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沒有拒絕,對她的表白他沒有否認,更沒有說什麼她將來會遇到更好的人。

Home - 未分類 - 但是。他沒有拒絕,對她的表白他沒有否認,更沒有說什麼她將來會遇到更好的人。

不管是暗示的還是明示的,不管是委婉的還是直接的,他,沒有拒絕。

突然,朴智妍的心裡暖暖的。有了一種被填充的滿足感,即便艱難她也前進了一步,即便未來還是遙遙無期,她也還是前進了一步。

放下手機。朴智妍低頭吃面,一步,雖然只是一小步,但這卻總好過原地踏步。

吃過夜宵之後送女孩回了公司,車子停在距離ccm有點遠的地方,打定主意不把林蔚然牽扯到她消失事件中的朴智妍說不定又要跪在哪受罰,按照她的說法這對她是一種心態的鍛煉,雖然不知道跪在那丟人和上舞台表演有什麼聯繫,但林蔚然卻還是同意了女孩的決定,他在車裡看著她一路回到公司方才離開,到了家裡便接到了朴智妍的第一條簡訊,不是女孩在做什麼實驗,而是的確有事要拜託他。

姜敏京。

再接觸這個名字,林蔚然有些為難。

雖然的確能提供幫助,但對於高明振的棄子和金光洙眼裡的叛徒,他的幫助恐怕將十分有限。

虛擬偶像的高門檻不是擺設,廣告方面的選用要看廣告主,參加綜藝節目是能有些曝光,但沒有作品撐著,她又不是搞笑藝人……或許電視劇出演能有些幫助,不過圈子的流言蜚語能輕易埋葬她這種出境尷尬的藝人。

有些複雜卻不棘手,林蔚然隱隱有了些想法,不過卻需要一點時間。

「會長,資料收集已經完成了。」

因為要求,所以鄭浩彬在這個時間撥通了林蔚然的手機,聽到結果,林蔚然只是『恩』了一聲。

「我們把這些放出去的時間……」

「朴正昌和那些經紀公司的人談的怎麼樣?」

「還在談,但幾乎沒什麼進展,不過有幾家公司在私下給我們發來了聯絡,說是即便無法登陸虛擬偶像,也想推出一部分周邊……」

九月的虛擬偶像演唱會已經延期到十月,所以還有時間。

「繼續拖著,我們還有時間。」 「姓名?」

「……」

「年齡?」

「……」

「家庭住址?」

「大哥,我這是第三次來了,都是自己人,別問了……」楚歌看著小李,無奈的說道。

小李看著楚歌無奈的說道:「楚哥,這都是程序,不管是不是熟人……」

「還有……楚哥,你沒事兒,和人家這種小市民鬧什麼啊……而且還帶著一個妹子……」

一聽這話,楚歌把頭低了下來,躲避秦韻那埋怨的眼神。

其實楚歌也沒想到,自己和秦韻會因為民事糾紛給帶到局子里。

如果只是楚歌一個人被帶進來,他倒不會覺得不好意思,畢竟是熟客了。

秦韻更沒想到,喝醉酒的楚歌,竟然把人家的攤子給推翻了!

「你說你整天能別給我惹事兒么!」沒過多久,顧晴雪沒好氣的走了進來。

本來這種小案子,顧晴雪是不會經手的。

但是對象是楚歌,就是另一說了。

「我說楚歌怎麼會又惹事兒來著,原來是因為和你在一起啊!」顧晴雪看著秦韻語氣有些不善的說道:「而且還穿著校服,是玩cosplay了么?」

秦韻冷著臉,看著顧晴雪說道:「我和楚歌的事兒,和你沒有關係吧?」

「本來是沒關係的,可是現在你們到了警局,就和我有關係了!」顧晴雪說著,一頓繼續說道:「飯館和受傷群眾都要求索賠,不知道秦小姐這次要不要再動用你的力量呢?」

「多少錢,我給!」

這次交鋒,秦韻落了下風。

不過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秦韻覺得這件事的確是她做的不對。

手續辦好之後,楚歌便和秦韻一起離開了警局。

本來準備和楚歌好好聊聊的,可是手裡面又有案子,加上秦韻也在,顧晴雪最終還是放棄了。

雖然她和秦韻有衝突,但是孰輕孰重她還是知道的。

「學姐,你今天好像有些不不對勁啊……」楚歌看著秦韻有些疑惑的問道。

秦韻愣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沒什麼……」

雖然秦韻這麼說,但是楚歌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就說一起回憶這件事情,雖然秦韻的時間少,但是絕對可以抽出時間。

如果說找氣氛,開學期間,其實更有氣氛。

雖然仔細想想沒有什麼不妥,但是楚歌覺得這件事兒里,一定有貓膩。

只是秦韻不說,楚歌也不好意思問。

「我要回公司了,今天很開心!」秦韻看著楚歌真心的說道。

楚歌也笑著說道:「是啊,很開心,等有時間,我們再來一次!」

「可能沒有機會了……」秦韻臉色暗淡,苦笑著說道。

「什麼沒有機會了?」楚歌聽著這話有點迷茫。

秦韻搖了搖頭,「沒什麼,好了,我回公司……」

說完,秦韻便開著自己的跑車離去,留下楚歌一個人站在原地。

楚歌看著手上的水珠,自言自語道;「這天青氣朗的,怎麼會下雨呢?」

……

接下來的幾天,楚歌都在自己家裡修鍊口訣。

龍魂玉墜中的靈氣越來越多,楚歌卻沒有捨得用。

因為龍魂玉墜中的靈氣越多,對於他來說,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

雖然楚歌的修為大漲,可是楚歌還是沒辦法修鍊第二卷口訣。

第二卷的口訣心法,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腦中,可是無論他怎麼引動體內的口訣,都無法順利的運轉。

這讓楚歌有些心煩氣躁,甚至在修鍊中,有幾次差點走火入魔。

幸好他及時中斷了修鍊,不然事情大發了。

修鍊一途,無疑是寂寞的,最忌諱的就是想要突飛猛進。

持之以恆才是修鍊的中心,不過楚歌沒有沒有名師指點,能夠到這種地步,已經非常不易了。

「喂,學姐,嗯……我現在過去!」楚歌將電話掛掉之後,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門。

這已經是一周來,秦韻第三次找楚歌了。

楚歌越發的懷疑秦韻是不是有是什麼事瞞著自己。

之前都是自己惹了禍,學姐來給自己擦屁股,現在找自己看似理由豐富,但實際上卻沒有做什麼事情。

他決定,今天一定要把問題給問明白。

這事兒憋在他心裡,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曼珠沙華,這次秦韻開的包間和往常不同。

相思引,很古典的包間名字,可是楚歌看著不知為何,有一種心酸的感覺。

不過他也沒有太過在意,敲了敲門,便走了進去。

秦韻穿著她的職業套裝,翹著二郎腿,絲襪包裹的美腿,異常的誘人。

「坐!」秦韻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老老實實的坐下,隨即開口道:「學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喝酒!」秦韻沒有回答楚歌的問題,舉起了酒杯。

楚歌下意識的也要舉杯迎合,卻又將手收了回去,「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你這個樣子,讓我心裡很不舒服!」

「我能有什麼事兒,只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找你聊聊天而已!」秦韻看著楚歌笑著說道。

楚歌愣了一下,有些質疑的問道:「真的么?」

「我有必要騙你么!是不是覺得陪我一會兒就覺得難受!」秦韻皺眉,看著楚歌喝道。

楚歌連忙擺手,「學姐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只是你這幾天比較奇怪……我在想,你是不是因為壓力太大,更年期提前來了吧?」

「去死!老娘今年才26歲好不好!」

「……」既然更年期沒來,你還自稱老娘幹什麼呢!

「叮!」兩人碰了一下杯,一人抿了一口。

秦韻還是和往常的一樣的漂亮,只是顯得有些憔悴。

她這個樣子,讓楚歌有些心疼。

楚歌嘆了口氣,看著秦韻說道:「學姐,如果公司的事情實在太多的話,就找個人幫忙吧!你再怎麼能幹,說到底還是一個女人,看著你疲累的樣子,我心裡真不是滋味。」

「你來幫我啊?」秦韻看著楚歌反問道。

聽到秦韻這麼說,楚歌無奈的笑了笑,「我不行的……你還是找別人吧。」

「那你剛才瞎說什麼,害的我空歡喜一場!」秦韻裝作不快地說道。

「來把這杯乾了!」秦韻說著,不等楚歌開口,就直接將紅酒一口飲盡。

看著楚歌還沒有動靜,秦韻皺眉道:「我都幹了,你一個大男人,不會不敢吧?」

「誰說我不敢的!」楚歌說著,也是一飲而盡。

秦韻這才滿意的笑著說道:「還不錯……」

「那個……學姐,我感覺自己好像有些頭暈……」楚歌看著秦韻有些迷糊的說道。

「不會吧,你不是號稱千杯不醉么?」

楚歌搖了搖頭,「不是……這酒、這酒裡面有迷藥,你、你快離開這裡……」說著,楚歌就直接倒在了桌子上睡了起來。

如果楚歌早有防範的話,迷藥根本迷不倒他。

他沒想到,在秦韻的曼珠沙華喝酒,還會有人在酒里下藥。

秦韻將手放在楚歌的頭上,輕輕的撫摸著,「你這傻孩子,葯是學姐自己下的……」

「你在最後都想著我,為什麼平時不表現出來呢?」

「晚了,現在一切都晚了……」秦韻說著,竟然哭了起來,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滑落了下來。

「你就是一個笨蛋……我愛你,你知道么?當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時候,我有多麼傷心么?」

「小夢離開的時候,我甚至覺得有些慶幸,我是不是很壞呢?當我感覺機會來的死後,上天卻收回了這個機會……」

秦韻說著,趴在楚歌的身上哭了起來。

她終究是一個女人,即使外表表現再堅強,但是她的心依舊是柔弱的,只是她不輕易的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罷了……

做完自己早就計算好的事情之後,秦韻將楚歌抱到床上,又把被子蓋好。

看著楚歌那熟睡的臉蛋,秦韻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步步驚婚:高冷男神不好惹 可是眼角的淚水,卻讓這笑容看著有些凄美。

秦韻低頭在楚歌的雙唇吻了一下,「我愛你……」

……

「唔……」楚歌發出一聲呻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迷藥的藥效並沒有完全過去,頭疼的感覺,讓楚歌覺得很不舒適。

「我怎麼會在床上睡著?學姐呢?」楚歌拍了拍腦袋,想讓自己清醒一些。

他環望四周,並沒有發現秦韻的身影。

想起自己是被迷藥迷昏的,楚歌突然開始擔心起來了。

「什麼人?!」楚歌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響,開口喝道。

楚歌的聲音剛剛落下不久,一個女人就走了進來。

看到來人之後,楚歌鬆了口氣。

這個女人她認識,是秦韻的秘書。

「董事長,請問有什麼事情么?」女秘書看著楚歌恭敬的說道。

本來就有些頭疼的楚歌,聽到這句話,更迷糊了,「董事長?什麼意思?」

「秦董在臨走前,將所有的股份都轉移到了您的名下,您已經是百花集團的最大股東。」

「你說什麼?學姐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歌直接將後面的話,忽略了,看著女秘書有些焦急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