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這個男人,看上去有些不羈,就像個痞子。但是心思細膩,非比常人,因為畢竟是吻擎軒放心託付的人,肯定有他的一技之長。

Home - 未分類 - 面前這個男人,看上去有些不羈,就像個痞子。但是心思細膩,非比常人,因為畢竟是吻擎軒放心託付的人,肯定有他的一技之長。

「小姐難道不問我找你出來做什麼嗎?」

茉兒直直的看著對方的眼睛,一瞬不瞬:「就算我不問,你也會說的,不是嗎?」

塞繆爾忽然正了正臉色,沒有調笑,嚴肅許多。

「既然小姐早已經有準備,那我就開門見山了。目前,我和三殿下的關係就像是明星和經紀人,殿下照常做他的工作,做他的王子。而我在幕後則是幫助殿下處理一些瑣事和公眾面前的形象,當然,我處理更多的則是不能見光的事情。不過,政界可比娛樂圈要負責許多。至少,娛樂圈再玩,也不會涉及到人命。」

聽聞,茉兒眉頭一緊,淺淺攏起:「你這話什麼意思?」

塞繆爾一本正經的說:「暗箱操作,幕後黑手,暗殺,陷害,這都是很多玩政治的人的手段。我可以很負責人的說,政界絕對比茉兒小姐能想象到的還要黑暗。不過這其中,三殿下就是一個異類。茉兒小姐應該很了解三殿下的為人吧,這也是為什麼如今殿下會變成某些有心人士的眼中釘。」

茉兒知道政治界的黑暗,也了解吻擎軒的處境。畢竟在五年前最初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因為被暗殺所以不得不韜光隱晦,一面隱藏自己,一面尋找梅西貝爾的下落。

聽到『暗殺』這個字眼,茉兒只覺得心尖一顫,像是被什麼蜇到了一樣。

也許,吻擎軒一直把她保護得太好了。就算在那陣子和他如膠似漆,那麼親密的時候,都不曾知道這些可怕的東西。可是如今長大了,成熟了,再一想想,便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單純了。

他沒讓她面對那些可怕的東西,從來都沒有。

茉兒咬了咬唇,半晌,才遲疑的出聲,輕輕問道:「那他,現在很危險嗎?」

塞繆爾搖了搖頭:「目前為止還很安全,只是很被動。」

塞繆爾看向茉兒,眼神帶著一些意味深長。茉兒很快便領悟到,結結巴巴,竟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因……..因為我嗎?」

塞繆爾一笑,點點頭:「因為三殿下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茉兒小姐和霸天小皇子,也正是如此,三殿下才會很被動,他擔心你們會成為那些有心人士用來攻擊他的目標。更擔心………茉兒小姐的不諒解。」

塞繆爾認真的看著茉兒漂亮的美眸:「茉兒小姐,恕我直言,這些話本該不是我說,但是以殿下的性子是不會對小姐說什麼的。殿下很關心小姐,更愛小姐,有些事不是說出來就能明白的,就像此刻即便我說了一切,茉兒小姐也不一定會領會殿下目前的處境。我只是希望,至少這段時間,請給殿下一些支持。茉兒小姐,殿下他………需要你。」

看到茉兒緩緩低垂的眉眼,塞繆爾知道她現在還需要時間,畢竟這麼敏感的情況和話題,還有各自敏感的身份……..

唉………

塞繆爾站起身,臨走前對茉兒說道:「茉兒小姐,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殿下掌握皇二少的信息,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外泄的。他不會傷害小姐,這點茉兒小姐應該會比我清楚。對你,殿下的籌碼不多。所以一切的決策權現在都在小姐的手裡,小姐做任何決定,我相信殿下都不會再為難你。」

說完,塞繆爾拿起公文包離開。

茉兒怔怔的望著眼前的紅酒發獃。

然而下一刻,一個決定在她的腦海里成型。

她拿起一口未動的紅酒一飲而盡,彷彿是在尋求勇氣一般。然後,她也同樣拿起自己的手包,追了出去。

酒吧門外,塞繆爾並沒有走遠。

「塞繆爾先生!!」茉兒幾部小跑,追了上來。

塞繆爾一隻手橫在小腹前,搭著他那件黑色西裝,另一隻手拿著公文包,緩緩轉過身來。

茉兒在塞繆爾面前站定,看著對方的眼睛。沉默了半晌,終於決定般的說道:「請幫我安排一下,我想和他見面。還有,請先生轉達一句話,我想和吻擎軒」

茉兒遲疑了片刻,深呼吸,才道:「做個交易。」

…………………………………………………………………………………………………………………………………………………………………..

塞繆爾沒有拒絕,彷彿早就知道茉兒會做這樣的決定一般。當他聽到茉兒提出的要求之後,也只是淺淺的一笑,答應了下來。

於是,下一個場景就是茉兒安靜的坐在聖蓮殿,等著那個男人的到來。

吻擎軒大步走來,摒退了所有傭人,包括亞德里恩和塞繆爾。

他沒有掩飾腳步聲,所以再聽到他逐漸走近的聲響時,原本安靜乖巧的小女人刷的一聲站了起來,迅速轉過身,黑瞳怔怔的望著他。

他知道塞繆爾一定會勸動她,只是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快就做出決定和自己見面。

交易。什麼交易?

他此刻似乎有些不想知道,看著不遠處她彷徨無措的小臉,覺得自己逼她做決定真是三十多年來做過最卑鄙的一件事了。

可是,不逼她。那他註定就要失去她。

同時,茉兒也在瞬也不瞬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絕代風情深刻的印在他的眉目,只是有些憔悴印在眉梢和眼角,看起來似乎正被某些事所困擾。

「我………」

她開口,還未說完完整的詞,他就已經站在她的面前。

高大的身體帶著一股強大的侵略感,讓她不由得想要後退一步。

但是,茉兒還是生生的忍住了。抬眸,迎向男人漂亮深邃的灰眸,她有話要說。

微啟櫻唇,卻忽然被男人微涼的手指輕輕按住。

她一動不動,任他的指尖抵著自己的唇瓣,只是有些錯愕的看著他。

這張小嘴,最近總是說著讓他不好受的話來。以至於他此刻,要做足深呼吸,才能嘗試接受她接下來的話。

他微微勾著那粉紅色的薄唇,拿開手,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好了,說罷。」

對他的莫名的舉動很不解,但茉兒還是再次開口:「吻擎軒,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需要我的支持,為什麼需要我留下。可是,我也一樣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想要留下來。」

吻擎軒的眉梢微微挑起,帶著一抹驚喜的亮光,從深邃幽幽的灰眸中閃爍而逝,彷彿是子夜中出現的煙花,稍縱即逝,卻帶著無以倫比的美麗和璀璨。

「不過」她看著他的眼睛,竟有些不忍說接下來的話:「不過,我也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只憑感覺做事的小女生了。吻擎軒,我二十五歲了,我還有一個兒子,我需要考慮的東西太多太多了……..」

果然,他眼中的亮光漸漸暗淡。

失色的灰眸,竟然讓她覺得有些心疼。

「所以,吻擎軒,我想要和你做一個交易。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需要我,我會留下來。就算是感激你沒有舉報我二哥,我還你的一個人情,也可以當成是我給你和霸天兩父子最後相處的機會吧。不過,在這件事風波過去之後,你也要答應我,會讓我和霸天無條件的安全離開這裡,而且永遠永遠都不要來打擾我們的生活。將來就算是在某個街道上相遇了,也請不要…….和我們說話,可以嗎?」

不,偏不吻擎軒沒有說出口,喉嚨艱澀的將是著了火。

果然啊,這張小嘴兒越來越不可愛,總是說這些讓他難受的話。就算是剛剛有了心裡準備,卻再聽到的時候還是覺得那麼難以接受,心那麼疼。

就在茉兒等他的回答等到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吻擎軒忽然開口,低低啞啞的聲線聽上去像是被沙礫碾過一樣:「皇茉兒,你不能這樣。你怎麼能對我這麼殘忍?」

茉兒怔住了,他極少叫她的名字的。上一次,還是在梅西貝爾陷害她之後,他這麼叫過她兩次。

但是現在完全不同的語氣和聲調,反而聽的她心裡一抽…….

「我、我沒有………」

突的,他一隻手臂攬住她的腰肢,在茉兒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男人的薄唇已經印上她的,全部的話被堵在了口中,她被迫承受著吻擎軒狂如暴風般的激吻。

像是在發泄,像是在泄憤。

茉兒只感覺到被他緊緊禁錮住的腰線疼得發麻,還有嘴唇,他的吻就像是要將她吞入腹中一樣,激狂而駭人,他撕咬著她的唇瓣,制止出血,口中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同時茉兒的心尖泛上一層層的悚然。

他從未這樣過…….

「唔,放開……..」她的一雙小手推拒在他的胸膛,可男人卻彷彿感受不到般的紋絲不動。

她愈發的呼吸不得,再加上掙扎,白皙的小臉此刻脹得通紅,可憐的發出類似嗚咽的聲音,她幾乎就要窒息。

就在茉兒險些昏厥的時候,他這才放開了。

「吻擎軒,你這個混……..」不知哪來的力氣,她雙手大力推開他,開口就要罵。

但,男人卻低垂著頭,斂著羽睫,啞著聲音截住了她的話:「我答應。」

她一怔,一瞬間反應不及。

他轉過身,看也不看她一眼,攥著身側的拳頭:「我答應你,等這件事一過,就讓你……..離開。」

不給她回話的餘地,他大步離開,被陽光拉長的影子,倒映在光潔的大理石上,落寞,蕭索,通通形容不出那種看著他背影離開的感覺。

直到男人離開許久,茉兒還怔怔的站在原地,驚愕的微啟腫脹的唇瓣。

她剛剛,似乎看到他紅紅的眼睛……….

---

今天更新完畢,贈送七百字,親愛的們周末愉快!

嘮叨一句,沒有加春的讀者公會的孩子們抓緊了,時間截至到下月10號之前,還有現在到月底了,親們喜歡此文,就投《神秘》一票吧,謝謝! 多加皮輕手輕腳的走在最前面,不斷的驅動偵察之眼觀察四周,正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玄齊制定的計劃被多加皮推翻。

晝伏夜出改變成了夜伏晝出,狼族本身就是一個很其他的民族,越野越精神,等到了黑暗把整個世界都遮掩,他們的雙眼立刻瞪圓亢奮,好像大號燈泡般,戰鬥力也成倍方的往上提升。

多加皮的眼中閃著冷光,為了製造更大的震撼力,他們穿過三萬多公里的區域,強忍著復仇的執念而沒有動手,十萬人,二十萬人的小聚居區太小,根本就不值得他們動手。當穿過高低不平的山巒,終於來到一座大約有三百萬人的城邦后,多加皮把頭重重的一點,他很滿意這個目標。

魯丙七自然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帶著三百師弟都把雙手高舉,口中念念有詞,而後整個地面開始往下沉,不大的功夫,十五六萬人全都藏身在地下。

這是一種全新的戰法,至少時空狼族做不到,當然也更想不到。全部的術法狼邁著整齊的步子,悄無聲息的靠近整個城邦。

因為施展術法的狼族達到十五萬,所以睡夢迷霧的半徑與範圍擴展許多,等到合適的區域后,多加皮帶領全部的狼族開始吟唱咒語,一團迷霧升騰頭頂上的土層露出幾個窟窿,睡夢迷霧衝天而起,在虛空中匯聚后,慢慢的往三百萬的城邦中降去。

這是狼族在沙漠邊緣最大的城邦,裡面有著主力作戰重步狼的時空通道,一個個穿著生物板甲的重步狼,在烈日的暴晒下全都蜷縮在陰影處,伸長舌頭往外排汗。一個個的眼中閃著火紅色,都在等待前線的徵兵令。

既然有了外族就意味著出現時空通道。狼族最喜歡的就是發現時空通道,只要有新的時空通道出現,有關係的狼族就會一擁而上,以最短的時間吞噬到新出現的物種,繼而獲取全新的能力。

等在這座城市內的狼族,將會是預備隊,如果前面大勝,他們會去吃些殘羹剩飯,如果前面大敗,他們就會變身成一線部隊繼續前赴後繼。

只不過現在睡夢迷霧已經落下來,把整個城邦籠罩。不大的功夫全部的狼族都進入了睡眠,一個個發出酣暢的呼嚕聲,睡得特別暢快。

多加皮又好像是土撥鼠般,把腦袋高高的伸了出來,丟出偵察之眼,仔細把陣地偵察了一番,發覺全部的狼族都陷入了沉睡后,多加皮把手一揮,十五萬的術法狼衝進了這座城邦。

「把睡著的青銅、白銀、黃金狼集中在一起。」姆康利貝亢奮的雙眼發紅,讓迷途的羔羊們重投如狼神的懷抱,說不定自己依靠這份大功德就能升入白銀狼族,一下完成質的飛躍。

王龍生帶著陣法門的弟子開始挑選合適的目標,每個狼族的身上都會佩戴一些小飾物,用來彰顯他們的勇猛,現在這些小飾物就成了刻畫狼神福音,傳播氣感的重要工具。

當然王龍生還會在城市中布置幾個靈眼,利用靈氣驅動的法門讓擁有氣感的狼族能夠修鍊成型,繼而全身心的投入到狼神的懷抱。

十五萬術法狼衝進一座不設防的城市,在一群狂熱者的指引下,能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高階的狼族被集中在城市的廣場上,多加皮正要施展術法把他們全都格殺的時候,姆康利貝卻出言阻止說:「是一群血肉模糊的狼族有震懾力,還是一群生不如死沒有了等階的狼族更震撼?」

這樣的問題讓多加皮開始思索,沉吟半晌后雙眼中閃過一絲異常,高聲的說:「老夫果然沒看錯你,就按你說的法子做」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生不如死,一群不信仰狼神的異教徒在大家的眼前退階到炮灰狼,曾經高高在上的一切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光仔細想想就讓人覺得夠勁。

姆康利貝開始給這些狼族催吐,從黃金狼到白銀狼到青銅狼加在一起將近一萬頭,的確是個浩瀚的工程,好在他們已經輕車熟路。

王龍生還在執行計劃,把幾個座營帳踏扁,幾個兇悍的狼族搞成肉泥,在地上烙印出幾個七大無比的腳印。而後再搞一些狼神的雕像。做好這一切后王龍生開始準備撤退。姆康利貝也把靈石打包,魯丙七在城市下面修建一個堅固的地窖,把裡面都窖滿靈石,這樣擁有氣感的狼族就能夠修鍊下去。

多加皮算了算時間,便把高聲的喊著:「時間不多了,天也快要黑了,大家撤退。」於是如同潮水而來的狼族,在擦掉自己的行跡后又如同潮水退去。

黑夜逐漸降臨,風聲嗚咽,無數的狼族從沉睡中醒來,腦袋搖晃而後茫然的看向四周,剛剛還太陽高掛,現在暮野茫茫。這都怎麼了?

有些狼族的耳畔響起狼神的召喚,一遍遍的催眠他們找到僻靜的角落盤腿練氣。這就是王龍生高明的地方,先用催眠的法子讓這些資質好的狼族修鍊。等著陣法衰退後他們都已經煉出氣感,有了這樣的表率,總會有些成為狂熱者

原本還安靜的城市中,忽然傳來歇斯底里的哀嚎,曾經高高在上的貴族老爺們,忽然間發現一覺醒來身體內空空如也,這樣的情況讓他們不寒而慄,如果找不到那些晶核,最多兩天他們就會退階成炮灰狼族。

於此同時狼神降世的種種異象,也在狼族面前閃現,這些還不是信徒的狼族,對著種種異象紛紛猜測,原本就有些詭異的局勢,頃刻間變得更加詭異。

這就好像是在泥土中播下了一顆種子,隨著種子生根發芽,開枝散葉,越來越多的種子都已經種下。多加皮又帶著他的團隊趁著夜色狂飆幾萬里,尋找合適的城邦,再次出手閃襲。越做越輕車熟路,越做越有心得體會。

傳遞消息需要時間,確認敵人也需要時間。狼帝沒有催促阿伯樂町攻擊,阿伯樂町則在沙盤上進行反覆的推演,想著如何攻克這座寒冰城。

眨眼間過去了三天,來自地球的消息終於被傳回來,望著那一副活靈活現的圖錄,已經可以確認敵人就是這幫地球人,狼神恨得牙根痒痒,臉上充滿了煞氣。

阿伯樂町自然看到這種情況,他的鼻子緩緩的唏噓,而後眼中依然閃著詫異:「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當確認真是人類駕馭狼族后,疑惑並沒有減少,反而變得更多:「人類究竟灌了什麼**湯,能夠讓那些狼族對他們言聽計從?」

這一下不光阿伯樂町疑惑,狼帝也想不明白。就在他們迷茫的時候,來自大後方的消息讓他們震驚:「三天之內,狼神連續降世,出現在六座人口龐然的大城邦里,狼神還收取全部貴族狼的晶核……」

這個消息就好像是晴天霹靂,打在狼帝的腦袋上嗡鳴作響,事情真的已經超乎他的意料之外,忽然出現的敵人,好似一柄鋒利無雙的尖刀,在大後方肆意的切割。

「把這六座城市找出來?」阿伯樂町好似想到什麼,等著六座城市出現在地圖上后,亞拉可卡進行了測繪,而後對著狼帝說:「這是很典型的急行軍作戰,應該是冰雪城派出了小股的精英部隊,在我們的大後方製造混亂。」

「我更注意這個情報的關鍵所在」狼帝的雙眼中閃著寒光:「悄無聲息的拿下六座城市,好在他們只是為裝神弄鬼,如果舉起了雪亮的屠刀,那麼現在他們已經屠掉六座城市。」

亞拉可卡的臉上浮現出苦笑:「帝下,不殺反而比殺更有震撼力」

「狼神」狼帝的臉上終於色變,這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麼其他的狼族會投降人類,就是因為有了狼帝這個變數。能夠對政權形成威脅的也只有神權,而現在人類就是在打神權的主意。不用說六個一線星球上,一定都是他們的信徒

就在狼帝愁眉不展的時候,阿伯樂町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喜色,伸手指著這幅圖錄說:「帝下,你看這幅圖錄上面,是不是有一道黑色的長杠。」阿伯樂町指著那道黑色的長杠說:「這是時空通道的進程,好像我們多派一次貴族破碎虛空,就能把進度往前推一點,提前打開時空通道。」

「是又如何?」狼帝無奈的說:「終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阿伯樂町說:「既然那些傳教士能夠悄無聲息的接近上百萬人的城邦,那就意味著他們帶走全部的術法狼。明天我們就發動總攻擊,用最短的時間拿下冰雪城。而後回軍把這些術法狼消滅。」阿伯樂町的眼中寒光一閃:「同時我們讓炮灰狼每日都破碎虛空,加速入侵時空通道貫穿的進度,直搗黃龍」

「准了」狼帝的眼中閃過信息,阿伯樂町不愧是狼族的希望,光這些步驟施展起來,一定就能起到不錯的效果。明天一定是個好天氣,適合總攻擊 慈不掌兵,想要取得勝利就要有所犧牲,這是一個非常淺顯的道理。阿伯樂町自然也懂得,為了儘快打下冰雪之城,減輕多方面的壓力,阿伯樂町決定採用潮水攻擊。

有時候最古老的方法,卻是最有效的方法。連續不間斷的攻擊敵人,這樣的方法看似很老土,甚至很老套,但卻在關鍵的時刻有著料想之中的效果,近乎真理般的硬道理。

狼族精銳的中精銳,再次被分成幾個梯隊,稍許差一些的精銳被集中,而後出現在的狼族的前沿陣地上。

阿伯樂町覺得這是一個大舞台,一個展露自己才華的大舞台。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己能不能成為絕世名將,成為傳奇英雄就看這一場了。

於是阿伯樂町專程找上狼帝,輕聲的說:「這將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爭,死傷可能會是天文數字。」

狼帝異常的豪爽:「物盡天擇適者生存,狼族雖然也有百億人口,但精銳只有那麼一小撮。只要我們的精銳不死,元氣就不會傷。」

阿伯樂町懂了狼帝的意思,把手往前一揮,持有雙盾的狼族開始攻城。這是為對付射手狼而的特意做的準備,雙盾牌能夠格擋迎面飛射而來的羽箭,至於那些要命的能量大炮,阿伯樂町只能希望這些重步狼能跑的快一些。

唰嗡嗡風龍在天空上扭曲,把濃密的霧氣全都拉扯走。這些該死的霧氣會牽扯一些術法狼的攻擊。隨著重步狼靠近冰雪城。羽箭飛起射向密集的盾牌陣。

這一次不是試探攻擊,而是潮水攻擊,重步狼中有青銅有白銀貴族,當冰雪城上的狼族鬆開弓弦后,地面上的青銅狼就發出一聲聲短促的呼嘯,每個狼族龐大到百米,手中的盾牌也有五十米高,往身前一頂就把一切的角度遮掩,城牆下多了面移動的城牆。

叮叮噹噹羽箭射在生物合金盾牌上,或是爆開,或是刺在盾牌上,一時間居然沒能造成狼族傷亡。

阿伯樂町見著法子真的管用,同時又測出羽箭的射擊高度,便又發出一聲聲尖銳而亢奮的怒嘯。前沖的重步狼全都停下腳步,並且往後退幾步,停留在射手狼最大的射程範圍之外。

一隻只身上沒有長絨毛,但卻是長滿鱗片的狼族又衝出來,在防護罩的邊緣開始掘土,不大的功夫就在地面上築起高台。等著高台達到六百米后,一個個頭頂上長著白毛的射手狼。從阿伯樂町的陣營中走出,站在土台上對著冰雪之城開始射擊。

這是一群五階白銀技能射手狼,又佔據居高臨下的位置,張弓搭箭開始俯射,呼嘯的長箭騰空,剛鑽進防護罩中,又被龐然的引力拉扯到地上。

這一切並沒有出乎阿伯樂町的意料之外,他既然懂得兵種的綜合運用,前幾日飛天狼被拉扯下來,他就猜到了今天可能會遇到這般的情況。等著射手狼的弓箭再被拉扯下來后,阿伯樂町又發出一聲尖銳的長嘯。無數的術法狼伸出了手掌,他們開始召喚飛火流星。

早就知道狼族強大,卻沒想到狼族居然這般的強大。看看他們有了這般明確的兵種配合,這一下讓玄齊異常的吃驚。事情已經出乎玄齊的意料之外,狼族不應該是一盤散沙嗎?而後在頭狼的帶領下,發動亡命的衝鋒,最終都死在衝鋒的路上但現在的劇本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難度一下提升了很多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