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這一次,我或許該休息一下了。」

Home - 未分類 - 「咳咳咳咳,這一次,我或許該休息一下了。」

「……」

「如你所說,王的那番重任的確讓人感到辛苦,甚至是痛苦……但是。」

但是啊。

saber的身體往前倒去,夏目撲過去接住她,然後,她的口中開始流出鮮血,溫熱的液體流到了夏目肩膀上。

「但是啊,正是那份痛苦,讓我有了那樣的過去,如果可以的話……」

夏目沒有看到她的表情,不過卻知道她在笑。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稍稍停下來,等待追上我這個王的笨蛋呢。」

「那就停下來好了。」

撲在自己懷中的少女失去了聲音,心跳也開始慢慢變得微弱。

夏目將其抱起來,一匹白色的戰馬在此刻出現。

好傢夥。

讓saber坐上去,靠著一隻手握住韁繩的夏目驅使著馬匹往遠處的森林前進。

鮮血染紅了馬匹那純白色的毛髮,微微睜開的眼睛的saber有些驚訝,不過太過衰弱的她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眼前的森林沐浴在金色的陽光當中,從樹葉間曬下的光芒帶來了溫暖。

綠油油的草地從腳下展開到整片大地,翠綠的樹葉因風而發出簌簌聲,放佛不存在於現世的理想鄉。

抱起saber讓她靠在一顆樹榦上,胸口的刀刃變成粒子消失,只有夏目撿起的那把誓約勝利之劍還留在手中。

夏目也疲倦地在saber旁邊坐下,和她一起望著天空。

從樹和樹之間灑下的陽光就像是被世界遺忘一般,照射在二人身上。

「好,溫暖。」

「天氣很好啊。」

「所以,就需要休息一下了呢,莫德雷德。」

「叫我夏目就好了。」

那是。

「現存於世的名字?」

「差不多吧。」

真是的。

聲音越來越小,saber,不,是阿爾托利亞,她對著天空的太陽伸出了手,指間的流光形成了迷人的光暈。

「那麼,夏目,我或許該睡覺了。」

「午安?」

「恩,希望醒過來的時候,會有人,追上自己呢。」

「那就交給我好了。」

就算那是無法兌現的承諾也可以。

真是的,又說了一次。

名叫阿爾托利亞的少女的手從半空中落下,略微蒼白卻如同雕刻的臉頰輕輕靠在夏目肩膀上。

胸口停止了起伏,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是從未見過的微笑。

過去的騎士王,究竟是在追求什麼呢?

握住那落下來的手,躺在王旁邊,許下追尋王的腳步這個承諾的笨蛋,也陷入了沉睡。(未完待續。。)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四十八章可憐的總統

加勒苦苦哀求總算留住了保羅,他和保羅!間按照常…汁份相差還是很大的,一個總統,一個雇傭軍總參謀部的高級參謀,可眼前的情形是總統就差沒有跪地求饒了才把這個參謀給留住。

地位是建立在實力上的,沒有實力有再高的稱呼也沒用,埃加勒雖然是一國總統,可實力太弱,能控制的力量更是少的可憐,以至於雇傭兵一個參謀就能把他踩在腳下。

當然,保羅是代表朱奇和吳庸來的,不過看著埃加勒的樣子保羅心裡的感觸很深倒是真的,現在就算非洲任何一個總統來和他換這個參謀的個置他都不會願意,沒有實權的總統還不如他一個參謀過的瀟洒

在。

埃加勒把保羅請到了裡面,慢慢的把自己拒絕納爾遜的原因說了出來。臉上全是悲傷,老婆孩子在他人的手上,他不能不聽話啊。不過現在他要是不說出來,恐怕保羅離開總統府不久他這個總統也就完蛋了。他現在只能先保全自己,回頭在說老婆和孩子的事情。

「現在知道後悔了,是不是看我們沒對你秋後算賬就認為我們很好欺負」。保羅冷冷的看了一眼埃加勒。剛才他不是威脅埃加勒。如果埃加勒不聰明的話保羅離開之後這裡立即會生一場政變,埃加勒最終的命運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

「將軍,您就饒了我吧,我已經知道錯了,當時我不是沒有辦法嗎?」埃加勒哭喪著臉,總統當到他這個份上也算是夠丟人的了。

「好,你的事情我會上報上去。不過你說你老婆孩子在穆巴拉克的手裡,並且他以此來要挾你有沒有證據?」

保羅突然心中一動,一直以來穆巴拉克都是老闆和總司令的眼中釘。若不是沒有合適的理由他們早就對埃及動兵。如果把這事爆出去倒是很不錯,穆巴拉克至少會忙上一眸子,如果想對穆巴拉克動手也讓雇傭軍有了出兵的理由。埃加勒在窩囊也是一個總統,而且屬於非盟五十三腦中的一員,雇傭軍幫他討回公道無論從哪裡說都講的過去。

「這種事穆巴拉克怎麼會留下證據給我」。埃加勒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搖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愛莫能助了,明天。你就宣布自動辭職吧」。

保羅深深的瞪了一眼埃加勒。也不多說什麼,起身就要離並。

「保羅將軍您等等,我有,我有。我有證據!」埃加勒猛然一愣,隨即急忙大聲的叫道,保羅這才停住腳步,回頭冷冷的看著埃加勒。

「總統閣下,你是個聰明人,但是卻極不老實,我奉勸一句,別想著當牆頭草,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這次機會你再把握不住,我不保證你的安全!」

保羅又回來坐下,埃加勒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真的被嚇住了,就像保羅所說的那樣,在雇傭兵沒對他進行秋後算賬的時候他還以為雇傭兵對他還有什麼顧忌,現在埃加勒終於明白了怎麼回事。

感情人家壓根就沒把他當成一回事,不和他算賬是懶的和他算,現在他自以為是的撞在人家的槍口上,能給他次機會已經相當不錯了。

埃加勒顫巍巍的拿出了一個錄音機來,埃加勒沒有穆巴拉克威脅他的直接證據,不過他錄下了穆巴拉克使者和他之間的對話。埃加勒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種東西對他是個禍害,但有時候或許能救他一命。

「很好,這是原件嗎?。

保羅滿意的點點頭,是不是穆巴拉克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件事情有沒有,如果真的有的話他們就有理由對穆巴拉克難。

「是的,這個是原件,我還一份後來玄錄的!」埃加勒急忙點頭應道。他現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任宰割。

「這個東西我先拿走,下面你這麼做,」

保羅點點頭,開始對埃加勒紛紛起來,埃加勒一邊點頭一邊擦汗,有時還驚恐的看保羅一眼,他現在真的後悔答應穆巴拉克了,不答應穆巴拉克至少自己能保全下來,可是的罪了雇傭軍連他都不一定能保住。

「明白了嗎?」吩咐完了,保羅又問了一句,埃加勒急忙點頭:「明白,我全都明白,可是」

「沒有可是,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如果做的不好,別說你老婆孩子,你順便把你自己的後世也準備一下得了」。

保羅揮揮斷了埃加勒的話。這才起身要離開。

網走出去兩步,保羅突然又轉了回來,冷冷的看著埃加勒:「剛才我們的話你不會也錄

埃加勒急忙搖頭:「沒有,我怎麼敢呢」。

「真的沒有?」保羅又靠近了埃加勒一步,眼中還帶有一絲狠光。

「將軍,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現在就拿出來,馬上!」

埃加勒哭喪著臉,這次他真的哭了出來,後悔自己不該用這些小聰明。即使他有和保羅的對話又有什麼用,這個時候的非洲還有誰敢得罪雇傭軍。

「你的膽子還真不小!」保羅狠狠瞪了一眼埃加勒,心中也有些后怕。這個證據不會對雇傭軍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頂多就是打打名義上的其水仗而已,可對他保羅則就不同了。這個錄音帶一旦曝光,他保羅這個將軍就別想繼續做下去了。

看著惶恐的埃加勒,保羅心中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他,只不過現在埃加勒對保羅來說還有利用價值。只能等以後在對他進行處置。

保羅的錄音帶被埃加勒拿了出來,並且被保羅當場燒掉,離開的時候保羅還對著上空鳴了一槍。他這是在警告埃加勒,保羅在總統府如此的囂張,居然連一個衛兵都不敢靠近,埃加勒看了看周圍,只能自己露出一絲苦笑,搖搖頭進了辦公室,他下面還要按照保羅的要求去做。

很快,保羅把他的現和處理方式都上報給了朱奇,朱奇對保羅的處理沒有任何的意見,還表揚了他幾句。這件事不管雇傭軍會怎麼處置。穆巴拉克都夠他難受一眸子的了。吳庸如果現在不想對埃及動兵,那穆巴拉克還能消遣一眸子,如果吳庸趁機要動手,那這件事就變成一個絕佳的理由。

打手,月出號,索馬利亞總統埃加勒突然現,身在南非,向非盟主席納爾遜痛訴並控告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穆巴拉克以他的家人為要挾,讓埃加勒拒絕答應和平集團建造和平小學的建議。

石激起千層浪,埃加勒對穆巴拉克的控訴很快傳遍了整個非洲,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這兩個總統,也可以說,不管這事是真是假,本世紀末最大的醜聞已經非他們莫屬。

真的,穆巴拉克就太卑鄙了。你自己不同意和平集團的建議也就算了,那是你們埃及的事。埃及有錢。可以不需要別人為他們投資建學。可是你還威脅索馬利亞總統讓他和你一樣的選擇就太卑鄙了,身為一國總統還是大國總統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如果是假的,那就是埃加勒誣告。埃加勒不管怎麼說也是一國總統。拿自己老婆孩子被威脅的事誣告另外一國總統,傳出去更丟人,以後索馬利亞的人民出門都不要見人了,太丟人了。

真對埃加勒的控告,穆巴拉克很快做出了回應,沒有這回事,埃加勒純粹是誣告,穆巴拉克還警告埃加勒不要隨便亂說話,特別是沒有證據的亂說話。

人生輸家 納爾遜隨即吩咐非盟腦小組成立調查組進入埃及和索馬利亞分別進行調查,要把這起事件調查清楚。

很快,埃加勒就提供了證據。這是一盤錄音帶,裡面是穆巴拉克的席參謀官和埃加勒的對話,其中的威脅之意非常的明顯,而且那名參謀官在錄音帶中還明確了身份,是穆巴拉克把他派來的。

穆巴拉克馬上對這個證據進行了反駁,錄音帶非常容易偽造,這是一個普通的常識,法院上錄音帶都不可以做為證據,更何況這種國與國之間的大事上怎麼能如此草率。

不過隨後調查組也傳來了新的信息,穆巴拉克的席參謀官確實去過索馬利亞,而且他們還查到埃加勒的老婆孩子真的在埃及,是美軍戰敗后埃加勒送去的,怕的就是雇傭兵回來報復他們。

儘管穆巴拉克沒有承認,可眼下的輿論已經對他很不利,當然,這幕後有吳庸的影子,從朱奇那知道這件事後吳庸就決定趁著這個機會解決掉穆巴拉克,不解決掉這個傢伙吳庸很多事情都會有人跳出來當阻力。

穆巴拉克和埃加勒的事情很快成為了非洲人民茶餘飯後的話題,不過相信埃加勒的居多,穆巴拉克本身就是一個獨裁者,對他印象好的人並不多。

國際上也開始關注這一醜聞,國際上的分析就冷靜的多了,目前形勢雖然對穆巴拉克不利,可還沒有絕對的證據證明穆巴拉克威脅過埃加勒,此次事件中最關鍵的認證。那名參謀官已經消失不見了。 「從那個時候睡到現在才醒,解釋一下這個空間是怎麼回事吧,還有,拿臀部摩擦的方式我可是具有抗性的,至少給我用兩隻手一起工作,不然射你一臉哦。」

周圍的場景就像是德國的新天鵝城堡那般,不過四周的環境要更加破舊一些。

古老的壁畫上布滿了灰塵,年久未用的硬質器具放佛被廢除一樣堆在原地,大廳地面上的地毯早已失去了原本的顏色,只有一層可以印下腳印的厚實塵土。

旁側石柱所支撐的穹頂,也就是頭頂上方,除了掛滿了蜘蛛網之外,還有一些形態各異的壁畫。

這種類似於中世紀伯爵般的城堡建築就呈現在自己面前,在這裡,時不時還可以聽到蝙蝠振翅的聲音,

可能是由於自己視力不好,看不清楚四周壁畫上的內容,顯得有些模糊。

躺在地上,渾身**的他稍稍用力地吸了一口氣,霉味和濕味順著氣流跑進鼻腔裡面,被異物阻撓的鼻孔開始發癢,讓夏目大聲咳嗽起來。

且不提莫名其妙地就改變了世界,光是自己的情況就不容自己輕易忽視。

除開全身一絲不掛之外,身體上下還被鎖鏈束縛著,冰冷的地面傳來的溫度讓夏目縮起了脖子,微微顫抖了一下。

當然了,這些還不重要,重要的是騙了自己很多次的笨蛋竟然耀武揚威的坐在自己腹部搖來搖去。

雖然通過接觸的地方感覺到那裡的柔軟,可一想起是這個笨蛋丫頭,燃起的**頓時減半。

鎖鏈感覺是由普通的鋼鐵做成。分別束縛住了四肢和頭部。想要脫離的話估計要借用外力。

簡單來說。夏目必須求助於眼前這個很久不見的笨蛋。

「夏目老師剛才一直在想人家是笨蛋吧。」

「閉嘴,買胸墊給自己撐撐場面再來和我說話。」

「可,可惡!」

臉色通紅的錄用雙手緊緊夾住夏目的臉,直視他的眼睛說道

「明明之前還和某個騎士王溫柔的告白了,到了現在卻像是一個流氓呢。」

告白?

不太理解錄的話語中的意思,夏目只是單純地皺起眉頭表示疑問。

和某個騎士王告白,雖然對於騎士王夏目只想得到阿爾托利亞,可是從來沒有對著她告白過。對於和自己有些相近的人,就算想要拉近距離,也不會做出告白這種舉動。

還說是,世界本身的判定就是如此呢?

如果和阿爾托利亞結婚的話,或許自己可以在那個世界線名流千古,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人。

不過玩笑歸玩笑,夏目根本不會想阿爾托利亞告白,所以結婚就不用去想了。

然而對方顯然不這麼認為,坐在腹部的錄湊到夏目鼻尖附近,笑嘻嘻的說著

「『我希望有人追上自己呢』『那就交給我好了』。不就是告白嗎?夏目老師說了,要把騎士王小姐追到手吧。」

「那隻作為擁有相同願望的人。並肩前行罷了,就算我說回去告白,不是回不去了嗎?」

「不不不,人家可以悄悄的把夏目老師弄回去哦,很厲害吧,就算回到之前的世界也沒有問題,不過唯一的缺點就是……」

「什麼?」

可能斷jj呢。

「去死吧!」

這是何等恐怖的穿越。

雖然想要抓抓騎士王的呆毛,可是為了保護最重要的東西,還是放棄好了。

說起來,自己的那個現在還在嗎?該不會被這丫頭給弄掉了吧。

「喂,錄,幫我看看我的那個還在不在。」

「好的。」

「唔?~哈呼,不,不要,那個……呼呼呼,混蛋!住手!」

怎麼了呢?

歪起頭,錄不解的發問。

夏目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頭,但是由於鎖鏈的限制,根本做不了什麼大的動作。

沒有辦法,夏目假裝正經的咳嗽了一下。

「叫你確認你就確認啊,身為一個女……笨蛋,給我有點常識好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