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種全部融合的無人能夠推測,看不到一點希望,所以不說也罷。」

Home - 未分類 - 五種全部融合的無人能夠推測,看不到一點希望,所以不說也罷。」

「說起來,忍界有種名為『冰遁』的血繼限界,風+水兩種性質變化形成,小有名氣。

雖然從力量發揮層次上達不到艾姐你這種程度,但是通過忍術可以用出很多精巧的招式。」

艾斯德斯聞言柳眉微挑,饒有興緻的道:

「哦?那我想要見識一下了。」

「唔···」

白露聞言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道:

「最近財團正在發展水之國的業務,剛好可以帶你去看一下。」

艾斯德斯敏銳的察覺到了一些東西,對白露道:

「給我講一講忍界的國家形式和忍者相對國家的存在吧。」

「忍界有五大國和許多小國家,國家制度和形式類似於帝國,以普通人為主。

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有忍者,而五大國中的五大忍村的首領則被稱之為影,我所在的村子就是火之國木葉村,村長兼首領也就是火影。

說起來,忍村制度就是初代火影,我的伯爺爺提出構想,然後我的爺爺完善的。其他四大忍村是跟風建立的,因為實力比其他忍村強很多,所以和木葉相提並論,實際上木葉最強,佔據的地盤也是最好的。

忍村是依附於國家的軍事組織,但並不純粹,忍村的本質是多個忍族聯合形成的村莊,所以國家對於忍村並沒有太大的約束力。

也就是,國家供養忍村,而忍村保護國家或者為國家得到更多利益,相當於國家養的雇傭兵。

當然,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五大國的超然地位是因為五大忍村的強大,但忍者不事勞動,資源全靠外來給養,因此,在很多方面都被普通人掌控的國家所掣肘。

國家和忍村之間也不是表現出來的那麼和諧的。」

白露知道艾斯德斯的心思,無非是從自己之前的話中聽出了端倪,想找一個狩獵場而已,不過恐怕要讓艾斯德斯失望了。

「忍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過去沒多久,大戰持續了數年,各國損失慘重,正在修生養息當中,所以暫時沒有戰爭的。」

艾斯德斯聞言一點也不失望,反而輕笑道:

「其他世界總會有的。」

的確,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有白露的跨界能力,想要找到滿足艾斯德斯的世界並不困難。

艾斯德斯將對精彩未來期待而激蕩的心情平復,吐了口氣,望向森林中,對白露哼笑道:

「好了,正式開始狩獵吧,我們比一比誰的收穫更多、獵物更強,勝者可以提出任何要求,如何?」

「那我先拔一籌了。」

白露輕笑,花紋繁複的血色黑花瞳孔緩緩轉動,沙沙聲響起,灌木微微晃動,一頭頭上長角,兩米多高,四肢粗轉,鬢毛柔順膨脹,甚是威武的大獅子從中走了出來,本該稱霸森林的凶獸此時卻是異常柔順的卧倒在白露白露腳下。

眾人訝然觀之便看到了大獅子那雙和白露一模一樣的瞳孔,心中一跳,說不出話來。

有些話不論說的多麼真實都不如親眼看到來的有震撼感,這頭獅子看起來不大,實際上卻是貨真價實的高級危險種,個體戰鬥力甚至比同為高級危險種三眼迅猛龍更強,就算是三獸士中的利瓦也要費一些力氣才能拿下。

即便如此也逃不過寫輪眼的一眼之威,著實可怕!

艾斯德斯在經過最初的驚訝之後,很快回過神來,氣勢凌然的笑道:

「好!」

說完直接沖入了森林,尋找更強更多的獵物,三獸士的利瓦和妮烏緊隨其後。

「如果有中意的危險種記得帶回來,有驚喜!」

白露對著艾斯德斯已經快要看不見的背影喊道,話未說完就看不到人了,也不知道艾斯德斯聽到沒有,俯身摸了摸獅子柔軟的毛髮,轉頭對高槻泉和雷歐奈以及黑白姐妹道:

「你們也去狩獵吧,危險種大多擁有者特殊能力,說不定可以找到中意的通靈獸。」

「是。」

黑白姐妹躬身應是,閃身消失。

雷歐奈沒有立刻離開,好奇的道:

「通靈獸也是忍術嗎?」

白露點了點頭介紹道:

「不,通靈獸是戰鬥夥伴,快銀二哈就是我的通靈獸。

簽訂契約之後,可以通過通靈術隨時召喚,只要在同一個世界,能夠無視空間距離將契約獸召喚到身邊。」

雷歐奈聞言眼睛一亮,羨慕的道:

「真是讓人羨慕的力量。」

「你也很快就能學會的。」

白露說著頓了一頓,看向手下的獅子,若有所思的道:

「話說你的帝具就是獅子王,和這頭獅子倒是蠻搭的。」

「我先自己找一找,找不到的話就這頭獅子吧。」

雷歐奈嘻嘻一笑,沒有立刻作出決定,挑了個和艾斯德斯、黑白姐妹不同的方向離開。

高槻泉則是擺了擺手,毫無興緻的道:

「我就算了。」

她通靈獸不怎麼感興趣,所謂的通靈獸不僅僅是用來戰鬥的野獸,而是夥伴,需要交流、培養感情,相當麻煩的,她可沒有那個耐心。

白露聞言聳了聳肩,也不勉強,通靈獸並不是必須的,看個人喜好罷了,他本來就喜歡養寵物,通靈獸也是當寵物養的,看看他對二哈的縱容程度就知道了。

也幸虧二哈不是真正的二哈,否則那種體型皮起來,白露得天天換房子。

日近黃昏,狩獵結束,白露小勝一籌,他的數量比艾斯德斯多一點。

帝都附近的森林雖然又大又密,但危險種並不多,而且高級危險種也很稀少,艾斯德斯看不上弱小的,狩獵的危險種質量都很高,數量自然上不去,至於中意的危險種更是一頭也沒有。

危險種對於艾斯德斯而言就是用來宰了吃或者滿足她的狩獵興趣,她的實力太強。了,根本不需要通靈獸的存在。

白露葷素不忌,高級危險種少了一頭,但是低級危險種不少,佔據了優勢。

賭約什麼的白露並沒有提。

艾斯德斯認準了白露之後放得很開,都住一個房間了,福利發了不知道多少,高槻泉都因此將自己矜持的底線一放再放···

因此,白露雖然獲勝了,也不知道提什麼條件比較好,乾脆當做沒有發生一樣。

艾斯德斯卻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是她輸了,也沒什麼好說的,認賭服輸。

回到家中,黑白女僕去做晚飯,艾斯德斯拉著白露去泡鴛鴦浴,高槻泉無視了艾斯德斯冰冷的目光一起進了溫泉,最後都便宜了白露。

雷歐奈獨自在浴室沖了涼,早就在客廳坐著,看到臉上紅暈未消的三人,暗道真是有夠荒唐的,想想自己以後也可能會成為其中的一員就總會有種怪異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世界變得太快,還是她跟不上世界的變化了。

白露坐在沙發上端起一杯黑白女僕準備好的茶水,忽然眼角餘光看到窗外一抹橘色的影子,茶水送到嘴邊微微一頓,好奇的道:

「艾斯德斯,危險種當中有類似於貓咪的嗎?」

「貓咪?」

艾斯德斯聞言一怔,旋即反問道:

「你抓到的那頭獅子不就是嗎?」

在艾斯德斯眼中,大獅子那個級別的危險種和貓咪就是一個等級的,都能隨手拍死。

白露抽了抽嘴角,無奈的再次道:

「我說的是正常貓咪的那種。」

艾斯德斯這次回答的異常的快捷。

「不存在。」 「大佬,我現在有還有事就先下線了,等以後加個好友一起去做任務。」

在說出了一些林牧並沒有聽得太懂的話語之後,證明白衣劍客就瞬間的消失。

就是那樣莫名的奇妙的消失,並沒有留下任何一點痕迹。

林牧甚至沒有找到這個傢伙到底是如何消失的。

就在自己眼前就這樣突兀的消失了,竟然沒讓自己察覺到任何意思不對。

這……可能嗎?

自己可是堂堂的半部聖人之上的存在,只差那麼半步就可以達到諸天萬界的巔峰。

在諸天萬界當中,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能夠在自己的面前做到這樣的一步。

這又怎麼可能?

林牧的眼神跳了跳,眉頭就這樣緊皺著,甚至沒有管他來到這裡,本來想要找的目的的那一個老僧。

神識不斷的覆蓋著這一個世界,想要找出那個傢伙的痕迹,想要看看那個傢伙到底去往何地。

但是不管自己的神是如何尋找,在這個世界彷彿就沒有了那個人一樣,這個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當中。

最後,林牧的神識甚至超出了這一個世界的範圍,前往的諸天萬界當中,想要尋找這個傢伙。

但是依舊是像前面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的一點痕迹。

」怎麼可能?」

最終,林牧也不得不接受了這樣的,可能那一個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眼中,而自己沒有發現任何一絲不對的地方。

而且,林牧也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個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當中了。

而且和這個世界相近的幾個世界當中也沒有找到這一個人的痕迹。

「果然能夠讓系統都說不簡單的世界不是那麼容易找出來的。」

林牧發現竟然自己都找不出來,那一個人去去往了何地,也不由得放棄,看能不能在以後再一次見到這個之後,再一次從他身上找出一點不對的地方來。

「道友能否教我?」

這一位老僧彷彿根本就沒有發現這個地方突然少了一個人一樣。

而是繼續對著林牧恭敬的說道。

「你沒發現這裡的不對。「

林牧疑惑著,看起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只要自己一個人感受到了一樣,這一個老僧彷彿並沒有發現那一個白衣劍客是如何消失的。

「道友此話是何意。」

老僧並沒有聽懂林牧這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這個地方有什麼怪異的地方嗎?

「剛才那一個人是如何消失的,你感受到了嗎?」

林牧還想再一次確認一下,剛才那一個人突然消失,是不是只有自己能夠感受得到。

「道友,剛才那一個小友不是自己說有事要離開嗎?」

老僧一生當中出生的意思以後這次完全沒有想到這一個強大的存在在和自己說什麼。

剛才那一個白衣劍客不是已經說了嗎?還有一件事需要離開一下。

「不對,絕對不對。」

林牧的背後流下了一絲冷汗。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像今天這樣驚悚過了。

這個世界的一切彷彿都透露出一絲詭異來。

…… 剛才那一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甚至瞞過了自己的神識。

我和自己站在一起的這一個老僧人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對,而且還認為那個傢伙是自己對著他們兩人告辭的。

這怎麼可能?

雖然這個老實人的實力在自己的眼裡算不得了什麼,但是好歹也是一個堂堂的大羅金仙的強者。

想要篡改一名大羅金仙強者的記憶不是那麼簡單的,就算能夠篡改得了,也不可能瞞得過自己這樣一位堂堂的半步聖人之上的強者,而且兩人還站的是如此的之近。

只要這一個老僧有任何的不對的地方,林牧覺得可以在第一時間發現。

但是,林牧卻沒有察覺得到這一個老僧人的記憶,到底是從哪一刻被篡改的。

林牧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有多少年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情況了。

甚至他的內心當中,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絲驚悚之色。

難道有一位躲在暗中的聖人之上強者在看著自己。

可是,這個諸天萬界當中又有哪個聖人之上的強者會有如此的無聊?

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也不簡單,自從,萬靈老祖的拜師禮結束之後,想來自己的名聲已已經傳入到了諸天萬界當中。

諸天萬界當中的那一些大能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身後還站著三位聖人之上的強者,也不可能來如此愚弄自己。

所以,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是聖人之上強者在做手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