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力量凝聚在腿上,一個起跳進入包圍圈,將一位偷襲血姬十二的修士擊退,「各位,收錢辦事,今天你們怕是殺不了她了。」

Home - 未分類 - 將力量凝聚在腿上,一個起跳進入包圍圈,將一位偷襲血姬十二的修士擊退,「各位,收錢辦事,今天你們怕是殺不了她了。」

血姬十二看見在自己身邊的李克,踏實了不少。

「臭小子,還來救美?今天你倆都死在這裡吧,上。」為首的一位牛頭修士直奔李克而去,其他的修士也緊跟而來。

李克笑了笑,沒有多言,直接鎖定了看著不順眼的五名修士,將氣勁凝聚在身上,力量爆發,沖了上去。

這裡的規則將修為壓制在了金丹境六重,可是李克的金丹境六重足以媲美通靈境的修士,區區金丹修士,李克用了五拳。

五拳過後,五具屍體落在了那裡。人數剛剛到了三十人。

一瞬間,所有的人都被禁錮了,「恭喜你們,人數還剩三十人,第二環節結束。稍作休息我還會再來的。」

接著所有人的修為恢復了原狀,身上傷口密集的阿古斯和藍叉狩忍不住就對著圍攻自己的人打去,然而卻被一股力量阻擋了。

「下一個環節之前,禁止殺伐,再犯者,死。」尖銳的聲音沖著阿古斯等人講道。

掏出靈石和丹藥,所有的人都在恢復修為,唯有李克走到了血姬十二面前。

「又救了你一條命,這次我要一百萬青色靈石。」

「你怎麼不去搶,我沒有那麼多。」血姬十二聽見李克獅子大開口,瞪著李克。

「是你說的要我說價格的,再說了,我這種好青年怎麼會搶,咱們這是合作,是契約,是神聖的。」李克聽著十二的話一臉激動。

「一百萬青色靈石我沒有,渾身上下就還剩三十萬青色靈石了,我還需要留點備用,我一個女孩子,你….」

「好了,好了,別打感情牌,沒用,我就收你二十萬青色靈石,按道理你還欠我八十萬青色靈石,就先欠著,作為利息,我問你幾個問題,如何?」李克趕緊打斷說著說著聲音就嬌滴滴的血姬十二。

「行,靈石給你,你問吧。」血姬十二倒也爽快,直接拿出了靈石給了李克。

「我問你,這片遺迹有什麼大機緣,你知道么?」

「大機緣?你說的大機緣是什麼?」十二有些糊塗。

「算了,我問你,這遺迹是不是三千年才會出現一次?」李克再次問了一句。

「你沒事吧,這遺迹一百年就出現一次,我們吸血姬族等幾個族落都有進入這裡的方法。怎麼會三千年出現一次。」

「不過我看過我們族落一本野史,說這遺迹裡面有什麼令牌,獲得令牌者可以去一處地方。」血姬又說了一句。

李克聽完以後沉默不語,腦子裡思考著紫天穎進遺迹前說的那番話,首先這裡不是什麼三千年才出現一次的遺迹;紫天穎進來的目的自己也不清楚。

要麼就是紫天穎欺騙了自己,甚至想利用自己;要麼就是紫天穎也被所謂的遺迹騙了,這裡只不過是掩蓋真正遺迹的一處地方,又或者是這裡和那三千年才出現的遺迹有著關係。

了解了一些東西,李克就盤坐那裡,閉上眼睛,享受片刻的安寧。

血姬十二見李克不說話了,也拿出了丹藥和靈石恢復傷勢。

半個時辰以後,那道聲音再次出現。

「你們好,休息完畢,下面就是第三環節了,這一個環節叫做齊心協力。」

「孤島周圍的巨鯊隨著時間力量會越來越強,知道他們可以上岸,甚至吞噬這片孤島,所以你們需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將所有的巨鯊殺掉。」

「提示一下,周圍一共有九十九頭巨鯊,每過三個呼吸,隨機的三位巨鯊會增長一個境界,現在,所有的巨鯊都是一花境,你們準備好了么?」

「沒準備好,沒事這樣才有意思,第三環節開始。」聲音消失,周圍的土牆化為平地,再次變成了以前那樣光禿禿的孤島。

「趕緊下海,擊殺鯊魚,要是有鯊魚進化成通靈境,所有的人都要死。」藍叉狩急忙吼道,並且朝著海邊飛去。

聲音消失,土牆消失,再加上藍叉狩說完,時間已經過去了六個呼吸。

當眾人跑到海邊時,三十個呼吸的時間沒了。也就是有九十頭巨鯊進化了,甚至會出現三花境第三花的鯊魚。

藍叉狩率先進入海中,在海裡面,藍叉狩的皮膚變得更加蔚藍,隨後,修士陸陸續續到了海裡面,只有血姬十二在岸上。

「血姬十二,我知道你不熟水性,你就在岸上觀察,那裡出現了三花境第三花的巨鯊,就趕緊通知我們,其他人先挑修為高的鯊魚擊殺,一花境的鯊魚留著,給我們爭取時間。」藍叉狩到了海裡面,就連思路都清晰了許多似的,對著血姬十二喊道。

死亡之下,原本還廝殺的眾人合作了起來,海面上,不斷有血冒出,出現了一頭頭巨鯊的屍體。

血姬十二在空中迅游,看著海底鯊魚的情況。

奈何總有一些人找准機會,在擊殺鯊魚的時候,襲殺周圍的修士,以報之前廝殺之仇。

血不光是巨鯊的,還有修士的。

「快,這裡,兩頭三花境第三花的鯊魚出現了」血姬十二朝著海里的修士喊道。 血姬十二在的地方,只有阿古斯和李克挨得最近。藍叉狩離血姬十二最遠,根本趕不過來,阿古斯正在對付一頭三花境的巨鯊。因此,李克直接朝著血姬十二那裡游去。

一個猛子到了海裡面,李克看見了兩頭三花境的巨鯊竟然撕咬著自己的同類,以此增大自己進化的概率。血盆大口一張,將靠近自己的兩頭巨鯊一分為二。

封閉了全身的毛孔,李克急忙趕到了兩頭巨鯊旁邊,為了以防萬一,直接開啟了倍增,打出了玄階功法三寸指第三式,指指三寸。十道不可抵擋的光勁穿過水流,打在了巨鯊的身上。

光勁從巨鯊的眼睛進入,直接從尾巴處出去,徹底泯滅了他們的生命。用時十個呼吸。

李克從海裡面露出了頭顱,朝著血姬十二看了一眼,就繼續朝著其他巨鯊趕去。

藍叉狩看見李克用了如此短的時間就解決了兩頭三花境第三花的巨鯊,還是在海裡面,心中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實力。

就在形式一片大好的時候,有人在那裡喊道:「怎麼可能,比拉修竟然死掉了,而且不像是巨鯊殺掉的,是有人殺了他。」一位修士看見一位屍體在海面上漂浮,屍體甚至還有一絲熱氣。

隨著這位修士的大嚎大叫,惹得其他修士都有了一絲危機感,看著和自己廝殺過的人。在擊殺鯊魚的時候都留了一些力氣,並且神識打探著四周,防止有人偷襲。

擊殺鯊魚的速度開始變慢,任憑藍叉狩等人在哪裡鼓舞士氣,也沒有任何作用。周圍的海水早就已經是猩紅一片,清澈的海水不復存在,隱藏在海水深處的巨鯊也變得難以發現。

在空中遊走指揮的血姬十二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小。

忽然平靜的海面飛躍出了一頭碩大的頭顱,頭顱下面三排鋒利的牙齒帶著點點寒光一口將一位二花境的修士嚼碎。

眾人看去,只感覺到這頭巨鯊身上有一股無法抵抗的氣勢:通靈境巨鯊。

「完了,我們都要死,哈哈,通靈境巨鯊出現了,都死吧,都死在這裡吧。哈哈。」一位修士受不了打擊,甚至放棄了抵抗,被身邊一頭忽然出現的巨鯊咬腫了脖頸,冒著血泡被巨鯊拉進了海里。

「還有機會,我嘗試一下殺掉這頭通靈境的巨鯊,李克,阿古斯你們倆輔助我。」藍叉狩看見那頭通靈境的巨鯊臉色也是變了又變,最後做出了決定,對著李克和阿古斯喊道。

可是,就在阿古斯剛剛說完的時候,又有兩頭碩大的巨鯊在海面露出了牙齒,將兩位修士吞了下去。看到這裡,阿古斯的神情變了,嘴裡面念叨著完了。

「完了沒機會了,三頭通靈境的巨鯊,難道我堂堂夜叉族分支少主會死在這裡么?」

其他的修士也是一臉絕望,那可是通靈境的巨鯊。和三花境可是天差地別。

唯有在空中的血跡十二看著李克。

「我可以殺掉他們,但是會付出重大的代價,為了大家,為了我們走出困境,你們需要在過關以後沒人給我三十萬青色靈石。」在眾人茫然的時候,一道聲音傳到眾人耳中。

還活著的十六位修士看著李克,一臉不相信。

「只要你能救我,我阿古斯願意給你三十萬青色靈石。」聽見李克說話以後,阿古斯想了想一路上李克的神奇,率先發話。

「我也沒有問題。」藍叉狩聽見李克的話以後,沉默一會說道。

「我沒問題,打欠條吧。」空中的血姬十二一臉的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讓李克想打她的屁股。

「沒問題。」紫天穎更是簡單,直接點頭同意。這使得李克十分懷疑紫天穎是否有那麼多靈石。

除了李克,十五位修士都同意以後,時間已經過去了六個呼吸。

「你們分成兩組,由阿古斯和藍叉狩帶領,擊殺其他的巨鯊,遇見通靈境巨鯊就一起抵抗,等我,我很快,為了你們的安全,我李克今天就燃燒自己,別忘了你們的靈石就好。」

說完以後,李克化身巨劍,劈開了周圍的海水,沖著通靈境巨鯊趕去,其他人看見李克一往無前的行動,心中隱約有些情緒波動。

冒出海面的巨鯊,看見遠處一位金丹境的修士竟然朝著自己衝來,那雙大眼睛裡面流露出了不屑的眼神,接著嘴巴吸了一口海水在最裡面,在嘴裡面壓縮了以後,化身一股水箭朝著李克殺去。

現在的李克心情是激動的,一直沒有機會遇見通靈境的修士,今日終於有一位通靈境的巨鯊當做對手了,終於可以全力一戰,試試自己的肉體力量究竟在哪裡。況且,還有靈石可以拿,簡直就是一箭雙鵰。

「滾滾大浪,踏浪而來。」李克直接從水面躍起,踩著巨鯊吐來的水箭,一步一步躍了過去。.

進入遺迹以來,頭一次將全身力量爆發出來,煉體訣全力開啟,每一塊肌肉都散發著難以置信的力量,一剎那,一個金丹境修士的身上出現了一股可以威脅通靈境的氣勢。

「倍增」李克在心中默念一句,原本的力量再次增加一倍,原先還不屑的巨鯊,瞳孔變大,這一刻,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奈何,衝來的李克速度快,距離還近,巨鯊只能看見那雙拳頭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四極拳,戰八方。」令人眼花繚亂的拳影打在了巨鯊的頭顱。

遠處抵擋其他巨鯊的阿古斯等人,看見李克竟然爆發出了如此的氣勢,心中不禁顫抖。在一邊的紫天穎看見李克爆發出的力量,原本冰冷的臉龐也有了一些笑意,眼中閃過了一道精芒。

「嘭嘭嘭」巨大的海浪在李克和巨鯊身邊翻飛,滔天的浪花裡面偶爾有紅色的血液在裡面流轉。

海浪消失,只留下了一道身影佇立在海面,腳下一頭巨鯊翻著白色的肚皮,一動不動。

「熱身結束,戰鬥正式開始。」少年的身影一轉眼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到了另外一處地方。

「四極拳,平四向。」招式越發猛烈,每一拳都打在了巨鯊的要害處,兩個呼吸,一頭巨鯊死掉。

「怎麼可能,兩個呼吸竟然殺掉了一頭通靈境的巨鯊,這個世界一定是瘋了。」一位修士搓著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用了神識攻擊之法。」遠處的紫天穎在心中吶喊。

—–

「怎麼樣,我就說他不一般吧。」紫天穎的體內一道聲音和紫天穎交流著。

進入戰鬥狀態的李克,越戰鬥感到越痛快,朝著每一頭通靈境巨鯊沖了過去,點燃了自己許久沒有的熱情。

「爽,這才是戰鬥。」李克一拳將最後一頭通靈境巨鯊轟殺以後,朝著天空大喊。

只有阿古斯等人看著海面上的十頭通靈境巨鯊,久久無語。

「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嗎,果然是天外有天,我阿古斯佩服。」阿古斯摸了摸自己的獨角。

一番配合之下,九十九頭巨鯊就這麼危險又這麼輕鬆的被眾人殺掉,所有的人無視被血染紅的海面,雙眼盯著李克,走上了孤島。

到了孤島上,李克坐在那裡,看著走來的阿古斯等人。

「這是靈石,你數一數,我阿古斯說話算話。」說著阿古斯扔過來了一個袋子。

有了阿古斯做頭,其他的修士也紛紛給李克靈石,靈石不足的就用丹藥之類的代替。

最後,只剩下了隊伍裡面的紫天穎和血姬十二兩個女人。

「別以為你倆是女人,就可以不給靈石,怕不是不知道我拳頭的厲害。」李克看著二人互相盯著對面,害怕她倆有什麼計策,站了起來說道。

「我以身相許行不行,夠三十萬青色靈石么?」血姬十二說著,兩隻翅膀在慢慢扇動。

「你怕是要失望了,李克可是和我一起進來的,就是以身相許也是我,輪不到你。」不待李克說話,紫天穎就搶先答道。

面對這種情況,李克完全不懼,走了過去,各自拍了兩個人的腦袋一下曰:「少給我來這些花里胡哨的,我只要靈石,你,就你血姬十二,已經欠我一百一十萬青色靈石了,我可是記住你了。要是敢賴賬,下一次見了你就把你綁了,賣了。」

「還有你,和我進來的也不能搶我的靈石,等出了遺迹,這靈石的帳再算,一個也跑不了。」李克滿臉故作恐怖。

旁邊的藍叉狩看見李克面對女人竟然有如此氣魄,心中不禁感嘆:「果然是真男人,男人就應當如此,我以後也要試試。」這也奠定了藍叉狩孤獨大半生的基礎。

「恭喜你們,共有十六人通過第三環節,孤島求生結束。祝福你們好運。」尖銳的聲音在空中環繞。

聲音說完以後,眾人腳底下的孤島開始晃動,然後長了腿一般,旋轉了起來,朝著某個方向移動了起來。

孤島逐漸變成一個黑點消失在了視線裡面。

「可是嚇死我了,那個瘋女人怎麼會來薩克斯那裡,還好沒來我這裡。」尖銳的聲音感覺到那股熾熱肅殺的紅色火焰逐漸遠離自己。 孤島乘風破浪,載著僅剩的十六人在海面上移動,速度飛快,一天以後,孤島的速度終於變得慢了下來。

感覺到孤島速度有所減緩的李克,睜開了眼睛,看向遠處,「終於到岸了,這破島坐著真難受。」

到了岸上,李克從孤島上跳了下來。

自從以一人之力擊敗了十位通靈境的巨鯊以後,整個隊伍裡面的人都隱約以李克為首,就連僅僅是一花境的紫天穎,其他人對她也恭恭敬敬。

到了岸邊,周圍芳草萋萋,中間有四座閣樓,每一座閣樓都不盡相同。

「李克兄,這一關還要多多關照。」一位李克不認識的修士湊過來笑道。

「好說,好說,只要靈石到位,妥妥的。」李克搓了搓手,對著走過來的修士笑著。

待眾人慢慢走到第一座閣樓的時候,閣樓的的大門開了,一位長得十分英俊的男子走了出來。

「這裡是遺迹第三關,關名:琴棋書畫。我這第一座閣樓考驗的就是琴。」

「規則很簡單,你們十六人分成四組,前三支隊伍晉級,最後一支隊伍淘汰。」

「你們放心,我這裡講究的是藝術,失敗的我會將他傳送出去,不會傷害你們的性命。現在就開始吧。我已經好久沒有聽到他人彈琴了。」男子說完大手一揮,出現了四把大小不一的琴擺在那裡。

李克聽見男子說完,滿臉就是我是誰,我在哪的表情,這遺迹怎麼還會有琴棋書畫這樣的操作。

血姬十二轉頭看見了李克的表情,忍不住笑著走了過去,「李公子,這一關你行不行啊,人家還想一睹你的風采呢。」

「我不行?開玩笑,我能不行么。」李克總是心中有萬般無奈,嘴上也決不能落入下風。

英俊男子手中出現了十六張紙牌,共有四種不同的圖案,每種圖案共有四張,任憑紙牌在空中飛舞了一段時間以後,男子將紙牌拿在手中笑著說道:「好久沒玩了,有些情不自禁,下面你們就抽紙牌分隊伍吧,抽到一樣圖案的就是一隊。」

「我先來。」阿古斯等男子說完直接走了過去,拿了一張,接著藍叉狩、紫天穎等人也上去抽了一張。輪到李克以後,紙牌還有六張,李克打眼一看抽紙牌,這不就跟自己在地球玩陰陽師的時候抽卡一個球性質的嘛。

在李克的自我預算中,琴棋書畫女人怎麼也要比男人強一點,因此,紫天穎和血姬十二的圖案就是SSR,阿古斯這種肌肉獨角男,絕對就是R卡,搞不好還是N卡,所以李克有些拿不準了。

在心裡默念了一番以後,李克回頭盯著阿古斯看了一會,咬牙切齒的拿了一張紙牌,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英俊男子看著李克的背影,心中暗嘆這絕對是一個不懂琴棋書畫的獃子,還不如剛來的肌肉獨角男。

在一個別人看不見紙牌的地方,李克看了看手裡,紙牌上一個五角星清晰醒目。

「好了,所有的人都抽完紙牌了,下面找你們的隊友吧。」英俊男子擦著手,對著眾人說道。

「SSR,紫天穎,血姬十二隨便來一個就好了,拜託了。」

「我是五角星,是五角星的速速過來。」還沒有祈禱完的李克就聽見大嗓門的藍叉狩說道。李克心裡第一個感覺就是糟了。

果不其然,血姬十二對著李克亮了下紙牌,一個紅色的圓形扎了李克的心,隨即紫天穎手裡的紙牌上一個紅色的圓形讓李克放棄了掙扎,又看著阿古斯手裡的褐色長方形,李克心中算是有了一絲安慰。

還好阿古斯、藍叉狩和自己不在一塊,要不然就直接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