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以後在碰到秦梟,這個傢伙還不知悔改,秦南再也不會手下留情。

Home - 未分類 - 若是以後在碰到秦梟,這個傢伙還不知悔改,秦南再也不會手下留情。

「看來今天是修練不成了。」秦南看著這破碎的大院,苦笑的搖了搖頭,他可不想在釋放戰神之魂的時候,讓別人看見。

戰神之魂的秘密,秦南暫時是不想暴露的。

「既然無法修行,那就去武技閣看看,這一次,可以上去武技閣的第二層。」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道興奮的光芒。

他從小的時候,對武技就格外感興趣,所以在十三歲的時候,就掌握了十種武技,後來又在十六歲的時候,自創了一門刀法。

今天打出的崩拳,也是他十三歲掌握的武技之一。

只不過以前的秦南,沒有覺醒武魂,所以只能在武技閣的第一層學習低級武技,根本沒法修行更高的武技。現在他覺醒了武魂,修為又達到了淬體一重,自然就具備了這個資格。

秦南想到這裡,再也按耐不住,急匆匆的朝著武技閣走去。

武技閣在秦家之中,是屬於禁地一樣的存在,不僅規定不能喧嘩,而且也規定不能動武,若有違反的話,那麼就會永遠喪失資格,終身不能進入其中。

秦家武技閣,一共有四層,第一層擺放低級武技,第二層擺放中級武技,第三層擺放高級武技。

傳聞之中,第四層擺放著一本終級武技,是秦家的鎮族之寶,饒是秦長空這種家族的第一天才,都沒有資格進去。

只不過這個傳言,是不是真的,就沒有人知道了。

秦南來到武技閣的時候,只見到在武技閣四周,根本沒有一個人影,與往常的熱鬧形成了鮮明對比。

不過這也在秦南的預料之中,畢竟武技閣的第二層,唯有修為達到了淬體一重,才能上去。

秦家弟子剛剛覺醒武魂,短短兩天之內,想要達到淬體一重,那樣的人少而又少。

秦南一來,那坐在武技閣的白髮老者,微微一愣,道:「秦南,你怎麼來了?」

這白髮老者,秦南自然認識,關係還極好,立刻拱手道:「鷹老,今天小子過來,我是想要進入武技閣第二層。」

「武技閣第二層?」鷹老一愣,隨後臉色冷了下來,道:「秦南,別以為本長老和你關係好,就能讓你進入第二層。想要進入第二層,必須要把修行提升到淬體一重!」

說完之後,鷹老想到了秦南從天才變成廢物的事情,立刻苦口婆心勸道:「秦南,雖然你覺醒的武魂,是黃級一品,但你也不要灰心喪氣,只要你好好努力……」

秦南聽到這裡,哭笑不得,當下走上前去,手掌朝著那木桌一抓,木桌上立刻出現了一個五指凹痕。

「你……」鷹老又是一愣,獃滯道:「你的修為,突破淬體一重了?」

秦南沒有回答鷹老的話,只是笑了笑,轉身便踏入了武技閣之中,留下了一個滿臉震驚、半響沒有回過神來的鷹老。

秦南穿過了武技閣第一層,踏入第二層的時候,眼睛微微一亮。

只見到武技閣第二層,豎立著八個紅木大柱,支撐而起,在其中擺放著一個個的白色玉石大桌,在那桌子上,擺放著一本本古老的典籍。

秦南立刻走上前去,剛剛準備抓起一本典籍,突然一道詫異的聲音響起:「秦南?」

秦南下意識回頭一看,只見到一名身穿白色鑲金長袍的青年,正站在不遠處,滿臉詫異的看著自己。

看到這名青年,秦南微微一愣,隨即淡淡道:「沒想到你也在這裡。」

眼前這個青年,秦南也非常熟悉,因為此人名為秦玉,恰恰就是那秦梟的大哥,在秦家之中,也覺醒出來了黃級四品的武魂,屬於天才級的人物。

只不過讓秦南無語的是,沒想到剛剛揍了弟弟,現在就碰到了哥哥。

秦玉看到果真是秦南,臉色立刻露出了絲譏嘲,道:「沒想到啊,你區區黃級一品的武魂,這樣的廢物,居然還提升到了淬體一重的修為。看來,家主強行發放給你的那十顆淬體丹,效果非常不錯。」

說起那十顆淬體丹,秦玉心裡就酸溜溜的,他覺醒出來了黃級四品的武魂,一個月才三顆淬體丹,連秦南一半都沒有達到。

正是因此,秦玉看到秦梟,就忍不住出言冷嘲樂諷。

秦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的確效果不錯,剛才還用這一身修為,將你弟弟打了一頓。」

此話一出,秦玉的臉色頓時一僵。 秦南本來對這個秦玉沒有絲毫惡意,但他沒有想到,剛剛一見面,這個秦玉就對他冷嘲熱諷,他自然也不再會顧忌情面。

「你打了我弟弟?」秦玉反應過來,臉色有點難看。

「沒錯。」秦南淡淡道:「你的弟弟,不僅不顧昔日情誼,踹我院門,對我出言羞辱,還對我出手,想要搶我丹藥,我僅僅才打了他一頓而已。」

「僅僅打他一頓?」秦玉徹底怒了,道:「秦南,我弟弟搶你的丹藥,有什麼過錯?你這樣的廢物,拿著淬體丹,本來就是暴殄天物!」

秦南臉色冷了下來,他根本沒有想到,這個秦玉,居然連這種無恥的話都能說出來。

既然對方連這種無恥的話都能說出來,秦南更加不客氣,道:「你和你的弟弟,果然是一個德行,都是無恥無義,讓人噁心。」

「你說什麼?」

秦玉心中的怒火徹底爆開了,他也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廢物,現在居然敢這麼囂張,當下怒吼一聲:「找死!」

話音一落,秦玉大步一踏,淬體一重的氣息徹底爆開,背後黃光閃爍,他直接催動武魂,針對秦南爆發最強一擊。

就在此時,鷹老冷冰冰的聲音,在這第二層響徹起來:「武技閣內嚴禁動武,秦玉,今天你若敢違反規定,那麼終生不得在踏入武技閣半步!」

鷹老的這一句話,就像是當頭一盆冷水,朝著秦玉的腦袋上淋了下去。

「鷹老,對不起,弟子絕不會違反武技閣規定。」秦玉怒火一空,連忙大聲說道。

他知道這句話鷹老不是開玩笑的,就算他是家族中的天才之一,若違反規定,也會遭到懲罰。如果真的終生不能再來武技閣,那麼損失就太過嚴重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秦玉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看著秦南,道:「今天算你好運,下次最好別讓我碰上你,否則我必然斷你四肢,毀你丹田,讓你比廢物更廢物!」

「是嗎?」秦南臉上沒有絲毫懼色,反而冷聲道:「這句話我同樣奉還給你,你最好不要遇到我。而且,到時候你最好別跪下來求我,因為我絕不會放過你這種無恥無義之人!」

「你……你……你……」

秦玉氣的渾身哆嗦,手指著秦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臉色憋的通紅。

自從他覺醒黃級四品的武魂之後,在家族之中,那些長老、弟子對他,哪一個不是恭敬討好,現在反而被這個才區區黃級一品武魂的廢物,屢次羞辱。

「你給我等著!」

憋了半天,秦玉憋出這句話之後,便鐵青著臉轉身離開,連一刻都不想多待,免得這個秦南又蹦出什麼氣死人的話,將他活活氣死。

秦南面色冷淡,根本沒將秦玉的威脅放在眼中。

「先看看武技。」

秦南很快平復了心情,轉過身去,抓起這些典籍,一個個翻閱。

「凌雲步,施展起來,身若凌雲,飄渺無影,讓人難以捕捉。」

「玉石掌,練到大成,掌比玉石,水火不侵,刀槍不入,一掌之下,堪比九牛二虎。」

「孤山飛劍……」

「劈岳槍法……」

秦南一個個仔細的看了過來,結果沒有讓他失望,這中級武技的威力,果然是低級武技完全無法比擬的。

只不過秦南翻了十幾本古籍,都還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武技。

「嗯?驚雷刀法?」秦南的目光,立刻被一本泛黃的古書吸引了過去,古書上四個大字龍飛鳳舞,像是被刀刻下來一般。

秦南立刻來了興趣,將這古籍拿起一看,「驚雷刀法,一刀下去,刀若驚雷,快如閃電……」

看了足足半個時辰之後,秦南立刻滿意的點點頭,「就是這一本了!」

他本來就極其喜歡用刀,曾經在十六歲的時候,還自創了一門刀法武技,只不過那門刀法武技,威力只達到了低級。

現在這本驚雷刀法,正好就符合秦南的心意。

這個時候的武技閣內,已經多了幾個人影,這些人都是秦家的天才弟子,修為提升到了淬體一重的境界,前來挑選武技。

在這幾個弟子詫異、愕然的目光之下,秦南淡定的拿著古籍,轉身離去。

……

從武技閣返回院落,秦南發現院落的大門已經修好了,這讓他微微有些詫異,畢竟他現在乃是秦家的第一『廢物』,應該無人問津才對。

滿心疑惑的推開大門,一道寬厚的聲音響徹起來,「回來了?」

秦南抬頭一看,只見到一名中年男子,目光正溫和的看著秦南,雖然這中年男子著裝簡單,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卻讓人心心驚膽顫。

這名中年男子,赫然就是秦家當今家主,秦家唯一一個達到『先天境』的強者,秦天。

秦天看到秦南手中的古籍,眼神愣了一下,隨即認真打量了秦南一番,詫異道:「南兒,你的修為,突破淬體一重了?」

「是的。」秦南笑道,「這還多虧了父親給的丹藥。」、

「這……」秦天表情依然有些疑惑,雖然十顆淬體丹藥力強大,但是秦南的武魂,畢竟是黃級一品啊,靠著十顆淬體丹,這麼快就突破了?

秦南察覺到父親的疑惑,立刻岔開話題,道:「對了,父親,今天你怎麼過來了?」

秦天身為一家之主,日理萬機,平常都很少與秦南見面,只是在背後一直默默的給著秦南關懷與疼愛。

「你門都讓人踹碎了,我還能不來?」秦天沒好氣道,「你以後遇到這種事情,直接告訴我,我秦天的兒子,沒有人敢欺負!」

話音一落,從秦天的身上,一股恐怖的殺氣立刻升騰而起,霸道凌厲。

秦南看著此時殺氣疼疼的父親,心中一暖,道:「父親,這些事情,孩兒自己能夠解決。」

秦天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現在秦南憑藉他淬體一重的修為,秦家弟子之中,一般人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南兒,其實為父這次前來,還要告訴你,不要沮喪,不要放棄。」秦天語氣之中,透露出一股濃濃的關愛,「以後修鍊上,只要需要丹藥,直接來找我,因為為父相信你,你日後定然能夠成為強者,獨當一面。」

說到這裡,秦天的臉上露出了絲驕傲。

黃級一品的天賦又如何?秦南是他的兒子,他就會引以為傲。

秦南微微一怔,隨即重重的點了點頭,將這句話的每一個字,都記入了心中。

秦天看到秦南的模樣,心頭微微鬆了一口氣,其實他這次過來,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看看秦南的狀態。

畢竟從一個天才,一下子變成一個廢物,恐怕一般人都無法承受。

現在看到秦南沒有失去鬥志,他也就放心了。

「父親,孩兒有一事相求。」秦南突然開口說道。

秦天愣了一下,點頭道:「你說,有什麼事情。」

「我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但求父親務必相信我……」秦南仔細斟酌了一下用詞,臉色鄭重道:「我需要丹藥,而且是一百顆淬體丹,如果能拿到兩百顆,甚至五百顆淬體丹,那更好!」

說完之後,秦南小心翼翼的看著秦天。

要知道他這個要求,不是一般的強人所難,而且非常的過分,因為整個秦家子弟一個月的修鍊資源,才不過一百顆淬體丹而已,剛才秦南甚至要求了五百顆淬體丹。

何況,現在的秦南還是家族第一『廢物』,拿五百顆淬體丹給一個廢物,就算是秦天,也會遭到巨大壓力,無數人反對。

不過秦南需要這麼多的丹藥,那都是因為戰神之魂的緣故,戰神之魂能吞吃丹藥提升等級,秦南想要自己去弄淬體丹,那恐怕是杯水車薪,所以只有向秦天開口,要來大筆丹藥,將戰神之魂的等級,一口氣提升更高!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但這有一個難處,秦南沒有將戰神之魂的事情說出來,不是怕秦天不信,而是實在太過驚世駭俗了。

若是說出戰神之魂的事情,秦南就算是想要一千顆,一萬顆,秦天也會想辦法弄來。

秦天表情果然露出了一絲震驚,他完全沒想到秦南這樣獅子大開口,在沉默了數個呼吸之後,隨即重重點了點頭。

「好!」 接下來的幾天,秦南徹底沉入了修行之中。

只見到戰神之魂懸浮身後,天地之間的靈氣,滾滾吸來,隨著秦南的一呼一吸,靈氣好像是兩條長蛇,灌入秦南的體內。

戰神之魂提升到黃級七品之後,修鍊速度,要比之前,快了整整一倍。

饒是如此,秦南也耗費了足足三天的時間,才將一身的修為,提升到了淬體二重境界。

「淬體境,共分十重,每提升一重,體魄便強化一次,越往後提升境界的困難也就越大,需要的靈氣越來越多。」

「儘管有了這戰神之魂,我依然不能放鬆,需要好好努力。」

秦南目光堅毅,很快又沉入了修行之中,雖然有著如此強大的武魂,但是他現在這淬體二重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

……

此時,秦家,議事大殿。

秦天披著一襲紫色貂皮大衣,端坐在首位上,再配著他那原本高大的身材,散發出來了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

在這下方,坐著三位老者。

為首的一名老者,一身金袍,面色紅潤,對於秦天散發出來的威壓視若無睹,甚至從一開始進來議事大殿,這名老者就沒有正眼看過秦天。

這名老者,名為秦鐵霸,是秦家的大長老,也是秦長空的父親。

秦鐵霸身後的兩名老者,便是秦家的二長老、三長老,都是秦家之中,手握重權之人。

二長老、三長老小心翼翼的坐在後面,眼神閃爍,目光不斷在秦天和秦鐵霸身上打量著,自從秦長空覺醒武魂之後,大長老和家主之間的矛盾,已經徹底明面化了!

「不知道家主今天找我們過來,有何貴幹?」秦鐵霸捧起茶杯,淡淡問道。

二長老和三長老也有些疑惑,按道理來說,距離家族會議,應該有一段時間才對。

「既然大長老問了,那我就實話實說。」秦天面無表情,道:「今天召集各位前來,只是想告訴各位,我準備以家主名義,調動一千顆淬體丹,給秦南修行。」

此話一出,好像整個大殿中扔入了一枚驚雷,秦鐵霸三位長老的臉色,直接炸開。

秦鐵霸更是驚的連口中茶水都全部噴出,隨即怒聲道:「什麼?秦天?你說什麼?你居然你想要調動一千顆淬體丹給那個廢物,你是不是瘋了?」

二長老、三長老也滿臉震驚,這可是足足一千顆淬體丹啊!

秦天完全不以為意,淡淡道:「既然大長老不同意,那麼就五百顆淬體丹好了。諸位,我已經退讓了一步,你們是不是也該退讓一步?」

「你說什麼?」

秦鐵霸尖聲叫道,他幾乎被秦天這短短的兩句話給氣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