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氣裊裊的亭內,四柱雕著內容不一的石畫,畫內飛舞著張牙舞爪各異怪物,怪物前立著神色默然的聖者,一道光環飛去,似擊向怪物頭顱。

Home - 未分類 - 霧氣裊裊的亭內,四柱雕著內容不一的石畫,畫內飛舞著張牙舞爪各異怪物,怪物前立著神色默然的聖者,一道光環飛去,似擊向怪物頭顱。

亭內看似很狹小,坐著數十位聖祖。細細一數,共三十七位。

細如筆觸,青光點破亭間。莫邪與菩燕子遁入亭內。

「大長老」!菩燕子微行一禮,莫邪也隨之問候。

「菩長老入座,各位長老,我給各位介紹一下,這位是新入長老會長老—莫邪」。菩新子眉尖凝著笑意,向亭內長老介紹。

數十位長老起身向莫邪行禮,一一介紹名諱。

莫邪忙還禮,這時才發現有長老未起身,只是一道虛影坐在石墩上,慈眉善目的凝視著莫邪。

見過禮后,菩新子指著最下首的空位。「莫長老請印座」。

莫邪心神微動。「何為印座」?

見一塊並不起眼的石墩飄落在角落,莫邪遲疑一息,轉身坐到石墩上。

眾長老落坐,菩新子神識一圈,淡淡一笑。「各位今日議事不多,只有三件。這第一件,是即日聖劍山要主辦『試兵大典』,由山主必炎子主持,邀請長老會參加,看看派那長老去」?

「試兵大典」!莫邪聽到這四個字,頓時來了興趣。想鑄兵,當然要了解如何試兵,不知聖劍山如何測試聖器的威力?

菩新子環視一周,眾長老都默然不語。這把莫邪急的,心裡跟裝著一隻馬猴子,上竄下跳。看了眼菩燕子,平時快言快語的菩燕子也是一臉的木然,似乎眾長老對此都不感興趣。

看著眾長老不語,莫邪的額角都急出了汗,想站起來說想去,想想自己剛入長老會,不能急於要事務,還是先了解為好。

菩新子見眾長老都默而不語,看了眼莫邪,臉上笑成了花。「莫長老想去」?

莫邪擺擺手。「莫某對煉兵一竅不通,去也是看個熱鬧,還是先看看他事,了解些峰外事務」。

菩新子點點頭,捻著鬍子想了想。「菩藎子、夢空子還是你二位去吧」!

菩藎子抬了抬長眼皮。「大長老,我還有虛兵未煉成,沒時間去,何況,我都去三次了,換!換」!

菩新子臉上現出幾分不悅,瞄了眼菩藎子。「還是投晶票吧」!

「好好好」!眾長老都頻頻點頭。

唰!一道青光從亭心升起,環光里亮出丈許光屏。數十道光珠飛向眾長老,莫邪剛捻住光珠,流光閃過,青色光屏被擊得青波陣陣。

紅光亮起,「莫邪」二字閃現光屏上。莫邪捻著光珠,愣愣的看著光屏上的光字,搖搖頭,自己這一票投也無用了。

菩新子微笑的看向莫邪。「莫長老,看來這次只能有勞你了,初入長老會應該多歷練」。

莫邪笑笑點點頭。「莫某領命」。

菩新子將一道晶令交與莫邪,又看向眾長老。「各位長老,這第二事,十日前,本峰『聖兵威能榜』上現出一道虛影,已經有數位長老前去查看,『長老會』也將派位長老督查此事,眾位看那位長老去最為合適」。

話畢,菩新子又環視亭域,亭內寂靜無聲,眾長老微閉著雙目,睡著了一般,只有莫邪瞪著不解的眼神。

「投晶票吧」!菩新子嘆了口氣。

話音才落,數十道晶光飛入光屏。莫邪捻著晶珠,有點哭笑不得,只見青波里飛出兩個金色光字。

莫邪眼皮一陣跳,怎麼又是自己。

菩新子露出一排白牙,微微彎腰,笑容收斂。「莫長老,看來這次只能有勞你了,初入長老會應該多歷練」。

莫邪點點頭,這事想躲都躲不開,事到如此只能去了。

「大長老,不知去何處」?莫邪苦笑的問道。

「哦!不遠,這是密晶,你可以回去細研」。一道晶光飛到莫邪身前。

莫邪輕輕捻過,看也沒看放入聖袋中。

菩新子輕咳了數聲,神色有些威嚴的看向眾長老。「各位長老,這第三件事安排前,我要強調一點,長老會事務眾多,不能一聖只擔一事,也不能多事由一聖承擔,事事推脫」。 「這位是?」安知閑看著跟隨艾莉絲走進來的高大男子,有些遲疑地開了口。

不怪他好奇,實在是這個人的身形像極了他們此行的目標,又在此刻出現,由不得他不去深想。

「在下冥河。」

見是艾莉絲的同伴,冥河主動摘下了斗笠,卸下了偽裝,展示出了自己最大的誠意。

竟然真的是…安知閑一時說不上自己的感覺是驚訝還是釋然。

眾人皆道千年烏骨參難尋,可艾莉絲只是略施小計就能讓其自投羅網。

如今不過是出去溜達了一圈,更是連漠河傭兵團搜尋許久,他們這次殺戮任務的對象——冥河都給拐回來了。

實在是令人不知說何是好。

其實艾莉絲自己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進展地這般順利。

千年烏骨參的搜尋是她取了巧,利用了巫界中對付有靈性生物的方法,才出其不意完成了搜尋任務。

可這冥河…卻是他自己主動撞上來的了。

「小艾有何打算?」與安知閑的驚訝不同,時熙在看到艾莉絲將冥河帶回的時候,腦中便有了一些考量。

就像她一直認為的那些,小艾,從來不會無緣無故做什麼事情。

「那就要看看他帶來的消息有沒有讓我看熱鬧的價值了。」艾莉絲攤手。

「那日艾小公子離開后…」冥河見狀向前一步,緩緩開了口。

在古堡府邸之內,裊裊升騰而起的茶香里,漸漸勾勒除了一個被漠河傭兵團有意掩蓋的事實。

當然,也是一個令眾人都吸了口涼氣的事實。

……

「你是說,霸龍傭兵團現在在進行一項試驗,而試驗的內容,就是通過千年烏骨參洗髓伐脈的效用,強制獲取他人的特殊能力,甚至…元氣與靈氣?」

「是的,大哥就是因為發現了這件事,才著了三弟,呸,梁沖那畜生的道。」冥河一臉忿忿。

得到冥河親口確認的艾莉絲則瞳孔微縮,她原以為不過是強權欺壓,抑或權力誘惑的戲碼,卻沒想到竟然得到這樣一個答案。

「那霸龍傭兵團的試驗如今進展到什麼程度了?真的…能強制獲得他人能量?」

安知閑和時熙的眼眸也變得凝重起來。

「我從漠河傭兵團逃出來的時候,聽梁沖的語氣似乎還沒有試驗成功,不過如今過去了這麼久,也不知道情況如何了,而且…」

冥河似忽然回憶到什麼一般,又補充了一句。

「而且什麼?」艾莉絲隱隱覺得冥河的這句話,對於他們而言很重要。

「而且他們正在密謀追捕邙山的一個神秘人,似乎是想用那人做實驗,聽說那人的攻擊極為詭異,身體能夠化作枝藤…」

「你說什麼?!」驚呼聲忽然在艾莉絲和時熙口中齊齊響起。

隨即兩人對視一眼,眼神中透露出同一個信息。

璃若有危險!

「該死的,那個女人…」時熙咬著牙開了口,語氣惡狠狠的,艾莉絲卻敏銳地聽出其中夾雜的一絲關心與擔憂。

「若是擔心,我們現在就趕過去。」安撫性地握住時熙的手,艾莉絲定定地看著她。 「我才沒有…」時熙微微側過臉頰,眼神遊離起來,聲音小得與其說是說服艾莉絲,倒不如說是在說服自己。

「小熙,無論發生了什麼,血濃於水,不要讓自己後悔。」

淡淡的聲音傳入時熙的耳中,垂下的眼眸微動,心中忽然有了決定。

「我要去找她。」當時熙說出這幾個字時,忽然覺得心上一松,突然,沒有那麼怨恨了。

無論當年的真相是什麼,那人又是因為什麼拋棄了她和父親,可那人畢竟…是她的母親。

她做不到明知她身處險境,卻依舊不聞不問。

她以為她能做到的,可她終究還是做不到。

她要去找她。

「我陪你。」安知閑和艾莉絲齊齊開了口。

「小艾,你留下,這裡需要你。」時熙沖著艾莉絲搖了搖頭,卻並沒有拒絕安知閑的相隨。

「是啊,現在局勢尚不明朗,我們也無法知道霸龍傭兵團是否能夠得逞,小艾你最聰明,這裡還得你來主持大局,更何況,冥河兄弟還需要你。」

安知閑也補充道。

「可是,那霸龍傭兵團的勢力不弱,不跟著你們,我不放…」

「主人主人,有我呀,我可以跟他們一起去,而且邙山那個地方我最熟悉了,一定會保護好他們的!」

艾莉絲一句話還沒說完,伽藍幽塔中就傳來了阿蛛興奮的聲音。

能不興奮么?

它最近都快憋出病來了,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出去放風的好機會,它說什麼都要抓住!

對了,她怎麼把阿蛛給忘了!

艾莉絲心中一喜,當初她可是在去邙山尋找時熙的時候遇到阿蛛的。

要說對邙山的熟悉程度,還真沒人能超過在邙山守護幽藍瑩草百年的阿蛛。

更何況阿蛛在陣法與結界上都頗有造詣,若是讓阿蛛去保護時熙和安知閑,她也能放心不少。

「我不跟你們去也可以,但你們要答應我帶上這古堡府邸,否則我實在安心不下。」

艾莉絲做出了自己最大的讓步,同時也把阿蛛悄悄地放到了古堡府邸的某個角落之中,再三強調它不要輕易開口。

畢竟能夠開口的魔獸都在玄獸階別以上,她可不想阿蛛因此被別人窺探。

防人之心不可無。當然,防的並不是時熙與安知閑。

「可是,你在這霸龍城也很是危險,古堡府邸我不能帶走。」

時熙搖了搖頭,就像艾莉絲不放心她那般,她也不放心艾莉絲。

「不用擔心,霸龍傭兵團和漠河傭兵團那邊我自有辦法,小熙,聽話,拿好古堡府邸,關鍵時刻會用得上的。」

艾莉絲不由分說地便將古堡府邸的主導權轉給了時熙,當然,若是她想,她隨時能夠收回控制權。

「那…你自己小心,我們會快去快回的,等我。」見實在推脫不過,時熙只好做出了妥協。

同時她的心中暗暗決定,一旦將璃若帶到安全地區,她就會立馬趕回來幫艾莉絲。

這是她做出的承諾,她一定會做到。

一道無形的波紋在霸龍城上空劃過,向著邙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小艾,等我回來。 ?莫邪這回放心了,已經領了兩項事務,這第三件總不能又落到頭上吧!環顧眾長老,目光瞄過一位長鬍子細眉長老。

「夢鑫子,娘的每次都是你投的最快」。莫邪咬牙切齒想報一投之仇。

「第三事是,聖雲城來信,在『冥神域』又現神光,邀請聖劍山前去索光,不知那位長老願去」。

「行了,師兄,你也別坐坐,還是投吧」!菩燕子不耐煩的哼道。

眾長老也睜開了眼睛,似乎對「冥神域神光」有特別的興緻。

莫邪看向身邊的夢空子。「夢長老,何為『冥域神光』」?

夢空子冷冷的一笑。「莫長老別參合這事,能索到是神光,索不到是冥光」。

「哦!這麼說,此光是件奇物」。莫邪驚問道。

夢空子撇撇嘴。「是奇物」!

「各位長老請投……」。話音沒落,一道晶光飛入光屏內。

莫邪心中一喜,終於最先投出。

光屏內金光大放,飛出兩個鎦金字—莫邪。

莫邪眼角不停的跳著,數十雙眼睛不約而同的看來。

唰!一股子溫熱燒到了耳朵根,莫邪這個臊呀!真想找個洞縫鑽進去。

本想報復,聽到「冥域神光」是奇物,莫邪立即變了掛,投了自己一票,沒想到眾長老都棄了票。

「哈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莫長老真是奇才,獨攬三件大事,這是晶令,可別錯過了時機」。菩新子滿面欣喜。

三件大事,前二件都是安排好的事,就是準備讓莫邪去,第三件才是最撓頭的事。

「冥域神光」並非善類,在聖域與「魂域幽光」、「魔域邪光」並稱為「三大死光」。

數千萬年來,數以億計的大聖者想要得到「三大死光」,卻都失之交臂,更有數萬聖祖級聖者被死光吞噬。「冥域神光」每千年出現一次,每次有如流星一般,一閃而逝。然而就在那一瞬間,不知終結了多少化身級聖者生命。

「冥域神光」雖然像魔咒一樣,令天下大聖者著迷,卻又像死神一樣,令聖祖們恐懼。那有聖者願意去呀!菩新子想把莫邪弄出聖劍山,但也不能因此想害他。萬萬沒想到,莫邪會投自己一票。

莫邪接過晶令,心裡這個懊惱。心裡罵道:「你們這群老不死的,變得法的玩我」。

「大長老,莫邪本來就喜好遊歷,還有何事?我一朝都辦了」。

菩新子笑笑,肚子都痛的要命。「莫長老,今日議事就這些,你辦理這三件事有何要求」。

莫邪站起身,擺擺手。「沒什麼要求,我有二位故人不久前被山內弟子在『枯魂谷』擒去,即日送到我峰內即可」。

菩新子看了眼菩燕子。「好,此事由菩燕子師妹來辦」。

眾長老見事畢,一一起身,道道虛影殘留在石墩上。莫邪也起身告辭,隨著眾長老遁出亭域。

菩新子收回目光,落在「凝神墩」上,瞳孔不由的放大。「竟然是實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