發著不可匹敵的威能!

彷彿隨時將會,將葉凌吞噬絞殺!

風之魔口,還未降臨,葉凌剛毅的臉上,已然布滿了蜘蛛網般的血紋,且血紋沿著頸部,朝胸膛徐徐蔓延!

葉凌並未駕風逃命!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明白,一切反抗皆是徒勞!

身為風、雷胎魂極品資質的他,比誰都清楚,風之魔口的恐怖!他能清晰感知到,自己面對風之魔口的渺小!

「天亡葉某!」

葉凌長嘆一聲,最終他面帶慘笑,低頭俯視著譚雲,意味深長的道:「雖然我不甘,但我由衷的敬佩你。」

「無論資質還是煉丹天賦的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會死去,直到今日遇到了你。」

「譚雲,你根本不是世人眼中的廢物,我能猜到,你不是常人……」葉凌徐徐抬頭,昂視著蒼穹中令他靈魂為之顫慄的風之魔口,苦笑而無力道:

「常人豈能操控五魂之中的金、木、火之力后,又能施展風之力。」

「譚雲,我尊重強者,我希望我臨死前,能用一個秘密,換取你一個秘密,還請你同意。」

話罷,葉凌朝譚雲深深鞠躬,低下了頭顱,死寂的目光中,蘊含著一絲真摯的期許。

譚雲目光在葉凌身上停留三息之長,深吸口氣,道:「說吧,能回答的我可以回答。」

葉凌抬起頭顱,目光真摯,「讓我殺你的人是段執事,段真。」

「段真?」譚雲眉頭一擰,眼神迷惑。

「嗯。」葉凌語氣平靜,「他就是今日讓你,前往666號寶塔的人。」

「這個狗日的東西,面上一套,背地裡一套!」譚雲星眸中戾氣肆虐,「好,很好,待老子寶塔出關之日,就是這陰險小人身死之時!」

篤定主意,譚雲凝視葉凌,「你究竟想問什麼?」

「譚雲,我不窺視你的秘密,我只想臨死前,知道你實力究竟有多強。」葉凌嘆口氣道。

譚雲霸氣側漏道:「若在丹脈爭奪丹道戰榜,我若想做第一,那便是第一。」

「明白了,能死在你這樣的強者手中,或許也是我最好的歸宿吧。」葉凌釋然,閉上了眼睛。靜等死亡來臨。

「你的釋然,換你全屍,你自刎吧。」譚雲說話間,籠罩在葉凌頭頂上空的風之魔口,猛然潰散。

葉凌徐徐張開了眼睛,凝望了譚雲一眼,旋即,徐徐轉身,一柄飛劍自右手憑空而出,右手顫巍巍的揮劍割破了喉嚨!

頸部血液噴薄而出,屍體自旋風之顛墜落……

同一時間,666號芥子時空寶塔外。

在圍觀的數萬人眼中,鴻蒙屠神劍陣,依舊混沌,無法看清其內的情況。

眾人還未破的劍陣,便能看出譚雲還沒死!

若死,劍陣不攻自破。

「這都過去多久了?葉師兄怎麼還未破陣,擊殺譚雲啊!」

「是啊!好想看到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唉,好特么的失望,我們只能幹瞪眼,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呵呵,你失望個屁啊!真想看,你倒是進去看呀?」

「我自言自語,管你毛事?老子真有和葉凌媲美的實力,我就算進去看看,又如何?」

「你他娘的罵誰呢……」

「好了別吵了!快看,劍陣破了,譚雲一定死了!」伴隨著一名弟子的驚呼聲,眾人停止了議論、爭吵,皆死死地盯著,徐徐潰散的鴻蒙屠神劍陣!

蒼穹中,足踏飛劍的沈文德,亦是如此!

「哼,譚雲死了,本執事也算是大功一件。」段真安靜的駐足於圍觀的人群後方,腦海中已經勾畫出,當自己將譚雲死訊,稟明十二長老后,被重賞的一幕幕。

當鴻蒙屠神劍陣,潰散之際,數萬人皆瞪大了眼睛,眼神中透露著極度的震驚之色。

但見,譚雲完好無損的負手而立,在他腳下,躺著一具被割喉的屍體!

這一刻,人群中一片寂靜!

死水一般的死寂!

空氣中唯有眾人,忍不住喘息的粗重鼻音!

短暫的沉默后,無數道無以復加的激動聲、興奮聲、亢奮尖叫聲,和一道道悲傷的呼喊聲,縈繞於巨型演武場上空,彷彿吞沒了天地!

「譚雲殺了葉凌?這怎麼可能!」

「我是不是在做夢!你們快打我一下,讓我清醒清醒!」 「師弟,你沒有做夢!葉凌死了,他真的死了!」

「怎麼會這樣……嗚嗚……我們的葉師兄,他怎麼會死啊!」

「哈哈哈哈!譚雲太特么牛逼了!靈山藥園這是要逆天啊!」

「是啊!譚雲太厲害了!竟然把丹道戰榜上排名第一百六十名的葉凌殺死了!」

「並且譚雲還是毫髮無損的完勝!那豈不是說,他如今的實力排名,至少也能進入前一百五十名了?」

「嗯嗯,沒錯!太幾把震撼了!據說我們祖師爺建立皇甫聖宗,五萬年以來,還從未有靈山藥園的雜役弟子,能登上丹道戰榜呢!」

「譚雲這可是靈山藥園,五萬年來的第一人了!」

「沒錯沒錯!要我說,以譚雲的實力,說不定還能進入我們整個內門,卧龍榜千名內呢!」

「一旦進入卧龍榜,那可是真的牛叉了!絕逼成為,我們皇甫聖宗,五萬年來雜役弟子第一名,也是唯一一名,登上卧龍榜的雜役弟子!」

「確實如此啊!譚雲只要登上卧龍榜,我真的會非常激動!因為那可是,活脫脫的打其他八脈的臉啊!」

「是啊!我可聽說,當初譚雲拜入內門時,其他八大首席都說譚雲是廢物,壓根兒沒人要!現在看來,還是我們丹脈首席大長老,慧眼視英才!」

「要知道,譚雲還只是胎魂境七重,日後譚雲隨著境界提升,強勢登上卧龍榜,我估計,那八大首席把臉都丟盡了!」

「不行不行,太激動了,我要把譚雲擊殺葉凌的消息,告訴我們八長老門下的同門們!」

「我也要去告訴,我們七長老門下的同門師兄師姐們……」

「……」

數萬弟子短短片刻,便足踏飛劍,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數百名十二長老的門下,神色悲傷的看著葉凌的屍體!

離開中的眾人,不乏有想與譚雲攀交者,但他們知道,譚雲今日一戰,雖名聲鵲起,但也算是徹徹底底的得罪了十二長老!

自己若和譚雲走近,難免引火燒身。故而,眾人儘管佩服、崇拜譚雲,但依然選擇了,不與譚雲結交。

「葉師兄……」一名如花似玉的女弟子,哭泣著抱起葉凌的屍體,足踏飛劍離去。

數百名十二長老的門下弟子,目光畏懼的看著譚雲,一同御劍迸射入蒼穹。

葉凌自刎后留下的乾坤戒,譚雲自然早已收入了囊中。

譚雲略整衣袍,感受到遠處段真殺人的目光,他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一步步登上通往666號,芥子時空寶塔,塔門的台階。

緊閉的塔門前,譚雲駐足而立,將開啟令牌,嵌入塔門凹槽處的剎那,塔門緩緩打開。

譚雲收起令牌,欺身步入塔內,塔門再次徐徐關閉。

「該死的雜碎!氣煞我也!」段真返回授權殿後,不斷地咆哮著,宣洩著滿腔怒火!

他怎麼都未想到,堂堂丹道戰榜上排名第一百六十名的葉凌,會被譚雲反殺!

同時,他心痛不已!

葉凌可是十二長老的親傳弟子,丹術造詣,在十二長老門下弟子中,可是位居三甲!

他知道葉凌是十二長老的希望,如今葉凌身死,如此大的事情,他必須要稟告罰跪靈山藥園的十二長老。

「嗖!」

段真臉色鐵青的掠出大殿,祭出靈舟,駕馭靈舟青雲而上,朝萬里之外的蒼靈仙山而去……

虛空之中,沈文德眺望著段真離去的背影,冷哼一聲,便足踏飛劍青雲而上,在段真頭頂萬丈高空掠過,率先朝蒼靈仙山飛去……

兩刻后,蒼靈仙山,翠竹林別院內,段真足踏飛劍射落,蒼老之音蘊含著深深地激動,「清風快出來,為兄和你有要事相商!」

沈清風掠出竹閣,出現在別院內,疑惑的看著沈文德,「沈兄何事?」

「賢弟啊!為兄有事相求,還請你答應啊!」沈文德激動著搓著老手,目光期盼。

「沈兄,如此說就顯得生疏了,我們老兄弟之間,還用提求字嗎?」沈清風呵呵笑道。

「那好。」沈文德當即道:「我要你把譚雲讓給為兄,為兄不管他是不是廢胎魂,都要收他做親傳弟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