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況不妙,不能再硬拼了,我們走。」

Home - 未分類 - 「情況不妙,不能再硬拼了,我們走。」

呂瑩提議離去,其他百花仙子都一致贊同。

于飛也不想繼續戰鬥下去,這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戰鬥,繼續糾纏只會越來越危險。

百花爭春圖閃耀著奇異的光芒,于飛將先天殺陣布置在百花爭春圖之外,開始強行突破,準備逃走。

蘇靈月全力催動鳳凰琴,分散與牽制戰天的注意力,為于飛的逃走製造機會。

「在我面前,你們走得了嗎?」。

戰天直接禁錮整個時空,涉及範圍包裹整個水靈島,神威蓋世,驚世駭俗。

百花爭春圖被禁錮在虛空中,那感覺就像是被萬年冰川封印在地底,根本就沖不出去。

這等空間禁錮之術,能封鎖六方時空,絕不是先天二重境界的高手可以辦到的。

于飛全力催動百花爭春圖,只見它光華閃爍,一直在抗衡那股束縛之力,但卻根本逃不脫。

戰天禁錮整個時空,不僅困住了百花爭春圖,也驚動了聖德老祖與冥皇,還有先天神獸。

水靈湖中,一道水柱衝天而上,衝破了禁錮的空間。

先天神獸從湖中顯化,聳立在雲端之上,遙望著戰天所在的方向,有如實質般的眼神透著一股銳鋒。

戰天有所察覺,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容。

這先天神獸竟然能衝破自己禁錮的空間,僅此一點就說明神獸不好惹。

聖德老祖帶著天斗星君一閃而至,出現在了附近,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勢。

「先天神器,這可真不錯啊,我也來插一腳。」

聖德老祖看上去略顯老態,可身上釋放出來的神威卻蓋世無匹,一個偌大的場域籠罩著他,撞擊在戰天身外的場域之中,瞬間引發了大爆炸。

附近,禁錮的空間瞬間解禁,百花爭春圖一閃而過,朝著遠處遁去,但下一刻就又被禁錮了。

戰天與聖德老祖同時出手,都想搶奪百花爭春圖,彼此臉上露出了一絲敵意。

「老東西,你真要插手?」

戰天有些生氣,眼神透著冷酷。

聖德老祖反駁道:「論年紀,你可我還大多了。你出自西晉,我來自大隋。」

兩大高手針鋒相對,誰也不怕誰。

「既然你非要插手,那就看誰本領強,誰先搶到手。」

戰天冷然一笑,展開了進攻,目標依舊是百花爭春圖,以搶奪為主。

聖德老祖也展開搶奪,兩人沒有正面交鋒,而是以百花爭春圖為媒介,間接的在比武。

這就苦了于飛,苦了百花爭春圖。

兩大高手就像是獵人,百花爭春圖成為了獵物,被搶來奪取,遭遇了連續不斷的重擊,給全力防禦的百花門弟子帶來了毀滅性的傷害。

瑤池仙子雪傾國擔憂道:「在這樣下去,姐妹們會撐不住的,我們得儘快擺脫。」

即便有先天神器防禦,也經受不住先天三重境界的高手狂攻。

戰天與聖德老祖根本不在於百花門弟子的死活,到了他們這種層次,人命如草芥,根本不放在眼中。

每一次的空間破碎,時空收縮,都蘊含著毀滅之力,雖然沒有損壞百花爭春圖,但全力設防的百花仙子們卻遭遇了毀滅之力的侵襲。

久而久之,情況會越發嚴重。

目前,已經有數十位百花仙子身負重傷,再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便會死去,這可不是于飛希望看到的結果。

大家此刻都很焦慮,蘇靈月催動鳳凰琴,展開全面防禦,但效果並不理想。

于飛一個人承受了一半以上的反噬之力,以他的身體自然還可以承受,但也負傷不輕。

「事到如今,想走已經不可能,只能出絕招了!」

于飛眼中閃爍著怒火,看著一個個心愛的女人身負重傷,奄奄一息,他是真的被激怒了。

凌傲雪驚愕道:「出絕招?你現在還有管用的絕招嗎?」。

大家全都看著于飛,猜不透他還有什麼絕招,可以抗衡先天三重境界的高手。

「你們全力防守,我去會一會他們。」

于飛沒有多說,直接飛出百花園,現身在虛空中。

于飛剛一現身,就引起了戰天與聖德老祖的注意。

「于飛,你想通了,要主動交出先天神器了?」

戰天暫時罷手,這先天神器排斥性很強,若是于飛肯主動交出,必將省去不少事情。 直到今天,魏東亮才算是解開心中的結,感受到了江清影的另一面,小女人的一面,腦海中不再永遠是那個冷冰冰的面容。

「小影,你不知道牢房那個地方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嗎?還敢把亮子送到那裡去,萬一真出了點什麼事可怎麼辦?」小軍總算止住了強烈的笑意,看著一臉無辜表情的江清影問道。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原本我只想讓他進去感受一下那裡的環境,哪想到還有那麼多的彎彎繞啊,要是早知道,我也不會那麼做了。」江清影想到那個時候,也有些后怕。

「行了,老大,別再提了,我去到老闆那裡要兩瓶好酒,可是不外賣的,都是招待熟客的。」魏東亮趕忙止住了小軍剛要再張開的嘴,不願意在想起那天的事情,雖說江清影有些捉弄的成分,可是自己確實不願意想起那些遭遇。

看著魏東亮離開后,小軍開口說道:「寶貝,以後可別這麼胡鬧了,那裡面可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知道嗎?」

「切,不就是挨了頓打,吃了點苦頭嗎?誰叫他做出那樣的事情。」江清影聽到愛人的批評,小女人姿態的撅著小嘴不滿道。

小軍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笑,這個丫頭,還真是不知道那裡的水有多深,把頭伸到江清影的耳邊,輕輕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啊!!你說什麼,怎麼可能,都是男人。」江清影不可思議的喊道。

小軍有低聲的沖著她的耳旁說了一句話。

「啊!!好噁心,你別說了。」

這時,魏東亮拎著兩瓶酒走了進來,服務員也齊齊的把幾人點的菜擺放好。

「老大,看看,這可是極品二鍋頭,怎麼樣,不錯吧。」魏東亮舉了舉手中的酒。

「呵呵。不錯,少喝點吧,你二嫂可不喜歡我沾上煙酒,我也就只能淺嘗輒止了。」

「哼,誰管你了。人家只是受不了那種味道而已,離我遠點隨便你做什麼?」

「算了,亮子,還是不喝了,現在我們江大小姐最大。」小軍擺了擺手,示意魏東亮還是不要把酒開啟了。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句有些怪異的聲音首先傳了進來:「我當是誰佔了這間屋子呢,原來是你魏東亮。」

緊接著一個穿著打扮時尚。長得普普通通,頭髮用髮膠梳得整整齊齊,一副海歸成功人士的標準打扮地20多歲的年輕人,滿臉的傲慢神色。身後跟著幾個同樣一臉傲慢,鼻孔朝天的角色,一行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無所事事地公子哥。門外還站著幾個年輕的女孩。

「李公子。」魏東亮看到為首的年輕人。有些差異,沒有想到他會在這裡。

李公子自從進到房間,就沒有正眼看過屋中的人,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樣,緩緩的開口說道:「魏東亮,今天我邀請了幾個朋友,怎麼樣。你吃完了嗎?把這間包房讓給我如何?」

「這?」

眼前的男子是sh青龍集團的公子。青龍集團在sh無論是商界還是黑道,都有些舉足輕重的地位。魏東亮自然不敢得罪,如果是平時,自然不會有所猶豫,讓給他又何妨,可是今天,自己招待地是小軍,猶豫了一下,沒有答應。

「怎麼,魏東亮,我的面子你也不給?」李公子看到魏東亮遲疑了一下,不滿的問道。

「為什麼要給你面子,先來後到不懂嗎?」一直被魏東亮擋住的江清影突然冷聲說道。

「咦?」幾人這才看見江清影,李公子一直高揚地頭猛地放下,眼神中光彩四溢,緊走兩步,穿過魏東亮的身旁,來到飯桌前,開口說道:「影妹你在這裡啊,我哪敢讓你給騰地方啊,相見不如偶遇,約你幾次也沒約到,今天正好藉此機會,這頓飯我請了。」

「李天瑞,我跟你好像沒有這麼熟,影妹是你叫的嗎?還有,我在招待客人,請你帶著你這幫狗腿子給我離開這個房間。」江清影面容冷峻,語氣充滿著不屑。

「客人?是這個小白臉嗎?沒關係地,我們大家一起陪你地朋友吃飯,怎麼樣?小子,我們哥幾個陪你吃頓飯,有面子吧。來,哥幾個,都進來,服務員,把這些破菜都端下去,給我把這裡最好的都上來。」李天瑞自言自語的沖著小軍說了幾句話,看到他沒有反應,就自顧自的招呼跟班們進到包房。

「江小姐。」

「好久不見,江小姐。」

這些李天瑞的跟班跑腿們紛紛進到包房中,一一跟江清影打招呼,一是因為其身份,二是因為留學剛剛歸來的sh大集團的公子初見江清影,就驚為天人,一直在追求她,愛屋及烏。三是因為前段時間江清影地大手筆動作,也創出了一定地名號。

魏東亮看到此時的情形,有些不知所措,青龍集團地繼承人,下屬子公司的經理、高級職員,還有不少本地舊勢力黑幫的第二代,如此多不能惹到的人物,讓他真的不知道如何處理現在的局面。

「李天瑞,我同意你們坐下來了嗎?這裡不歡迎你們,請你們出去。」江清影臉色更加的冰冷,眼中的怒氣也直線上升。

一直沒有說話的小軍,其實一點都沒有拿周圍的幾個人當回事,只是默默的注視著身邊的江清影,看著她現在與平日不同的神態表情,還別說,真有那麼點意思,一點不像在自己身邊那樣小女人模樣。

看到江清影有些即將要爆發的模樣,小軍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讓她真的生氣就不太好了。

「滾出去,沒聽到她的話嗎?」

李天瑞正在沾沾自喜今天可算是碰到了江清影,沒有機會創造機會也要上,一定要讓她接受自己,不僅是自己內心確實喜歡這個女孩,還有就是她那令人著魔的容貌身材,初見之下,有如仙女般的佔據自己的心靈,每天都會在心中不停的想起這個美麗的女孩。

本來心中想得挺好,正打算把坐在心目中女神身邊的小白臉攆走,就聽到他突然發出這樣的聲音。

「你說什麼,臭小子?」李天瑞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眼前這個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沒聽清楚嗎?滾出去,不要打擾我吃飯,不要讓我親自把你們送出去。」小軍低著頭,平靜的說道,手中也沒有停止筷子,掃蕩著桌上的飯菜。

李天瑞身後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的跟班聽到這樣的話,猛的上前一步,抓住小軍衣領說道:「臭小子,你活膩歪了?敢這麼跟天哥說話,信不信我讓你滾著從這裡出去?」

「乓。」

剛剛還在叫囂的跟班橫著就飛出包房,狠狠的砸在包房外的牆上,嘴角不斷的流著鮮血,萎縮在地上。

小軍擔了擔衣領,放下了抬起的腿,嘴角露出一絲邪邪的微笑,轉身對著江清影躬身問道:「美麗的小姐,是否需要我為您掃清四周嗡嗡叫的蒼蠅嗎?」

「我們走吧,這個地方已經被污染了,我也呆不下去了,蒼蠅太多。」江清影不想把事情鬧大,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小軍能夠單獨的陪在自己的身邊,真的不希望因為瑣事被人打擾,尤其還是這種地痞無賴,馬上站起身拉住了小軍。

「站住,打了我的人,就想離開,臭小子,你知道剛才的人是誰嗎?sh華威集團的董事長,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兒子,你知道自己將會有什麼下場嗎?不要以為有江清影這個臭婊子為你撐腰,告訴你,她一樣保不了你。」李天瑞驚訝於剛才小軍那一腳,不敢上前,站在另一側叫囂,也不怕小軍發難,已經有人出去華威集團的董事長打電話了,這個董事長是出了名的護犢子,手下還養了一幫無所事事的打手,一直在sh橫行無忌,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他爸爸手下的打手就會趕到。

江清影的臉色頓時陰暗下來,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如此侮辱自己,剛想開口說些什麼,被小軍攔住,從來沒有見到過小軍如此嚴肅表情的江清影一愣。

「你很好,不就是一個流氓頭子的兒子嗎?我今天就見識見識,看看你們能把我怎麼樣?還有記住,永遠不要當著一個美女的男伴在場的情況下侮辱這個女性。」小軍本來沒有拿這幾個富家子弟當回事,也不想多惹事端,可是沒有想到李天瑞竟然如此侮辱自己的女人,雖然兩個人的關係不能對外宣布,可也不是誰都可以當著自己的面侮辱完自己的女人而全身而退的,無論是誰。 (三更送上,求各種支持。)

聖德老祖看著于飛,冷哼道:「小子,你殺了我天罡玄德界不少高手,如今還敢現身,我看你是真的活膩了。」

話猶在耳,一股恐怖的禁錮之力瞬間作用在於飛身上,震得他身體搖晃,口中鮮血飛濺,當場身負重傷。

天斗星君大笑道:「于飛,今天你死定了。」

戰天哼道:「這是我先發現的獵物,休要與我搶奪。」

戰天凌空一揮手,一股恐怖的禁錮之力作用在於飛身上,拉著他朝自己靠攏。

聖德老祖自然不會罷休,做出相同的舉動,兩人採用同樣的手段,開始搶奪于飛。

如此一來,于飛成為了一個搶手貨,也變成了兩方力量的匯聚點。

空間禁錮之力毀天滅地,那就好比一把利劍,深深插入于飛的身體之中,隨時都有可能把他撕碎。

麻衣鬼道笑道:「這小子這次是死定了,神仙也救不活。」

百花園中,百花仙子們看到于飛的遭遇,全都無比擔憂,開始瘋狂的催動百花爭春圖,釋放出先天神威,要保護于飛。

蘇靈月全力催動鳳凰琴,一縷縷琴音纏繞在於飛身上,化為了一種防護,奈何根本禁受不住空間禁錮之力的侵蝕。

于飛傷勢極重,但眼神卻很冷漠,他有肉身不朽,一般的毀滅之力對他構不成威脅。

但是這一次的情況明顯不同,戰天與聖德老祖的攻擊落在於飛身上,讓他的身軀都快要爆炸了,幾乎達到了一種極限,換了其他先天二重境界的高手,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衛夫人與迪絲雅獲悉于飛的情況后。不顧一切的衝出百花爭春圖。

衛夫人全力催動千秋筆,那鋒芒絕世,洞穿虛空的神兵竟然撼動了禁錮的空間,可惜僅僅洞穿了一小部分,便無法繼續了。

緊接著,反噬之力作用在衛夫人身上。震得她吐血慘叫,當場重傷。

迪絲雅的十二星座,希臘神技也抵擋不住,在兩大先天三重境界的高手面前頃刻間就身負重傷,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天斗星君看著迪絲雅與衛夫人,眼神有些炙熱,但卻不敢貿然出手。

那個區域經歷著兩大高手的交鋒,一般人進去就會被絞碎,根本不可能順利逃脫。

戰天與聖德老祖並不在乎衛夫人與迪絲雅的死活。 女配大佬不按套路來 到了他們這個年齡,紅粉已是骷髏,沒有什麼吸引力了。

于飛察覺到衛夫人與迪絲雅的險情,心中震怒極了,以心靈交流讓蘇靈月先把衛夫人與迪絲雅收入百花爭春圖,全力保護,這裡自己會對付。

百花門撐到現在,幾乎已經走上絕路。

連百花爭春圖與鳳凰琴聯合都抵擋不住先天三重境界的高手。于飛還有什麼底牌呢?

「于飛,若你肯乖乖吧先天神器交給我。我可以留你一命,否則馬上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聖德老祖哼道:「交給你,憑什麼?他不交給我,也一樣是必死無疑的。」

于飛現在是進退維谷,不管交給誰,另一方都不會同意。都要殺他,因此他根本沒有選擇。

水靈湖上空,先天神獸發出了一聲怒吼,似乎在警告戰天與聖德老祖,但卻並沒有插手。

于飛虛弱的眼中閃爍著烏黑的光芒。一種遠古的氣息正在復甦。

「你們真的以為就吃定我了?」

于飛神色猙獰,笑得有些瘋狂。

天斗星君譏諷道:「小子,你後悔了?除了死鴨子嘴硬外,你還能如何?」

麻衣鬼道怒笑道:「你殺了我們不少高手,如今是報應臨頭,你就去死吧。」

于飛狂笑道:「我們之間的相遇,後悔的不一定是我。」

于飛的眼神變得瘋狂而炙熱,大有破釜沉舟,同歸於盡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