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得了,我只是和你家李天發生衝突,並沒有殺他,你仗著修為高深,一來就抓著我的脖子,這不是欺負人么?」楚歌看著李秋寒沒好氣的說道。

Home - 未分類 - 「這就得了,我只是和你家李天發生衝突,並沒有殺他,你仗著修為高深,一來就抓著我的脖子,這不是欺負人么?」楚歌看著李秋寒沒好氣的說道。

「可是現在我表弟死了!」楚熙冷笑著,「在世俗,和他發生過衝突的只有你!」

聽到李天死了,楚歌也很是震驚。

自己和李天發生過衝突,他死了,對方聯繫到自己身上也是正常,不過楚歌可不願意替別人背黑鍋。

「他在世俗的確只有我一個仇人,可是他在古武家族呢?你憑什麼說我就是兇手!」楚歌看著楚熙說道。

「李家在古武家族地位高深,有哪個家族敢刺殺家族子弟!我看你別狡辯了,兇手就是你!」楚熙指著楚歌說道。

楚歌沒有理會楚熙,直接轉身朝著門外走去,「不是我殺的,就不是我殺的,如果你們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那麼我告辭了!」

「哼!黃毛小兒如此猖狂,我讓你走了么!」良久沒有說話的李秋寒突然開口,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楚歌的背後。

手直接朝著楚歌的肩膀抓了過去,他的手掌之上,覆蓋著濃郁的真氣。

似乎可以直接撕碎楚歌的肩膀,其迅如電,其猛如雷,用來形容李秋寒的奔雷掌最為合適。

可就在這個時候,楚歌的肩頭突然出現了一隻黑貓。

那黑貓悠然的舔著自己的爪子,似乎根本沒有將李秋寒放在眼裡。

楚歌也感覺到了身後傳來的危機感,不過小黑出現之後,他便鬆了口氣。

小黑一臉慵懶的張開了嘴巴,看似是想要打哈欠,但是楚歌知道,它估計又要吼一口了。

可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就在這時,一道白光直接衝破楚家大廳的屋頂,墜落在了李秋寒和楚歌之間! 毫無疑問,徐賢這個難纏的小傢伙又給林蔚然帶來了困擾,他可以接受商場上的瞬息萬變,也可以接受有時候天命難違,但在感情方面,他格外無法接受類似徐賢這種不受控制的外在因素,就好像身邊隨時放著一枚炸彈,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爆炸,但你知道總有一天它會把一切都炸的粉身碎骨。

接下來的時間裡林蔚然都很沒精神,雖然酒會上外人看不出,但林蔚然卻知道自己並不是心無旁騖,他對自己的苛刻要求彷彿不停發出吵人響動的鬧鐘那般,煩著他,也催促著他,好不容易熬到聚會結束,幸災樂禍的傢伙就蹦了出來。

「hi.」韓唯依通過話筒打著招呼,聲音中透著愉悅。

「我也應該說,hi?」林蔚然靠在車座上,舉著手機,語氣蕭索。

「不,你應該沉默的掛斷電話,或者直接罵我是個瘋女人。」

林蔚然輕笑出聲。

「想罵我就抓住機會,我今天心情很好……對了,新韓line的代言人簽了嗎?不用說我也知道你要找少女時代,但我誠摯的提出專業建議,我們只找徐賢吧,這位能把偉大的林會長逼到無可奈何,勾勾手指讓男人們都上line和女人交流,簡直是小事一樁。」

聽著韓唯依的語氣,林蔚然突然想起line里那個兔子撒花的表情,那叫一個普天同慶。

他無力說道:「我想我該開除幾個人了。」

韓唯依笑呵呵的:「別傷及無辜呦,林會長親自帶著韓國前外長到一個女藝人面前。當眾宣布這個女藝人的父親是他重要合作夥伴的一個很好朋友的女兒……」

韓唯依插口吐槽:「怎麼這麼拗口?」

「你……」林蔚然剛開口就被韓唯依打斷:「等等,你聽我說完。」

她清了清嗓子:「然後這個女藝人跟韓國前外長握了握手。掉頭就走了。」

話到最後,韓唯依已經憋不住笑。她的笑聲穿過聽筒摧殘著林蔚然的耳膜,那叫一個解氣。

自打上次聚會驗證了那件明黃色連衣裙之後,韓唯依就再沒搭理過林蔚然,如今得到這種消息她當然要好好用來刺激一下好像無往不利的某男。

「林會長,說說感想吧,做為合作夥伴對你的關心,如果你要從心靈方面報復這丫頭的話,我可以給你建議,如果你要從**方面……那就自己看著辦。」

韓唯依沒有想到。她這麼刺激一下林蔚然,反倒讓他沒那麼鬱悶了。轉頭望向窗外,林蔚然滿腦子都是徐賢的正義凌然。

「柳明恆的出席已經達到了我們的目的,一方面可以借他的出現取信於新的投資者,一方面也可以借他的大旗打通一些政治方面的事,而且他的對外經驗對新韓來說十分必要,每年花那麼多錢請來他當名譽顧問也算物有所值,還有……」

「呀,沒話說就說工作嗎?」韓唯依打斷林蔚然。「要想說工作去拉上幾個男人說,我現在沒興趣。」

林蔚然笑笑:「說我的感情你就有興趣?」

「我也是女人嘛……」

林蔚然無奈的:「那我就說,在紅線以內我沒辦法了。」

韓唯依哈哈大笑。

林蔚然問:「看我倒霉你舒服了?」

韓唯依給出確定答案:「單單一個舒服怎麼能形容我現在的感受,我只覺得我現在是剛洗完澡。然後穿著寓意站在陽台上,手裡拿著一杯波爾多,向外望去就是海雲台那一望無際。能叫人心曠神怡的大海……」

林蔚然打斷韓唯依的意淫:「現在是十一月。」

韓唯依沉默了下,緊接著張牙舞爪:「活該你鬱悶。」

林蔚然呵呵笑了。聲音很小,卻還是通過話筒傳遞了過去。

韓唯依問:「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林蔚然的答案有點消極:「走一步算一步。希望那小丫頭別昏頭。其實我尊重這樣的人,不管他是男是女,有沒有年紀,有沒有事業,我對有原則的人一向都很敬重。如果不擋在我面前我喜歡和這樣的人親近一些,但是如果擋在我面前,我能做的只有讓她的原則對我讓步。」

韓唯依頓了頓,問:「無所不用其極?」

林蔚然沉默,是默認。

電話中安靜了一會兒,韓唯依再次開口后就掛斷了電話,給出的卻是讓林蔚然一頭霧水的一句。

「徐賢是個挺可愛的小丫頭,這種人在這行里有今天不容易,你可別因為不懂女人就把人家前程斷送了,那是在造孽。」

林蔚然當然聽不懂,徐賢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他,就差在少女時代宿舍門口立下一塊兒牌子上書林蔚然與狗不得入內,怎麼就變成是他不懂女人,他要造孽了呢?

難道說徐賢對越是親近的人就越是拒絕?

她腦子沒病吧?

林蔚然仔細去想,從初見到現在,他能感覺到徐賢對待他的態度有些改變,但那種似有似無的幅度,難道就是女人細膩心思的體現了?先別說兩人能變得『親密』,單單是她知道的這些事兒,兩人還能說話就已經不是不小的奇迹了。把手機放回口袋,林蔚然和大部分男人一樣,猜測起女人心思只能接觸到那一團亂麻的表象,這團亂麻千頭萬緒,讓人瞧了就沒有去抽絲剝繭的念頭。特別是徐賢這樣異於常人的,別人永遠都不知道她的思維為何如此難纏,林蔚然想要理解全部,卻只能理解一部分,至於剩下不能理解的一部分,開始讓他惡念橫生。

所以,在他打發了司機下班。一個人開車進入小區回到家中見到林允兒之後,他的第一句話就是:「你覺得顧寰跟徐賢怎麼樣?」

看到男友果然準點回來。正喜上眉梢的林允兒直接一愣,然後把那頭搖晃的跟撥浪鼓似地。「不行,不行。」

林蔚然開始說起顧寰的好話:「顧寰這個人你不能對他蓋棺定論,如果結婚的話,我覺得他一定是個能忠於家庭的人,畢竟浪子回頭往往比老實人更加可靠。」

聽到這話林允兒只是斜眼瞧著他。

林蔚然這才反應過來他把自己裝進去了。

林蔚然咳嗽一聲,說:「其實……」

林允兒轉身就往屋內走,林蔚然趕緊跟上,「事情是這樣,她……」

「不用說了。小賢給我來電話了,讓我跟你好好說說,她是真的很抱歉。」林允兒打斷林蔚然,沒給他留下什麼決然的背影,「西服給我。」

林蔚然脫下西服遞給林允兒,林允兒抱著西服就進屋去了。

她一邊走一邊說:「其實小賢不是故意給你難堪的,她也想過要不要抓住這個機會,動搖過,可是最後卻否定了。」

林蔚然沒有聽懂。所以老實的不吭聲。

林允兒把林蔚然的西服掛好,回身過來給他解起領帶:「你過分了。」

林蔚然詫異:「什麼?」

林允兒悶悶說著:「我只是說讓你對小賢好,也沒說讓你給她把韓國前外長找來,多露幾個笑臉。看她無聊了跟她說說話,聚會太沒意思就放她先走……就這麼簡單點事兒,你還這麼興師動眾的。」

看著林允兒撅起來的小嘴。林蔚然更沒轍了,這事兒他也不是沒報備過。聚會之前面前這位不是還讓他做了背景調查嗎?

找一個柳明恆這樣的半聖人前高官,容易嗎?

林蔚然試探著問:「是她覺得太有負擔了?」

林允兒搖搖頭。

林蔚然嘆了口氣:「你不知道我去找她的時候她跟我是多義正言辭。滿口夢想,到最後我都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

林允兒卻說:「那證明你和她親近了啊。」

林蔚然『啊』了一聲。

林允兒卻笑著說:「你覺得我們半個月好不容易能吃一次肉還是漢堡,結果sunny剛要下口,小賢卻告訴她吃這個會死,你想sunny是個什麼心情?」

雖然根本不是一回事兒,但林蔚然卻很神奇的理解了。

「她……」

「小賢她就是這樣的人,越親近的人越走責任感?我其實也搞不懂。反正她能去就證明她對你不見外,等什麼時候他說你抽煙會死的很痛苦,你們就差不多是朋友了。」

林蔚然啞然,但這種奇怪的邏輯放在奇怪的徐賢身上,一切忽然之間就順理成章了。

等等,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林蔚然突然發愣,林允兒也不吭聲,可他半天不開口,還是讓林允兒有些小氣氛,她用手指戳了戳林蔚然,問:「還想小賢呢?」

林蔚然聰明又認真的搖了搖頭。

林允兒懷疑的問:「真的?」

林蔚然立刻拉了林允兒出門,壯士斷腕道:「飯呢?做好了嗎?我都要餓死了。」

林允兒跟在他身後輕輕笑著。

客廳,茶几到電視機前空缺的那一塊兒,林蔚然席地而坐,面前被放了一張小桌,單是這陣仗林蔚然心中就升起一股濃郁的危機感,先不說林允兒管這個叫氣氛,就看這小桌大小,四菜一湯的格局便少不了。狼吞虎咽,食不知味,拼下去林蔚然能掃光兩盤子不知名菜肴,可要是再多倆菜外加一碗湯,他就怎麼都不能淡定了。

能在層層競爭中殺出重圍,被媒體譽為開創韓國it產業新格局的男人苦思對策,卻一直都沒有對策。

此時,林允兒從廚房走了出來,系著圍裙,手上卻沒端菜。

林蔚然露出『十分期待』的微笑,問:「吃的呢?」

林允兒也不說話,只是往林蔚然這邊走,然後往他面前的茶几上一坐,小臉粉紅粉紅的。

林蔚然有點傻了。

林允兒皺了皺眉,紅著臉,擺出一副店大欺客的架勢:「就這道菜,吃不吃?」

林蔚然喉結滾動一下,臉上的笑容沒了,眼神卻更加深邃了。

「管飽嗎?」

他只問了這句,然後餓虎撲食。 「噌!」,等到白光散去,一把白色寬背長劍,插在地上,錚錚作響。

劍長四尺,全身發著淡白色的熒光,劍刃不時的閃耀兩下,似乎是在證明自己的鋒利。

劍柄似乎由一片片龍鱗銜接而成,散發著淡淡的寒意。

最為奇特的是,這把劍身鑲嵌著七顆寶石,以北斗七星的結構排列,劍梢之下,刻著兩個秦國小篆——龍淵!

這把劍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愣住。

原本向前衝刺的李秋寒停止向前,忍不住的後退了兩步,他明顯感覺到劍刃上發出的凜然劍意。

只是劍意就不是他李秋水能夠抵擋的,而且這劍意似乎對他有股敵意。

很顯然,這把劍是想要保護楚歌。

這個小子身後究竟是一個什麼存在,只是一把武器,就讓人不敢心生冒犯之意。

李秋寒有些惱怒的瞪了一眼楚家人,他覺得是楚家人給他謊報了消息。

再說楚歌這邊,楚歌修為低微,這劍身上傳來的劍意,給他無比巨大的壓力。

他抬起頭,看著那被這把劍,破開的窟窿。

這把劍從天而降,他的主人究竟是什麼角色?

更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肩頭的小黑,竟然在瑟瑟發抖!

小黑是什麼樣的存在?只是貓形態,就足以威震一方,如果是它本體的形態,估計整個世俗的高手都無法阻止。

可是他現在在顫抖,他怕了!楚歌感覺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

大廳內的雙方,出奇的安靜,沒有人一方人開口。

楚鍾雄臉色陰沉,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老爺,外面有一個乞丐,非要進來,我們怎麼都攔不住!」這時管家一臉慌張的走了進來。

楚志青聽到這句話之後,看著管家說道:「出去!將那個乞丐趕走,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么!」

管家看到插在地上的那把長劍,打了一個冷顫,面露難色的說道:「家主,老奴、老奴趕不走那人啊!」

「家丁護院呢!趕不走,還打不走么!」

「他們、他們……全都被打……」管家的話還沒說完,一個人影就突然飛了進來。

那人影砸在地上,滾動了兩下便昏死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什麼人敢對我楚家的護院動手!」楚志青憤怒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個聲音便回應了過來,「我!」

循聲望去,一個人影由遠及近,慢慢的走了過來。

來人披頭散髮,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嘴裡叼著一根香煙,唏噓的胡茬,犀利的眼神,加上這日韓混搭風格,像極了當初在網路上火爆一時的犀利哥。

不過這人的面容倒是比犀利哥英俊不少。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在我楚家鬧事!」楚志青面色鐵青的說道。

本來楚歌的事兒,已經夠讓他生氣的了,現在竟然又有一個要飯的來這裡鬧事兒。

他們楚家的臉,似乎在今天全都丟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