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戰時標準,軍火生產線除了按照設計標準所需進行的正常維護之外。平常都是落小時連續不停的運轉。問題是,和平時期,受制於各種法令,比如按照共和國的勞動法。工人的加班工資為正常工作時的2倍,如果每周加班時間累計過6個小時,過部分的薪酬還要提高一倍,為平常的3倍。如此一來。如果生產線落卜時不停的運轉。平均勞務成本就要提高接近2倍,使企業無利可圖。

Home - 未分類 - 按照戰時標準,軍火生產線除了按照設計標準所需進行的正常維護之外。平常都是落小時連續不停的運轉。問題是,和平時期,受制於各種法令,比如按照共和國的勞動法。工人的加班工資為正常工作時的2倍,如果每周加班時間累計過6個小時,過部分的薪酬還要提高一倍,為平常的3倍。如此一來。如果生產線落卜時不停的運轉。平均勞務成本就要提高接近2倍,使企業無利可圖。

正是如此。共和國當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以財政補貼的方式。讓軍火企業提前招募技集工人。完成勞動力儲備。

問題是,招來了工人,總得安排工作。卑要提高產量。

這就是第二個問題,即軍火儲備。

雖然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軍火儲備應該是軍事問題,而且負責相關工作的也是國防部下設的後勤處。但是儲備工作涉及到了各行各業,所以被納入了經濟範疇。

軍火待備分成了兩個方面,一是主要裝備,二是彈藥物資。

主要裝備還比較好說,為了避免過早暴露戰爭意圖與軍事實力,共和國當局採用了變通手段,即利用新生產的裝備去替換封存的老舊裝備,而老舊裝備則援助給友好國家、作為刮練消耗品、直接銷毀等方式處理掉。以空軍的戰鬥機為例。到曰年6月底。所有封存的小舊與小占系列戰鬥機都處理掉了,其中一部分較新的型號在經過翻新之後,無償援助給了一些無力購買新式戰鬥機的友好國家。而一些較老的信號則改裝成了無人靶機,在日常練中消耗掉了。只有極少數無法改裝的直接報廢銷毀。代替小舊與小占的,全是新產的小舊與一口系列戰鬥機。而且都是最新的改進型號,而且完全按照對,的方式替換,以確保在開戰之後,能夠以最快的度擴充軍備。除了海軍的戰艦過於龐大,難以做到偷梁換柱之外,其他封存裝備基本上都以相同方式更換為最新裝備。

關鍵還是彈藥物資。

眾所周知,現代化戰爭中。特別是實力相差不大的大規模戰爭中,彈藥物資的消耗量與消耗度都非常驚人。拿半島戰爭來說,在最初舊日的戰鬥中,共和**隊消耗了大約2勁萬噸各類物資,而在大規模軍事行動結束之前,僅共和國6軍消耗掉的各類作戰物資就高達旺刀萬噸,相當於個人口,奶萬的中等國家,年的物資消耗量。更重要的是,物資消耗的度過快,使任何國家的生產能力都無法滿足戰爭需求。雖然在進行全面戰爭動員之後,如同共和國與美國這樣的級大國有足夠的能力生產出足夠的彈藥物資,但是全面戰爭動員至少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而在此之前,國家生產力還未爆出來。物資生產度遠遠跟不上戰爭消耗度。所以只能依靠戰略儲備。

正是如此,即便在和平時期。共和國與美國也儲備了非常多的戰爭物資。

為了確保赫備的戰爭物資不被挪做他用。共和國與美國還出台了相關的法律。

按照共和國在碰年頒布、在2餾年、嗚年與歷年分別做了修改的《戰略物資儲備法》的規定。共和國的戰略物資儲備總量不得低於上一度,國家在正常狀況下6個月內的消耗量。而所謂的戰略物資中就包括了糧食、礦產資源、藥品等等。

在戰爭物資方面,該法在歷年做修改的時候也做了規定。即以洶年中東戰爭的前舊天作戰行動為準,按照平均每年糊的度遞增。儲備的戰爭物資不得低於共和**隊舊天的作戰消耗量,其中包括彈藥、軍用口糧、消耗類裝備等等。按照這一標準,到曰年的時候,共和國儲備的彈薦就過了丑刀萬噸。

與之相比,美國儲備的彈藥物資不會少多少。

毫無疑問」彈藥,絕對不是個小數便全是剛千生級航。琊竹尾相接的連在一起,也足以繞地球赤道為圈。這麼多的彈藥,如果全部儲存在標準軍火倉庫內,至少需要刃。座倉庫。當然。按照共和**隊的物資管理條例,所有易爆物資都將儲存在地下倉庫內,而且分散儲存。

事實上,共和國儲備的彈藥遠不止變四萬噸。

按照焦魁山提供的相關資料,到曰年6月底。除了在歷年前建成的歹。座彈藥倉庫之外。還在2年間興建了。聯纏彈藥倉庫,其中醞四座是儲存能力為旦口燉的無人職守地下彈藥庫,而且這些彈藥庫都以裝滿彈藥。所以共和國已經儲存的彈藥過乃四萬噸,為正常情況下的巧倍。更重要的是。只要共和國的彈藥工廠還在運轉。彈藥庫的數量將以每周,樁的度增長,而且全都是旦口燉級的無人職守地下彈藥庫。也就是說,戰爭多拖一周,共和國儲存的彈藥就將增長紀萬噸。

由此也不難明白。為什麼共和國與美國的經濟會生問題了。

即便按照最低標準計算,墜萬噸彈藥的價值也在四億元左右。也就是說。共和國每年僅花在彈藥採購上的軍費就高達元,加上修建彈藥庫、維護管理等等花費。實際投入肯定在烈田億元左右。因為國家優先保證軍事工業。優先保證彈藥生產,導致大量重要資源先流入軍火產業。所以對社會經濟造成的影響遠不止這麼一點,其造成的實際經濟損失很有可能要放大倍以上。

可以說,也只有在世界大戰的威脅下。共和國才會如此瘋狂的擴充軍備。

當然,結果也非常明顯。按照焦般山的說法,即便與美國全面戰爭的慘烈程度是中東戰爭的2倍,而且從一開始就全面開打。戰爭在曰年底爆。共和國儲備的彈藥物資也足夠軍隊消耗半個月。

如此一來,能否在半個月內使經濟步入戰時軌道就變得異常關鍵了。

這就是經濟上的第三個。問題。即全面戰爭動員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成。

毫無疑問,即便做足了前期準備工作。也沒有任何國家能夠在短短萬天之內,將經濟納入戰時軌道。事實上。除非共和國主動引戰爭,不然在開戰之後,讓國家進入戰時狀態就得花上好幾天。正是如此。焦魁山從一開始就提出,國家的戰爭動員按3個階段進行。先做好立法方面的準備工作,即在戰爭爆之後。全體代表大會要以最快的度通過「戰時授權法。」使國家元依法調動國家力量,下達戰爭動員令。其次是針對前期準備工作,在開戰後先確保與軍事相關的行業與產業進入戰時狀態。即優先確保戰爭生產力。最後就是國家的全面戰爭動員,即按照戰時動員法,使各行各業均按照以最有利於戰爭的方式,完成改制與改編。

可以說。這才是經濟上的關鍵點。

按照焦魁山的說法,戰時授權最多只能花好小時,因此需要由國家元親自出面與全體代表大會的主要成員進行溝通,做好前期準備工作。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確保國家能的在最短的時間內進入戰時狀態。關鍵就在第二步上,即能否在占日之內完成初步動員,使國家生產能力達到戰時標準。對此。焦魁山的提議是加大國家戰略儲備,因此可以在戰爭爆后利用政府手中的部分行政權,優先照顧重點產業,加快產業轉型。如此一來。能在舊天到占天之內完成動員工作。相對而言。最後一步反而不太關鍵,畢竟以共和國的實力。只要能夠優先確保軍事工業、以及與戰爭相關的產業與行業。在本土沒有遭到嚴重打擊的情況下,即便國家沒有進入全面戰爭狀態,也不會對戰爭產生太大的負面影響。更重要的是。全面戰爭狀態等於讓所有人都上緊了條。在贏得勝利之前誰都不能鬆懈,因此會對國民的戰爭意志產生很大影響。如無絕對必要,沒有哪國領導人會讓國家進入全面戰爭狀態,基本上是能拖就拖。拿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美國來說,實際上直到戰爭結束,美國也沒有像英國與蘇聯那樣,進行全面戰爭動員。按照焦砥山的意思,先做好準備。至於是否需要進入全面戰爭狀態。則由戰爭初期的戰況決定。

齊天之心 顯然。焦裁山是一個。管經濟的能手,特別是在經濟規劃上,他在王元慶身邊工作2醉的經驗揮了很大的作用。要知道,半島戰爭、日本戰爭與印度戰爭期間,焦數山都是王元慶的秘書,幫助王元慶處理了很多戰時事務。

對此。裴承毅也非常肯公

用他的話來說,由焦魁山管經濟事務。他就沒有什麼好操心的了。 現實就是現實。

殘酷的現實即便蘇沐心中知道楊種和穆芮什麼想法,都只能是暫時壓制住心中的那種不舒服。雖然說他也知道眼前這兩個人是絕對沒有膽量敢那樣做的,因為他們只要那樣做,蘇沐大不了就動用行政命令,強行將紫荊花集團掌控,實在不行,還能以楊隆為由頭,讓國安出面。

但除非是到萬不得已,不然蘇沐是絕對不會那樣做,那樣的話性質太惡劣,影響太嚴重。

市場就是市場、公司就是公司、政府就是政府。

要是說什麼時候政府能隨意干涉兼并一家公司,擾亂市場秩序的話,這樣的政府就會成為眾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是會面臨難以想象的混亂和動蕩。所以說蘇沐是絕對不會選擇那樣做。

他會做的就是用市場的手段瓦解楊家在嵐烽市的強勢經濟地位,而且他也相信這個局面很快就會來到,到那時楊家將再沒有任何能力雄霸整座嵐烽市。

「你們不必多慮,現在是法治社會,不是以前那種動輒就會搞文字獄搞連坐的封建時代,所以說你們大可放心,楊隆是間諜,叛國賣國,那是他的事情,不能因為他就將你們楊家全都拖入到災難中。怎麼說你們楊家也是根紅苗正的家族,是嵐烽市土生土長起來的,我也相信你們也不願意見到嵐烽市有任何異動發生。」

蘇沐雙手后負的掃過兩人面頰,表情從容不迫。

「楊隆的位置後續該怎麼處置是你們楊家的私事;紫荊花集團不能亂是公事;公私兩件事你們楊家只要能做好,我就能保證你們楊家會和以前一樣,不然就不要怪我對你們楊家不客氣。這個世界上不是說有錢就能決定一切,還請你們好自為之。」蘇沐淡然道。

「是是,蘇市長。我們知道怎麼做的。」楊種趕緊應聲道。

「趙曉。」蘇沐沖著門外面喊道。

趙曉推門而入。

「蘇市長。」

「這裡是楊隆的書房,他的所有材料全都在這裡,除了這裡外,就是他的卧室,我認為將書房和卧室中的東西全都帶回去查封進行調查就成,至於說到其他人的話。倒是沒有必要大動干戈,讓他們暫時都留在這裡,等你們撤了再自行離去。另外有任何需要嵐烽市做的,直接和閻宇峰聯繫就成,他會留在這裡聽你調遣。」蘇沐交代道。

「謝謝蘇市長。」趙曉恭聲道。

「嗯,穆芮和楊種的話,他們要做什麼你們負責監督審核,要是說沒有什麼問題的話,就讓他們下達命令。畢竟紫荊花集團是我們市的龍頭企業。員工眾多,不能因為楊隆就擾亂到我們當地的秩序,這麼說你懂吧?」蘇沐吩咐道。

「沒問題,只要他們的命令是有關集團運作的,我們都不會進行干涉,是能夠允許他們進行的。我們將提前對楊種進行審查,如果過關的話,他都能出去執掌紫荊花集團。我們保證會在天明上班之前,將這事搞定的。」趙曉沉聲道。

「那就辛苦你們了。」蘇沐說道。

「這是我們的職責。」趙曉大聲道。

蘇沐說完這些就開始向外面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下來,揚手按住大門,回首說道:「西山這麼好的地方,卻被你們楊家自己占著,別人想要上來還要經過你們楊家同意,真的是可笑的很。什麼時候公共資源變的這麼廉價。」

就是這句話,讓穆芮和楊種聽了是如遭雷擊,渾身上下寒顫如篩。

書房中重新安靜下來后,趙曉冰冷的眼神掃過兩個人,淡淡道:「你們兩個想要說什麼就說什麼。不過我只給你們幾分鐘的時間,這之後你們兩個就要分開,接受我們的政治調查。我剛才已經給蘇市長保證過,只要確保你們和楊隆事件沒有任何牽連的話,我是能容許你們自由行動的,所以說請你們配合我們做事,因為這樣對誰都好。」

「請您放心,我們一定照做。」楊種趕緊說道。

穆芮知道現在形勢緊迫,就沖楊種凝聲道:「現在有幾件當務之急的事情要處理,你仔細聽好,這幾件事只要確定你沒有問題后,馬上要辦理。第一,我會宣布你成為楊家新任家主,會成為紫荊花集團新任總裁,這點你不用擔心,集團的股份我佔過半,我說你是總裁你就是。」

「第二,以我的名義宣布和楊隆斷絕任何關係,從現在起楊隆將不再是我們楊家人,他的生死和我們楊家沒有任何關係,他之前的所作所為也都和楊家沒有任何牽連。將楊隆這支徹底從楊家驅逐,楊延宗也不再是我的孫子,你懂嗎?」

「媽,我知道了。」楊種沉聲道。

雖然聽到母親的決定如此果斷無情,和當初自己被拋棄如有雷同,讓他心底暗暗有點不舒服,但他卻知道這樣做是最好的是最英明的。不然真的要是等到明天所有人都知道楊隆的事後再做就遲了。

儘管說現在做也是有點遲,但該有的態度總是要表示出來的。要是說連這樣的態度都不做出來,楊家就更加會成為眾矢之的。

「還有一個,就是如果明天對咱們的政治調查結束的話,就安排人抓緊搬家吧。」穆芮語氣里充滿惆悵。

「搬家?」楊種有些錯愕。

「就是搬家,難道說你沒有聽到蘇市長是怎麼說的嗎?咱們楊家佔據著西山這麼個公眾資源地,本身便是錯誤的,是不對的,既然我們楊家這麼高調做事是招惹人嫉恨的,在這樣的關頭我們就更是不能再樹敵。我已經決定,就這樣做,將咱們楊家其餘人全都解散,只留下跟隨我的兩個老人,我們明天就回祖屋居住。說起來這些年我老是說要回去,卻是始終沒有下定決心,現在倒是能安安心心回去了。」穆芮挑起眉角,臉上露出一種深深的懷念回憶神情。

「是,我知道怎麼做了。」楊種確定穆芮真的再沒有什麼要吩咐的后,就沖趙曉說道:「同志,你們的調查工作可以開始,需要我怎麼配合我就會怎麼做。」

「好,跟我來吧。」趙曉轉身走出書房。

「楊家,要起風波了。」穆芮站在書房中,看著閻宇峰已經讓人開始動手查封這裡,神情悲嗆。

………

嵐烽市市委書記辦公室。

「蠢貨,廢物,窩囊廢,一群沒有大腦的傢伙。」

孫如海猛然間抓起桌面上僅存的一個煙灰缸,毫不猶豫的就扔出去,煙灰缸撞在牆上后彈落到地面,卻是沒有摔碎。

現在整個辦公室中再也沒有往常那種井然有序的景象,屋內煙霧繚繞,到處都是散落著的文件夾,茶杯碎片,地面散落的煙頭足夠三、四十個,足足兩包香煙的份量,這對一直以來都沒有多大煙癮的孫如海來說,簡直就是抽到嗓子都冒煙。

黃功吉和董寶峰站在辦公室中,兩人臉色凝重,誰也不敢多說什麼。他們都知道孫如海心中的悲憤是因為什麼,這事換做是他們的話,同樣會如此宣洩。

如今只是希望孫如海宣洩出來后,心情能好受點。他能在這樣的宣洩中清醒過來,倘若說還是這樣憋屈悲憤的話,這對他的前途將沒有任何好處。

你悲憤、你抑鬱、你憤怒那是你的事,但你要是將這樣的情緒帶到工作中,尤其是當著上級領導的面有所流露的話,那就等著被處理吧。在嵐烽市你孫如海是能耀武揚威,但要知道這只是嵐烽市,放在整個西都省的話,你根本就排不上號。

如今坐鎮嵐烽市的兩個省委常委,想要拿掉你的話,基本是分分鐘的事。

孫如海站在辦公桌後面,心中的怒火猶然沒有能全都發泄出來,雙眼血紅的他,心中憋著的那種憤怒,就差變成漫天火焰,將這座市委大樓燒他個乾乾淨淨。

能不悲憤嗎?

昨晚嵐烽市發生那麼大的事,自己這個市委書記竟然全然不知情。後來要不是有人稟告的話,他會徹底蒙在鼓裡面。說實話當他知道楊隆竟然是國際間諜時,心弦是猛顫的,臉色也是煞白,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將楊隆這個人物和國際間諜掛上鉤。但事實就是如此殘酷,楊隆還真的就是賣國賊。

在知道這個后孫如海就膽顫心驚,而當他知道楊隆竟然敢在水庫中埋藏有炸彈,並且拿著這個要挾蘇沐,以整座嵐烽市的徹底崩塌毀滅要挾蘇沐時,孫如海是嚇懵了。

他現在想想都有些后怕,昨晚竟然差點就要和這個世界告別。想到那種在死亡邊緣走了一圈的滋味,他是再也不想要那樣,心中對楊隆也是充滿著和憤怒。

要說這些驚懼、后怕、憤怒都是孫如海昨晚揉合后的複雜情緒,那麼這裡面還要加上一種憋屈。

當他知道關雲渡和林御兩個省委常委就坐鎮市政府時,便趕緊衝過去想要覲見。誰想到沒有見到面不說,等來的還是關雲渡讓唐明清轉告的那句話:事情都已經解決,你現在站出來有什麼用?真不知道你這個市委書記是怎麼當的。

一句這樣的話,讓孫如海心情剎那跌入谷底。(未完待續。。) 川涇濟問題相比,外交問題更加複雜六※

不管怎麼說,經濟問題是共和國的內部問題。雖然早在團年前後,共和國就逐步封存了大部分礦山,大部分物資、特別是各種資源都需要進口。到曰年的時候,共和國重點儲備的口種戰略物資中,只有衡完全國產」種主要國產、刀種部分國產、其餘苗種完全依賴進口,其中就有飛種礦物、占種農作物與3種初級工業品。但是誰都不會因此懷疑共和國的戰時自給能力。要知道,在這盯種重要物資中,共和國能夠生產、而且基本能夠做到戰時自給的就有毖種,只有,2種基本上依賴進口,其中又有種的主要產地在共和國的周邊地區,即南亞、東南亞與東亞各國,只有3種的主要產地是在相對較遠的其他地區。由此可見,只要共和國當局願意,完全可以確保主要戰略物資的生產工作,受到的影響並不大。

與之相比,外交問題就是純粹的國際問題了。

按照雍玉剛的介紹,共和國的外交問題主要分成個級別。

先就是集約集團。眾所周知,集約集團是以共和國為的政治軍事同盟,因此該集團存在的唯一價值就是協助共和國越美國成為新的世界霸主,然後以共和國為核心重新確定世界格局。

顯然,集約集團的問題並不大。

用妾玉網的話來說,如果連集約集團都出了問題的話,共和國也就沒有必要為世界大戰做準備了,因為共和國不可能在沒有集團支持的情況下,戰勝得到了西約集團全力支持的美國。

當然,集約集團成員國也不可能完全大公無私的支持共和國。

不管怎麼說,哪個國家都有國家利益,也就有利益需求。

從洶年開始,共和國當局就通過各種方式來團結集約集團。為此,共和國當局向各成員國提供了很多好處,比如提供無償軍事援助、幫助各國緩解經濟壓力、在集團內部貿易上做出讓步等等,還以各種各樣的方法使集團確保穩定,其中就包括在田年之後,提高了入約門檻。

眾所周知,對各中小國家來說,加入政治軍事集團才走出路。

雖然到曰年,仍然有不少國際組織,比如非盟、拉盟、阿盟等等,但是在全球範圍內,真正具有吸引力的,實際上只有由美國主導的西約集團與由共和國主導的集約集團,法德意主導的歐盟與俄羅斯主導的獨聯體都只能屈居二流,而且是與一流天差地別的二流。由此可知,在世界大戰步步逼近的情況下,幾乎所有國家都在考慮是否應該加入西約集團或者集約集團。雖然說不準哪個集團更有吸引力,但是沒人可以否認,在猛o年前後,集約集團收到的入約申請就開始急劇增加。

問題是,想入約的國家增多,並不見得是好事。

要知道,集約集團是一個具有明確目的,而且高度統一的政治軍事同盟組織,從其成立的那天開始就堅持寧缺母濫的原則。雖然在中東戰爭之後,共和國與美國的全面對抗變得更加明顯,兩個級大國的戰略擴張更加積極,但是在這個大背景下,共和國卻沒有降低入盟門檻,正是不希望由此使集團內部出現裂痕。不管怎麼說,集團各成員國已經是既得利益者,吸收新的成員國,意味著需要承擔更多的負擔與責任。還需要分享利益。即便共和國願意承擔由此產生的損失,也不可能說服所有成員國。比如早在刃年,伊朗就申請加入集約集團,並且願意為之付出更多的代價,但是受其他成員國影響,比如幾個東南亞盟國就不願意吸收伊朗,認為伊朗入盟只會加大集團的負擔,為集團樹立更多的敵人,從而使集團的國際地位受到影響。正是如此,直到貓7年,伊朗還是集約集團的觀察國,並為成為正式成員國。

到了田年,加入集約集團的難度更大了。

這種以穩定為主的方針,帶來的直接好處就是集約集團內部高度團結,共和國的影響力從未降低過。

用雍玉網的話來說,只要能夠解決幾個小問題,甚至可以用集團名義向美國宣戰。

除了集約集團,處在第二梯隊的,就是眾多與共和國簽署了《友好互助條約》的同盟國家。

事實上,在眾多盟國中,並不缺乏真正的友好國家。

按照雍玉網的分析,在的多個盟國中,至少有舊來個國家會跟隨共和國的步伐,在戰爭爆之後就向美國宣戰。

問題是,這些國家不屬於同盟集團,因此不太牢靠。

仍然拿伊朗來說,雖然是共和國的盟國,而且與共和國簽署了《友好互助條約》,但是按照條約規定,只有在共和國遭到入侵的情況下,伊朗才有義務參戰,因此在共和國向美國宣戰,哪怕戰爭已經爆的情況下,伊朗也不一定會向美國宣戰。如此一不,龍圳底要不要參戰的問題上「伊朗當局自然會從本國利貓謂吸,不會把像集約集團成員國那樣,受集團集體安全條約約束,將共和國的利益放在位。

對於這些國家,共和國當局必須做足準備工作。

雖然不排除大部分同盟國家會在戰爭爆后,6續參戰,幫助共和國取勝,但是為了保險期間,共和國應該儘快與這些國家加強同盟關係,最好能夠以修訂《友好互助條約》的方式來強化盟國間的責任與義務。按照雍玉剛的建議。必要的時候,應該由國家元、或者其他具有更高地位的國家領導人出面,儘快做好部署。

與其他問題一樣,裴承毅沒有立即表態。

位於第三個,層面上的,就是那美國也沒有多少厲害關係,最終很有可能嚴

豐實上,這樣的國家並不多。

問題是,真正有能力嚴

在這些國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肯定是巴職

眾所周知,巴西是拉美國家中最特殊的一個,因為巴西的國語是葡萄牙語,而不是西班牙語。更重要的是,巴西是拉美國家中唯一在國土、人口、資源、經濟等等方面前有資格成為世界大國的國家。如果不考慮其他因素,以巴西的基礎,完全應該在引世紀刃年代之前成為世界大國,至少成為俄羅斯那樣的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大國。問題是,巴西並沒有眾望所歸的成為大國。究其原因,無非是一山難容二虎。所有人都知道,拉美是美國的傳統勢力範圍,即便阿根廷、委內瑞拉、古巴等國一直與美國作對,甚至是共和國的盟國,但是在任何情況下,美國都不會容許在拉美地區出現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國,哪怕是地區大國,也會對美國的國家利益構成威脅。正是如此,巴西才很難成為世界大國。事實上,這也正是巴西面臨的最大問題。雖然美國沒有像對待海地、巴拿馬、瓜地馬拉、哥倫比亞那樣,用極端手段來壓制巴西,但是美國可以通過金融、貿易等等手段來控制巴西。更重要的是,巴西的特殊國情。

也許很多人都認為,面向南大西洋的巴西能夠與西太平洋上的日本扯上關係。

事實上,巴西與日本確實能夠扯上關係,而且非常密切。

舊世紀,巴西獨立之後,面臨地廣人稀的嚴重問題,因此巴西當局先想到去人口眾多的東亞國家尋求幫助。當時吧西使者先去的是清王朝,而清王朝甚至不知道巴西到底在哪個地方,也就沒有準許巴西的移民請求。在清王朝碰壁之後,巴西使者轉道去了網利被美國佩里艦隊敲開了國門的日本,而開始明治維新的日本當局立即允諾以公派的方式向巴西移民。據史料記載,僅在,咄紀,移民巴西的日本人就多達墜萬。到引世紀初,巴西的日僑過了只。萬,而在凹年之前,在巴西的日橋過了心口萬。正是如此,日本戰爭之後,巴西的日本僑民成為了日本戰後重建與民族造血的主要來源地。甚至可以說,正是來自巴西的僑民,讓日本戰後重建有了希望。

在此情況下,美國更加沒有理由放開巴西。

更重要的是,早在引世紀初,日本僑民就控制了巴西的經濟命脈。日本戰爭后,在美國的暗中支持下,日本各大財團在巴西死灰復燃,幾乎完全控制了巴西經濟。受此影響,巴西幾乎成了大和民族的大本營。別的不說,作為全球第一大資源企業,三堅集團在巴西的業務一直不多,並且在田年撤消了巴西分部,在阿根廷設立地區總部,歸根結底,就是日本財團在巴西的影響力盤根錯節。

萬幸的是,日本僑民仍然是巴西的少數民族,很難操狂巴西的大選。

與巴西情況相似的,還有南非。雖然在國土、人口、資源等方面,南非與巴西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在地區影響力上,南非絕對不在巴西之下。更重要的是,在引世紀初,南非就是日本的海外農墾基地之一。即便在四隻之後,共和國加大了在南非的投入,逐步將日本勢力趕出了南非,但是在美國大舉進軍非洲大6的情況下,南非當局的對外政策一直比較曖昧。

總而言之,這

正是如此,雍玉剛提出了軟硬結合的應對辦法。按照共和國的基本戰略,使這些國家在戰爭期間保當局應該加強外交活動,並且在開戰前表明立場,即共和國不會在取勝之後做出危竟在某些極端情況下,這些國家也有可能受利益驅使而參戰,甚至有可能在不太有利的情況下加入西約集團。雖然這常有限,但是其影響力絕對不可低估,特別是對戰爭態勢六如此來,其和國當局牽少要確保在必要的情況以極端手段應對極端挑戰。也就是說,必要的時候,共和國必須擴大戰線,對投靠美國

當然,具體該怎麼做,就不是外交問題,而是軍事問題了。

跟在這國。西約集團成員國自然不用多說,與集約集團一樣,只要戰爭爆,西約集團就將成為共和國的敵人,其成員國都會向共和國宣戰。

事實上,除了美國之外,西約集團成員國的影響並不大,哪怕是其中實力最大的英國,對共和國的威脅也不大。原因非常簡單,如同共和國遲遲不肯讓印度這個擁有全球最多人口的國家加入集約集團,為了確保在集團內的絕對主導權,美國也沒有拉攏能夠對其構成威脅的國家。也就是說,西約集團內部,除了美國之外,其他成員國的綜合國力都不怎麼樣。

在美國的眾多盟國中,最有影響力的,自然是俄羅斯。

雖然美國與俄羅斯結盟的消息並未公布,也沒有多少人相信,這兩個在刃年前還死咬不放的國家,竟然會秘密結成同盟關係,而且是政治軍事政治同盟關係。但是在做相關報告的時候,雍玉網引用了軍情局提供的情報,即美俄已經結盟。而且相互承諾,在涉及到共和國的戰爭爆之後,另外一方必須在出小時之內參戰。

母庸置疑,俄里斯的影響力,過了美國之外的其他所有敵對國。

取便如此,雍玉網都認為,應該盡量拉攏俄羅斯。

作為專管外交的國務院總理兼任外交部長,雍玉網並不贊同完全在對待俄羅斯等國的時候採取強硬立場。在雍玉網看來,對於俄羅斯這樣的國家,能緩就緩,能穩就穩,最好能夠使其呆在戰爭外面,使國家能夠集中力量對付主要敵人。為此,共和國當局應該在外交上更加積極,在戰前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甚至有必要以非常手段,跟俄羅斯簽署一份暫時性的和平條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