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先鞠躬道歉,然後再說道,「尊敬銀蘭客人,我們的評估標準的確如此,由於您的身法,我可以給您申請最高到一百積分沒人。」

Home - 未分類 - 女子先鞠躬道歉,然後再說道,「尊敬銀蘭客人,我們的評估標準的確如此,由於您的身法,我可以給您申請最高到一百積分沒人。」

一百積分……還不如自己拿兩株三等靈藥更好找到人幫忙。

池綰綰咬著貝齒她十分不理解,剛要說話,龍辰伸手擋住她的行為。 龍辰伸出手擋住正要說話的池綰綰。

「樓蘭處理未知事物向來嚴謹,我們所說的邪宗,在紅楓村的勢力並無聽說。上,沒有帝國傳文。下,沒有民生怨道。對於我們所說的事情,此處驛站沒權利判定為真實事件,所以給以探測積分。」龍辰有條不紊的說道。

「這……」池綰綰才出來歷練不足一年,銀蘭證明還是測試所得,不知道再正常不過了。

櫃檯女子對著龍辰鞠躬說道,「這位公子您說的完全正確,我也是按樓蘭規矩辦事,還請尊敬的銀蘭大人理解。」

池綰綰是講理的人,說清楚,她也算學到。

「如此積分,不如直接試試有沒有熟人,發布任務意義不大。」所為一分錢一分貨,積分都這麼低,就算有人願意來幫忙,實力太低也是送死。

「等等。」龍辰笑了笑,「你好,以我朋友的身份,可見此紅楓驛站的管事?」

女子一愣,「可以。」她對著龍辰身後那邊休息的中年男子喊到,」張總管。」

沒想到總管就在,那中年男子國字臉,短髮,身材十分的魁梧,穿著棕色麻衣,腰間有配金色彎刀,手中拿著一簡筆錄剛才正在觀摩和學習,他走了過來,從體貌與穴位來看,應該是一位武宗巔峰的高手。

「你好。」張致凌十分客氣,「在下便是此驛站管事,剛才兩位想發布的樓蘭之助在下也聽在耳中,這位公子既知道規章,找在下何事?」

池綰綰與龍辰先手禮回應。

前者也不知道龍辰要做什麼,看向龍辰。

「找張管事,自然是加積分。」龍辰微笑的說道。

總裁大人,別玩我 「這……公子出此言?」他看龍辰微笑,眼中疑惑。

「規章在下清楚,不過也有特殊的時候對不對?」龍辰笑著,伸出右手氣息在掌心之中凝聚成一些線條,線條變化三次,然後收手再說,「張管事意下如何?」

池綰綰看到,張致凌愣在原地足足三秒,眼中帶著驚異。

「公子如何稱呼?何知此紋?」

「龍辰,能知者,便知,您說對不對?」龍辰嘴角微微上揚。

張致凌立刻說道,「如何配合公子?」

態度瞬間就變了,池綰綰不相信她的耳朵,龍辰用手掌給這位管事看了什麼,對方為什麼態度變成了配合?

「我們要修養三日,三日請張管事幫我們發布樓蘭之助,我們所發現的邪宗全是實言。先提積分為一千之數,限最低為武師巔峰實力幫助,如果三日沒有人,在下想勞駕張管事找來一位武王之上的幫手,可行?」

池綰綰才是瞪大眼睛,這……這……龍辰說的,雖是她心中所想,但是樓蘭又不是慈善機構。

張致凌摸著下巴,「不難,真若如此,吾可以找兩位武王幫助公子,如何?」

樓蘭雖不是慈善機構,不過附近真有如此劣等之群,樓蘭也可以為其名聲打算打算,且發現什麼東西或者修鍊邪功的屍體上送樓蘭總部,用來研究,也是功勞一件。

……

從紅楓驛站出來,池綰綰才愣住,「你給那張管事看了什麼?他就變成熟人一般?」

「想知道?」

池綰綰倒是老實的點點頭。

龍辰壓低聲音,「我們還沒到可以說的關係。」

池綰綰跺腳,「我還不想知道呢!」

她邊走邊想,自己站在旁邊也看到一些,她的聰明也能猜到一半,估計是龍辰如何得知樓蘭的暗號之類,才讓對方非常信任,選擇配合。

本身他們說的事件是真,再以一些能夠信任的暗號,池綰綰右拳打左掌,「原來如此。」十分得意的挺了挺胸,讓旁邊路過的男子差點撞在牆壁上。

紅楓村的旅店不算多,並且都是在一個區域,畢竟村莊的地方有限。龍辰和池綰綰問了三家,居然全部客滿?

楓葉居旅店。

「兩位是住店?來的真是時候,剛好空出來一房。房間乾淨清潔,床榻鬆軟寬敞別說二位,就算再加一人都有餘。我們楓葉居的隔音效果也極好,可提供雙人共浴的浴桶。」老闆很會做生意呀,看到龍辰和池綰綰立馬說出他們的優勢。

池綰綰倒不是那般小姑娘,「老闆,我們要兩間有嗎?」

「哦,抱歉抱歉,小的眼拙,客官切勿誤會。」說著老闆先掌自己嘴一下,「對不起客官,今日是紅楓村唯一的特產楓葉糕盛產月,所以來的商隊很多。二位要不考慮下?你們出了這個門,我相信不出十分鐘,這間客房也沒了。」

老闆聰明人,剛才猜測兩人關係失敗,但是女方並無生氣,證明兩人關係不算差,當然老闆是普通人看到兩人身上的配飾,就知道兩位是尊敬的修鍊者,自然不敢說半點假話。

「這……」池綰綰有些猶豫,自己沒內傷風餐露宿倒是也無妨。

龍辰忙出手,「老闆,這間客房我們要了。」

看後面有人來了,猶豫的話這一間客房都沒有了,龍辰拿出一枚銀幣,「可夠?」

老闆微笑的收下,「一銀幣可住七日。」

價格還算公道。

龍辰說道,「你住好休息,我在村裡轉悠三天。」

池綰綰看著龍辰,點了點頭。

「這個拿著。」不知道龍辰從哪抽出了半米長翡翠的短刃。

「我有禪杖。」

「叫你拿著便是,放在房間之中你入定安全些。」

看著只是一柄玉短劍,池綰綰有些不解,不過放在她這三日倒是無妨。龍辰說完背著手出去晃悠去了,池綰綰在老闆的引路下來到客房。

房間的確乾淨整潔,床榻的確不小。

池綰綰插上門栓,將碧血干戚劍放在木桌上,簡單的整理一下,脫下外套準備服下靈藥開始調理內傷。在池綰綰的心中,龍辰算是救命之人,自然感激下才且算朋友。但並非一朝一夕長期相處而成為的的夥伴,其本信任度只能算是及格,而且她性格更加保守幾分。

龍辰清楚,所以留下碧血干戚劍,以防萬一。

噌——碧血干戚劍懸浮起來,自己漂浮在控制,似乎開始戒備。

池綰綰捂住小嘴,此柄莫非是皇品靈器?只有皇品靈器才配擁有如此高的靈識,聽從龍辰的安排算是護法。看到此那漂浮碧血干戚劍,池綰綰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龍辰這個傢伙。」 外面商隊不少,還能看到些熟悉的大族與宗派的旗子,「看來這紅楓糕還真有些名氣。」說著龍辰味蕾一動,忍不住到前面的店家出買上幾塊。

香糯不粘牙,用紅楓樹葉外包,看上去十分雅緻不說,配茶水的確不錯。

龍辰不入武宗之後也是長期沒有築基,即便是有曾經的經驗他也不敢求快。就像是才搭好了架子,要好好的檢查與修正,才能為日後打下牢固的框架。

想到找個安全的地方服下靈藥,盤練幾個時辰。

吃著紅楓糕,龍辰靈光一閃,「有了。」

鐵匠店買一塊泥銀的石頭,用鋒利的黑月鐮來雕刻,龍辰在去買一身白袍,頭上戴個月帽,腰間的斷龍刃取下黑布,展現出地品靈器的華光,背著雙手到來一座小府門前。

「什麼人?」守門的是兩位壯漢,行頭還算不錯,黑衣皮甲手中拿著長槍,胸口修著紅楓的字樣。

龍辰背著雙手,「請問紅楓村村長在嗎?」

左面那壯漢打量龍辰,感覺對方氣度不凡,腰間佩飾有「北」字,金龍短刃流光溢彩,背後背著巨大的黑布包裹的鐮型武器,定是家族公子,得罪不得,十分客氣道,「大人在閣,請問公子何事?」

龍辰看對方行手禮,先簡單回個動作,笑著說道,「麻煩通報一下,就說北家,北顧辰來訪。」

北家——這兩個字,聽的兩個壯漢差點一抖,還好沒有在對方面前凶厲。

「北公子稍等,我立刻去傳。」右邊壯漢立刻賠笑,而左邊壯漢立刻進去通報。

龍家公子?二等家族的公子,龍辰這個名字怕是紅楓村的人沒聽過,也是普通禮待,而且自己沒個證明。但是北家就不一樣了,作為超一等世家,任何勢力就算不認識。

也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無啊。

聽到北家公子在門口,村長險些從二樓上直接跳下來。村長地位不低,只屬於帝國管理,就算是二等家族的人見了也要客客氣氣的。當然與鎮主,甚至城主想比就差距巨大。

段秋宏,六十有八,武王實力看上去相對比自己的歲數年輕些許。擔任紅楓村長二十餘年,管理還算妥當,專心於特產紅楓糕。對於樓蘭的勢力給與較多方便與好處。

畢竟妖獸經常有來,紅楓村也需要樓蘭的人多多幫助。

相互幫助,互利共存。

段秋宏在帝國呆過五年,深刻的知道,很多家族的公子小姐是千萬不能惹的,比如——北家。

走出來一看,龍辰道貌岸然雖然穿著簡單,卻不失那份公子氣質,雙眼之中有著那澄澈的傲氣之意。再看腰間,不敢說話拿來自己觀察,稍微遠看的確像是北家的牌令。段秋宏眼尖,且看那腰間的斷龍刃,他認識!

地品靈器斷龍刃!

再看龍辰背著的那鐮狀武器,似乎黑布包裹不住那散發出來有些發冷的氣息。

「老夫紅楓村段秋宏。」拱手。

龍辰立刻回手禮,「村長客氣了,在下北顧辰,突然來訪還請村長,麻煩您老了。」

顧——嫡系啊!

難怪隨手就帶著地品靈器。

龍辰故意看了看身後,黑月鐮似乎很大,將右手伸到身後,只見空間光芒一閃,黑月鐮回到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

別說村長,旁邊兩壯漢都知道,空間戒指可是不是一般的錢能買到的東西,他們十輩子都不夠。

不愧是北家公子,段秋宏村長心中暗道,再說,「不麻煩,不麻煩,紅楓小村,事物不多,北公子來到自然蓬蓽生輝。」

龍辰微笑,有地品靈器加空間戒指坐鎮,村長就算沒聽說過北顧辰這個名字也不敢絲毫得罪。

「村長您太客氣了。」

「北公子裡面請。」

「您請!」

兩人走過中庭直接是大堂,村閣不大不小,龍辰一看後面有廂房的路徑。心中算盤就打到位了,到正堂。

村長連喊兩位侍女,「去紅楓酒家讓他們送一桌酒菜來。」

「喏!」兩位侍女剛要出去。

「且慢。」龍辰制止,「不用如此,我已經吃過,村長太客氣。」

「這……」村長是怕招待不周,畢竟村落小地,龍辰現在是他心中嫡系公子,怕啊。

龍辰坐下說道,「段村長,不用如此客氣。我是在外歷練,最近剛剛突破武宗。」龍辰在放了點綠色的氣息出來,瞬間段村長,以及旁邊的兩名武王侍衛眼睛都瞪圓了。

武宗!

武宗!

這麼年輕!天啊!

差點三人失聲喊出來。

龍辰繼續道,「正到紅楓村,準備靜修三日,結果遇到商隊太多沒有房間,所以……」龍辰笑了笑,「想在段村長這借宿三日。」

原來只是借宿,段村長心語。

原來如此,侍衛心語。

原來如此,侍衛心語。

「北公子客氣了,別說三日,就算是三月都沒有問題,北公子還有何安排?」村長小聲問道。

龍辰擺擺手,「沒了,沒了,有個住處便好,我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築基,不然就在外面樓蘭睡三日也是無妨。」

「唉!那怎麼行!北公子一定要住我這。」

段村長是拉著龍辰的手,「一定要住我這。」

「來人,將東廂房收出來。」

「喏!」侍女欠身回應。

「北公子還有其他什麼需要可隨時叫她告訴本村長。」

龍辰點頭,太客氣也有失他「北家嫡系公子」身份,跟著侍女而去。

廂房就在村閣後面穿過個庭廊,說是東廂房,其實就是四個廂房之中最大的。除了寬敞不說,傢具也算不錯,比起客棧的客房好上數倍。

龍辰舒服了。

泡個沐浴,換身衣服,再服下兩株靈藥慢慢盤練。

兩日過去,村長還小聲的詢問侍女北公子的情況,侍女告訴村長,北公子很有禮貌,不凶下人,對於飯菜並無要求,她送去飯菜放桌上就立刻出去,看北公子一直在床榻上盤練,十分的專心。

「看看,看看,北家的嫡系公子,就是不一樣!」

在村閣外村長對著身邊的手下說道,「哪像是那些二等家族的公子,什麼貴族小姐。」

「對對對。」

「不愧是真正大族的公子。」侍衛豎起大拇指。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一個穿著銀甲的將士走進來,後面還跟著一位穿著錦衣黑袍的青年,「張提督,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張提督笑道,「這不來了貴客,來來來,段村長我給你介紹下這位北家的二公子!」 「張提督,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段村長笑道。

張提督是紅楓村最高帝國軍部的管事,能穿銀甲自然有驍勇將士級別,張提督以前在雲河主城任職五年,才調任而來,除了有些好酒之外是個不錯的長官。

「這不來了貴客,來來來,段村長我給你介紹下這位北家的二公子!」說著他指著旁邊的青年,俊美貌然,穿著白玉河雲鑲邊錦衣外套,裡面穿黑色長衫,腳下是白邊長靴,腰間有玉石勾玉,地蓮酒葫蘆,以及銀飾短刀。

「段村長,這位是北家二公子。」

說著,後者對著村長拱手,「段村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