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坤點了點頭,早知道會有這樣的檢查,他身上也沒做什麼準備,如此搜身完畢,那人做了個手勢:「寶叔在二樓大廳。」他從門口進去,一樓大概零零散散地站了二十多人,都朝這邊看過來,從那邊通往二樓的樓道口看過去,只見左右兩排都站滿了和勝和的小弟,這麼大的排場,也不知道是專程等他的還是要跟其它幫派談判。

Home - 未分類 - 黎坤點了點頭,早知道會有這樣的檢查,他身上也沒做什麼準備,如此搜身完畢,那人做了個手勢:「寶叔在二樓大廳。」他從門口進去,一樓大概零零散散地站了二十多人,都朝這邊看過來,從那邊通往二樓的樓道口看過去,只見左右兩排都站滿了和勝和的小弟,這麼大的排場,也不知道是專程等他的還是要跟其它幫派談判。

皺著眉頭緩步上樓,推開樓道往大廳的門時,裡面的景象才呈現了出來。今天這夜總會沒有營業,偌大的廳堂基本都黑著燈,只有正中央的燈光亮著,沙發圍成一圈,元寶似乎正在跟其他的幾個人談著些什麼,環顧四周,大廳周圍站著的也都是人,看來足有上百名。

他深吸了一口氣,朝前方走過去,大概走到一半的時候,元寶在那邊揮了揮手:「阿坤來了啊,過來過來,呵呵……」

他在那邊笑著,黎坤說了一句:「寶叔……」話音剛起,後方的黑暗中,風力呼嘯而來,他一回頭,隨後砰的一聲,整個人都被打飛出去,在地上回過頭,微微的光芒中,鼻樑上打了個補丁的火牛握著一根球棒從那黑暗裡走過來了,身後跟著幾個小弟:「坤哥,這下你爽了吧?」

黎坤沒有說話,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隨即又是一棒打在他的背上:「媽的!」火牛罵了一句,他撲倒在地,又掙扎著起來,接著又是兩棒,他在地上吐出一口血:「寶叔!」

聲音響起在大廳里,黎坤往前方撐起身體,腿上頓時挨了一棒,半跪下去:「我沒想過今天可以走,但禍不及妻兒!放了我老婆。」

「去你媽的你老婆!」火牛衝過來又是一棒,「素姐嘛,你老婆!旺角有多少男人上過她數都數不清了,憑什麼她就是你老婆?說是我老婆可不可以?哦,對了對了,她幫你懷了個孩子,可那孩子是被我打得流產的,哈哈哈哈……」

「我真的已經洗手不幹了……」黎坤小聲地說了一句,那火牛還在大笑,陡然間,地上的男人轉身就沖了過來,砰的一聲,球棒被打得斷裂在空中,有人在喊:「小心!」一根球棒揮了個空,又有一根狠狠砸在了火牛的背上,火牛頓時慘叫起來,那一團的情況隨即平靜下來,幾個人拿著球棒環伺四周,有點退卻,火牛手上的球棒只剩下了半截,黎坤單手勒住了他的脖子,另一隻手上赫然拿著一把手槍,卻是從火牛的腰間拔出來的,此時將槍口直接插進了火牛的嘴裡。

「你這樣的雜碎,我一隻手都能捏死你……」

他們此時距離元寶那邊不過幾米遠,黎坤推著火牛往前走,元寶有些厭惡地將手中的酒杯扔在了地上,罵了一句:「廢物。」大廳周圍的人朝這邊走了過來。

「寶叔……我是真的已經洗手了,你非要這樣,我沒有辦法……我不想鬧出什麼事來,你放了素素,我立刻把槍扔掉,不管怎麼樣,她對你沒有威脅,你沒必要為難她……」

「你放下槍才有得談。」

元寶看著他,冷冷地說了一句,此時黎坤挾持著火牛已然到了沙發一側,他也沒有絲毫害怕,卻見在這排沙發上坐著的是兩個光著頭的黑皮膚亞洲人,一男一女,穿著西裝,黎坤心下一動,陡然調轉槍口,對準了旁邊的女人:「寶叔,你說不行,我就扣扳機。」

他知道元寶對於火牛或許並不怎麼看重,然而眼前這兩個卻不同,在麗都那天也聽素素他們說過跟元寶走在一起的一行人,要麼是跟他談生意的要麼是什麼很重要的客人,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不在乎。這樣的選擇實屬明智,然而才是對準那光頭女人額頭的一瞬間,那女人陡然消失在原地,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扣動了扳機,子彈只是打穿了後方的沙發背。

手上一痛,一記猛烈的鞭腿直接踢飛了他手上的槍。

在黑道之中摸爬滾打這麼些年,這一瞬間,彷彿被猛獸盯上的感覺陡然湧上了心頭,連脊背都隱隱發寒,燈光之中,他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人影,只是憑藉直覺,拖著火牛就往後退,拳風呼嘯而來,幾乎是貼著他的臉頰劃過去,連肌膚都被颳得隱隱生疼,抬手一架,感覺就像是被鋼管用力砸在了手上,他看清楚了光頭女子那笑著的臉,這是一記肘撞。

拳風呼嘯,火牛在下一秒就被狠狠地踢飛了出去,與幾米外的桌椅沙發轟然砸成一團,黎坤急速的後退,憑藉著直覺格擋、躲閃,肩膀上挨了一下,頓時彷彿連骨頭都碎了一般,他卻是毫不後退,「啊——」的一聲大喊,一記勾拳便送了出去,正中那女人的腰肋,下一刻,一記猛烈的刺踢直接將他踢飛出幾米之外,一扇桌子砸碎成兩半,感覺五臟六腑都被踢散了,一時間連坐都難坐起來,幾米外,那女人只是像拍灰一樣輕輕拍了拍被打中的地方,用生硬的中文說道:「還不錯。」轉身往沙發那邊走過去。

周圍,手持棍棒的人圍了過來……

沙發上,元寶揮了揮手:「把那個女人帶出來吧。」隨後,有人帶出了陳素素,她已經被折磨得路也走不動了,渾身上下都是血,一扔在地下,爬都爬不起來,只是望著十幾米外被打的黎坤。

「看起來都快死了……」元寶有些無聊,「還有呢?」

隨著他這樣的說話,一邊的門又被打開了,此時被架進來的,是另一名被綁住了的少女,她剛剛被抓過來,還沒怎麼挨打,只是被繩子綁住,用布塞住了嘴,一看到這邊的兩人,頓時便奮力掙紮起來,流著眼淚「嗚嗚」的叫,正是黎漩。

一看到妹妹也被抓進來,黎坤陡然間便要爬起,隨即頭上便挨了狠狠的一下,摔回了地下,幾個和勝和的成員將黎漩按在了元寶旁邊的沙發上坐著,元寶看了看她,陡然抓住她的頭髮讓她仰起了頭:「長得很漂亮嘛,不要亂動,不小心弄出什麼事情來就可惜了……對了,還有一個呢?」最後那句話,自然是對周圍的手下問的。

「阿東他們去抓,但是……好像……出事了……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回事,聯繫不上阿東……」那手下有點吞吞吐吐。

「跑了?」元寶想了想,「沒事,一個小孩子能怎麼樣……哈,叫黎漩,好名字,這個女人就給大家當宵夜了,至於喪坤哥嘛……我元寶也不是不講道理……」

他很大度地揮了揮手:「馬馬虎虎打兩個鐘頭,不死就放了!」

**********************

同樣的時刻,藍梓正坐在麗都酒吧的辦公室里,看著眼前眼神有些陰鷙的老人,心中焦急得不行。

他知道的跟黑道有關的就只有這樣的一個地方,於是跑了過來,找這外號錢叔的和勝和元老,想打聽一下在那裡可以找到火牛和元寶,不過,當他說出了來意,那錢叔看了他好一會兒,隨後卻是叫了兩個手下進來。

「這麼說,火牛派人抓你,你跑了?」

「是啊……」藍梓頓了頓,他心中焦急,不知道晚一會會讓黎坤黎漩以及陳素素多受多少罪,這時候用力鞠了個躬,「你一定要告訴我,錢爺爺……不,錢叔,素姐被抓,坤哥過去了,然後坤哥的妹妹也被抓走了,你一定要告訴我他們在什麼地方,拜託你……」

「哼,想見他嘛,也很簡單。」那錢叔冷笑一聲,揮了揮手,「抓住他,打一頓,明天送去交給元寶。」

旁邊的兩個人抓住他的手反剪過去,看著那錢叔轉身,藍梓在那兒愣了愣,下一刻,單手揮了出去。

轟——

一個人飛過了前方的桌椅,砸在錢叔身邊的牆上,藍梓另一側那人也愣了愣,陡然便要從腰間拔出砍刀,藍梓心中害怕,用盡全力朝他撞了過去,只聽得整個房間都震動了一下,灰塵與瓷磚不斷往下掉,那人的身體砸在空中,幾乎將牆壁都砸得凹陷了下去,隨後才掉落在地上。

燈光明滅不定,看起來隨時都要短路,目睹這種變態的現象,那錢叔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藍梓站在那兒紅著眼睛看著他,隨後有些混亂地朝房間的地下看,在他的心中,一旦去想陳素素等人這次過去會受到什麼對待,都會不由自主地想到那死灰一般的心情,各種各樣非人的對待恐怕都是他難以具體想象的,心中本就著火急火燎,這邊還出這種事,腦子裡混亂了兩秒鐘,他喃喃念著:「又是這樣的人、又是這樣的人……」猛地一咬牙,走過去從那屍體的腰間拔出了砍刀,沖向錢叔,架住了他的脖子,有人似乎從房門外衝過來,打開了房門,藍梓轉到錢叔身後,單手一揮,激蕩的能量將房間中央的沙發直接砸向門口,一個人被砸飛了,門板也碎裂飛散。

「你、你你你……」錢叔一時間有些找不到語言,只是下意識地說話,「你別亂來,你……啊——」

藍梓這時候根本沒有什麼廢話的心情,舉著刀就劈了下去,錢叔的一隻手正撐在桌子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中,四根手指一齊飛在了空中,鮮血飛濺。

「我的手指啊——」眼見手指掉落在前方的地面上,錢叔只剩下了慘叫,似乎下意識地想要衝過去撿,卻被藍梓用力拉住了,藍梓這時候紅著眼睛也在大叫:「到底在哪裡啊!」

「我說!我說我說我說……啊——」

刷的一下,藍梓的刀又剁了下來,這一次,是已經斷了手指的整隻手掌,鮮血飈射,藍梓大喊:「快點啊!」

「火霹靂!火霹靂夜總會!火霹靂夜總會——」

「在哪裡!怎麼過去!」

藍梓心中著急,全身都在發抖,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再劈一刀,把他剁碎了都有可能,錢叔哪裡敢遲疑,用最快的速度說著路線,隨後還加以註釋,怕藍梓找不到或者不信他,他捧著飆血的手臂把話說完,藍梓扔開他就要走,隨後又轉了回來,舉起刀就準備剁了他,那刀停在半空中。

「如果你騙我我就回來找你!反正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雙手往身前一錯,直接朝牆上撞了過去。

牆壁轟然倒塌。

那邊也是一條走廊,一些幫眾正打算繞過去出事的辦公室,眼見牆壁突然倒了,只是停了一下,藍梓一個飛撲,雙腿離地,轉眼間衝出十幾米的距離,將一個人撞得飛起在了半空中,他一轉身,雙腳微微離地,朝通往二樓的樓道飛速沖了上去。

「火霹靂夜總會、火霹靂夜總會……」

他口中不斷念著,走到三樓一處轉角的窗戶邊,眼看著後方沒人追來,直接砸開了窗戶,衝上夜空……

萬卷書屋http:// 閃電一條接著一條,如銀蛇飛舞,遍布蒼穹,縱橫交錯,竟然構成了一種神秘的陣法,似乎困住了什麼。

雷聲之中,陣陣轟鳴好似天音流轉,透著大道神韻。

于飛修鍊了奔雷神拳,加上體質特殊,修為不凡,練成了意動天地,很快就捕捉到了一絲玄妙,開始全心全意的去聆聽雷音之中的大道神韻,觀看滿天閃電構成的陣法。

烏雲密布,閃電橫空,驚動了整座島嶼,宋玄天都界的修士也都在密切關注。

大雨淅淅瀝瀝,灑落在島上的每一處。

修士們全都撐開防禦結界,不讓雨水沾身。

于飛反其道而行之,任由雨水落在身上,任由閃電朝著自己劈落。

小和尚怪叫一聲,如見鬼般一閃而退,隔得遠遠地。

于飛站在大雨中,沐浴著閃電的光輝,承受著雷電的洗禮,思緒早已飛到了九天之上,進入了閃電編織的陣法當中,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一頭人形生物在閃電中穿梭,在雷鳴中閃爍,任由天威之力洗滌著自身,不屈不撓,執著前沖,想要跳出天地的牢籠。

這是一種一往無前的執著,雖死不懼,只為那至高的追求。

于飛看不出清楚那人形生物是什麼,它被光芒包裹著,在閃電中左突右沖,承受著天地的懲罰,雷電的擊殺。

這種身臨其境的感受讓于飛大受啟發,意念投射在那人形生物之上,去感受天威之力的無情與恐怖。感受那生物不屈不撓的執著拼搏。

那就像是在與天爭命,需要極大的勇氣與毅力,心志不堅者根本就無法成功。

滿天雷電密布,持續時間長達兩個小時,最終那人形生物未能衝破閃電構成的束縛,鑽入大地之下消失了。

于飛有些失落。隱隱透著幾分慶幸與惋惜,他已經明白那人形生物乃是一頭九重天巔峰境界的恐怖存在,想要跳出天地的牢籠,步入先天境界,可最後還是失敗了。

于飛慶幸它沒有成功,因為那是一個莫大的威脅。

于飛惋惜它的失敗,因為它已經拼盡全力,可先天境界豈是那麼輕易能夠闖過去的?

大雨之後,天上出現了彩虹。

于飛心神出現了微妙的波動。這一次他有了很大收穫,需要進一步領悟。

回到之前呆過的那個山洞,于飛讓小和尚守在洞口,自己則在洞中靜修。

這一次于飛沒有雙修,而是一個人閉目靜坐,全心全意進入空靈寂滅狀態,以最大的毅力去領悟、感受、消化。

要想步入先天境界,就需要跳出天地的牢籠。這是于飛對於先天境界的最大感受。

天道莫測,束縛著世間萬物。

先天境界能駕馭天地之力。與天道並列,自然被蒼天所詛咒,不是輕易可以闖過去的。

于飛目前還沒有達到那一層次,但是他在精神領域方面的成就相當驚人,從中也有很大收穫。

于飛在肉身方面的修鍊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目前主攻精神領域。一旦境界上去,就能達到後天九重天的巔峰。

一連三天,于飛都在靜心領悟,完全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

這三天,宋玄天都界過得並不平靜。已經多次遇險,遭遇八重天境界的獸王襲擊,人數在不斷的消磨,死了兩個真元期的男修,傷員在不斷增多。

當于飛走出山洞,一聲震天的咆哮響徹大地,讓人心神晃蕩,臉色驚恐。

「這聲音……」

于飛、小和尚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之色。

「九重天巔峰級別的超級恐怖存在。」

凝望蒼穹,于飛臉上神色凝重,這島嶼真是太危險了。

「看樣子宋玄天都界這次玩大了,遇上了一個厲害的大傢伙,我們要不要去瞧瞧?」

小和尚看著于飛,雙眼中閃爍著嚮往之色。

夏島有九大超級恐怖存在,于飛目前只見過其中四頭。

神藤、怪樹、三頭王蛇以及天空霸主。

至於此刻那震天的咆哮,聲音聽起來很是陌生,估計應該是第五頭超級恐怖存在。

「走吧,這是不可避免的一關,我們必須要弄清楚九大恐怖存在的基本情況,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兩人騰空而起,仔細觀察四周的波動,很快就發現了聲源的方向。

「左手邊,那兒的樹木好茂密,定然有大塊頭。」

小和尚驚呼一聲,當先朝著那個方向飛去。

兩地相距數百里,等到于飛、小和尚趕到時,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

原本茂密的森林被摧毀了一大片,一頭龐大的飛天巨虎雄霸四方,如神明一般威壓天地,打得宋玄天都界的高手狼狽哀嚎,那些九重天境界的高手就像是喝醉了一般,身體搖搖晃晃,口中鮮血狂飆,臉色蒼白死灰,一個個駭然失色。

在千峰島上,他們曾力壓八重天巔峰境界的獸王,順利闖過那一關。

但是在這座島上,卻是第一次遭遇九重天巔峰級別的超級恐怖存在,結果十大高手聯手,非但沒有壓制住這頭恐怖反而飛天虎,反而被打得七零八落,大部分人都重傷吐血,生命隨時有可能丟在這。

于飛、小和尚躲在數裡外觀戰,全都臉色大變,這可是十位九重天境界的高手在聯手,誰想竟然壓制不住。

于飛看著那頭飛天虎,眼中流露出驚駭之色。

這頭百獸之王絕非一般,身長超過百米,背上長著一對肉翅,額頭上那個王字金燦燦的格外醒目。

最可怕的是飛天虎的虎尾就像蠍子的尾巴,長著堅硬銳利的倒鉤,泛著藍色的光芒,鋒利無比還蘊含著劇毒。

這是上古異種——飛天蠍尾虎,據說能叫板真龍,是異常恐怖的存在,幾乎就是不敗的代名詞。

宋玄天都界遇上這頭虎王,那是倒了八輩子的霉,遇上硬茬了。

飛天蠍尾虎悠閑的朝著宋玄天都界的高手走去,粗長的虎尾隨意一揮,就把十多根粗大的巨木直接掃斷,捲起滿天塵土。

紅白相間的虎紋看上去很艷麗,就像某種圖案,蘊含著玄妙莫測之力,九重天修士的攻擊落在虎身上,感覺就像是在拍灰塵,被一道流轉的光芒直接卸掉了。

楊天祿與岳鵬手持長槍,楊家槍與岳家槍同時上陣,竟然也壓制不住這頭虎王。

在交戰場外,宋玄天都界的八重天修士到了一地,雖然全都沒死,但傷情卻很嚴重。

很顯然,之前的交戰,這些八重天境界的修士也參與了,可結果卻是不堪一擊,全都被飛天虎王所傷。

「全力一戰,務必要攔住它,讓受傷之人可以順利退走。」

楊天祿發出了命令,身體彈射騰空,手中長槍抖動,一股裂天之威動蕩四方,霸氣如龍。

槍尖直指飛天蠍尾虎,銳氣驚天,殺氣盈空。

岳鵬從另一個方向飛身而起,手中長槍金光閃爍,纏繞著一頭金龍,散發出震天之勢。

其餘八位九重天高手分立八方,開始全力催動真罡,溝通天地之力,一個個光華閃耀,霸氣飛舞。

飛天蠍尾虎停下腳步,虎目之中倒映著兩個漩渦,額頭上的王字金芒閃動,符文遍布,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籠罩著這一區域,讓場外的傷員承受了莫大的壓力,一個個口吐鮮血,傷勢加重。

于飛、小和尚相隔數里,也感受到了虎王的那股恐怖氣息,小和尚被震得吐血重傷,小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這該死的臭傢伙,大老遠都震得我吐血重傷,簡直彪悍得沒有天理啊。」

于飛臉色凝重,這頭飛天蠍尾虎給了他很大的危機感,這傢伙絕對不好惹,估計比那三頭王蛇還要恐怖,足以媲美那株神藤了。

十大高手齊聲怒吼,試圖壓制虎王的那種無敵氣焰,結果卻不盡人意。

飛天蠍尾虎巨大的身軀猛然一陣抖動,一**擴散的光浪撞在十大高手聯手形成的束縛氣罩上,產生了激烈碰撞,引發了大爆炸。

小和尚駭然道:「那樣一抖就這麼大的威力,這也太嚇人了。」

戰場外,楊虎與岳霖負責護送傷員離開,大家都在抓緊機會,只因這頭虎王太過恐怖,已經嚴重打擊了宋玄天都界的自信心。

原本,宋玄天都界的高手們充滿了信心,以為有十位九重天高手,只要不遇上先天境界的絕世強者,任何危機都能度過。

誰想如今只是遇到一頭獸王,就打得他們土崩瓦解,狼狽如狗,不得不夾著尾巴逃走。

這是無情的打擊,深深刺痛了眾人的自尊心,也讓他們進一步意識到這個島嶼的恐怖,絕非千峰島可比。

楊天祿、岳鵬率領十大高手發起了進攻,各種光華纏繞在飛天蠍尾虎身上,全都被它彈開。

虎嘯山林,血染長空。

可怕的虎嘯之力摧枯拉朽,高度密集的音波無孔不入,讓那些九重天中前期的高手一個個吐血慘叫,身體被震飛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