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水凌想著主人在東方城,就在東方城也開了一個據點。」水凌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Home - 未分類 - 「主人,水凌想著主人在東方城,就在東方城也開了一個據點。」水凌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秦浩天聞言,微微頜首著,自己當初讓水凌為自己建立殺手集團,沒想到水凌這麼快的就為自己把這個架子拉了起來了。看來水凌不單是一個很好的殺手,這個辦事的能力似乎也不錯。

秦浩天略微的沉呤了一番,望著水凌問道:「那你有碰到什麼困難嗎?」

水凌,對秦浩天點了點頭說道:「主人,我們除了資金上面的問題,還有就是知名度還不夠,我們殺手組織雖然現在有三十多人,但是資歷和實力都不高,無法吸引更多的殺手為我們賣命!」

秦浩天聞言,皺起了沒頭,想了想,對著水凌說道:「嗯,這個資金的問題好辦,我這裡還有幾個晶卡,你先拿去用。」接著,秦浩天又道:「另外一個問題,我會想辦法的。」

水凌望了秦浩天一眼,淡淡的說道:「知道了主人。」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秦浩天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很有些詫異的望著水凌問。

水凌淡淡的對秦浩天說道:「我們殺手有一個最基本的技能,就是追蹤氣息。水凌記住了主人的氣息,所以只要遁著氣味,就能找到主人了。」

「哦!」秦浩天恍然大悟了。記得水凌確實對自己說過的。

看著眼前的水凌,秦浩天忽然發現今天的水凌看起來有些的不一樣。在開羅城的時候,水凌身上穿的都是利於行動的勁裝,而今天的水凌卻是傳著一身的裙子。看起來倒是挺有女人味的。雖然紫色比起藍可欣、梅紫凝是差了一線,但是絕對是個大美人。

「主人你怎麼這麼的看著我?」水凌被秦浩天那火辣辣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水凌,我還是第一次看你穿的這麼漂亮。」秦浩天笑眯眯的對著水凌說。

「嗯。我們作為殺手,必須懂得喬裝打扮,不時的要變幻裝束,以利於隱藏我們的身份。我們雖然是殺手,但是平時也是和普通人一樣的。」水凌對秦浩天淡淡的說。

秦浩天當然懂得這一點,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前去尋找天之鑰,秦浩天想著,與其讓藍可欣為自己喬裝,倒不是讓水凌為自己化妝,應該比藍可欣這半路出家的強的多吧!想到這,秦浩天就把自己的這個想法對水凌和盤托出了。

水凌聞言,有些納悶的望著秦浩天,似乎沒有想到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臉色很快的恢復了平靜,對著秦浩天點了點頭說道:「主人,可以的。我們殺手原本就是最專業的化妝師。一般人是很難發現的。」

秦浩天一聽臉色一喜,望著水凌問道:「那碰到水不要緊吧?」

水凌看了秦浩天一眼,搖了搖頭道:「我們的化妝液體是很特別的,只要不是長時間的泡在水中,還是沒有問題的。」

秦浩天一聽,頓時的鬆了口氣。看來水凌真的是自己的福音。一來,就解決了自己絕大多數的問題。

「水凌,晚上你就睡我這吧!不要回去了。」秦浩天一看天色已晚了。對著眼前的水凌說。

不過話一出口,秦浩天發現自己這話似乎是太曖昧了。正擔心水凌會不會因此怪自己。卻不想,水凌對秦浩天點了點頭道:「是……主人。」

秦浩天深深的看了水凌一眼說道:「水凌,我說過了,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奴僕,你以後就叫我公子吧!」

「是……主人……」水凌默默的對著秦浩天點了點頭。

秦浩天:「……」

看著秦浩天似乎有些不高興的樣子,水凌躊躇了一番。對秦浩天囁囁的道:「主……主人。」

秦浩天對著水凌點了點頭滿意的道:「這才對……」

晚上,水凌就在秦浩天的房間安睡了下來。當然,房間只有一張床,兩人是睡一起的。只是秦浩天這一次很好的發揚了君子作風。沒有對水凌下手,雖然秦浩天知道,自己如果要做什麼,水凌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第二天,秦浩天一早便開始讓水凌為自己化妝。這個化妝的效果雖然很好,但是化起妝來,卻是要廢不少的時間。

秦浩天知道,一般來說,女生化為男生都會很帥氣。不看地球上的那些電視劇內,女扮男裝沒有幾個會太差的。但男扮女裝,那絕大多數都是慘不忍睹的那種。當然,人妖除外。

當秦浩天化妝完成以後,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他自己都有些的愣住了。鏡子中的秦浩天,雖然看起來沒有那麼漂亮,但小家碧玉還是可以算的上的。唯一的缺點,就是秦浩天的人太高大了。和女孩比起來,絕對算的上是魁梧了。當然,這麼高大的女孩也不是沒有。

秦浩天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臉上泛起了古怪的笑容。心中暗道:如果是現在藍可欣見到自己,不知道認不認的出來。

秦浩天和水凌交代了幾句,就出了自己的住所。從一個沒人注意的地方走了出來。起先,秦浩天還有些的擔心,自己這般會不會被人給認出來。不過當秦浩天走在路上的時候,發現一路上並沒有發現路人的眼光有什麼異樣。這倒讓秦浩天放心了。只是一些男生看著自己的目光,秦浩天這麼覺的怪怪的,有些像自己平時看到美女的那種感覺。

不會是對自己有什麼想法吧!秦浩天一想到這,不由的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美女,我叫蘭川,家在西亭,能認識你嗎?」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走到了秦浩天的面前,諂媚的對著他說。

秦浩天:「……」

「美女,我叫……能認識一下不……」

……

秦浩天沒想到自己男扮女裝竟然還有這麼大的魅力。幾乎,讓秦浩天落荒而逃了。

到了藍可欣的處所,秦浩天輕輕的敲了敲門。

當藍可欣把門打開時,看著眼前的秦浩天,不又的愣了一下,望著秦浩天一眼,有些迷惑的道:「你好姑娘,你找我嗎?」

看著藍可欣完全是在看陌生人的目光,秦浩天忽然笑了起來。這一笑,秦浩天頃刻就露出了破綻了。

藍可欣不愧是冰雪聰明的女孩,有些詫異的望著秦浩天,震驚的道:「你……你是浩天?」

秦浩天的手輕輕的在藍可欣那柔嫩的臉頰上捏了捏,笑嘻嘻的說道:「嘿嘿,你說呢?」

「天啊,你是怎麼做到的,竟然連我一時都被你騙過了。」藍可欣有些不可思議的對著秦浩天說道。

秦浩天笑而不語,對著眼前的藍可欣問道:「那我現在你覺得如何?」

藍可欣嬌嗔的對著秦浩天說道:「你說呢,連我都被你給騙到了。」

「嘿嘿!」秦浩天乾笑了一聲。

蒼龍學院的溫泉是男女都有的。但因為那泉眼一周才噴水一次。所以一周只有一天開放日,而且只有傍晚那一個時辰的時間,其他的時間都是封閉的。其他的時候都限制學員的通行。秦浩天估計,這應該也是因為那藏寶地的緣故。雖然如此,但這裡的溫泉不單可以用作洗澡,在這裡浸泡的時候,身體內玄氣運轉的比平時修鍊時還快,可以說在這泡溫泉是一舉兩得的。

到了溫泉山谷外,秦浩天發現女學員越來越多了。顯然都是來洗溫泉的女孩。雖然秦浩天知道自己現在的喬裝足以騙過大多數的女學員,但是秦浩天仍然是有些的緊張。

「別緊張,這可不是常有的機會。你應該感到興奮才是……」藍可欣對著秦浩天說。

秦浩天訕訕的說道:「我興奮的渾身發抖啊!」

一進入溫泉山谷,秦浩天發現,一個個山邊的小池熱氣騰騰的。裡面都是一些一絲不掛的女孩。那窕宨的身姿,看的秦浩天渾身發熱。雖然他知道很不道德,但有些時候,人都是下半身指揮上半身。

秦浩天和藍可欣找了一個畢竟偏僻沒人的小池子。然後藍可欣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你在這裡待著,不要隨便跑,我去探探路。」

秦浩天點了點頭,知道自己沒來過女生的溫泉山谷,隨便跑可是會迷路的。便對藍可欣說道:「嗯我知道了。」

藍可欣看著秦浩天擠了擠眼睛調侃的說道:「但是這個機會你也不要錯過哦,你可以大飽眼福了。」

秦浩天的臉一紅,訕訕的說道:「你別臭我了,快去吧!」

在藍可欣離開后,秦浩天穿著貼身的衣服,泡入了池中。畢竟秦浩天知道,男生和女生還是有著很大的不同,有些東西,女孩有男孩是沒有的。一看就會暴露破綻了。

秦浩天在池子里泡了一段時間,藍可欣卻始終沒有回來。周圍來洗澡的女學員也越來越多了。好在,暫時沒有人下秦浩天這個池子。但這讓秦浩天也有些的焦急了起來。喃喃的道:「難道出了什麼事,怎麼還沒有回來。」

就在秦浩天著急的時候,幾個長的甚是俏麗的女學員向秦浩天這個池子走了過來。而其中一個長的最出色的女孩秦浩天還認識。正是在班級交流戰被秦浩天擊敗的初級一班的女學員月靈。

看著幾個女孩的目標正是自己的這裡,秦浩天的頭皮有些發麻,暗道:不是吧!麻煩了! 呼延烈哈哈大笑起來,從桌子上的雪茄盒掏出兩根雪茄遞給陳青雲一根。

陳青雲搖搖頭,說道:「我不喜歡抽這玩意,還是比較鍾情這東西。」晃了晃手中的大中華,自己點燃了一根。「要不你來根試試?」

「我也有自己鍾情的東西。」呼延烈搖頭,用雪茄剪了一下雪茄,然後叼在了嘴上。點燃了雪茄,問道:「聽說,你把青銅鼎送到博物館了。難道你就不擔心?」

陳青雲靠在椅子上,吐了一口煙霧,問道:「我有什麼可擔心的?你難道還會把真的青銅鼎偷走,然後換個假坑我一把?」

「既然你知道,還敢把青銅鼎送回去。你也知道,我是一個不會放棄任何機會的人,只要有一點可能,我都不會放過的。」呼延烈說道。

對於一個整天算計人的大少,做出簡單的算計人事情輕而易舉。雖然博物館jǐng衛森嚴,但要買通裡面一兩個工作人員,以呼延烈的能量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又跟我說。偷偷摸摸的換掉不是更好?」陳青雲笑著問道。

呼延烈笑著搖搖頭,彈了一下煙灰,看了一眼坐在陳青雲身邊的藍茜,說道:「如果沒有她在你身邊,也許我就這麼做了。我可不想費了很大的勁偷出來,卻又落到你的手上。以你的智商,應該會猜到我的做法。所以,你這次送去的青銅鼎應該是假的,我又何必多費事,你說呢?」

陳青雲大笑了兩聲,端起茶杯敬呼延烈:「這輩子沒有幾個人是這麼了解我的。這杯我敬你!」

「回敬!」

兩個男人大笑著撞了一下。陳青雲放下酒杯,輕笑了一下,說道:「不過,這次你似乎算錯了。我對博物館的安保系統還是挺放心的,我送去的青銅鼎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偷出來試驗試驗。」

「我當然知道。剛剛我不是說了,因為有了藍茜,我放棄了這次機會。想來,我也不能將你一級必殺,實在無趣。我很好奇,你居然可以躲過了閻邦國一劫,看來那老頭還是很念舊,枉費了我的jīng心算計一番,最終居然失敗在了念舊二字上!」

「這就只能說明你烈少選人不當。要找也找個好點的人出來。就找閻崇那樣一個廢物,你是瞧不起我呢?還是你高估了自己的智商?」

「你我也鬥了不止一次,總是動腦太傷jīng力。四年前你我一戰,你小勝,不知道現在如果我們再比試一場,又會是何種結果?」呼延烈輕笑了一下,問道。

「ok。說實話,我早就想狠狠的扁你一頓了。」陳青雲笑著答應下來。「說吧!時間地點。」

「明rì香山之頂,rì出之前決出勝負。如何?」

「那就這麼定了。」

兩個男人擊了一下手掌后,陳青雲起身起來。

陳青雲一走,從房間內的屏風後面走出來臉頰微腫的閻崇。臉sèyīn沉的坐到了呼延烈的對面,端起一杯茶悶悶的喝了進去。

「閻少,你找我合作是完全正確的。你家老爺子偏袒他,你不能動他,但是我能。」呼延烈深邃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寒光。

閻崇點點頭,咬牙道:「此仇不報,我閻崇寢食難安。烈少,你就說需要我做什麼吧?」

「你家老爺子不是讓你跟他混嗎?那你就跟他混好了。今天晚上你找他喝頓酒,然後把這個放到他酒的裡面。然後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呼延烈從懷中拿出一包藥粉,放到了閻崇的面前。

「毒藥?」閻崇眉頭皺了起來,如果他把陳青雲弄死了,那所有的責任可就全部承擔下來。到時候,呼延烈翻臉不認人,可就沒有後悔葯可以吃了。

呼延烈笑道:「閻少放心,我怎麼會把你當槍使。你應該也知道了,陳青雲不是普通人,如果稀里糊塗的就死掉了,會有很多麻煩的。這只是加強版的瀉藥,我只要保證明天的比試有十足的把握就行了。 農女匪家 我要做的就是親手殺了他!」

閻崇也不是傻子,拿起了那包藥粉看了看,詢問道:「如果烈少就這樣殺了他。恐怕也未必就能平安無事吧?」

呼延烈輕笑了一下,說道:「當然。只不過兩人比試武功,偶爾失手導致對方喪命,也算情理當中。就算有人想從中挑撥,也無從下嘴。如果閻少信不過我,大可先找個人試驗一下藥效。」

閻崇想了想后,將藥粉收進了兜中。

「烈少,等我好消息吧!」說完,起身離開了。

…………晚上八點,陳青雲站在鏡子前換了一套藍茜親手為他選的白sè范思哲西裝。經典的顏sè,大師級的裁剪,搭配上天生衣服架子的體型。經過著裝的陳青雲立刻就變得異常的有味道。

特別是猶如刀削出來的藝術品的臉蛋去掉了鬍子茬,更是讓他在氣質上提高了幾個檔次。

藍茜溫柔的來到陳青雲身前,幫著整理了一下西裝內部的襯衫衣領。

「恩,這樣看起來俊俏多了。」

「我只是跟哥們喝個酒,用不著打扮成這樣吧?」陳青雲有些無奈。

在女人心中,儘管她們不願意承認,但還是非常在乎男人如何評價她們的穿著。不僅僅是身邊的男人,是所有的男人。

所以,藍茜給出的理由是:我今天晚上穿得很漂亮。而你這個起著襯托作用的綠葉,自然也要像樣點才是。

「可是,如果穿得爛一些,豈不是更加能襯托出你的美麗?」陳青雲問道。

「那怎麼一樣。他們都知道我喜歡你。我可不想讓他們理解成我是一個眼光很差的女人。」

陳青雲暈倒,明明她想在眾多男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美麗,卻偏偏要拉上自己。只是出去喝頓酒,卻搞得好像要參加頒獎典禮一樣。

「你知道我喜歡你哪點嗎?」藍茜整理好陳青雲的衣服,摟住陳青雲的腰,將臉貼在了胸膛上,問道。

其實這點陳青雲還真不知道。藍茜身份高貴,除了有偷東西的怪癖之外,她就是一顆璀璨的明珠。理論上,他們就是兩個不可能交集的人,卻在意外的情況下相識,然後就扭結在了一起。

陳青雲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一切,最好的解釋,應該就是緣分了。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狂野的xìng格,敢說敢做,是個真的男人。用你們炎黃語說,就是純爺們。你充滿了自信,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難不倒你。越是難題越能激發你的鬥志。其實,擁有這樣品質的男人我身邊有很多。不過,有一點,他們卻是永遠也做不到的。」

「哦,是什麼?」陳青雲笑著問道。

「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不要臉,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可以做出來的。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點,讓我感覺到異常的刺激!」藍茜摟得更緊。

「…………」

陳青雲本想試圖與正換到一半衣服就突然跑來的藍茜分開點距離。那條藍sè的長裙本來就是低胸的,剛剛對方幫他整理衣服的時候,就已經看了半天。那飽滿的弧度,讓人驚心動魄的嫩白,兩指深的rǔ溝。每一樣,都是能挑逗男人底線的寶貝。

偶爾隨著她手臂的扭動,衣服就會與身體隔開一段距離。那飽滿上的雙點就會忽隱忽現。

粉紅sè,如果真的要為此時的雙峰下個定義的話,人之初rǔ,xìng本善吸。

此刻,兩人貼得是那麼的近,陳青雲可以感到隨著兩人的輕微摩擦,對方胸前的飽滿在慢慢發著輕微的變化。

女人的變化是細緻而不宜讓人察覺的,而男人的變化就是快速挺直的,讓本人都會措手不及。

陳青雲也是男人,臉sè微微漲紅,對方正經的跟他談話,他卻不由自主的攻擊對方,有些不地道。

想要脫離藍茜,可是對方抱得太緊。似乎故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般,特意的輕輕扭動起身子來。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偶然間的摩擦更加能點燃男人的yù火。儘管藍茜這妮子有些故意而為之,可是憑藉她自身超優秀的條件,還是做到了。

在中海,因為身邊有了翟靈薇,所以陳青雲倒是讓內分泌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有些事情一旦開閘了,停下來就有些不好抑制。

來到龍京沒有方便條件,陳青雲漸漸淡忘掉這種感覺,偏偏變成乾柴的他遇到了藍茜這團烈火,註定要燒起來才行。

儘管藍茜還沒有經過什麼人事,可是她天生就是個床上尤物。開放的她,歐美和rì本的床上大片也沒有少看,也算在理論上經驗豐富。一時間這把陳青雲勾引得有些難以自控了。

「雲,你知道的,現在我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完。只能到這種地步了。」藍茜鬆開了陳青雲。

一桶涼水從陳青雲的腦袋上澆了下去。

陳青雲苦笑了一下,這妮子就是一個折磨人的主,絲毫都不比桃花差。不過,他也知道藍茜的狀況,兩人現在突破防線,的確是有些不明智。

「不過,有些事情不能做,有些事情還是能做的。」藍茜抓住陳青雲的衣領將其按在了旁邊的牆上。

「你不許動,否則後果自負!」藍茜說完,在陳青雲的嘴上親了一下。然後一路向下,來到了拉鏈之處。

陳青雲感覺到拉鏈被牙齒咬住,然後慢慢的拉開………………再然後,就感覺到下身血脈噴張的地方被濕潤包裹住…………趙老師說了,以下省略三萬字……請自備手紙! 當然,秦浩天也不好阻止別人。【】只是他額頭上的冷汗都流了出來。

「月靈你看,那邊那個人,身上還穿著衣服。很奇怪哦!」一個女孩對著月靈說。

「咦!是啊!可能是人家比較害羞吧!這也沒什麼。」一個女學員笑了笑說。

秦浩天感到月靈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心裡一震,連忙的低下了頭。

月靈的目光只是在秦浩天的身上停留了一番,也沒有太過於注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