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梓良明顯輕敵了,他壓根不知道黑蠍子的真本事!這可是能逼的紅老爺子親自出手的人物啊!

Home - 未分類 - 萬梓良明顯輕敵了,他壓根不知道黑蠍子的真本事!這可是能逼的紅老爺子親自出手的人物啊!

而事實也真如老貓所料,站在黑暗中的黑蠍子眯眼看著萬梓良在前老貓在後,兩人持刀飛速向自己衝來,這一刻的黑蠍子反倒不急於跑了,就那樣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等待著,右手掂著手裡的黑背大刀,刀尖輕輕點在地上,嘴角掛著守株待兔般,戲謔的冷笑!

一絲鮮血,沿著黑蠍子鋒利的刀刃,輕輕滑落下來,滴在地面上。

這黑背大刀明顯也不是凡品,剛剛抹了那麼多人的脖子,整個刀身竟然滴血不沾,貌似乃是鎢鋼打造,精悍森然,黑亮如秋水,飄閃不刺目!

黑蠍子正是憑藉這把刀,橫行g市,群雄莫敵!若不是最後剋星紅老爺子親自出山,他必將持之砍下一片黑家天下!

兩方人,一個孤立等待,兩個火速開滿全力衝刺,距離越來越近,拼殺一觸即發!

終於,體育生出身短跑變態的瘋子萬梓良幾乎以瞬秒的速度奔至黑蠍子面前,當他終於看清這個赤膊上身肩膀還掛著一條紋身蠍子尾的魁梧大漢的時候,萬梓良可不管你媽逼的三下五除二,一躍三尺高掄刀當頭就劈!借著強大的沖勢和慣性,他紅著眼恨不能一刀將這個王八蛋從上而下劈成兩半!

可惜在那電石火化間黑蠍子不驚反笑,閃電出手格刀一擋,偌長一把黑背刀在他手裡彷彿沒有重量一樣,輕而易舉的架在頭頂抗下了萬梓良凌空一劈!

「咔」的一聲強烈的火花兒在兩刀暴擊處轟然炸開,一股龐大的反衝力帶著無法形容的劇痛直接沿著刀身傳向了尚未落地的萬梓良,一瞬間就讓萬梓良一口氣提不上來氣血翻湧,胸口一悶,差點當場就噴血!腋窩跟被人拿鎚子鑿了一樣,散架一般的劇疼!

萬梓良直接就是從半空中跌落下來的,腳下數個踉跌步後退,圓睜著眼睛驚駭望著惡魔般朝自己猛衝過來的黑蠍子,大驚失色這王八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牛逼了?剛才不是被老貓一腳就劈倒的嗎?這是嗑藥了還是打針了?

其實這才是黑蠍子的真正實力,剛才被老貓打那是因為猝不及防,等他真正緩過勁兒來,東北深山裡搏殺猛虎的那種黑瞎子勁頭就出來了,莫說你兩個不是天高地厚的少年,多少g市有名的硬漢殺手都擋不過黑爺手中這把大刀!

「毛都沒長全的東西,敢學人家玩兒刀!讓老子教教你刀該咋玩兒!」黑蠍子幾個瞬步沖至萬梓良身前,冷笑一聲,毫無花哨的一記當頭劈山刀直接回敬給萬梓良,帶著凌烈殺機,罡風直撲萬梓良天靈蓋!

跑在後面恨不能一步跨十步的老貓親眼看著這一悲劇的發生,心急如焚恨不能插上翅膀飆到萬梓良前面,替他抗一下!

而關鍵時刻事實證明萬梓良並不是酒囊飯袋,在那間不容髮之際,他竟然學黑蠍子乍然架刀格擋,將手中刀舉在頭頂,硬生生杠下了黑蠍子那威猛一刀!——誰知這一擋的盡頭可比黑蠍子差遠了,只聽「嚓」的一聲脆響,星光濺閃,萬梓良的刀直接被劈的刀背狠狠撞在萬梓良腦袋上,堅硬的刀身被黑蠍子一刀劈進去三分之二,幾近斷裂!

萬梓良只感覺天靈蓋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的劇痛,隨即就頭昏目眩整個身體沒了力氣,兩膝蓋一軟,直接被黑蠍子劈跪在地上!持刀的虎口鮮血飈涌,一隻手直接彎成了詭異的弧度,疼到覺不出疼,不是斷了就是脫臼!

黑蠍子大劈一刀,威力竟然強悍如斯!

而黑蠍子本人見一刀沒有劈死萬梓良,也比較詫異,黑背刀嵌進對方的刀身里一時也拔不出來,而後面那胖子又像一陣風一樣沖了過來,氣的他飛手抽刀的同時一腳踹在萬梓良胸口,直接把萬梓良生生踹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十幾米遠,擦了一溜的鮮血才煞然停住!

只不過萬梓良這一下就被磨的傷痕纍纍,渾身散架般的碎裂疼痛,不甘心的他還想硬繼續撐著身子從地上爬起來衝上去再拼,可惜剛想用力卻發現根本用不上力,自己的右手已經廢掉不能用了,他晃了兩下腦袋感覺胸膛火燒,喉口一熱,忍不住「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像加米涅夫這種就是典型的屁股坐歪了,為了實現自己個人的政治野心,這個貨不惜犧牲蘇聯在遠東的利益。如果蘇聯真是由像石頭一樣的貨色掌控,那真心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悲劇了。

好在現在輪不到石頭當家,托洛茨基這個人雖然毛病不少,也有點想搞垮斯大林—斯維爾德洛夫集團的主觀意願,但有一點是好的,他不會為此太過於犧牲國家利益,在這個方面托洛茨基不同於石頭,他是有節操的。

哪怕是在軍委託洛茨基被擠兌得厲害,哪怕是他這個一把手上上任兩月以來過得有點憋屈,但在對日戰爭問題上,他保持了對列寧的足夠尊敬。

「打一場局部戰爭,保證未來至少十年內的邊境安全,這是列寧同志提出的方針。對於這個方針我個人也是同意的,在當前,在我們取得了一定戰場優勢的條件下,不必過於匆忙的停戰。」

托洛茨基首先反駁了加米涅夫的意見,當然他也給石頭留了面子:「但是,這並不是說我們永遠也不採取和平的手段結束戰爭。在恰當的時候,比如說完全達成了戰役設想的前提下,是可以用談判的方式解決爭端的。」

說白了,托洛茨基的底線很清楚,他不反對用談判的手段結束戰爭,但那是在紅軍完成了戰役企圖,教訓完了日本鬼子之後的事情。而現在還不到時候。至少鬼子並沒有喪失戰鬥力,更沒有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野心。

不過這讓加米涅夫還是有點不高興,一直以來加米涅夫都是一個和平主義者。十月革命時反對武裝鬥爭路線,內戰全面爆發的時候也是一力主和,面對帝國主義的武裝干涉時,這位也想跪舔。對敵妥協搞綏靖政策,就是他的政治核心思想了。

得虧毛熊是戰鬥民族,在政治局的九個長老當中,好戰的佔了絕大多數。這才壓制住了加米涅夫,饒是如此。這貨也有點不依不饒的意思:「國際輿論對我們很不利,日本人正在把戰爭的責任甩給我們,如果我們不採取積極的努力,向全世界表明我們的和平意願。很有可能在日本人的唆使下,第二次針對我國的封鎖將展開。這將使我們之前的努力付之東流!」

加米涅夫這話純屬扯淡,完全都是他臆想出來的玩意兒。這個年月,國際輿論對日本是絕對的不利才對,從1931年的九一八,到1932年的一二八,再到炮製偽滿洲國,以及1933年的長城抗戰,這三年來一直在中國問題上製造摩擦和糾紛的正是日本。

對於日本日益高漲的野心和。哪怕是同為帝國主義集團的英法美三國都看不順眼了。在中國問題上,相對於落後的北極熊,對於貪婪的東方小矮人。英法美集團才是更加憂慮,尤其是日本不斷妨礙他們在華利益的時候,怎麼可能在國際輿論上支持鬼子,保持中立都算極其難得了。

實際上從哈拉哈河流域的衝突爆發開始,國際輿論就在不斷地的譴責鬼子,哪怕是紅軍發動突然襲擊打了鬼子一個措手不及。最中立的國際輿論也僅僅是呼籲雙方趕緊停火。至於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是巴不得毛熊和鬼子同歸於盡才好。這種時候怎麼會打擊毛熊的戰鬥激情呢!

所以加米涅夫話音剛落,李曉峰就笑眯眯地從自己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大疊國際著名報紙,比如什麼《紐約時報》、《泰晤士報》以及《每日郵報》,反正一股腦的擺在了加米涅夫面前。

「列夫.波利索維奇同志,請您告訴我,所謂的國際輿論對我國很不利的那些消息在哪裡?我最近可是時刻關注著國外的報紙,為什麼就沒有看到你說的這個情況?相反為我們叫好的聲音反而不少呢!」

加米涅夫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沒說出什麼,反正他是相當的尷尬,斯大林這種比較刻薄的直接就從鼻孔里發出了哼的一聲譏笑,連加里寧這樣的老好人都在偷偷的掩嘴。最後還是托洛茨基伸出援手給了他一個台階:

「國際輿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場戰爭極大的干擾了我們正常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讓我們本來就很緊張的財政變得更加捉襟見肘。這一筆戰爭的支出如果用在經濟建設上,今年我們就能再建好一個拖拉機廠、一個大型鋼廠以及鋁合金製造廠,還能鋪設幾百公里一級公路……」

托洛茨基林林總總的說了一堆,反正核心思想只有一個,那就是戰爭太耗錢,他很心疼這筆開支。

「布柳赫爾同志有沒有說明,什麼時候他才能完成既定目標?」

這個問題真心沒辦法回答,因為戰爭這玩意兒又不是你想打就打,不想打就可以暫停的。日本人並沒有消停,還在不斷地向戰場增兵,這種情況下,就算蘇聯想停,他們也不會答應不是?

「這樣吧,再給布柳赫爾同志兩個月的時間,在七月底,必須結束這場戰爭!」

托洛茨基一錘定音了,布柳赫爾的壓力自然是不小,既日軍第八、第十九師團以及第十四旅團趕赴戰場之後,南次郎竟然又將第九師團和第二和第三戰車聯隊調上了前線。也就是說在第一線的戰鬥現場,日軍已經有了5個師團和三個戰車聯隊的龐大兵力。這讓布柳赫爾開戰時的一邊倒的優勢幾乎被填平了。

此時,布柳赫爾手頭的部隊是機械化第一軍和第一騎兵軍以及步兵第57、82師,另外還有外蒙古騎兵第六負責支援。也就是說布柳赫爾是用9個師的兵力打對手的六個師。還必須注意日軍的六個師中除去23師團以及那三個戰車聯隊之外,剩餘的部隊可都是四四制的師團,其所謂六個師的綜合實力算起來其實等同於八個三三制師團。等於是戰場上的力量相差無幾了。

唯一對布柳赫爾比較有利的是,敵人最弱的23師團已經被團團包圍,吃掉了這個師團之後,雙方實力對比的天平將再次向紅軍方面傾斜。而且布柳赫爾的後援部隊也在源源不斷地感到戰場,比如外蒙古騎8師,以及遠東紅旗方面軍的第157步兵師,空降兵第1旅。

「當前我們的主要任務是儘快全殲敵23師團。這個任務將由機械化第一軍負責,為了圓滿的完成這個任務。騎4師必須堅強的頂住敵第八、第九和第十九師團的進攻,務必堅持到第82步兵師和空降兵第1旅抵達戰場接替你們……至於騎1師、騎2師以及外蒙古騎6師必須在右翼給敵第七師團以及配合其作戰的三個坦克聯隊更大的壓力,務必使其無法干擾我們殲滅23師團的任務!」

就在布柳赫爾布置戰鬥任務的時候,日軍的新一輪解圍行動展開了。和廣田弘毅在外交上大聲疾呼停戰和和平相比,鬼子兵們的真實意圖可不是什麼停戰,甚至都不是為23師團解圍,集中了六個師團的兵力之後,鬼子是想進攻的。

南次郎狂妄的認為,六個師團足以重創紅軍,不光要挽回之前失利的恥辱,還要狠狠地給北極熊放放血,讓他們知道皇軍的威武。

還記得中村甚三郎嗎。這個第一次解圍失敗的傢伙又一次登上了解圍之旅,而這一次,他帶領的部隊就不止兩個聯隊了。戰車第二聯隊也將從南面配合他一起突擊朱可夫的防線!

這一次進攻發生了在深夜,日軍用最擅長的夜襲拉開了進攻的序幕,借著夜色的掩護,中村甚三郎的騎兵和步兵快速穿插突破,讓對夜戰準備不足的騎4師吃了大苦頭。

剛剛從集團軍軍部開會返回的師部的朱可夫回憶道:「那一夜雲很密也很低,幾十米外就看不清人影了。我的汽車在半路上忽然遭到了日本鬼子的襲擊,這些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魔鬼嚎叫著發動了一波又一波衝鋒。我的警衛很快就一個個倒下,連我不得不拔出手槍參與戰鬥……激戰了幾分鐘,就在我以為在劫難逃的時候,聞訊從師部趕來的警衛連終於抵達了戰場,在pk機槍的攢射下,鬼子被擊退了……戰鬥結束之後,跟隨著我的警衛大部陣亡,連我本人的大衣上也留下了一個彈孔……」

朱可夫算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返回師部之後,他立刻組織力量進行反擊,費了大半個晚上的功夫,才將穿插過來的日軍擊退,不過就算如此,這也讓第二天的戰鬥形勢對騎4師很不利,一些戰場上關鍵的節點被日軍用夜襲佔領了。

就在朱可夫焦頭爛額的調整部署,準備應對日軍白天的猛烈攻勢時,包圍圈裡的日軍23師團也度過了難熬的一夜。小松原道太郎的部隊的建制已經被徹底地撕成了碎片。他本人帶著三千多名收攏起來的殘兵困守在烏珠兒湖畔的最後陣地上,戰鬥幾乎是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展開,羅科索夫斯基不斷地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勢,企圖用車輪戰術拖垮日本人。

從戰鬥結束后繳獲的小松原道太郎的日記可以深刻的感受到這位師團長當時是多麼無奈:「……露西亞鬼畜的炮擊太猛烈了,而且隨著戰鬥的進行,他們的步兵和坦克也配合得越來越好,他們不斷地在坦克的掩護下協同衝擊……不光是敵人的坦克,敵人的空中優勢也幾乎是一邊倒,這麼說吧,敵人的戰機幾乎是貼著我們的腦袋飛,不斷地用機槍和航彈騷擾我們,這些瘋狂的露西亞鬼畜一個比一個瘋狂,我親眼目睹一個露西亞鬼畜駕駛著打完子彈的戰機將皇軍的戰機撞下來!」

小松原道太郎沒有開玩笑,伊萬們確實有這麼猛,尤其是駕駛伊-16的飛行員,因為伊-16的高速性,他們幾乎可以攆上一切想要追上的目標。而且伊-16異常的堅固,經常性的是鬼子的91和92式被撞下來了,而伊-16卻能帶傷歪歪斜斜地飛回機場。

紅軍的巨大壓力讓鬼子感到窒息。當天晚上,鬼子的防區已經縮減為東西寬一公里,南北長一到一點五公里的矩形地帶,最讓小松原道太郎頭疼的是,周圍的制高點已經完全落入了紅軍手中,對方的大炮可以隨心所欲地轟擊他陣地上的任何一個目標——只要紅軍想,就一定做到!

當然。最最讓小松原道太郎和他的軍官們感到煩心的莫過於彈藥和食品的奇缺,儘管手裡已經不剩幾門炮了。但是對付紅軍的坦克還得指望他們,背負炸藥包隻身撞向坦克的肉彈戰術在紅軍越來越成熟也越來越熟練的步坦協同面前等同於送人頭。

小松原道太郎的殘部補給完全依賴於空投,而制空權基本又被紅軍所掌握,再加上他的最後陣地實在太過於狹小。讓空投的難度變得非常大。用鬼子飛行員的話說:「這種情況下的空投如果能取得成功,那我們就可以去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投擲比賽了!」

難度太大,結果自然不理想,比如前一個傍晚,一共有一百個補給箱空投在23師團上空,但最後落在小松原道太郎手裡的有多少呢?僅僅五箱而已。其餘的95箱全都送給了紅軍。反正小松原道太郎差點氣得想上吊,從後來他發給南次郎的電報中也能看出他是多麼的沮喪:

「據不完全統計,在最近兩天之內,我部損失了13挺機槍、12門迫擊炮和5門92式步兵炮。如果不能及時的補充這些損失,我大日本武士只能赤手空拳同露西亞鬼畜搏鬥了!」

其實和損失的武器相比,更讓小松原道太郎崩潰的是食品問題。鬼子作戰一向不重視後勤,一般也就是帶幾天的口糧就上戰場,吃完了就去戰地徵調。而這次,在茫茫草原和沙漠之間,徵調個毛阿。反正不少鬼子兵餓極了的時候真心只能跟牛馬一樣吃草了。

不光是吃草,根據坦克2師師長馬特維.庫利科夫回憶。當他的部隊攻陷日軍最後一處陣地打掃戰場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讓人震驚和噁心的事實。這幫畜生竟然在吃人肉!

「……當時的情況把我嚇呆了,我自認為也是一個老兵,也經歷過內戰時期最艱難的那一段歲月,但是我從來沒有過這種可怕的念頭——一口大鍋咕咕的冒著熱氣,旁邊就是一具血跡斑斑的屍體,你能看到屍體的大腿和胳膊部分被割去了很多,甚至有一具屍體除了腦袋還保持完整之外,軀幹已經只剩下白骨了……」

「同志們嚇壞了,看著這群牙齒閃爍著寒光的畜生,我們是遍體生寒,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將這群禽獸送走了,如果不是戰場紀律制約,我們甚至非常想就地槍斃他們!」

吃人什麼對鬼子來說根本就不叫事兒,這群禽獸有什麼干不出來的?這些魔鬼一度還是用了生化武器,比如石井細菌部隊碇長少佐帶領22名敢死隊員,在哈拉哈河乘2隻皮筏順水將22.5公斤傷寒、霍亂、鼠疫、鼻疽等細菌撒入河水中,向蘇蒙軍進行細菌戰。

可是讓鬼子沒有預料到的是,紅軍在這方面的防禦措施做得非常到位,反而是鬼子本身做得相當差勁。這些散布的病毒反而坑苦了鬼子自己,據戰後統計,有大約1340名日軍染上傷寒病、赤痢病和霍病,最解氣的是731部隊軍醫和敢死隊員,被細菌傳染而亡命的多達40餘人。

甚至在李曉峰接到了相關的彙報之後,當即命令格魯烏爭鋒相對的進行還擊,跟安布雷拉這種玩病毒的大拿玩生化武器,鬼子真心是關公門前耍大刀,一戰就能讓英美法的吃癟的安布雷拉,隨便弄個病毒就夠讓鬼子喝一壺的。

果不其然,在格魯烏用專門改造的tb-3向鬼子散布病毒之後,這些禽獸算是被玩壞了,按照鬼子秘密報告中的說法:「神秘的病毒極大地打擊了大日本武士的作戰激情,約三分之一的士兵感到渾身乏力和遲鈍,初步的觀察顯示,這部分士兵的智力下降相當明顯,且隨著時間推移,智力下降的趨勢就愈發的明顯,甚至有部分士兵之智力退化到了幼童時期。根據731部隊的解剖顯示,該病毒會攻擊大腦和腦幹,暫時沒有任何手段能夠抵禦此種病毒。且該病毒不光有較強的『毒性』,其傳播性也相當的強悍,現有的消毒措施證明對其毫無作用……」

反正安布雷拉這一戰就給鬼子製造了約一萬名智障,而且這部分人中的百分之三十還出現了肌肉萎縮和肌無力現象。如果不是鬼子及時服軟喊停,並用果斷的手段進行「消毒」,這種神秘的病毒將徹底摧毀皇軍的五個精銳甲種師團。

從這一戰開始,鬼子再也不敢對紅軍以及東北使用細菌武器和化學武器,生怕紅軍一個惱火大規模釋放這種「腦殘」病毒,將大日本皇軍變成侏儒智障團……

ps:鞠躬感謝寄生蟲之血吸蟲、裝甲列車和尤文圖斯同志! 「萬哥!」一群小弟見萬梓良重傷到站不起來,很多也顧不得衝上去幫老貓圍戰黑蠍子了,紛紛跑過來探望萬梓良傷勢,擔心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萬梓良忍住全身劇痛,努力用單手撐起身子,死死盯著那邊的黑蠍子,咬牙切齒,臉上火辣辣燒灼,自己終究還是不行啊,那麼威猛的衝上去,卻被人家一刀劈倒,還一腳踹了這麼遠,丟人現眼不說,關鍵是自己咽不下這口氣啊!

「你們別管我!上去圍毆死他!」萬梓良指著黑蠍子怒道

「是!!」一群小弟點頭應聲

可就在這時,已經衝到黑蠍子近前滿面森寒的老貓忽然喊道:「慢來!交給我就行了!所有人都退後別過來!」

這一刻的老貓不是裝逼挑大頭,而是深知此時的處境優劣,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剛才黑蠍子那劈向萬梓良的迅猛一刀,端的是狠辣無比,也就是萬梓良反應夠快力氣也夠大才能接下來,換做其他人早就栽了!這傳言中在整個g市單挑橫行的虎人,果然名下無虛!

對付這樣的人,群毆和車輪戰並不是沒用,但是把他逼瘋了,把他嫩死你自己也討不到多大便宜,絕對落得殺敵一個自損三十的下場!

老貓不能再冒這個險,死了九個人他已經沒辦法向陽哥交待了,若是再死幾個,直接沒臉去見陽哥了!

老貓親眼看到萬梓良被打的這麼慘,自然也是真發了飆,他有個習慣,干仗殺人的時候,手裡的菜刀攥的越緊,就證明他越重視對方,並且下決心除掉對方的念頭就越大!

而此刻老貓握刀的手已經緊的不能再緊,手與刀密切契合到連汗都流不出來的地步,貨真價實拿出了拚命三郎的架勢,幾個龍騰虎步飈衝上去瞬劈黑蠍子!

黑蠍子看到老貓拿出這股勁頭來跟自己玩命,自然也是不敢大意,他知道這個胖子的身手絕對不是剛才那小子能比,此前挨了他一腳就是最好的證明,你以為是個人就能把黑蠍子劈倒在地站不起來的?!

兩眼瞬間冷冷一眯,黑蠍子也不含糊,先發制人!猛搖手腕,把手裡的黑背刀轉了一個刀花兒,刀刃勾住萬梓良那把先前用來舉頭招架而被他劈嵌進去的砍刀,飛手向前一射!

剎那間,一把流星般的飛刀穿破層層黑暗瞬射向老貓,而老貓眼明手快,閃電架起菜刀護胸,只聽「嚓」的一聲,那把飛速射來的砍刀刀尖就不偏不倚扎到他的刀面上,火花一如既往的燦爛!

老貓手腕子一震,暗道黑蠍子果然好大的力道,能把自己手腕震疼的人可少見的很!印象當中以前也就只有發飆的四哥高震飛曾經做到過這一點!

老貓更加不敢大意,心知肚明這次碰上對手了!都怪自己!如果剛才不顧一切的宰了他,現在不就不用這麼麻煩了?!讓這王八蛋緩過勁來,是自己今晚最大的失誤!

老貓舉刀擋下黑蠍子瞬射而來的砍刀之後,反手抓住那砍刀的刀柄,毫不含糊的給他反射回去!飛刀誰不會玩兒?這次該咱看你有沒有本事接下了!

黑蠍子再度驚駭,好一個膀大腰圓的胖子!出手犀利到連自己都悚然的地步!

眼見老貓射出的砍刀在半空中打著旋飛劈而來,黑蠍子千鈞一髮關頭冷丁抬刀一擋,「叮」的一聲就把那砍刀杠飛,從他腦門上方化了一個弧線就繞了過去,後者落地之後還其勢不減,狠狠的插進後面的公路里,刀尖直沒石質地表,碎石渣伴著火星四亂飛濺!

這只是真正激戰前的調味小菜,兩人一人玩了一手飛刀之後,直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勢頭拼在了一起,老貓飛衝上前,而黑蠍子舉刀相迎,兩人狠狠拼了一下刀!

兩刃相撞之後,兩個人震驚的發現彼此竟然誰也不能寸進,果然是刀與刀不分上下,人與人不分伯仲,都在半斤八兩之間!

老貓心頭略有驚駭,儘管早料到盛名之下無虛士,可真正比力氣對方都能跟他戰個旗鼓相當,還是讓他始料未及!

黑蠍子就更別說了,今晚真他媽撞了邪!這胖子速度快的變態就不說啥了,可他妹的連力氣都這麼大他還是人嗎?常言道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花招兒都是浮雲!兩人力量相當,就證明實力相近!

這他媽扯不扯?黑蠍子直接接受不了這現實!輸給後來他才知道廬山真容的昔日道兒上第一殺手紅三刀紅老爺子他沒話說,那是情有可原的,贏了才見鬼,可是今天要是栽給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胖子,他死都難瞑目!

兩人杠刀誰也拼不過誰,自然不會再費工夫,互相猛推一刀然後借勢彈開,隨後兩人一起拔步就再次飛衝上來,再度掄刀拼殺在一起!

這次可就不是在互相試試深淺那麼簡單了,而是真生卯足了勁兒豁出命去玩兒!招招下死手,招招不留情!

一剎那間兩人之間「噼里啪啦」火星亂閃,刀光刀影上下飄閃左支右拙激戰不休!

老貓表情嚴肅黑蠍子也是滿臉驚駭,冷殺死戰飈勁拼殺,竟然還是誰都討不到誰的便宜!

兩人都是在進刀瞬攻的同時還能游刃防禦,保證自己不受傷再抽冷子反殺對方,打了足足三分鐘仍是戰的棋逢對手難解難分,直接讓周圍萬梓良等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變態、變態啊!!

拍電影也沒見過這麼誇張的!這世上竟然還真有傳說中的功夫?還真有將遇良才大戰幾百回合不分勝負不死不休這一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會是真的!太他媽離譜嚇人!

萬梓良栽的不冤,面對這麼一個連老貓都討不到便宜的猛人,他的身手確實還是有些差距!

只見黑暗中,老貓和黑蠍子以快到令人咂舌的速度,時而你進我退時而我來你往,火速拼殺!除了不斷爆出的火星和「噼噼啪啪」杠刀的亂響證明了兩人搏殺的激烈,否則一般人根本連他們的動作都看不真切!

能想象么?這世上還真有快到極點的無影刀無影手一說!

這短短三分鐘的工夫,卻對現場每一個人而言,都是度秒如年!

ps:稍後的下一章有精彩的大人物出現哦,呵呵 可就在此時,誰也不知道的是,這條釘子早市街的釘口前方路上,不知何時早就暗暗的停了一輛車,沒有開車燈,就像一頭深夜等待覓食的野獸,幽靜潛伏在那裡。但是車裡面卻有兩個身材矮小的老頭,正眯著眼睛仔仔細細的盯著前方老貓與黑蠍子拼殺正酣的打鬥。

這條街上黑暗的光線並沒有阻擋住他們那精湛的視線,兩個老頭就像兩隻晝伏夜出的狸貓,把遠處的激戰看得一真二切。

只見駕駛座上,一個穿著非常滑稽的火紅西服的老頭,用一種乾澀難聽沙啞至極的嗓音道:「不錯,那小子是棵苗子嘛!你覺得怎麼樣?」聽這話里的口音,明顯不是g市本地的,好像也是某種外來戶。

而副駕駛座上,一個除了衣服穿的跟他不一樣,乃是一身黑色西服,而其他地方無論身高長相都跟前者一模一樣的老頭道:「沒什麼特殊的,架子是夠硬了,可那小子體型不行,太影響他的速度,這樣的少年娃就算再細心栽培,也成不了太大氣候。」他的嗓音倒是聽上去順耳至極,跟前者簡直天差地別!明明說的也不算什麼好話,但是就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和煦感覺,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長輩慈祥。

紅西服老者笑道:「什麼話嘛,你看事情就是太片面了,他胖是胖了點,但速度絕對算不上慢的,你不能總拿自己來說事嘛!這世上除了我的身法能跟你比,還有幾個人能比上你的?日本國那幾個超s級老忍者都不行的啊!」聲音一如既往的乾澀難聽,就像此人的嗓子被人用砂紙磨過一樣。

黑西服老者一聽這話不高興了,甚至顯得有些激動,他坐直了身子與紅西服老者據理力爭道:「你這話說的才不對!我一個一隻腳踏進棺材板的老頭子,他卻是一個精年正旺的少年娃,他憑什麼比不過我?就算比不上我一半,起碼也得能說的過去吧?跟黑蠍子這種不中用的垃圾都才剛剛比個平手,你還想讓我給他多麼高的評價?」這老爺子說得明明不是好話,但聲音卻還是那麼的順耳動聽。

這兩人真奇怪,說好話的話難聽,說難聽話的話好聽,彷彿是老天刻意安排的矛盾一對。

紅西服老者笑道:「嘎嘎,說著說著你又生氣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嘛!我看那小子行,你也說了,他現在確實胖了點,但是胖的時候身法都這麼快,要是減下來,那還了得哦?」

誰知他這話剛說完,還沒等看黑西服老者的反應,只見後者已經「砰」的一聲把車門甩上,直接脾氣很大的下了車去,然後還隔著窗戶指著裡面的紅西服老者怒道:「自己覺得好,就別問我!最煩你每次心裡明明有主意,卻還喜歡每次都問我,你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啊?」

紅西服老者彷彿習慣了黑西服老者的脾氣火爆無常,仍是毫不生氣的笑道:「我說哥哥哦,如果你的眼光整天放那麼高,每一棵苗子你都能挑出毛病來,那你永遠都不會找到中意徒弟的哦!黑三刀要失傳啦!」

黑衣老者一聽這話冷哼一聲:「失傳就失傳!失傳了不是還有你紅三刀嗎?老子一天找不到合格的苗子,哪怕把這一身絕技統統帶進棺材板里,都不傳給沒用的後人,葬送了老子的威名!」

說完,這脾氣大的黑西服老爺子直接背著手,邁起小碎步就頭也不回的朝後面的黑暗走去。他明明走的不快,也就是普通人尋常走路的樣子,可是速度實在是驚人!竟然眨眼間的功夫,就消失在路的盡頭!哪怕腿腳快的如萬梓良龍天養這類人,飛跑著去追他都未必趕得上!

「嘖嘖嘖,固執的老傢伙,這個徒弟你不要,那我可就收下嘍!嘿嘿,等了那麼久,總算讓我找到個中意的人啦!」紅西服老者笑著看向前方的老貓,舒心道。

他也沒猶豫,直接就打開車門,跳了下去。這個時候如果有第三人在場,一定會被這老爺子嚇一大跳!

他長的奇醜無比五官猙獰就不說了,還駝背弓腰,佝僂著身子穿一身火紅色的大號西服,腳上蹬一雙烏黑油亮的鱷魚嘴皮鞋,腦袋大身子小,遠看近看都是個貨真價實的馬戲團小丑怪胎!

而且這老爺子身材還矮的可怕,至多也就一米五的樣子,短胳膊短腿兒,走起路來都一搖一擺,非常的滑稽,背著手晃啊晃的就朝前面走去。

此時的丁字街街口,老貓和黑蠍子仍舊在苦戰不休,兩人拼到現在,累的都快虛脫了,渾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手酸腳酸渾身乏力,難以想象,像他們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梟雄猛人,都有慘烈拼殺到把自己拼腳軟的地步!

「咔」的一聲,老貓和黑蠍子已經不知道第多少次拼刀之後雙向彈開,兩人都是擎著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黑蠍子比老貓更不敢鬆懈,一邊揚刀防備老貓,一邊不時的偷眼看那邊的萬梓良以及戰魂堂眾小弟,生怕他們在這種時刻來個包圍殺!

而如果這時候萬梓良真的帶著小弟們衝上來圍毆黑蠍子,他黑蠍子就十拿九穩是個死了!老貓已經把他的傲勁和脾氣都拼沒了,這傢伙現在累的只剩個空殼子,看著老貓,那真叫恨的咬牙切齒!

可惜萬梓良以及戰魂堂的眾小弟們,不是不想上去幫老貓的忙,而是他們實在看傻眼了,幫也不知道該怎麼幫!感覺自己人家這種實力層面的交鋒,根本他們能插的上手的!

另一邊,老貓也是累的氣喘吁吁,說句實話,他現在的情況還不如黑蠍子,畢竟在與黑蠍子拼殺之前,他還曾一個人獨斗黑蠍子二十多號小弟!那個時候老貓身體里的力氣就已經喪失不少了,他現在還能跟黑蠍子拼這麼久,已經是天下奇聞了!

「呼……呼……」老貓汗流滿面的躬著身子,大口喘著粗氣,冷冷看著黑蠍子!這是他有史以來,戰的最辛苦的一次!

黑蠍子是什麼眼光,一下就看透了這一點,原來這胖子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啊!老子還當他是砍不死的小強呢!他,絕對接不下自己最後的全力一擊!

一念及此,黑蠍子也不含糊,嘴角泛起一絲邪笑,直接大吼一聲,拼盡最後殘餘的力氣,掄著那把鐵背大刀,對準老貓的腦袋就犀利劈了過來!

老貓咬著牙奮起招架,眼角的皮膚都快綳破了,用出吃奶的力氣「咔」的一聲舉刀與黑蠍子對斬!可惜老貓實在是力不從心,一把菜刀剛舉起來沒多久,就被黑蠍子狠狠一刀劈落下來,黑蠍子順勢直接狠狠一刀削向老貓脖子!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關頭,始才緩過神來的萬梓良等人一顆心提到嗓子眼都沒來得及嘶喊出聲的時候,忽然老貓身前有一抹紅影閃過,然後黑蠍子剛才還霸道無比的身形,忽然從半空中戛然而止,身體瞬間僵麻,呆立不動,眼珠子外凸,黑背刀「嗆啷」一聲,掉落地上,劃破夜的安寂。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李維諾夫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我們的防化分隊不止一次發現了日本人使用生化武器的證據,甚至活捉了一部分731部隊的人渣。但是日本人卻堅決否認這一切,反而倒打一耙,譴責偉大的紅軍製造了人道主義災難。」

寫到這裡的時候,李維諾夫似乎是氣極反笑,他用辛辣的挖苦口吻寫道:「人道主義災難,多麼冠冕堂皇的詞句阿!只不過我相當懷疑日語大辭典中是否有這個詞兒,是否又確切的做出過解釋,從我們的戰地記者以及kgb工作人員在戰場上獲得的證據看,日本人壓根就不懂得什麼叫人道主義,甚至他們根本就不是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