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當然就是蘇沐。

Home - 未分類 - 這個人當然就是蘇沐。

蘇沐恰到好處的出現在徐器身邊,漠然掃向前方的五個人。嘴角揚起露出嘲諷冷笑,「秦朕真的是夠無恥的,表面上是那樣道貌盎然,背地裡卻凈是做出這種狼心狗肺的事情。他真的認為自己是所謂的外國國籍就能夠胡作非為嗎?不要忘記除卻外國國籍外,他還有著天朝國籍,對待這種雙國籍的人,天朝是能宣判死刑的。」

宣判死刑。

作為如今位數不多仍然保留著死刑的國度,天朝就沖這點便能威懾全球。

嘩啦。

伴隨蘇沐話音落下的同時,段鵬他們全都從後面逼上前來。這支小隊是段鵬親自帶領的,總共有九個人。不說數量上就佔據優勢。單說實力上隨便拉出來一個人都能夠秒殺掉清規他們。清規是五個人中的最強者。但就算這樣也沒有修鍊出來內力,只不過仗著曾經身為雇傭兵訓練出來的冷酷手段做事。

「你是蘇沐蘇組長?」徐器心有餘悸的問道。

「我就是蘇沐。」蘇沐盯著徐器微笑道:「現在已經沒事,你不必再有任何擔心,我想要知道。你確定有話要給我說嗎?你要是沒話說的話。我現在就能讓人將你送回去。當然你要是有話說的話。我希望你現在就說出來。」

直奔主題。

蘇沐不喜歡那種拐彎抹角,越是這種緊迫時候越是能夠讓徐器將心裡話說出來。像是徐器這種人,倘若說不是被逼到這個份上。又怎麼會堅定信心。

「我說,我有話要說。」徐器果然是沒有任何猶豫,終於全盤托出。

原本還會有點遲疑,現在徐器卻是將那種念頭徹底拋之腦後,既然秦朕都要自己性命了,自己還有必要為他守護住秘密嗎?當然是沒有這個必要,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要說出來。

清規從田地中站起身來,面對近在咫尺的蘇沐,眼神陰狠如蛇。當他聽到徐器竟然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眼底更是滾動出來瘋狂殺意,鎖定住徐器的眼神愈發變的冷漠肅殺。

「徐器,你在開口之前最好想想說出來的後果,不要認為你是孤家寡人,你還是有家庭的。難道你不怕死,你的家人也都不怕死嗎?你要敢說出來,你要敢胡亂說話,你知道是什麼後果。」

當著蘇沐面的恐嚇。

徐器臉色唰的蒼白。

蘇沐不屑冷笑,掃向清規的眼神多出一種蔑視,「你就是跟隨在秦朕身邊的心腹清規吧?我知道你幫著秦朕做過很多事情,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現在你說出來這話,想必是習慣成自然,是威脅人威脅的太過嫻熟。

清規,不知道有沒有人給你說,多行不義必自斃,像你這種人,不知道自首爭取寬大處理,卻妄圖顛覆常規,想要破釜沉舟的為非作歹,你以為你能做到嗎?還是說你真的認為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誰知道你的秘密,知道你的那些骯髒事情?」

「蘇沐,你少在這裡嚇唬我。」清規眼神清泠如刀。

「嚇唬你?」

蘇沐隨意彈掉衣角的灰塵,雙腳跺了跺地面,好像要將所有髒東西全都掂掉似的。

「清規,不要再試圖反抗,你是沒有反抗的機會。還有你的秘密我也全都知道,你真的認為跟隨秦朕,有秦朕在,你就能安然無恙嗎?你就能逍遙自在嗎?你就能躲避一切嗎?像你這樣的敗類人渣早就該死掉,你說我要是將你抓回杜家村,你會變成什麼樣?杜家村的人又會如何對你?

就沖著你這個在杜家村顛倒人倫綱常,和家嫂通姦,事敗后卻將親大哥殺死的混賬東西。我想哪怕不動用國家法律,只是在杜家村靠著村規,都能夠將你殺死吧?而且你們杜家村的村規有多殘酷,你比我清楚吧?」蘇沐冷嘲道。

轟。

清規如同雷震,雙眼驚恐的盯著蘇沐,難以置信所聽到的話。這是清規心中最大的秘密,也是他最為不能夠面對不願意麵對的秘密。哪怕是秦朕都不知道這些事情,但蘇沐怎麼會知道?

送我回杜家村?

我是絕對不能回去,我只要回去恐怕不用村裡人動手,老爹老媽都會將我打死的。想到那種殘酷畫面,清規渾身上下就開始顫抖,望著蘇沐的眼神越發驚懼。

「你怎麼知道這個秘密的?」清規眼神慌亂著喊道。

「我不但知道這個秘密,我知道的事情還很多。清規,你這種人看似最不怕死,其實骨子裡面是怕死的要命。你認為從杜家村逃出來就能夠沒有人追究你的事情嗎?有些事情人在做天在看,你不要認為能夠逃掉法律的制裁,就算一時半會能逃掉,你的良心那?你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難道就沒有夢到過你大哥化為厲鬼找你嗎?

在國外參加雇傭兵,經歷戰火就能讓你變的強壯起來嗎?你真的夠可笑的,別的雇傭兵都是能夠將後背交給兄弟,你那?在雇傭兵的世界中,你說說多少次你都是在關鍵時候選擇背叛兄弟獨自逃命。你能活到現在都是靠著其餘兄弟的性命換來的,你這種背叛兄弟的人,又怎麼能夠被雇傭兵世界容忍。

你不過就是個失敗者,你在最失敗的時候被秦朕盯上,然後提拔你作為他的心腹,為他處理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你倒是夠可以,心甘情願充當秦朕的走狗,為秦朕解決掉很多臟事。不過清規,你恐怕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你追隨的這個秦朕,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混帳東西,他就是個背叛國家的賣國賊。」

蘇沐臉色凝重,說出的話像是刀鋒般鋒銳,字字句句就那樣扎向清規的內心,扎向跟隨在清規身邊的四個人心臟,讓他們全都在剎那間有著短暫失神。

清規是那種不堪人?

真的假的?

秦朕是賣國賊?

真的假的?

四個黑衣人在無聲無息中開始向著旁邊挪開,他們是幫助九號基金做事,但並不意味他們做事就沒有底線。再說他們直到現在為止,還真的是沒有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充其量就是幫凶而已。但真的要背負上賣國賊罪名的話,那絕對會被槍斃。想到那種一槍爆頭的血肉模糊畫面,四個人就毛骨悚然。

能活著,誰想死?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這些事情?」清規話音顫抖著問道。

「我怎麼知道的你不必知道,你只要清楚你倘若繼續頑抗下去,我是必然會將你殺死的。清規,你的問題有多嚴重你心知肚明。我不會隱瞞你什麼,你這條性命是報廢掉了,是沒有可能逃過法律制裁。但能夠這樣死掉,總比你東躲西藏的要好,身為一個男人卻連半點承受責任的膽量都沒有,你說說你願意做那種人嗎?」蘇沐雙手后負,大義凜然。

「哈哈。」

重生之超級游戲霸主 清規仰天狂笑,因為情緒激動氣血翻滾間,嘴角又開始向外流出鮮血,大笑過後,清規眼神變的死寂,盯著蘇沐爆發出一股凌然殺意,右手手腕翻動間,一把銀色手槍竟然出現,說話間就要扣動扳機。

咔嚓。

然而就在清規以為這槍絕對能將蘇沐殺死的時候,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他的手指頭竟然沒有能夠扣動扳機。不但沒有能夠扣動,清規還眼睜睜的看著手臂就那樣從眼前掉落。整條右手被齊根斬斷,一股鮮血順勢噴出,染紅地面的同時,空氣中多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

隔斷的手臂。

刺眼的鮮血。

銀色的手槍。

痛苦的清規。

四個站在清規身邊的黑衣人哪裡見過這種陣仗,當場就全都嘔吐起來,沒有誰再敢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全都第一時間跪倒在地,雙手抱著腦袋,不敢抬起頭。

「我們投降,我們投降,不要殺我們。」(未完待續。。) 第六百章(大結局):開始也是結束(八十四)還有,在血長空的經絡裡面明顯有一股死氣,這股死氣在悄悄地吞噬他體內的生命力,再看他的印堂中央,一股黑氣隱約的向上升騰,這分明是神棍口中常說的,印堂發黑,有血光之災

看來,這就是他用過那一招暫時提升修為遺留下來的後遺症,蕭寒還發現一點,如果任由死氣侵蝕下去的話,血長空最多只有三百年可活。

血族本來是擁有無盡的生命,血長空雖然不是純正的血族,可也是以壽命見長的,現在居然只有三百年壽命可活,這說明他用過那一招禁忌之法之後,已經走向了死亡

不知道真正的血族使用禁招之後會是什麼樣的情況,但應該比血長空要好一些。

如果再用禁忌的那一招的話,蕭寒判斷他根本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你的境界雖在,但修為卻在不斷的下降,最近千年恐怕速度越來越快了吧。」蕭寒微閉的眼睛睜開道。

「公子……」血長空驚顫的猛的縮了一下手臂,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蕭寒,十分不確定的叫了一聲。

「怎麼,我說錯了嗎?」蕭寒道,「你只剩下三百年的壽命了」

「三百年」血長空驚呼一聲,額頭上一層細密的汗珠霎時間沁了出來,模樣像似見了鬼似地。

「我以為至少還可以撐上千年的。」血長空痛苦的閉上了雙眸。

「如果你能夠晉級魔王的話,倒是可以多撐上一段時間。」蕭寒說道。

「晉級魔王,若是能夠早一些從伊妹兒小姐那裡得到功訣的話,或許還有一絲希望,但是現在已經不可能了。」血長空惆悵道。

「就算你得到功訣,要想進階魔王,也怕是連一成機會都沒有。」蕭寒冷冷道。

「公子,雖然長空只有三百年時間,但只要公子手下長空,長空願為公子肝腦塗地,死而後已」血長空道。

蕭寒這才明白,這血長空為什麼交出自己的魂珠了,一個沒多少年好活的人,還在乎一顆魂珠?

雖然血長空耍了心機,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對血長空來說,他這樣考慮也是正常的。

「公子,為一個快要死的浪費這麼多時間,實在太不值了。」伊妹兒瞬間變了臉色,翻臉比翻書還快,真不愧是魔族的女人的,利益至上。

「妹兒,雖然只有三百年,但是對本公子來說,足夠了」蕭寒道。

「啊,我忘記了,神魔通道開啟時間就是三百年」伊妹兒理解道。

「公子答應了」血長空此刻哪有什麼其他想法,他的秘密基本上被這兩人給掏光了。

也許從一開始就看錯眼了,這對男女簡直就是外表忠厚,內心奸詐的傑出代表。

大家族培養出來的精英又怎麼會是沒有見識世面的「雛兒」呢?

「你只要為我真心真意的為我服務三百年,我也不要你做牛做馬,鞠躬盡瘁,你只需要盡心儘力的幫我辦好我交代的事情就可以了」蕭寒緩緩說道。

「這麼說公子願意收下長空這個家臣?」血長空驚喜的道。

「雖然我沒呢拒絕你,但是若是你三天之後不能成為格桑城的主人的話,那本公子只能對你說遺憾了。」蕭寒道。

「這也太難了,格桑魔王戰力遠在我之上,就算賠上我血家也不是對手」血長空為難道。

「公子,若是想要讓血鎮守三天之後成為格桑城的城主,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去格桑城的中心擂台挑戰格桑魔王,將其擊敗才能夠成為新的格桑城的城主,還有,若是挑戰成功,新城主必須守擂三個月,擊敗所有挑戰者才能夠真正的獲得城主授權。」伊妹兒解釋道。

「三個月,時間是不是太久了?」蕭寒略微皺眉道。

「三個月也不是天天都會有人挑戰,魔王級別的高手又不是大白菜,按照我的估算,若是血鎮守擊敗格桑魔王,他可能的對手不超過三個,因為根據項族的情報消息,這三個人對格桑城是有想法的,不過格桑魔王太過強勢,格桑要是還在城主的位置上,他們一定不敢挑戰,但是換一個人上去,那就不一樣了」伊妹兒道。

「伊妹兒小姐說的是,桑空、奧林特和畢比這三位魔王吧?」血長空問道。

「血鎮守既然知道,那就不需要我做多解釋了。」伊妹兒一笑道。

「這三位魔王的領地都是最靠近格桑城的,但是他們的城池領地都不如格桑城,都想要成為格桑城的主人,但是格桑魔王兇殘勢大,他們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因此這些年還算相安無事。」

「可一旦有人取代了格桑魔王,這三個人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可以入主格桑城的機會的。」

「那就沒有別的辦法了?」蕭寒問道。

「如果想合法的取得格桑城的統治權,就只有這樣,否則是不會被承認的。」伊妹兒搖頭道。

「血長空,如果你施展禁忌之法,有幾分把握可擊敗格桑魔王?」蕭寒也明白這是魔界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規矩,誰破壞它,就等於跟整個魔界為敵。

「若是沒有施展過一次,倒是還有三分勝算,現在恐怕是一分勝算都沒有。」血長空苦笑一聲。

「若是我可以幫你暫時恢復到巔峰狀態呢?」

「公子是說可以幫我恢復到巔峰狀態,然後讓我再施展禁忌之法?」血長空問道。

「是。」

「我還是那句話,只有三分的勝算,不過這僅僅是我對格桑魔王了解到的信息層面上做出的判斷,這些年格桑魔王深居簡出,一直在閉關修鍊以求突破,我也有幾百年沒有見到他了。」血長空道。

「你的意思是可能三層勝算都不到,對嗎?」

「是的,不是我膽怯,而是我真的沒有那個把握。」

「公子,那格桑魔王確實是個強大的對手,妹兒沒有進階之前,也不敢說能夠擊敗他,血鎮守若是以魔帥頂峰的修為施展秘法最多可施展出下品魔王巔峰的實力,比那格桑還要低一個境界」

「格桑魔王已經晉級上品了嗎?」血長空吃驚的問道。

「是的,格桑已經晉級上品魔王境界三十年了」伊妹兒解釋道。

「這怎麼可能,為何我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血長空異常驚訝的說道。

「血鎮守難道不知道格桑魔王跟噬血魔帝的家族有些關係嗎?」伊妹兒問道,「三十年前,格桑魔王得到一顆靈丹,憑藉這顆靈丹,他一具衝破了下品魔王巔峰,最近三十年都在穩固境界和鞏固修為。」

「這是真的?」血長空失聲道。

「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伊妹兒嗤笑一聲,反問道。

「如此,我又怎是他的對手?」血長空失魂暗淡的道。

「也不是沒有機會,假若血鎮守你能夠晉級魔王,再施展秘術提升修為,應該還是有些勝算的。」伊妹兒不無諷刺的說道。

「這麼說,我給了你一個你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蕭寒問道。

「公子明鑒」

「不,此事並非不可能,剛才妹兒也說了,若是你能夠晉級魔王鏡,不但可以多活幾千年,也有機會擊敗格桑魔王,成為格桑城的主人」

血長空苦笑一聲道:「以我現在的狀況,這是不可能的。」

「未必」蕭寒重重的說了兩個字道。

「公子」伊妹兒也吃驚的望著蕭寒,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說,血長空現在的狀況恐怕就是血族老祖親自前來也沒辦法。

「血長空,你若願意發下心魔血誓效忠於我,我不但可以幫你延續生命,還可以幫你晉級魔王,甚至還可以讓你施展秘術之後不死」蕭寒已經大致的想到了一個可以治療血長空的方法,但是他也知道,太容易得到的是不會被珍惜的,因此故意的說的岔一些,還提出了更苛刻的條件。

「公子此話當真。」血長空驚道。

「當然,你可以考慮一下,一旦發下心魔血誓,除非我主動解除,你和血家這輩子都必須聽從我的命令,我讓你做什麼,你只能做什麼,不能有絲毫的違背」

「不用考慮了,我願意發心魔血誓」

「好」

「魔尊在上,弟子血氏長空對自己的心靈起誓……」在伊妹兒的見證下,血長空發下對蕭寒效忠,永不背叛的試驗。

誓言一成,一道血紅色的紅光就從血長空的額頭間跳出來,瞬間沒入蕭寒眉宇。

一道誓言的信息便進入蕭寒的意識海,變成一個紅色的精神人體,面孔與血長空一摸一樣。

心魔血誓就等於將自己的靈魂分出一份來交給那發誓的對象,若是背叛誓言,誓言中的後果就會變成現實,從沒有一個人能夠擺脫心魔血誓的束縛。

「血府內應該有修鍊密室吧,可以屏蔽神識的那種?」蕭寒問道。

「有,有。」

「我需要大一點兒的,不被人打擾的,另外還需要三桶清水,都給我送到密室,能做到嗎?」

「能,不知道公子需要三桶清水做什麼?」血長空問道。

「你跟我來,到時候你就明白了。」蕭寒道,「妹兒,你去通知老四他們一聲,就說我打算在多留半日,讓他們自由活動,不可走出血玉鎮。」

「我呢?」伊妹兒手一指自己。

「你,沒事的話,給我在密室外面護法吧。」蕭寒想了一下道。

「護法,那好吧。」伊妹兒瞥了蕭寒一眼,心中有些好奇,很想知道蕭寒究竟想要做什麼,護法就護法吧。

「公子,咱們還是先早餐吧?」血長空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