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柄風雷之劍長達百丈,密密麻麻的佔據了方圓萬丈虛空,擁有著颶風般的毀滅力,蘊含著雷霆般的狂暴速度,朝拓跋瑩瑩籠罩而下!

Home - 未分類 - 每一柄風雷之劍長達百丈,密密麻麻的佔據了方圓萬丈虛空,擁有著颶風般的毀滅力,蘊含著雷霆般的狂暴速度,朝拓跋瑩瑩籠罩而下!

霎時,方圓萬丈的虛空,隨著風雷劍域貫穿直下而崩裂,劃出一道道震撼人心的巨大空間裂縫!

「瑩瑩小心!」峰巔上,穆夢囈、鍾吾詩瑤神色緊張不已……

玉樓上,沈素冰握緊了香拳,目露擔憂……

高台上拓跋瑩瑩停下了腳步,昂視著鋪天蓋地而來的風雷劍域,她冰冷的眸子里,流露出不屬於人類的兇狠之色!

「戈琴,我本想讓你多活片刻,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別怪我殘忍!」

若神界諸神,看到拓跋瑩瑩的此刻表情,便知道她要怒極殺人了! 「對本聖女殘忍?哼!不自量力!」

蒼穹中戈琴口吻極度不屑,她手持飛劍,跟隨風雷劍域俯衝而下,皓腕旋動間,帶起一蓬蓬風雷之力劍芒,撕裂了虛空朝拓跋瑩瑩殺去!

戈琴堅信,在自己風雷劍域下,拓跋瑩瑩不死也會重傷。

即便拓跋瑩瑩不死,自己在補上幾劍,她也必死無疑!

在戈琴覺得勝券在握、拓跋瑩瑩死局已定時,任誰都未發現,風雷劍域下方的拓跋瑩瑩,兇狠目光中的那一抹不屑。

「天族神通——天族神步!」

方圓萬丈的風雷劍域傾天而下,吞噬拓跋瑩瑩的剎那,一襲白裙的拓跋瑩瑩,陡然間,渾身瀰漫出一股神聖而純潔的氣息。

她猶如白色幽靈,身體以極其不可思議的柔軟性,極速游弋在風雷劍域之中,速度之快,比譚雲施展鴻蒙神步還要快上數籌!

「砰砰砰——」

震耳欲聾的巨響中,一柄柄風雷之劍垂直狂暴的刺在了台上,使得三萬丈見方的高台頻頻顫抖。

風雷劍域一同刺中檯面后便紛紛爆碎開來,化成了一團團風雷漩渦,宛如一朵朵燦爛而鋒利風雷光刃之花,在高台上一同綻放!

「咻咻咻——」

頓時,漫天飈射的風雷光刃,縱橫交錯的帶起無窮無盡的空間裂縫,自檯面上綻放開來,朝正在躲閃中的拓跋後背飈射而去!

風雷之刃著實太密集了,在所有人看來,拓跋瑩瑩將會無法躲過,被洞穿身體而亡!

風雷一脈數十萬弟子,激動的驚呼著:

「哈哈哈哈,諸位快看,我們聖女要把拓跋瑩瑩殺了!」

「嘿嘿嘿,還是我們聖女強大,拓跋瑩瑩不堪一擊,只有躲避而死的命運,連和我們聖女正面交鋒的勇氣都沒有!」

「是啊!咦?不過你們發現了沒有,拓跋瑩瑩從大比開始到現在,她還沒有使用過任何兵器,會不會她還有殺手鐧沒有施展?」

「殺手鐧個毛啊!她也就是修鍊了指功,和某種身法,估計她修鍊的劍訣根本不如她的指功厲害,否則,她腦子進水了不出劍?」

「那倒也是……」這時一名風雷一脈弟子聲音一頓,接著,興奮的吶喊道:「諸位快看,拓跋瑩瑩要死了!」

「撲哧撲哧!」

萬眾矚目中,高台上數道風雷之刃,帶著股股飈射的血液,從一副躲閃不及的拓跋瑩瑩後背,洞穿而過!

接著,拓跋瑩瑩停止了閃躲,留給峰巔上三百多萬人一道瑟瑟發抖的背影!

此刻,任誰都未發現,背對眾人的拓跋瑩瑩,兇狠目光中的那一抹猙獰!

這是不屬於人類的表情!

準確來說,拓跋瑩瑩本來就不是人類,她只是擁有著人類的模樣而已。

「逃呀!你怎麼不逃了!」自蒼穹中帶著一蓬蓬劍芒俯衝而下的戈琴,儘管在嘲諷,可她卻死死地盯著拓跋瑩瑩背影,謹慎萬分。

因為她無法忘記,之前拓跋瑩瑩被司馬凌恆一劍洞穿心臟時,拓卻像是沒事人一般,將司馬凌恆擊殺!

故而,她看似隨意,實則心細如髮的凝視著拓跋瑩瑩,揮劍朝拓跋瑩瑩頸部斬去!

「撲哧!」

血光乍現,在風雷一脈弟子的興奮吶喊中,戈琴一劍斬飛了拓跋瑩瑩的腦袋!

腦袋飛射數丈朝地面掉落!

「原來是本聖女高看你了,這點本事還想對付本聖女?真是自尋死路!」

戈琴持劍飛落在拓跋瑩瑩身後,恥笑不已。

玉樓上,澹臺玄仲、沈素冰,望著拓跋瑩瑩即將倒下的無頭屍體,扼腕嘆息。

沈素冰後悔萬分,若再給她一次機會,她定會阻止拓跋瑩瑩參加大比。

在沈素冰目露難過之色時,峰巔上風雷一脈弟子們的勝利歡呼聲愈發熱烈:

「恭喜聖女進入四強!」

「恭喜聖女斬殺拓跋瑩瑩,為司馬聖子報仇雪恨……」

「……」

玉樓上,聖門風雷首席司馬瑜,落淚長嘆,「孫兒啊!戈琴已經為你報仇了,你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

驀然!

澹臺玄仲似乎發現了什麼,接著一道迷惑之音,傳入沈素冰耳中,「侄女,你快看譚雲、穆夢囈、鍾吾詩瑤!」

沈素冰將目光從高台上挪開,倏然,心中一喜,「莫非瑩瑩沒死?」

此刻,沈素冰發現,穆夢囈、鍾吾詩瑤、譚雲的臉上,不僅沒有悲痛之色,相反,還泛出一抹笑意!

就在沈素冰迷惑之際,倏然,玉樓上的司馬瑜,發出了驚悚的尖叫聲:「戈琴小心!」

一石驚起千層浪!

眾人紛紛望去,只見高台上拓跋瑩瑩無頭屍體,就在直挺挺的倒地時,倏然,左腳尖駐地,柔若無骨的右腿劈開上揚,帶著龜裂的虛空,右腳狠狠地抽砸在了毫無防備的戈琴臉頰上!

「砰!」

「噗!」

戈琴還未反應過來,便口噴鮮血,七竅流血陷入了昏迷,「撲通!」身體翻滾中砸落在百丈外!

戈琴昏迷中的戈琴抽搐著身體,血液從口腔中徐徐溢出。

「嗖!」

在眾弟子脊背發寒目光中,拓跋瑩瑩台上的斷頭,騰空而起,飛落在了她斷頸上,接著,頸部傷口閃電般癒合!

「這是何體質?怎麼本宗主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澹臺玄仲霍然起身!

沈素冰、馮傾城等各大首席,亦是駭然不已!

此刻,峰巔上三百多萬弟子,顯然是被嚇到了,皆呆如木雞!

接著,眾弟子被司馬凌柔的哭喊聲打斷了思緒,「戈師姐快起來啊!」

緩過神來的眾弟子,發出歇斯底里的叫喊,聲音中蘊含著深深地恐懼意味:

「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拓跋瑩瑩都被斬首了,她怎麼可能復生!」

「是啊!太恐怖了!」

「……」

這時,玉樓上包括澹臺玄仲在內的所有高層,他們皆認定,拓跋瑩瑩方才根本沒有被斬首,定是她身上有著某種製造幻覺的法寶,才使得自己誤以為她被戈琴斬首!

眾高層如此想也在情理之中,並非鼠目寸光,而是拓跋瑩瑩幾乎不死不滅的天族之軀,根本超出了眾人的認知範圍罷了! 這時,高台上拓跋瑩瑩,一揮手,戈琴掉落在地上的飛劍,攝入了右掌!

她冷漠無情,持劍一步步朝血泊中抽搐身體的戈琴走去。

「戈琴,快起來逃命!」玉樓上司馬瑜驚恐的嘶吼著。

戈琴乃是風雷一脈一名老祖的重孫女,身份尊貴!

司馬瑜清楚若戈琴死了,那自己這個聖門風雷首席之位丟了是小,自己恐怕也老命不保!

戈琴迷迷糊糊中聽到了司馬瑜的恐慌之音,她長長的睫毛顫動間,睜開了眼睛,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自己身前!

她惶恐中睜開了雙目,看到拓跋瑩瑩,舉起了自己的飛劍!

「不!」戈琴慘烈的尖叫中,血光乍現,拓跋瑩瑩揮劍斬斷了戈琴右腳腳筋!

「啊!」

慘叫聲再次響起時,拓跋瑩瑩目光兇狠的又揮劍斬斷了戈琴的左腳筋!

戈琴痛苦而迷惑的猛烈搖動著螓首,「怎麼會這樣?我明明斬殺了的頭顱,你、你為何沒死!」

「拓跋瑩瑩,我不服,我不服!若非你偷襲我,我怎麼可能不是你對手……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不是……你不是!」

拓跋瑩瑩美眸中浮現出深深的嘲諷與不屑,「知道為何和你對決開始,我一直未出劍嗎?」

「為何?」戈琴雙目憤怒的盯著拓跋瑩瑩。

皎潔的月光下,拓跋瑩瑩一字一頓道:「因為你不配我出劍!」

「我若出劍,三息之內,你必死無疑!」

在眾人看來,拓跋瑩瑩是給自己臉上貼金,只有譚雲清楚,不僅戈琴不配拓跋瑩瑩出劍,這裡其他參加大比的弟子也不配!

「撲通!」

這時,玉樓上,司馬瑜顫抖著身體,面朝高台跪下,高呼道:「拓跋瑩瑩,劍下留人吶!戈琴她可是我脈六老祖的重孫女啊!」

「她殺不得,真的殺不得啊!」

聞言,拓跋瑩瑩娥眉微微一皺,並未吭聲,而是看向了盤膝而坐在峰巔上的譚雲,投去詢問的目光。

不待譚雲開口,司馬瑜忙不迭的叩首道:「譚聖子,求求你了,快讓你表妹饒了戈琴吶!」

「只要饒了戈琴,拓跋瑩瑩殺我孫兒之事,我們一比勾銷啊!」

聞言,譚雲看都未看司馬瑜,他眺望著星空下的拓跋瑩瑩,點了點頭,吐出了令司馬瑜絕望的聲音,「瑩瑩,殺!」

「哥,現在殺嗎?」拓跋瑩瑩問道。

譚雲點頭道:「我的傷勢一時半會恢復不了,還有,傷得也不是太重,對付一群各脈所謂的天才足夠了!」

「瑩瑩你無須為我爭取恢復傷勢的時間,把她宰了!」

「嗯。」拓跋瑩瑩螓首微微一點,接著,俯視著恐慌落淚的戈琴,冷然道:「既然你殺人喜歡斬人腦袋,那我也讓你死前,感受一下這樣死的滋味!」

說著,拓跋瑩瑩舉起飛劍,就要斬下時,倏然,蒼穹響起一道蒼老而恐慌之音,「劍下留人!」

下一瞬,一道灰色光束穿透了雲海,自浩瀚的星空下,射落在峰巔上,化為一名九旬灰袍老者。

老者佝僂著身姿,朝玉樓的澹臺玄仲躬身道:「屬下戈秋空,見過宗主。」

「戈老免禮。」澹臺玄仲點了點頭。

「謝宗主。」戈秋空話音甫落,玉樓上的司馬瑜忙不迭的躍下峰巔,面對老者叩首道:「徒兒拜見師父!」

「混賬東西!」戈秋空一記耳光,將司徒瑜抽飛。

「師父息怒!」司馬瑜驚恐萬分的爬到戈秋空面前,噤若寒蟬,接著,回頭對著數十萬風雷一脈弟子,命令道:「還不快拜見六老祖!」

數十萬弟子當即匍匐在地,「拜見六老祖!」

「嗯,你們都起來吧。」戈秋空朝眾弟子擺了擺手,看著司馬瑜,冷哼道:「你就給為師跪著!」

「是是是。」司馬瑜頻頻點頭。

「為師待會兒再收拾你!」戈秋空話罷,耳畔傳來戈琴的呼救聲,「高祖救我……救琴兒!」

「好好好,琴兒別哭,高祖一定救你。」戈秋空看著台上,戈琴的樣子,他渾濁的眸子里淚光閃爍,接著,朝譚雲抱拳,情真意切道:「譚聖子,琴兒與你並無恩怨,還請你饒她一名啊!」

這時,譚雲腦海中響起了澹臺玄仲的冷漠之音,「雲兒,戈秋空是姦細!戈琴不留活口!」

其實即便澹臺玄仲不說,譚雲也斷然不會放過戈琴。

同時,譚雲知道戈秋空,方才抽打司徒瑜,也只是給自己做做樣子看的!

此外,譚雲斷定,戈秋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瑩瑩要殺戈琴時才出現,定是其之前在某個地方關注著瑩瑩和戈琴的對決!

譚雲肯定戈秋空之前,早已將拓跋瑩瑩擊殺司徒凌恆的過程看在眼裡!

暗忖此處,盤膝而坐的譚雲,直接無視戈秋空,對著拓跋瑩瑩,若有所指道:「別忘記你曾經的做事原則!」

聞言,拓跋瑩瑩心聲堅定,「以善未先!面對敵人以惡制惡,以殺止殺!」

暗忖此處,拓跋瑩瑩毫不猶豫的揮劍,帶著飛濺的血液,斬飛了戈琴的頭顱!」

「不!」戈秋空老軀發抖,渾濁的淚水從眸中滾落。

「高祖,救我嗚嗚……」

戈琴的十尊風雷屬性聖魂,自斷頭中飛了出來,絕望著望著目眥盡裂的戈秋空,呼喊著。

「琴兒!」戈秋空悲痛欲絕,正準備朝高台飛去時,玉樓上響起澹臺玄仲毋庸置疑之音,「戈秋空,你再敢動一下試試。」

「別讓本宗主再說第二遍,立即滾下皇甫古山!」

戈秋空背對澹臺玄仲,咬牙切齒,心聲咆哮道:「譚雲、拓跋瑩瑩,還有澹臺玄仲,你們給本尊等著!」

篤定主意,他還想和戈琴說些什麼時,拓跋瑩瑩面不改色的斬潰了戈琴的十尊聖魂!

「琴兒啊!老祖一定會為你報仇,一定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