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在嗎?」樓下傳來了喊聲。

Home - 未分類 - 「老闆在嗎?」樓下傳來了喊聲。

塔塔姆聽覺異常靈敏,儘管在這麼吵雜的裝修聲籠罩的情景下,照樣聽到了聲音,探出腦袋向下看去。

「誰呀?」

「是我,海杜達,我家師兄在你這裡嗎?」海杜達帶著一大幫人詢問著。

塔塔姆跑下去開門:「你家師兄在二樓。」

「二樓?」一群人走了上去。

眼見曹魏正在忙碌,一個個都驚呆了下巴。

「我去,師兄還會這手藝嗎?」海杜達吃驚的說道。

「鬼曉得師兄還會啥。」蕭逍遙一臉無奈。

曹魏這時也注意到了這群人。

剛好裝修缺人手,自己又沒錢雇傭人,可以拿這些師弟當個免費勞力。

「既然都來了,就都別站著,趕快給我幹活去。」

「是,師兄。」李鐵拐和李鐵臂率先跑上前幫忙。

海杜達尋思了小會,也上來幫忙。

唯獨蕭逍遙站在那裡,仔細觀察了許久,講道:「師兄,師傅讓我去趟丹藥堂,我去辦完事再來幫你。」

「快滾!」曹魏不耐煩的喊了聲,繼續忙碌了起來。

夜晚。

因為一群人的努力,裝修的進度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十。

眾人吃著塔塔姆準備食物,一個個都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明天大夥繼續努力,今天就先回去休息吧。」曹魏招呼眾人回院子。

次日。

曹魏早早起床,領著師弟們去了工地。

蕭逍遙跟在曹魏身邊,講道:「師兄,我昨天去了趟丹藥堂,發現一個驚天大秘密。」

「什麼秘密?」曹魏一臉好奇。

「我發現,那裡多了很多生面孔。」蕭逍遙講道。

曹魏尋思了小會,沒怎麼在意。

數日過後,女僕咖啡館的裝修終於落幕。

一群人站在二樓笑的都很開心。

曹魏掃了眼自己的成就,不得不說,這歐式加中式的裝修風格的確好看。

「大家再加把勁,將場地清洗一下,就可以收工回家了。」曹魏大聲喊道。

一群人立馬各使神通,利用各種屬性之力將整個二樓清洗的乾乾淨淨。

「不錯,大家都去吃飯吧。」曹魏招呼眾人去就餐。

塔塔姆看了眼二樓的裝修,不得不慚愧的說,自己一樓的裝修就是垃圾,和二樓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唉,大哥就是大哥。」塔塔姆嘆息了聲,和眾人吃飯去了。

次日。

曹魏睡到中午才起床。

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穿了十幾年,如視珍寶的武服,出了門,走向了某處。

女堂外,曹魏看著男人不得進入的標牌,猶豫不決。

「啊啊啊啊啊——快看,那是不是曹師兄!」一個女弟子見到了曹魏,大聲尖叫著。

曹魏抬頭笑了笑:「請問我能進去嗎?」

「曹師兄和我說話了!我不行了!我要暈倒了。」那個女弟子暈了過去。

曹魏一臉無奈,在外面等了幾分鐘,很快又有幾個女弟子走了出來。

「請問我能進去嗎?」

這幾個女弟子抬頭注意到了曹魏。

和剛剛那位女弟子差不多,都是吃驚到暈了過去。

曹魏滿臉無奈,在你心裏面掙扎了許久,剛剛準備邁步跨入禁地,一個老婆婆突然從旁邊的草叢中鑽了出來。

「小曹曹,雖然老衲也是你的粉絲之一,但是規矩就是規矩,女堂是不允許男弟子進入的。」

曹魏眼見進去是不可能的了,也就只能詢問道:「老婆婆,能幫我去喊一下趙燕嗎?我找她有事。」

「不錯,你和趙燕那丫頭的確很配,老衲這就去幫你喊你的女朋友。」老婆婆走了進去。

曹魏一臉無奈,不知道老婆婆在說些什麼。

…不久,老婆婆領著趙燕走來。

「好了,你的女朋友我已經帶到,我就不耽誤你們談情說愛了。」老婆婆很快就逃離了現場。

曹魏一臉的不知所措。

趙燕含羞的問道:「以後能不能別來女堂門口找我?我們這樣子很容易會被別人誤會的。」 「誤會?開什麼玩笑,剛剛那位阿姨都說了,我來找我女朋友,怕什麼人誤會?」曹魏一本正經的說著。

趙燕羞紅了臉,轉過身去:「誰是你女朋友,別瞎說,萬一被人聽見了影響不好。」

「怕什麼?難道你覺得本曹曹配不上你?」曹魏一點也不害臊。

趙燕仔細看著曹魏:「你真的想當我男朋友?」

「不!我不想。「曹魏轉身就走。

趙燕聽著心裡有些失落落的,但是也沒多想,追上了曹魏。

「喂,你來找我幹什麼還沒說呢。」

曹魏一邊走一邊解釋道:「女僕咖啡管那邊已經裝修完了,我來找你是想問問女僕小姐姐找的怎麼樣了?」

「這個…」趙燕顯得很含羞。

曹魏不耐煩的講道:「有什麼困難你直說,別磨磨唧唧的。」

趙燕點頭,開口講道:「找的確已經找好了,只是我怕你會接受不了。」

「我去,還有什麼是我曹魏接受不了的嗎?」曹魏顯然不信。

趙燕說道:「我找了薇穎和秦芋,還有另外一位從外地來的小姐姐。」

曹魏聽完,感覺前兩位對自己衝擊並不打。

只是這位從外地來的小姐姐是什麼鬼?

「我能見見那位小姐姐嗎?」

趙燕搖頭:「她說了,只等開業那天出現。」

曹魏顯得很無奈,既然人家不答應自己也不能勉強,所以也就暫且帶趙燕去咖啡管里屬性環境。

「真漂亮。」趙燕在咖啡管里轉了一圈過後、發出了感嘆。

曹魏接下來又帶著趙燕去吧台,教她各種咖啡的製作方法后,這才送趙燕離開。

「我先回去了,明天我會帶姐妹們去熟悉環境,大概後天我們就能開張了。」趙燕站在女堂外講道。

曹魏點頭,正準備離開。

之前那個老太突然跳了出來,有意無意的講道:「老朽看別的男女朋友分開,都是要接吻的,怎麼你們兩個什麼都沒發生?真是讓人失望啊。」

「姥姥。「趙燕害羞的喊了聲。

曹魏湊到了趙燕身邊,親吻了下她的額頭后離開。

「他親我了?」趙燕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就知道這個壞人在外面絕對不會安分守己!」伊芙從暗處走了出來,咬牙切齒的說著。

趙燕反應了過來:「伊芙姐姐,我好像愛上他了,這麼辦?」

「很正常,他對我們女孩子的殺傷力實在太強。」伊芙一臉的無所謂,跟趙燕進了女堂。

曹魏此時已經回答了院內。

其他師弟們正在苦練武學。

曹魏也準備回房睡覺時,蕭逍遙跑了過來:「師兄,院外有個自稱是部落的人來找你。」

「部落!?」曹魏心裡微微一跳,連忙快步走了出去。

「大人。」馬克站在老遠就見到曹魏出來,幾步就跑了過去。

「馬克,亞飛索,你們兩個怎麼來了?」曹魏一臉疑惑。

馬克講道:「之前中立之地來了一位名叫魯齊天的人,在我們那裡買了水果之後,我們跟著他的手下來了武道城,今天剛剛到,正準備聯繫商家,開通一條新的商路。」

曹魏聽完,鬆了口氣。

「你們嚇死我了,我以為部落出事了。」

「大人放心,部落現在安定繁榮的很,對異界的掃蕩也逐漸加大了力度,只不過現在人手越來越多,還得請大人抽時間回去主持大局。」馬克講道。

曹魏點頭,如今混亂之地的三門會盟已經結束,短時間內應該不會發生大事,自己也噶剛好可以藉助這個時間回一趟部落。

「也行,不過我這邊還有兩件事得先忙完。」曹魏講道。

「明白。」馬克點頭。

曹魏尋思了小會,看著馬克的商隊,立馬就想到了毛易。

「你們兩個今晚現在我這裡住下,明天早上我帶你們去見一個人。」

「是,大人。」兩人立馬去安排商隊的住所。

次日。

曹魏帶著馬克和亞飛索早早出了院子,向著灰色庄趕去。

「大人,最近是否安好?」在路上馬克詢問道。

曹魏一臉懷疑的看著馬克,要知道這小子之前可自私的很,如今問出這樣的問題來,不得不讓人懷疑發生了什麼。

「好,當然好了。」曹魏回答道。

馬克尋思了小會,如實說道:「其實這次我們來混亂之地,伊芙小姐也跟著來了,不過前些天伊芙小姐先行出發,率先進了武道城。」

「伊芙?」曹魏尋思了片刻,立馬聯想到了趙燕口中的神秘小姐姐。

「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了,我會處理。」

「是,大人。」馬克安安靜靜的退到了曹魏身後。

三人很快來到了灰色庄。

曹魏剛剛邁入其中,一群人立馬轉頭盯向了自己。

「你就是曹魏?」一個獸人很沒有禮貌的說著。

曹魏點頭:「沒錯,我就是小曹曹。」

「明人不說暗話,這個地方現在歸我們餓狼堂所有了,你還有裡面的那幾個廢物可以捲鋪蓋滾蛋了。」獸人很囂張的指著曹魏。

亞飛索已經將手按在了劍柄上。

曹魏冷冷的笑了兩聲,單手抬起,握住獸人的手指直接掰斷。

「啊啊啊——」獸人大聲慘叫著。

曹魏說道:「我勸你們還是趕快滾,否則等我動起手來,你們全都得死。」

「放屁!你知道我們的靠山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獸人大聲吼叫著。

曹魏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是誰?你倒是說來給我聽聽。」

「你小子聽好了,我們的靠山可是武道堂新近丹堂堂主。」獸人大聲喊著,生怕曹魏聽不見。

曹魏聽完愣了下,之前聽蕭逍遙說過,丹堂來了一群怪人,現在聽這群人這麼一說,有可能還真是來了群吃裡扒外的傢伙。

「小子,是不是怕了?怕了就趕快滾,別妨礙大爺們的事。」獸人很得意。

曹魏大手一揮。

亞飛索立馬沖入人群,掀開一場血雨過後,淡定的走回到了曹魏身邊,將手中長劍收回到了劍鞘當中。

「一群不知死活的傢伙,大人都敢招惹。」馬克一臉不屑。 「這人好厲害。」一旁被打趴下的毛易一臉吃驚。

從剛剛亞飛索的出劍速度,絕對不弱於蕭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