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歷史如何走向,到時候他是否參戰,是否解甲歸田,都從容的多了。

Home - 未分類 - 不管歷史如何走向,到時候他是否參戰,是否解甲歸田,都從容的多了。

劉蒼浩此時拿著電文,確認自己的任務后,下令卡車直接向長春開動,將那些車床、機械運回長春和齊齊哈爾。

杜聿明等了一天後,接到了曲軍剛派人傳達的口訊,得到了三天後可以靠岸的答覆。他按耐著焦急,耐心的在錦州等待時間的來臨。只要佔據大連或者旅順,那這裡沿線,包括營口,就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了,就算營口有守軍,那也是跟瀋陽一樣,隨時會被自己被圍。

他也算計了自己的實力是否能敵得過先遣軍,可擔心與否,這步棋他必須走,因為他也只是個執行者。

哈爾濱城內這會也是忙亂一團,大軍親自參與,協助那些工人拆卸設備,搬運車床。

「老李,廠子搬家你跟著嗎?」

一名工人邊卸著螺絲邊問道。

「跟著,我才不留在這呢,跟著先遣軍放心,其他人心裡沒底。」

老李毫不猶豫的說道。

「是啊。這兩年先遣軍讓這裡沒有受到任何攻擊,他們要離開哈爾濱了,我們這些最早跟著他們幹活的怎麼要也跟著走,要不誰知道接手這裡的人什麼樣啊!能不能找到工作都是問題,我可是有老婆孩子呢。」

「早先搬走的那些廠子我有朋友跟去了,他們說那裡比這邊的條件不差,而且建設的更好,去那邊准沒錯。」

一個個車間里,一個個廠房中,這些工人議論著,手腳不停的忙碌各自的活計。

董庫在下完令后,迅速的趕往了寶清,乘坐直升機直奔那些也在撤離範圍內的農場,親自去安排撤離事宜。

這裡有很多的戰士,有負傷不能戰鬥的戰士,他必須要跟他們說清,否則,這些辛苦開墾出肥沃土地,這會又要扔掉了,恐怕那些最早跟著他的戰士有想法。

劉蒼浩並不知道這些,哈爾濱的搬遷屬於大家都見慣的,他們在去年就有上百個廠子搬走了,這會繼續搬家似乎也屬正常。只是大街上的那些商戶什麼的心裡開始不落底,

這些工人一走,他們的生意必然會受到影響,他們的投資也將回收緩慢,畢竟這些人的消費能力是城市裡的主流。

這些人的擔心自然早在柳敗城的預料中,他安排的下屬已經開始工作,負責商業管理的在這一刻下達了通知。

聽完通知,趕來開會的商戶們議論開了。

「先遣軍要全部撤離?有願意跟著的到那邊會給予商鋪的損失補償?就算不補償我也去新地方,在這沒安全感。」

「是啊,這兩年生意安穩,補償與否已經不重要了,關鍵是要有安穩的生活,先遣軍戰無不勝,跟著他們放心,他們還不擾民。」

在這些商戶的議論中。一個個村鎮同樣召開了會議,大會上宣讀了新地方的土地政策,並給與擁有已經成為熟地的農民補償,開墾的土地將按著這邊的畝數全部免稅,不再收稅,剩餘的才執行開荒政策。

隨著這些會議,黑龍江掀起了一股軒然大波。那些本來就是奔著先遣軍來的關內百姓。紛紛詢問,做好了離開的準備。他們雖然享受好日子沒多久,但他們知道,新地方那裡安家落戶的村裡人或者熟人,生活都不錯。

隨著浪潮湧動,大地上出現了一波波的遷徙隊伍。靠著虎林近的。包括牡丹江,都直奔境外,直接坐上火車,開赴貝加爾湖,奔赴蒙古。

哈爾濱的居民六成以上的,尤其那些後來的,得知先遣軍要離開。都紛紛跟著組織者坐上火車,直奔牡丹江,走西伯利亞大鐵路,奔赴新家。

這些,都沒有遮著藏著,而是大張旗鼓的動作了起來。

而上海哪裡,柳敗城跟鳩山的談判就這麼僵持著,沒有絲毫進展。英美此時也不好插手。畢竟先遣軍已經讓步,後退了二百公里,他們的面子已經賺足。

朝鮮,戰線已經交接完畢,並在雙方派出人員確認后,畫出了十公里的軍事緩衝區,雖然沒有人煙。可那裡肯定不會有部隊靠近,畢竟談判還在進行,而日本人是沒有想法挑動事端,他們現在是沒有那個能力了。

沒過多久。哈爾濱和周邊的動作被劉蒼浩得知,他大吃一驚,連忙彙報了這個情況。但得到的答覆卻是,董庫已經知會了老趙,當初的約定是劉蒼浩要跟隨一直到抗戰結束。目前雖然沒結束,還有一股日軍在青海,但也就那一股了,所以,劉蒼浩已經歸建。至於先遣軍撤離黑龍江,他們是無權干涉的。除了這些,還讓劉蒼浩盡量爭取留下些設備和技術人員,以便打造自己的軍工體系。

劉蒼浩接到電文,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哈爾濱,等了五個小時,在滿大街搬家的人潮中,終於等來了董庫。

董庫沒有過多的廢話,也沒有解釋別的,他很淡然的說道:「劉師長,目前這些小廠子都搬走了,但我給你留下了兩個最關鍵的地方。不過,這些地方你要付錢的。」

劉蒼浩心裡很不舍,但他不能問,也不想問,情緒不高的說道:「隊長,您說。」

「走吧,我帶你去個地方。」

董庫說著,起身離開了會客室。

劉蒼浩不知道董庫要帶他去哪裡,但他不會問,在董庫轉身時,他起身跟了出去。

一個小時后,在距離哈爾濱幾十公里的一處山坳里,董庫指著那些在偽裝網下的廠房說道:「這是煉油廠的四個車間。」

煉油廠?

劉蒼浩懵了下。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這是董庫在國外買的重油,加工燃料的廠子。

董庫沒有解釋,繼續走著,指著前方的山洞說道:「這裡是可儲存萬噸燃油的儲油設施,共分三個部分,一個柴油。一個汽油,一個航空用油。」

劉蒼浩看著忙碌的工人,心裡的震駭無以言表。

他可是跟著董庫好幾年了,居然不知道董庫的燃油都是自己加工的。可見先遣軍的保密工作做得多嚴密了。

一圈下來,董庫領著劉蒼浩看了這裡的防禦體系,看了所有的設施,讓劉蒼浩被震駭的一愣一愣的。他可是知道的,國內這是唯一一家可煉油的廠子,規模還不小。

回到山坳入口,董庫在兩個哨兵的敬禮中,走進了一個偽裝好的山洞門戶。

劉蒼浩一進去,就看到了一根根管子在山體里穿出,連接著一個個閥門,還有個巨大的機體,在震耳欲聾的聲音中轉動著。

「這是輸油管道,這裡是提供原油的。」

輸油管道?

劉蒼浩滿眼的問號,不知道這是何意。

「走吧,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

董庫同樣沒解釋,轉身走出了山洞。

劉蒼浩有點迷糊,不知道董庫還要帶他去哪裡。這個煉油廠給他的衝擊太大了,這可是解決卡車和坦克等燃油的基礎,有了煉油廠,很多的問題都可以解決了。這一刻。他才明白,先遣軍為何有那麼多的機械,但還有一點他想不通,原油何來?他居然也一點不知道。

畢竟山海關封鎖,原油進入的途徑根本就不好找,除了海運,他想不出什麼辦法可以在外國將原油運來。

很快。他知道了答案。當他們返回哈爾濱,乘坐直升機在天空飛行了大半小時后,他看到了一片在雪地中的大包,也就是丘陵。可他下了飛機才發現,這裡也是經過偽裝的地方,那些樹木估計到了夏季。就會披上迷彩偽裝吧,這會可是全白。

「劉師長,這裡就先遣軍所有機械燃油的來源。」

董庫走進那些高十幾米的大帳篷一般的地方說道。

「這……這……」

劉蒼浩畢竟去過蘇俄留學,那油井他還是認得的。這裡居然是油井!

劉蒼浩震驚的看著董庫,他已經不知道怎麼表達好了。這裡居然有石油,而且董庫還開採了很久的樣子,畢竟那些煉油廠和山洞絕對不是一年半年形成的產物。

「這裡是油田。目前四口油井工作,輸油管道在地下,聯通那個我帶你進入的泵房,為四個煉油車間提供原料。」

劉蒼浩沒有聽董庫說什麼,有油井,單單這個信息量就相當龐大,而且董庫明顯的已經實現了高端的技術化開採。

「隊長……這……油井多久了……」

看著不淡定的劉蒼浩,董庫笑了笑說道:「佔領哈爾濱后的開春出的油。在開化后建的煉油廠,當時是兩口油井,隨後又打了兩口,剩餘的三口距離這裡都不遠,都在這周圍。」

「啊!」

劉蒼浩徹底有點傻眼。這些,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弄的,他雖然不是有意收集信息。可如此的動作他居然不知道,而且根據飛機的方向,這裡距離齊齊哈爾不會太遠。

「隊長,這裡是哪?」

「安達。」

「安達?!」

董庫的話讓劉蒼浩再度一驚。安達離著齊齊哈爾可真的不遠。開車個把小時的路程而已。

好半響,劉蒼浩才緩過神來,長長的舒了口氣,問道:「隊長,你的意思這裡都給我們了?」

「恩,確切的說是賣給你們。這裡我投資非常龐大,不可能像戰利品武器一樣送給你們。」

「好!我請示下,這裡多少錢我們都要了,只是不知道隊長這裡……」

董庫擺擺手打斷了他說道:「這裡有一點你必須做到,今天我帶你來,就是已經將這裡交給你了,但這裡的任何消息不得走漏,否則將會有滅頂之災。」

滅頂之災?

劉蒼浩狐疑的看著董庫,沒明白為何這麼嚴重。

「列強之所以發動戰爭,為的就是資源的掠奪,而石油更是重中之重,一旦讓外界知道這裡有石油,會遭致餓狼撲食,到時候列強就不是看熱鬧了,他們會直接攻打這裡。」

「嘶……」

劉蒼浩倒吸了口涼氣。他當然明白董庫說的了,這絕對是真正的掠奪目標。一旦那樣,這裡將永無寧日。先遣軍在這裡還好,可他們顯然已經徹底放棄了這裡,雖然他不理解,但這不是他能阻止的。而他接管,他有信心擋住杜聿明,擋住老蔣,他能擋住列強嗎?答案顯然是不能。

「我明白,隊長,我會做到你做的保密工作的程度。」

董庫看了眼神態嚴肅的劉蒼浩,「不要讓太多人知道,最高領導可以知道,剩餘的只有你能掌控的才可以知道這裡。」

不等劉蒼浩說話,他接著說道:「另外,這裡從今天開始,你安排人來接手,包括防禦,包括技術人員,篩選工作要細緻,兩個月時間,倆月之後,我才會撤走這裡的所有人。當然,這期間的油料還是歸我所有,但你們要先買下這裡。」

「太好了!」

劉蒼浩興奮的直攥拳頭。

劉蒼浩根本就不關心錢的問題,這裡需要的都是技術工人,沒有人教授,給了他他也玩不轉,而董庫的意思顯然是要帶他的工人倆月,倆月後自己人熟悉了,他才會撤走技術人員。

董庫開採了石油兩年,這個油田怎麼來的先放一邊,單單對於保密,就可見他的心思多麼縝密了。而他接管這裡,他的壓力會非常的大,這裡太重要了。

突然間,劉蒼浩感覺有點喘不過氣來,這裡交給他,真的是個壓力。

董庫沒有阻礙多說,他知道,劉蒼浩能夠做到這點,在沒有自保的能力前,不會泄露這裡有油田的信息。

沒再管劉蒼浩的反應,他帶著劉蒼浩又去了哈爾濱附近的冶鍊廠,將那裡的鍊鋼爐等設施轉了圈,告訴劉蒼浩,這裡,也都給他了。

劉蒼浩看著一個個巨大的冶鍊爐,心裡的震駭是一波波的。這會他才知道董庫的武器哪來的了,都是他自己製造的,而非一開始判斷是外界運來的。

至於那些煤礦什麼的,董庫沒有提。那些,他不會賣錢什麼的,那些他也帶不走。

轉完鍊鋼廠,董庫又帶著劉蒼浩去了工業園區,這裡雖然設備大部分被拆走了,但還是留下了很多的老舊設備。這些設備比瀋陽的都不差,甚至更先進,都是德國造的設備,也是董庫最早的一批設備,對於劉蒼浩來說,絕對不過時。

在已經近乎空蕩蕩的園區里,董庫指著遠處的一個位置說道:「那裡,劉師長要派兵把手,那裡的設施不要動,是日軍製造毒氣彈的地方,我現在還沒有把握全部清理銷毀那裡的污染,所以暫時要保證那裡不被襲擊,導致毒氣外泄。」

「隊長,這就是你在報紙上披露的日軍製造毒氣的地方?」劉蒼浩看著遠處隱約的建築問道。

「是的,就是這裡。」

董庫沒有解釋怎麼來的,但那裡的確還有日軍留下的半成品毒氣彈原料什麼的,至於成品,他早就運往了蒙古,秘密儲藏起來了。

「隊長,你放心,油田的信息和這裡的毒氣,我別的不敢說,守住秘密不被破壞還是能做到的。」

董庫看著滿眼感激的劉蒼浩,知道說的不假,這裡的確必須做到保密,他相信劉蒼浩能夠做到。

其實,董庫心裡還是有底的,這裡的油田在中亞油田出油后,就不會再有問題了,而且,一旦二戰開始,列強也無心他顧,這隱秘也就不會擔心泄漏后遭來窺視了。 劉蒼浩的動作非常快,三天時間,在董庫全力支援卡車的情況下,晝夜不停的將那些日軍拆下來的設備運回了長春。他得到傷及的皮膚,瀋陽因杜聿明環視,一旦有風吹草動容易陷入被動,不能接防,而且群眾基礎也不牢靠,所以主要的根據地設在了哈爾濱和齊齊哈爾。利用哈爾濱董庫留下的廠房,還有不得加重防守的煉油廠和油田,也讓他的重點放在了哈爾濱。

所以,他乾脆將瀋陽來了個大拆卸,帶著收攏上來的瀋陽技術工人,向哈爾濱進發。

而董庫的速度比他還快,在他將物資集中向長春的時候,哈爾濱已經在三天的時間裡,完成了大部分的搬遷。

這不是董庫有多利索,而是柳敗城早已經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妥了。當初柳敗城答應董庫幫忙出山的條件就是,董庫在抗戰結束近前要獨力領到先遣軍,而現在,抗戰沒結束,所以,柳敗城也絕不會讓董庫就參與其他的。他不能將董庫馬上扶上位,也絕不能讓心血白費,拱手為他人做嫁衣。

董庫並沒在意柳敗城瞞著他做的這些準備。這些,他並不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完成自己的目標,就是殺光那些武力踏足中國大地的日寇。

他沒有理會國內微妙的局勢,山東那裡黃百韜跟老趙的勢力犬牙交錯,老趙在山西利用舊有留下的種子建立了一個個根據地,這些,他知道,但並不過問。他將東北繳獲的武器彈藥全部給了劉蒼浩,山東的給了老趙,其他的他不會再做什麼。

倒是有一點,朝鮮那裡的偽軍。董庫在收捕后沒有開殺戒,畢竟這些不是日軍,雖然他並不喜歡高麗棒子。但也沒有下令殺掉這些俘虜,而是將他們在三天的時間裡。全部送給了劉蒼浩,讓劉蒼浩頭疼去吧。

這些俘虜是給外界看的,交接都搞得很隆重。為了贏得足夠的時間,他不希望在這會有什麼不利於自己的舉動出現。

此時,大鬍子依舊沉穩的沒有反攻,還在積蓄力量。他從先遣軍快速的打到朝鮮一半還多的能力里看到了差距,他沒有把握一舉奪回失地。所以,他也在等。

英美的軍艦在這幾天也靠近了朝鮮半島,距離釜山最多再有兩天的航程,但他們不會靠岸登陸。他們並不希望真正的捲入戰爭。

上海,柳敗城和鳩山炫太郎的談判沒有絲毫進展,天天口水仗,沒有解決一樣是實際問題,談判就這麼陷入了僵局。

三天後。杜聿明接管了已經空城一般的旅順和大連,但營口的去軍工並沒有撤退,瀋陽依舊在董庫手裡。

董庫雖然準備推出,但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辦,那就是西逃的日軍還沒有確定位置。板垣征四郎,東條英機等罪大惡極的將領還沒有伏誅,他還要進關,所以,他才沒有撤離營口和瀋陽,以及丹東沿線。

杜聿明心知肚明,他除了鞏固大連和旅順,輪船運送物資外,並沒有得寸進尺,很配合的不越雷池一步,連繞道應夠,奔錦州的動作都沒做,避免董庫不願意。畢竟要穿過董庫的防區。

董庫在第四天的時候,朝鮮的清掃工作基本完成,前沿陣地的構築也大體成型后,將於磊、於柯大軍調回了瀋陽,孫濤也跟隨返回。

孫濤的大軍全部集中到了營口,盤錦,瀋陽一帶,大軍雲集,但除了不擾民,連建設什麼的都沒做,他們在等,等虎牙戰士傳回消息,找到那支西逃的日軍,好出關絞殺。

朝鮮,莫日根率領著鄂倫春族的戰士晝夜忙碌,在原定的補給線上修築著可以通行卡車的道路,將朝鮮和海參崴聯通。

順子和邢遠的大軍防守水原和江陵沿線,他們的力量足以。而且有陣地的情況下,根本就用不來了這麼多的大軍,但董庫擔心英美,所以還是重兵囤積。

時間,就這麼在各種微妙的氣氛中慢慢流逝,轉眼,停戰已經一周。而虎牙戰士走了也超過了八天。

董庫在哈爾濱隨著最後一批物資和人員離開后,直奔海參崴,查看那裡的補給線路。助於安頓那些搬遷的,有柳敗城手下的管理部門,不用他操心。

正在趕奔海參崴的直升機上,董庫接到了虎牙的密報,他們發現了日軍的駐紮痕迹,找到了大軍行進的方向。

而現在虎牙所在的位置是直升機已經不能再飛的高寒地帶,青海。

讓董庫不解的是日軍為何沒有在蘭州停留,也沒有在西寧停留,而是已經過了荒無人煙的地區,出現在玉樹縣附近。

玉樹雖然還算不錯,是瀾滄江、黃河、長江的源頭,但駐紮幾十萬日軍,連帶那些帶走逇僑民和漢奸,還有民夫,加吧加吧百萬都多的大部隊,還是有點狹小,畢竟貧瘠。

難道日軍準備順著瀾滄江走湄公河進入南海?

董庫在飛機上看著地圖,眉頭緊鎖。

那裡雖然標註的不詳細,但他知道那裡的地理情況,那裡平均海拔四千多米,高原反應是非常厲害的。

而且根據虎牙戰士傳回的信息,他們已經看到了大面積的墳墓,簡易墳墓,顯然都是那些受不了高原反應死掉的日本人或者跟隨的。

日軍到哪裡絕對不會有退路,別說高原反應讓他們會折損大批人員,單單物資這一塊,就不足以讓大軍生存,畢竟那裡太落後,他們跟進入原始社會區別不大,連供電都是問題。

左伯陽不知道那裡的地理情況,看了電文也沒發表意見,他只有一個想法,日軍能夠做到的,他們一樣,別說四千米海拔高度,就算追到天上,也不會放過那些日軍。

董庫直到飛機降落在海參崴,也沒有想明白日軍這是為何。怎麼會向那裡進發,而且根據虎牙戰士傳回的消息,他們在那片區域就沒有停留。路上的牛糞馬糞遍地,卻沒有卡車的痕迹。顯然是用牲口運送著攜帶的物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