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再一次對著那些外圍巡邏的弟子破口大罵,竟然連個活生生的三個人都可以放到這裡來。

Home - 未分類 - 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再一次對著那些外圍巡邏的弟子破口大罵,竟然連個活生生的三個人都可以放到這裡來。

他們還有一點用處嗎?

還不如讓他們那幾個廢物過來這裡給他們探路。

「我們已經確定我們幾個都中門裡面絕對沒有這三個人,這三個人很大的可能就是外來者。」

過了一會兒之後,幾個宗門的人都互相的看了看在自己的腦海當中搜尋著自己做美是否有這三個人的痕迹,但是搜出來都是一個結果,自己的作文裡面從來就沒有這三個人的痕迹。

「成張老我們正好不是沒有人替我們去探路嗎?這不正好是送上門來了。」

突然,一名長老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笑嘻嘻的對著陳長老說道。

諸位長老聽到他的話之後,也頓時得眉開眼笑來。

這是正好,送上他們的手上來了呀。

…… 「哈哈,也對。」

陳庄老頓時就沒有了剛才表現出來的怒火,立刻的轉變為一張滿臉笑容的臉色。

對著李洛星他們三個走了過去。

現在正好有三個免費為他們探路的傢伙,又怎麼可能不用呢?

「哈哈,三位不是我們金池七宗的弟子吧?」

他們幾人離得並不相遠,所以只是設備的走了幾步就到了李洛星他們三個人的身邊。

陳長老看起來十分客氣的對著他們三個人問道。

要不是李洛星他們三個實力都十分的強大,把他們的話都給聽的一清二楚,估計都會認為這個傢伙對他們沒有什麼惡意。

不過陳裝了也不會想到她們幾個所說的話,被這三個要被他們利用的人給聽得一清二楚。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既然已經把他們發到北京得一清二楚了,那麼自然也不會對他客氣什麼,有些咄咄逼人的看著他。

好事從來沒有把他們給看在眼裡。

這不由的讓陳長老有一些憤怒,這些外來者在他們的地方上竟然還敢如此的囂張。

不過現在想的是如何讓他們心甘情願地為自己的人探路,所以也只能把這次憤怒埋在心中,想著等會進入到遺迹裡面,讓你們哭都來不及。

「哈哈,幾位朋友竟然發現了這裡,那麼自然也是與這裡有緣,我們金池七宗也自然不會阻攔幾位朋友的機緣。」

「但是,為了這處遺迹的封印破開,我們金池七宗可是耗費了無數的代價才讓這個遺迹才能夠打開,三位朋友要是一點都不想付出,就想獲得這遺迹裡面的利益的話,那是不是有一些不符合規矩。」

雖然他的臉上的笑容沒有減少,但是語氣當中隱隱的有了一絲威脅之意。

隱藏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們三個人不照辦,那麼就請你們離開,你們沒有資格來探索這個遺迹。

要是不離開的話就不要怪我們金池七宗不講理了。

「諸位的辛苦,我們自然是知道的,不知道我們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有資格來探索這個遺迹呢?」

對於成長了的話,李洛星是一個字都沒有相信,但是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刻。

畢竟他們三個的實力對於遠古大能來說還是有一些不夠看。

有了這些宗門的人在這裡也能為他們分擔一些壓力。

「哈哈,幾位朋友果然爽快。」

「竟然幾位朋友這麼爽快,那我也就不隱瞞幾位朋友了,我們幾個宗的的人在這裡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煩,打至於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遺迹目前的情況,不如請幾位朋友為我們去一句裡面探探路。」

「如果幾位朋友答應的話,在我們進去之前一句裡面的東西,不管是什麼,只要是幾位朋友找到的話我們概不插手,都是幾位朋友的。」

「而等到我們進去之後,幾位朋友依然還可以在遺迹裡面搜尋屬於自己的機緣。」

陳長老露出一副有一些心痛的表情。

好像這一次的交易是李洛星他們三個賺大了。

「聽上去挺不錯的。」

…… 李洛星露出了笑容。

表現的有些滿意地看著陳長老。

彷彿這一場交易,他也認為是他們賺了。

「那幾位朋友的意思是?」

陳長老聽到李洛星的話后,笑容更加的愈烈了。

「好,我們三個沒什麼問題,就為你們去探探路,也算是對你們耗費了這麼多代價才把這個遺迹的封印破開的補償,要不然我們三個外人就對你們好不容易破開的遺迹強插一腳,也是在大義上說不過去。」

李洛星對著他們兩個使了使眼神,然後有些滿意地看著陳長老。

認為只不過是前去探一下路,就讓金池七宗的人獲准他們三個在這遺迹當中搜尋這樣的買賣實在是太過划算了。

不過陳長老確實沒有看到李洛星他們三人眼中的那一絲不屑的神色。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很顯然他費盡千辛萬苦所說的話,根本沒讓他們三個信一個字。

……

看到他們三個都朝著遺迹裡面走去,陳長老也滿意地離開,回到了原本他所在的地方。

「陳長老,我們耗費的代價是不是太大了?如果在我們之前他們獲得了什麼好東西,難不成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拿走嗎?」

等到成長了回來之後,立刻有一群長老圍了上來,剛才他們幾個所說的話,這些長老都可是一字不落的給聽見了。

他們自然耗費的利益實在有一些太過於龐大了。

萬一真讓他們三個拿到了什麼絕世珍寶的話,那自己等人不就是虧大發了。

「哼!嘴上說的話只不過是說說而已,就算他們真的在我們之間找到了什麼絕世珍寶又怎麼樣,難道還能逃出我們的手掌心不成?」

「如果識相的乖乖交給我們,我們或許還會放他一條生路,如果不識相的話,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會怕他們去三人。」

「而且估計他們也是九死一生,畢竟這古代大能的道場可不是那麼容易闖進去的,前面的那些長老,弟子就是一個教訓。」

陳長老有些不屑地看著圍上來的這幾個長老。

成大事者就是要不拘小節。

而且只不過是嘴頭上許諾這些利益就讓這個學傢伙急的這個樣子。

真是沒有一點成大事者的風範。

同時讓他也在心中看不起這一些長老。

真的不知道這些傢伙是怎麼坐上長老的位置的。

論實力,沒有一個人是自己的對手,論心智,就算他們圍在一起,也被自己吊打。

「看他回去之後要謀划宗主的位置了,否則天天和這些廢物在一起,簡直落本座的面子。」

陳長老有一些不屑的看著眾人。

不過這是不屑隱藏的很好,沒有讓一個人發現。

「哈哈,還是陳長老想的高明,在下佩服佩服!」

聽完陳長老的話后,眾人又忍不住地開始吹捧陳長老起來。

反正吹一吹又不要什麼錢。

不過做人沒有看到在他們的不遠處,一位長老,有些不屑的看著他們。

甚至眼神深處還帶著一絲憐憫之色。

「呵呵,陳西,你自詡聰明絕頂,也絕對不會想到今日你放下了一個何等大的錯誤。」

…… 「竟然連天使都不知道,竟然還敢去命令天使,還想打著天使的主意。」

「簡直就是找死。」

「等到天使出來,我倒是十分期待你去打他們的主意。」

「也十分期待你到時候的下場是什麼?」

這位長老有一些不屑的看著你那一些為在陳西面前的那一些長老。

這些人簡直就是枉為金池七宗的長老連最基本的一點眼力都沒有。

既然連天庭的執法者都不認識。

這麼多年,簡直是白活了。

這人正是第一眼就認出司弧身份的包目了。

此時頭髮正坐在一處陰暗的地方,一臉冷笑的看著正在被享受眾人吹捧的陳西。

因為早些年被這個傢伙也算計過,所以一直就很不爽這個傢伙。

但是沒想到這個傢伙今天簡直就是偷雞不成燭把米。

竟然敢把主意打在天使的身上。

也不想想來自天庭的天使的實力,是你有資格去看抗衡的嗎?

「讓你們一個一個往日不屑於去看宗門的古籍,到現在連執法者都打扮都不認識。」

包目不屑看著這些往日稱自己滿腹經綸的長老。

尤其是那個陳西,連最基本的天使的打扮都不認識,還敢說字是算無計策。

……

「我現在也好好想想怎麼才能討好天使,讓天使滿意。」

包目現在也有一些惱火,畢竟天使不想見自己,甚至有一些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

那也就是說自己根本就沒有機會去討好天使,如果這一次沒有把握住機會,讓天使滿意的話,那自己估計到死也沒有機會位列仙班了。

「要不要現在進去表決心?」

包目看著遺迹的大門有一些沉思。

慾望告訴自己,現在立刻進去遺迹裡面,向著天使表示態度,這要很大的可能能夠讓天使滿意。

但是自己的理智要告訴這遺迹裡面危險得很。

君不見,剛才和自己同等級位的幾位長老進去,到現在還沒有出來,估計現在都已經屍骨無存了,要是自己進去之後第一時間沒有遇到天使,而是遇到之前他們做的那些恐怖的東西,那麼他估計也會九死一生。

這對於他來說也是一件十分不划算的事情。

所以他到現在還是十分猶豫到底要不要進去向天使表示誠意。

「算了,博一把!」

包目咬了咬牙,緊握住自己的拳頭,堅定地看著遺迹的大門。

只要自己進去之後第一時間碰上了天使幾個人,那麼他的安全也就有了著想。

他可不相信在人世界當中還要什麼東西能夠威脅到天使。

只要碰上了天時的人那麼不僅自己的安全有了著想,而自己說不定也會被天使感動,從而位列仙班。

到時候自己可就是長生不死的仙人不在要和這區區的凡人為伍。

這值得他去博一把。

而且如果第一時間沒有遇見天使的話,他有那個自信,自己能夠從遺迹裡面活著出來。

如此想著,他也朝著遺迹裡面走去。

可不能讓天使走遠了,要不然自己就算想表決心也沒那個勇氣了。

「嗯!包目這傢伙要幹什麼?」

…… 包目的動作自然驚動了其他的幾位長老。

看到包目竟然是想上遺迹裡面走去,頓時的眉頭緊皺。

這老小子在平時狡猾的向狐狸一樣,根本不讓自己身處險境,當做為什麼現在明知道遺迹裡面有威脅的存在,還不管不顧的像遺迹裡面走去。

難道這老小子已經被遺迹裡面的利益給蒙上了雙眼,根本就不顧自身了。

眾位長老有一些疑惑的看著包目。

直到包目毫無猶豫地踏入到了遺迹當中。

他們依舊沒有想通遺迹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包目竟然還能夠讓他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孤身去放險。

「算了,不用管這個老傢伙,真好又多出來了一個人為我們去探路。」

陳西也是沒有搞懂這個老傢伙到底要幹什麼。

索性也懶的去想這個老傢伙到底想要什麼,也許是老糊塗了吧。

不過又多出了一位強大的長老去為他們探路,這也是讓他十分滿意。

畢竟自己的人可不知道那三個人的底細,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那個三個人的實力到底如何,但是對於包目自己等人的本是還是十分了解的,就算在他們當中也可以算作是最頂尖的戰力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