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手便是一道蓄滿紫光的光團,激烈的電光閃爍在光團內,猛地朝孟凡所處之地砸去,毫不拖泥帶水。

Home - 未分類 - 抬手便是一道蓄滿紫光的光團,激烈的電光閃爍在光團內,猛地朝孟凡所處之地砸去,毫不拖泥帶水。

孟凡看清那光團中凝結的雷靈,眸色一沉,立馬誦起魂歌,密林中響起『颯颯』的風聲,無數道黑霧洶湧而來,飛快的在他身前築起一道暗色的霧牆。

『砰』的一聲巨響,光團擊向霧牆,只一瞬,那道霧牆形同虛設般砰然瓦解,濃霧散成了散煙,光團卻衝擊力不減,愈發迅猛的砸向霧后。

墨星染眯著眸子:「不過如此。」

「是嗎?」

霧牆散去,其後赫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彷彿是深淵猛獸大張的巨口,似要吞噬一切。

光團直直衝進了黑洞中,焉得沒了蹤影。

墨星染稍稍怔了一瞬,很快恢復了平靜:「沒想到你還有扭曲時空之能,也算當得起『鬼將』二字。」他抬眸凝視著孟凡。

此人身形高大,腰背挺直,眉目間有股剛毅之氣,偏生身上的皮膚布滿了褶皺,蒼老的臉龐與他矯健的動作毫不相符。

「後生,汝能馭四象訣,不可多得。」孟凡雖是惜字如金,看向墨星染的目光中卻多了幾分讚賞。

畢竟天生靈根囊括四種之人,除了魔尊外,他還從未見過。

他看墨星染的餘光始終查看著貓兒,沉言道:「無須過憂,她不過是沉睡片刻,半柱香后便會醒來。」他抬手指著地上的貓兒。

墨星染聞言挑眉問道:「不知前輩費盡心機將我二人困在此地,究竟意欲何為?」還刻意給無歌施了昏睡咒,明顯是心中有鬼。

後世直呼其名的人多了,若是每個人他都要施咒懲罰,那他未免太閑的蛋疼了。

孟凡垂下眸子,半晌未回,似在沉思,如同風化的石雕,一動不動。

墨星染看孟凡不語,又問道:「鬼將可是有何事囑託?我來時路上碰到了四位古靈,其中有一位名喚傾城的女子,想必…她與你是故交吧。」他斂著眸子觀察著孟凡的表情。

果然,提及傾城時,孟凡的神色微乎其微的變了變。

片刻后,孟凡沉聲道:「華宇殘魂被收入了固魂塔,若無意外,不久后便會被那人煉化成佛陀蓮,本將想…請汝替本將行一件事。」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墨星染,補充道:「當然,本將會竭盡所能,回應汝之所願。」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幫你這個忙?」 https://tw.95zongcai.com/zc/66048/ 墨星染一拂衣袖,轉過身去。

「華宇生死事小但蒼生事大,汝乃神族之人,定不會眼看三千凡塵化為烏有卻袖手旁觀。」孟凡言之鑿鑿,目光如炬,彷彿眨眼間就能洞悉人心。

墨星染腳步停頓,回過頭來,心中的疑問脫口而出:「三千凡塵化為烏有?華宇是何人?佛陀蓮又是何物?還有,你為何會找上我?」

就聽孟凡沉言說道:「華宇是汝入山時見到的四位古靈其中一位,是為上古高山族之王;而佛陀蓮則顧名思義,是指佛陀座下的蓮花,只不過…」他輕輕嘆息一聲:「佛已成魔,拿起屠刀,九幽將臨。」

林間起風了,絲絲的寒意從腳底侵襲入骨。

墨星染猛地一怔,九幽…

這恐怕是后神紀大陸上,所有種族骨子裡最為驚懼的詞,萬丈紅塵聞之喪膽,滿天神佛聽之落淚,因為這個詞意味著——滅世。

完完全全的、徹徹底底的、無休無盡的…死亡。 翌日。

宮恩恩簡單收拾一下,便騎著自己的小電驢直奔昨天的肇事地點。

宮恩恩到達後果然發現不遠處有一家門面很高檔的咖啡廳。

按照平時,宮恩恩是不會進這樣的咖啡廳的,因為太貴。

不過今天硬著頭皮也得進了。

宮恩恩將電驢停好,捧著自己粉色的頭盔,探頭探腦的進了門。

上午九點鐘的咖啡廳很冷清。

「您好!請問您需要點什麼?」

一進門,熱情的服務生就迎了上來。

「呃,你好,我是來找人的。」

宮恩恩邊說,邊往裡張望,只見空蕩蕩的咖啡館里,只有一個男人背對著自己坐在窗邊的位置。

沒錯就是他了,宮恩恩想都不想,大踏步的走了過去。

「先生你好,昨天……」

宮恩恩來到男人面前,剛開口就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宮恩恩水汪汪的大眼睛睜得跟兩顆黑葡萄似的,嘴巴一張一張的,半天才發出聲音。

「厲宸!不,不,不,是厲先生,怎麼是您啊?」

問完了,宮恩恩又後悔,會不會是自己搞錯了,也許車主根本就沒來呢,人家厲先生只是過來喝咖啡的。

「哦,我是昨天不小心把水灑到您衣袖上的那個女生。」

見厲宸面無表情的看自己,宮恩恩趕緊解釋,萬一人家不認識自己多尷尬。

「我知道。」

厲宸似笑非笑。

「哦,那,那昨天的車……」

宮恩恩咽了口唾沫,感覺呼吸有些艱難。

「沒錯,昨天是你颳了我的車,坐下來說吧!」

厲宸抬手示意宮恩恩坐下。

「啊?」

宮恩恩有一種生無可戀的趕腳,捧著粉色頭盔慢慢移到男人對面坐下。

不會這麼巧吧,兩件事居然是一個人,關鍵是居然還是這麼大的一個人物。

最最關鍵的是自己下周一就要到這個人的公司實習了,他會不會公報私仇?會不會給自己穿小鞋?完了!印象這麼差!將來實習期結束自己肯定不會被留用了!

宮恩恩緊張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假想中,根本顧及不上自己此刻在某人面前的形象。

厲宸看著宮恩恩一副呆萌的樣子,甚是可愛。

「宮恩恩同學?」

沒有反應。

「咚咚咚」

「宮恩恩?」

厲宸輕叩了幾下桌面,再次召喚對面的小人兒。

「啊?哦!厲,厲先生!」

宮恩恩回過神來,「您,您怎麼知道我叫宮恩恩?」

宮恩恩明明記得自己在便利貼上寫的是宮女士。

「是昨天韓校長告訴我的。」

「哦,韓,韓校長啊!」

宮恩恩的大腦已經開始處於遊離狀態了。

「這是給車重新噴漆的**,你報銷一下吧。」

男人修長的手指壓著**推到宮恩恩面前。

「哦!好,好的!」

宮恩恩雙手接過**,看了眼上面的錢額,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三十萬!」

小姑娘雙手一哆嗦,就差沒從椅子上摔下去。

「怎麼會這麼多?」

宮恩恩都要嚇哭了,心想你不會是訛人吧?

只是這話沒敢說出口。

「這個價錢已經很便宜了,這還是看在我是VIP的面子上打了八五折。」

厲宸端起桌上的咖啡小口品嘗著,動作優雅而嫻熟。

「為什麼要這麼貴?我明明只剮蹭了一道划痕!」

宮恩恩情緒有些激動,自己家的車剮蹭了,補下漆也就幾百塊錢,就算這是豪車有個萬八千的足夠了吧,怎麼會這麼多錢。

「宮恩恩同學,可能你不了解,我這個車是限量版,車的顏色是特別調色,漆是進口漆,國內沒有,工藝技術要求的都非常高,總之這個價位換個全漆已經很便宜了。」

「換了全漆?我只是颳了一道痕迹,你幹嘛要換全漆?」

宮恩恩渾身直哆嗦,感覺自己被碰瓷了。

「宮恩恩同學,我這車補漆很難看的!再說這麼貴的車也沒有補漆的,雖然只是一道划痕,但為了整體車身的顏色能一致,也只能重新噴漆了。」

厲宸一隻手隨意把玩著杯子,眼睛卻盯著宮恩恩不放。

惡趣味的看著女孩緊張、驚訝、不知所措,還覺得蠻有意思。

「你,你,你這是訛人!你堂堂一總裁碰瓷我一個小老百姓!我,我要去法院告你!」

宮恩恩腦子嗡嗡直響,只覺頭大。

「可以啊!如果你覺得我是再碰瓷,那你完全可以去告我,**就在這,如假包換,我手裡還有你的便利貼作證,白紙黑字,假不了。」

厲宸眯著一雙老狐狸似的眼睛,手指有意無意的輕敲桌面。

宮恩恩拿著**翻來覆去看了又看,心裡這個悔啊!這麼多錢,早知道就直接跑路了!

「哦,對了,我車裡的行車記錄儀正好記錄下來你剮蹭的過程,如果你覺得賠的太多,我可以通知交警,讓交警來處理你該如何賠償。」

厲宸很容易就看出宮恩恩的小心思,所以故意提到行車記錄儀。

意思是說,就算你跑了,我也會找到你。

「不用那麼麻煩了!」

宮恩恩連忙拒絕,心想就算把交警叫來,這樣的小事故交警也是會讓私了的。

「可是,厲先生,三十萬太多了,我真的沒有這麼多錢。」

宮恩恩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好歹也是校外聯部部長,不能就這麼輕易認栽。

「那就叫你父母來賠。」

「我家沒錢!」

宮恩恩才不會找父母要這麼多錢呢,三十萬,父母肯定有,但那都是爸媽一輩子的積蓄,她才不會去要。

宮恩恩眼含淚花,一臉委屈的看向對面的男人。

這楚楚可憐的小模樣,絕對不是裝的,厲宸看的心都要化了。

但是如此可愛的小肥羊,厲宸可不想輕易放過。

「你沒錢可不關我事,颳了我的車,那就要賠償。」

「厲先生,三十萬對我們這樣的小老百姓可是一筆大數目,但對您這樣的有錢人,也就九牛一毛,您看……您能不能大人不計小人過,讓我少賠一些。」

宮恩恩鼓足勇氣祈求道,希望厲宸能高抬貴手。

雖然自己嘴上說要去法院告,但宮恩恩的法律課不是白上的,厲宸既然能這麼理直氣壯的找上門來,那就證明人家是有真憑實據的。

再說自己一個小老百姓,哪有那麼多精力和實力跟厲宸這樣人耗著。

眼下也只有求求情,看看厲宸能不能讓自己少賠點。

「宮恩恩同學,我很同情你,但是我再有錢,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我也是憑本事努力掙的,也不能隨隨便便就當冤大頭吧。」

厲宸皺皺眉頭,語氣裡帶著委屈。

「您行行好!就當做慈善了吧!」

宮恩恩急得直跺腳,白皙的小臉已經漲得通紅。

「您想您每年做慈善還要好大一筆錢呢!就不要計較這三十萬了好嗎?」

宮恩恩祈求著,一臉期待的看著男人,希望這個男人可以通融通融。

男人有意擺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半響問道:「你能賠我多少?」

「兩,兩萬!行嗎?」

宮恩恩伸直兩根手指頭,膽戰心驚的說道。

厲宸冷笑,「宮恩恩同學,你家的錢得多大?我看你這不是殺價,你是想賴賬!」

宮恩恩一聽急了,她是真沒想賴賬,「不是的,厲先生,我馬上就大四了,而且我從下星期一開始就到你們公司實習了,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為公司出力,等我畢業正式進入公司,我用工資來抵債行嗎?」

「宮恩恩,我想你有一點沒搞清楚,你在我公司實習,不等於你畢業就可以留在公司,如果你不夠優秀,公司也不會錄用你。」

宮恩恩感覺一盆冷水澆在頭上,瞬間清醒。是啊!自己一開始就沒給公司老闆留下好印象,還怎麼指望留下來。

「不過我家裡現在缺個保姆,你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厲宸話鋒一轉,算是給宮恩恩一個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