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比的呼喚起了作用,艾薇爾的母親安娜的眉頭跳動了幾下之後睜開了自己眼睛。

Home - 未分類 - 艾比的呼喚起了作用,艾薇爾的母親安娜的眉頭跳動了幾下之後睜開了自己眼睛。

……

安娜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或者說一個近似春夢的夢。

她夢到自己一家人來到海邊遊玩,就如同當初自己一家人來馬庫斯港時一樣。

自己女兒艾薇爾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玩了,在沙灘上就剩下自己和自己的丈夫馬文。

在夢中自己和馬文找回了當初戀愛時候的感覺,兩人在海灘上嬉戲,而當他們兩個爬到一塊礁石上面的時候,自己的丈夫馬文突然來了興緻。

其實在自己病倒之後就很沒有和馬文再進行過夫妻生活,自己的虛弱的身體很難再迎合馬文的需求,不過在夢中的安娜則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健康人類,長久以來自己也憋的有些難受,所以兩人就在礁石上進行了一場大戰。

安娜覺得這是自從結婚以來最為激烈的一次,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當一起結束后馬文俯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安娜感覺自己的的腹部有些異動。

「我懷孕了?」安娜想到,夢中的她沒有懷疑為什麼如此快的懷孕甚至她莫名的認為自己懷的一定時候男孩,她心中為艾薇爾又多了一個弟弟感到高興。

夢中的時間快速的流逝著,直到有一天安娜感覺到自己腹部兩側像是被誰給劃了一刀似的。

「像是快要出生了!」安娜想到。

而自己的丈夫和女兒這個時候並沒有在身邊,當安娜腹部又是一陣劇痛之後躺在床上的她隱約看到一個身影從自己身體下方生出來,而且很快的就能夠走路離開了小屋。

正當安娜感覺自己就要因為產後的出血和併發症死去的時候,她的耳邊傳來了艾比的呼喚。

安娜記得這個聲音,這是鄰居家大兒子艾比的聲音,是和艾薇爾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而且非常的喜歡艾薇爾。

自己對這個少年的印象也不壞,人很善良老實,雖然馬文有些看不上對方但是自己卻很樂意艾薇爾嫁給這個少年過上平凡人家的生活。

自己現在這麼虛弱的時候只有艾比來看望自己,這讓安娜深受感動。

她緩緩地抬起自己感覺非常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艾比那擔心的神情。

不過讓她吃驚的是周圍好像並不是自己的家,牆上那些噁心的血管和肉瘤讓安娜的心裡很不舒服。

「艾比?這是哪兒?」安娜詢問到。

「這~」艾比有些猶豫,不是他不願意給她說,而是艾比自己也不知道現在呆著的空間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馬庫斯外海的海底大神殿。」艾比最後說出了這麼一個位置。

「海底大神殿?對了我記得我們一家原本是在馬庫斯港的海神殿,怎麼來這裡了?艾薇爾和馬文呢?」安娜疑惑地問道,接著她看向四周,她覺得自己處的位置好像有點高。

「啊!!!」安娜的尖叫不亞於之前格蘭特的音波攻擊,近在咫尺的艾比完全承受了這陣音浪。

「我…..我這是怎麼了?艾比,我是這是怎麼了?」安娜看到自己那恐怖的下半身驚恐地問道,她不明白自己只是睡了一覺的時間為什麼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在思考了一會兒之後,艾比還是決定簡短的將一切情況說給了艾薇爾的母親,現在這個情況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當艾比低沉著聲音將事件的前因後果說給艾薇爾的母親之後,他發現對方異常的沉默,而在艾比抬頭看向對方之後發現艾薇爾的母親現在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可以說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嗎?就因為在幾年前我被那個格蘭特選中了才會得這種病,才會來到馬庫斯港?」艾薇爾的母親安娜聲音顫抖地說道,丈夫和女兒因為自己緣故都遭受到了不幸,而自己居然則渾然不知。

「艾薇爾還好嗎?」在接受了自己丈夫已經死去的事實之後,安娜將一切希望放在了自己的女兒身上。

「嗯~現在她已經是拉斐爾的高級祭祀,相當厲害了。」艾比回答道。

安娜的臉上終於是帶上了一點笑容,不過配上她滿臉的淚水看上去格外心酸。

「我女兒真是優秀呢!這點應該是隨我。」安娜說道。

「現在你們被下面的東西纏住了,沒法去消滅那個格蘭特的化身是吧?我知道了!」安娜誇完自己的女兒后說道,「燒了吧!把我這具醜陋的身體一起燒了吧!」

艾比艱難地點了下頭,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能將安娜分離出來,再拖下去他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雖然有些不忍,但是也只能這樣做了。

就當艾比準備落回到地面的時候他突然聽到安娜的聲音。

「艾比!你會娶艾薇爾吧?」安娜問道。

面對這個問題艾比沒有一點猶豫重重地點了下頭。

「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你們兩個很合適呢!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她,畢竟現在她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一個人了!」安娜微笑著說道,「可惜我和馬文看不到艾薇爾的婚禮了,以前馬文就絮絮叨叨地說自己女兒一定要找個優秀的人,但是我一直認為你才是艾薇爾最好的選擇。」

「嗯~」艾比用一聲低微的聲音回答了對方的期待。

「還有最後一件事!」安娜想起來什麼說道,「不要告訴艾薇爾我變成了這個樣子,我不想她知道我變得如此醜陋,就讓她以為她的母親在儀式一開始就保持著人類的模樣死去吧。」

「我知道了!」艾比回答到,在他往下爬的時候,他突然抬起頭說道:「安娜阿姨~其實在艾薇爾眼中你一直都是最美麗的人。」

「那是自然,因為她是我最疼愛的女兒!」安娜笑著回答后閉上了自己眼睛。

而艾比則快速向地面落去,此時閉上眼的安娜開始感覺到自己能夠稍微控制一點這具被自己厭惡的身體。

「讓我在最後再幫你們一把吧!」安娜想到。

「艾薇爾、艾比你們兩個一定要幸福啊!」 第1129章、一山難容兩隻母老虎!

對於女人來說,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就是前男友的電腦硬碟。

在一起時卿卿我我願意為對方兩肋插刀或者插別人一刀,可是,一朝情變那把刀插的對象便是自己曾經深愛的女人——從某些方面上來講,女人要比男人還要講義氣一些。只聽聞男朋友把前女友的照片給發到網路上去,卻從來沒有聽過那個女人因為男人的負心背叛而把對方不穿衣服的照片發到網路上去。

無疑,會長門也是諸多的『門事件』之一。

這年頭,任何事情和『門』字惹上關係,就很容易引爆觀眾的眼球。

秦洛隨意點開的這張論壇上,有兩張是中醫公會執行會長『林浣溪』的裸照,後面還有幾張照片是林浣溪出席一些活動時被人拍下來的照片。裸照片的燈光灰暗,可是五官輪廓還是能夠看得清楚。前後照片對比,更能夠說明『會長門』的女主角就是中醫公會的執行會長林浣溪本人。

畢竟,林浣溪和她的母親林子確實長得有六七分相識。如果秦洛不是和林浣溪過於熟悉,他只是一個普通網民的話,也毫不懷疑這些照片的真實性。

更誅心的是,後面那行小字的註釋:疑是其男友秦洛因愛生恨故意報復——

很明顯,他們不僅僅是要把林浣溪的名聲搞臭,同時要利用這件事情來抹黑秦洛。

要知道,秦洛是華夏國的國民偶像,是中醫界的形象代言,他的形象一直是正面的,陽光的,積極向上的,出現了這樣的事情,秦洛以後還好意思出現在媒體面前?那些粉絲還會一如即往的支持他?

華夏國是一個古老的民族,也是一個善斗的民族。數千年的官場文化催生出了千奇百怪的鬥爭方法。搞不定你的人就搞跨你的事業,搞不跨你的事業就搞臭你的人——

果然,下面的圍觀網民對此表現激烈。

「哇,又有不穿衣服的美女看了——-」

「中醫公會的會長是個絕色大美女啊,以前還真沒關注過這個組織,以後會注意,另,求種子,求連接—–」

「秦洛?他可是我的偶像啊,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人前像教授,人後是禽獸——這種男人應該拖出去槍斃三十分鐘—–」

————

「你看看,很明顯不是一個人。」林清源還擔心秦洛不相信自己的孫女。坐在沙發上解釋著說道:「浣溪是什麼樣的人,你難道還不清楚?」

蓬刀人 「爺爺,我知道這個事情和浣溪沒有關係。」秦洛笑著安慰林清源。「這些人的目的很不單純。並不僅僅是針對浣溪而來。」

「嗯?」林清源皺著眉頭看著秦洛,說道:「他們還想幹什麼?」

「搞跨中醫。」秦洛說道。「你想想,現在中醫的希望在哪兒?」

「在你身上。」林清源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我只是起到一個喚醒的作用。」秦洛搖頭說道。「中醫的希望在中醫公會,在所有的中醫從業者身上。」

「他們從浣溪身上下手,就是為了搞臭中醫公會?」

「是的。」秦洛點頭。「至少,這個嫌疑不能排除。

「唉。我就是擔心浣溪這孩子啊。」林清源沉沉地嘆息著說道:「你也知道,之前浣溪的情況不太好。在你來之前,她幾乎不和人溝通——現在才剛剛好了一點兒,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這可讓她怎麼活啊?」

「爺爺,浣溪比你想象的更堅強一些。」秦洛無比肯定的說道。「而且,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都會和她一起面對。」

「希望如此吧。」林清源熱切的看著秦洛,說道:「秦洛啊,千萬不能讓浣溪又變回原來的樣子啊。」

「不會的。」秦洛說道。他關上電腦,對林清源說道:「我現在就去公會找她。」

「好。好。」林清源點頭說道。「你去看看她,不要讓她胡思亂想。」

「好的。」秦洛說道。

走到門口的時候,林清源突然間出聲問道:「是不是林赫威做的?」

秦洛的身體一僵,然後緩緩回頭,笑著說道:「爺爺,怎麼這麼問?」

「除了那個禽獸,還有誰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林清源痛心疾首的說道。提起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林清源氣得渾身發抖。「也只有他才會有這些照片。」

「我會查明真相的。」秦洛說道。

他沒有告訴林清源真實的答案。猜測是一回事兒,確定又是另外一回事兒。

林清源是一個好人,好人都應該有好報的。既然上天對他如此不公,那麼——秦洛就代表上天對他做出一點點的補償。

對任何老人來說,兒子死在孫女婿的手裡都是一樁天大的悲劇。

————

———–

銀色的鉛筆褲,白色的七分袖襯衣扎進腰帶裡面。襯衣紐扣沒有扣的太嚴實,露出胸口大片的雪白粉嫩。臀部渾圓,胸部像是兩隻吹飽了的氣球似的漲得高高的。

酒紅色的波浪捲髮很有層次感的搭在肩膀上,鳳眼肥唇,眉目如畫,一種很妖艷的美麗。就像是開到正濃的罌粟花,熾烈的耀花人的眼睛。

厲傾城是傾城國際的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不僅僅帶動著集團白領女性們的衣飾潮流,每當她出現在報刊雜誌上時,也總能夠引發一陣熱火朝天的討論和爭議。

她是一個很捨得放權的管理者,平時很少來傾城國際這邊的辦公室,偶爾過來也只是開會布置任務和驗收任務完成情況。所以,對於傾城國際的普通員工而言,她頗有點兒神秘。相比較而言,她在仇氏企業的工作時間反而更多一些。沒辦法,初來乍到,以一個外人的身份來接管一家家族式的企業,想理清其中方方面面的關係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處理完堆積的公務,她走到窗戶邊扭動著微微發酸的腰肢。

「老了。」厲傾城想道。「做這麼點兒事情就腰酸背痛。」

正在這時,辦公室門口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音。

「進來。」厲傾城喊道。

一個身材矮小豐諛的女人推門走了進來,笑呵呵的說道:「厲董,忙嗎?」

「嗯。母經理,有什麼事嗎?」厲傾城問道。進屋的是傾城國際企劃部的經理母娟。因為業務能力突出,頗受厲頃城的看重。而她也倚仗這一點兒,時不時的來找厲傾城聊幾句。她是個聰明女人,頗能把握住時機,所以,厲傾城倒也不會厭煩。而且,她也需要這樣的人把公司內部發生的情況告訴她聽。方便她對公司全盤的掌控。

「厲董,給你看一些好東西。」母娟笑呵呵的說道。

「什麼?」厲傾城問道。眉頭微不可見的擰了一擰,瞬間即逝。

「你先看看。」母娟把手裡的一個藍皮子文件夾遞過去。

厲傾城接了過去,打開文件夾的硬皮外殼。

「厲董,沒想到吧?那女人平時看起來冷冰冰的,沒想到也就是個不要臉的騷貨—–嘿嘿,竟然拍出這麼裸露的照片,還被男朋友放到網上,這下有熱鬧看了。看她以後還有沒有臉來這邊上班,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和咱們爭辦公室——」母娟沒有注意到厲傾城的表情,自顧自的賣弄著說道。冷嘲熱諷、刻薄挖苦、落井下石、辱罵攻擊—–

因為同在一幢樓辦公,中醫公會和傾城國際多次因為辦公室的問題而發生矛盾。兩家公司的人可以說是水火不融。母娟的一個閨蜜打電話告訴她這個消息后,她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獻媚的機會來了。

在她眼裡,一山不可能容二虎。而且這兩隻老虎還都是母的。雖然自己的大老闆從來沒有在言語上表現出對中醫公會那個女人的不滿,但是—–她怎麼可能不討厭這個勁敵呢?

於是立即上網查找相關圖片,然後列印出來送到厲傾城這兒。

厲傾城掃了眼就合上了文件夾,問道:「你還給誰看過?」

「厲董,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這事兒,第一時間就列印過來送到你這邊來了。」母娟表功似的說道。

「嗯。」厲傾城點了點頭。「母娟,鑒於你在公司上班期間做與本職工作無關的事情,現在我正式通知你,你被辭退了。按照規定,你可以領三個月的薪水走人。可是,你佔用公司資源設備列印這些無聊圖片,那三個月的薪水罰沒了—–你出去吧。」

「———-」母娟傻眼了。她怎麼也想不到是這樣的結果。

(PS:修證一個錯誤。按照輩分,貝貝確實應該叫林清源『爺爺』。我以為我的缺點只有數學不好和沒有方向感,原來我高估自己了—-。

另外,晚些我會把本月打賞的朋友名字給發到作品相關。大過年的,收了你們的紅包,總要表示一下感謝。) 「火焰之主!深淵劊子手!灰燼領主!掩日之翼!以上稱呼皆是盾劍冒險團內其餘成員對摩西的調侃,實際上他們通常稱呼摩西為老實憨厚的摩西。」

——————————《盾劍冒險團》

(昨天的150章以為和諧內容而被屏蔽了,正在申請解封,中間斷了一章,所以不推薦看本章及後續,等前一章解封後接著看更好,前一章名為囑託。)

「摩西!你傷勢還好吧?」艾比落在地上看著蹲在地上的摩西說道,同時他撇了眼正在與血紅鯊魚糾纏的德克,沒想到德克放棄了防禦之後全力出手會這麼強,不過當他看到地上碎裂的玻璃渣之後就知道德克為什麼會這麼兇猛了。

「一定要趕快,不然德克撐不住的。」艾比想到。

而摩西這邊則是在摸了下自己翅膀上的傷口后搖了搖頭。

「不打緊,不過這下子是徹底沒法飛了,亞當你可別騙我噢,你說你們光輝神殿有治療的神術的。」

而這個時候正在忙於和血紅鯊魚戰鬥的亞當沒有回答摩西的話,但是既然亞當這樣說了就一定有辦法,況且隊里還有一個亡靈法師,連斷手斷腿都能接上,更別說只是翅膀上的傷勢了。

摩西肩膀上的比伯有些心疼自己的主人,它想要仔細看看摩西的傷勢,但是又怕碰著摩西的痛處只能蹲在摩西的肩膀上焦急得地搓著自己的爪子。

「燒掉這裡做得到嗎?」艾比對著摩西說道,而摩西聽到這話之後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上方的安娜。

不過在看到艾比堅定的目光之後摩西點了點頭。

「只是我燒掉這裡需要一點時間,但是對方會呆在原地等我們燒死他們嗎?」摩西指了指還在攻擊德克等人的兩隻血紅鯊魚說道。

艾比緊咬著自己嘴唇,摩西說的沒錯,對面這兩條鯊魚明顯有著如同常人的智慧,決不會在原地等死。

然而就在艾比苦惱的時候,周圍的血肉壁又開始蠕動起來。

「我去!還有東西嗎?這誰頂得住啊!」摩西誇張地說道,現在他們這個狀態光是對付格蘭特的兩隻小寵物就已經很吃力,如果再來點什麼敵人他們現在勉強維持的僵局立馬就會被打破。

但是隨後讓摩西目瞪口呆的是這些從血肉壁上鑽出的觸手居然纏上了他們正在對付的那兩隻鯊魚,面對著纏繞在自己身上的觸手兩隻鯊魚也奮力反抗,轉身咬住了這些觸手開始撕扯,一時間場面上血肉橫飛。

「這還怎麼回事?」摩西一頭霧水,然而艾比已經隱約猜到了是為什麼,他抬起頭深深地看了眼渾身顫抖的安娜后將手按在摩西肩膀上說道:「摩西將這裡全部燒掉,其他人逃出去,快!」

聽到艾比命令,已經抽身的亞當和羅莉安兩人架起了地上昏迷的哈里曼向著外面逃去。

而德克則是腳步浮虛的跟在後面,剛才緊張的戰鬥一過秘葯的副作用就凸顯出來了,加之身上密布的傷勢讓德克現在極其虛弱,他連自己的鎧甲都沒沒有力氣去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