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經過之前的一番大戰,現在他們兩個勢力,都已經不是朱帥三人的對手,可以說,他們的命運,全部掌握在朱帥的一念之間。

Home - 未分類 - 可惜的是,經過之前的一番大戰,現在他們兩個勢力,都已經不是朱帥三人的對手,可以說,他們的命運,全部掌握在朱帥的一念之間。

也怪不得他們會使盡渾身解數,來尋求朱帥的幫助了。

「不得不說,你們兩個都很大方啊,說出來的條件,對我來說,都很有誘惑力,那我該怎麼選擇呢?這還真是個問題!」

這種掌握別人命運的感覺,令朱帥非常的舒爽,故意裝出一副舉棋不定的樣子,譏笑的看著夜骷以及慕容飛仙。

若是在之前,朱帥還有一絲心慈手軟的話,那麼現在,這最後的善念,也被慕容飛仙和夜骷一起泯滅。

不錯,這個大陸,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如果不是自己月檬還有娜美三人的實力足夠強,恐怕剛剛度過吞靈河,就成為了那些劫匪的刀下亡魂了吧!

想著之前自己的種種遭遇,在看看現在慕容飛仙以及夜骷善變的嘴臉,朱帥已經下定了決心。

不論如何,今日都不能讓慕容飛仙以及夜骷活著離開,否則的話,自己今後的日子,註定不會安穩!

「桀桀,小夥子,以你的實力,敢來這裡與我們對峙,我已經很佩服你的膽識了。」

「只可惜,現在,由不得你了!」

就在朱帥心中暗自思索的時候,一旁的夜骷,卻突然桀桀的怪笑了起來。

朱帥的雙眼,瞬間緊縮!

這個夜骷,身上的好東西,還真是不少,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夜骷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符咒,身上的傷勢,竟然已經癒合了大半!

這讓夜骷,頓時充滿了信心,手掌一揮,一道黑色匹練,就朝著朱帥的要害部位,快速的襲來。

這個夜骷,這麼短的時間,就重新擁有了一戰之力!

只可惜,夜骷還是小看了朱帥的戰鬥力。

以朱帥月檬以及娜美三人,就算他夜骷處於全盛狀態,都未必是三人的對手,更何況,經過之前慘烈的一戰,夜骷的實力,受損太大。

果然,夜骷的那道元素匹練,才剛剛出手,朱帥身邊的月檬,就猛然間一動,一股濃郁的木系匹練,瞬間與那黑色匹練,對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月檬的身形,就已經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

「月檬,手下留情!」

朱帥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什麼,大聲的喊道。 「手下留情!」

看著月檬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朱帥就知道大事不妙,著急的喊了一聲。

可惜,月檬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

與朱帥一樣,自從朱帥進入南大陸之後,月檬處處都維護著朱帥,不僅在賀家的拍賣會上,花重金為朱帥買下了坎水之精,甚至連自己買到的神木參天,都送給了朱帥。

而兩人的關係公開之後,月檬對朱帥的依賴,就更甚了。

月檬可以容忍別人對她冷嘲熱諷,但是卻不能容忍別人說朱帥的半點不是。

之前,夜骷在與朱帥對話之時,月檬就起了殺心,見夜骷竟然動手,月檬二話不說,就快速的移動到了夜骷的身後,對著他施展出了法術。

月檬可是四段法宗,雖然說木系法術的攻擊力欠佳,但是夜骷現在的狀態,也十分的虛弱,戰鬥力與法皇強者也沒有什麼區別。

在月檬的暴起一擊之下,夜骷直接就命喪幻泉,不甘的跪倒在地。

在內陸邊境不可一世,耀武揚威了這麼久的骷髏門門主夜骷,就這樣凄慘的喪命在了他的死對頭,慕容飛仙的眼前。

好!

看著月檬雷霆一擊,將夜骷擊殺,不遠處躺在地上的慕容飛仙,竟然興奮的大叫一聲。

而這一下,也令慕容飛仙的傷勢再遭牽扯,一口鮮血,狂吐而出。

「這種人,留他何用?」

一舉將夜骷擊殺,月檬不屑的拍拍自己的手掌,一邊朝著朱帥走來,一邊疑惑的問道。很明顯,月檬還對朱帥剛剛的舉動,有些納悶。

「月檬啊,難道,你不想知道夜骷那黑色的元素,是何種元素么?你把他擊殺,咱們還去那裡尋找答案吶!」

朱帥哭喪著臉,無奈的說道。

確實,就夜骷剛剛的狀態,朱帥也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之快速的擊殺,朱帥之所以沒有這麼做,就是對他那黑色元素,極為的感興趣。

畢竟,這是朱帥見到了,第一種五行之外的元素,所以,朱帥才想暫時留夜骷一個活口,從他的口中,問出些什麼來。

奈何,月檬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

「呃,這樣啊,我剛剛沒有想到,嘻嘻,喏,那裡不是還有骷髏門的一名護法嘛,他肯定知道!」

聽了朱帥的話,月檬有些尷尬的吐吐舌頭,但是眼睛,馬上看向了另外一旁的,骷髏門那名倖存下來的法宗護法。

對啊!作為骷髏門的護法,肯定知道夜骷使用的是何種元素之力。

朱帥的神色一喜,就邁步朝著那人走去。

可是,朱帥才剛剛走了兩步,骷髏門那名倖存的法宗強者,身體就開始急速的膨脹起來!

不好,他要自爆靈丹了!

法宗強者自爆靈丹,那威力可是相當的大,見那人的身體,快速的膨脹起來,朱帥根本顧不上什麼黑色元素了,身體一邊快速的後退,一邊在身前,布置起了一道有一道的防禦屏障來。

朱帥和月檬,都已經領悟到了天地為我的那種境界了,施展法術,已經突破了手印的限制。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三人的身前,就出現了數十道堅實的防禦屏障。

轟!

也就是在這時,那名法宗強者的身體,轟然爆裂開來。

劇烈的爆炸波,再度以那法宗強者為中心,快速的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有沒有搞錯啊!還要這麼來幾回?」

朱帥現在都快鬱悶死了,好像自己今天什麼都沒有做,就忙著躲避這些爆炸波的侵襲了。

好在朱帥和月檬布置的防禦屏障,十分的堅實,在連續摧毀了數十道防禦屏障之後,那爆炸波,也漸漸的消失不見。

隨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朱帥三人趕緊來到了之前的地方,看著眼前的畫面,朱帥就更加的鬱悶了!

那名骷髏門的護法自爆,自然是沒命了,可是他自爆產生的爆炸波,將飛仙齋的慕容飛仙,以及另外一名法宗強者,也波及了進去!

兩人本來就是重傷在身,在那名法宗強者堪比皇階法術的自爆波侵襲之下,兩人直接就被震的失去了生機,橫屍於此。

這都是些什麼事情?

昨天晚上的時候,自己還特意的叮囑月檬與娜美,一定要休息好,保持好狀態,今天可能要有一場惡戰要打。

不錯,今天確實是打了一場惡戰,不過,這場惡戰,似乎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

自己加上月檬娜美,也就擊殺了一個孟文柏,加上一個夜骷,一直手癢難耐的娜美,甚至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這幾位內陸邊境,令人聞風喪膽的人,就全部死在這裡了。

這也能算是惡戰么?

算了,反正自己的目標,是五行馭獸術,殺不殺人,也無所謂了,正好還可以給自己省一些事情。

如此想著,朱帥就不再糾結了,打算趕緊收集一下這些人的納戒。

可這個時候,朱帥再暗中罵了一聲!

骷髏門的那名法宗強者,就不必說了,由於自爆的原因,身體被炸的,連渣都不剩了,他沒就沒吧,把他不遠處的,飛仙齋的那名法宗強者的身體,也炸的不知了去向。

這樣一來,朱帥直接就損失了兩枚納戒的物質。

還好,夜骷慕容飛仙,以及孟家的家主孟文柏這三人的納戒,還都套在手指手指之上。

由於剛剛的戰鬥,動靜實在是太大了,附近的其他強者,應該已經感覺到了什麼,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就會陸續的趕到這裡。

朱帥快速的將三人的納戒扒了下來,拉起月檬和娜美,就朝著來時的成原郡,快速的趕去。

這裡,可不是什麼久留之地啊!

天色,已經逐漸的明朗起來,朱帥月檬娜美三人,也不再想之前一樣懶散的遊盪了,直接掠上了天際,直到成原郡附近時,才落下了身形。

成原郡中,依舊是一片寧靜,人們大多還處在熟睡之中,只有一些普通的裔民家庭,已經早早的起來,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他們都不知道,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個夜晚,成原郡,乃至於內陸的附近這一片區域,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朱帥三人,順著大陸,快步的回到了成美客棧,將房門緊閉起來。

「快,看看收穫怎麼樣!」

回到房間,娜美一臉興奮的拉著朱帥。

剛剛的戰鬥,娜美沒有獲得出手的機會,回來的路上,一直在抱怨著。

為了安慰娜美,再加上自己也十分的期待,所以朱帥很快將三枚納戒拿了出來,依次擺放在了面前,將納戒之上的靈魂印記,一一抹除。

朱帥首先拿起了慕容飛仙的納戒。

今天的主要目的,還是搶奪在拍賣會上出現的五行馭獸術,可是,之前慕容飛仙說過,那五行馭獸術,他並沒有帶在身上。

所以,朱帥必須先快速的確定一下,再說其他的事情。

一絲靈魂之力,很快就進入到了慕容飛仙的納戒之中。

慕容飛仙,不愧是飛仙齋的齋主,納戒之中的寶貝,還真是不少。

光是他黑卡中金豆的數量,就足有一千多萬。

這金豆,雖然對朱帥來說,只是身外之物,但是別人送上門來,朱帥也沒有不收的道理,當下將那黑卡取出,隨手丟給了月檬。

喜歡什麼東西,讓她們自己去買就好了,這些錢,應該夠他們花一陣子了。

除了那數額驚人的黑卡之外,慕容飛仙的納戒之中,還有不少符咒。

只可惜,內陸邊境,符咒實在是太過稀缺了,就算是慕容飛仙,納戒之中的符咒,大多也只是一些四星符咒,這些符咒,朱帥還看不在眼中,胡亂的塞進了自己的納戒之中。

此外,就是一些法術水晶球之類的東西了。

這些東西,對於朱帥來說,用處不大,但是對於那些家族來說,就不一樣了,有一些好的,高級的法術,家族的實力,也會提升的很快。

所以朱帥將之全部留下,打算以後回到德克帝國的時候,送給自己的父親。

轉眼間的功夫,朱帥就將慕容飛仙的納戒,翻了個便,其中的東西,也都被朱帥分類放好。

只可惜,朱帥心心念念的五行馭獸術,卻不在其中。

難道,這個慕容飛仙,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沒有將五行馭獸術,放在身上?

可是,想五行馭獸術這種珍貴的東西,不放在身上,放在別的地方,他放心么?

朱帥不信邪的再次進入到了慕容飛仙的納戒之中,可是這裡邊的東西,基本上都被自己收拾了一次,唯一沒有動過的,就只剩下慕容飛仙平時換洗的那些衣服了。

慕容飛仙,總不會將五行馭獸術那麼貴重的東西,胡亂的塞著這一堆衣服裡面吧!

朱帥一邊想著,一邊胡亂的扒拉著那一堆衣服。

可是,朱帥卻發現,那衣服堆里,竟然有些異樣!

難道?

朱帥欣喜若狂,趕緊將那些衣服,一件一件的扔開,終於,在這堆衣服的最下方,朱帥看到了那顆令他魂牽夢縈的法術水晶球!

慕容飛仙,我朱帥,今天可是要謝謝你了啊! 將上面一些衣物,全部扔到一邊,朱帥終於找到了那顆夢寐以求的水晶球。

這內陸邊境的這些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慕容飛仙,也是滿嘴的謊言,為了讓自己殺掉夜骷,還編造出這樣的謊言。

算了,反正現在慕容飛仙已死,而自己也成功的那到了五行馭獸術。

將水晶球從納戒之中取出來,朱帥在月檬和娜美的眼前一晃,兩人馬上歡呼了起來,臉上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她們也知道,朱帥是多想得到這五行馭獸術。

平復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朱帥的一絲靈魂力量,很快侵入到了水晶球之中,開始仔細的觀看起五行馭獸術的介紹來。

五行馭獸術,凡階高級法術,聚五行之力,浸五行之血,幻五行之獸,掃天下之敵!

簡簡單單的幾句介紹,朱帥就感覺到了那種迎面而來的凌厲氣息,這五行馭獸術,絕對可以成為自己的一大助力!

不等朱帥心中有所感嘆,朱帥只感覺周圍的畫面一陣變幻,自己已經置身在了一片沙丘之中!

夕陽西下,餘暉如血,將周圍的山脈砂石,都染成了一片血色。

一名青衣老者,負手而立,微笑的看著朱帥。

「年輕人,你終於還是來了!」

「既然你能夠找到這顆水晶球,那麼就說明,你與我獸尊者,有著不解的緣分,今日,我就將五行馭獸術的修習方法,傳授於你!」

「五行馭獸術,為本尊窮畢生之力,嘔心瀝血,耗時數十年,方才研習而出的一種可升級的法術。」

你曾是我唯一 「你別看它的初始等級,只有凡階高級,但倘若你能夠下一些功夫的話,這五行馭獸術,與神階法術相比,也絲毫不落下風。」

「作為一名符咒師,我想,你的靈魂力量,一定不弱,掌握這五行馭獸術,應該並非難事,只要你肯勤加練習,相信本尊的這五行馭獸術,定會經你之手,發揚光大的!」

「下面,就是修習的方法,以及注意事項,記好了!」

老者說著,綉袍一揮,一道流光,便射入了朱帥的眉心。

朱帥只感覺腦海之中一陣眩暈,一股龐大的信息流,就充斥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而這一切,竟然都是五行馭獸術的修鍊方法。

略微的查探一番之後,朱帥的臉色,也微微的舒緩了一些。

這五行馭獸術的修習方法,並不是太過於複雜,只需要打通身上幾處不常用的經脈而已,這在之前,自己已經有過經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