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俱靜。

Home - 未分類 - 全場俱靜。

像是如此場景在這種國際交流會議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沒有誰只攜帶著實踐產品論文前來,更沒有誰在最後說出來,願意和人共享一種技術。雖然蘇沐最後輕描淡寫的說出這種技術,但只要不蠢的人都清楚,他口中所謂的這種技術是有多廣闊的市場性。只要能開發好,絕對是一筆橫來之財,誰能忍受這種誘惑?

付銘輪同樣心底驚訝。

他雖然知道蘇沐絕對不會按照常理出牌,卻也沒有想到蘇沐會帶來如此驚人之舉。照著蘇沐的做法來,吳越省這次想要不成為焦點都不行。想到之前有人還說吳越省這次會顆粒無收的定語,他就不屑的冷笑。有些人目光就是短淺,非要將你們的弱視施加到其餘人身上,現在你們總算知道,什麼叫做強勢崛起吧。

是金子到那裡都會發光的。

「你們有誰能給我說說剛才那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我想要知道他的所有資料,趕緊給我去找。」

「馬上啟動和吳越省交流團的合作事宜談判。」

……

在其餘國家和企業開始活動的時候,蘇沐安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面對著交流團人射過來的炙熱眼神,蘇沐波瀾不驚的一笑,沒有多說什麼。但所有人看到他的笑容,全都感到安心。沒有誰意識到,他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竟然如此在乎蘇沐的想法。

蘇沐剛準備開口和林御說點什麼,誰想一道身影出現在他身邊。

「有人想要見你,跟我們來一趟吧。」(未完待續。。) ;();東機谷勝等人,村上貞正讓秘書把山鹿素靜叫了

與其他將軍相比,東京衛戍部隊司令山鹿素靜「單純」得多。出生在平民家庭的山鹿素靜在22歲時以少尉軍官身份加入日本陸軍(當時還是陸上自衛隊),33年間,山鹿素靜一直以最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一步一步的晉陞,最終成為陸軍上將。從各方面看,山鹿素靜都是在政治方面沒有野心的「純正」軍人。能夠得到村上貞正的絕對信任,擔任意義非凡的東京衛戍部隊司令,除了「單純」之外,山鹿素靜與村上貞正的關係非同一般,他的妻子是村上貞正的父親在同族內認養的女兒,也就是村上貞正的義妹。

「你先出去吧,沒事別來打擾。」

支走秘書,村上貞正請山鹿素靜坐了下來。

即便面對首相,山鹿素靜仍然一臉嚴肅,坐下后挺直了腰桿。

「最近的局勢有點緊張。」村上貞正在「妹夫」面前沒有做作,直奔主題,「你那邊的準備工作進行得怎麼樣了?」

「都已準備就緒。」

村上貞正點了點頭,說道:「過幾天,我會以出兵為名,召開一次高級軍官會議,希望衛戍部隊不會讓我失望。」

「絕對不會讓首相大人失望。」山鹿素靜稍微遲疑了一下,「首相大人,真的有必要嗎?」

「你認為沒有必要?」村上貞正反問了一句。

「不。不是!」山鹿素靜立即說道。「我只是覺得。現在……」

「你參軍多少年了?」村上貞正轉移了話題。

「算上在軍校學習地時間。已經三十七年了。」

村上貞正點了點頭。說道:「就我所知。你與佐藤信齋是軍校校友吧?」

「佐藤君比我高兩界。」

「佐藤不是大問題。只要他還在總長地位置上。就不會對我們構成威脅。」村上貞正冷冷一笑。說道。「東機也沒什麼問題。這幾年他學了很多東西。高島地野心不小。但是頭腦也很聰明。局勢明朗之前。他不會做出愚蠢地選擇。真正有麻煩地是岩崎。這『傢伙』一直跟我唱反調。聽說前幾天。他還做了很多不應該做地事情。」

山鹿素靜微微皺了下眉頭,似乎沒有明白首相的意思。

「在我下達軍事動員令之後,岩崎信川藉機到地方隊視察,數次與陸戰隊、艦隊的中高級軍官秘密會晤。」村上貞正笑著搖了搖頭,「岩崎很有政治野心,認為取代我的時機已經成熟了。」

「首相大人,岩崎君……」

「山鹿,很多問題你看不明白,我卻看得非常清楚。」村上貞正長出口氣,說道,「岩崎以為自己很聰明,卻沒有明白一個道理。」

「什麼道理?」山鹿素靜確實沒有政治天賦。

「他是軍人,不是政治家。」村上貞正淡淡一笑,說道,「如果軍人能夠治理國家,需要我這樣的政治家嗎?岩崎並不蠢,知道我們不可能在朝鮮半島上戰勝支那,甚至不大可能在海洋戰場上戰勝支那。如果我們在半島戰場上戰敗,陸軍與空軍都將受到打擊。為了確保本土安全,我們必須全力發展海軍。到時候,岩崎就能取代佐藤,成為『軍部』總長。海軍地影響力也將迅速膨脹,岩崎就有機會取代我,成為首相。岩崎犯了一個致命錯誤,如果我們參戰,支那會放過日本海軍嗎?」

山鹿素靜皺起了眉頭,沒有發表意見,因為他是陸軍將領。

「我敢保證,別說我們的軍人登上朝鮮半島,就算我們的戰機進入半島上空,支那就會以雷霆手段幹掉我們的所有艦隊。」村上貞正的神色變得異常嚴肅,「岩崎算不了什麼,就算一萬個岩崎,也頂不上大日本帝國的海軍艦隊。在我們擁有足夠實力之後,海軍將成為大日本帝國邁向全世界地支柱力量,我們不能讓一個瘋子、野心家毀掉大日本帝國的根基,更不能讓大日本帝國葬送在我們手裡。」

「首相大人……」

「現在你認為,我們有必要採取行動嗎?」

我懷疑你喜歡我 山鹿素靜沒有遲,立即點了點頭,說道:「如果岩崎為了一己私慾,不顧國家與民族利益,積極推動戰爭,他就不是大日本帝國的軍人!」

村上貞正點了點頭。「看來,你知道該怎麼做了。」

「首相大人放心,我會做好準備,絕不讓大人失望。」山鹿素靜起身說道,「我馬上回去部署,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叛徒。」

村上貞正沒說什麼,送山鹿素靜出門后,叫上秘書去了餐廳。

廚師準備好了午餐,谷樹良平剛剛趕到。

「首相大人……」

「坐吧,隨意點。」村上貞正的心情明顯好了許多,「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獲得情報后我就趕了回來。」谷樹良平拿出了帶回來的「絕密資料」,「雖然遇到點小麻煩,但是問題並不嚴重,都解決了。」

村上貞正

頭,在廚師上菜的時候,翻開了文件。

廚師與秘書離開餐廳后,村上貞正合上了文件,說道:「幹得不錯,這幾份情報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你立下了大功,只是我不能給你任何嘉獎。」

「這是我份內的事情。」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收穫嗎?」

谷樹良平朝四周看了一眼,沒有急著開口。

「放心吧,這裡就我們兩人。」村上貞正淡淡一笑,知道谷樹良平在擔心什麼。

「還有一件事情,我也無法肯定。」

「什麼事情?」村上貞正拿起了筷子,「別客氣,邊吃邊說。」

谷樹良平勉強笑了一下,說道:「回來前,向我提供情報地線人提到美國很有可能正在與支那秘密媾和。」

「什麼!?」村上貞正立即放下了筷子。

「消息沒有得到證實,但是我認為可信度非常高。」

村上貞正長出了口氣。「向你提供情報地線人可靠嗎?」

「非常可靠,至少我認為非常可靠。」谷樹良平停頓了一下,說道,「他在美國國務院工作,雖然職務不是很高,但是有機會接觸到政府機密。新總統即將上任,國務院的人員也將進行調整。」

「也就是說,他需要錢?」

谷樹良平點了點頭,說道:「價格不低,為了這條消息,我花了五百萬美元。」

「錢不是問題,我會讓秘書把錢轉入你的賬戶。」村上貞正沉思一陣,說道,「關鍵是這條情報是否可靠。如果美國與支那秘密媾和,那麼美國就在坑害我們。」

「要證實也不難。」

村上貞正看了眼谷樹良平,示意日本頭號間諜繼續說下去。

「美國與支那秘密媾和,肯定會藉助第三方,在某個盟國進行談判。美國的選擇並不多,最有可能在荷蘭、西班牙、葡萄牙、希臘等國與支那的外交官秘密會晤。只要調動我們的情報網路,監視這幾個國家的支那與美國外交官員的活動情況,就能查出美國是否與支那正在進行秘密談判。」

村上貞正點了點頭,說道:「我會吩咐國家情報廳儘快展開調查,還有其他收穫嗎?」

「其他收穫都不是很重要,主要就是美國政府換屆的事情。」

「你休息一段時間,過幾天我會給你安排新地任務。」村上貞正再次拿起筷子,「先吃飯吧,不然菜都涼了。」

吃了午飯,谷樹良平離開首相府。

到商場買了生活必需品與幾套衣服后,谷樹良平回到家裡。直到夜色降下,他才離開寓所,前往秘密接頭地點與張孝瓏會面。

「首相府地飯菜不錯吧?」

「你們跟蹤我?」谷樹良平看了眼張孝瓏與陳良雲。

「算不上跟蹤,你下飛機后,我們就一直在暗中保護你。」張孝瓏淡淡一笑,說道,「村上貞正跟你談了什麼?」

「沒什麼大事,按照計劃將你們提供的情報交給了村上貞正。」

「沒別的事了?」陳良雲一邊說著,一邊遞了根香煙給谷樹良平。

「沒別的事,對了……」谷樹良平停頓了一下,說道,「我去的時候,東機谷勝與幾個『軍部』將領剛剛離開首相府。村上貞正提到會在幾天後給我安排新地任務,我覺得要出大事。」

陳良雲點了點頭,朝張孝瓏看了一眼。

「你被叫到餐廳去的時候,山鹿素靜剛剛離開首相府。」

「什麼?」谷樹良平暗暗一驚,說道,「你是說,村上貞正單獨會見了山鹿素靜?」

張孝瓏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單獨會見,山鹿素靜沒有跟東機谷勝等人一同離開首相府。」

「肯定要出大事。」谷樹良平長出了口氣,「山鹿素靜是村上貞正地妹夫,而且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軍人。村上貞正與他單獨會面,肯定在部署行動,準備對軍隊內地某些異己份子開刀。」

「這就是你的新任務。」

回頭看了眼坐在後排位置上地陳良雲,谷樹良平又朝張孝瓏看了過去。

「村上貞正已經感受到了威脅,肯定會先下手為強。」張孝瓏笑了笑,說道,「現在你已經是村上貞正的心腹,他不會把你晾在一邊。山鹿素靜只是軍人,不是情報人員,無法單獨完成清洗工作。村上貞正需要一個像你這樣的高級情報人員。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儘快搞到確切消息。」

谷樹良平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

「我們在暗中協助你,有需要隨時聯繫。」陳良雲拍了下谷樹良平的肩膀,說道,「不管怎麼樣,盡量提前弄到確切情報。」

「我儘力而為,沒別地事,我就先回去了。」

谷樹良平知道沒有選擇的餘地,不止是他,這場「遊戲」中所有的小角色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想要見蘇沐的人是誰,居然想以這種命令式的口吻來帶走他?

林御和蘇沐同時扭頭瞧過去,林御不認識這人,但蘇沐在心底卻是暗暗竊喜,沒有想到莊語嫣不僅智商高,而且情商也高,竟然能通過隻言片語,就判斷出自己就是昨晚給她傳音的人,所以現在派人過來邀請他。蘇沐知道是莊語嫣要見他,原因很簡單,誰讓來這裡的人就是刺刀,就是昨晚那個倒霉的傭兵。

「誰要見我?」蘇沐沒有起身,擺足姿態。

「你最好立即跟我走,我相信你會很樂意見到這個人的,她叫做莊語嫣。」刺刀不屑的掃過蘇沐,要不是因為自己領到這個命令的話,你以為老子會過來邀請你嗎?像你們這種非我族類,我的態度一向都是強烈抵制,無比反感的。

「什麼?」

這下蘇沐倒是沒有說話,林御卻先吃驚起來,「你說的是莊語嫣?庄教授要見蘇沐嗎?」

「當然是,我說你們能不能這麼磨蹭,啰嗦什麼,趕緊起來跟我走。」刺刀不耐煩道。

「我說你這是什麼態度,是莊語嫣想要見我,又不是我想要見她。再說她很有名嗎?我怎麼不知道她是誰?還有順便提醒下你,這位是我的領導,你對他最好放尊重點。你算什麼東西?不過就是一個過來請人的下屬,還在這裡露出不耐煩的神情,信不信我只要見到莊語嫣,投訴一下,你就吃不了兜著走,沒準她都會直接辭退你。」蘇沐故意裝出來一副高傲的模樣,說出一通囂張話語來。

刺刀眼底閃爍著殺意。

尼瑪。真是一個蠢貨。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莊語嫣又是誰?真的將老子當成是她的小弟了嗎?告訴你,只要老子想,隨時都能幹掉她。還給我擺出來什麼領導下屬的譜來。但想到自己背後站著的麥德林,刺刀就不敢多說什麼,有些話能說有些話是不能說的,他要真的敢胡言亂語的話。可沒有好果子吃。

林御心底充斥著滿滿感動。

但他還是趕緊跟蘇沐解釋道:「蘇沐,你不知道莊語嫣是誰很正常,因為你不是搞材料研究,但我知道,這位庄教授在米國材料學界雖然不顯山不露水,但卻是實實在在的頂級權威,擁有很高的地位,在材料學界擁有很強的話語權,被眾多專家學者所推崇。那些大財團企業眼中的香饃饃。所以你趕緊過去找她吧,她想要見你,肯定是有重要的事。」

這可是一尊大佛,只要能利用的好,林御相信對吳越省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要是說莊語嫣能點頭幫忙吳越省的話,林御相信自己身上的政績將會進一步擴大,攜帶著這筆濃重政績回到吳越省,加上家族再好好運作下。應該就將霍祭文從這邊擠走,自己也能順勢登上常務副省長的寶座。

林御越想越覺得可行。所以他就忍不住催促蘇沐。

「蘇沐,還愣著幹嘛,趕緊過去啊。」

「好吧。」蘇沐裝作誠惶誠恐的神情,不過這只是針對林御的命令,是在給林御面子。等到他站起身看向刺刀的時候,又恢復一種高傲的不可親近的神情。

這讓刺刀真的心生憤怒。

「刺刀。小不忍則亂大謀,不要衝動做事。」麥德林也已經通過耳麥聽到這邊的動靜,他心底對蘇沐徹底沒有絲毫懷疑。

要說之前莊語嫣說想要見蘇沐的時候,麥德林還有點懷疑的話,懷疑蘇沐和莊語嫣有什麼聯繫。現在麥德林是真的不會去懷疑。這還需要去懷疑嗎?就蘇沐這樣的表現,分明是一個純粹的政客,一個普通的天朝官員,在他心中只有林御這個領導,除了林御外,再沒有誰能進入到他的視線中,你說這樣的人能是營救者嗎?

再說就憑蘇沐這樣細胳膊細腿的小白臉,就算給他營救的機會他都救不走啊。

蘇沐起身跟隨刺刀離開。

會場旁邊的一個房間中。

當蘇沐走進這裡后,發現房間中並非只有莊語嫣,除了她之外,還有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樣貌英俊不凡,身材高大魁梧,一身得體的西裝更是讓他無形中多出一種紳士味道。他的雙手修長白皙,捧著一個高腳杯,在穿過落地玻璃陽光的照耀下,杯中紅酒煥發出一種迷人光澤。但他卻沒有喝,只是在手中緩緩轉動。

他就是麥德林。

「你好,蘇先生,你剛才的演講我聽了,很精彩也很實在,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像你這樣充滿感召力和激情的演說家。不,從嚴格意義來說,你並不是個單純的煽情演說家,因為你有十足的誠意。你說你們拿出的論文成果,都是很快能夠投入量產的,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莊語嫣眨巴著眼睛,落在蘇沐身上,開門見山的問到。

她想要的就是這種氛圍,證明她純屬因為職業興趣才讓蘇沐過來的。

「你是誰?莊語嫣嗎?」蘇沐眼神瞥過去傲然道。

裝逼啊。

麥德林從蘇沐這種神態中,給出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他接觸過太多國家的官員了,知道這種上位者的高傲已經深入到絕大部分官員的骨髓里,好像整個世界上,只有他們這些當官的才是最牛逼的。麥德林很討厭這種感覺,但他卻有著自己的使命,他不可能隨隨便便就從房間中離開,他必須守護在莊語嫣身邊。

誰想就在麥德林心中這樣鄙視的時候,蘇沐緊隨其後冒出來的一句話,更加讓他火大。

「這個傢伙又是誰?你的秘書嗎?」、

秘書?

我秘書你一臉。

你見過有像我這樣威武不凡,能殺能打的秘書嗎?

刺刀站在旁邊心底想要發笑,沒想到老大也有被調戲的時候。不過老大會怎麼做呢?難道還會容忍這個牛逼轟轟的傢伙站在這裡胡亂調侃嗎?這可不像是老大的作風。

莊語嫣臉上也露出一種裝出來的淡淡厭惡,但既然蘇沐是她喊進來的,她當然不能就這樣讓他離開,所以她沖麥德林說道:「就讓我和他私下聊兩句吧,放心,你可以站在門外面,稍後我還要做演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