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裡看過去,什麼也都看不到,造船廠的四周都已經加裝了擋板,不斷的有士兵在周圍巡邏,嚴密地監視每一個路過這裡的人。

Home - 未分類 - 從這裡看過去,什麼也都看不到,造船廠的四周都已經加裝了擋板,不斷的有士兵在周圍巡邏,嚴密地監視每一個路過這裡的人。

其實這些日本士兵,也根本不知道這裡正在造著什麼

呆了0幾分鐘的樣子,羅成並沒有找到任何的機會。他定了定神,很快離開了這裡。

回到住的地方,旅館老闆熱情地問道:「您回來了」「是的,回來了,真累,還是沒有找到我要找的人。」操著一口流利日語的羅成微笑著回答了旅館老闆。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羅成點著了根煙,沉默在了那裡。

任務必須在十天內完成,十天後送自己來的潛艇會接應自己。但如果回不去的話,也許這一輩子或許都得留在日本了。

要和自己接頭的人到現在還沒有來,讓羅成覺得有些心煩」

外面又響起了旅館老闆的聲音:「內田先生,有一位您的朋友來找您。」

來了,終於來了,羅成心裡長長舒了口氣。按滅了煙,拉開了門。見到旅館老闆身後站著一個四十來歲的日本人,羅成趕緊謝了旅館老闆,然後熱情地說道:「鈴野君,我到了已經兩天了,始終都沒有看到您」

「對不起,這段時候實在太忙了。」鈴野微微笑了一下,然後謝了旅館老闆,走進了羅成的房間,順手關上了門。

羅成正想說話。鈴野「噓」了一聲。然後神色有些緊張的在屋子裡檢查起來。

「請放心,我已經全部查過了,沒有任何竊聽裝置。」羅成請鈴野坐了下來。

鈴野自我解嘲地笑了一下:「我網學到了一個醫學名詞,叫神經質,這是在長期緊張的環境下,會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的一種焦慮、不安,對身邊的任何人和任何事情,都保持著高度懷疑態度」

「我能理解。」羅成平靜地說道。

「鈴野次郎。」鈴野收起笑容,認真說道:「鈴野次郎,原大日本帝國情報部特工,現吳海軍工廠秘密大隊大佐,代號「鼠。!」

「羅成,化名網田武藏,日本東京來的商人,中華民國海軍調查六處少校!」

鈴野次郎點了點頭:「聳網田君,你的日本話很嫻熟,但和東京口音還有一點差別,儘管這裡的大多數人聽不出來,但一旦被發覺,那將是你的致命傷害榭

「我知道,我搬到東京才不到十年,所以還帶著家鄉口音,無論誰問起來我都會這麼回答的。」羅成淡淡笑著說道,隨即有些奇怪:「鈴野先生,「鼠。這個代號真的有些奇怪。」

「我們都是一些老鼠,白天見不得光,只有晚上才敢出來活動的。」鈴野次郎說這話的時候,神色之間有些悲哀:「我做這一行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這麼多年以來,我都好像一隻老鼠一般整天提心弔膽的生怕被貓抓到。」

隨即正色說道:「好吧,我已經接到了來自國內的命令,我當時還在奇怪,是什麼樣的任務,要動用到我,我以為在十年之內都不會有新的任務了一一,

羅成對這個叫「鈴野次郎」的人充滿了好奇,是什麼樣的特工人員,能認定在十年之內都不會有新的任務?似乎在這個鈴野次郎看來,要麼不動用自己,要動用自己的話,那就一定是一個驚天的巨大任務。

「我會協助你完成任務的。」鈴野次郎緩緩說道:「但是這一任務實在過於艱難,吳海軍工廠的秘密造船基地,是日本軍方最高級機密之中,甚至在日本高層也沒有多少人知道這裡究竟在建造著什麼。國內就派你一個人來,似乎有些託大了」

羅成沉默了下,還是說道:「鈴野先生,我們這些人被內部稱之為超級特工,每一個人都是單獨行動,單獨完成任務。但是,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也並不完成是這樣的。比如我的這一次行動,就動用到了空十、性軍潛艇部隊、海防部隊等等,在我的身後,有敵討薩在為我服務,隨時為我提供一切我需要的幫助。」

「哦?」鈴野次郎怔了一下:「繼續。」

看出了鈴野次郎的好奇,羅成微微笑了一下:「比如說,有一艘此時正停泊在海面上的巡洋艦,艦長也是為我服務的二百個人中的一個。

只要我一聲令下,這艘巡洋艦隨時都可以炮擊這裡甚至東京。而我還有權調動兩架飛機,隨即為我提供一切必要支是」

鈴野次郎出神的聽著,臉上逐漸露出了一絲苦笑:「我老了,真的老了。我記得在我走入特工這一行業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為我們提供任何幫助,一切都要靠我們自己。一旦暴露,我們唯一的結局就是結束自己的生命

時代真的不一樣了,兩百個人,包括軍艦和飛機都為你一個人服務,簡直讓我難以想像。大總我的上司在分派給為人物的時候。我從來也都沒有想到過情報人員會有這樣的一天。岡田君,國內現在有多少你這樣的特工?」

「不多,不超過二十個。」羅成淡然一笑,隨即臉上肅然起敬:「鈴野先生,其實我們都算不了什麼,你才是特工中的楷模。你沒有任何支援,完全靠著自己。在我們學的心理學的知識中,這麼多年下來,您還沒有精神崩潰簡直就是奇迹一」

「不算什麼奇迹,在日本,還有許多和我一樣的人。」鈴野次郎淡淡說道:「好吧,現在說任務吧。造船基地防備非常嚴密,任何想要進入造船廠的人,都必須有海軍軍部的特別許可證,就連我,也沒有權利放一個陌生人進來一不過這一次比較幸運,一批從東京、大院等地送來的工程師明天就會到達,而我將負責審查他們,把他們護送進造船廠,你從現在開始的身份,叫由口川形,是從東京來的工程師。真的由口川形明天將不會出現在這裡…」

「是!」羅成用力點了下頭:「請幫我介紹一下造船廠的情況。」

鈴野次郎點了點頭:「超級戰列艦計劃日本海軍已經實行了幾年,其中最重要的設備就是3000噸水壓機以及3台70噸酸性平爐,從而能夠製造出包括630毫米厚裝甲鋼板在內的大型鍛造件

在日本人的設計方案里,在發生戰鬥的時候,同時命中2枚魚雷或數枚重磅航彈也不致影響戰鬥,一旦超級戰列艦造成,在未來將是世界第一戰列艦。而你這次的任務,是負責炸毀3台70噸平爐。和使000噸水壓機停止工作。

為了建造超級戰列艦,日本已經不惜代價,據我所知,日本軍方高層都捐出了自己的工資,甚至提出了哪怕全家餓死,也要支持超級戰列艦的完成。而在建造過程中,預算一增再增,日本財政已經不堪重負。許多原本應當用於陸軍擴建上的經費,都被挪用到了這裡,陸軍之中許多不明真相的軍官,早就已經開始抱怨。

一旦你能成功完成任務,不僅僅是炸毀幾台設備那麼簡單,整個造船廠將被迫停止工作,每天,甚至每小時造成的損失都是巨大的,日本要麼停止建造超級戰列艦,要麼只能被迫再次投資兩倍的預算進去重新啟動,顯然,後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羅成長長的呼了口氣,緩緩的點了點頭。在來日本之前,自己已經被交代清楚,這不是炸毀多少機器,而且是要把日本的經濟從混亂中,徹底拉到崩潰邊緣。

日本,尤其是日本海軍。是絕對不會放棄超級戰列艦的建造工作的,而再度無限度的投資,勢必讓日本海軍和陸軍徹底翻臉。

「這是造船廠的圖紙,你仔細記在腦子裡。」

看著鈴野次郎遞到自己面前的圖紙,羅成排除腦海里的一切雜念,拚命記著圖紙上標記著的一切重要個置

半小時后,鈴野次郎收回了圖紙,燒毀後站了起來:「岡田不,由口先生,告辭了,明天,我將等待著你的到來。」

「是!」羅成站了起來,忽然好奇地問了句:「我問個不該問的問題,日本究竟有多少你這樣的特工?你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就來到日本的?」

鈴野次郎沉默了下:「很多很多,我們來這也很久很久了第一次以「冉口川形」工程師的身份踏進造船廠,羅成還是為這裡的景象嘆為觀止。

實在是太龐大了,到處都可以見到忙碌的工人。周圍都是荷槍實彈的士兵,嚴密監視著面前的一切。

日本為了這一項目,

「由口先生,請跟我來一名日本軍官走了過來,把羅成帶到了一座宿舍前:「這是為您單獨安排的房間。每天6點起床,吃早飯,然後開始工作。您是酸性平爐專家,將主要負責酸性平爐的維護工作,然後工作到中午2點吃飯,吃飯的地點在。

日本軍官非常仔細的和羅成說了全部的工作流程,詳細到了每一介,步驟,吃飯、工作,甚至包括關燈睡覺的時間。

羅成一一記了下來,軍官交代完畢,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問道:「由口先生,聽說您是從東京的興宮町東武來的?」

「是的。」羅成平靜地說道。

「真是太巧了。我也是東武的,那棵櫻花樹還好嗎?」

羅成沉默了下,然後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黯淡:「您應該很久沒有回去過了,那棵櫻花樹,原本是東武一道耙麗的風景,可惜,就如同人的生命會凋零一樣,它也如此燦爛的調零了。」

「真是太可惜了。軍官嘆息了聲,但卻滿意的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目送軍官出去,羅成挪動步子關上了門,回到床上,躺下,忽然發現自己的後背全都濕了,剛才那一刻,比任何時候都來的更加危急。

自己幸好做坐了全部功課,東武的每一條街道,每一個名勝,東武最近的一切變化,都已經被負責支援的兄弟在此之前送到了自己面前。如果剛才自己回答那棵櫻花樹生長的如何如何燦爛,也許一切都完了

「由口工程師,這裡似乎有些問題。」

羅成走了過去,檢查了下:「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看到了嗎,這些需要清理一下,去找鈴野長官批准下,下班后,留下兩個人進行清掃。

羅成發現自己已經真正成為了平聳的工程師,僅僅是關於平爐的一切,自己在接受任務之後就進行了整整一個月的惡補。

任何時候平爐出現的任何問題,自己都必須在第一時間靠著自己並不多的專業知識解決。羅成唯一乞求的,只是平爐千萬不要出現什麼大的問題,一旦這樣自己根本無法處理。

那一切的一切就徹底完了。

鈴野次郎帶著幾名士兵進了車間,羅成走了上去:「鈴野君,2號平爐需要清理,我準備留下兩個工人,由我帶著在下班後進行清掃,



「恩,服部君,你過來鈴野次郎點點頭,把另一個工程師叫了過來:「是需要清理了嗎?,小

服部仔細檢查了下:「是的。鈴野君,儘管問題並不是很大,但為了及早把隱患消除,的確需要清理一下了。」

「好吧,由口君,下了班后就辛苦你了。」鈴野次郎叫過了兩個工人:「你們,下班后留下來,聽從由口先生的吩咐。」

說著意味深長的看了羅成一眼,然後很快離開了這裡

下了班,羅成一邊指揮熄火。一邊指揮著工人進行清理,朝邊上看了看,儘管已經下班了,但依舊有兩個日本士兵在車間里監視著這的一切。

根本沒有任何下手的機會,或許這次機會一旦失去,在短時期內再不會出現這樣的機會了。

羅成點著了一根煙,心不在焉的抽著。看著工人們幹活,隨著時間的流逝,留給自己的時間卻已經不多了。

正在這個時候,車間外忽然傳來了一聲爆炸,頓時,兩個工人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不知所措,而那兩個在車間里的日本士兵,也都緊張的朝外看了過去。

接著又是一聲爆炸響起,兩個日本士兵再也沒有任何猶豫,怪叫著沖了出去。

羅成知道是誰在幫助自己,大聲對那兩個工人說道:「快,快去通知來人,保護這些設備」。

工人慌慌張張的沖了集去,羅成迅速扔掉了手裡的煙,幾步衝到一堆堆放在那的廢料前,用力把上面的一塊塊廢料扒開,挖到中間的時候,一個包裹露了出來。

快速打開包裹,幾枚定時炸彈呈現在了羅成的眼前

羅成平穩的把炸彈安放在了平爐的要害,按下了定時器,然後握著另一枚炸彈快步走出車間,來到水壓機車間。

正如自己所想的一樣,整個造船廠里因為之前的爆炸亂成了一團,水壓機車間里也一樣變得空無一人。

把最後一枚炸彈安在了一台鍋爐上,按下了定時器,羅成的心裡一下變得平靜無比。

他緩緩的走出了車間,步伐並不像剛才那樣快速。一切很快就要結束了,伴隨著那轟隆隆的劇烈爆炸。

回頭看了一眼幾個車間,羅成的嘴角浮出了淡淡的笑意!,

在百度搜索「89」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張青雲悶頭坐在辦公室,心中只覺得有一團火往上冒,他剛才回來查了一下,那份問題文件是杜凱簽字後印發的,自己擺明被人陰了一刀,十有**就是武志強。

杜凱以前就是雷鳴的下屬,估計也是有問題的,一念及此,他抓起電話便準備行動。

「喂,喂,這裡是公安局,您是哪位?」

張青雲猶豫了一下,將電話掛了,武志強這一手雖然比較幼稚,但是他是算準了自己不敢張揚,這事越低調越好,現在電視上、報紙上天天嚷嚷環保,雍平這事鬧大了最終吃虧的必定是自己。

「叮,叮。」

「進來!」

「張主任,環保局林局想見您!」張倩輕聲說道,張青雲心情不好,她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請他進來吧!」張青雲嘆了一口氣道,順勢把桌子上的腳放了下來。

「哎呀!張主任吶!你終於有空了,這看這茬弄得,我……」林干一進來便略顯焦躁的說道,他四十多歲,但是顯老,看上去跟黃嵩山差不了太遠,本來臉就小,這一犯愁,兩隻眼睛併攏,和鼻子都成一條線了。

「林局,先坐,我們慢慢說!」張青雲起身笑道,隨即扭頭朝門外喊道:「小倩,給林局上杯茶!」

「別,別,張主任,我哪還有心思坐!我可說明白啊,我林業局可是響應縣委號召才放開部分木材和藥材的,那批猴子就是藏在木材內面放的,張主任吶!這事你得為我做主!」林幹道。

張青雲臉色一寒,這林干也太蠻橫了吧!歸根到底,這事是他林業局的工作出現了大疏漏,縣委文件的問題只是給人家落下了口實而已,這老東西竟然跑過來找自己給他做主,他還真把自己當雛兒了。

這時張倩剛好端茶進來,張青雲哼了一聲,道:「出去!把門給我關上,暫時不用茶!」

張倩一愣,可一抬頭看張青雲的臉色,不敢久留,立馬端著茶退了出去,順勢把門戴上了。

「林局啊!從無蓋山來雍平,縣林業局有四道關卡,無蓋山區離雍平有100多公里山路,山路崎嶇,拉木材的車最快也就是一小時走10幾公里,即使運猴子的車夜間行動,到最後一道關卡的時候也應該天亮了,有人執勤。可是結果怎樣呢?

三十幾隻獼猴就被你給放了,你這是嚴重瀆職!上面一旦追查下來,黃書記也保不了你!」張青雲聲色俱厲的喝道,他心中火飈到了極點,也沒管自己的級別其實比林干還低一級,絲毫沒有給他面子。

當然,他敢發火,也是因為他算準了林干不敢跟自己硬碰硬,他是黃嵩山的人,如果不是怕挨罵的話,又怎可能來自己辦公室,以大欺小?

林干突然遭到張青雲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明顯臉上有些掛不住,嘴角連連抽動,剛想說話,可一抬眼看張青雲那刀子般的眼睛,立馬放棄了抵抗。

其實他心裡被誰都急,獼猴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三十幾隻獼猴算是大案、要案了,這一旦被曝光出去,或者有人背後捅刀子,他這個林業局長就不用當了。

這也是他不敢去見黃嵩山的原因,他原本想張青雲也是責任人之一,過來說了一下厲害,拿他當擋箭牌幫自己在縣委、縣政府那邊斡旋一下,也好過自己去上前挨罵。誰知張青雲年紀雖輕,可是人卻老辣得狠,一耙子倒打過來,逼得自己立馬要繳械。

見林干軟了,張青雲心中暗暗冷笑,不過現在自己和他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打了一棒又得給個胡蘿蔔,否則這傢伙亂了方寸,就麻煩了。

「林局啊!出事是誰都不願看到的,你我就不要相互推卸責任了。這事說白了,就是有人想陰你我,我們這邊如果亂了陣腳,那別人就樂翻天了。」張青雲輕聲說道。

「對!對!對!媽的,張主任你這話說道根兒上了,就是有人要故意找我們的茬。剛才我有些急躁,還望你見諒!人老了,這火氣越來越旺不是?」林干連忙賠笑道,他也是老官場,豈能不知進退?張青雲給了他台階,在這種情況下,他當然要迫不及待的順坡下驢。

「那你說說吧!怎麼回事?」

「這事主要是我們關卡上的人員不得力,前幾天天氣炎熱,大家都有些懶散,再加上那伙山遊子(土家話,靠倒賣山貨為生的人)又賊姦猾,這不,就讓他給漏了。」林干苦著臉說道。

張青雲鷹隼一般的眼睛盯著他,半晌不說一句話,看得林干心裡一陣發虛,不敢和張青雲對視。

「那就算了吧!你我不用再談了,文件出問題的事,我會給組織做檢查,請求處分!」良久,張青雲寒聲道。

林干臉立馬變成了豬肝色,再也顧不得矜持,連忙上前幾步急道:「別介啊!別介!張主任,你就當我剛才說的都是廢話,我是被豬油蒙了心了,給我兩分鐘,給我兩分鐘,我一定實話實說。」

張青雲嘴角泛起一絲笑容,這老東西,還跟我玩心理戰,四道關卡看不住幾隻猴子,林業局的那幫混蛋是吃屎的吧!八成是這個老東西收了別人的好處,被人陰了,有苦難言!

兩人重新落座后,果然,和張青雲判斷得相差無幾。林干收了別人的重禮,要他對車牌江.j45020的車高抬貴手,送禮的人明確告訴他,車裡面藏了十幾條山蛇,他財迷心竅,就滿口應承了。

張青雲恨不得把這老東西一把掐死,林業局諾大的肥差,撈油水的機會到處都是,這傢伙竟然變成了豬腦子,這種事都敢幹,幸虧運的只是猴子,如果是華南虎啥的,他得進監獄!

摸清了林干這邊的情況,張青雲立馬要求他去找市局找路子,先把「貨」弄出來拉回無蓋山放了,把消極影響降到最底,他自己則另外想辦法。

解鈴還須繫鈴人吶!對付武志強,張青雲並不害怕,萬一文的行不通,他手上還有一把殺手鐧呢!

【求收藏、推薦】凌晨更新,求收藏、求推薦!強推期間,希望兄弟們票票砸猛烈些吧! 「然而起的爆炸聲。連綿不絕的造船廠里響兩個車間迅速淹沒在了火海之中,而爆炸卻好像永遠不會停止一般,不斷的響起來,把整個造船廠震的如同要塌陷一般。

羅成平靜地看著面前的一切,嘴裡大口大口吸著煙,一直到煙蒂幾乎要燙到手指,這才戀戀不捨的扔去了煙蒂。

一次完美的爆炸,足夠讓日本人這些年來的心血被毀滅大半

他看到鈴野次郎正邁著沉穩的步子朝自己走來,當走到自己面前,鈴野次郎平靜地看了羅成一眼:「門口的崗哨已經被我調開,你的任務已經完成,再見!」

「再見!」羅成輕聲說道。他本不想這麼做,但還是忍不住說出了一句中國話:「兄弟,我做了。你,保重!」

羅成在許多年後一直發誓,自己肯定看到鈴野次郎在聽到這句話后,哭了。他告訴自己的子女,自己分明看到鈴野次郎的眼眶是紅紅的

吳海軍工廠的爆炸,讓整個日本政府和日本海軍部目瞪口呆!

幾乎半個軍工廠被炸毀了,儘管已經成型的,同時開建的超級戰列艦號艦和2號艦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損害,但工廠爆炸引起的損失根本讓人難以承受

為了超級戰列艦的夢想,日本政府幾乎掏空了口袋裡的最後一毛錢,展次提升的稅收,和以各種名義增加的稅收,早讓日本民眾苦不堪言。

實事求是地說,為了日本的重新強盛計劃,日本民眾已經竭盡所能,他們對自己困苦的生活默默忍受著,並且不斷的為政府捐款。

就如同當年打敗滿清政府一般,日本民眾堅定的認為,只要靠著這種精神,日本很快會從失敗的陰影中爬出而變得重新強大

但現在,一切卻成為了泡影

調查迅速展開,負責造船廠的日本海軍艦政本部福田啟二大佐、平賀讓中佐,以及鈴野次郎大佐等等相關人員一律遭到了調查。

但是問題究竟出在哪裡,究竟是無意中的爆炸,還是有人刻意而為之的,已經不是最緊要關心的問題了,最要緊也是最要命的是下面應該怎麼辦!

兩艘超級戰列艦主體已經完工,剩下的只是武器方面的製造和安裝,而就在這個時候卻偏偏發生了如此可怕的爆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