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苦笑,「哪有這麼容易,那老傢伙竟然說我的身上有寶物。那些修真界的高手們對其他的也許沒有興趣,但是對寶物那可就是貓見了魚一般了。所以就算我們現在馬上去萬劍門殺了紫陽真人,也不會有什麼用處。他們還是會來找我們的麻煩的。」

Home - 未分類 - 歐陽苦笑,「哪有這麼容易,那老傢伙竟然說我的身上有寶物。那些修真界的高手們對其他的也許沒有興趣,但是對寶物那可就是貓見了魚一般了。所以就算我們現在馬上去萬劍門殺了紫陽真人,也不會有什麼用處。他們還是會來找我們的麻煩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宋佳欣也開始變的煩惱起來,畢竟一個人被一大全人惦記著,那種滋味可是不好受的。更何況這一大群人還都是一些變態。

「呵呵,還是那句老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歐陽倒是毫不擔心。也是,對於像他這樣一個級別的人,確實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來一個人敵人和來一萬個敵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要說真的有其別,那就是量的不同而已。

「那難道就這麼放了那個叫什麼紫陽真人的老匹夫嘛?」宋佳欣想想還是不太甘心,氣呼呼的問道。

歐陽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詭異的笑道:「放過他,你說這可能嗎?不過現在嘛,暫時先放他一馬。」

被這事一鬧,宋佳欣和歐陽兩人一時之間都忘記了福泰平的事,這不能不說福泰平的運氣確實是好。

……

「啊良,五虎那邊還沒有任何的消息嗎?」徐展鵬靠在舒適的老闆椅上,微閉著雙眼問道。

「是的老闆,要不要我再派人去香港?」保鏢阿良點了點頭恭敬的回答道。

此刻,徐展鵬已經知道自己這次是惹上了一個不該輕易去惹的人了,否則,自己派去的人不會接二連三的失敗。甚至,就連大名鼎鼎的天狼幫都沒有辦法完成任務,可見敵人不是一般的角色。於是,徐展鵬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再派人去了,我想五虎和小白一樣,這次的任務是失敗了。而且他們五個十有八九也已經人間蒸發了,就算我們現在再派人去香港,也挽救不了什麼,說不定還要再折進去幾個人。」

說到這,徐展鵬重重的吐了口氣,輕聲嘆道:「紅顏果然是禍水啊。沒想到我徐展鵬一生小心行事,這次竟然會栽在這件事情上。」

其實徐展鵬猜的一點都沒錯,他派到香港的五虎將這次的任務確實是失敗了。不僅是失敗了,他們五兄弟也正如他說說的,確實已經人見蒸發了。

在幾個黑龍雇傭兵團的嚴密打擊之下,他們可以說根本沒有一絲反抗的能力,沒幾分鐘五人就全部「淪陷」了。之後為了毀屍滅跡,幾個雇傭兵只接將屍體裝進麻袋裡,運到殯儀館,朝著焚燒爐里一丟,直接火化了事了。

突然,徐展鵬猛的一下坐直了身子,抓起辦公桌上的電話,然後便撥通了郝文章的電話。現在,他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郝文章的身上。

只可惜今天的他註定是要失望了,打過去的時候竟然是關機。這在以前,那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他的心中再次湧起不安的情緒。

他知道,像郝文章這樣一個殺手集團的boss,一關電話的,除非是出了什麼意外。不過他的心裡還是存有一死僥倖,對啊良說道,「給我派人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打這個電話,聯繫上了就通知我。」

「知道了老闆,我馬上去辦。」啊良點了點頭,記住這個電話之後他轉身走出了徐展鵬的辦公室。 楊靖坐在傅正寧的車上,對著司機說了聲去燕京飯店后,笑眯眯的跟傅正寧慢慢拉起家常來,還好傅正寧對楊靖家的親人有過充分的調查,大家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人,誰跟誰有關係大家心裡頭都有數,因此說起來和楊靖也能有話題。

雙方關係熟絡點了之後,楊靖才開始說起高海濱的事情來,畢竟這個事情自己先提一下,傅正寧心裡頭有個計較,等會跟高海濱的談話才會有更好的效果,再說今天晚上傅海的事情鬧的這麼大,傅正寧想要完全擺脫影響,還真得賣楊靖這個人情。

心裡頭有計較的傅正寧可不是僅僅想著賣這個面子,而是想投靠到楊家的派系當中去,到了他這個位置,不投靠大派系的話,想要更進一步基本上是沒有希望了,畢竟高層的位置只有這麼多,誰家也不會想一個背景不大的人佔有一個能讓自家人上位的位置。

「這次到燕京來的是我在安南認識的一個朋友,當年我爸還在安南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安南首屈一指的民營企業家了,首長當年南巡對他的成績也表示了肯定,後來他的事業越做越大,不僅在南江省建了玩具廠和服裝廠,而且在東海也新建了不少廠,給當地帶來了相當大的財政收入,為當地的經濟建設作出不少貢獻,間接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楊靖稍微把自己和高海濱的關係一提,傅正寧就明白了過來。

這個人肯定是楊家培養出來的,否則楊海濤在安南的時候那個人在安南混的風生水起,還能在首長南巡地時候接待首長,讓首長對他刮目相看。這可不是一般商人能做到的,再說南江和東海,南江緊鄰東南省,楊明峰的關係那就不用說了,至於東海的話,有楊海濤在那邊,這個楊家培養出來的民營企業家還不趕緊過去投資,給楊海濤拉一些政績才有鬼了。

「這個人還真是一個人才啊!聽賢侄你這麼一說,叔叔還真想結識這位企業家,你放心。叔叔在這裡給你做個擔保,只要你這個朋友能給燕京帶來投資,能給燕京的發展建設添磚加瓦,叔叔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支持他!」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傅正寧知道楊靖這麼說就是想要自己表態。因此慎重的對楊靖說道。

「那楊靖在這裡代表我那朋友先謝謝叔叔你了!聽他說這次過來是想購買各單位的門市樓,現在商業局下屬的副食品公司以及輕工業局、物資局等單位都有不少公建,如果這些單位有意出售地話,我那朋友想多買進一些。」楊靖知道買公建必須要有很好的關係。否則有錢都買不到,大多數都給本單位的領導家屬買了。

傅正寧一聽楊靖說要買公建,心裡頭也是一愣,燕京國營企業多如牛毛,公建的門市樓更是數不勝數,如果真地要買的話根本就用不著找自己,只要有錢就能在燕京買到不少裁剪或者破產單位的門市樓以及地皮。

「燕京的門市樓有很多,這個事情一般都是政府管,不過既然是賢侄地朋友要買。我能幫的肯定要幫,這樣吧,我明天幫著問一下,看有沒有好的門市樓要賣,如果有的話我盡量幫他給定下來,你看如何?」傅正寧也不想把事情說的太死。雖然要搞一些地段好的門市樓很難,可是以他的身份和權利,還是能搞到一些的,根本不用市政府那邊出面,不過幫忙的事情怎麼能說地那麼容易,否則人家就不領情了。

楊靖知道有傅正寧幫忙肯定沒有問題,這點小事他都做不好的話,也不用談什麼投靠楊家了,看到事情兩人已經定了下來。雙方的關係又更近了一些。車子開到燕京飯店后,大堂的經理接到消息后。親自走到門口迎接。

市委幾個領導的車門童和保安都認識,一見傅正寧的車來了,馬上通過對講機通知了裡面地經理。

在楊靖面前傅正寧或許很平和。可是在其他人面前。他身為副省級大員地派頭可足地很。燕京飯店市政府有股份。也算是垂直管轄地企業。看到市委地領導來了。這些人哪還能不客氣。

高海濱在房間里接到楊靖地電話后。高興地帶著兩名助理來到了飯店地餐廳。傅正寧直接要了一個包廂。在這裡地消費全部可以簽單。他也用不著給市裡節約。如果高海濱地投資能夠拿下來地話。那市裡地財政收入又會多不少。

這邊楊靖和傅正寧剛到包廂坐下。高海濱馬上就在服務員地帶領下走進了包廂。看到坐在上席地傅正寧。高海濱滿臉笑容。不卑不亢地上前兩步。握住傅正寧地手互相說了幾句久仰之類地廢話后。大夥都坐了下來。

楊靖從機場一回來就一直沒有吃東西。到同和居地時候正想吃又到燕京飯店了。當下也不客氣。直接點了一些燕京飯店地拿手好菜。等到服務員端著糕點進來地時候。楊靖迫不及待地拿起來先吃一點填補一下空虛許久地胃。

此時高海濱和傅正寧在簡單地自我介紹了一番后。開始親切地交談起來。早在來地路上傅正寧就把高海濱當成了代表楊家在外面撈錢地代理人。自然對他地態度也不差。能夠讓楊家這麼信任地人又豈是自己這個還沒有進入那個集體地人能夠輕易得罪地呢。

有了這一層認識。傅正寧和高海濱倒是相談甚歡。同不少省部級大員都有過交往地高海濱此時根本沒有一絲地膽怯。兩人都沒有說要做什麼。只是相互說一些華夏民間和官場地趣聞。也許這就是雙方拉近關係地契機。

隨著服務員把菜一道一道上上來之後,楊靖已經開始大口吃起來,看到狼吞虎咽的楊靖,傅正寧和高海濱相視一笑,他們是已經吃過了的,現在自然不會太餓,拿著桌子上的茅台,兩人相互喝起來。

一邊是酒精考驗的幹部,一邊是酒精商場的大亨,兩人酒量都深不見底,一邊喝也一邊說起高海濱的事情來,這也是官場的慣例了,什麼事情在酒桌上談比在辦公室談要好,不成文的規定自然有他的道理,像現在這樣傅正寧和高海濱已經能夠聊起生意上的事情來了。

「傅大哥,這次小弟進京您可得多多關照,在您這一畝三分地上,我可得靠您多多支持啊!」高海濱在傅正寧的要求下不稱呼書記,只叫大哥,推脫了一番后高海濱也就不客套了。

「高老弟,今天能認識你也是緣分,在燕京別的不說,你要投資的話,我多多少少能幫你多拿點政策,能幫你出出主意,燕京的發展得要你們這些優秀的民營企業家全力支持啊!沒有大家的努力,燕京如何發展?難道全靠國家嗎?這樣的話首長盼望全國人民奔小康的願望豈不是難以實現,為了國家的建設,為了國家的發展,為了人民的生活能夠更進一步,我們燕京市委市政府是大力支持外商以及民營企業家到燕京來投資的,你就放心吧!」官話雖然說了一大通,可是高海濱知道這已經是變相的說支持自己了。

「那真是太感激了,華夏有了傅大哥你們這樣的好乾部,想不富強都不行啊!我在這裡代表東江商業聯盟敬您一杯!」高海濱說著端起酒杯,同傅正寧碰了一個。

「不知道老弟準備在燕京發展哪方面,老哥也好給你出個主意分析分析。」傅正寧一聽高海濱竟然是東江商業聯盟的人,心裡頭越有所思,對高海濱的實力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說起東江商業聯盟還得從去年說起,顧名思義東江商業聯盟就是東南省和南江省商業大亨組成的一個聯盟,裡面的成員全都是華夏最早一批創業的民營企業家,資產最少的都有5000萬,其中大部分成員資產已經過億,是華夏最頂尖的聯盟,經過一年多的發展,成員已經不僅僅局限與東南省和南江省的商業人士,東海市、福山省等幾個沿海發達省市的富豪紛紛加入,組成了一個超前的利益聯盟。

聯盟以行業劃分,大企業照顧下游小一點的企業,大家互相扶持,共同致富,僅僅一年多的時間,東江商業聯盟名聲響徹華夏,不少國外華人家族也紛紛請求加入。傅正寧要不是偶然在一次飯局上聽燕京的富豪提起,還不知道華夏竟然有東江商業聯盟這麼一個超強的企業聯盟,現在聽到高海濱說起代表東江商業聯盟,傅正寧真的是激動了。

「目前小弟的珍海集團已經發展成為一個集服裝、電器、百貨、地產、塑料製品、進出口等一體的多元化企業,最近集團在南江、東南以及東海購買了大量的門市樓以及商業開發用地,集團準備成立一個以商業樓盤開發、門市樓出租為一體的綜合地產企業,這次到燕京來就是想購買地段較好的單位門市樓以及具有發展潛力的商業開發用地。」高海濱自豪的對傅正寧說道。

(求月票!求推薦!順帶求訂閱!呵呵!) 走了數趟,心中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撲到辦公桌前拉開了辦公桌的一個抽屜。

這個抽屜里,只放著一把手槍還有幾顆金燦燦的子彈。當然,徐展鵬不會傻到要自己拿著槍跑到香港去殺歐陽。他知道,連天狼幫這樣的殺手集團都接二連三的失敗,自己去了那隻能是做炮灰。不僅殺不了歐陽,也許連歐陽都沒見著,就被歐陽給幹掉了。他有這種預感,歐陽有那種實力。

在那把槍的旁邊還放著一隻紅色的小盒子,這個小盒子是楠木所做,堅硬無比。

徐展鵬幾乎是顫抖著雙手將這隻盒子從抽屜里拿了出來,輕輕的打開了盒子,裡面只有一個和小拇指大小,三四厘米長的圓柱形東西,看它的樣子有些像是用玉做成的。

「難道區區一個歐陽,真的要用到他嗎?」徐展鵬心中這樣問自己。

這個玉知的圓柱形東西是在十餘年前,徐展鵬無意間就救了一個人,那人為了報答他所以留給他的,並且承諾有朝一日如果徐展鵬需要到他的話,只需要捏碎這個東西,他立刻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人是什麼人,徐展鵬並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人很強。不過那人到底強到什麼程度,他同樣也不知道。在十餘年前的那個夜晚,他親眼看到,他駕馭著一把三尺長劍,消失在他的面前,而那個時候他還身受重傷。

說起來徐展鵬的運氣真的非常的不錯,尋常人窮其一生也看不到一個的修真者,竟然被他輕輕鬆鬆的救了。雖然事後他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救的那個人,但那人卻留給他這麼一個東西,對他說如果有需要就捏碎它。

十餘年來,每當他遇上什麼困難的時候,他總會首先想到這個東西。不過也就是想想而已,結果他都沒有用。因為他知道,使用這個東西的機會只有一次,用過也就沒了,他非常的珍惜。

可現在,為了幹掉歐陽,他被迫只能使用它了。因為他有預感,如果不幹掉歐陽,自己的麻煩肯定會非常的大,而且這個麻煩還是他自己無法解決的,他只有使用它幹掉歐陽,才可以解決掉歐陽。為了幹掉歐陽,他可以說已經是不惜一切代價了。

想到歐陽,徐展鵬的面部表情變的有些猙獰,一想到歐陽,他就有種寢食難安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非常的不爽。

「歐陽,這次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不能活!」徐展鵬獰笑的望著手中這個東西,然後手掌猛的用力,一把捏碎了這個東西。

……

門被敲響了,宋佳欣連忙從歐陽的身上爬了起來,然後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了看自己身上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之後,這才對著門的方向說了句:「請進!」

正如歐陽所預料的一樣,進來的正是宋佳欣的秘書唐舒心。

唐舒心一進來,看到正端坐在一旁沙發上的歐陽之後,狠狠的瞪了歐陽一眼,對於歐陽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她到是一點也不在意。畢竟歐陽的出現方式之詭異,她早已經是領教過了。

歐陽見唐舒心一見自己就沒給自己好臉色看不由的為之苦笑,他是怎麼也沒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得罪這個小丫頭了。

不過現在歐陽可沒有心情再去想這個無聊的問題,他早已經將目光放在了唐舒心的胯間部。

從唐舒心一進門開始,歐陽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胯部,唐舒心像是感覺到了歐陽那「火辣辣」的眼光,雙頰忍不住的通紅起來。

當然,歐陽雖然是一直盯著唐舒心看個不停,但事實上他只是想看看她走路的姿勢。一般來說,高手是可以從一個女人的走路姿勢中看出這個女人還是不是處女。

很明顯,唐舒心的身上隱約之中有股妖氣。雖然,這股妖氣並不是很濃,但在歐陽的眼中,這卻是非常的明顯的。而且歐陽同時也已經確定了,唐舒心身上的妖氣和福泰平的妖氣如出一轍。

再看唐舒心走路的姿勢,確實是非常的怪,就好象處女剛破身一般。不過歐陽是什麼人啊,他的眼睛之尖,可比孫悟空的火眼精精強太多了,稍稍一看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奇怪,唐舒心明明還是一個處女,怎麼走路的姿勢會是這個樣子呢?」歐陽疑惑的想道。

「難道昨天她並沒有被福泰平破掉身子?」想到這,歐陽立刻釋放出自己的神識,覆蓋到了福泰平的腦中。

「原來

|i|少了一點。

這時候,唐舒心回過頭,再一次狠狠的瞪了歐陽一眼,蹬著高跟鞋走「啪啪啪」的走掉了。

「怎麼樣老公,看爽了吧。」在唐舒心離開了之後,宋佳欣一下坐到歐陽的身邊,一把抓住歐陽腰間的兩側,進行三百六十度旋轉。饒是歐陽這樣用有神格的神,也忍受不了,於是連連求饒,同時口中大聲的說道:「老婆,我告訴你個好消息,唐舒心還是一個處女,她沒有被福泰平那小王八破了身。」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果然,一聽到這個消息,宋佳欣立刻就放開了歐陽,同時驚喜的說道。

歐陽同樣也是非常欣喜的點了點頭,解釋道:「是的。那個小王八修鍊的功夫是一種專門吸收女人精氣的邪法,不過他的功夫還練的沒到家,一個晚上如果連吸兩個處女的話,那他自己不僅沒辦法吸收兩個處女的精氣,還會有被反噬的危險。也正因為如此,唐舒心的清白才會得以保存。

「那就好,那就好。否則以舒心的性格,知道了自己的清白被人毀了,還真的不知道會出什麼樣的事呢。」宋佳欣鬆了一口氣。

突然,她好象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老公,既然舒心沒有被壞了身子,那她走路的姿勢怎麼這麼怪。」說道著,宋佳欣想起來自己被歐陽xxoo之後的樣子,臉上不由的又紅了。

不過這時歐陽可沒有注意道,只是說道:「呵呵,這是因為那個小王八給唐舒心施展了**術。這個沒關係的,等會我幫她解了這個**術也就是了。」

一聽歐陽會解這個邪術,宋佳欣立刻高興的跳了起來,一點淑女的樣子都沒有,打開門沖著外面的唐舒心喊道:「舒心,你進來一下。」

此刻,唐舒心正坐在外面自己的位置上獨自生著悶氣呢。也是,任誰被人盯著身子看,都會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更何況,歐陽的眼神還這麼的下流,竟然盯著自己的胯間看。

聽到宋佳欣的叫喚,雖然心中是百般的不情願,但也只得站起來,走進了宋佳欣的辦公室。

……

歐陽個唐舒心解除那個**術的方法非常的簡單,招來一陣清風,對著唐舒心慢慢的吹去,然後搞定。

「好了。」歐陽輕鬆的說道。

「好了?」宋佳欣根本就沒見歐陽有什麼動作,情不自禁的反問道。

「是好了,不信你可以問問她嘛。」

「你們兩個人在說什麼,什麼好了沒好的。」唐舒心一臉疑惑的望了望了宋佳欣,又看了看歐陽,只差一個斗大的問號出現在臉上了。

「舒心,你真的忘記了嗎?」宋佳欣拉過唐舒心的手,坐在了沙發上,關心的問道。

這下,唐舒心真的是被宋佳欣給搞懵了,「佳欣,你說什麼啊?什麼忘記了?我沒忘記什麼東西啊。」

歐陽坐在一邊呵呵笑道:「老婆,你這樣問她,她會被你搞糊塗的。你還是讓她走幾步讓你看看,就知道她是不是已經恢復了。」

在宋佳欣的一再肯定之下,雖然唐舒心是百般的不解,不過她還是站了起來,在歐陽的面前當了回模特。在確定她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之後,宋佳欣的心才放了下來。

「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了嘛?」唐舒心見宋佳欣吐了一口氣之後,這樣問道。

歐陽知道,她們兩個女人又要說什麼悄悄話了,於是主動的說道:「你們兩個聊啊,我先閃人了。」說完,歐陽也不等她們說話,直接一個瞬移,閃了出去。

在歐陽閃人了之後,宋佳欣將唐舒心拉到身邊坐下,再次問道:「舒心,你真的不記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說的到底是什麼事啊,我都被你搞糊塗了。」唐舒心已經覺得宋佳欣是不是有點莫名其妙了。

見唐舒心確實是不記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宋佳欣只好將事情對她重新說了一遍,她這一說,可把她嚇的臉都變白了。

確實,要不是歐陽發現了她的不對勁之處的話,只怕她真的會被福泰平壞了清白,那時候,她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要知道,唐舒心可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女孩,在她的心中,第一次肯定是要留給自己的丈夫的。如果在沒結婚之前就被人壞了清白,只怕她真有可能會跑去自殺了。 傅正寧聽到高海濱的話,心裡頭的震驚差一點就表露到臉上來了,還好借著端酒掩飾了過去,同高海濱再干一杯后,傅正寧想了片刻後有了決定。

「高老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燕京的門市樓有很多,不過地段好的很多單位都不會出售出去,畢竟這些門市樓也能算得上優良的企業資產,每年也能給企業和單位帶來不少的額外收入,如果就這麼買的話,估計困難很大。」傅正寧放下酒杯后,沉聲說道。

高海濱聞言也不著急,自己從安南市開始,一直走到燕京,對這些領導的態度看多了,現在看到傅正寧這麼說,楊靖也不說話,自然知道傅正寧是在拿嬌而已,不把事情的難度說大點,自己怎麼能夠承他的情,他又如何從自己手中獲得足夠多的利益呢。

「困難是有的,可是辦法永遠都比困難多啊!我相信傅大哥的能力,此事不管成與不成,小弟都會記得大哥的這份心意!」高海濱走了這麼多地方,買的門市樓也不是一個兩個了,這麼多效益不好的企業和單位,誰不想多拿點錢,現在門面租金又不高,而且單位的門市樓一般都是公家開設的店鋪,競爭能力和價格都不如私人,因此很多企業都願意以高價出售手中的門市樓。

傅正寧看到高海濱對自己說的困難根本不在意,心裡頭到有些拿捏不准他的態度了,傅正寧也知道,就算沒有自己的幫助,以高海濱的財力以及楊靖的關係,想要在燕京拿下好地門市樓輕而易舉。自己現在進來只是給人家錦上添花,並不是雪中送炭,因此高海濱這個態度也很好理解,有你幫忙自然樂意,可沒你幫忙人家也能做成這些事情。

「老弟如此信任老哥,那老高無論如何都要經歷幫助老弟了,否則今後老弟跟人家說做哥哥的對朋友這麼不盡心,那我可沒臉見人了。」傅正寧心裡頭拿定主意后,也放下了討價還價的念頭。

「明天老弟到市委去一趟,我把這個事情跟書記彙報一下。只要是對燕京經濟發展有利的投資,我相信書記一定會歡迎,再說老弟的事業做的那麼大,朋友那麼多。今後多幫燕京拉些投資過來,那老哥就感激不盡了!」傅正寧說的這些話幾乎就是保證高海濱在燕京的投資一定沒問題了,得到這個承諾,高海濱笑著幫傅正寧倒了一杯酒。兩人各懷心事的喝了一杯。

正事談完了之後,傅正寧提前離開了飯店,畢竟傅海此時還在派出所,不過去看看的話傅正寧也不放心,楊靖和高海濱把他送出包廂后,返回了座位,看著只剩下自己人後,兩人都笑了起來。

其實楊靖根本就不想因為高海濱來燕京投資去找三哥他們這些人,自己認識地基本都是軍方的人。對燕京政府的人又不熟悉,唯一熟絡的就是三哥他們幾個,這點小事如果也要麻煩三哥地話,那楊靖還真是太失敗了。

「看傅正寧的態度,對咱們這麼恭敬,我看他是看在楊家的份上才這麼熱心的!商海上博弈了這麼多年。珍海集團深深地印上了楊家的烙印,正因為這樣,咱們集團在南方走的順風順水,從來沒有遇到過大的坎坷,我高海濱要不是遇到楊靖你,現在說不定還在那裡收廢品,人生際遇真是微妙,沒想到我老高也能有一天。」高海濱今天著實高興,說的話自然也就多了一點。

楊靖聞言微微一笑。並不搭腔。高海濱的兩個助理早就知道珍海集團背後有政府的人在支持,只是一直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家。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是東海的楊海濤,這個消息來的不算早,但是也不算晚,本來兩人都是國外回來地海歸,能進入珍海集團領導層自然要知道集團的一些內幕。

「高總。咱們集團整合改革已經完畢了。集團旗下包涵有:珍海服飾有限責任公司。金龍快運有限責任公司。海濱城建有限責任公司。珍海進出口公司以及恆盛電器有限責任公司以及步步高超市等六家企業。各公司總經理人選已經按照您地安排任命完畢。」珍海集團總經理助理羅力看了看楊靖后。把集團最新地動態說了一下。

這也是之前高海濱對他們吩咐地事情。楊靖是珍海集團幕後地老闆。隨著集團發展地加快。需要地現金越來越多。楊靖以前存在儲物戒指中地錢拿出來一些。由鄧琪洗白後轉回華夏。投入珍海集團。正因為楊靖不斷增資。他在珍海集團地股份也越來越多。

珍海集團成為國內首屈一指地民營企業集團后。楊靖在裡面地股份已經達到了80%。這還是楊靖考慮到高海濱和曾珍。給了他們20%地股份。並且簽訂了一個協議。以後楊靖不管增資多少。都以協議為準。高海濱和曾珍永遠都擁有珍海集團20%地固定股份。

其實這對高海濱來說也是個好事。別看他在外面風光無限。可集團大地發展。每一步都是楊靖在背後出謀劃策。集團每一次轉折都是在楊靖地安排下進行地。可以說高海濱從最開始就是一個完美地執行者。而不是一個擁有者。看到楊家地勢力越來越大。高海濱也知道珍海集團實際上已經成為了楊家在商界地代表。一個為楊家爭取政績以及利益地工具。

「楊靖。我來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地左右手。都是從米國回來地。現在在集團擔任總經理助理。這位是羅力。企業併購專家。咱們集團最近地一連串動作都是他在負責。是個能值得重用地人才。」高海濱介紹了一下剛才彙報地羅力后。又看著一旁地鄭北方。

「這位是鄭北方。總經理助理。正宗地mba。在國外有過多年地管理經驗。現在集團地管理大部分是他在負責。我這次帶他們過來。一是過來見見你。二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任命他們為集團地副總經理。」高海濱把話說完后看著面帶微笑地楊靖。等著他給個最後地意見。

「很榮幸珍海集團能有兩位的加入,對珍海集團這兩年的成績我很滿意,老高看人不會錯的,我相信他的眼光,同樣也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們失望,副總經理的合同現在就可以簽署,正式任命等到燕京的事情結束,你們回到東海總部之後,隨時可以通報下去。」楊靖看羅力和鄭北方都很乾練,珍海集團這一兩年的成績也是有目共睹,提拔他們楊靖沒有意見。

「謝謝高總的推薦,謝謝老闆的賞識,我們一定會好好為集團效力,努力打造一座華夏的企業航母,在6大洲和三大洋中自由翱翔。」鄭北方的話說的有點意思,人家一般都是說七大洲四大洋,他是直接把南極和北極給淘汰了出去。

楊靖聽到他的話也笑了,如果有楊家支持的企業都不能好好發展下去,那真的是太不應該了,不敢說珍海集團今後發展會有多大,至少按照現在的規模發展下去的話,華夏民營企業排名前十應該是沒問題的。

「那好!我希望珍海集團在大家的努力下,越走越遠,越做越大!」楊靖沒有多說什麼,奉承話和大話人人能說,成績才能說明一切。

「明天老高你去市委后別說太多,想看看他們給咱們的政策再說,可以的話搞個合資的身份,這樣在燕京能夠拿到更多的政策支持,至於資金的話你們不用擔心,只要有好的門市樓和地皮,放心大膽的買,傅正寧會幫咱們拿到最優惠的價格,老高對官場上的事情比較熟,人情的話記得做到位,別給人家抓到把柄。」楊靖當年在東港炒作倭國匯率的時候賺了不少錢,再說鄧琪和張懷宇都在東港,金輝國際投資公司帳面上也還有不少錢,有了底氣的楊靖自然不怕花錢。

「行!我們在東海拿到不少貸款,呼啦圈上的利潤以及集團各公司的流動資金都會慢慢轉移到燕京來,咱們好好的在燕京把地給圈上了,今後的回報一定會翻倍增長!」高海濱現在玩地產玩的很有心得,一本萬利的買賣。

買了門市樓和地皮,高海濱憑藉過硬的關係,在工商銀行用門市樓和地皮做抵押,以合資企業的身份拿到低息貸款,然後再繼續購買門市樓和地皮,急速擴張方式放在人家身上行不通,可是資金迴轉迅速,贏利能力超強的珍海集團卻做的完美無暇,使得集團實力在短短兩年多里翻了數倍,隱隱成為華夏第一民營企業。

「那行!今天你們也累了,早點休息吧!我也回學校了!」楊靖把桌子上的大哥大抵還給高海濱后,向羅力和鄭北方點了點頭,直接離開了包廂。

「高總,沒想到老闆這麼年輕,當年真的是他把您帶出來經商的嗎?那個時候他才多大啊!」羅力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你可別小看他,東港的金輝國際投資公司就是當年他暗地裡成立的,咱們集團和金輝國際合作了這麼久,對他們的實力你們也了解,你們能想象得到那是楊靖才11歲的時候組建的公司!」高海濱感慨的對手下兩員大將說道。

楊靖,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看透的! 正在嬉戲著。這兩條巨龍體長超過百米。

此二龍正是歐陽到了香港之後新收的兩個手下,黑龍敖四海和火龍敖昇平。

歐陽從宋佳欣的辦公室里瞬移出來之後,想到反正閑著也沒有什麼事情做,還不如去看看自己新手的兩個手下。心中想到敖四海和敖昇平,歐陽便情不自禁的一陣得意。要知道,他們二人(龍)那可是有著八千餘年的超高修為的老怪物,其實力之強絕對可以媲美仙界的神仙。可是現在卻被自己輕鬆的收來做了下手下,這可不是光憑運氣就能做到的。

心中才想到兩條巨龍,歐陽的神念立刻自動運轉起來。雖然二龍都是修為接近萬年的老怪物,實力超強。但在歐陽的神念之下,卻還是難以藏匿的了。沒過一秒鐘的時間,二龍的位置便已經準確的出現在歐陽的腦中。

「看」到二龍在萬里高空之中自由的嬉戲,歐陽忍不住的會心一笑,暗道:「真沒想到,這兩條年齡都幾千歲大龍,竟然還會像頑皮的小孩一樣,在玩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