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因為這幫二世祖語氣狂妄了點,這個叫張小凡的愣頭青,居然直接以勢壓人,這下可好,直接引爆了這幫二世祖的怒火,倒省得他穆斐從中挑撥關係了!

Home - 未分類 - 只是因為這幫二世祖語氣狂妄了點,這個叫張小凡的愣頭青,居然直接以勢壓人,這下可好,直接引爆了這幫二世祖的怒火,倒省得他穆斐從中挑撥關係了!

「不行,這小子就這樣激怒了這幫二世祖,我若不多加利用,簡直白瞎了這個大好機會了!」

眼珠一轉,穆斐陰陰笑著。轉身便出了陰影,走了過來,「哎呀,此處如此熱鬧,可是有什麼好事?」

他看了看周圍,又看向孟星元,假惺惺道喜道:「張老師,了不得啊。昨天坐了一天才收到一個徒弟,今天就有這麼多學員送上門求學?恭喜恭喜啊。」

「求你媽媽個臀!」

小霸王少年「呸」了一聲,惡目看向穆斐,「你也是武館的武師?跟這姓張的是朋友?!」

穆斐「哎喲」一聲,「小公子可別誤會,我與這張小凡也就是同時進的武館,交情也就這麼一點而已,『朋友』二字,遠遠談不上。怎麼,這張老師可是不小心冒犯到了各位小少爺?」

穆斐軟骨頭的表現,卻得到了眾少年的一致認可。

這才是武館武師應有的樣兒!

小霸王少年點點頭,臉色緩和了不少,「哼,算你識相。既然你也是武師,正好,我要投訴這姓張的,懶得跑教導處了,你替本公子跑一趟吧。」

「投訴?」穆斐目光閃動,「請問這位小公子,什麼理由啊?如果只是語言上的問題,投訴到教導處那邊,恐怕張老師也就落個批評,扣薪資而已。」

「什麼?!只是扣靈石?!」小霸王不滿。

其他少年也是叫嚷,「媽的,敢嚇唬我們,就扣個靈石怎麼可以?至少也得讓他下崗離職!」

「下崗離職啊……」穆斐目有寒光掠過,似是無意,似是順嘴一說,他輕輕地低喃著,卻讓旁邊的這個小霸王少年聽得一清二楚,「想讓武館武師下崗離職,怎麼也得『失職』,如果連學員都教不好,或者一個肯跟著他學的學員都沒有,那這武師肯定就只能被踢出武館了……」

「你這主意不錯!」小霸王眼睛一亮,看向躲在孟星元身後,怯怯的陳凝露,「你!過來!」

「幹什麼……」

陳凝露的膽怯,讓這小霸王少年更為得意,哼了一聲,他直接以命令的語氣道:「去教導處,踢了這個姓張的垃圾!」

「我不!」陳凝露果斷回絕。

「你說什麼?!」小霸王回瞪。

旁邊的穆斐卻是笑道:「我知道你,陳凝露,兩個月跟了三個武師,你是不是擔心除了這張小凡就沒有武師願意接收你了?放心,只要你踢了這張小凡,我保證可以將你納入門下。本座的『兩頭三蛟劍』還是略有薄名的,教你一個小小的九星武者,不成問題。」

小霸王也是笑:「聽到沒有,窮丫頭,你走運了!平時想學武館武師的絕學,可沒那麼容易,現在有人願意白教你,你還不過來!」

自始至終,孟星元都沒有開口。

只是冷冷看著場上這幫人表演。

這會,他低下頭,看著陳凝露,他想看看這小丫頭會怎麼回答。

似是察覺到孟星元的目光,陳凝露原本還有著一絲絲猶豫,抬頭看了一眼孟星元,她頭一轉,語氣堅定地回絕道:「我不要!你們快走吧,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們!張老師沒做錯什麼,是你們太吵,又太霸道了!教導處的大人們過來,我也這麼說!」

「臭丫頭,你找死!」小霸王大怒。

穆斐的笑臉,也是一下陰了下來,「不識抬舉的東西!」

一群二世祖,又開始叫囂,孟星元卻是笑了,拍拍陳凝露的腦袋,他抬起頭,一口靈力壓在口中,輕飄飄地吐出四個字:「都給我滾!」

「轟隆!」

如若平地一聲驚雷,在講堂內隆隆迴響,振得人氣血震蕩。

站得最前的穆斐臉色一白,頓時「蹬蹬蹬」連退三步。而那小霸王就沒這麼好運道了,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白毛汗狂冒,就差被嚇得尿褲子了。

其他小鬼也是同時如遭雷擊,身形狂顫,臉色發白。

若非孟星元克制著,就這一聲大喝,就能要他們的命!

「張小凡!你太囂張,太猖狂了!連學員都敢出手,簡直喪心病狂!我穆斐為了師道正義,非上教導處告死你不可,你給我等著!」

穆斐腳步踉蹌要走,卻被孟星元叫住,「慢著。」

「怎麼,你還敢在武館內動手不成?!」穆斐冷聲。

孟星元看看他,又看看滿地爬,一臉恐懼加仇恨望向自己的一眾少年,笑了,「穆斐,還有你們這幫小鬼,咱們來打個賭怎麼樣?」 「打賭?」穆斐頓足,皺眉,寒聲道:「賭什麼?!」

「下跪道歉。」孟星元嘴角勾起,「你們不是恨我不死,很想羞辱我么?那好,我給你們這個機會。一個月後,我會讓我徒弟,挨個挑戰在場的學員,或者是你名下的學員,只要敗一場,都算我輸!而輸的一方,便是給另一方,誠懇並且當眾,下跪道歉!」

「在此期間,你們不得煩我,或者是騷擾我徒弟,一旦違約,則賭約無效,約定作廢。怎麼樣,敢不敢打這個賭?」

場上安靜了。

片刻后,那小霸王少年爬起來,指著陳凝露大笑:「就她?一個月後,一個,挑戰我們一群?輸一場,都算你輸?輸的人,當眾下跪道歉?!」

孟星元看向他,眼神鄙夷:「你是腦子還是耳朵不好使?聽不懂?」

「你!」小霸王又大怒。只是想想方才那一喝,他伸出的手指又縮了回來,「囂張!老子跟你賭了!就這麼個廢物,還敢打贏我們,別說一個月,就是給你一年也不可能!你真特么當自己是神仙下凡了?你輸定了!到時候等著下跪吧!」

其他也是大聲贊同。

孟星元又看向穆斐,「穆老師,你呢?先說好,屆時你們輸了,要一群人,當眾給我下跪道歉,一個,都跑不了!包括你,穆!老!師!」

聽到孟星元威脅意味十足的口吻,穆斐冷哼,「激我? 冷心總裁的廉價新娘 很好,你成功了。便是打這個賭又怎樣,你真以為你贏得了?!愚蠢的傢伙,這陳凝露既然能在二個月內,被三個武師踢出講堂,但說明她的資質爛到沒邊了!你以為你是誰,可以點石成金?更何況,還是在一個月內?痴人說夢!賈少爺說的對,你,輸定了!到時候等著給我當眾下跪吧!」

「先說好,願賭服輸,到時候別可憐兮兮跟我談什麼同期之情。沒用!」穆斐冷笑道。

「很好,那麼……賭約成立!」

孟星元一向門外,目露嘲弄:「現在,都給我滾吧。」

「哼!現在囂張,到時候有你哭的時候。」小霸王冷哼,第一個走了。

其他少年跟在他身後,也都走了。

穆斐冷笑,自以為有風度地抱了抱拳,「張老師,告辭!」

「不知所謂的傢伙。」

孟星元搖頭。

而就在這一瞬間,腦海突然「叮!」地一聲,響起了系統的聲音:

「普通任務【賭約】開啟,請問主人,是否接受?」

「咦,觸發任務了?!」孟星元眼睛一亮,想也不想,直接點了【接受】。

傳奇任務都接受了,更何況一個小小的普通任務?

而且這任務聽起來就與剛才發生的事情有關聯,孟星元怎麼可能不接受?

果然,一拉開【任務】欄,馬上就可以看到:

【普通任務】:賭約

【賭約】:男人立下的賭約,拚死也要贏!凡人,你對力量根本一無所知!

【任務要求】:教導陳凝露,打敗以賈似同為首的二世祖,制霸弘武武館,完成賭約!

【任務進度】:賭約:0/1。

【任務進度】:殺戮點3000,資質丹一枚。

「資質丹?」

孟星元眸中大亮,隱隱可以洞穿出光芒來了!

再一細看這【資質丹】的介紹,他頓時心臟跳如擂鼓,口水都快流淌出來!

這所謂的【資質丹】,居然真的可以提升修士的靈力資質!

「贊!」孟星元心中大讚。

身為一個師傅,在靈力資質這種先天屬性上,被自己的徒弟碾壓,無疑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情。

雖然這【資質丹】只能讓他的靈力資質增加一點,但孟星元卻是知道,就這一點,是多少人夢寐以求都求不來的東西!

因為靈力資質先天而定,後天,基本上就不可能再做改變!

他之所以能從最初的2點,一直提升到現在的8點,也完全是因為神之系統天星的功勞。

換作天靈大陸上的人,這簡直不可想象!

「資質丹?【商城】裡面似乎並無此丹出售,看來這東西是比殺戮點還要珍貴,有殺戮點也買不到,只能通過完成任務才能得到的寶貝啊。」孟星元心中暗道。

天星系統,極度依賴於殺戮點。

學習功法,要殺戮點。

購買靈技典籍,也要殺戮點。

【商城】里的東西也就不用說了,沒有殺戮點,一切都是虛的,讓你眼饞到死,也看不出朵花來。

就連功法,靈技,以及各種特殊技能的提升,也要殺戮點!

不過也有殺戮點買不到的東西,比如【稱號】,再比如這【資質丹】,只能通過完成任務獲得。

美滋滋收回腦海中的想法,再看陳凝露小丫頭,都快哭了。

「老……老師……對不起,小露沒用……幫不到老師,還拖累了老師,對不起……」她低低抽泣著。

「好了,別哭了。我輩修士,流血不流淚,成天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你又不是個娘們……」孟星元裝出一副師道威嚴的表情道。

陳凝露抬起頭,眨巴眨巴呆萌的大眼睛,獃獃道:「可是……老師,我就是娘們啊……」

「咳!」

孟星元被嗆了一下,連忙咳嗽一聲,轉移話題,「行了,不用擔心,既然為師敢提出這個賭約,便是有十足的把握。你也要有信心,要相信自己!」

「可是……」她又道,「我好弱,連靈者都不是,不可能是剛才那些兇巴巴的人的對手的。而且才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我這麼笨,也學不到什麼,只會給老師您丟人……」

「啪!」

孟星元蹲下身來,一下按在她的肩膀,看著很疼又不敢喊疼的小丫頭,滿目嚴肅地道:「你一點都不笨,只是那些廢材不會教你罷了。相信為師,你是個天才!超級天才!」

小丫頭臉紅了,怯生生地將頭別到一邊。卻被孟星元強硬正了過來,「來,跟我說,我是超級天才!」

「我……我……我是超,超級天才……」

聲若蠅蚊。

「大聲點!我聽不見!」

「我,我是超級天才。」

「再大聲!還是聽不見!」

「我是超級天才!」

「再大聲點!」

「我是超級……」 一上午,全在講堂里喊話了。

陳凝露被強迫著喊了好幾個時辰的話,嗓子都喊啞了。

吃完飯練了一套拳,中規中矩,孟星元隨意指點了她兩句,便讓她回家。

講堂外,有的是眼線在那盯著。

這一天的情況,事無巨細被報告給了穆斐。

穆斐坐在酒樓之中,看著這些情報冷笑,「可笑!我還以為有多了不起的手段,看來也就如此了。張小凡啊張小凡,一個月後,老子看你怎麼死!」

職工屋中。

孟星元望著星夜中的月空,怔怔出神。

堂外有人盯梢,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只不過都是一些跳樑小丑,他連理會都懶得理會。

賭約既已立下,而且還生成了系統任務,他自然是要贏。

一個月的時候,雖然有些倉促,但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更何況陳凝露的資質,著實強大,雖只有短短一個月,也並非沒有辦法。

「資質,想轉化為實力,中間差的,無非就是資源而已。而恰恰,本大爺最不缺的便是資源!」

資源?不就是靈石!

而對於修行至今,很少依賴到靈石這種東西,又廣殺人,多囤糧的孟星元來說,能用靈石解決的事,那根本就不叫事兒!

查看了一下在自己【物品】背包里,佔了一個格子的『靈石』,格子底下,顯示著此物的數量『92658』。

九萬有餘的靈石,放在哪裡都算一筆巨款了。

這要得益於他曾經斬殺過的那些人,不是高級修士,就是富家少爺,世族公子,身上沒個幾千幾萬靈石的,出來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還有一些修行丹藥,療傷、日常消耗的丹藥,都被他在大荒林中的那一年間歲月消耗殆盡了。

況且高階修士所用的丹藥,也不適合給一個連靈者都不是小鬼使用。

便是【商城】之中出售的丹藥,除卻一些特殊用途的丹藥,比如治癒丹,以及解毒丹之類的,大多都是靈級以上的靈丹,連他自己目前都不怎麼敢用,喂陳凝露小丫頭,那簡直是直接送她升天!

不過凇凌城中,也有不少商行,丹坊的,只要有靈石,想來想求得可以快速提升她的丹藥,應該不難。

而且以這小丫頭能被系統評定為『天才』一類的靈力資質,吸收起丹藥藥力,應該也很是輕鬆。

只要提供給她資源,她自己便能轉化為實力。

以她的資質,之所以還沒突破到靈者,很可能就是家裡實在太窮,而且還沒一部好的功法。

因為今天孟星元問了,她修行的功法,居然也跟很久以前的他一樣,是大陸通行的垃圾功法,煅靈訣。

靈力修為方面,孟星元覺得自己可以不用擔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