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我!成為我的一部分。你將成為這個世界無所不能的存在。動念之間,你就可以毀滅一個國家,奪取一切。金錢、權勢、女人,只要你接受我,你所有的願望都能夠被實現。」

Home - 未分類 - 「接受我!成為我的一部分。你將成為這個世界無所不能的存在。動念之間,你就可以毀滅一個國家,奪取一切。金錢、權勢、女人,只要你接受我,你所有的願望都能夠被實現。」

一個充滿誘惑力的聲音在聶冷的耳邊不斷的響起,誘惑著聶冷,企圖讓聶冷成為它的一部分。

聶冷緊緊的守住心神,苦苦抵擋那股力量的侵飲。幸好這個是他的身體,並且聶冷修鍊到溝通天地境之後……精神龐大堅毅,並且吞食了金蘋果,擁有了無盡的生命力。縱然那黑暗聖杯之中的意識如海洋一般巨大……急切之間也無法奪取聶冷的意識。

「接受我,你並不會消失,只會成為我的一部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們將會不分彼此。」那個聲音繼續誘惑道。

聶冷顫抖著張開了右手,魔光閃動之間,那一本惡魔之書顯現,翻到了惡魔祭壇的那一夜。

「獻茶……黑暗聖杯,換取……永遠加持……在我身上的力量。」聶冷一字一句的勉強說道。

黑暗聖杯,擁有無盡的暗黑力量和強大的意識,不是現在的聶冷能夠駕馭的寶物,他也只能夠將之獻祭。

那充滿古樸、洪荒、神秘氣息的祭壇憑空而現,那隻粘髏大手向著聶冷的身體之中一抓,把那隻沒入了聶冷身體之中的黑暗聖杯抓了出來。

「不!不要這樣!」那黑暗聖杯之中的意識發出了恐懼的咆哮,無盡的暗黑力量涌動,卻絲毫無法抵擋那隻粘髓大手半分。

將那黑暗聖杯抓出之後,那隻粘髏大手將聖杯向著那祭壇之中一投擲。

一瞬之間,那蘊含著無盡暗黑力量的黑暗聖杯旋即消失不見,下一刻,從那祭壇之中射出了一道充斥著純粹之暗的光芒籠罩在了聶冷的身上。

在那純粹之暗的光芒照射之下,聶冷身體的魔甲崩潰消失,一個個奇異的魔紋出現在他的身體之上,他的頭顱也長出了兩隻尖銳的長角,背後生長出了一對長長的惡魔雙翼,雙手也長出了鋒銳的爪子,一片片漆黑的鱗甲覆蓋了他的全身。一股可以媲美上位惡魔巔峰的氣息從聶冷的身體之中擴散而出。

「上位惡魔巔峰的力量!那個小子難道和黑暗聖杯融合了嗎?那怎麼可能?那是只有魔王才能夠駕馭的聖物。」切爾諾夫感應到了聶冷身體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臉色大變隨手將周劍鋒往地下一丟,眼中充滿驚駭的向著聶冷的方向看去。

眼見聶冷就要被魔化變成上位惡魔之際,他的身上金光閃動,各種各樣的惡魔特徵統統消失不見,變回了平常人的模樣。

聶冷旋即張開了雙眼,向下看去。

「不好!」切爾諾夫心中一驚,虛空一抓,那被暗黑鎖鏈捆住的潔西卡、池田月櫻就被他抓到了手中。

「放開她們!」聶冷從玉樹之上輕輕一躍,來到了樹下,一步步的向著切爾諾夫走去。

切爾諾夫看著聶冷,眼中貪婪之色一閃而過:「放開她們也行。聶冷,只要你讓我把你發展成為我的後裔,我就放了她們。」

聶冷剛剛吞食了金蘋果,他身體之中的每一滴血液之中都蘊含著強大的生命力,能夠讓垂死之人煥發生機。

對於以血為是食,血液就是力量基石的血族來說,現在的聶冷簡直就像是大補之物。

聶冷瞧了池田月櫻和潔西卡一眼,眼中寒光一閃,沉默了一下道:「好!我答應你。」

切爾諾夫並沒有喪失警惕,他沉聲喝道:「那麼你立即停止前進,站在那裡。」

「知道了!」聶冷十分聽話的站在原地不動。

「聶冷看來你還真的很重視她們。你放心,等你成為我的後裔之後,我一定會放了她們,讓你們好好的生活。」切爾諾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之色,虛空一抓,一道充滿各種奇異符文的血之箭矢向著聶冷射去。

這隻血之箭矢充滿了封印之力,若是聶冷被那血之箭矢洞穿,就算他是上位惡魔也會被封印一切力量。

那血之箭矢快如迅雷一下將聶冷洞穿。

「殘影!不好!」切爾諾夫臉色大變,大手一抓就想將池田月櫻和潔西卡撕成粉碎。

聶冷瞬間出現在了池田月櫻的身邊,虛空一斬,一道黑色的刀光憑空而現,將一條條鏈接在池田月櫻和潔西卡的暗黑繩索統統斬斷。

一條條暗黑繩索從聶冷背後生出,將池田月櫻和潔西卡綁在了他的身後。

「聶冷,我還是小看你了。」切爾諾夫眼中寒光一閃,沉聲說道。

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巨響,寶庫開始崩潰。

金蘋果、黑暗聖杯是維持這個空間穩定的至寶。聶冷一離開那玉、樹的範圍,那玉樹感應不到金蘋果和黑暗聖杯的力量旋即無法支撐這個空間。

聶冷瞧了切爾諾夫一眼,虛空一抓,將那勾羅攝入了手中,幾個閃動,從這真理之門中消失不見。

切爾諾夫盯著聶冷看了一眼,也一手抓住了周劍鋒,一步踏入虛空消失不見。

就在那空間崩潰之際,那倒在地上的螢雪也睜開了雙眼,咬牙爬上了那魔神雕像,將那枚魅惑之眼抓在了手中。( 示毅舉弄!間巧設計,大軍卻依舊按照計劃向著預定的略,不過大軍也一分為二,撥出兩軍兵馬馳援石鎮的秦瓊,樂毅這邊馬不停蹄匆匆而走,而後方的雲鎮守將黃虞此友卻是又陷入了矛盾的猶豫之中。

按照派出的探子回報,大夏軍確實走了,十萬大軍的足跡就算是想要掩蓋也遮掩不住,確實是朝著雙龍嶺進,而讓黃虞拿不定主意的也正是雙龍嶺,雙龍嶺號稱九嶺十八盤。可是一條虎踞龍螻的地方,裡面可以設伏的地方很多,稍有不慎就會被打了措手不及,而且這雙龍嶺當初也是他們安排的退路,一旦雲鎮守御不住,則退往黃龍嶺,藉助地勢,也能讓夏軍難以寸進。

黃虞這一猶豫,就是半晌,說起來黃虞這也是第一次獨當一面。儘管這任命是三年之前,而在這期間黃虞也一直做的有板有眼,但是這是在相對平和的環境之下,沒有禁受過考驗的,而這一次算是黃虞第一次獨自面臨這種艱難的選擇問題。

當初為兵,為將的時候,黃虞都是聽從上面的命令,讓做些什麼照著做就是,根本就不需要去考慮那麼多,那個時候他還很羨慕那些在軍營中運籌帷幄,指揮千軍萬馬的統帥,但是真的被外放獨當一面里了。黃虞這才知道當一軍統帥的壓力究竟多大,操心的事情太多,而且需要考慮的事情也太多,最後面臨選擇的時候也十分的難熬,因為他的一個決定牽扯到數萬將士的生死,這種壓力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黃虞是從一個小士兵一步一步爬上來的,難免視野不夠寬闊,氣量也不足,加上他如今是田單的女婿,所以做事更加謹小慎微,生怕做錯一點,影響了田家的名聲,正是因為有如此多的思慮,讓黃虞一時間很難決斷。

黃虞的夫人田蓉,也就是田單之女,也是一個典型的山東女子,性格有些男子一般的豪氣,辦事也不算精細,加上出身武將世家,所以女兒家的那些女紅之類是一竅不通,不過舞槍弄棒卻是不輸給黃虞,也算是一個巾煙英雌,黃虞駐紮雲鎮,田蓉也是跟著來的。

黃虞在城頭上揮退眾將,暫且按兵不動,並在此派出探馬探尋,以確保夏軍不是在使計謀,詐他出城,黃虞下了命令之後。轉身就回了自己的府宅,夫人田蓉笑呵呵的拿著毛巾上前,很是溫柔體貼的為黃虞擦汗:「恭喜夫君打退了夏軍,這一下看誰還敢亂嚼舌頭!」田蓉說這話的時候還咬了咬牙,一副小母老虎的兇狠,不過此刻卻顯得有些可光

黃虞能擔任雲鎮主將,也是遭遇到諸多的微詞的,畢竟齊**中有經歷,有經驗的老將數量不少,卻任命黃虞為將,自然很多人心裡都不服氣,但礙於黃虞如今是田單的女婿,這些人也只敢在心中腹議一番,卻也不敢表露出來,畢竟雙田在齊國的威望還是很高的。

黃虞回了屋子,卸去了鎧甲,有些猶豫的沉吟了片刻,攬過自家的夫人,山東女子沒有江南女兒那麼纖柔,不過被黃虞這麼一攬,田蓉的身子當即就軟了三分,貼靠在自家夫君的懷中,面上微微有些紅潤。黃虞知道自家夫人是有本事的,所以遇到難事很多時候都會問問,而不會為了自己男人的面子也死撐。

黃虞於是將今日生的事情前前後後的講解了一遍,最後嘆了口氣。道:「如果是岳父在這裡定然不會如我一般,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始終拿不出一個主意來,以往我還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已經學有所成。堪當一面,但今日之事才讓為夫知道,這獨當一面還真是夠累人的,早知如此,當初如何不也該應下岳父的。」

田蓉聽著自家夫君那喪氣的話,就半坐起身子,杏眼圓睜,口中卻是一聲嬌斥道:「你就不能有點出息,我父親能指揮千軍萬馬的本事也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歷經無數戰陣才換來的,早知道你就這麼一點志氣。當初怎麼也不會看上你。」

田蓉也是火爆的脾氣,直接對著黃虞就是一頓叱責,不過說歸說,泄了一陣之後,田蓉的語氣也柔和了許多。道:「當初為什麼那麼多傑出將領我都不選,偏偏看上了你這個大頭兵,因為你敢打敢沖,性子剛強,做事有一股勁頭,從來都不服輸,怎麼你的地位越高,膽量卻越當初那個勇三郎如今快成了繞指柔,做事瞻前顧後,猶猶豫豫,為將者最忌諱處事不決,多想一些是好的,但有些時候認準了就去做,不要被太多的事情束縛,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只要你冷靜沉著應對。不管成敗都是一種經驗,名將都是這麼磨練出來,就算是父親也是如此。」

黃虞聽了夫人的一席話,頓時感覺茅舍頓開,確實隨著他地位的提升。加上田單這個岳父的存在,讓他的身上多了許多的枷鎖,他做事已經沒了當初當兵時候的那種敢打敢沖,就算是面對十倍百倍的敵人也敢殺上前去的膽量,這人確是越活越回去了:「夫人一席話,讓為夫清醒了許多,這兩年,為夫每日唯恐出了半點差錯,做什麼事情都思慮再三才會做出決斷,本來以為是小心無大錯,但不知不覺間卻變得優柔寡斷。卻是有些不象為夫了,不過今日之後,我不會在猶豫了!」

田蓉看著黃虞眼角射出的一道精光,心懷安慰的笑了起來,靠在黃虞的胸前,這樣的男人才是自己所看上的那個男人。

翌日清晨,黃虞再次得到外出斥候回報,當即不在猶豫,從城內點兵兩萬五千人,留守八千士卒,隨後從雲鎮兵向著雙龍嶺追去,打算利用熟悉地理的優勢將這支夏軍主力困在雙龍嶺,與壩下之軍前後夾擊。

雙龍嶺人字形岔道北面的一座山崗之上,數百光著上身的健碩漢子不斷的用手中刀兵撅著土,而在這山崗的後方,就是一條水量充沛的河水。沿著穀道蜿蜒徘徊,而這些士卒的任務就是將山崗一側挖出一條水道來,作為放水之用。弈旬書曬細凹姍不一樣的體蛤」一,!是條河流。那麼就算是挖開了,那水也不足以衝擊嚓聯爾討在河流下方卻有著一個面積穀間湖泊,湖泊被四周的山巒夾住,只有幾條口子可以流水,可以說是一個天然的水庫,而大夏軍士卒說要做的就是將這個山崗弄開,製造一個缺口。谷內的湖泊和河流與山崗這邊的是有一個不小小的落差的,一旦山崗出現缺口,河水就會如泄了閘的洪水,狂酒而下,連帶著就算是湖水也會倒涌轉,水流從這裡傾瀉而下。

而雙龍嶺的夾道有一個特點就是周邊山巒跌富起伏,而之間的夾道就好像是兩龍之間的縫隙,說寬不寬,說窄也不算窄,比如說這人字形岔道口,就位於幾座山巒之間,路寬不過十來丈,如果有洪水湧入,根本就沒有地方躲避,肯定會被沖個正著,就算這水淹不死人,但也足以將士卒沖的七零八落,而這個時候在動伏擊,肯定會大潰。

黃虞雖然果決了許多,但是卜心謹慎的態度卻是一點沒變,不過這個時候他的小心謹慎卻沒有人指責。因為這雙龍山確實是一個埋伏的好地方,而且黃虞明顯對雙龍嶺很是了解,派斥候將能夠伏擊的地方都仔細探查一番,而其他地方也讓人粗略一掃,儘管這樣會耽誤行軍度,但卻遠比被人打個伏擊要強,就這麼一路來到雙龍口,也就是人字形岔道附近。

而這個時候,距離大夏離開這雙龍口已經是第三日的頭上,也就是說黃虞給了埋伏的大夏士卒兩天的時間,而這兩天的時間裡,大夏士兵已經開出足夠多的大洞,並將隨軍攜帶的火藥放置其中,只等齊國士兵



其實,這一次黃虞無論是如何選擇,都逃不過一個敗亡的結局,為什麼這麼說呢,先大夏是主動攻擊。而齊軍是被動防禦,加上此番大夏是閃電出擊,幾乎給齊國兵馬的反應時間非常短,而樂毅卻是絲毫沒有給黃虞半點機會,處置果決。見雲鎮要隘無法攻破,直接利用雲鎮自身的防禦反將一軍,變不利為有利,主動被動的差別就在這裡。掌握著主動權,所以齊國只能被動接招。而樂毅布下的這咋。局面,或者說大夏布下的這個局,不是雲鎮守軍一支兵馬可以解開的,除非齊軍相互通達,默契配合,才有可能扭轉不利的局面,但問題是,大夏提前的出擊,打亂了齊國的部署,並且成功的穿插敵後,斷去了齊國重要的中轉,石鎮。

其次,就是齊國與大夏如今早已經不是一個層面上對手,齊國在江東算是一咋小大的諸侯國,實力強橫。但是拿到更大的空間上來,齊國就成了一個弱國,而與兵強馬壯,國力強盛的大夏相比,國力更是相差甚遠。儘管大夏國在山東只使用出一部分兵力,但卻足以與齊國抗衡,甚至佔據優勢。

「報,將軍,前方岔道口現左右兩條道路都有大軍通過之跡象,不過通往石鎮的兵馬似乎全是騎兵。而往南去壩下的道路上,則是步騎混雜」。一個斥候小校上前對著黃虞回報道。

斥候,軍隊的中最為精銳的一批人。普通士兵只要半年就可成軍,但能作為斥候者卻需要數年,甚至十數年的時間才能培養出一個全能的斥候,有經驗的斥候可以通過蛛絲馬跡來辨別敵人的蹤跡,數量,甚至是來往的時間,可以說斥候是一支軍隊的眼睛和耳朵,地位十分重要。

黃虞聽著斥候所言,立刻就判斷出來,大夏軍是兵分兩路,一部分兵馬去馳援石鎮,因為從後方穿插而入的夏軍數量並不多,而南下的應該還是夏軍大部,是沖著壩下而去的,顯然夏軍的打算很明顯,穩住石鎮,然後兩路夾擊壩下齊國主力,而腹背受敵的岳父怕是很難擋得住。而為了齊國東部十三縣,岳父很可能會選擇放棄壩下,以保存兵力。否則主力一沒,東部十三縣將會全部淪陷,畢竟此番大夏出兵出乎預料,齊國此刻在調集兵馬也是來不及了。

而一旦壩下丟失,石鎮已在大夏之手,那麼雲鎮將成了一個無根之萍。就算雲鎮有高牆重兵也將是孤城一座,想到這裡,黃虞背後都覺得一陣冷汗,夏軍的攻擊太過犀利了,而且目的也在明顯不過,只不過自己是當局者迷,沒有想到這一層,平白的以為只要雲鎮不丟,大夏就無法跨越一步,沒想到大夏根本就沒將雲鎮放在眼中。黃虞想通了這一點,也是暗暗心驚,這大夏軍將果然名不虛傳,難怪能以雷霆之勢快平定東部諸多諸侯。知道了夏國兵馬的打算。黃虞這一次沒有在猶豫,只是沉吟片點,就直接下了軍令道:「立剪傳令。我們往壩下方向前進,全軍加快度,斥候盡出,加大撥索。

知道了夏軍的打算,黃虞就知道夏軍很可能壓根就沒將他放在眼裡。而且夏軍出擊如此果決,而且目的明確,甚至連糾纏都沒有,顯然夏軍想要戰決,趕在雨季之前,解決大的戰局,否則大雨一下。戰事很可能就會拖延,而攜帶抬重不多的夏軍立刻就會陷入被動,時間,爭奪的就是時間。

黃虞下達了軍令,下方齊國兵馬立刻再次動了起來,而在附近的一座山頭之上,負責埋伏的營指揮使燕雲放下望眼鏡,扭頭道;「信號吧,魚已經入套了,該收網了」。

「是,大人!」一道響箭從林中飛射而出,在半空中炸裂,片方之後,無數飛鳥爭相飛起,出一聲聲的鳥鳴,而這一動靜無疑引起了下方齊軍的的注意,黃虞聽到那聲響箭的響聲,暗道不好,有埋伏。

「全軍聽令,收縮戰陣,盾牌手組成盾牆,槍手與后,弓手持弓,警備」。黃虞的命令下的很快,而他會下的齊軍士卒也多是老練的士卒。得到命令后,快的變陣,然而黃虞的這個命令卻是正中下懷。

聽到響箭的山崗上一個老兵從懷中拿出一個火摺子,打開尋頭,吹了吹,冒出火星了這才蹲下身,點燃了火藥線,看著藥線燒著了,嘴角露出一絲嘿嘿的笑道:「這一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山潯水淹王八!」說著人已經跑了出去。要知道這山崗必憂吐了不少的夫葯,威力可不是蓋的。

平素大夏開礦就使用這種東西。後來軍中也有一定的配備,主要是用來轟炸城牆之用,而這一次則用來炸山,山崗不大,卻正好擋住了河流一側,而隨著轟隆隆的一聲悶響,彷彿驚雷一般的炸響之後,無數的泥土,碎石被炸飛了起來,為了達到效果。大夏士卒可是放足了炸藥,這一炸,幾乎半個山崗就削平了。一道寬達數丈的巨大缺口在山崗一側形成,滾滾的河流立刻改道而行小順著山勢而奔流而下,攜帶著無數的石塊形成了一條泥石土龍。這一聲悶響炸的山谷中迴音幕盪,就在齊國士卒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滾滾的河水已經狂瀉而下,這條河流由於是山中源頭,水量並不算大。這一衝下來頂多也就沖一陣,讓道路泥濘一些,沖不走人,但是關鍵的是距離不遠處的那個湖泊,湖泊儲水豐富,這邊缺口一開,河水全都順著這邊的缺口流了出來,而那一邊湖水也順著河道倒涌,這一下的水道可是夠了,水龍席捲而下,加上水中夾雜著石頭,樹木,那威力可絕對不

當時在山腳下的不少齊兵直接被水龍捲走,而位於雙龍口那人字形岔道的齊國兵馬幾乎都沒跑,這水拍打著兩側的山巒,順著三條通道就涌了出去,或者這裡日後會形成一條新的河流也說不定。

山下列陣的齊國兵馬這一下可是被水淹了一個正著,頓時被沖了個人仰馬翻,不過這水的沖勢卻也就那麼一陣,過了片刻之後,水流雖然不斷,但水勢卻緩了下來,很多齊國士卒都爬向兩側的大山。

不過在這介。時候,無數箭雨從四周的山體之上飛射而出,不斷的掠走那些爬上來的齊軍的生命,儘管樂毅說是派一個營埋伏,但不可能真的就只留下一個營,但也沒有分出太多兵馬,只有兩個營五千人但是這些人已經足夠了,面對已經被水衝垮的齊國兵馬,五千大夏軍從四面八方的山上紛紛搖動大旗,喊聲震天,那樣子好像他們不是五千人,而是五萬人一般,本來就因為中伏而士氣低落的齊兵看到這種景象,立刻嚇的不敢抵擋。

而且大夏士卒將之前游到兩側山上的士卒都射殺了乾淨,一來是為了震懾,二來這些人明顯都是有經驗的士卒,還有餘力,而後來上來的人都在水裡掙扎了半晌,早已經沒了力氣在繼續打,加上被大夏的埋伏嚇破了膽,紛紛投降,而大夏士卒也不在射殺,因為他們的弓弩數量也有限,尤其是雲鎮沒有被打下,後方抬重很難被運上來,他們能節省就節省。

自此,黃虞帶來的兩萬五千兵馬,死傷三千餘,俘虜一萬五千人,餘下潰散,失蹤,取的了雙龍嶺伏擊大捷,而這一場伏擊的成功削弱了雲鎮的守軍,也讓壩下齊軍唯一的援軍也沒了,為大夏之後的勝利打下了基礎。

壩下,位於齊國東部最大的河流,莆水之側,消水水量充盈,乃是齊國東部十三縣最為重要的河流,同樣消水也是齊國東部的最重要的屏障,壩下是依消水水壩為名。位於消水之東,是消水上最為重要的一處渡口。

淆水源自雙龍山,之前被夏軍炸掉的那條河流,其實就是消水的一個支流源頭,而從雙龍口這個人字形通道南下,不出五十里就是壩下,可以說壩下撫守著水路要道。乃是一座要鎮重城,而齊國名將田單就駐紮在壩下之城,領軍八萬,抗擊夏軍。

石鎮被大夏從後方穿插而下小守軍潰敗,消息一傳到壩下,田單就知道情況不妙,說起來夏軍的行動在意料之中卻又出乎預料,為什麼這麼說呢,不光光大夏有探子,齊國也有。這裡畢竟是山東地界,齊國是地主,地頭蛇,加上有墨門存在。大夏很多的行動也瞞不過齊國這邊,但齊國的刺探卻是有空隙漏洞的。他們在海上的力量很薄弱,或者幾乎為零,所以大夏只要施展幾個障眼法,齊國根本就無法刺探到海上的情報。所以大夏海軍可以偷襲齊國後方,但是陸地上的行動卻是瞞不過齊國。

畢竟數萬人的兵馬調動不是小事,而大夏這兩年不斷的囤積物資,練兵馬,那可不是來玩的,加上最近一段時間大夏兵馬似乎也偃旗息鼓起來,是有反常必有妖,所以田單已經預料到夏國可能會在今年動新的攻勢了。

黃巾的動蕩在山東有沒有,也有,但是卻遠沒有中原和江准一帶的強。而齊國內部雖然也有黃巾起義。但在齊國兵馬的鎮壓下,很快就平息了,加上齊王在民間名聲不錯。國家治理的也很好,比起周邊的諸侯國可要好多了,山東百姓都記得齊王的好,所以鬧騰的人不多,但就算如此,黃巾的動蕩也牽制了齊國很大一部分的兵力。

田單在得知大夏可能在今年對齊國宣戰,就已經上奏,不過他估摸著大夏要是出兵很可能會選擇雨季之後的九月之後,這個時候天氣更加涼爽,而且雨水也不那麼頻繁。而之前的種種的跡象也都表明,大夏並無意在七八月動兵,所以田單的求援也是放在九月往後,但他沒想到大夏會在雨季快要到來前動了「倉促」的攻擊,這大大的齣子了預料。一時間齊國東路兵馬陷入了危險的境地,但田單並不算太過擔心,夏軍雖然拿下了石鎮,但只要壩下,雲鎮不破,這條防線就還穩固,只要齊國增派兵馬過來,還是擋得住的。而且他對於雲鎮的防禦也是很自信的,而在之前他也給雲鎮命令,讓其守住雲鎮,至於壩下,他有信心守住,但田單卻沒有想到,自己的那個女婿雖然守住了雲鎮,但奈何經驗不足,看不到整個戰局的整體境況,從而做出判斷,反而率兵南下增援壩下,以免田單腹背受敵。可以說這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腆,章節更多,支持作 「帶我出去!」渡雷頓一見聶冷出來旋即大聲的吼叫道,於此同時,從虛空之中伸出了一條條暗黑鎖鏈捆住了波雷頓,要將他封印在這虛空之中。

「波雷頓,你別妄想了。還是陪著我在這裡守護撒旦大人的寶藏吧。」奧加拉比大聲的吼叫道。

聶冷手中魔光閃動,一掌印在了波雷頓的背後,一道道暗黑光芒閃動,波雷頓身上的鎖鏈崩潰,它本人也被攝入了聶冷的惡魔之書中。

「不!你不能這樣!!你會被撒旦大人詛咒的!」奧加拉比憤怒無比的咆哮道。它對撒旦忠心耿耿不假,可是被封印在這種地方几千年沒有人相陪,他也會覺得很難受。

「潔西卡,打開通往外界的大門。」聶冷對懷中的潔西卡沉聲說道。

當這魔王的寶庫崩潰之際,會出現一絲的空間縫隙,上位惡魔可以憑藉自己無與倫比的感知力找到那一絲空間縫隙逃出這裡。除此之外,便只有身為鑰匙的潔西卡能夠離開寶庫的通道。

這個秘密也聶冷也沒有告訴任何人。

「好!」潔西卡點點頭,口中念誦著咒語,一道藍色的光芒從她的眉心之中射出,形成了一條藍色的通道。

在那真理之門的寶庫之中,螢雪和魏青蓮嬌軀被一張張神秘的青色符文環繞,她們向著這邊不斷的賓士而來。

「聶冷,救救我們!!別丟下我們不管,求你了。」螢雪瞧了聶冷一眼,軟語求道。

「聶冷哥哥,乾脆把她們都留在這裡面好了。反正你已經按照約定把魅惑之眼給她們了。也不算食言,只不過她們自己無能,無法從這個逃脫罷了。」池田月樓瞧了那風華絕代的螢雪和魏青蓮一眼,眼中閃過一抹嫉妒的光芒,她旋即在聶冷的耳邊悄悄的說道。

螢雪、魏青蓮、周劍鋒都是魔宗年輕一代最優秀的弟子,與王天雄的諸弟子齊名,都是難得的人傑。

特別是螢雪,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無盡的芳華。她是經過嚴苛的訓練,縱然不用媚功,她的一舉一動都是經過完美的訓練,帶著一種完美的優雅和魅惑,不知不覺中便能夠吸引人的注意力。

若是螢雪和池田月櫻相爭,池田月櫻也沒有自信能夠贏得過那個魔女。

「算了!就救她們這一回。」聶冷瞧了螢雪、魏青蓮一眼,目光閃動,一瞬之間想了許多,然後虛空一抓,一股龐大的攝取之力化作一隻大手,將螢雪、魏青蓮一下抓著攝到了他的身邊。

螢雪和魏青蓮剛剛飛到聶冷身邊,一股勾魂奪魄迷人之極的馨香旋即從螢雪的身上傳來,讓聶冷心中微微一盪。

螢雪向著聶冷盈盈一拜,柔聲謝道:「多謝你相救,聶冷。」

魏青蓮也俏皮一笑,風情萬種的說道:「多謝相救。聶冷,如果你將來有需要,我可以當你一個星期的女朋友和你約會哦。」

「兩隻狐狸精!」池田月櫻看著螢雪和魏青蓮兩人,小臉一鼓,小聲的嘀咕道。

「走吧!」聶冷沒有多說什麼,抓著諸人迅速的從沿著那條通道飛了出來。

很快,聶冷一行就飛出了那條通道,出現在了那古巴比倫城之外。

從那個裂縫之中走出,所有人都坐在了地上。

剛才在那真理之門中,大家的精神都綳得緊緊的,現在終於安全了。

在那真理之門出現的地方,一條條裂縫顯現,一股股龐大無比的暗黑力量從門中泄露,向著外面飛去。

那些裂縫就是從真理之門逃離的其他途徑,也只有上位惡魔才能夠從這些裂縫之中逃脫,普通的強者根本無法利用這些裂縫。

聶冷手中魔光閃動,惡魔之書顯現,他沉聲說道:「以聶冷之名召來,波雷頓現!」

一道魔光閃動,那三頭魔狼波雷頓旋即從聶冷手中的惡魔之書飛出,出現在聶冷身前。

「聶冷,按照我們的約定,還我自由吧!」三頭魔狼波雷頓瞧了聶冷一眼,沉聲道。

聶冷眼中光芒閃動,念誦著魔咒:「好!以聶冷之名抹去波雷頓身上的封印。」

從聶冷手中的惡魔之書中魔光一閃,三頭魔狼友雷頓身上的封印旋即統統鍛煉、崩潰。

這三頭魔狼波雷頓和聶冷簽訂的惡魔契約無懈可擊,若是聶冷事後反悔,他的靈魂將會被波雷頓拿去。「多謝了。聶冷,這一次你還我自由,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將來若是你需要幫助,可以拿這個來西方找我。不過,我只會幫你一個忙,並且那個忙不能危機我的生命。」三頭魔狼波雷頓瞧了聶冷一眼,吐出了一塊黑色的令牌飛到了聶冷的手中。

「好的!再見!」聶冷接過那塊黑色的令牌,沉聲道。

一位上位惡魔的幫忙一件事,可是十分貴重。

「再見!」波雷頓拍打著龍翼,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消失在夜空之中。

「聶冷,這一次我們發財了。」潔西卡一把抱住了聶冷,大聲的歡笑道。她也從那撒旦的寶庫之中拿了一大包的寶石。在撒旦寶庫之中的寶石每一塊放到世界上都是珍品,一塊可以賣到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高價。潔西卡的那一大包寶石若是能夠全部出手,只怕能夠賣到幾十億人民幣。當然,前提是要有那樣的買家出現。

潔西卡一下從一個普通的小女孩到擁有數十億資產的大富婆,自然讓她興奮不已。就算是螢雪、魏青蓮這樣魔宗的人傑也在為賺錢而努力,以億計算的金錢也足以讓她們為之奔波勞碌許久了。

真理之門可是魔王的寶庫,里而的財富只要拿出一點,放在現世都已經是一筆巨款。

「恩!」聶冷親了一下潔西卡,微微笑道。他雖然沒有拿到真理之門中的財物,可是卻獲得了金蘋果、獻祭了黑暗聖杯,他的力量已經增長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那可是什麼財寶都比不了的。

「這一下小瓊的嫁妝總算不用愁了。」勾羅看著手中的那一袋寶石,眼中充滿了欣喜。有了這一袋寶石,就算是打斷了腿,一輩子也不用愁了。

「那邊所有人聽著,立即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否則我們將會全力殲滅你們。」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傳來了一聲廣播之聲。

一輛輛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飛起,一共飛出了二十架。

一輛輛坦克、裝甲車也帶著轟隆的聲音疾馳而來。超過千名的武裝到牙齒的美國大兵也現出了身形,手持武器將聶冷一行包圍了起來。

「怎麼辦,聶冷?」看著那包圍過來的美國機械化部隊,潔西卡頓時臉色變得蒼白無比,向著聶冷問道。

「你放心,有我在。」聶冷目光一凝,沉聲說道。

「聶冷,我是超人英雄聯盟中東支部的支部長麥克。請你立即放棄抵抗,向美國政龘府投降。將你從真理之門中的寶物上交給美國政龘府,我可以向總統申請特赦,赦免你的所有罪行。」一名身材魁梧,身穿一身軍衣,看上去十分雄壯的金髮男子向著聶冷沉聲說道。

超人聯盟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若是在真理之門中,無法獲得魔王的寶物就直接調動美國在伊拉克的駐軍強搶聶冷等人獲得的寶物。

就算是溝通天地境的強者,在面對四個全機械化美國裝甲營,也極難生還。

「如果你願意離開天朝,加入我們超人聯盟。我們會給你美國的綠卡,讓你成為美國公民。並且可以讓你當超人聯盟亞洲支部的支部長。」麥克繼續招攬道。

回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