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人嘛,不知道,這些要留給後世評論,不過嘛,為老百姓辦事,那是我的職責,俗話說得好啊,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嘿嘿,我林士學雖然算不上個十足的好人,但是,我對老百姓,絕對是問心無愧的!」那個男人原來叫做林士學。

Home - 未分類 - 「哈哈,好人嘛,不知道,這些要留給後世評論,不過嘛,為老百姓辦事,那是我的職責,俗話說得好啊,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嘿嘿,我林士學雖然算不上個十足的好人,但是,我對老百姓,絕對是問心無愧的!」那個男人原來叫做林士學。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看著前方,有些不經意地陷入了一種沉思的狀態,似乎我的話觸動了他心裡的什麼東西。

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也大約知道他是一個好人,畢竟,能為老百姓辦事的人,就肯定是個好人。

所以,想明白這些之後,我當時就做了一個決定,準備讓姥爺幫他祛除身上的陰氣,然後不收他的錢。

畢竟,能夠為老百姓辦事的好官是很難得的,這樣的好官有難,我們都該幫助他不是?

下定決心之後,我就對著林士學點點頭說:「好,那既然你是好人,你跟我來吧,你身上有鬼,我讓姥爺幫你除掉。」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林士學聽到我的話之後,竟然是全身一震,整張臉都驚愕地有些扭曲,兩手也有些本能地用力抓住我的胳膊,張大眼睛,滿臉驚恐地看著我,同時驚聲問我:「小娃子,你說什麼?!你,你怎麼,怎麼知道的?你快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你抓疼我了!」

我被林士學抓得有些窒息,掙扎了好半天才甩開他的手。

「對不起,對不起,小師父,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太激動了,嚇到你了,不好意思,來,叔叔幫你揉揉,」林士學當時可能真的是太激動了,說話都有些顛三倒四,對我稱呼也變得不倫不類。

不過,他說到做到,竟然真的蹲下來,拉著我的手,幫我撫平了衣服上的褶皺,然後開始幫我揉了揉胳膊。

他幫我揉胳膊的同時,低聲問我:「小師父,你剛才說的話,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就在我剛想回答林士學的話的時候,那個一直追著我的黑臉大漢,跑了過來。

那黑臉大漢看到林士學拉著我的手,對我很親切,臉上很快就現出了一種既鄙視又憤怒的神色,不覺就上前對林士學說道:「院長,別理這個小要飯的,交給我吧,我來處理他!」

聽到那個黑臉大漢的話,我嚇了一跳,擔心林士學真的把我交給那大漢,那樣的話,我就死定了。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林士學聽到那個大漢的話,竟然是有些生氣地站起身,冷臉對那個大漢道:「二子,以後你說話注意點,這位小師父不是平常人,你以後對他最好恭敬一點,不然的話,你就給我滾回老家去,明白嗎?!」 (二更送上,「目前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既要防範島上的凶獸,還要提防各方勢力,形勢很不妙啊。」

于飛也很頭痛,徐天陽不僅擁有六重天的驚人實力,身上還有一個帝都鬼王七夜,綜合實力之強悍,絕對可怕。

路上,于飛從一木和尚口中了解到此行少林派的大致實力,情況讓他大感驚訝。

六個和尚全都是真元期高手,四重天境界的有兩人,五重天境界的有三人,六重天境界的有一人。

如此實力,就算是警神徐天陽那邊也比不上。

一木和尚在少林派算是比較傑出的,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了五重天境界,資質絕對驚人。

反觀于飛等九人,情況就差多了。

若是雙方生死一戰,後果將不堪設想。

翻過一座山嶺,前方出現了一個深谷,陣陣腥風瀰漫在空氣中,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鐵拳和尚站在山嶺上,看著前方的深谷,臉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這個深谷呈東西走向,若要繞行至少要多走數十里,似乎有點太遠了。

此外,深谷中腥風很重,明顯藏有凶獸,卻也隱約傳來陣陣芳香,似乎有什麼靈藥。

「大師怎麼停下了?」

秋雨來到鐵拳和尚身旁,看著前方的深谷,秀眉頓時皺了起來。

「此島很詭異,似乎隱藏著無窮隱秘。眼前的深谷藏有可怕的凶獸。但似乎也有機緣蘊於其中。」

「大師想去試一試運氣?」

「我確實有那個想法,但需要詢問一下你們的建議。畢竟這是冒險的事情。」

秋雨將眾人聚集在一起,簡要說明了一下當先的形勢,詢問大家的建議。

有人提議入谷一探,有人提議最好繞行。

經過一番商討之後,多數人贊同冒險一探,想要搶奪機緣。

鐵拳和尚與秋雨簡單協商了一下,由少林派高手在前開道,于飛等人緊隨其後。準備硬闖深谷。

縱身飛下山嶺,十五位修士如長蛇一般,快速朝深谷逼近。

前方,獸影頻現,狂風突起,一頭銀狼從林中射出,朝著一個和尚撲去。

和尚直接一拳打出。至陽至剛的拳勁化為一道紅光,當場將那銀狼擊斃。

少林和尚組成一個菱形陣,鐵拳和尚居中,一木和尚斷後,如一把鋒利的長槍,直接殺入深谷。迎面撲來的凶獸如飛蛾撲火,全都被直接震飛或是打死。

于飛率眾緊隨其後,秋雨和許楓斷後,十五人快速推進,尋常凶獸根本無法抵禦。

突然。一聲咆哮從谷中傳出,震蕩的音波蘊含著可怕的殺傷力。硬生生的逼停了前進的少林高手。

深谷地形複雜,怪木叢生,茂密的枝葉遮擋了光線,陰森、潮濕、昏暗,很適合毒獸出沒。

鐵拳和尚注視著前方,那些直徑一兩米的大樹被一股可怕的蠻力直接撞斷,一頭超級巨大的蜈蚣蟲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快走。」

鐵拳和尚臉色驚變,下令迅速撤走。

金色的蜈蚣長達數十米,完全就是一頭龐然大物,身上類似鐵甲一般的硬殼堅硬如鋼,一個五重天境界的和尚全力一擊,赤紅拳勁打在它身上,濺起陣陣火花,卻未能傷它分毫。

這種身披戰甲的龐大毒物,沒有絕對實力,只會自取其辱。

鐵拳和尚號稱鐵拳無敵,可看到這個大傢伙,還是第一時間選擇了退走。

金色的蜈蚣被人吵醒顯得很憤怒,巨大的身軀橫衝直撞,如一把開山神斧,撞斷了無數大樹,撞碎了諸多石頭,對著眾人緊追不捨。

深谷中,群獸嘶吼,四下逃亡,全都在躲避巨型蜈蚣。

成片的樹木被攔腰切斷,眾人倉惶逃竄,專往密林深處走。

巨型蜈蚣移動的速度那是相當驚人了,眾人不熟悉地形,很快就被追上,十五人瘋狂逃竄,很自然的就分開了。

于飛拉著西門瑞雪跑在最前頭,這個深谷給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裡面似乎隱藏著什麼。

型尚與少林和尚走在一塊,許楓帶著卓華,畢乘風拉著木清雪,唯有紀斐獨自一人,徘徊在生死邊緣。

突然,一聲低吼從前方傳來,巨大的撞擊聲引起了逃亡中眾人的注意。

一條通體烏黑,長達百米的巨蛇探出一顆蛇頭,好似死神一般從樹林上空俯視眾生,那兇殘的眼神,吞吐的紅信,嚇得眾人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了。

「我的媽啊,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還要不要人活啊?」

許楓咒罵一聲,前有巨蛇,後有蜈蚣,一群人似乎鑽入了毒窩。

此刻,很多人都開始後悔了,早知道這裡有這樣難惹的傢伙,還不如繞行得了。

「分散突圍,大家各憑天命吧。」

鐵拳和尚大吼一聲,他也有些後悔了,但卻已經沒有選擇。

巨型蜈蚣迅速逼近,前方的黑蛇虎視眈眈,幾乎斷絕了眾人的生路。

于飛回頭看著眾人,本想將型尚帶到身邊,可惜相距太遠,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

運轉玄冰九裂,于飛淹沒了自己與西門瑞雪的氣息,以最快的速度朝左邊的樹林衝去,眨眼就消失在樹林中。

這個節骨眼不是逞英雄的時候,于飛只能盡最大努力,保護好身邊的西門瑞雪,其他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進入密林之後,于飛並未停留,釋放出意念探測波,仔細留意前方的情況。

深谷很長,昏暗而陰森。

西門瑞雪有些驚恐,緊緊握住于飛的手,不安的看著後方。

畢乘風拉著木清雪也鑽入了密林,但速度比于飛差遠了。

其餘之人情況不明,只能聽到蜈蚣前進時撞斷大樹留下的聲音。

于飛專註的看著前方,千里眼洞察秋毫,能將數百米外的情況都看得一清二楚。

于飛保持著驚人的速度,眨眼就前行數里,前方的樹木逐漸稀少,隱約出現了一面石崖阻斷了去路。

飛出數林之後,于飛看到了一面斷崖,那兒有一個十米左右的大洞,裡面傳出陣陣腥風。

于飛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表情凝重的看著洞口,意念波延伸入內,仔細探索裡面的情況。

西門瑞沿頭看著後方,一顆巨大的蛇頭聳立著密林之上,似乎與那巨大的蜈蚣對上了。

「洞中有靈藥,我們去試試機緣。」

于飛拉著西門瑞雪一閃而入,鑽入了漆黑的大洞中。

那裡腥氣很重,讓西門瑞雪很不舒服。

山洞很深,蜿蜒而下,于飛拉著西門瑞穴了七八分鐘,才來到一個地底洞穴之中。

那裡有一個橢圓形的水池,佔地不足十平米。

池水很清澈,池中有一塊乳白色的石頭,上面有一個凹槽,裡面有黑色的泥土,生長著一株半米高的植物,僅有七片葉子,頂端結了一顆紫果,散發出濃郁的芳香。

「這是什麼東西?」

西門瑞汛了幾眼,根本不認得。

于飛沒有開口,他在仔細觀察這株植物,特別是那紫果。

「有點像是傳說中的千年紫玉果,應該快要成熟了。」

紫果表面蕩漾著一層漣漪,好似萬千細紋在波動,引起了西門瑞雪體內紫霞劍的反應。

「好奇怪,紫霞劍竟然對它有反應。」

于飛一愣,回頭看了西門瑞雪幾眼,吩咐她摘下紫果服下。

「你呢?」

西門瑞雪知道千年紫玉果一定非同凡響,而于飛毫不猶豫的就讓給了她,這讓她無比感動。

要知道對於修士來說,這種增強修為實力的靈藥那是萬金難求。

特別是在抹時代,那就更為難得。

「你吃紫玉果,我吃你啊。」

于飛半真半假的回答,眼神在西門瑞雪胸前來迴轉了幾圈,曖昧極了。

西門瑞雪瞪了他一眼,俏臉露出了一絲嬌嗔之色,一言不發的摘下紫玉果,直接服用。

于飛掃了一眼四周,沉聲道:「這兒應該就是那巨蛇的棲息地,它一直在守護著這株千年紫玉果,我們得儘快離去。」

正說著,于飛發現了一塊斷碑,上面似乎刻有文字。

「走吧,我們現在就離去。」

西門瑞雪二話不說,拉著于飛就想走。

「不急,我們去那邊瞧瞧。」

來到斷碑前,于飛拂去碑上的塵土,清晰的字跡映入眼中。

斷碑只斷了上面部分,完整的碑文並沒有受損,上面記載了一種絕世秘技,名為紫玉千魂斬。

于飛和西門瑞雪一同觀閱,發現這是一種極其厲害,極其霸道的絕技,需要服用千年紫玉果,配合紫霞劍,方能施展得出。

于飛有些驚愕,試著修鍊了一下,結果身體出現明顯排斥現象,這絕技還真是與眾不同。

西門瑞雪一臉驚喜,這簡直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絕技,簡直太巧合了。

于飛沒有強求,似乎明白這就是緣分,屬於西門瑞雪,誰也搶不走。

從得到紫霞劍開始,到之前服用千年紫玉果,再到如今的紫玉千魂斬,三點一線,缺一不可,這就是因果。 黑臉大漢,也就是那個二子,被林士學呵斥了之後,現出了一臉尷尬的神情,黑臉也有些發紅,嘟囔了半天,才唯唯諾諾地問林士學:「院長,這,小子,不,小師父,是什麼來頭?您怎麼對他這麼看重?」

「這個你就不要問了,總之,以後你注意一點就是了,好了,這兒沒你什麼事情了,你去車上等我吧。」林士學說完,揮揮手把二子趕走了,這才蹲下身,滿臉堆笑地問我:「對了,小師父,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不知道小師父你怎麼稱呼,可以告訴我么?」

「我,我叫方曉,你不要叫我師父,怪彆扭的,」我畢竟是個鄉下小孩,沒見過什麼大世面,所以林士學那麼叫我,我不自覺地就有些害羞和扭捏,不過心裡挺受用的。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來,我從小就是個挺虛榮的人。

當然,我也不是說虛榮就不好,只是後來我才知道,虛榮,會給人帶來很多麻煩。不過這些都是后話,這裡暫且不表了。

「呵呵,好名字,果然是曉師父,哈哈,好啦,不說這些了,對了,小師父,你剛才說我身上有鬼,是真的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以告訴我么?」雖然我讓林士學不要叫我小師父,但是他依舊還那麼叫我。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來,林士學是一個很會察言觀色,把握別人心理的人。

很顯然,我的虛榮,早已被他發現了,所以,他就投其所好,堅持了自己對我的那種過分的尊重。

見到林士學這麼問,我皺眉想了一下,只好如實把情況告訴了他。

「你身上有,有黑氣,很兇煞,我能看到,不過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我姥爺很厲害,他要是看到了,肯定可以幫到你,你既然是好人,我就幫你。」

「果然是奇人!士學今天算是見到真正的民間高人了。」聽到我的話,林士學有些感嘆地說完,接著拉著我的手,很爽快地對我說道:「走,小師父,帶我去見你的姥爺,我要好好和他老人家談談。」

「姥爺就在前面拐角的樹下擺攤,你跟我來吧,」我帶著林士學,穿過人群,一路來到了姥爺擺攤的那個路口。

來到了路口,我看到姥爺的攤子前面,已經聚集了好多人。

這些人都是前來趕集的鄉下人。

鄉下人迷信,都很喜歡算命,所以,姥爺的生意很火爆。

不過,鄉下人一般也沒什麼錢,所以,姥爺給他們算命,那基本就等於是在做善事,根本沒法從這些鄉下人身上賺到什麼錢。

也正因為如此,姥爺才會讓我去叫一些正倒霉運的有錢人過來,想要幫他們消消災,然後順便賺點錢。

我帶著林士學在路口出現的時候,姥爺也正好抬頭向我這邊看了一下。

他看到我身後的林士學的時候,眉頭不自覺地皺了一下,接著和我對望了一眼,對我點了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