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們寧家再厲害。也只有在這裡狠而已。還能和張繼宗對著來嗎?

Home - 未分類 - 你說你們寧家再厲害。也只有在這裡狠而已。還能和張繼宗對著來嗎?

但這群人的一番好心,寧昊卻是當成了驢肝肺給誤解了。在寧昊心中想到的是,這些傢伙肯定是畏懼蘇沐的權威。所以才會為蘇沐說話。這還了得?你們難道不清楚誰才是你們的主管領導嗎?蘇沐是誰?他是省發改委的,他會管著你們嗎?你們的屁股怎麼能如此擺不正位置?你們要站在我這邊說話才是。

恰逢在這時藍憐不以為然的冷笑,更加讓寧昊憤怒。

「你們都瞎嚷嚷什麼呢,各位領導大人,這裡的事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不過既然你們不想要繼續管這事,就全都站到一邊看著便成。」寧昊臉色不悅道。

寧昊這種臉色擺出來后,瞬間就讓在場的眾多領導心裡開始罵起來。尼瑪,寧昊你小子還真是會擺架子,你算個什麼東西?要不是你有個好老爹的話,你以為我們會聽你的吆喝不成?我們現在是幫你,是在幫你們寧家。你倒好,在你的眼中好像我們是在壞你好事似的。你怎麼能這麼不識好人心?真的沒有見過像你這麼不識抬舉的人。

別說是你寧昊,就算是你老爹寧前進來了,都不會以這種口氣和我們這麼多人說話。大家都在官場中混,誰還沒有點人脈?要是說被你寧昊這樣羞辱,我們卻半句話都說不出來的話,的確是有些掉面子。不過你寧昊既然想要碰碰,隨你。我們倒要看看你寧昊和你身邊的這位不屑冷笑的傢伙,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假如說寧前進要在這裡的話,知道寧昊會如此做,絕對會一巴掌扇過去的。

仗勢欺人可以,但絕對不能如此仗勢。

你寧昊將這些當官的全都得罪乾淨,以後還有誰願意為我們寧家所用?

「耗子,這事我來處理就成。」藍憐猶然拉著安溪的小手隨意說道。

「藍少…」

「沒事的,自家兄弟誰來處理不是處理。你已經儘力,但沒辦法,誰讓他們這群人經不起考驗。再說我原本就想要和蘇沐玩玩,他不露面的話你怎麼玩都行。既然蘇沐都露面,我要再不出招的話,會被人家輕視的。」藍憐挑眉道。

「藍少出面還有什麼事做不到,既然如此我就給藍少搖旗助威。」寧昊笑道。

藍憐舉步走上前,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和蘇沐面對面站立。他的眼神撇過站在不遠處的裴妃,心底冷笑著。裴妃,今天我擺出來的這個場面相信你也看到,你只要還想要在這邊拍戲,我告訴你,你就別想逃脫我的手掌心,我能讓他們今天過來,明天後天任何時候還能讓他們再過來。你一天不屈服,我就逼你一天,咱們就看看誰能耗得住誰。

「蘇主任咱們又見面了,別來無恙。」藍憐傲然道。

「藍憐,知道因為你的愚蠢,會給你們家招惹來什麼麻煩嗎?」蘇沐平淡道。

「我的愚蠢?蘇主任,你這話是不是太狂妄了,我怎麼就愚蠢了。你要是不給我說出點硬貨來,我告訴你,我會告你誹謗的。」藍憐不為所動挑釁著。

「告我誹謗?藍憐,大家都是聰明人,你隱居在幕後,指使寧昊做出這種事來,你還好意思再露面?怎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點小九九嗎?不過我現在也不會奉勸你什麼,你既然敢將主意打到裴妃身上,我就會讓你付出慘烈代價的。」蘇沐冷笑道。

「是嗎?你這是在恐嚇我嗎?我好怕怕哦。」藍憐臉上寫滿了不屑。

真的是個可笑的跳樑小丑。

直到現在你藍憐還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過錯,還在這裡蹦躂,你說你蹦躂個什麼勁。蘇沐已經失去在這裡和藍憐鬥法的心思,就藍憐這種級別的人,還真不配蘇沐親自出手。蘇沐即便是要玩,也要和藍憐老爹老媽較量。能教出這種孩子的家長,蘇沐並不認為他們有什麼值得稱道的,確切說他們是失職的。

蘇沐將臨江海關的走私問題已經稟告給夏擎天。那邊說的是讓蘇沐不要輕舉妄動。等待中記委的人過來和蘇沐接洽。如此蘇沐就不會就走私問題撩撥藍憐,而想要將中記委已經開始調查臨江海關的事情遮掩住,最好的辦法就是製造出另外一個足夠轟動的消息來進行掩飾。說到轟動的話,還有什麼比眼前這種更合適的嗎?

該來的都已經過來。

剩下沒來的想必也不會出現。

蘇沐不相信事情鬧到這種地步。年輪縣的十三個縣委常*委一個都不知情。他們肯定會收到風聲。而在收到風聲后。卻硬是沒有誰過來問話,這難道還不夠表明他們的態度?這個年輪縣的縣委常*委到底都是如何站隊的,蘇沐不清楚。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這邊油菜花市場亂成這樣,卻沒有誰主動站出來有所擔當,就這一條,便說明你們年輪縣的縣委常*委們都是失職的。

既然你們失職,既然你們不過來給我蘇沐面子,我又何必給你們顏面?

我從前來初中那刻起就開始布局,到這時隨著寧昊和藍憐出現,大局已成,剩下的這幕,我會讓你們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什麼叫做惶惶不可終日。

「戴希,事情都辦妥當了吧?」蘇沐側身忽視掉藍憐后問道。

「是的,咱們這裡缺什麼就是不缺拍攝器材,從最開始寧昊和藍憐出現到現在他們又出現,正好是一個前後相接,全都清楚無暇的拍攝下來。咱們可是專業隊伍,專業設備,拍攝出來的這些視頻,絕對保證質量。」戴希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道。

這就齊活。

剩下的就輪到蘇沐出面表演,這是整齣戲的**所在,蘇沐要不露面表演的話,會讓這出大戲失色不少。做戲要做全套,蘇沐當然不會就這樣半途而廢。

因此蘇沐抬頭挺胸,臉色陰沉,掃視過年輪縣那些機關人員后,眼光落在寧昊和藍憐身上。

「寧昊,他們這些人前來這裡,說奉的是你的命令,我很好奇你到底以什麼樣的身份,能夠指揮動這麼多縣直機關部門的領導?這其中還有縣委幾個要害部門,難道說你是縣委書記嗎?我想你就算是縣委書記,也不可能只是一個電話,就能在周末讓他們這麼多人全都衝過來為你做事吧?所以,寧昊,我想要問你的是,你到底是誰?你以什麼樣的身份命令他們做這事?」

「我?」

寧昊剛想要回答,卻被蘇沐當場打斷,蘇沐沒有給寧昊多說一句話的機會,直接錯過他,目光掃向那些公務人員。蘇沐看向他們的時候,眼中分明多出一種深深的失望。

「我給寧昊的是第一問,第二問給的是你們。我想要問問你們,寧昊到底是誰,他怎麼能命令你們前來做這事?你們這群人分屬不同機關部門,卻來這裡做著目標一致的事,這事就是要逼這個電影拍攝劇組停止拍攝。我真的很好奇你們怎麼會如此眾志成城?我真的很好奇寧昊對你們怎麼有如此大的指揮力?我真的很好奇你們今天怎麼就好意思來這裡?難道就憑那些可笑的理由嗎,你們難道不覺得羞愧嗎?還是說你們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瀆*職*罪嗎?」

蘇沐宛如刀鋒的話語說出來,李峰學他們頓時膽顫心驚,臉色蒼白,心中多出一種莫名的驚悸。

然而這並不算完,蘇沐緊接著給出的第三問,才讓所有人全都傻眼。

即便是寧昊也剎那驚懼。(未完待續。。) 對華軍事禁運」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

美蘇冷戰期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為了拉攏共和國,對付紅色帝國,曾經在軍售方面向共和國敞開大門。20紀80年代,共和國先後從美國引進了sh-60直升機、從英國引進了「斯貝」發動機、與美國聯合開發主戰坦克,還一度準備引進包括「鷂」式戰鬥機在類的眾多武器裝備。

紅色帝國解體,美蘇冷戰結束,共和國失去了「利用價值」。

西方國家隨即以「人權」、「民主」等名義制裁共和國,其中「對華軍事禁運」最先出台,也最為嚴厲。

按照相關規定,北約與歐盟成員國禁止向共和國出售任何武器裝備。

制裁程度之嚴厲,甚至連1顆子彈都不能賣給共和國!

軍事制裁既給共和國帶來了巨大的麻煩,迫使共和國與俄羅斯改善關係,從俄羅斯獲得先進武器裝備,又讓共和國看清了西方國家的真實面孔。

數十年來,即便共和國在軍事技術上取得了長足進步,西方國家仍然沒有解除制裁。

211世紀前幾年,法國、德國、義大利、捷克等國家先後在歐盟內部提出解除「對華軍事禁運」,意圖打破俄羅斯在共和國高端武器市場上的壟斷地位,分享每年數十億、乃至上百億美元的軍火貿易,結果因為英國、西班牙、荷蘭等國的堅決反對,解除軍事制裁的提案未能在歐盟內部獲得通過。

與歐洲國家相比,美國在「對華軍事禁運」上做得更絕。

20紀末,共和國總結「海灣戰爭」地經驗后,提出加快發展預警機的計劃,與以色列簽訂合同,購買以「伊爾-76」作為載機的「費爾康」預警機,向以色列支付了20元的採購款項。得知消息后,美國以「終止對以軍事援助」的卑劣手段,要求以色列撕毀合同,不得向共和國提供預警機。以色列不得不將購買款項退給共和國,支付違約賠償金。「費爾康」預警機經過改裝,最終賣給了印度。

「對華軍事禁運」的同時,美國卻在向共和國周邊國家與地區大肆輸出武器裝備。

進入1世紀,美國先後向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度等國出售了包括戰鬥機在內的眾多先進武器,向越南、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印度等國提供了大量二手武器裝備,儼然擺出全面封鎖共和國的態勢。

龐興龍提出「軍事禁運」問題時,萊斯利地北京之行遇到了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

在萊斯利看來,「對華軍事禁運」早已失去「限制中**力擴張」的原先意義,淪為政客牟取政治利益的工具。

共和國的軍事實力不容質,軍事科研能力不比美國差多少。以空軍為例,j-14與j-15~製成功后,共和國地與美國的航空技術差距縮短到了1之內;隨著第五代戰鬥機開始研製、無人作戰飛機逐漸成為主要空中力量,共和國與美國地差距還將繼續縮小;不出5年,共和國在空軍領域不會比美國差多少。繼續施行軍事禁運不但作用甚微,反而會成為阻礙中美交流與中美互信的障礙。

問題是,政治利益能夠對政客產生最大限度的影響。

解除軍事禁運,總統說了不算數,還得由國會做出決定。只要與國會扯上關係,問題就將變得更加複雜。

軍火集團會全力支持解除「對華軍事禁運」,人權集團卻會全力反對。

折騰下來,沒有一年半載,解除對華軍事禁運的法案無法在國會獲得通過。一年半載之後,世界又是另外一番模樣了。

讓萊斯利沒想到的是,共和國的新聞媒體對「軍事禁運」問題做了大肆報道。

共和國擺明了態度,如果不能解除對華軍事禁運,一切免談。

大肆宣傳「美國即將解除對華軍事禁運」是共和國在這輪外交博弈中打出的一張狠牌。

7月5日,法國總統在歐盟國家領導人會議上再次提出「解除對華軍事禁運」,有條件、有選擇的與中國進行軍事領域地合作與交流。

該提議得到了德國、義大利、捷克、比利時、奧地利、希臘等國地積極支持,西班牙與荷蘭表達了審慎觀點,認為可以在適當領域內,以適當方式與中國進行軍事合作交流。仍然堅決反對的只有英國,因為共和國在前幾年向阿根廷出售了大量武器裝備,危害了英國的利益。按照英國地說法,如果解除對華軍事禁運,中國很有可能將歐洲的軍事技術應用到新地領域,在國際軍火市場上排擠歐盟國家的產品,導致歐盟地軍事技術流入敵對國或者不友好國家說中。

與十幾年前相比,歐盟國家的態度出現轉變,不是為了佔領中國的軍火市場。

以目前的情況,即便歐盟立即解除對華軍事禁運,

也不會從歐盟大量進口武器裝備,甚至不會大肆購的軍事技術。

原因很簡單,共和國在很多重要領域內的技術已經超越了歐洲國家。

空軍方面,共和國的j-14是與f-22、su-43同一級別的先進戰鬥機,性能遠在歐洲聯合開發的ef20c0與法國的「陣風」之上;j-15與f-35、mig-45同一級別的輕型多用途戰鬥機,除了屬於三代半地jsa-39之外,歐洲國家沒有類似的產品。

海軍方面,隨著共和國在2018年底向國際軍火市場推出採用6級複合蓄電池與超導電動機動力模塊的「電動aip常規潛艇」,20199年在6個國家獲得的合同訂單與18~的意向訂單,2020年又在8個國家獲得的合同訂單與22~的意向訂單,20211年前半年獲得了國家的22~合同訂單與16~意向訂單、全年總合同訂單預計將超過、意向訂單超過30~,超越德國與法國、連續3年成為全球最大潛艇出口國。同樣採用電力推進系統、排水量在800~:到2400~:之間地輕型護衛艦成為了共和國海軍水面艦艇的主打產品,在20199年與2020年在8個國家的軍購招標競爭中擊敗德國、法國、西班牙與英國的競標產品,獲得了32~的合同訂單與20~地意向訂單。

陸軍方面,共和國的裝備一向以物美價廉受到眾多第三世界國家地好評。隨著共和國陸續向國際市場推出採用了先進技術的陸軍主戰裝備,共和國陸軍武器開始進軍富裕國家的軍火市場,僅沙烏地阿拉伯就在20199年從共和國購買了價值元的坦克、步兵戰車與自行火炮。

2020年,共和國超過俄羅斯、英國與法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軍火出口國。

美國能夠坐穩「老大」的位置,主要依靠2020年與日本簽署的總額

達850元的軍售合同。如果論「銷售廣度」與「銷售前景」,共和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軍火出口國。最保守估計,2025年,共和國將在軍火銷售金額上超過美國,成為名副其實地全球第一大軍火出口國。

20199年,「國際防務顧問與研究中心」出台了一份調查報告,預計2020年到2035年,全球軍火貿易總額將超過25000元。對任何一個軍火出口大國來說,這都是一個不能放棄的市場。報告中明確提到,中國與美國各佔據市場的35%,俄羅斯獲得大約15%,歐盟國家只能獲得1。導致歐盟國家軍火缺乏競爭力地原因有兩點,一是歐元堅挺使得歐洲國家的武器裝備價格高昂,二是歐洲國家地武器裝備缺乏核心競爭力。

相對來說,歐元堅挺還是次要問題。

共和國的貨幣照樣堅挺,因為擁有核心競爭力,所以共和國地軍火賣得比誰都好。俄羅斯的貨幣一直疲軟,因為缺乏核心競爭力,所以只能打價格牌。

關鍵是歐洲國家的軍火缺乏核心競爭力。

電力技術方面,歐洲國家的軍火比不過共和國;電子技術方面,比不過美國;價格方面,比不過俄羅斯。

醫妃絕寵:廢柴嫡女狠囂張 法國、德國、義大利、捷克、比利時等歐洲軍火出口大國在此時提出解除對華軍事禁運,正是希望通過與共和國展開軍事技術合作交流,從共和國獲得提升武器裝備性能的關鍵技術,在國際軍火市場上獲得更大的份額。

對經濟發展艱難的歐洲國家來說,如果能夠在未來1多年內獲得數千億歐元的軍火銷售收入,不但能夠提供數百萬個就業崗位,還能使歐洲國家更快度過大蕭條時期。

問題是,在軍事禁運上,共和國打的是外交牌,不是經濟牌。

如果說歐洲國家在解除對華軍事禁運上主要考慮的是經濟問題,那麼日本在這個問題上考慮的就是國家安全問題了。

萊斯利還未到達北京,日本朝野上下一片沸騰。

當共和國大肆鼓吹「中美蜜月」,連日本首相都坐不住了。

擺在日本面前的情況非常明顯,如果美國答應解除對華軍事禁運,日本剛剛從美國獲得的先進武器裝備全將成為擺設!

考驗日本人智慧的時候到了。

*****

封推期間,半小時一更,閃爍更兄弟們一起瘋狂,讓大家爽個夠!

求票求支持,啥票啥支持都來點吧() 京,首相府。

美國公布了萊斯利訪問北京的消息后,村上貞正讓秘書桐生俊次調整了日常工作安排,集中精力關注美國國務卿的北京之行。作為一名出色的政治家,村上貞正知道萊斯利的北京之行絕不簡單。

幾天下來,村上貞正既惱火,又氣氛。

惱火的是,萊斯利在北京一味向中國示好;氣氛的是,情報機構沒能提前獲得消息。

即便要發火,村上貞正也找不到發泄對象。3個主要情報部門的情況,村上貞正比任何人都清楚。萊斯利突然訪問北京,提出與中國聯合解決亞太問題,重點討論如何應對日本秘密研製核武器。在此情況下,美國與中國不會提前透露任何消息,更不會讓日本情報機構有機可趁。

7月6日,萊斯利在北京表態,美國聯邦政府將積極促成解除對華軍事禁運。

看到相關報道,村上貞正非常震驚。

雖然萊斯利的態度不代表美國聯邦政府的態度,也不能代表美國的態度,只要美國國會掐死,美國聯邦政府就無法解除對華軍事禁運,但是萊斯利的態度肯定會對歐盟國家產生巨大影響,法德意等國將竭力促成歐盟解除對華軍事禁運,英國的態度出現鬆動。只要歐盟解除對華軍事禁運,隨著中國從歐洲國家獲得關鍵軍事技術,美國國會遲早會採取行動,避免美**火集團遭受利益損失。

當天,村上貞正讓外務大臣向美國遞交外交照會,要求美國審慎對待對華軍事禁運。

美國地官方答覆非常含糊,既沒表示會立即向國會提交相關法案,也沒表示不採取任何行動。

村上貞正太了解美國、了解美國人了。

在美國留學5年,村上貞正不但對美國的綜合國力、科技實力、人文文化、社會結構有了深入了解,還學會了美國人的思維方式。

從嚴格的意義上講,美國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國家,美國人也非常現實。

考慮問題時,美國非常重視現實利益。美國政府與美國國會也不例外,現實利益往往成為美國政策地直接驅動力。

擺在美國面前的現實問題是即將失去控制的亞太局勢。

穩定亞太局勢的唯一辦法是限制日本擁有核武器,為此美國必須與中國聯手,不惜一切代價滿足中國的利益要求。

如此一來,解除對華軍事禁運只是遲早的事情。

唯一值得村上貞正慶幸地是,此時的美國不是2020年地美國。在2020年舉行的大選中,雖然弗雷德里克以微弱優勢贏得連任,但是民主黨大舉反攻,在眾議院控制了235個議席、成為眾議院多數黨,在參議院獲個席位、距離多數黨僅差席位。即便弗雷德里克想在對華軍事禁運上做出讓步,也要先過了國會這道坎。

短期內,美國不會採取任何實質性的行動。

搞清楚情況后,村上貞正將外務大臣那柯築墨、防衛大臣東機谷勝、內閣直屬國家情報廳長官高野那智、官房長官大田茂四郎請了過來。

村上貞正不喜歡被動,如果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必然選擇主動。

「進度比計劃的快得多。」高野那智是村上貞正手下最重要的情報頭頭,雖然只是廳級長官,但是地位遠在其他大臣之上。「利用從阿拉莫斯實驗室獲得的數據,初步設計工作已經完成,計算機模擬實驗取得了圓滿成功,工程階段的試製工作將在本月十日前開始,預計在一個月之內拿出第一件工程樣品。原料濃縮工程按計劃進行,十月底之前就能獲得第一批武器級濃縮~。依照現在地工程進展,第一次無裝葯爆炸實驗安排在八月二十日進行,隨後還將進行五到十次無裝葯爆炸實驗,獲取相關數據后,對引爆裝置進行最後調整。實彈引爆實驗計劃在十一月十五日到十一月三十日之間進行,實驗場地建設工作將在十一月十日之前完成。關鍵還是彈頭小型化,雖然利用阿拉莫斯實驗室的資料,我們初步掌握了彈頭小型化的設計方式,但是在獲得實爆測試數據之前,無法肯定相關數據地正確性,無法保證彈頭小型化工作能夠順利完成。」

「能在年底之前完成小型化工作嗎?」

高野那智沉思一陣,說道:「如果實爆成功,獲得了實際測得的重要數據,年內肯定能夠完成彈頭小型化工作,第一批彈頭地生產工作將在明年一月底之前完成。」

村上貞正點了點頭,表示比較滿意。

「除了彈頭,還有運載工具。」東機谷勝提出了新的問題。

村上貞正沒把關係到日本未來地「天字一號工程」交給防衛省,不是他不信任現役陸軍上將東機谷勝、也不是不

衛省,而是防衛省負責的工作太多、保密工作也無法。為了集中力量,做到絕對保密,村上貞正把希望寄托在了高野那智的身上。

現在看來,高野那智沒讓村上貞正失望。

「x–1型彈道導彈的研製工作已經完成,計劃在八月十日進行第一次試射。完成十五次試射后,年底前定型投產。去年,發射返回式衛星時完成了彈頭再入技術的積累,只是在分導技術上沒能取得突破。以現在的情況,明年一月之前就能部署第一批攜帶實戰彈頭的x-11型彈道導彈。」高野那智停頓了一下,說道,「y-11型空射巡航導彈與z-11型陸/海基巡航導彈的研製工作進展順利,年內均能投產。如果在彈頭小型化上取得突破,明年年初就能實戰部署。問題最大的是zx-11型潛射彈道導彈,很多相關技術都有待突破,阿拉莫斯實驗室的資料對我們沒有多大的幫助,研製工作肯定會延長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村上貞正微微皺起眉頭,說道:「沒有其他替代解決辦法嗎?」

「最簡單的解決辦法是用z-11頂替zx-11,最複雜的解決辦法是加大zx1的研究投入。」高野那智長出了口氣,「問題是,我們在潛射彈道導彈的很多關鍵技術上缺乏積累,即便加大研究投入,也難以在短期內取得突破。」

「我國領土狹小,zx-11是最理想的戰略威懾武器。」東機谷勝面色嚴峻的說道,「無論如何都要加快zx-11的研製進度,爭取在第一艘戰略核潛艇服役之前投產。彈頭小型化、還有分導技術也要加大投入,儘快拿出實質成果。」

高野那智沒有說什麼,科研工作不是說快就能快的。

「加大投入是肯定的,但是我們不能急於求成。」村上貞正笑了笑,說道,「東機君的急切想法完全可以理解,我們也一樣。大日本帝國復興勢不可擋,國家戰略威懾能力將是我們邁向巔峰的基礎。只是,焦躁起不到任何作用,我們必須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做好每一件事,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

「問題是,支那不會給我們太多的時間。」

那柯築墨開口,立即吸引了其他人的眼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