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書記,其實這個花海縣的原縣長白焯,我昨天晚上就見到了…」

Home - 未分類 - 「葉書記,其實這個花海縣的原縣長白焯,我昨天晚上就見到了…」

當蘇沐簡單的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葉安邦的神情已經是越來越嚴肅,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原來在自己所管理的地域之下,還隱藏著像是白焯這樣的蛀蟲。要知道別管是作為省委組織部部長,還是作為省委副書記,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葉安邦總歸是脫不了干係的。不過幸好,有著蘇沐,給完美的解決掉。

「蘇沐,白焯留下的爛攤子就要靠你去整頓了。這是有關花海縣的資料,你仔細研究下。還有,這次蔣懷北也會被下放到西品市作為常務副市長,有關他的任命和程序也已經走完,所以到時候你過去之後,有什麼情況的話,可以和他商量著來做。」葉安邦吩咐道。

「是!」蘇沐點頭道。

在這裡又和葉安邦聊了一陣之後便到了下班時間,葉安邦是想著讓蘇沐陪著他吃飯的,但考慮到蘇沐肯定是有其餘的安排,便沒有說出口。只是囑託蘇沐,蔣懷北到時候會和他一起下去就任,時間就是三天之後。所以這三天之內,蘇沐要將手頭的工作做好交接,尤其是省委督查室那邊,一定要安頓好,不能夠虎頭蛇尾的離開。

這就要離開這裡了嗎?

蘇沐從葉安邦那裡出來之後,原本是想著前去拜訪下周韜的,但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所以他便沒有前去,準備明天去周韜那裡轉轉。別管周韜見不見他,最起碼蘇沐要將禮節做足做到位。怎麼說這次能夠從省委機關繼續下放,周韜是為自己說了話的。但站在省委大樓外面,瞧著這裡,蘇沐的心情卻是複雜著的。

當時被調入省委的時候,蘇沐說實話是有點情緒的。畢竟自己好端端的在古瀾市高開區干著,眼看就是要出成績的時候,卻被調入到省委機關之內。要知道那樣的調動,幸好蘇沐是有人罩著的,是葉安邦他們安排的,不然換做別人,很有可能一輩子就會坐冷板凳。那樣對於有著遠大抱負的蘇沐而言,絕對是一場滅頂之災。

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蘇沐對省委督查室已經是有了些許感情。站在省委督查室這個平台之上,他的確是能夠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層面,這對他是一種幫助是一種磨鍊是一種提升。所以現在要被調走,再次下放到基層,蘇沐心中就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當然這樣的感覺也僅僅是剛剛浮現,很快便消失掉。

因為蘇沐知道,和一縣之長相比,省委督查室主任實在是虛的很。如果說自己不是有著鄭問知的尚方寶劍在手,還是能夠藉機做點事情的話,像是其餘人,要是留在省委督查室,整天除了死板的按照省委領導的指示做事,又能夠做別的什麼?這對一個從心中是想著帶動人民致富,是想著為地方經濟發展貢獻力量的蘇沐而言,是一種無形的摧殘。

幸好,這樣的摧殘很快就要結束。

「花海縣,就讓你成為我人生的一處跳板吧!」蘇沐有種感覺,花海縣將會在他的人生仕途之中,扮演著不弱於杏唐縣的角色,擁有著很強的地位。

所謂的挑戰,所謂的壓力,這都不是蘇沐所畏懼的。要是沒有壓力沒有挑戰,那才是蘇沐最為厭惡的。因為別管是在什麼地方,只有政治鬥爭最活躍,也才是一個地方最為發達的標誌。你說要是窮的都沒有褲子穿,誰還玩政治鬥爭?

和蔣懷北約好的飯店是老張私房菜。

蘇沐是很為喜歡這裡的飯菜,想到今後恐怕很長一段時間之內沒有辦法再嘗到張恩朝的手藝,蘇沐就感覺必須抓緊時間好好的吃兩頓,要將這裡的味道給記住。而只要蘇沐前來,別管是任何時候,張恩朝都會為他額外準備一桌。像是今晚也是這樣,隨著幾道菜很快的做好之後,蘇沐陪著張恩朝走了一個,才和蔣懷北坐下。

「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有這麼大的面子,要知道這家飯館我是知道的,張恩朝的手藝那是沒得說,但他的規矩從來就沒有誰能夠改變,你小子行啊!」蔣懷北笑著說道。

「我和張叔之間有點別的關係,所以張叔才會對我格外照顧的。」蘇沐說道。

「葉書記找你談完話了?」蔣懷北直奔主題。

「是的!」蘇沐點頭道:「蔣哥,其實我還想,你作為鄭書記的秘書,除非是鄭書記要離開,否則是斷然不會將你下放的,怎麼都沒有想到,現在鄭書記就捨得將你給下放。」

「誰說不是那。」

蔣懷北臉上露出一種淡然笑容,「其實真的要讓我選擇的話,我也是不想著離開鄭書記的,還想著跟隨鄭書記多長點見識。但沒辦法啊,我是不可能繼續留在這裡了。其實這事情也並非是很突然的,鄭書記早就有著心思將我下放,正好西品市那邊有著空缺,所以便趕上了。」

不想著離開?

早就想著下放?

蔣懷北雖然是這樣說著,但蘇沐卻不會直接就相信,沒瞧見他現在臉上露出的是一種隱約中帶著激動的情緒嗎?蘇沐相信蔣懷北是捨不得離開省委大秘這個位置的,但那也要看情況。鄭問知很明顯下一步是就要上位的,如果說早點晚點都是要下放的話,那還真的不如早點。最起碼有著鄭問知仍然在台上,能夠對蔣懷北有著更大的照顧。真的要是等到鄭問知離開了江南省,那樣的照顧和現在相比,那是差的沒遠近。

李興華和葉安邦的關係便是最好的例子!

這點蔣懷北是不可能想不到的!

所以說蔣懷北對於這次下放是持義肯定和嚮往的態度,一個地級市的常務副市長,廳級幹部,這樣的位置已經不算是很弱了。如果說蔣懷北在這樣的位置上能夠繼續幹下去,有著很好的表現,有著拿得出手的政績,相信提拔起來將會沒有任何難度。

這也是鄭問知的布局!

蔣懷北眼中的期待,蘇沐是相當理解的,這和自己是一樣的。

只要生逢其時,哪個男兒無抱負? ()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很狼狽,鯨王一隻手捂著後腦,一隻手撐著地面,緩緩的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裡氣怒的罵道:「媽|的!你這個混蛋畜生,居然讓老子出這麼大的丑,老子要把你捏成肉餅!!」

劉伯陽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感覺很是吃驚,自己剛剛那記千斤錘可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道,而且正中這大傢伙最脆弱的後腦殼,可他竟然還能爬起來,他的生命力該有多頑強?!..

「真是恥辱,恥辱啊!對付你這麼個小小人類,居然也能逼的老子用逆鯨變,太失敗了!不過為了速戰速決,老子也只能這樣了,哼哼,睜大眼睛看好鯨妖一族最可怕的一面吧!」鯨王啰啰嗦嗦的說完,自負一笑,然後就開始爆發了,首先就見他整個人的身型猛的又開始拔高,一下子又升到了至少三四米左右,同時身上的肌肉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劇烈墳起,連衣服都撐裂了,可緊接著,當他的身體膨脹到一定程度之後,居然又開始急劇縮小,縮到跟劉伯陽差不多,甚至比劉伯陽還要小!

這就是鯨妖一族最恐怖的殺招逆鯨變!很多人不了解鯨妖一族,以為他們的體格越大就越厲害,其實不然,真正強大的鯨妖一旦使用了逆鯨變,身體反而會縮小,這樣既能彌補他們速度差的劣勢,又能更jīng準的把握住力道,完全就是將身體潛能完全爆發!

眼見著鯨王很快就將「逆鯨變」施展完成,劉伯陽果然從他身上感受到比剛才強大不下十倍的壓迫xìng和危險xìng,然而,還沒等他領會一下鯨王的「逆鯨變」到底有多恐怖,就聽肩膀上的蠆不耐煩的說了一聲:「跟這種低級貨磨蹭這麼久,你不煩我都嫌煩!」..

然後就見它化成一抹黑影,直接就朝著鯨王沖了過去!

鯨王根本就沒注意到蠆,也絕不會把這麼小的玩意兒放在眼裡,剛準備行動,忽然就感覺臉上爬了一個東西,像是只蜻蜓,於是伸手狠狠一拍,手掌好像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疼得鑽心,他張開嘴剛想怒吼,蠆就「嗖」的一下鑽進他口腔里去了!

「唔!這是什麼東西?唔!……媽的,被我吃下去了,該死的,給我滾出來!!」鯨王一邊說著,一邊張開嘴把手伸進去想把蠆拿出來,可很快的,蠆就鑽進了他的食道,鯨王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又用兩手抱住喉嚨,在那裡乾嘔,感覺到蠆又順著他的食道鑽進了胃裡,鯨王徹底緊張了,一直都拚命地捶打胸膛:「滾出來,滾出來!!」

除了劉伯陽之外,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鯨王,尤其是後面那些海妖,他們根本都沒看到蠆,就看到鯨王好不容易「逆鯨變」完成了,結果就像小丑一樣在那裡抱著脖子捶胸頓足,連鯊王都覺得老夥計很莫名其妙!

「啊啊啊啊啊!!」鯨王使勁捶了自己胸膛好一會兒,根本不管用,感覺那東西到了他胃裡之後就開始「發瘋」了,直接開始吞吃他的五臟六腑,將他體內的能量全部吸收走,這個過程能不痛苦嗎?

鯨王直接想死了親爹一樣在那裡鬼哭狼嚎起來,一會兒砸砸胸膛,一會兒又想把手伸進嘴裡去,感覺手腳都不夠他用的,渾身上下青筋暴突,眼珠子通紅通紅,拼著最後一絲理智問劉伯陽道:「該……該死的!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東西?!啊啊啊啊啊!!!」

後面包括鯊王在內的五個海妖都衝到了前面來,電鰻海妖扶著鯨王問:「鯨王叔叔,你怎麼了?!」

「扎克殿下,殺了我!求求你,快殺了我!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啊!!」鯨王用力的抓著電鰻海妖的手,歇斯底里的嚎道!

原來這電鰻海妖的真實身份竟是百慕大眾海妖的王子殿下,妖王達爾普斯的兒子!

可扎克也從沒經歷過這種陣仗,他父親手下的猛臣大將,現在求著讓自己殺,自己怎能下得去手?!

隨著蠆把鯨王體內的東西都吸收完,鯨王很快就發不出聲了,就那麼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前方,眼裡全無一絲生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竟然就這樣被活活折磨死了!

扎克王子後退兩步,震驚的看著鯨王,雖然他只剩下一具皮囊,可蠆仍沒打算放過他,繼續吸收,於是鯨王的身體表面就開始收縮、乾癟,轉眼就變成了一具乾屍,再然後,連乾屍都當不成,直接變成了一副骨頭架子!

鯊王眼尖,已經看到趴在鯨王一根肋骨上的蠆,猛的抓住紮克道:「殿下,這東西很不同尋常,我們快走!」

扎克當然也深深認識到這一點,抬頭狠狠瞪了劉伯陽一眼,「劉伯陽,你等著!我這就回去告訴父王,你就準備迎接整個百慕大妖族的大舉進攻吧!」然後他就轉身跟著鯊王一起撤退,剩下三個海妖緊隨其後,高震飛和周猜剛想追,忽然鯊王往後一揮手,至少數十枚水彈炸過來,兩人只能閃躲,隨即就看到前方升起一團水霧,然後五個海妖都不見了!

以蠆的本事,想攔下那五個傢伙本是易如反掌,可它卻別有用心,剛剛屢次聽到劉伯陽提起「導火線」三個字,想來也是跟撒旦的yīn謀有關,既然這樣,他還樂得順手幫撒當一把,把矛盾激化,這樣距離實現它自己的目的,又近了一步!

看到劉伯陽走過來,蠆又跳回到他的肩膀上,彷彿吃飽喝足一般,趴在那裡紋絲不動了。

「陽哥,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大傢伙怎麼忽然變成了一具白骨?」這裡的光線太暗,而高震飛和周猜剛才與劉伯陽距離也比較遠,所以他們也都沒看到蠆出手。

劉伯陽看著前方那緩緩飄散的水霧,又略微瞟了一眼肩上的罪魁禍首,感覺心事特別的沉重!扎克臨走前說的話絕不是開玩笑的,難道剛剛才發展起步的卡桑絲,馬上又要迎來一場大災難?!

劉伯陽又不傻,蠆故意用那麼殘忍的方法殺死鯨王,肯定是另有目的!想不到這個傢伙被地藏王菩薩施加了那麼多道「囚魔法印」,竟然還不知悔改、野心勃勃!難道自己從一開始就不該帶他出來?現在反倒弄成了內憂外患,簡直是自找麻煩!

深深吸了口氣,劉伯陽也不打算繼續隱瞞了,指了指肩上的蠆,淡淡說道:「先回王宮,然後我再把關於這傢伙和撒旦真正來歷的一切都告訴你們!」 「西品市那邊我也並非是雙眼一瞪一抹黑的,在那邊我也有著關係的,所以等到了那裡之後,我會將之前埋下的關係全都運轉起來。蘇沐,你和我是一起前往西品市的,所以我希望在那邊有任何事情發生的話,咱們彼此能夠有所照應。」

「蔣哥,你是領導你說了算。」

「什麼領導部領導的,你現在是我老弟,到了那裡之後還是我老弟,我和你之間就是兄弟關係。平常公事的時候,該注意的要注意,但私下裡還是這樣。」

「成!」

「西品市是咱們江南省內一個比較貧困的地級市,在省內的排名真的是屬於墊底的。而花海縣在西品市內的排名和西品市是如出一轍的,所以說咱們哥倆現在可以說是難兄難弟啊!」

……不得不說這蔣懷北還真的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蘇沐之前不知道的很多事情都從他嘴裡說了出來。反正葉安邦給的資料,蘇沐也還沒有機會去看,就這樣不妨聽聽蔣懷北所說的,帶著一種這樣的心態,蘇沐安靜的聆聽著。越聽蘇沐越覺得蔣懷北是個有心人,否則的話,他是不會主動將花海縣的情況也了解的那麼透徹。

這頓飯吃的那是很為有滋有味!

蘇沁私巢。

「真是痛快!」

在淡淡的夜光照耀之下,那張大床之上,一道身材嬌媚的身影很為舒服的伸展了下懶腰,隨即就躺倒在蘇沐身邊,臉上露出著滿足的笑容,從來沒有像是現在這樣,她感覺幸福過。或者說每次都是和蘇沐在一起這樣的時候,蘇沁才會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十足的完美女人。除此之外,所謂的光環再耀眼,都沒有辦法掩飾住她內心處的空虛。

「我可能很快就要調離盛京市了!」蘇沐抽著煙淡然道。

「什麼?你要離開盛京?」蘇沁好奇著問道。

「是的!」蘇沐點頭道:「西品市花海縣縣長!」

「陞官了!」蘇沁眼前一亮。

作為一名優秀的主播,蘇沁可是對體制之內的情況很為熟悉的,她很為清楚蘇沐這下雖然不在省委督查室了,但這卻是提拔,而且還是那種大幅度的提拔。一縣之長,總歸比省委督查室主任要來的更具有衝擊性。最為重要的是,蘇沐現在的年紀真的很有優勢,這樣的年紀卻成為一縣之長,真的是江南省體制之內的傳奇。

「陞官?不能算吧!」蘇沐笑道。

「知道你現在是正處級,縣長也是正處級,雖然說不叫做陞官,但畢竟是不同了,怎麼?瞧你這意思,你還想著直接干市長那?」蘇沁眼睛眨動著笑道。

「市長?我可不想干市長,我現在只是想要干未來的台長!」蘇沐嘿嘿一笑。

未來的台長?

蘇沁聽到這話時心情就很為開朗不說,更為重要的是蘇沐嘴裡所說的干,這麼一個字眼,真的是讓蘇沁當場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呼吸不由急促的同時,雙眼竟然是沖著蘇沐媚笑了下。要知道一個平常端莊嚴肅的主播,真的要是玩弄性感的話,那種極端的反差真的是會讓人感覺到難以忍受的撩逗。

真的很妖孽啊!

當這樣的念頭在蘇沐腦海之中升起的時候,蘇沁更是乾脆,直接將蘇沐摁倒在枕頭之上,隨即笑著道:「為了慶祝你陞官,為了告慰你這就要遠離省會,我決定了,好好伺候你一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刺激!」

「什麼叫做刺激?」

當這樣的疑問在腦海浮現的時候,蘇沐緊接著便感覺到一陣火熱,蘇沁竟然直接從旁邊拿起一張濕巾,將小蘇同學擦拭乾凈之後,從旁邊直接抓起一杯冰水,含雜著冰塊的香唇,就那樣沒有任何猶豫,果斷的裹上了小蘇同學。

冰火兩重天啊!

這尼瑪太刺激了!

再沒有什麼樣的享受比這樣的刺激更加驚心動魄啊!

瞬間房間之內高潮迭起著。

……次日清晨。

神清氣爽之下的蘇沐邁著矯健的步伐出現在省委督查室內,像是早就知道了消息似的,省委督查室內所有人竟然全都在,沒有一個下地方去。督查室副主任楊百奇,三個副處級的督查專員,還有滑文勝三個,最為齊備的陣容就這樣全都出現在辦公室內。當蘇沐露面之後,齊刷刷的全都站起身來。

「蘇主任!」

當這樣整齊的聲音響起之時,蘇沐已經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會這樣。看來他們也是得到了消息,也是,省委機關之內最不缺乏的便是這樣流通的消息,再說也沒有必要限制著誰不知道。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有必要這麼一直死守著不放嗎?所以蘇沐在瞧見眾人都在這裡之後,臉上露出笑容。

「既然大傢伙都在,那想必你們也都知道了,我即將被調離的事情,這樣,咱們好歹也算是同甘共苦過的,今天中午就算了,因為不能喝酒,晚上吧,我請大傢伙在帝豪吃飯,就當是散夥飯也好。誰也不能缺席啊,誰要是敢不來,我和誰急!」蘇沐笑道。

「蘇主任,這事是真的了?」楊百奇問道。

「是的,昨天葉書記已經找我談過話了。」蘇沐平靜道。

真的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隨著蘇沐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知道蘇沐的調任已經是事實。只是他們卻仍然是難以相信,真正要說到所謂的感情的話,那是扯淡的。畢竟蘇沐來到省委督查室這才多久,想要培養出來感情那是沒有可能的。但這段日子他們每個人的確是好過了,原因很簡單,因為蘇沐以督查室主任的身份巡視各個地級市,真的是讓省委督查室出盡風頭。

「蘇主任,我們捨不得你走啊!」滑文勝低聲道。

如果說誰最為捨不得蘇沐,滑文勝肯定是第一個。因為誰都清楚,滑文勝是跟隨著蘇沐步伐的第一人,要是現在蘇沐就被調離,那真的是一件很為讓人難過的事情。想到以後自己的前途又要變的黯淡之時,滑文勝就感覺著急的很。

蘇沐何嘗不知道滑文勝會怎麼想。

「好聚好散,大家以後沒準還有相聚的時候。行了,就這樣,我要工作了,將工作準備下之後,就要和新來的督查室主任進行交接。」蘇沐很為平靜的說道。

新來的督查室主任?那是誰!

當蘇沐拋出這樣一顆炸彈的時候,辦公室內的氣氛頓時一下冷卻。沒有誰知道新來的督查室主任到底是誰,但他們都清楚一點,那便是這督查室的天又要變了。

蘇沐徑直回到辦公室,稍微將工作整理了下,便動身離開,他早上要前去省政府,是要拜訪下周韜省長的。因為不確定周韜到底有沒有時間,所以蘇沐是直接過去的。

幸好周韜現在是在辦公室內的。

「周省長好!」蘇沐進去之後恭聲道。

「好你個蘇沐,總算是想起我來了!坐吧,我想你也該來找我了。」周韜開玩笑道,就是這樣的開玩笑,讓蘇沐聽著不由感到一陣後背發涼。笑話啊,周韜說自己早該前去拜訪,這不是就在說自己早該來彙報工作嗎?這周韜要是真的挑刺的話,這刺兒還真的是一挑一個準兒。

「周省長,是我考慮不周,我…」

「行了,我想你過來也不是為了謝罪的,我也不想聽這些,既然你過來了,就給我說說吧,新炔市,古瀾市,青林市,三個地級市的經濟發展報告書我都已經看過,很精彩很完善,但我這裡還是有著幾個疑惑的,比如說三個市能不能實現資源優化互補?有什麼樣的辦法能夠讓像是三個地級市一樣的地方實現一種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概念?還有就是…」

蘇沐這下是真的被震住了!

儘管說前來這裡之前,蘇沐已經有過猜測,但卻沒有想到,現實會是這樣的。周韜這個省長還真的是夠可以的,所問出的話沒有一句是廢話,全都是一針見血。問出得問題就算是蘇沐都忍不住想要喝一聲精彩,周韜真的不愧是省長,是主抓全省經濟的,這樣的問話換做別人的話,還真的是沒有可能問出來。

厲害啊!

想到這裡,蘇沐也就沒有敢再藏私,面對著周韜的問話,一五一十的做著彙報。隨著彙報的進行,蘇沐已經忘記了眼前坐著的是省長,自己所說出的話,有著很多聽上去就像是在和吳清源對話時是一樣的態度。

蘇沐這邊是這樣做著,殊不知,外面整個省政府已經是一片嘩然!

蘇沐走進周韜省長的辦公室,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出來,一下已經是兩個小時,這麼長的時間,真的是很難讓人相信,他們到底有什麼可說的!難道蘇沐和周韜的關係就那麼好嗎?

蘇沐,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妖孽!

兩個半小時之後!

蘇沐總算是結束了和周韜的對話,從辦公室中走了出來,當他的身影在省政府大院之中行走的時候,所有見到的人,都忍不住抱以親切的眼神,沒有誰敢忽視他。

蘇沐走出省政府大院之後,轉身掃了一眼這座宏偉壯觀神聖之地,心中猛地湧現出一股豪言壯志。

現在的蘇沐,真的能夠想象當年的項羽是什麼樣的心情。

遲早有一天,我要入主這裡! 巡邏兵長那輛大切諾基被鯨王砸毀了,可憐劉伯陽堂堂一個國家的國王,竟沒有別的代步工具,只能和高震飛周猜一起步行回王宮,不過好在卡桑絲經過上次的襲擊事件后,老貓和崔國棟都派出不少兵力在城內巡邏,所以他們走到市中心外圍的時候,又遇上了一輛巡邏車,這才被直接送回王宮。

老貓崔國棟虎子烏干達等人聽說劉伯陽回來了,都是激動非常,親自來到王宮外面迎接,一看到劉伯陽下車,他們趕緊圍了上來,崔國棟總算是找到了主心骨,「陽哥,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要過兩天呢!」..

劉伯陽看著他們道:「家裡出了那麼大的事兒,我能不回來嗎?你們怎麼樣,都還好吧?」

眼前無論老貓崔國棟還是虎子和烏干達他們,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其中老貓最嚴重,一條膀子都是吊著的,明顯傷的不輕。

「我們還好,都是些小傷,沒大問題,貓哥斷了一條胳膊,休養一段時間也能好,不過雷東多被人殺了,現在也沒能找到全屍,陽哥你回來的正好,我們幾個這幾天正煩著呢,正需要你回來主持大局!」崔國棟道。

「先進去,進去再說!」劉伯陽拍了拍崔國棟的肩膀,然後就帶著一幫他們一起走回王宮。

王宮裡,劉伯陽聽崔國棟詳細介紹了那一晚卡桑絲遇襲的經過,對方來了不少人,直接就是毫無徵兆的出現在卡桑絲的各個角落,然後見人就殺,而且專挑那些對卡桑絲的城建有用的人下手,比如迪亞布?阿瓦納博士,那一晚要不是崔國棟和老貓剛好在他身邊,差點就遭了毒手,不過就算如此,迪亞布?阿瓦納博士也受了傷,連帶著保護他的老貓都被打斷一條胳膊。..

「媽的,一幫卑鄙小人,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就會偷偷摸摸搞襲擊,那晚還是兩個人一起打我一個,其中有個起碼有兩米五高,壯的跟卡車一樣,另外一個高高瘦瘦,速度是真他媽快,我一邊跟他們打還要一邊保護迪亞布?阿瓦納博士,一不小心就著了道,真咽不下這口氣!」老貓恨恨的說道!

他說的兩個人,很明顯就是鯨王和鯊王,於是高震飛介面說道:「現在你不用生氣了,陽哥已經氣你報仇了,傷你的那個大個子被陽哥宰了,另外一個也嚇跑了。」

「真的么?」老貓和崔國棟他們同時一愣,沒聽明白高震飛的話是什麼意思,那伙襲擊者自從上一次出現后就再沒現身,而陽哥他們也才剛剛回來,難道就交手了?

「千真萬確。」高震飛點了點頭,就把之前在路上發生的事說了一遍,老貓聽完很是有種出了口惡氣的感覺:「陽哥,還是你厲害,雖然讓那個高個子跑掉挺遺憾的,不過能宰了那個壯傢伙也算替我出氣了。 重生之探花皇后 我他媽這幾天氣的連飯都吃不下,現在總算解氣了!」

「陽哥,你的意思是說,這次來襲擊卡桑絲的又是那群『百慕大』海妖?」虎子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