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是大哥沐灝淵,在這時出了手。但也只是拉著人的手腕將人拽回了穩當處,動作可並不溫柔。

Home - 未分類 - 卻是大哥沐灝淵,在這時出了手。但也只是拉著人的手腕將人拽回了穩當處,動作可並不溫柔。

但在那種時候,其他人也沒細心去看這個。

「謝謝灝淵大哥,剛才真是嚇到晴兒了。要不是灝淵哥出手,晴兒這下一定會被摔慘了。」

花容失色的臉上還帶著一抹后怕,看向慕尚淵的眼神中,滿滿的都是謝意。

「沒事,以後穿高跟鞋時,走路要小心點。」

…… 沐灝淵的一句,以後穿高跟鞋走路要小心,讓董晴兒臉上的表情僵了僵。

說讓她走路小心些可以,但為什麼要提一提穿高跟鞋?

看著已經站到遠處,慕尚情那176公分的身高,董晴兒的心底只剩下憤恨。

又不是她想穿的。

男人怎麼都這麼不解風情。

再看向閻宸,那人從剛才攬過慕尚情開始,手臂就沒從對方的腰間收回來。

真是既刺目又讓人嫉妒。

回想剛才事情發生時,閻宸那快速閃躲卻還不忘拉走慕尚情的動作,董晴兒的心底又滋生起了摧毀的恨意。

「嘻嘻,知道了灝淵大哥,晴兒以後在穿高跟鞋的時候會注意的。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把自己摔了,不然沒有第二個號灝淵哥拉我一把,會被摔成滿臉花的。」

甜甜笑意的臉上是乖巧可人。董晴兒保持著自己一貫的甜美,如同嬌艷的花朵般,讓人看了便覺得甜馨。

「沒什麼,這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任誰看到了,都會出手幫一下忙的。」

讓人注意,可並不是出於什麼關心,只是禮貌上的客氣罷了。會出手,也不過是不能讓人在自己眼前摔了。

沐灝淵的眼底深處,如若了解他的人便能看出,那其中透著一抹不耐煩。

這幫兄弟,是不是真的欠教訓了?

以他們的身手,如果真的出現人被摔倒這樣的情況,那會被理解成是故意的,在長輩面前不好交差。

雖然這確實是,這些兄弟們不想伸手。

心底不平和的氣息開始翻湧。

都嫌麻煩是吧?好,很好……

這位大哥的變化,一眾兄弟們在第一時間便察覺了。暗道壞了,大哥要黑化怎麼辦?

「雖然話是這麼說的,可還是灝淵哥身的手吶,所以這道謝的話,晴兒是一定要說的。」

「既然董小妹一定要謝,那這道謝的話我就收下了。想必走路會有些不穩,一定是今天站的久了,累倒了。下午沒什麼事,就在房間里就好好歇歇吧。」

「謝謝灝淵哥關心。或許真的是因為路走多了,所以有些累,才會長多的。晴兒也確實覺得累,那就先回房了。

灝淵哥,各位哥哥還有姐姐,晴兒就先回房了,告辭。」

人淡淡的一笑,垂首側身間羸弱扶柳。再配上臉上似有若無的蒼白,看起來很是惹人憐愛。

曲玲這位母親在這時走上前來,扶著自己的女兒。她的臉上帶有焦急,同時詢問著怎麼樣,有沒有傷到。

因為事發突然,兩人離得又較遠,所以在明白髮生什麼事時,事情已經結束了。

她不明白,女兒怎麼好端端走著就跑到中間去了呢?還差一點摔倒受傷。

或許是真的站了一天累到了,該回去好好歇歇。

懂晴兒示意自己沒事,讓母親不要擔心。不過不管累不累,都要回房間歇息去了,哪怕是做做樣子。

那母女兩個人的離去,讓沒了外人的空間,為之一靜。

兄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氣氛一度尷尬。唯有站在遠處的幾個人,心下是事不關己的。

「咳咳,我當時以為其他兄弟會出手扶一把的……」

沐灝軒話中的潛在意思,讓其他幾個人瞪眼睛。甩鍋也沒有這麼甩的吧,這是在給他們挖坑嗎?

「其實我們當時也像五哥這麼想的,以為其他人會做,所以自己就沒動。大哥也知道,那個時候要是多人伸手,反而是幫倒忙。

只是不愧是親兄弟,想法有些一致了,這導致了大家竟然都處在觀望中。況且當時離的最近的……這也算是意外吧!」

身為老六的沐灝德,在五哥話音一落便立刻接了上去。開玩笑,這個鍋他們可不接。

而且他不僅避禍,竟還順手給閻宸挖了個坑。

不過閻宸是誰?怎會怕他?

「我當時確實是離的最近。不過因為生長環境的原因,在有不明生物靠近時,我的本能反應永遠不可能是去接住她。

況且,我答應過尚情,對於別的女人要敬而遠之。所以即便我知道是她,也依舊會避開。」

不知道,我不會去接,知道了我同樣也不會去接!閻宸就這麼不做掩飾的直接回答了,怎麼著!

表情沒有任何波動的臉,理所應當的語氣,簡直是霸氣側漏。

一眾兄弟聽得很無語,這話說的還真是直接到沒有半分委婉。我就是沒有打算接那個人,是認真的!

不過在聽到這樣的回答后,又挑不出什麼不對來。

首先,人家都說了是生長環境不同。在那種環境里,敢去接不明生物,是純屬找死的行為。

所以話中的本能完全沒毛病。

況且人在本能的情況下,是帶著自家妹妹一起躲開的,這情況就很有意思了。

任何情況下都會條件反射的,將人一同帶離,說不是真心,都不會有人相信。

這情況讓他們不會生氣,反而會高興。

再有一點是妹妹提前做過警告。男人將我很聽老婆話這件事,直接擺在明面上。老婆的話就是對的,你們不能反駁。

這讓他們怎麼往下說?

妹妹的話就是對的,這男人做的很對。

所以只能無語了。

『這妹夫/姐夫……』

「行了,不是沒摔著她嗎?大哥已經在關鍵的時候將人拉住。這又沒出什麼問題,你們還在這為了這點小事吵吵嚷嚷的幹什麼?

還有,讓阿宸接住她,想都別想。沒送她一腳踹到一邊去,已經是便宜了。

都散了,散了吧!各位哥哥弟弟,時間已經不早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不都是很忙嗎?哪有這麼多時間浪費在這無用的事情上。」

說著話,慕尚情已經拉過閻宸的手臂,向著通往祖宅外面那條幽徑大路走去。

看著那夫妻兩人直徑外走,越來越遠的背影。一眾兄弟們面面相看,妹妹/姐姐真是太強勢了有沒有?

慕尚煜看著遠走的兩人,抬手握拳放在唇邊輕咳。

「小情的性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直爽,和我們說話也不知道委婉客氣些。都這麼大了,也不怕讓人聽到笑話。」

「我倒是覺得妹妹如此耿直又率真的性格很好。我們都是一家人,自然沒必要客氣。至於和外人,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為了不必要的人,也犯不著讓妹妹費什麼心思,學什麼婉轉的去說話。碰上解決不了的,還有我們這些哥哥弟弟在呢。

況且妹妹的辦事能力並不低。懶得應付一些沒必要的人,這樣也挺好。」

老大哥沐灝淵直接接過了話。對於妹妹,那在他們眼中那可是百般的好。說話直接怎麼了?他們都是當哥哥的,有什麼好客氣的。

這番話所有的兄弟都是同意的,妹妹/姐姐就是好。

說話直接,那是性格率真,更是對他們不見外。而妹妹/姐姐的能力強,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這可不只是他們自家人說說,那幾位老爺子可沒誰不誇讚的!

不提這群哥哥弟弟在那裡都說些什麼,慕尚情自顧自攬著閻宸往外走。

他們可是有很多計劃的,走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情主子情主子,那朵綠茶花你就打算這麼放過了?她可是沖著先生來的,目的性可是赤「裸」裸的。」

小靈的聲音一直在慕尚情的腦中,喳喳的不停。在察覺到竟有人企圖要撬自家主子牆角時,它便炸了。

「你是認真的,不會是感覺錯誤吧?她的目標應該是慕尚熙的,這件事情母親已經對我們提醒過了,怎麼會變成阿宸呢?」

在聽到小靈警告有情敵靠近,還是董晴兒時,慕尚情的思維有些轉不過來。

弟弟是大好青年,那對母女動心思情有可原。不是說自己的阿宸不好,而是那都已經是有婦之夫了啊!

難不成那個女人想要當三兒?

不過想要撬自己的牆角,那個董晴兒覺得自己那小胳膊小腿的,有那個力氣?真不怕折了?

「我怎麼可能會出錯!別忘了我是『靈童』,在感官上可是最敏銳的。而且她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曾經多次偷偷的看過閻先生,只是情主子您沒發覺到而已。」

小林靈給出肯定的回答,並且還舉證了慕尚情不知道的事,董晴兒曾多次偷看過閻宸。

「也就是說,這次是那個董晴兒故意摔倒,想要靠到阿宸的懷中?」

慕尚情並不笨,相反聰明的很。通過小靈簡單的提醒,她便看透了事情的本質。

「她明明是和自己的母親走在最後面的,怎麼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跑到中間來了?還早不摔晚不摔,偏偏到你們近前的時候摔倒。說不是故意的,您信嗎?

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很明顯是她心機不純,動機不良。想藉助自己的小動作,引起嚴先生的注意。

只可惜咱家先生心中只有情主子您一人,當她假意摔過來的時候,先生直接攬著您躲過去了,這是她怎麼都沒想到的。」

小靈想,後面人的花容失色,絕對是真的。畢竟那可是真的差點被摔了個滿臉花。有點可惜了呢!

「還真是故意接近的。可惜,大哥最後伸手了,不然的話,那結局才完美。」

慕尚情喃喃自語。想到最後的時候,目光中泛起可惜來。

「尚情你在說什麼?」

慕尚情小聲的話,自然被近處的閻宸聽到了。不過卻並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所以問了出來。

「沒什麼。只是想告訴你,以後在見到那個董晴兒,離她遠一點,那個女人動機不良。」

知道閻宸不會移心別戀,但有些話還是要先提醒一點的好。

要心中有數……

…… 慕尚情想著那些從自己母親口中聽到的,曲玲以前做過的種種事情,有些話還是提前提醒一下的好。

母親是那個什麼手段都能耍的人,想必她教出的女兒,也一定不是個安分的。

這一點從今天經歷的這件事情上,便能看出來了。

提前對閻宸打個招呼,並不是對人的不信任,而是讓人提點心。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那種人什麼都會做。

要避免不小心著了什麼道。

聽見慕尚情突然開口所說的,閻宸愣了愣,有些不明白。

好在身為男人,服從意識強。

「知道了,我以後盡量離那個女人遠一些。在沐家時,爭取出入的時候,都盡量和尚情在一起。

保證自己不會單獨和她接觸。平時的時候也會加倍留心異常,不讓自己陷入被動的局面。」

「不用這麼草木皆兵的,一個女人而已,防著一點就可以。在我們面前,她還能翻出什麼浪不成?

只要注意一點,別著了她什麼陰險的招數就好。畢竟她們那樣的人,可不會光明正大的用招數,只會耍些陰謀小手段。」

慕尚情有這個信心,他們能將那個女人鎮壓住。只是敵人太近,又不能打,所以還是小心為上的好。

「放心吧。什麼大風大浪我們沒見過,什麼陰謀手段我們沒破過?不過是兩個沒什麼大本事的女人,只是提防著點,做起來簡單的很。」

閻宸直接讓慕尚情放心。這麼一點小事,比起那些乘風破浪時的陰謀詭計,連小菜一碟都算不上。

不過就是一個提醒,只要多注意就好,慕尚情對於其他人,特別是女人,也不想多談論什麼。

慕尚情不在說,閻宸也不想細問。至於為什麼人會突然如此說,他只要聽就好了,想那麼多幹什麼。

好男人的標準,老婆的話要聽,老婆的說的事要做。至於原因?哪有那麼多的原因!

她是老婆,其他人都是無關人員,這就是原因!

兩人岔開話題,再次聊到了下午的行程上。

說說走走,便登上了路程。

至於最開始時談論到的董晴兒……那是什麼鬼?早就忘了。

受召喚而來的奎,正百無聊賴的坐在車內。他是隨行跟候保護的,所以無論慕尚情去到哪裡,他都會跟著。

不過現在看來,他的職責似乎已經升級為司機了。

出行會找到他,等跟隨就只能呵呵了。他的主子恨不得一到目的地,就讓他立刻消失掉。

獨享二人時光。

萬峰林是京城最著名的一個風景區了。或許應該用遠近聞名來形容,更為貼切。

不僅環境優美,景色還很獨特,引得許多人慕名而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