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牡現在可是一位聖人。

Home - 未分類 - 林牡現在可是一位聖人。

在昨天外界當中都可以作為盤踞一方的巨擘。

但是,連他都沒有把握去做的事情,可以看書這樣的做法多麼的危險,多麼的瘋狂。

但是,沒有想到在這樣的小世界當中,竟然還有人敢去做這樣的事情。

而且實力也不過是一名金仙而已。

這不由得讓林牡有一些汗顏。

他堂堂一個聖人,竟然但是都沒有一個金仙大。

但是,他也只是在內心當中感嘆一兩次而已。

要是真的讓他使用這種辦法去布局天下,他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因為這樣瘋狂的玩法,稍不注意就能在無盡的輪迴當中迷失自我。

哪怕他是一個聖人,也徹底的找不回自我了。

這完全不值得。

他可以想出一種更好的辦法來完成這樣的事情。

完全不需要用這樣瘋狂的辦法去做。

所以,他有機會在內心當中感慨,這兩個人的膽子真的很大,魄力真的大。

但是,他絕對不會去模仿這兩人。

「不得不說,你的魄力本座自愧不如。」

「你未來的成就絕對是無窮無盡的,甚至,達到本座這樣的程度,也是十分的容易。」

林牡眼神深邃的看著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

不由的讚賞了一句。

而他讚賞的話也是十分有可能實現了。

畢竟,這樣的狠人在諸天萬界當中都不多見。

一旦這樣的好人成功了,他的未來絕對不可限量。

聖人也許只是一個起,點而已。

未來也不是沒有可能踏入聖人之上的境界。

這同樣也可以讓林牡另眼相看。

或許,這也是林牡選擇今天放過他一馬的目的吧。

也算是結了個善緣,為以後做準備吧。

畢竟,自己當初為了自己的大徒弟余寧那個小子,可是把自己都賣給了系統。

自己承諾,一旦時機成熟之後,自己就會繼承道界之主的位置。

可是,他現在連道界是什麼都不知道,諸天萬界當中還有沒有大能也在覬覦這個道界之主的位置。

而這個所謂道界裡面你妹的危險程度又如何?在裡面還有多少危險在等著自己,自己都一概不知。

所以,在時機還沒有到來的時候,為自己結下許多的善緣,也能為自己的以後做準備。

或許在未來這些自己之前結下的善緣,能夠保自己一命。

畢竟,能夠讓林牡結下善緣的人,未來的成就最低也是一位聖人。

這對於林牡來說也可以算作一個不小的戰鬥力了。

甚至,在諸天萬界當中的某些勢力開戰的時候,聖人都是作為底牌的存在。

可想而知,一位聖人是有多麼的重要。…… 「道兄,你……」

在準備這個鬼樣子聽到林牡的話之後,瞬間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林牡。

「道兄,你既然可以看得出來了。」

證明,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現在依舊還是不相信林牡所說的。

或許是,他並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他並不願意去相信,在這世界當中竟然還真的有人能夠看出自己的來歷,自己的布局。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自己這一局不知道用了多少時間。

一億八千萬次輪迴啊,一個讓人看著敬而生畏的數字。

獵罪者 沒有人能夠想象的到,他這無數的輪迴當中經歷了多少痛苦。

本來以為在這無盡輪迴當中,所有的痛苦只能由自己一人來承受,但是沒有想到,這一世竟然有人能夠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看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

這……就連當初的那個老傢伙都不能買。

難不成這個穿著白色道袍的人實力,還要比自己想象的恐怖得多?

甚至這世界還沒有分離之時,這是世界上的一名頂尖的強者了?

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眼神飄忽不定的看著林牡。

想要從林牡略顯單薄的身軀上看出他的一切。

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你現在他的實力根本看不清林牡任何一絲情況。

甚至只要林牡願意,林牡可以隨時動用神識把他給震開。

「是啊!」

「你這樣的魄力,可沒有幾個人能夠擁有。」

「作為本座,也不敢動用這個恐怖的方法。」

「但是你既然敢動用,而且還用自己的實際去做,而且還快要做成功了。」

「這一點,本座十分佩服你!」

林牡沒有繼續教吊著他,承認了自己可以看清楚他的一切。

畢竟林牡最不喜歡的就是吊別人的口味。

「沒想到道兄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大,看來剛才是在下眼拙了,在下認為道兄只不過是和在下存在一個層次上的。」

「但是沒有想到道兄的實力遠超在下。」

「或許,在那遠古之時,道兄就是一方巨擘了吧。」

帶著面具的詭異男子有些苦澀。

本以為,這白色道袍的人實力雖然強大,但是,沒有想到,這人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強橫到了這樣的程度。

竟然,隨意的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布局。

說不定,他有可能還看出了自己這是第幾次輪迴。

可想而知,這人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

直至現在,他側底的有些不敢惹這位長大而恐怖的存在了。

畢竟,直到現在自己的一切都被這一位恐怖的存在給看透了,而自己對於只有一位恐怖的存在,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是什麼樣的背景,還一無所知。

甚至連他的名字都還一無所知。

這樣未知的存在更加的恐怖了。

「呵呵,說笑了!只要你能夠成功,你未必不能達到我這樣的程度,甚至還能達到超過我這樣程度的存在!」

「當然,一切都建立在你能夠成功的前提下,如果你失敗了,那麼自然就是血本無歸,甚至魂飛魄散。」

「所以,祝君好運吧。」

…… 說完之後,再一次傳音給至霄道人,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剛才至霄道人聽他們兩人的話,如同天書一般,發現自己根本就聽不懂。

所以,他現在內心當中對於此事更加的好奇。

所以也沒有再管這個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而是直接跟著林牡後面走了出去。

他也十分好奇林牡剛才和這名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說的到底是什麼事情?

那你戴著面具的鬼樣子到底有什麼樣的魄力。

甚至可以讓林牡十分的佩服。

畢竟,這麼多天的相處讓他更加的認識了自己,在那名紅衣女子手中接過來的這位林道友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甚至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但是這樣一位深不可測的強者,竟然對著這位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表現得如此的高度讚揚。

可見這名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所做的事情是如何的駭人。

……

等到林牡和至霄道人兩人走了以後。

那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才緩緩的坐回到了他的位置上。

他的面具依舊沒有去掉,不過但那雙深邃的眼睛卻是變得飄忽不定。

彷彿想要從它悠他的記憶當中找詢林牡的的身影出來。

但是不管他如何尋找自己那古老得不能再古老的記憶,他始終也沒有從自己的記憶當中找出林牡的身影出來。

甚至連他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

彷彿這個世界並沒有任何一個強者可以和這位白色道袍的人對的上。

彷彿這位深不可測的強者,就是突然出現一樣。

之前完全沒有任何的消息。

但是,這又怎麼可能呢?

自從當初那場天地巨變之後,這片世界變得越來越弱。

再進來絕對不可能再出現像林牡這樣強大的大能。

甚至在過千百萬年都不可能。

所以,林牡這樣強大的大能絕對是從那遠古時期存活下來的人。

但是,遠古時期那樣的大能自己基本上都熟悉,再不濟也匆匆的見過一面。

雖然他已經經歷過了無數次的輪迴,但是它那久遠的記憶還是保留的相當完好。

所以,只要林牡是從那遠古時期就從存活下來的大能,他的記憶當中絕對會有他的身影。

但是,可惜的是,不管他如何的搜尋,就是搜尋不出來。

「算了,估計是遠古時期那幾位隱世的大能之一吧。」

最終,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還是微微的嘆了口氣,放棄了他從他那久遠的記憶當中搜尋林牡的身影的打算。

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只能把林陌當做是從遠古時期就開始隱世的那些強大的大能。

畢竟,在自己的印象當中,這樣隱世的大能還是有那麼幾位的。

其中也不乏有林牡這樣強大的存在。

但是,也只不過是聽說而已,那些隱世的大能從未出現過在人們的視野當中。

所以,他也不能夠確定這是不是真的。

但是,他現在也只能相信當初的那些傳言是真的了。

要不然,也沒有辦法解釋,林牡這樣強大的存在是突然出現的。

也只能是那些隱世的大能出現。

…… 「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原本的那個普通的現在還有一些顫顫巍巍。

畢竟,在今天之前他只不過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而已。

最多,也只是一個心理素質稍好的私家偵探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