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我們少宗主,放開他。」

Home - 未分類 - 「放開我們少宗主,放開他。」

「……」

遍地趴著一個個身著藍袍的少年,清一色全部都是瑤光破軍宗門的弟子。

他們剛開始是由葉炅和葉昊兩兄弟一同作戰對付施恩的,可很快的就在施恩的

施恩現在左手握著木劍,劍尖抵在了肖寧的脖子上面,都已經被點破了一層皮了。

「我好像見過你,對了,是在那鎮龍淵谷底。」

肖寧這時近身了才看清了施恩的相貌,因為之前施恩剛從池裡出來,渾身濕噠噠的,而且穿著不怎麼整齊,所以並沒有認出他來。

「是啊,我也記起來了,當時你們就在那裡,我說我們近日無仇往日無怨的,就你們的人,就是這個長得挺美的這個。」

施恩右手一指還在裝暈的郝帥,然後痛心疾首地說道:「他對我的天材地寶捷足先登這事吧,老實說這事他沒有錯,但是他千不該萬不該說出那麼侮辱性的話語來,說什麼就算踩爛了也不給我,你說這人渾不渾,渾不渾。」

越說越激動,這左手的木劍也抖啊抖的,讓周圍的瑤光破軍宗門的弟子都驚出一身冷汗,害怕對方的木劍再刺入半分,他們的少宗主就要沒命了。

好在,施恩作事有分寸,瞧瞧這一地被他打趴下的人,哪一個不是表面受點皮肉傷,都沒見紅,這是他手下留情的證明啊。

「其實吧,這都只是個誤會,要不這樣吧,你們讓你們的人把那株天材地寶給我,我拿東西跟你們換,這事就算過了行不?」

施恩這般問道。

「你認為現在這情勢,我有權利說不嗎?」肖寧自嘲了一下。

也對,現在他的脖子還架在別人的劍上,哪敢說個『不』字。

「好吧,我同意你的說法,郝帥,把這兄弟要的天材地寶拿出來,跟他換。」肖寧這般與還在裝暈的郝帥交代到。

本來吧,郝帥還想再繼續裝暈的,可自己的少宗主都發話了,沒有辦法在繼續裝了,只好悻悻然起身來,不情不願的從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來了一小包裹,里三層外三層的,好不容易才打開了這包裹。

一下子,一株形狀類似個比了個『六』的手勢的天材地寶便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拿去。」郝帥非常不甘心的將這株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天材地寶丟了出去。

然而就在施恩準備接手的那一刻,在場的所有瑤光破軍宗門弟子見到這株天材地寶模樣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爆發出了一聲:「萬年冰心果!!」

然後,所有人的瘋了,他們一個個的身負輕傷,卻是爆發出了驚人的速度,沖向了同一個地方,那便是郝帥扔出來的那株萬年冰心果。

「我去,你們一個個是怎麼了。」

施恩見到所有人都跟瘋了一樣要搶他的萬年冰心果,立即施展鬼步,一個閃現就出現在了萬年冰心果的面前,運行真元力到手掌,用勁一吸將其給吸入手中。

而這個時候,肖寧脫離了木劍的威脅,尤其是他發現了施恩要的天材地寶不是別的,正是這一次柳月娥放出消息,用一袋靈石作為交換的萬年冰心果。

這東西可給不得啊,要是他一早知道郝帥採到的,是這麼一株價值一袋靈石的萬年冰心果,恐怕會撒開性命來跟施恩斗個你死我活的。

「好啊,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為了那一袋靈石,你挺賊的啊。」 肖寧以為施恩的目的跟他們一樣,都是為了那一袋靈石,立時就心生怒意,加上在對方抵在自己脖子的木劍也已然不在了,他就不再顧忌什麼,也對施恩這人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了。

「葉昊,葉炅,你們誰還有力氣就給我沖在最前面,上,把那東西給我搶回來。」

他手上那柄一米多長的黑漆竹劍呼嘯著而去,還挾帶著陣陣風聲向施恩的後背飛過去。

但是幸好他還顧忌著上古宗門之間不可互相殘殺這條規定,所以他的黑漆竹劍並沒有出鞘,也沒有直接攻擊施恩的腦袋,不然的話,這一劍若是施恩沒有做出防備的話,非把他的腦袋給捅出一個窟窿來不可。

好在,施恩有所感應,他雖然背對著對方,可是本能的就做出了反應來,他的身體就像是控制飄的柳絮一般,軟軟的向地上彎腰一倒,腦袋「噔」的一聲栽倒在地,但是這雙腳像釘子一樣,牢牢的給釘在了地面上,這就是活生生的使了一個非常非常簡單的倒頭栽啊。

但就是這麼一個倒頭栽,躲過了肖寧的黑漆竹劍。

葉昊、葉炅兩兄弟也乘機準備左右夾擊,卻是直接被施恩凝聚出兩隻真元力手臂,一左一右的給彈了出去,就像彈兩顆鼻屎一樣的簡單。

施恩露了這麼一手,在場的其他蠢蠢欲動的人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施恩見這麼多人都不再亂來了,於是收起了萬年冰心果,將其好好的保護好起來,然後轉頭對著身後的肖寧說道:「好了好了,這東西吶我吶到手了,我們就算達成了交易,哎呀呀,差點忘了,我的東西都在月娥哪裡,這樣吧,你們去找柳月娥,就跟她說,我跟你們達成了交易,讓它給你們一袋靈石吧。」

說完這話,施恩倒沒什麼,但是其他人一聽就覺得納悶了,尤其是肖寧,怎麼聽對方的意思並不是要拿著萬年冰心果去換靈石的。

「欸不對,你拿萬年冰心果是要幹嘛的?」

葉昊這個大傻個率先問到,也算是提出了一個所有人都想問的事兒。

「我?我拿萬年冰心果當然是要給人服用的啊,難道我還拿來炒菜不成?」

施恩這會已經將能救活舒小小的兩株天材地寶給拿到手了,心裡頭也算是放下了一顆大石頭了,還開了句不咸不淡的玩笑。

「啊?你要給人服用?你不是要拿去跟天璇巨門宗門的柳月娥換靈石的嗎?」葉昊揉了揉自己的臉,這地方剛才被施恩的真元力手臂給彈得有點紅腫,說話時都扯到了臉部,疼得他嘶嘶叫的。

「換靈石?我換靈石幹嘛,那都是我的。」施恩晃了晃手,道:「你們吶,找到月娥的時候,就跟她說,你們這邊已經把萬年冰心果給我了,一袋靈石換你們一株萬年冰心果,這是我們的交易。」

施恩本來就想走,但是轉念一想,覺得這樣似乎有點不妥,所以拿出了一袋烤肉脯,還有寫了一張字條給了肖寧,道:「這樣就妥當啦,這袋烤肉脯還有這張字條就是證據,證明你們跟我見過面,也當成了交易,別到時候讓你們跟柳月娥又誤解了就不好了,是不是?」

「嗯,不行。」肖寧接過烤肉脯和字條后,很篤定地回道。

「為什麼啊?」施恩反問道。

「我還是不相信那兩袋靈石便是你的,誰知道你是不是也得知了柳月娥在用靈石換取萬年冰心果的消息,然後得知了我們這邊有人得到了萬年冰心果,想要對我們使詐,來詐取萬年冰心果好去跟柳月娥換靈石。」

肖寧嘴角一翹,問施恩道:「你覺得我們傻嗎?就憑這張字條還有這一袋烤肉脯就相信你說的話?對不起,我們可沒那麼天真。」

「什麼啊?那兩袋靈石真是我的,是我親手交給柳月娥的,你們不信的話,那好,我們一起去找她們,到時候你們就會知道我沒有說謊。」施恩攤攤手,他不知道該怎麼想對方解釋和證明,他這會兒就想立即離開這個地方回『不幹所』,早些將這兩株天材地寶給舒小小服用,他很想看到一個健健康康的,白白胖胖的,很有精神的,能每日早他一步起床來偷吻他的舒小小。

但是,他又不能就這麼走了,做人得有始有終,這李麗晴和藍鳳炅還在神山頂層的宮殿呢,自己還沒替她報一臂之仇呢。

加上現在在他面前的這群上古宗門弟子,人家辛辛苦苦找到了萬年冰心果,雖然是靠著捷足先登得到手的,可是講道理都怪他自己慢吞吞的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吧。

他便只好按照規矩來,用之前交代下來的一袋靈石換取一株萬年冰心果的條件來交易,但是,主要問題是這靈石自己都交到了柳月娥的手上,這會對方並不相信自己,沒有辦法了。

「其實吧,我真也沒有說謊的必要,對不對?」施恩聳聳肩,然後說道:「走吧,我陪你們去找月娥,等忙完你們這一樁事後,我還要去忙其他事情呢。」

施恩他可是個大忙人呢。

「走吧,帶路啊,愣著幹嘛,我很忙的。」

施恩催促著肖寧等人趕緊上路跟柳月娥會合,他這般做派倒還真不像是個詐騙份子。

若真的是,那隻能說施恩的演技太好了。

「額,好,走。」

但是,一伙人才走了幾步,就聽到了來自樹林的動靜。

「哼哼,我聞到了主人的氣息,越來越濃厚,彷彿近在眼前,哼哼,這鞋上面好大的腳氣,好熟好熟,這氣味,莫非就是…哎喲…」

接著,眾人就看到一頭粉紅的肉豬被踢飛到了天空中。

原來是小豬先圖蓉蓉等人一步跑出了樹林,正好一路靠著豬鼻子嗅到了施恩的鞋面上。

它還沒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站著一大票人,也就開口說人話了。

這讓施恩給注意到了,立馬一腳將其踢飛出去,為的就是不讓身後的那群上古宗門弟子知道小豬是『外魔族』的身份。

這事要是被捅破的話,恐怕會引發很大的麻煩跟事端,所以,施恩這一腳踢得還挺狠的。 「咦,我剛剛好像聽到了一聲叫聲。」

「我也聽到了,還以為自己是幻聽了呢。」

「欸,剛剛飛出去的那團粉紅色物體是什麼啊?好像肉乎乎的,想塊五花肉。」

瑤光破軍宗門的弟子們就剛剛發生的那段小插曲進行了一場小組討論。

「嘿,你幹嘛呢?為什麼保持一個抽球射門的動作,莫非剛剛的事情與你有關?」

葉昊這個大傻個看到了施恩還繼續保持著踢飛小豬的動作不變,冷不防的就蹦出這麼一句來,還真的就給他蒙到了。

當場將施恩嚇出了一身冷汗來。

「沒有沒有,怎麼可能會跟我有關係,我只是突然間香港腳發作了,保持這個動作可以讓我血液運轉通暢,有什麼問題嗎?」

施恩為了讓對方更加相信自己,還即興來了一小段的踢踏舞。

「哼,最好不要耍花招,我可是兩隻眼睛都在盯著你呢。」葉昊豎起兩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放心,我說你們怎麼就這麼相信人呢?我都跟你們說了,那兩袋靈石真是我的,難道你們就沒有從我的眼神之中看出『誠意』兩個字嗎?」

施恩睜大了眼珠子,彷彿他的眼睛立馬還真的有『誠意』兩字的樣子。

「沒看到,我不識字。」葉昊非常實誠地回道。

「……」

施恩愣住了,敢情這傻大個不識字。

好在,這個時候,終於有人出來解圍了。

「我明明看到了小豬的豬蹄印手臂往這邊的啊,怎麼到這裡就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豬蹄印了呢?「

「我說,我們是不是找錯路了,剛剛那邊也有其他的腳印的啊?」

「那邊我已經讓黃十莆去看過了,那就是幾頭飛禽走獸留下的爪印,根本就不是豬蹄印,小豬肯定是往這邊跑了。」

「可是小豬它到底跑哪兒去了?難不成還能長翅膀飛走不成?」

施恩聽到了有這三個聲音之中,有兩個人說話的聲音讓他感到非常的熟悉,是一男一女,他很確定這兩人肯定是他認識的人。

不說這一男一女,就是剛才其中那個比較陌生的人話中說的黃十莆,這個人施恩是絕對認識的,除非還有其他人也叫這個名字。

黃十莆來啦,這下好了,有人可以證明我是如假包換的靈石主人了。

「我…」

施恩本來正準備喊出一聲「我在這。」

結果卻是忽然被一顆從天而降的粉紅色肉球給砸中了腦袋。

「哐」的一聲,這一砸當真將他給砸得是七葷八素,鼻涕都直從鼻孔裡面鑽出來。

「特么的,誰啊,誰高空砸物的,這也太不講文明了吧,小心我到附近居委所控訴你。」

施恩摸了摸頭頂上長了的大包,疼得他直罵娘的。

結果隨地一摸,就摸到了一軟綿綿的東西,他低頭一看,是一頭正吐著白沫的粉紅小豬『外魔獸』。

原來是你啊。

施恩大愕,想不到砸中他的是之前被他一腳踹飛高空的小豬。

真的是天道好輪迴啊。

「咦,怎麼從天上掉下一頭豬啊?」

葉昊這邊也發現了從天而降的小豬,「你沒事吧,也真夠倒霉的,無緣無故的就被一頭肉豬給砸中,可以看出你不是什麼好人吶。」

「誰不是好人啦,我這叫做福星高照,連老天爺都知道我缺少一頭肉豬,給我送來了口糧,你有嗎你,你沒有。」

施恩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小豬的口給封住,然後強行塞入自己的笈裡面去了。

「欸,這不我施恩兄弟嗎?施恩兄弟我們可找著你啦。」

率先發生施恩的還是黃十莆,他那稍有一點點起效的禿頂,已經能夠看到一些小毛髮了。

想來施恩當初給他調製的生髮藥膏還真是有療效。

「二師父,二師父,我可終於找到你了二師父,我好想你啊二師父。」

接下來是圖蓉蓉,這丫頭見到施恩就跟見到親人一樣,嗖的一聲就跳到了施恩的懷抱裡面,也不避嫌就這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抱住了施恩。

不僅是身邊的人驚訝,就連施恩他自己也驚訝,心說蓉蓉這丫頭也太不矜持了,一點也不像個閨門不出半步,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明朝黃花閨女。

不過,這讓他倍感親切,感覺這丫頭就跟當初的朱小嫦一樣,只不過他跟朱小嫦那都是互懟過來的,而圖蓉蓉卻是正給他感覺就是個小妹妹。

「二師父也想你了,你的真元力最近有沒有自己一個人練習吶?有沒有進步耍一耍給二師父看看。」

施恩想要將身上像樹袋熊一樣掛著的圖蓉蓉給放下,結果怎麼甩都甩不下來,只好低眉說道:「我說蓉蓉,你多大的人了,可以下來了,大夥都看著呢。」

「咳咳…」一起跟來的王基柔見狀,咳嗽了幾聲。

「這位是…」施恩也注意到了王基柔,見著有點兒面生。

「你好,我叫王基柔,是天權文曲宗門的弟子。」

王基柔這會終於逮到了施恩這個大活人了,雖然在面對這個神秘人物的時候,心裏面有點兒緊張,但是表面還是要裝作波瀾不平的淡定模樣。

「二師父,這是王肌肉,他和我們一路跟隨小豬來的,對了,小豬呢?它怎麼就不見了?」圖蓉蓉四處張望,在尋找小豬的蹤影。

「你好啊,我是施恩,真是麻煩你了,送我徒弟一路過來。」施恩先跟王基柔握了一下手表示感謝,然後將背後的笈弄下來,給圖蓉蓉看:「喏,小豬在這呢,不過因為它不老實,所以我給它豬嘴巴給塞住了。」

圖蓉蓉見到小豬的嘴巴被塞住了,頓時有些心生憐意,心疼這一路給他們帶路過來的小豬被塞住嘴巴,於是便想要動手給它拿開嘴裡塞著的那塊髒兮兮的擦腳布。

卻是讓施恩給阻止了,他害怕小豬一旦嘴巴被鬆開了,就會忘記自己的身份說人話,到時候自己就真的理虧了,萬一上古宗門借題發揮,讓他把得到手的天材地寶還回去,那不就完犢子了嘛。 「這樣啊,施恩師傅,這後面這幫人為什麼跟著你啊?」圖蓉蓉終於注意到了站在施恩後面的瑤光破軍宗門弟子們,一個個像是被點了穴一樣,獃獃的看著。

「你們是…瑤光破軍宗門的,你是肖寧少宗主。」黃十莆總算是認出了肖寧來。

「正是,你是…」

黃十莆認出肖寧這個瑤光破軍宗門少宗主來,而對方卻是認不出黃十莆的身份來。

「額,我是黃十莆,玉衡廉貞宗門的弟子。」黃十莆略顯尷尬的進行了一次自我介紹。

「嗯,你們跟這人是認識的?他是你們玉衡廉貞宗門的人?」

肖寧到現在還是依舊保持著對施恩身份的一個懷疑態度,尤其是當突然間冒出這兩個人來,雖說這兩人他曾經在柳月娥身邊見過,但光憑這一點還真不能確定這人便是那兩袋靈石的主人。

「不是不是,施恩不是我們玉衡廉貞宗門的人,我們宗門哪有這麼能打的人啊。」黃十莆趕緊晃手表示施恩跟他玉衡廉貞宗門沒什麼關係。

「也不是我們宗門的。」王基柔見到肖寧看了過來,也同樣搖頭晃手道。

「我說,你們不會到現在還在懷疑我吧。」施恩實在是有點兒無奈,拉過來圖蓉蓉,解釋道:「你聽見這丫頭喊我什麼了沒有,她喊我叫師傅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