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昊輕微的搖動著自己的腦袋,企圖看一下周圍的景象,當楚昊看到左邊正趴著一個龐大的巨獸之時,瞬間嚇的臉色刷白通體流汗,甚至於楚昊感到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滯了一般!

Home - 未分類 - 楚昊輕微的搖動著自己的腦袋,企圖看一下周圍的景象,當楚昊看到左邊正趴著一個龐大的巨獸之時,瞬間嚇的臉色刷白通體流汗,甚至於楚昊感到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滯了一般!

「我靠,這是那巨鷹……這裡難道是那巨鷹的巢穴?」內心得到這個結論后,楚昊瞬間感到一股鑽心的寒意,沒想到自己剛要踏上絕代風華之路,自己就要涼涼了,楚昊的內心充滿著無盡的悲哀。

「哎!不對,這巨鷹怎麼一動不動,甚至連呼吸都沒有,會不會是死了?」看了巨鷹許久沒見動靜的楚昊,內心忽然升騰起這個想法,原本內心的絕望瞬間被喜悅填滿衝散一空。

在盯了巨鷹身體許久之後的楚昊終於確定了巨鷹的死亡,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瞬間充滿內心,便在這時,楚昊忽然感到身體內部傳來一股鑽心的疼痛,疼的楚昊瞬間大汗淋漓。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疼……」或許是因為楚昊剛剛蘇醒的原因,潛藏在楚昊內部的傷痛並沒有爆發開來,等待楚昊身體每一個細胞完全蘇醒之時,這股疼痛感也伴隨細胞的蘇醒而蘇醒。

痛,難以想象的痛,楚昊感到現在的自己就像在體驗凌遲一樣,身體的每一處都在體驗著被刀子切割的疼痛。不過和活著相比,這點痛楚昊還是可以忍受的,最起碼還能有痛感體驗,要是沒有了痛感,那可真的是與世界說拜拜了!

楚昊清楚的記得自己在面臨巨爪降臨時的絕望,那道充滿著無盡凶唳氣息的一擊,哪怕楚昊全身靈氣傾灌而出把自己肉身防禦提升到頂峰,在面對那道巨爪時也無濟於事,幸運的是,這看似強橫無比的一擊實際上落在楚昊身上時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糟糕,楚昊最終還是挺了下來,但即便這樣,楚昊的肉身仍是渾身充滿著撕裂的疼痛感,這也就是楚昊的肉身強大,要是換作其他的武者,怕是在巨鷹的那一爪子之下直接會被撕裂。

強行的忍住了體內的疼痛,楚昊咬牙默默調動著體內的靈氣,幸運的是,雖然自己的肉身被摧殘的不輕,但是體內的竅穴卻並沒有受多大的影響,反而經過這一次戰鬥,體內靈氣的運轉有些加快的感覺。

濃郁的生命精氣不斷的從楚昊竅穴內噴涌,楚昊輕輕的調動著這些靈氣一遍又一遍的沖刷著自己的肉身,一股清涼之感從楚昊體內各處升起,楚昊感到自己體內傳來的疼痛感都沒有那麼強烈了!

「呼,幸好小爺我命大,肉身資質高,要麼小爺直接就翹腿了!不過,我現在這樣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行動力啊!」楚昊不禁感到一陣無奈,小命確實還在,但是現在自己最基本的行動能力都沒有,甚至於連自己的手指頭都動不了,這種任人宰割的感覺真心不爽啊,不過幸運的是,這個洞穴看起來很隱蔽,並且之前還是亞聖級別的巨鷹巢穴,只要沒有妖獸進來,自己應該還是很安全的。

「剩下的就是全力運轉體內的生命精氣恢復自己的傷勢了,希望在這段時間內不要有變故發生!」楚昊內心默默的想道,隨後便繼續調轉著體內的生命精氣再度向自己的肉身進行沖刷,恢復訓練正式開始。 在楚昊還在默默的治療自己傷勢的時候,外界尋找楚昊的這些聖荒院的弟子們卻在東蒙山區域掀了個底朝天,一道又一道強大的感知力緊密的搜尋者周圍的一切,天上地下,無數身影分佈在兩片區域進行著搜尋,或許知道自己這邊的力量在這片廣袤的區域內搜尋一個弟子有些不足,於是乎,明道特別飛到東蒙城五百里之外的東奇城調來援兵,整個東奇城的力量傾巢而出,四大世家的所有精銳力量全部聚集到東蒙城這片區域進行搜尋楚昊的下落。

「不搜?你敢嗎?那他么可是亞聖級別的強者,你不搜人家直接給你以德服人的,更何況這位可是聖荒院的八大道宮之一的道明宮宮主,你不給他面子可以,你敢不給聖荒院的面子嗎?」在這種情況這下,明道很輕鬆的調來了無數的援兵,並且這股援兵還在不斷的增加的,這些都是東奇城內一些小家族自發而來,目的也是為了舔上那麼一波,或者找一波畫面,畢竟這次尋求幫助的可是聖荒院的人,還是一尊大人物主動開口,這種事情往年可沒有遇到過,好不容易遇到這麼一個機會,這些小家族可得好好表現表現,萬一人家一高興,看中了自己家哪個優秀的弟子收為弟子,那自己這個小家將會立馬變成萬人敬畏的世家。

然而,無論眾人怎樣尋找,就是看不到那巨鷹的身影,甚至於連巨鷹所散發的那股殘餘的妖氣也感覺不到絲毫,巨鷹找不到,更不用提被那巨鷹抓走的楚昊楚大少了。

明道焦急的感知著周圍的一切,內心有種將此地掘地三尺的衝動,已經整整搜尋三個日夜了,大半個區域已經搜索完畢,然而楚昊的身影仍舊沒有發現,甚至於連抓走他的巨鷹都沒有留下任何痕迹,每搜尋一個地方,明道的心都將會下沉一分,在過幾個時辰,聖荒院的那些同僚就要過來了,不出意外,這次率領聖荒院大部隊前來的應該是自己那個暴躁的師兄,一想到自己就要即將面對他,明道內心就感到一陣愧疚,在自己這個亞聖眼皮底下把人給弄丟了,這可如何解釋是好。明道內心充滿著深深的擔憂。

田博易那邊的情況和明道這邊的情況一樣,甚至於田博易的內心更加的焦急,畢竟自己是主戰成員,在面對巨鷹時,因為自己一時貪圖巨鷹的那雙利爪還有鷹喙所以為了防止巨鷹自爆,田博易一直不緊不慢的和巨鷹進行著膠著的戰鬥,並沒有爆發自己的全部實力,然而田博易終究還是大意了,沒想到這巨鷹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在看到自己不敵田博易后,巨鷹迅速逃離戰場,於是乎,戰場轉變,楚昊為了救林婉清倒了大霉。

田博易內心充滿著悔恨,也對楚昊的去向充滿著擔憂,當帶領身後的這些聖荒院的弟子們來到東蒙山後,田博易的亞聖感知力便瞬間朝山上探知而去,但東蒙山畢竟作為青州和荒州的一道天然屏障,高聳如雲的山體可不是簡單說說而已,哪怕以田博易超強的實力,在面對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偉作之下,亞聖的感知也只能在此處發揮出一半的力量而已,就這樣還是因為田博易實力強大的原因。

「吼」

「咻」

一道有一道絢麗的攻擊從林婉清手中發出,伴隨著攻擊的落下,便有一隻襲來的妖獸死亡在那絢麗的攻擊之下,田博易來到東蒙山之後,便直接獨自一人直接向山巔衝擊,哪裡是巨鷹老巢的概率要大一些,所以田博易便直奔目的地而去,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東蒙山山巔之處強大的妖獸要多一些,而山巔之下的妖獸則實力弱小一些,讓聖荒院的這些弟子們去應對綽綽有餘。

而林婉清作為這個作戰小組的負責人,也是此行除了楚昊之外實力最強大的人,加上楚昊因為救自己而失蹤,林婉清的搜尋速度更是快速之極,獨自一人來到山腰處搜尋,同樣的也是獨自一人面對著這些強大的妖獸。

又是一隻妖獸從自己身前倒下,林婉清不知道這幾天已經斬殺了多少只妖獸了,以往看到這些噁心的場面就討厭無比的林婉清,此時也開始麻木了,此刻這位絕美的女子內心早就沒有了以往的計較,她只想找到那個為了救她不顧一切的那個少年。

「已經三天了,你到底在哪,一定要活著啊!」林婉清喃喃自語道,絕美的面龐之上閃過擔憂之意,如果有熟悉的人在此觀看,一定會發現此時這位絕美的面龐臉上有兩道印記很深的淚痕,看得出,這位絕美的人兒這幾天肯定極度的傷心,甚至於那原本完美無瑕的身材,此刻都消瘦了幾分。

「嗷!」

「轟!」

一聲充滿濃郁妖氣的狼嘯適度傳來,緊接著林婉清便感到一股巨力從身後傳來,濃郁的妖氣瞬間在自己身旁的每一個角落充斥,更有那龐大的巨石橫飛墜落至山崖。

「柳繞!」

木靈峰內所屬的一個普通的法術此時在林婉清的手上發動開來,然而普普通通的一個小法術此時在林婉清的手上發出后竟然有股別樣的威勢,法術的威力最起碼強大了三倍,其中更是有一縷縷道威蘊含其中,看起來神秘無比。

忽然衝擊而來的巨狼在面對這道充滿一絲道威氣息的攻擊時,冷峻的雙眸中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懼的事物一般瞬間被恐懼取代,然而恐懼是沒有用的,退縮人家更是不答應,林婉清的法術終究還是與巨狼轟擊在了一起,攻擊至,巨狼好像受到一股強大的束縛一般,整個身軀瞬間不再動彈,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林婉清一擊,恐怖如斯。不過這一幕註定只有林婉清一人知道了,不對還有個主動送上門的倒霉巨狼。

「我好恨,為什麼在關鍵時刻不發動自己的道體,要是發動道體的力量,他就不會因為我而受傷了,這樣他也不會失蹤了!」林婉清內心充滿悔恨,但是那個時候自己還是猶豫了,誰讓自己那個萬分小心的老爹不讓自己在外人面前爆發出這股力量呢!

眾人都還在默默的搜尋著,並且搜尋的力度還在不斷的加大,人員也越來越多。然而巨鷹和楚昊的身影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沒有絲毫蹤跡。

此時趕往聖荒院彙報的弟子終於將消息帶到了聖荒院,沒有了巨舟的承載,單靠人力飛行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到聖荒院已經是非常之快了,然而在將消息告訴聖荒院的諸位高層時,一道蘊含著驚天怒氣的身影猛然間出現在彙報消息的這名弟子身前,強大的威勢壓迫的這名弟子有種窒息感。

「說,楚昊那小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所有人沒事,單單他有事,你給我如實說來!」極戰單手緊扣著這名弟子的衣領,內心有種壓制不住的怒氣和擔憂。

「大……大長老,楚師兄碰到這種事情也實屬無奈,他……他是為了救林婉清師姐,被巨鷹盯上的!」彙報消息的這名弟子顫顫巍巍的將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全部說出來,說完之後全身的力就像被突然抽空一樣。後背的衣衫更是被汗液浸濕。沒辦法,極戰所表現來的威勢實在太可怕了,要不是此時的極戰還有一絲理智存在,怕是這名弟子直接就會被極戰的氣勢給擠壓而亡了。

「師兄,我要立刻趕往東蒙山,我要親自去找楚昊,無論如何我也要找到這小子!」極戰鄭重其事的對著坐在首座的常樹青說道,這一刻的極戰表情極其的鄭重,這在平時是從來沒有顯現過的。

「好的師弟,你去吧,另外,這次你前去肯定需要很多人手,我派遣一部分感知力強大的聖堂弟子隨你同行,爭取早日將楚昊那小子帶回來!」常樹青對著極戰說道,對於楚昊,常樹青的印象也是極好的,畢竟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天賦和戰力,要是這小子現在隕落了,對於聖荒院而言那損失是巨大的,另外這小子救的不是別人,那可是自己的小棉襖,於情於理,自己都應該發動全力去尋找他。

一行浩蕩身影在極戰的帶領下飛速朝著東蒙山所在方向極速飛去,那飛行的速度甚至比之前的巨舟速度都快一些,這群身影每經過一處城池都會引來無數武者的驚呼,至於原因,很簡單,這一支隊伍所有的成員都散發著人王境的氣息。一群人王境武者飛過天際,別說驚呼了,驚嚇都有可能,所以這一行人影給東荒眾多勢力的威懾是巨大的,眾人不得不感嘆於聖荒院的強大。

站在東蒙山之巔望著下方那幽深的懸崖,林婉清內心不禁充滿絕望,如今整個東蒙山已經全部搜遍了,然而巨鷹的蹤跡一點都沒有發現,沒發現巨鷹,就代表著沒有楚昊的下落,每當想起那個抱著自己拚命逃亡的少年,林婉清的內心便有陣陣痛意傳來。

「我堅信你會活著,我們不能放棄!」林婉清喃喃自語道,話語中透露著堅定。

「咻」

一道絕美的身影從山巔跳下,身影中透露著決然,此景要是被別人看到肯定會大呼這女子不要命了,畢竟這東蒙山懸崖深不可測,別說是融魂境的武者了,就算是人王境的強者跳下去一著不慎也會落個粉身碎骨的下場,然而林婉清就這麼決絕的跳了,只不過在林婉清剛剛跳落的那一剎那,一抹神聖的光芒從林婉清身上升騰而起,隨後光芒形成一個光罩快速將林婉清包裹住,在這充滿黑暗的情境下,那散發金光的絕美女子看起來分外顯眼。

「啾啾啾」

「啾啾啾」

一聲聲啾鳴引起了正在療傷恢復的楚昊注意,此時的楚昊仍然還是那副老樣子,整個身體還不能動,但是疼痛感相比之前好了很多,最起碼不用疼的直叫喚了,然而即便如此,楚昊也不敢大意分毫,畢竟現在的自己和廢人無異,甚至於連廢人都沒有自己慘,換任何一個稍微有點戰鬥力的妖獸,都能把自己整死,所以楚昊很慌,當聽到這突然傳出的啾鳴后心更慌了。

「這是什麼聲音?怎麼跟鳥叫一樣,這他么不會衝進來把小爺給吃了吧!」楚昊內心不安的想道,內心忐忑不安。

還沉浸在胡思亂想中的楚昊忽然有種怪異的感覺,似乎此刻有什麼東西在注視著自己一樣,腦袋輕微晃動,一雙明亮的小眼神緊盯著自己。

「嘶,卧槽,這裡竟然還有這麼個小玩意!」楚昊一時間大驚,腦海中瞬間對此次獸潮的爆發有了清晰的判斷。

映入眼帘之處是一個通體金黃的雛鷹,零星的幾支金黃色的羽毛預示著這隻雛鷹的不凡,一雙明亮的眼睛緊緊盯著楚昊,眼眸中透露著好奇之意,楚昊一看到這隻雛鷹,就知道這隻雛鷹日後定加不凡,因為楚昊從這隻雛鷹的眼中看到了靈性,如果不出自己意料的話,這隻雛鷹應該是剛剛出生,剛出生便擁有如此靈性,日後定加不凡。

而這次東蒙山爆發獸潮的原因,楚昊也瞬間瞭然於心,很明顯,因為這隻小鷹的出生,致使亞聖級別的巨鷹暴躁無比,加上東蒙山本就是這隻巨鷹的棲息之地,人類修士經常性的在東蒙山狩獵,亦或者弄出什麼動靜,正在暴躁和擔憂期的巨鷹肯定不願意,於是乎獸潮爆發,東蒙城徹底變成了一座死城。

想起這一系列的問題,楚昊就不禁悠然一嘆,修鍊界就是這麼殘酷,無論對錯,生命總是那麼弱小,唯一永恆不變的只有讓自己的實力更加強大。

「啾啾啾」

小鷹用好奇的眼神盯著楚昊許久之後,發現面前這個人除了眼睛動一下之外,竟然沒有動身之意,眼中的好奇之意不由更加濃厚,隨後在楚昊驚恐的眼神下,小鷹動了。

「我靠,你別過來,你給我一邊兒去,啊,靠!」

雖然楚昊身體不能動彈,但是自己的嘴巴可是能動的,並且說起話來還挺順溜呢,只不過楚昊此時的狀態可不是很好,甚至可以用凄慘來形容。

小鷹再發現自己面前這個人久居不動后,自己主動向前挪動了一番自己的身體,隨後便在楚昊驚恐的眼神下,小鷹用他那尖銳的小嘴朝著楚昊的小腿處啄了上去。

「啊……我靠,你給我滾一邊去!」楚昊嗷嗷大叫,然而此番狀態落在小鷹眼中卻像是楚昊對自己友好的表現,於是乎,為了回應楚昊的友好舉動,小鷹的嘴巴又向楚昊的小腿處啄了過去。

小腿無所謂,大腿也還能忍受,但是再往上那個部位那可就不行了,這要是啄上那麼一下子,楚昊估計就成楚吳了,下半生的幸福生活估計都要涼涼了,估計到了那個時候,和自己的女神姐妹相稱都可以了。

楚大少此時是驚恐的,歷經兩世的楚大少,哪怕在上一世面對死亡時,心情都沒有現在這麼糟糕,然而怕什麼來什麼,在楚昊萬分驚恐的眼神下,只見那小鷹尖銳的小嘴巴直愣愣的朝著自己褲襠之處啄去。月底了,更新多一點,這幾天基本都是兩章合一章,本來打算一章一章更新的,但是寫到那個地方就不想停下來了,所以從今天開始,到21號,每天的章節都是二合一。

如今已經寫到30多萬字了,寫了這麼多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堅持下來的,感謝一直陪伴我的這些朋友們,感謝你們的支持,感謝狼哥,感謝排骨,感謝看書,謝謝你們的支持!

《神疆》第二卷名起大荒求打賞,求支持! 「不要」

一道充滿絕望的大喝從楚昊口中發出,那雙眼之處更有那穎穎淚光在閃爍。

頭可斷,血可流,老弟雄姿不能丟,難以想象,這小鷹的鷹喙要是這麼啄下去,楚昊下半生可就真的和林婉清姐妹相稱了,但是沒辦法,哪怕楚昊用盡全身力氣,自己的身體也不能動彈分毫,只能這麼絕望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唉,時也,命也!想我楚昊也是年青一代的王者,可惜我剛要開始絕代風華,風華就要落幕了,我真的是不甘心啊!」楚昊內心大痛,久睜著的雙眼也悄然緊閉,雙眼中更是流淌出兩滴晶瑩的眼淚,是那麼的悲涼,是那麼的心痛。

「咻」

「轟」

想象中的劇痛並沒有傳來,楚昊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那決定自己下半生和誰稱兄道妹的一擊,疑惑的睜開雙眼,一道略顯憔悴但身形嬌美的身影出現在自己身前,看到這道身影的到來,楚昊的內心瞬間充滿狂喜,自己的兄弟保住了,自己還是爺們。當然更令楚昊感到欣喜的是,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一直內心惦記的那個女子,林婉清。

從山巔跳下之後,林婉清立刻催動了自己父親給自己的保命底牌之一金光罩,這金光罩雖然不是什麼大殺器,但是在防禦這塊卻是極其強悍,尤其是被金光罩籠罩之後,光罩之上會散發一道金芒,也因為這道金芒的存在,可以保護光罩內的人萬毒不侵。面對如此險要的懸崖,此時祭出金光罩實在是再好不過了,更何況此時的林婉清哪還有漏不漏底牌的想法,這個時候只要能找到救自己的那個人,哪怕是暴露自己體質的秘密,林婉清都願意。

在金光罩的保護之下,林婉清控制著自己一點一點的降落,體內的靈氣更是催發到了極致,林婉清只想讓體外散發的金光更旺盛一些,這樣在尋找楚昊的過程中,也看的清楚一些,正當林婉清感到自己體內靈氣就要枯竭之際,忽然間一道充滿絕望的大叫傳入林婉清耳中。

聽到這聲大喝,林婉清冰冷的面容之上瞬間充滿欣喜,隨後體內不知道從哪來的力量,瞬間催發著金光罩朝聲音的來源之處飛去,此時的女神哪還有以前那沉著冷靜的樣子,這個時刻,她只想見到那個人,並且救下那個人,不論前方有多麼危險,不論前方有多麼可怕。

幸運的是,前方的情況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可怕,只有一隻看起來剛出生的小鷹,而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此時正硬挺挺的躺在原地不動。

看到那隻小鷹竟然在雕琢楚昊的身體,林婉清趕忙發動攻擊將那小鷹轟飛到一邊去,於是乎,楚昊得救了。楚昊的幸福保住了!

哪怕是第一世死亡的自己迎來新生,楚昊都沒有像現在這麼激動過,女神來的太及時了,要不是此時楚昊不能動,楚昊真想抱著林婉清飛一圈,以此來表達自己的興奮,當然這也只能是楚昊異想天開而已,自己想抱,人家願不願意還另說呢!

「林師妹,謝謝,你來的太及時了!」兩滴激動的淚水從楚昊雙眼中滴落,此景在林婉清看來,內心卻升騰起一股心疼之意。

正是這個男人,不,應該說是少年救了自己,要不是因為他,或許自己早就成了巨鷹口中的口糧了,然而,他的出現卻讓自己從巨鷹手中拿回自己的生命,然而他卻因為救自己卻落個全身癱瘓的下場,看這個樣子,此時能扭動一下身子都成了奢望了吧!林婉清永遠忘不了少年將自己拋下的那個情景,柔和的眼神,溫和的笑容。

「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要不是為了救我,你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柔和的聲音從林婉清口中傳出,聲音中透露著無盡的擔憂和感謝之意,看到楚昊如今這麼模樣,林婉清也是心疼無比。

氣氛一時間靜了下來,雙方的眼神互相在對方身影上停留,隨後又將目光轉向其他方向,躲閃的目光不敢在對方身上久留。

良久,林婉清率先打破氣氛對楚昊說道:「楚……師兄,你身上的傷勢怎麼樣,我怎麼看你一直躺在這裡!」

在喊楚師兄的時候,林婉清微微有些停頓,按照年齡來講,楚昊還要比林婉清小兩歲呢,但是蓋不住楚昊這貨的輩分大啊,要知道楚昊可是極戰的唯一一名親傳弟子,這個輩分是完全可以和各大道宮宮主的首席大弟子平起平坐的,所以這些道宮弟子,不論年歲大小還是修為高低,只要不是道宮宮主的大弟子,那麼輩分都在楚昊之下。

聽到林婉清的問話,楚昊原本臉上的激動之意也瞬間消失全無,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悲涼和無奈。

「林師妹,我現在就是個廢人,全身撕裂般的疼痛不說,手腳還不能動,現在只能等身體恢復行動能力之後再說其他事情了。」楚昊喪氣說道。

「沒事的,師兄,不用著急,我等著你恢復便好,咱們慢慢來!這顆丹藥你先吃了」林婉清輕柔的說道,話音落下,只見林婉清搖手一變一顆散發晶瑩光輝的丹藥從其手中出現,濃郁的生命氣息從丹藥中傳來,哪怕是聞到這股丹藥的氣息,楚昊都感到體內的靈氣都有一種加速運轉的趨勢,這要是吃下去,效果得多麼巨大。

「這枚丹藥的品階肯定是王品或者王品之上,要麼不會散發出如此濃郁的生命氣息,不行,我不能吃,我的傷勢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這種品階的丹藥可是不可多得,有這麼一枚丹藥,就相當於一條命,這丹藥我不能吃。」

電光火花之間,楚昊就有了決定,隨後便立刻對著林婉清說道:「師妹,我的傷勢修養一段時間便好,不要因為我浪費這麼一枚丹藥,這丹藥還是留著你以後用比較好。」

「唉……師妹,你幹什麼……我真的不要,我……」

楚昊萬萬沒想到女神直接起來竟然如此直接,還未等楚昊拒絕話語說出,林婉清便直接扶起楚昊的身子,強行將丹藥放進楚昊口中,楚昊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林婉清柔掌一拍後背,丹藥便順勢咽了下去。

「這……也太霸道了吧,這怎麼比女漢子還女漢子,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溫柔似水的女神嗎?」楚昊內心暗暗想到。

「哼,讓你吃你就吃,也不看看自己都啥樣了,還硬挺!」林婉清聲音中透露著一絲嬌怒,霸道的對著楚昊回復道。

看到林婉清如此小女兒心態的樣子,楚昊的小心臟簡直受不了,原本林婉清給楚昊的感覺一直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美仙子,只可遠觀,不可褻瀆的女神,然而剛才林婉清的那個樣子,瞬間讓楚大少這位活了兩世的老處男淪陷了。

「太他么迷人了,啊~我想談戀愛!」楚昊內心大呼,看向林婉清的目光中充滿著痴迷,只不過,楚昊的這一副豬哥相僅僅在臉上存留片刻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可憐相。恩!是時候騙取一下女神的同情心了,此等時刻再不和女神拉進距離,以後可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林婉清看到楚昊不再言語后,臉上不由一笑,內心卻是震驚於剛才的舉動,沒想到自己剛才竟然在這個少年面前失態了,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情,哪怕自己的父母都沒有看到自己小女兒姿態呢,甚至於林婉清都在懷疑剛才做出那副姿態的是不是她自己了。

一番思考之後,林婉清的目光終於再度轉移到了楚昊的身上,此時再看楚昊,竟然驚奇的發現,楚昊竟然睡了,看著熟睡的楚昊,林婉清內心不由一顫,這就是那個暴打高元珠,救自己於生死之間的那個英武少年嗎?怎麼此時看起來有種想盡心呵護的衝動。

五日時光匆匆而逝,這五天來,林婉清盡心在山洞內照顧著楚昊,在將楚昊還生還的消息傳出去以後,極戰和田博易以及明道三人便立刻來到了巨鷹巢穴,三人看著楚昊一副癱瘓的樣子,也是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畢竟吃了林婉清的生機丹,楚昊體內的生命精氣已經被完全調動起來,這個時候只需要等待楚昊默默運轉靈氣,慢慢恢復即可。

本來三人還打算直接帶著楚昊走的,就在大家即將啟程之時,極戰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一般,就要啟程的眾人硬生生的被極戰攔了下來。

「兩位師弟莫慌,我這小徒兒現在全身筋骨寸斷,現在對他來說是一種磨鍊,但是我忽然想起青州有一種丹藥可以讓武者的筋骨變得更強,不如兩位師弟隨我去一趟青州拿上那麼一顆丹藥來,正好給我這小徒兒再塑筋骨了!」極戰平靜的對著兩位宮主說道,雖然語氣聽起來比較平和,但是話語中卻透露著一絲不容拒絕的意味。

本來這兩位宮主就理虧,畢竟帶著人家剛收的徒弟外出力量,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妖獸打成了癱瘓,兩位宮主就已經很愧疚了,如今極戰主動給了他們機會讓他們去彌補,兩人可是高興壞了,於是不假思索的答應了,只不過兩人沒有注意到的是,極戰在聽到兩人答應后,臉上流露出一絲隱蔽的壞笑,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這一幕雖然誰都沒有看到,但是作為和老頭子生活多年的楚昊卻感到了一絲不同,內心暗暗想到。

「老頭子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看起來不像老頭的風格啊!」

「不對,這裡面肯定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這兩位大佬可慘嘍!」

楚昊雖然知道事情並沒有自己看起來那麼簡單,但是轉念一想老頭子這是為了自己才去忽悠兩位宮主,內心瞬間倍感溫暖。在送走三位超級大佬之後,這處山洞又只剩下一男一女兩人。不對,應該說還有一獸,也就是那個小鷹。

說起這個小鷹,就不得不講一下前些天林婉清充滿威勢的那一擊了,那日這頭小鷹正在與楚昊進行友好的互動時,正巧趕上林婉清找到楚昊,將這隻小鷹打飛出去之後,這隻小鷹就一直躲在山洞的角落裡不敢出去,實在是林婉清給它帶來的心理陰影太大了,小鷹不敢有絲毫異動,在角落裡呆了三天之後,小鷹發現林婉清並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便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一直等到林婉清將一隻烤的通體金黃的兔腿給了小鷹之後,小鷹對林婉清的感官瞬間便提升到了最高處,以致於林婉清去哪,這頭小鷹去哪,像一隻跟屁蟲一樣。而躺在地上從頭看到尾的楚大少,此時都有點羨慕這頭小黃鷹,恩!確實羨慕,林婉清都開始抱著這小鷹給它梳理羽毛了,雖然只有它只有幾根毛而已。

「嘶,這胳膊……好疼!」

趁著林婉清出去找食物的時間,楚昊強迫的調動著自己的四肢,經過這幾天林婉清的照顧,楚昊感覺自己體內的傷勢恢復了好多,但是吹人嘴短,拿人手短,讓這麼一個絕色大美女照顧自己這麼多天,楚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當人,楚大少也很享受這個過程,但是一直這麼躺著實在是太難受了,楚昊都感到現在的自己像長在地上一樣,哪還有往日絕代風華的樣子。

「我要重新站起來,絕代風華,我要再一次君臨天下,小爺我必須要站起來,必須要再次展現王霸之氣!」楚昊內心暗暗想到,心中的信念無比堅定。

「嘭!」

「我……嘶」

楚昊的手臂在自己的堅持下終於抬了起來,然而僅僅懸在空中幾息的時間,那剛剛抬起的手臂便再次墜落在地,劇烈的疼痛再一次縈繞心頭。

正巧的是,林婉清剛好從外界狩獵歸來,楚昊手臂墜落的那一幕被林婉清正好看到。

「讓你好好休養,你就好好休養,你亂動什麼,自己手臂不要了是吧?」往日的溫柔再也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冰霜,林婉清惱怒的看著仍舊躺在地上的楚昊,眼神中充滿著生氣。

「我……我不敢了!」楚昊看著林婉清生氣的表情,神態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聲說道,脖子更是緊緊往下竄,恨不得縮到衣服里去。

「噗」

林婉清笑了,楚昊的這幅樣子把林婉清給逗笑了,這還哪是那個風華絕代的少年,簡直就像那普通的陽光大男孩一樣……可愛!

「我忽然發現,你這個樣子很可愛的!」林婉清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說完之後心神一慌,沒想到竟然把自己的心裡話給說出來的。

在林婉清話音剛落下,楚昊也瞬間接話,內心的想法也瞬間脫口而出:「恩,你生氣的樣子挺可怕的!」

恩,是挺可怕的,林婉清剛才的樣子,楚昊現在想起來內心還有點顫巍巍的,但是這哥們直接把心理話說出來了,大好的氣氛瞬間被破壞了。

「我覺得,你應該再摔一下另一隻胳膊,好事成雙,多體驗一下痛苦也是一種磨練!」林婉清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全無,在說這句話時,臉上卻透露著微笑,柔和的話語從其口中說出竟讓楚昊感到背後發涼。

「惹不起,惹不起,怪不得老頭子說寧惹小人,不惹女人,原來女生生起氣來這麼可怕!」楚昊內心暗暗想到,剛恢復正常的脖子又縮了回去。 經過半個多月的修養,楚昊終於恢復了行動能力,但是和巔峰狀態相比,那可就差遠了,現在的楚昊也僅限於站起來而已,至於和妖獸作戰那還得修養很長一段時間。

在這期間,極戰和田博易以及明道三人火急火燎的來了一趟,極戰急匆匆的拿出一枚通體金黃的丹藥,鄭重其事的告訴林婉清,讓她再等兩天將筋骨丹給楚昊服下,隨後三人便急匆匆的離去了,甚至於連帶楚昊和林婉清回去的意思都沒有表示一下,正在兩人疑惑為什麼不帶他們一起回去的時候,一道充滿無限怒氣的厲喝在整片天蒙山區域回蕩。

「極戰,你個偷雞摸狗之輩,有本事你出來咱們大戰三百回合!」

這個聲音楚昊很熟悉,正是那日在聖荒院出現的那個青州學府的那個新晉陞聖人的孫浩聲音。 撩妻高高在上 看來極戰的確是去拿丹藥了,並且還是從老朋友哪裡拿的,聽這動靜,老頭子拿取的方式應該很文雅!

山洞中的一男一女一獸大氣不敢喘一下,唯恐被那外界的聖人發現,就在二人還在震驚於極戰三人的膽大包天之時,又是一道散發浩蕩氣息的強者降臨,這道氣息比之前的孫浩更強,楚昊內心暗暗思忖,這後來之人應該就是青州學府的最強者孫聖了,也只有孫聖才能讓老頭子落荒而逃了,看來這一次老頭子惹的事情不小,連這尊大佬都出動了。

兩人商量一番之後,便直接離去了,沒有了聖人之威的壓迫,楚昊和林婉清二人瞬間身體一陣輕鬆,也幸好這兩人沒有心思去探查東蒙山的情況,如果兩人細細探知一番,肯定會發現聖荒院的這兩位天才弟子,不過這些極戰也肯定料定了這兩位聖人不會探查,畢竟自己和田博易明道三人的氣息肆無忌憚的散發著,吸引了孫聖和孫浩兩人的所有注意力,任兩位聖人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聖荒院的兩位天賦最強的弟子會待在他們的眼皮底下。

兩位聖人離去后,楚昊和林婉清相視一笑,隨後空洞的洞穴內再度恢復了平靜,楚昊是在療傷,而林婉清則是在感悟前幾日的所獲所得,畢竟林大美女也是從生死線上走過一遭的,在面臨死亡的那一刻,林婉清有了很多的感悟,前幾日因為照顧楚昊一直沒有來得及去修鍊,如今看到楚昊有了行動能力,並且楚昊也需要時間去回復,於是林婉清便端坐在一旁,細細體悟起來。

修行無歲月,等兩人再度睜開雙眼之時,發現外界已經徹底被黑暗侵襲,洞穴內的夜明珠忽閃忽閃一直散發著穎穎綠光,在這抹綠光的照映之下,楚昊發現端坐在那靜靜修鍊的林婉清更美了,楚昊一時間有些陶醉了。

感覺到一道目光的注視,林婉清也瞬間從體悟狀態中清醒,映入眼帘的依舊是那道熟悉的身影,只不過此刻坐在自己身前的這個少年竟然以一副痴迷的眼光看向自己,林婉清不禁臉色一紅。

「哼,這獃子,用這種目光盯著人家,都把人家盯得不好意思了!」林婉清內心嬌羞的想道。

時間過去了許久,林婉清的嬌羞之意都退卻了,楚昊還像個二傻子一樣痴迷的看著林婉清,正當林婉清不知道怎麼叫醒楚昊之時,一聲啾鳴打破了這安靜的氣氛。

「啾啾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