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醫看了秦浩天一眼,淡淡的道:「以我和孫府的關係,既然來了,我自然會全力救治。」說著,鬼醫看著躺在床上的水凌,神色有些肅穆的說道:「你的敵人也太兇殘了,這一劍似乎是要致這姑娘於死地。老夫已下了天罡三十六針,修復她的生機。如果在一年之內,她無法醒來。就算是大羅神仙恐怕也束手無策了。」

Home - 未分類 - 鬼醫看了秦浩天一眼,淡淡的道:「以我和孫府的關係,既然來了,我自然會全力救治。」說著,鬼醫看著躺在床上的水凌,神色有些肅穆的說道:「你的敵人也太兇殘了,這一劍似乎是要致這姑娘於死地。老夫已下了天罡三十六針,修復她的生機。如果在一年之內,她無法醒來。就算是大羅神仙恐怕也束手無策了。」

「前輩,難道真的無其他的法子了么?」秦浩天一聽鬼醫的話,心裡一涼,連忙的對著鬼醫問。

「哼,閣下是懷疑老夫的醫術嗎?」聽了秦浩天的話,鬼醫的神色一沉。

孫夢晴連忙的對秦浩天施了一個眼色。然後對著鬼醫解釋道:「前輩,不是浩天懷疑您的醫術,只是他現在心裡急,說了什麼不對的話,請您多包涵。」

鬼醫看了孫夢晴一眼,臉色稍雯。淡淡的道:「以後沒過半個月,我會前來施針一次,效果如何,就看她造化了。」

鬼醫拿出了一丹藥,交到了秦浩天的手中,對著他正色的道:「這丹藥讓她服下人,會起點效果。」

「謝謝前輩。」秦浩天連忙對鬼醫感激的說。

「不用謝我,我是看在孫家的面子上。」鬼醫面無表情的看著秦浩天說完,轉身而去。

秦浩天看著鬼醫離去,心如刀割。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水凌。秦浩天喃喃的道:「水凌,公子一定會把你救醒的。」

「浩天,你不要難過了,水凌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好起來的。」孫夢晴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秦浩天看了孫夢晴一眼,有些感激的說道:「夢晴,多虧你了。」

孫夢晴低下頭,幽幽的說道:「浩天,我們之間,需要這麼見外么?」

秦浩天深深的看著孫夢晴,拉起了她的手,道:「你的心我懂。」

……

接下來的日子,鬼醫果然是實踐了諾言,每半個月來一次。讓孫夢晴的傷勢雖然沒有好轉的趨勢,卻也是漸漸的穩定了下來。這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而在此時,秦浩天卻不知道,他的危機,是一天天的逼近了。一位跺跺腳能讓整個玄武大陸顫抖的人物到了林原郡。

秦浩天現在每天的時間除了看望水凌以外,其他的時間都在修鍊。因為秦浩天認為,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實力太弱。水凌就不會受傷了。

雖然知道水凌在這個時間不會醒來。但是秦浩天仍然堅持每天和她說說話。就是害怕水凌會寂寞。也許秦浩天也希望奇迹會發生吧!

當秦浩天從水凌的房間走出來的時候。秦浩天深深的嘆了口氣。十天了。整整的十天了。水凌仍然是這麼昏迷著。

「浩天,不要難過了,鬼醫爺爺,他一定會有辦法的。」孫夢晴看著秦浩天這麼難受的樣子,心裡也很不好受。

「謝謝你夢晴,你已幫了我很多了。」秦浩天望著孫夢晴,感激的說。

「浩天……」

一道秦浩天很是熟悉的聲音,落入了他的耳中。讓秦浩天的身軀一陣。

「菲雲?」秦浩天喃喃的說著。目光中,露出了不可四議的神色。

空中一道白影徐徐的落下。這女孩不是別人,正是秦浩天已許久不見的歐陽菲雲。秦浩天有些不可置信,這歐陽菲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菲雲。」秦浩天無比激動的撲了上去,將歐陽菲雲抱進了自己的懷裡。

「浩天……」看見秦浩天,歐陽菲雲也忍耐不住內心的激動,撲到了秦浩天的懷裡。

站在一邊的孫夢晴此時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做,看也不是,走也不是。從秦浩天和歐陽菲雲兩人的態度,顯然兩人很久沒有見面了。而且從歐陽菲雲身上顯現的那飄逸出塵的氣質,讓孫夢晴心裡竟然無法生出一絲的妒忌感。

「這女孩雖然戴著蒙面紗,但是一定不是一般人。」孫夢晴的心裡暗自忖道。

好一會,秦浩天才望著懷裡的孫夢晴,仍是有些激動的問道:「夢晴,你不是在縹緲宮么?怎麼會到了這裡?」

「縹緲宮?」在一旁的孫夢晴一聽到縹緲宮三個字,不由的一驚。看著歐陽菲雲。

在知道秦浩天的身份后,孫夢晴就對他的事情特別的關注。尤其是孫夢晴還曾聽說過秦浩天和縹緲宮的歐陽菲雲有關係。玄武大陸上,早就傳的沸沸揚揚的了。但是孫夢晴對此還有些不信。畢竟縹緲宮和聖殿一般,都是禁止門中的弟子和男子交往的。但是現在看來,這確實是真的。

歐陽菲雲聞言,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的對著秦浩天說道:「浩天,你快走吧!不然來不及了。」

「怎麼了?菲雲你說清楚。」秦浩天對著歐陽菲雲問。

「我師父來找你了,現在已到了林原郡了。你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歐陽菲雲對著秦浩天說。

「什麼?」秦浩天皺緊了眉頭。

「哼!」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冷哼聲,從虛空傳來。

「不好……我師父來了。」歐陽菲雲聽到那聲音,臉色巨變。

「好你的孽徒,枉費我將你收為關門弟子,希望你受我衣缽,你就是這麼報答師父的?」

一道影子漂浮在虛空中。凌冽的氣息從虛空中散發了出來。這名蒙面女子那銳利的目光,凝視著秦浩天。

「浩天你走。我來擋住師父。」歐陽菲雲對著秦浩天說。

「菲雲我不走。我怎麼能丟下你一個人。」秦浩天知道自己一走,明月宮主一定會責罰歐陽菲雲的。

「你不走,你會死的。你現在根本不是我師父的對手。」歐陽菲雲對著秦浩天說。

「孽徒,你以為他走的了么?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殺了他,師父看在你是我關門弟子的份上,既往不咎。」明月宮主冷然的對著歐陽菲雲說。

「師父,我求求你,放過浩天吧!」歐陽菲雲對著明月宮主說道。

「混賬。」明月工作虛空對著歐陽菲雲一拂,歐陽菲雲「碰!」的一聲,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撲!」的一聲,歐陽菲雲倒在地上,噴出了一口鮮血。

「菲雲。」秦浩天眼睜睜的看著歐陽菲雲被擊傷,心如刀割。

「浩天,你走……不要管我,只……只要你活著,我就有希望。」歐陽菲雲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急聲說。

秦浩天看著歐陽菲雲如此,早已心痛的喘不過氣來了。看著虛空中,冷然的望著他們的明月宮主道:「老太婆,你有種就沖著我來。」說著,秦浩天展開身法,向外飛去。

「找死。」明月宮主聽到秦浩天竟然叫自己老太婆,目光一冷。

雖然作為縹緲宮的宮主,但是明月宮主和一般女人一般,最為忌諱的就是別人喊她老。秦浩天無疑是犯了明月宮主的大忌了。見秦浩天竟然想跑,明月宮主哪裡可能讓秦浩天在自己的面前逃走。虛空追了上去。

不過秦浩天也很是滑溜,知道自己論速度絕對不會是明月宮主的對手。所以他專門的找地形複雜的地方跑。而且不時的鑽進民房當中。

「小子,任憑你跑到天涯海角,本宮都要殺了你。」明月宮主在秦浩天的身後冷然的說道。

「草,這老太婆怎麼就和狗皮藥膏一般,怎麼甩都甩不掉。」秦浩天費勁了心力,甚至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卻仍然是無法甩開明月宮主。而且秦浩天感到身後明月宮主越追越近。

悠然,一股無形的劍氣,從秦浩天的身後向他射來。那可怕的劍氣,似乎能割裂虛空的一般。

「魅影迷蹤步!」秦浩天感受到那恐怖的能量,知道萬萬不是自己所能匹敵的。他展開了身法,將魅影迷蹤步的閃避能力,施展到了極限。

「轟!」那劍氣堪堪的從秦浩天的身後劃過,在地上留下了三米多長的劍痕。 卡瑞拉還真是夠直白的,導致陳青雲和凱樂兩個男人愣了半天,這才反應過來。好在這兩個爺們的臉皮都夠厚的,根本不把卡瑞拉的話放在心上,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

陳青雲笑著說道:「還真是有些站久了比較累。那我們就坐一會吧!凱樂王子,這邊請。」

樂笑著說道。

卡瑞拉真是佩服這兩人的臉皮,厚到這種程度了,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兩個人明明都互相不待見對方,居然還能熱套的好像是朋友一樣。換做是她,是斷然不會做出這副嘴臉的。

卡瑞拉意在陳青雲,其他人自然有他人照顧,她也懶得理會。

皇家的宴會自然是非常華麗和高貴的,一進會場就可以感覺得出來。每個到場的嘉賓都穿得極其的隆重,不過是真心還是假意,從外表來看,他們都是非常重視這次宴請的。

凱樂只是逢場作戲,又不是真的想跟陳青雲示好。只是走形式之後就離開了。留下陪陳青雲的自然是卡瑞拉了,兩人小坐了一會後,見到人員來得差不多了。

卡瑞拉站起身,說道:「我帶你責走走,認識一下你該認識的人。」

是宴會過程中不可缺少的一個步驟。陳青雲其實是最討厭這樣的,不過現如今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自然不能略過,跟著站起了身。

卡瑞拉似乎知道陳青雲的脾氣,並沒有見到一個人就去介紹。而是挑選非常重要的人,才會對陳青雲介紹。哪怕就是這樣走馬觀huā的走了一圈,也huā費了將近力分鐘的時間。

突然,會場的門口帶來一陣騷動,緊接這一個穿著一身用金絲縫紉的高檔貴族服的男人走了進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卡瑞拉的父皇,也就是希臘皇族的最高統治者梅爾斯。他的到來一下就點燃了整個會場的氣氛,在齊刷刷的掌聲中,邁著沉穩的步伐站到了站台上。慢慢抬起雙手」台下的掌聲停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梅爾斯的身上。

「各位,十分的抱歉,我來晚了。為了會見我最尊敬的貴賓,我還是頭一次在著裝上huā費了這麼長的時間。要知道這是我的王后經常乾的事情。」

台下輕笑,梅爾斯的開場白再了歐洲人慣用的那種幽默手段。

待眾人的笑聲停止后」梅爾斯接著說道:「現在讓我隆重的介紹來自炎黃的陳青雲先生,西門衛先生,以及他們的四個夥伴。」

眾人的目光隨著梅爾斯手掌方向朝陳青雲等人望了過來,並點頭示意。

「對於希臘皇族來說,他們的到來將是兩國人民的一次會手。而對於個人來說,這將是我一次感謝的機會。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上次我寶貝的女兒卡瑞拉在去炎黃時,不幸被歹人所傷。如果不是陳先生及時鮮血,恐怕卡瑞拉如今已經性命不保。救了卡瑞拉,就等於救了我們皇族的未來。在這裡」我要深深的說上一聲謝謝。」梅爾斯神情的說道。如果不是知道梅爾斯的性取向很正常,陳青雲還真的要以為對方喜歡上他了。那眼神,那語氣,簡直讓人起雞皮疙瘩。

很多人並不知道梅爾斯所說的事情,現在看待陳青雲的眼神立刻就不一樣了。因為卡瑞拉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陳青雲能給了卡瑞拉第二次生命,還是令他們很意外」意外中還帶了一點感動。

「你讓我有很大的壓力啊!」陳青雲笑著對身邊的卡瑞拉說道。

「我怎麼沒有看得出來。原本是準備讓你上台講幾句的。不過想必你也不喜歡。所以改由西門衛上台,你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吧?」卡瑞拉問道。

陳青雲趕緊搖頭,說道:「當然沒有一件了。」

他可不喜歡這些亂七八糟的上台演講,實在沒有什麼意思。原本他就不喜歡這種場合,能不上去自然是不上去了。由西門衛這種善於交際的人上台」再合適不過了。梅爾斯說完之後,西門衛在眾人的掌聲中答謝,說了一些官場上的話。然後宴會這才在梅爾斯的宣布下正式開始了。

歐州的宴請與炎黃的大為不同,特別是希臘。所有人在三張不同的條形桌邊按照主次坐下,那種場面還真是讓陳青雲有哈利波特魔法學院食堂開飯的感覺。很熱鬧也很溫馨,這種感覺真是棒極了。

陳青雲還沒有吃幾口東西,坐在他對面的凱樂就端起一大盅烈酒舉了起來。

「我知道炎黃喝酒喜歡大口大口的喝。既然是客人上門,我自然要陪著你盡興。我代表我父皇敬你一杯。」凱樂端起就酒盅。說是酒盅,這個酒盅可不同與炎黃的那種玻璃酒盅。而是銀器猶如一個小鼎的二足酒盅分量恐怕也要頂的上三兩的。杯了。

為了表示誠意,凱樂沒有等陳青雲表態就率先喝光了酒盅裡面的烈酒。

「王子好酒量。」旁邊的人鼓掌喝彩。

在希臘,如此速度喝下烈性酒的機會還真不多。特別是皇族,隨時都要注意自己的儀態,這種喝酒方式自然也是非常少見的。

人家的酒都喝了,陳青雲必須得喝了。要知道如果他不喝,那就證明他對敬酒的人純在侮辱的意思。在這麼多人面前表現出侮辱的意思,還不得被人家活生生撕碎了啊!沒辦法,這就是希臘中一個特殊的習俗。客人上門,主人會敬上濃咖啡或者烈酒,如果對方不喝,那就代表對方侮辱主人。

好在陳青雲對酒水有一定的免疫力,在吃飯之前,西門衛就已經再三強調這些習俗。所以,陳青雲只是笑了笑,拿起酒杯同樣幹掉了酒盅裡面的酒水。

「這麼喝酒我喜歡。既然我是客人,總該敬您一杯。」陳青雲將酒盅倒滿,端起酒杯敬向梅爾斯。

主人敬酒必須得喝,那麼客人敬酒,主人就更加要喝了。

梅爾斯很高興的端起了酒杯,說道:「我應該先敬你的。好吧!我們幹了這杯,祝願我們的友誼長存。」

兩人幹掉了杯中的酒水,坐在一旁不敢寂寞的風大笑道:「這種喝酒的方式,我非常的喜歡。作為客人,我是不是應該也敬王子一杯呢?」,陳青雲笑著點點頭,說道:「當然!」,「王子,我敬你!」,風端起了酒杯。

其實,凱樂真的不想喝了。可是風已經端起了酒杯,他也不得不喝,所以捏著鼻子灌下去一杯。

「王子真是豪爽之人啊!跟你喝酒真是痛快!」,風大笑道。

接下來的酒宴就比較有趣了,每隔一小會,就會有一人站起身對陳青雲敬酒。要知道,這會場里人數可是夠多的。要是每人敬陳青雲一杯酒,那麼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哪怕是他那種就連的人,也未必能夠挺得住。

再喝過七八杯之後,陳青雲偷偷給風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刻明白了。

「王子,我們也別閑著了,我敬你一杯。」風又端起了再杯。

「啊!我有些不勝酒力了。」,凱樂想推脫不喝了。

風笑了笑說道:「我聽說希臘有個習俗。對方敬烈性酒,如果不喝的話,就是有侮辱對方的意思。王子,你看我酒杯都端起來了,總不能放下吧!」

「…………」,凱樂沒有想到他用來對付陳青雲的招數,居然被人家給踢了回來。如果不是他早有預謀,怎麼會那麼多人一個接著一個找陳青雲喝酒。

話都說道習俗的份上了,凱樂只能捏著鼻子又喝了一杯。剛剛放下杯子,錢洋又端起了酒杯。

「王子好酒量。我也敬你一杯。」,「…………」

隨後的情況就是,陳青雲喝一杯,凱樂必定也要喝一杯。陳青雲雖然是一人抵抗幾十人,但是凱樂也是一人抵抗四人。以他的酒量,怎麼可能頂得住。幾輪下來后,就有些不支了。

為了不被人繼續迫害下去,只得偷偷跟其他人使用顏色,把原本定下來的計劃停了下來。

「王子,你酒量不錯啊!我們應該找個時間好好切磋一下。」,陳青雲笑著說道。

凱樂氣得要死,不過被人識破了他的小伎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只得擺出一副笑臉,說道:「我哪有什麼酒量。是因為今天見到陳先生高興才多貪了幾杯。如果換做平時喝這麼多酒,應該早就醉了。」

「哦,是嗎?真是讓陳青雲十分感動。這樣吧!我也無以回報,只能敬酒一杯當做對王子厚愛的回報。請!」陳青雲端起酒杯就幹了下去。

我操,繞了半天就為了讓我喝酒啊!你他媽狠!

陳青雲最喜歡的手段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小子不是想利用人多讓我出醜嗎?那好,我就用同樣的方法對付你。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頂住風和其他三人的熱情。

事尖證明,凱樂的酒量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不錯的。可是遇上了風這種猛漢,也只有倒下的份。

酒過三巡,菜還沒有過五味,凱樂就提前告退了。出了會場,直奔衛生間,在裡面吐了個把小時才脫虛的出來。

一直回到房間,一頭栽倒在床上,直接呼呼大睡過去。此刻,在他身邊的手機在一個勁的響著。

明天就是六號了,兄弟們,你們準備好了嗎?!~!繼續各位同學的撒血支持!本章免費繼續各位同學的撒血支持!老西的短篇新書《愛上你的不要臉》兩岸已經進入到了決賽階段。目前正在進行人氣。每個賬號在9月6日-19日,每天都可以投上一票。成與敗,全部都看各位同學的支持力度了!老西再次脫褲子迎風露jj求人氣票!陳青雲帶著眾家眷為老西,日後一定大振雄風,展現男人力量!!強烈尋求支持!!!地址:://.. 這老太婆隨意的一擊竟然有如此之威,還是讓秦浩天嚇了一跳。%

「我看你往哪裡跑!」明月宮主在秦浩天身後飛掠而來。

一股濃烈的殺機,如實質般的鎖定在了秦浩天的身上。讓秦浩天心驚膽顫。這玄主期的修鍊者和玄師期的修鍊者雖然看起來只差了一級。但是實力的差距,卻是不可以道理來計。

秦浩天知道如果被追上,自己絕對死定了。以這明月宮主那痛恨男人的心態,這明月宮主一抓到自己,自己的小命絕對不保。

明月宮主作為玄主期的修鍊者,雖然速度並非其的強項,但是也比秦浩天快的多了。在短短的時間內,秦浩天還是被她追近了。

「秦浩天……」明月宮主的手虛空向著秦浩天的身上抓去。

秦浩天感到一股極度的危險籠罩在自己的心頭。雖然他沒有向後看去。但是那爪風仍然讓秦浩天的後背有些的刺痛。一個懶驢打滾,在這最關鍵的時候施展了出來。

這懶驢打滾不愧是一個逃命絕學啊!無論是玄武大陸還是秦浩天所在的年代。憑藉這招,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就算是明月宮主這原本十拿九穩的一抓,竟然都被秦浩天給閃了過去。

明月宮主一抓空,也不由的一愣。看著秦浩天竟然用了這這麼無賴的招式。也不由的大氣。

秦浩天在閃開了明月宮主的那一抓,也暗叫好險。但是這是運氣,他可不會相信,自己始終就有這麼好的運氣。感到自己身後明月宮主向自己飛掠而來。在這危急的時候,他看見自己前面堆放著一堆米糠。他的眼前一亮。計上心來。%以最快的速度撲到那米糠的面前,抓起那裝著米糠的木桶。向後仍去。

「轟!」頓時虛空中,那米糠漫天飛了出去。

原本撲向秦浩天的明月宮主看見那虛空向自己飛來的糠末。皺起了眉頭。一般的來說,女人比較愛乾淨。這明月宮主由甚,她甚至還有些的潔癖。自然不會讓這糠末,沾染到自己。衣袖一拂,將漫天的糠末直接的掃盡。

雖然只是一剎那的時間。可是在那糠末消失后。明月工作愕然的發現,秦浩天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什麼?」明月宮主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