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雲雙拳緊握,惡狠狠地道:「造成這種局面的罪魁禍首,就是九天狗仙帝!」 「是啊老大!」楚瀟洒無奈嘆息道:「這裡的下等仙人,每個人都恨不得剝了九天仙帝的狗皮!」

Home - 未分類 - 譚雲雙拳緊握,惡狠狠地道:「造成這種局面的罪魁禍首,就是九天狗仙帝!」 「是啊老大!」楚瀟洒無奈嘆息道:「這裡的下等仙人,每個人都恨不得剝了九天仙帝的狗皮!」

「可是沒辦法,它是高高在上的九天仙帝,而我們呢?只是它孝敬始源神界、混沌神界的棋子玩偶罷了。」

「唉!我聽說,上一任九天仙帝宅心仁厚,卻被自己養的狗給親手害了。」

「若是她統治九天仙界,我們豈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小弟還聽說了,歸根結底,還是鴻蒙神界至尊,英年早逝的緣故。」

譚雲眉頭一皺,好奇道:「說說看。」

楚瀟洒說道:「老大,是個仙人都知道,鴻蒙至尊當初被混沌、始源至尊重傷隕落。」

「在他老人家隕落前,我們凡間位面,本來是無法飛升的,他大仁大義,同意了我們凡間位面的修士可以飛升。」

楚瀟洒搖頭嘆息道:「老大,若是鴻蒙至尊還活著就好了,我們才能安心在仙界修鍊。」

「這他娘的,早知道仙界是這種鬼樣子,我還不如老老實實在玄天大陸享受美好的生活呢!」

譚雲拍了拍楚瀟洒的肩膀,沉聲道:「別灰心,我們會有一天離開此地,重見天日的。」

「嗯,但願吧。」楚瀟洒唉聲嘆氣道。若是他得知,站在他面前的紫袍青年,便是鴻蒙至尊轉世,估計會被嚇暈吧?

譚雲笑了笑,道:「好了,走吧,我們先到遺棄之城看看,有什麼好的修鍊資源。」

「老大,去不了。」楚瀟洒垂頭喪氣道。

譚雲劍眉一皺,「既然是下等人中的強者打造的城池,為何去不了?」

楚瀟洒氣憤不已道:「雖說遺棄之城是我們下等人強者建立的,可是城主真他娘的不是個好東西!」

「正常情況下一顆下品罰仙丹,也才一百塊下品仙石,可是您知道嗎?只是進個城就要三百塊下品仙石!」

「此外,城主定下的城規,三百塊下品仙石,只是進城費用,在裡面待上一日,還要一百塊下品仙石,一個月要三千塊啊!」

「只有交納了仙石,進城中后才受到保護,若沒有仙石,根本進不了城。」

「倘若進城后,交納了三百塊仙石,只能待三日,若時間到了還未出城,價格便翻百倍!」

「這他娘的和打劫有何不同?」

聞言,譚雲皺了皺眉道:「難道除了遺棄之城,就沒有其他地方有坊市了?」

「有倒是有,並且還有很多。」

楚瀟洒嘆息道:「不過,由於我們低等人中,丹、陣、器、符,四術中的天才人物,為了保命,都投靠到遺棄之城內了,導致那些城池中,無論是丹藥、還是法寶、靈藥各種天材地寶,並不齊全,且品階也不高。」

忽然,楚瀟洒想到了什麼,眼神一亮道:「老大,我忽然想起來了,在遺棄之城,北方八千萬仙里處,剛剛修建了一座巨城!」

「傳聞城主乃是我們下等人,此人修為深不可測,現在正在招賢納士,和選拔城中將士,與上等人鬥爭。」

「更加重要的是,城主聽說還是個大美女! 離婚後,別愛我 嘖嘖……了不得,一個女子創建一座宏偉的巨城,來和遺棄之城,上等人的九大巨城相抗衡,果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以小弟之見,您以罰仙境一階,便可幹掉五階的強者,您去參加選拔,必定可以成為城中將士!」

聞言,譚雲眼前一亮,「裡面可有修鍊資源?」

「聽說有!」楚瀟洒登時來了精神,「老大,不如我們去碰碰運氣?」

「還有小弟可聽說了,誰能通過選拔成為軒轅仙城的仙兵,便可帶著家眷一起遷移進去。」

「嘿嘿嘿,老大您要是能選拔進入,小弟跟著您也能沾光了,再也不用在外面東躲西藏了!」

聽后,譚雲顯然有些動心了,「好,不妨去撞撞運氣,說不定可以撞個大運呢?」

「你要不要,先養好傷再前往?」

聞言,楚瀟洒滿不在乎道:「皮外傷不礙事,老大我們趕路要緊,在外面任何時候,都能遇到上等人,和下等人中的凶神惡煞之人。」

「您是不知道,小弟我在遺棄之地中,已經上百次險些把命丟掉了!」

譚雲笑了笑,「那成,我們趕路吧,你說叫什麼城池?」

「好像是叫軒轅仙城。」楚瀟洒嘿嘿一笑,「估計是城主大美女,姓氏是軒轅吧!」

隨後,譚雲和楚瀟洒一邊飛行,一邊詢問著遺棄之地中的各種事情。

譚雲在其口中得知,浩瀚無垠的遺棄之地中,修為最高的應該是帝人境,至於是否有帝王境的強者,楚瀟洒未曾聽說過。

此外,罰仙境者多如狗,煉仙境者便少之又少了!

畢竟遺棄之地內,百分之九十九的地域內,天地仙氣稀薄的令人髮指,再加上修鍊資源稀缺,這便導致很多天賦異稟者,空有天賦、悟性、資質,卻沒有修鍊資源,如今還停留在罰仙境……

隨著譚雲邁入罰仙境,他的飛行速度,達到了日行五百萬仙里。

而楚瀟洒雖然是罰仙境四階,不過日行速度卻只有二百萬仙里。

飛行中,譚雲乾脆一隻手提著楚瀟洒飛行,那閃電般的速度,令楚瀟洒著實興奮不已。

在楚瀟洒心中,自己的老大也太逆天了,速度都特么媲美罰仙境八階,甚至是罰仙境九階、十階強者了!

時光如流,譚雲整整耗時一個月,才帶著楚瀟洒飛出了這片荒原,進入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上空。

「兄弟們有肥肉來了,上!」

倏然,汪洋般的森林內,傳出了一道激動之音。

「嗖嗖嗖——」

下一瞬,三十名仙人自森林中騰空而起,將譚雲圍攏其中。

三十人中,有三名老者,剩下的乃是中年人。

譚雲一眼看出,其中二十名罰仙境四階、五名五階、四名六階,還有一名乃是罰仙境七階!

「哈哈哈,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瀟洒賢弟啊!」為首的那名六旬老者,目光惡毒的叮囑楚瀟洒,「去年若非你小子有飛行仙符,使你速度飛快,否則,你能逃得了嗎?」

這時,譚雲將楚瀟洒鬆開,踏空而立,饒有興緻的掃視著為首的那名老者,「你說誰是肥肉?」 「當然是你了。」那老者朗笑道:「你罰仙境一階,飛行速度卻比老夫還要快了一些。說吧,你用了什麼仙符?」

「只要你給老夫交出來,老夫若滿意的話,興許會饒你一條小命。」

「至於楚瀟洒的命,老夫要定了!」

聞言,楚瀟洒望著那老者,笑得比哭得還難看,「張上仙,別別別,有話好好說,別動不動就要打打殺殺。」

「張上仙,晚輩這裡有一樣好東西,要孝敬給您,晚輩包您滿意。」

老者聽后,目光期待,「說吧,什麼好東西?」

「好東西就是……」楚瀟洒話音一頓,大吼道:「去你娘的!」

話音甫落,楚瀟洒掏出一張下品烈火仙符,朝虛空中一丟,頓時,一團高達千丈的烈火,籠罩住了左側兩名罰仙境四階的仙人。

「啊……救命!」兩名仙人瞬間被焚燒虛無。

「老大,我們快逃!」楚瀟洒拉著譚雲,想要逃命時,卻怎麼都拉不動譚雲。

「逃什麼逃,老子還要和他好好談談人生呢!」譚雲翻手一把將楚瀟洒凌空拽了回來。

楚瀟洒要哭了,「老大啊……您可不能衝動啊!您知道嗎?這姓張的可是罰仙境七階!」

「完了完了,現在想逃也逃不掉了,方才逃命的好時機被老大你給攪合了。」

話罷,楚瀟洒面如死灰,一臉的絕望!

然而,譚雲下句話,讓他嘴角猛地抽了抽。

但見譚雲笑道:「罰仙境七階,很厲害嗎?」

「我去!」楚瀟洒嚇得哆嗦著身體,聲音略帶哭腔道:「老大,咱別開玩笑好不好?」

「你只是一階,在牛逼還能幹得過罰仙境七階嗎?完蛋了唉……我瀟洒一生,今日要瀟洒到頭了。」

這時,那老者怒吼道:「楚瀟洒,你膽敢滅我兩名屬下,今日老夫不將你挫骨揚灰,老夫就不姓張!」

這時,譚雲恥笑道:「老東西,他是我的小弟,來來來,你過來給老子挫骨揚灰試試看。」

被一個罰仙境一階仙人羞辱,老者鼻子都快氣歪了,他對著二十七名仙人,命令道:「給我把這個螻蟻滅了!」

「屬下遵命!」二十七名仙人應聲后,手持仙劍,凶神惡煞般的朝譚雲極速凌空殺去!

楚瀟洒被嚇得閉上了眼睛,暗道自己英年早逝之時,忽然,傳來一道道慘叫人寰的聲音!

他猛地睜開雙目,令他極度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嗖嗖嗖——」

「砰砰砰——」

但見譚雲,身如鬼魅,呈環形穿梭在森林上空,每一掌皆拍中一名仙人胸膛上。

「砰砰砰——」

急促而瘮人的沉悶巨響中,朝譚雲殺去的仙人,化成了一團團血霧,粉身碎骨而死!

當這些人的仙魂,和靈池內的罰胎,剛飛出屍體,便被譚雲隔空一掌,震得飛灰湮滅!

「咕嚕咕嚕——」

楚瀟洒猛吞口水,顫聲道:「我滴個天吶!」

「老大您、您居然將罰仙境四階、五階、六階強者,分分鐘秒殺啊!」

楚瀟洒感到徹底凌亂了!

他本以為,譚雲頂多能和罰仙境六階仙人勢均力敵,可是萬萬未想到,自己認的老大,會強悍到如此地步!

「你……你根本不是罰仙境一階!你一定隱藏了實力!」

罰仙境七階的老者,驚恐萬分,根本不想和譚雲糾纏,凌空轉身,便想要逃跑!

「老東西,殺人奪寶其心可誅,你奪寶殺人不成,就想跑?」譚雲神色冷漠道:「你能逃得了嗎?」

話音未落,譚雲化為一道殘影,極速掠過虛空,瞬間出現在倉皇逃竄的老者身後,輕輕一拳搗中了老者後背!

老者面對譚雲的速度,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砰!」地一聲,老者後背塌陷,口噴鮮血,一頭栽下虛空,砸落在森林中。

老者七竅流血,在地上抽搐著身體,虛弱的哀求道:「上仙別殺晚輩,晚輩知道錯了。」

「晚輩把所有仙石都給您,求求您,饒了晚輩吧!」

面對哀求譚雲無動於衷,「你之所以還未死,那是因為殺你老子嫌髒了手。」

「瀟洒,他不是想殺你嗎?你去把他滅了。」

森林上空,緩過神來的楚瀟洒,崇拜的望了譚雲一眼后,凌空而下,一屁股騎到了老者身上。

「啪啪啪——」

楚瀟洒左手揪著老者領口,右手一邊狂扇老者耳光,「你特么的,一年前不是很屌嗎?」

「若非你瀟洒爺爺我命大,有仙符跑路,否則,已經被你殺了!」

楚瀟洒抽得不停哀嚎的老者面目全非后,這才起身,一劍刺入了老者顱骨內!

老者仙魂、罰胎還未飛出腦袋,便被泯滅!

隨後,楚瀟洒將老者手指上的仙戒摘了下來,又將另外的人仙戒收起。

一番清點過後,楚瀟洒凌空飛到譚雲身旁,激動道:「老大我們發財了,一共有三千塊下品仙石,不僅如此,還有六百塊中品仙石呢!」

「發達了,真的發達了!」

譚雲清楚由於下品仙石內蘊含的仙力頗為紊亂,而中品仙石內的仙力,則精純了許多,仙人是可以用來吸納修鍊的,故而,楚瀟洒才會如此激動。

「老大,有了這麼多仙石,我們可以購買罰仙丹了!」楚瀟洒興奮的將裝著所有戰利品的仙戒遞向譚雲。

譚雲將仙戒收下后,微微一笑道:「戰利品我便不分你了,今後跟著我好好混,保准讓你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

楚瀟洒翻了個白眼,似信非信的點了點頭。

「不信?」譚雲瞥視楚瀟洒。

「有點。」楚瀟洒嘿嘿笑道。

譚雲未再接話,便一把提著楚瀟洒,繼續朝軒轅仙城飛去……

途中,楚瀟洒目光期待道:「老大,你可懂四大術什麼?」

「問這些做什麼?」

「老大你有所不知,軒轅仙城發布的招賢令,和選拔將士的規則上言明,若對丹、陣、器、符,其中一術多少懂一些,便可進入軒轅仙城內深造。」

「屆時會有造詣高深的仙師,甚至是仙尊師傳授……」

隨後,楚瀟洒給譚雲詳細的講述了,關於選拔的事情。 譚雲問道:「說說招賢令吧。」

楚瀟洒錯愕,「老大,說了和您也沒有半毛錢關係吶!」

「讓你說,你便說,哪來的這麼多廢話?」譚雲笑罵道。

「小弟遵命!」楚瀟洒倒背如流道:「招賢令上說,不管是低階、中階、高階,還是聖階仙陣師、仙丹師、仙器師,都可以優先選拔進入軒轅仙城得到庇護。」

「不過進入后,要一切聽從仙城高層的命令,當然會得到豐厚的賞金。」

「此外,修為是煉仙境者,一旦進入軒轅仙城,便會封為仙副將,帶領萬名仙兵。不過,聽說要經常帶罰仙境的仙兵,與敵人廝殺,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