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北面大峽谷縱深無比,裡面毒物遍布,十分的危險,在最深處還有一隻五級妖獸『碧眼鉤蛇』,那可是上古異種,比我強悍多了。」西湟骨魚語氣鄭重無比,看樣子它是認識這隻碧眼鉤蛇的。

Home - 未分類 - 「這北面大峽谷縱深無比,裡面毒物遍布,十分的危險,在最深處還有一隻五級妖獸『碧眼鉤蛇』,那可是上古異種,比我強悍多了。」西湟骨魚語氣鄭重無比,看樣子它是認識這隻碧眼鉤蛇的。

「碧眼鉤蛇?這是一種什麼妖獸。」厲無極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告訴了你,你就要趕緊離開,怎麼樣?」西湟骨魚不想看見厲無極。今天厲無極採摘了這麼多御靈芝,打鬥又毀壞了不少御靈葉,它心中有氣沒地方出,想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在它的介紹下,厲無極終於知道了一點大致情況。原來碧眼鉤蛇,是上古異種之一,成年後身長可達七八丈,尾部有分叉,喜居山澗水中,性情兇猛好鬥,有劇毒,成為妖獸后,眼睛能夠射出綠色的光束,威力巨大無比。

它還告訴厲無極,這隻碧眼鉤蛇毒氣厲害,成為五級妖獸的時間比它要長,妖元也要更加深厚。

「多謝前輩了,晚輩這就告辭,後會有期!」厲無極拱手謝過。

「好走,不送!」西湟骨魚終於鬆了一口氣。「你個臭小子,最好永遠不要來了,還後會有期?……算了,我老人家就不和你計較了。」它心中暗道。

……

「厲大哥,現在怎麼辦,我們真要去虎牙山大峽谷?」忘晴川也聽到了西湟骨魚的話,她覺得太危險了,想勸厲無極離開。

「晴川,不是我們去虎牙山大峽谷,而是我去虎牙山大峽谷,你就留在谷外,等我出來。費修然等人已經進去了,我想看看能不能搞點破壞。」對於想殺自己的人,厲無極是絕不容情。即使得不到上古寶物,那也不能讓對方稱心如意。

「可是你沒聽到說裡面有一隻碧眼鉤蛇,劇毒無比。」忘晴川嘴角微翹,心中一萬個不樂意。

「不用擔心,你也知道我是萬毒之體,這隻妖獸就是再厲害,估計也破不了我混沌境的防禦,到時候我會見機行事的,實在不行,我會放棄的。」厲無極覺得還是有一絲機會的。

相比較一般的修士,他的優勢非常巨大,既然費修然等人都進得去,那他更加不用擔心。

見到無法勸說動厲無極,忘晴川也只能無奈的點頭了,但是她提出也要一起進去,厲無極怎麼都不肯答應。

「晴川,你和我不一樣,能夠無視劇毒,如果你跟隨一道,那我勢必要分心照顧,到時候恐怕我們兩個都會有危險,聽我的話,你就到外面等我。」厲無極勸道。

忘晴川也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子,思考了半晌后,理智還是戰勝了感情,-、於不再堅持,她叮囑道:「厲大哥,你一定要多加小心,要是滅日山莊的人先出來,怎麼辦?」

「你在谷外找個地方藏起來再說,我想他們一定不會比我先出來的。」厲無極聲音決絕,他已經打定主意,在大峽谷裡面如果遇上了費修然等人,是能殺就殺,最好是能夠拿到那張圖紙和開啟秘庫的小鍾。

和忘晴川商定好后,厲無極進入了虎牙山北面的大峽谷。

******

這是一條縱深無比的大峽谷,彎曲向前,卻不知道盡頭在何方。

地上到處是腐爛的枯枝敗葉和泥土,不知名的蟲子隨處可見,全都色彩斑斕,醜陋猙獰,看上去噁心無比。時而便有野獸的身影竄過,偶爾還能看見一些森森白骨,卻辨別不出是人骨還是獸骨。看來只要是死在這裡,血肉很快就會被吞噬乾淨。

厲無極沿著峽谷向前走去,前面感覺非常的陰森恐怖,腐敗的死氣,瀰漫在峽谷中。巨大的峽谷內有一條溪澗,順勢向前蜿蜒,溪澗旁生長著許多潮濕的灌木,上面經常能看見纏繞著各種不同種類的毒蛇。

「難怪沒有人敢進入這條大峽谷,不說這些眾多種類的毒蛇,就是那些蟲子和野獸恐怕就能要了人的性命,還有那隻碧眼鉤蛇……」厲無極暗自嘆道。

無數的毒蛇看見有人闖進谷內,口吐鮮紅的蛇信,發出噝噝的聲音,陰冷的蛇目一直死死地盯視著厲無極。

「咻!」一條蓄勢已久的粗大毒蛇突然發起了攻擊,目標正是厲無極。

「嗤!」厲無極手中長劍微揚,肉眼幾乎難以查覺,只不過剎那,一道凌厲的劍氣瞬間斬中了這條蛇的七寸位置。

「啪」大蛇直挺挺的跌落了下來,在溪澗中翻滾著。

其他的毒蛇可能是發覺這人不好惹,不再敢輕舉妄動,只是不停地吐著蛇信子,隱隱有警告威脅之意。

厲無極步伐沒有絲毫改變,繼續有節奏的朝前行進,片刻之後,消失在了這段峽谷。

他發現,越往前面,毒蛇越多,各種各樣的蛇令人眼界大開。溪澗中,腐葉間,灌木上,到處可以看見它們的蹤影。它們發動過不少攻擊,搞的厲無極煩不勝煩,幸好他對毒性免疫,否則可能真會有危險。

「滅日山莊的人呢,難道他們也不怕蛇毒?」一路上並沒有發現費修然等人留下的痕迹,這令得厲無極非常的奇怪。「難道他們走的不是這條路?」

開弓沒有回頭箭,不管怎麼樣,厲無極都是要一路探到底的。

往前又走了近三個時辰,他終於看到了一絲打鬥的跡象。谷中發現了不少蛇的屍體,地上也有一些凌亂的腳印,幾棵灌木向一邊傾倒,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曾經壓在了上面。

「看來他們曾經到過這裡,好,趕緊追上去。」厲無極暗自忖道。

向前又走了兩個多時辰,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可是峽谷還沒有走到盡頭。「不知道走沒有走到一半?」厲無極皺眉道。他在黑夜中視線沒有絲毫影響,所以又繼續前進。

但是一路上,厲無極都沒有發現西湟骨魚所說的那隻碧眼鉤蛇,所以他心中更加的警惕了。

此時,深谷內的毒蛇體形越來越大,兩三米的蛇幾乎看不到,大部分都有三四米長,但是數量已經很少了,這些蛇或游弋在灌木叢中,或盤成一團,只露出蛇頭,閉目休息。

「難道快到盡頭了?」厲無極心中暗喜。突然他眼角的餘光看到灌木叢旁露出了一根骨頭,形狀明顯就是人的大腿骨,感受氣息時間應該並不長。

「這裡根本沒有人跡,現在出現了這根大腿骨,估計很可能是費修然等人留下的,看來他們是遭遇了危險,也許他們就在前面。」厲無極暗自分析,他不由加快了腳步。

兩柱香的功夫過後,厲無極突然看見前方隱隱閃爍著金光,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很想探個究竟。

向著金光的方向剛走了片刻,他隱隱感應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恐怖氣息,明顯比御靈池裡的西湟骨魚還要強大。

如果不是這次突破到了結丹境界,神識比以前更加強大,感知也敏銳了許多,厲無極根本就不能發現這股恐怖的氣息。

「看來這股恐怖的氣息應該就是那隻碧眼鉤蛇,就是不知道這閃耀的金光到底是什麼。不管這麼多了,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厲無極決定上前一探究竟。 眼看就要到達金光閃耀之處,厲無極耳邊聽見了有人低聲說話的聲音。

「等了這麼多天,那隻妖獸終於休息了,真是謝天謝地。」一個聲音喃喃道。

「費師叔,我們一定要晚上這個時候來嗎?」又有一個略顯年輕的聲音問道。

「那是自然,根據古圖上的記載,這個時候打開秘庫,得到寶物的機會是最大的。湯師侄,你以為寶物說得到就能得到啊?」一個低啞的聲音回答道。

厲無極此時已經確信無疑,前面的這幾個聲音就是費修然和戴昂的師兄弟,但是他卻不敢展開神識去觀察,因為根據戴昂所說,費修然是元嬰八重的境界,厲無極擔心費修然能夠發現他的神識,所以他只是很小心地靠上前去,躲在一個轉角的隱蔽處偷偷察看。

前面的峽谷非常空曠,最後面已經是高大陡峭的山壁,峽谷的右邊竟然有一道石門,金光就是從石門上發出的。此刻,石門的前方正站著四個人,這四個人看上去灰頭土臉,模樣極其狼狽,其中一個赫然斷了一條腿,一隻手扶著根拐棍。

「滋!這個戴昂果然沒安好心,竟然還是騙了我。」厲無極心中暗罵道。原來他發現,這四個人裡面有一個是元嬰九重後期的境界,根本不是戴昂所說的元嬰八重修為,另外三個都是結丹境界的修士。

「哼,看來他們也知道峽谷內的情況,一直等到碧眼鉤蛇休息了才動手。我還是不急,看看他們怎麼打開這扇石門。」厲無極心中計較已定,當獵人的感覺還真是不錯,他隱隱有一絲欣喜,覺得也許有機會奪得這件上古寶物。

「師叔,我們不等庄師叔他們嗎?」一個皮膚黑黝黝的修士問道,厲無極聽他的聲音,正是最開始那個說謝天謝地的人。

「不等了,這麼多天了,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出了什麼事,竟然一直沒有趕過來,按道理不會啊……不管了,我們還是趕緊取了寶物離開,以免夜長夢多。」元嬰修士搖頭道。他的聲音低啞,厲無極知道他就是費修然。

說話間,費修然站到石門前仔細地打量起來,然後又不停地比照著手中的圖紙。半晌后,他收起了圖紙,手中出現一隻巴掌大小的金色小鍾。

厲無極發現,這隻金色小鐘的樣式、和他在蒼瀾城丹方閣里見過的那座大鐘完全一樣,簡直就是一個袖珍縮小版。

「竟然會一模一樣,難道兩者之間有什麼聯繫不成?」厲無極暗自琢磨道。想到這裡,他又回憶起丹方閣裡面的那個聲音來,還有自己元神上隱約多出的那種無形的痕迹,一切都顯得撲朔迷離。

「想不到開啟寶物秘庫的鑰匙竟然是這隻小鍾,一定要奪得這件上古寶物!」厲無極雙手不由緊握成了一個拳頭,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件寶物一定非常神奇,而且和丹方閣里的那座大鐘有關聯。

費修然蹲下身來,停在了石門的右下方,像是在尋找什麼。片刻后,他驚喜的叫道:「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隨後,厲無極看見他好象是用力按下了石門右下方的某處,然後石門上發出一聲異響,正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凹槽,凹槽的形狀赫然是一隻鐘的樣子,大小與費修然手中的這隻剛好一樣。

見到凹槽出現后,費修然也一臉欣喜的表情,他把手中的這隻小鍾鑲嵌了進去。「呀呀呀……」石門緩緩的打開了,後面顯露出一條幽深的通道。

「哈哈,秘庫之門打開了,我們這下可以取到寶物了。」那個斷腿的修士忍不住笑道。

「噓!大家小心,我們現在趕緊進去。對了,錢師侄,你就留在外面。」費修然做了個手勢,提醒眾人輕聲。

被稱為錢師侄的斷腿修士一臉的不高興,但還是唯唯諾諾停在石門口。

「他ma的,你們都進去找寶物,偏偏把我一人留在這個鬼地方,真是太欺負人了,我斷腿還不是為了幫宗門尋找寶物……」錢師侄心中忿忿的罵道。

片刻后,費修然帶著另外兩名結丹修士消失在了石門後面的通道里。

見到費修然帶人已經進去了,厲無極決定趕緊跟進去,隨後他從轉角處緩緩走了出來。

「誰?」斷腿的修士猛然喝道。

「是你?你竟然沒死?」見到是厲無極后,他非常的吃驚。

「怎麼是這個小子,那庄師叔和戴昂呢?這是怎麼回事?」斷腿的修士心中萬分疑惑。

「怎麼?你就這麼盼望著我死嗎?」厲無極低聲反問道。

「厲無極,你怎麼會找到這裡?我庄師叔和師弟呢?」斷腿修士疑惑的問道。

「你還是不要問這麼多了,你們滅日山莊想取我的性命,那真是打錯主意了,我看你走路挺費力的,就讓我來幫幫你,送你早點上路吧!」厲無極冷笑道。

斷腿的修士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他也不傻,見到厲無極出現在這裡,庄景元和戴昂卻一直沒來,他知道肯定是出了事情,所以他直接就全力使出了神通。他只是斷了腿,運用玄氣還是沒有影響的。

斷腿的修士想法是沒有錯的,雖然他聽戴昂說過厲無極越級戰鬥的能力相當強悍,但是他認為自己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呼!」斷腿的修士砍刀向前揮出,他預想中的神通並沒有出現,然後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手中的砍刀也掉落在了地上,身體被人提了起來。

「你怎麼這麼厲害?」斷腿的修士驚聲駭叫道。

「想不到戴昂說的是真的,這個厲無極可以越境界戰鬥,這樣看來,庄師叔他們也許已經栽在了他的手裡。」斷腿修士暗自忖道。

「不是我厲害,是你自己太弱了。我來問你,進去的三個人都是誰?你們還有沒有同門在谷外接應?」厲無極沉聲問道。

「厲無極,你個臭小子,你認為我會告訴你么?你是不是殺了我庄師叔和戴師弟……我們滅日山莊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斷腿修士惡狠狠的罵了起來。

「既然你什麼都不願意說,那就去死吧!」厲無極眼中閃過一絲寒色。

「厲無極,你不得好死,我……」斷腿的修士話剛說到一半,就再也沒有聲息了。

解決完斷腿修士后,厲無極閃身進了石門後面的通道。

通道內漆黑一片,但是這對厲無極毫無影響,他順著地上的土路悄悄向前,尋找費修然等人。

雖然石門已經打開,但是厲無極並不知道上古寶物在秘庫的什麼地方。他猜想費修然的圖紙上肯定有註明,所以只要找到費修然,實際上也就找到了寶物。

往前走了有半個時辰,厲無極心中納悶:「怎麼這條通道如此之長,他們到底在那裡呢?」

通道兩旁都是石壁,上方是一些石鍾筍,往下不停的滴著小水珠,讓人蔚為奇觀。厲無極一般感嘆,一邊前行,前方突然出現了微微的亮光,他心跳不由加快起來,因為這個亮光不是火把之光。

「難道已經到了通道的出口?」厲無極心中暗道。

果然,通道的盡頭是一個拱形的出口,亮光正是從出口處透she進來的。

在通道內觀察了片刻后,厲無極沒有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他心中猜測,費修然等人一定是從這個出口進去了。

「看來寶物就藏在這個出口後面的地方。」厲無極閃身越過了出口,外面竟然是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這是一片灰濛濛的空間,地面上竟然鋪著一層青色的方石,一眼望去就像一個巨大的廣場,厲無極看見每隔十幾米就栽種了一棵樹木,只是這些樹木全都是黑色的,他以前從未見過。

空間里竟然有一層淡淡的能量波動傳來,這層波動明顯有些紊亂,同時,厲無極感覺到,有一種神聖的氣息隨著波動微微向外擴散,甚是奇異。

厲無極並沒有看見費修然等人,他決定利用神識,先把這片空間查探清楚再說。可是神識展開后,竟然只能感應到周身三米以內的距離,好象是被什麼無形的東西壓制住了一般。

「這是什麼地方,竟然如此古怪!」厲無極非常驚訝,正在疑慮間,突然一道勁風從他身後響起。

「呼!」厲無極閃身避開,同時一掌揮出。

「呯!」掌風與來襲的勁風猛然碰撞。

「蹬蹬……」厲無極的身體不由往後退了好幾步。

「哈哈,果然有人跟蹤我們,想不到是你這個臭小子。」費修然大笑著走了出來,緊隨其後,還有另外兩個結丹修士。

「師叔,你早就知道?」皮膚黑黝黝的修士驚疑的問道。

「在通道最後的出口我就有點懷疑,只是沒有告訴你們。」費修然解釋道,眼睛卻死死地盯著厲無極。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師侄錢明亮呢,你把他怎麼樣了?」費修然非常的疑惑。 費修然這話一問出,厲無極立刻反應了過來,他問的這個錢明亮,應該就是石門外的那個斷腿修士。

「他死了,已經化為了滿天的灰飛,到處都是。你想見他嗎?」厲無極笑道。

厲無極就是打算氣氣費修然,大家無冤無仇,這個費修然竟然派人來他,他要是能說出什麼好話來,那就真是奇了怪了。

「你個臭小子,滿嘴胡言亂語,今天我一定要剝了你的皮,看招!」費修然勃然大怒。

費修然很生氣,厲無極一看就是剛剛突破結丹境界的修士,見到了他不但不害怕,還在這裡出言諷刺,他心中無論如何都忍不下這口氣。

「嘭!」掌風交錯,厲無極又往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身形,而費修然卻定在了原地。

「哎!想不到突破到結丹境界后,我依然不是元嬰修士的對手。」厲無極心中嘆道。

只是一交手,厲無極就判斷出了他與費修然之間的差距。 萌娘神話世界 但是他也並不擔心,因為就是不使用剝奪,費修然也攻不破他混沌境的防禦。

厲無極不想立刻結束戰鬥,他想通過費修然練練手,看看自己的真正實力。

「臭小子,想不到你還有兩下子,戴昂說的沒錯,你果然能夠越級戰鬥,但是今天遇見了我,就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費修然冷笑道。

「哦,是嗎?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那你來啊!」厲無極伸出食指,對著費修然勾了勾,眼神中儘是蔑視。

「啊!氣死我了,臭小子,你是找死!」費修然怒聲向前,磅礴的玄元凝聚成一隻夔牛,向著厲無極沖了過來。

厲無極也沒有怠慢,手掌揮動,雄渾的玄元暴沖體外,只是瞬間,一條黃龍就顯現在了身前,龍吟咆哮,迎向了夔牛。

「轟!」黃龍與夔牛瞬間就碰撞在了一起,發出巨大的轟響,震耳欲聾。厲無極再次後退,神通方面的比較還是不如費修然。

但是費修然心中卻是大駭,他沒想到自己使出了神通,還是拿厲無極沒有辦法。他並不知道厲無極是練體修士,他只感覺攻擊到的好象是一堵牆,自己根本無能為力。

這片空間甚是奇異,裡面幾乎沒有天地靈力,要比拼的就是玄元的深厚和身體的強度。

這兩個方面,玄元的深厚費修然是佔了絕對的優勢,但是身體強度方面,他不如厲無極遠矣。

也幸好是在這裡,如果是在外面,厲無極就不是後退幾步了,說來說去,他還是佔了費修然的便宜。

「不能和他硬拼,先消耗他的玄元再說。」厲無極瞬間就打定了主意,然後踏出了七星凌雲步。有個這麼好的對手,他才捨不得浪費。

厲無極並不想每次都依靠神通剝奪,這會讓他產生依賴性,而且神通剝奪一天最多只能使用一次,還是留做底牌保命的好。

費修然怒氣衝天,手上毫不停頓,連續的發出攻擊,只看見這片空間到處都是夔牛的影子,但是卻怎麼都無法靠近厲無極的身。

費修然怒氣更甚了,他大聲叫道:「你個臭小子,只知道逃跑,有膽量就光明正大的和我一決高下。難道你們裂天劍派就只教了你逃跑的本事嗎?」

「哈哈哈,費修然,你個老不羞,境界比我高出這麼多,竟然還使用激將法,如果我和你同境界,殺你就如屠狗。」厲無極大笑道,聲音不怒不喜。

「這個臭小子,一直躲躲閃閃,不能繼續這樣了,再這樣估計我玄元消耗怠盡也碰不到他的身影。那就不用神通,乾脆上去肉搏,定要讓他生不如死。」費修然心中暗道,他停止使用玄元,夔牛的身影驀然消失,手中閃現出一把神威烈水槍。

見到費修然收了神通,竟然取出兵器,厲無極笑道:「老不羞,你這是打算上來送死?」

「臭小子,不要怪話連篇,我不用神通,你也不要躲閃,我們兩個好好比斗一番,你敢是不敢?」費修然傲然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