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如此,除了顧衛民之外,還有3名候選人將角逐國家元的寶座。不管這3位候選人是否真想當上國家元,也不管這3位候選人有沒有機會當上國家元。至少在他們站上競選人的位置的時候,共和國的民主制度已經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Home - 未分類 - 正是如此,除了顧衛民之外,還有3名候選人將角逐國家元的寶座。不管這3位候選人是否真想當上國家元,也不管這3位候選人有沒有機會當上國家元。至少在他們站上競選人的位置的時候,共和國的民主制度已經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這樣的進步,在共和國過去的歷史中並不多見。

這樣的進步,在中華文明的歷史長河中顯得彌足珍貴。

這樣的進步,在千千萬萬的炎黃子孫心目中無比重要。

歷史本身就是由不斷的進步組成的,只要前進的步伐沒有停止,共和國的未來就充滿希望。中華民族的未來就無比光明! 入從睡夢中叫醒肯定不是件舒服事。特別是存頭天晚上情況下,再加上個不得不起床的理由,那就更讓人不尖了。

「飛機十五分鐘後起飛,這是兩天換洗的內衣,還有剃鬚刀。」東方聞如同管家婆一樣把裴承毅的行李擰了過來。「妓子剛剛打來電話,她們乘坐的航班將在十點四十五分到達蘭州機場。

我已經聯繫了那邊的接待人員,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應該能在十點四十分的時候趕到機場。也就是說,得抓緊一切時間

「讓我清醒清醒。」裴承毅揉了揉鼻樑,腦袋裡全是糨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錯過這班的話,就得等上兩個小時。」

「我知道,我正在準備。」裴承毅伸了個懶腰,「東方,早飯準備好了嗎?」

「早飯?」東方聞看了眼精神狀態極度不佳的裴承毅,說道,「裴總,飛機上提供新鮮早點,而且服務很周到。」

裴承毅苦笑了一下,起身說道:「好吧,給我五分鐘,我去洗漱

東方聞沒多羅嗦,裴承毅進了浴室后,他開始整理床單。

雖然作為裴承毅的主要助理,東方聞早就是6軍上校了,不再需要做這些只需要勤務兵做的事情,但是受裴承毅特殊工作性質的影響,即經常帶一些重要資料回來,所以東方聞主動擔負起了勤務兵的工作,沒有讓基地給裴承毅安排勤務兵。

不到分鐘,裴承毅就煥然一新的從浴室走了出來。

對裴承毅來說,這幾年的生活一點都不輕鬆。

雖然李存勛一再建議,讓裴承毅把老婆孩子帶過去,並且保證給他在蘭州安排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裴承毅也這麼想過,並且跟妻子提了幾次。但是柳青青是個受過良好高等教育的知識女性,從嫁給裴承毅的那一天開始就沒有想過要當全職太太,也就沒有打算辭去當外交官的工作、更沒有打算換個工作崗個。更重要的是,裴承毅的女兒已經到了讀小學的年紀,而且在毖年初降生的二女兒已經在讀幼兒園了,在奶口年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小兒子需要照顧,所以更不可能跟著他到大西北打拚。幾年下來,裴承毅只能兩頭跑。平常在物理實驗中心工作,到了周末搭乘「科學家快車」從物理實驗中心到蘭州的高航班,因為乘客基本上都是實驗中心的科研人員,所以有了這麼個綽號去蘭州,再搭乘航班回北京。只有在柳青青有空的時候,一家人才在蘭州相聚,過上兩天無憂無慮的輕鬆生活。如果不是裴承毅身為6軍上將,又沒有幾套便服,恐怕沒有人會相信他是軍人,而不是是實驗中心的科學怪人。

事實上,裴承毅離實驗中心的科學怪人也差不遠了。

田年,被派到實驗中心工作之後,裴承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補習」。雖然作為正規科班畢業的職業軍人,裴承毅還是軍校學員的時候,各科成績都是優秀,但是畢業二十多年了,當初學的東西全都還給了老師。別的不說,接觸到一些科學理論資料的時候,裴承毅不得不把當年的高等數學與大學物理教材翻出來,重新溫習一遍。受此影響,在物理尖驗中心的前半年,除了學習之外,裴承毅沒卑做好一件事情。受局勢影響,直到2餾年底,裴承毅也沒有能夠進入工作狀態。對他來說,這不是什麼壞事。在這一年中。他有更多的時間教育大女兒、照顧二女兒,並且為小兒子的誕生做出了重大貢獻。可以說,這是他離開總參謀部之後過得最輕鬆愉快的一年。

快樂永遠是短暫的,不然不能稱其為「快樂

踢年打手月底,就在裴承毅忙著為迎接第三個孩子做準備的時候,一紙調令讓他暫時離開了物理實驗中心,再次回到了軍校。

與印度戰爭前的那次將官培刮不同,裴承毅這次要學的是文化知識。

更重要的是,這是軍情局做出的安排,與總參謀部沒有關係。也就是說,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秘密培,與軍隊沒有關係。

等裴承毅帶著行李去報道的時候,才知道學習地點不在國防大學。

接下來的兩年間,裴承毅一直在個於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的某處軍情局基地內,與兩百名高級科研人員一同學習科學知識。實際上,這次學習與裴承毅沒有什麼關係。除了他之外,其他學員都是在物理實驗中心工作了年以上,不但政治過硬,而且是各個實驗室骨幹的科研人員。也就是說,這次培的主要目的就是讓經過了軍情局考驗的骨幹科研人員更加深入的了解「炎黃計劃打手」的知情者,作為軍人,也沒有必要掌握太多的科學知識。問題是,在此之前,他在物理實驗中心的工作狀況並不理想,讓李存勛認為問題就在他缺乏科學知識上。

起關鍵作用的不是李存勛的判斷,而是紀小吉的一句話。

因為高級培直接缽對最核心的科研工作,所以在安排培幣人員」圳防,李存勛必須徵求實驗中心主任。也就是紀小吉的意某種意義上講,紀小吉才是培名單的最終確定者,沒有她的肯,就算通過了政治審查,也不可能加入「炎黃計戈打手吉又是個實事求是的女學者,用「度假」來形容了裴承毅在實驗中心的工作情況。毫無疑問,共和國不是阿根廷,軍情局也不是阿根廷總統府,李存勛不可能用高薪聘請裴承毅到關係到中華民族未來的物理實驗中心度假。因為裴承毅不是科研人員,人事上不歸紀小吉管,所以李存勛沒有徵求紀小吉的意見,把裴承毅的名字添到了培人員名單上。對軍情局而言,讓裴承毅在實驗中心度假與讓他到秘密基地去接受培。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都是負責一斤,人的生活而已。

當然,裴承毅並不知道這些。

如果早就知道的話,他肯定不會把在實驗中心的工作當作「放大假。」

母庸置疑,培學習對裴承毅來說,絕對比指揮一場戰爭還要艱難。不管怎麼說,裴承毅已經過了學習的最佳年齡。雖然勁名參加培的科研人員中,年紀過的歲的佔半數以上,比裴承毅年長的不在少數,但是這些科研人員長期從事相關工作,對他們來說,學習新的科學知識,就如同裴承毅學習新的戰術一樣,基本上沒有挑戰。換句話說。讓那些科研人員學點戰術兵法,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萬幸的是,裴承毅是軍人打手而且是斤,從來不會服輸的軍人。

前半年,裴承毅的日子過得最艱苦。除了跟著其他人接受完全不明白的「高級科學知識」之外,還得抓緊時間補充基本知識。為此,裴承毅沒有少費心思。還好,作為共和國6軍上將,而且是大名鼎鼎的「常勝將軍。」不少實驗基地的科研人員都認識他,也有不少科研人員想跟他交朋友,所以找幾個輔導老師不是什麼難事。

不得不承認,裴承毅的學習能力非常突出。

更重要的是,在讀大學的時候,裴承毅沒有荒廢基礎學科。

半年下來,裴承毅已經不比那些科研人員差了,至少在接受新知識方面,他的表現非常突出。在凹年的培測評中,裴承毅的考核成績名列第七,僅比六個幾極有可能拿到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天才級科學家差那麼一點。用負責培的幾位教授的話來說,裴承毅當年沒有報考清華大學、或看中國科技大學,絕對是共和國科學界的一大損失。當然,這些評價與考核成績,多半有鼓勵裴承毅的意味,當不得真。

在第二東的學習中,裴承毅就沒有遇到多少挑戰了。

經過兩年的培,當他在刀幻年底回到物理實驗中心的時候,已經與科研人員沒有多大區別了。如果不是受身份限制,裴承毅完全有資格加入任何一個實驗室,並且參加最重要的科研工作。

正是如此,裴承毅才與實驗中心的科學怪人沒有什麼區別。

既然是,「科學怪人。」那就得棄些科學怪人的樣子。

力力年初打手組都採用數字編號,而各個項目小組的研究工作只有內部人員才知道。也就是說,剛加入項目小組的時候,裴承毅根本就不清楚到底應該做什麼。鑒於裴承毅的身份,紀小吉也沒有給他安排具體工作,只是讓他跟著項目小組工作,抓緊時間掌握相關知識。

直到力口年底,裴承毅才搞清楚了項目小組的具體情況。

與外界猜測的並不相同,物理實驗中心的很多項目都是基礎項目,至於如何應用,那就不是科研人員的事情了。拿第4功打手組來說,其主要課題為「常溫導技術的拓展應用」。雖然這是一個很廣泛的課題,並且與很多軍事項目息息相關,比如當時搞得如火如荼的「亞光定向能量武器系統」也就是通常說的「粒子束武器系統」就與該課題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甚至由該課題的研究結果來決定成敗。但是與軍事應用相比,該課題的民用前景更加廣泛,這其中就包含了正在向市場化努力的「磁懸浮道路交通系統」即將「磁懸浮轎車」變得可以被普通人所擁有。

裴承毅的工作很簡單,那就是參與與軍事有關的研究工作,並且為新技術的軍事應用前景提出指導性意見。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簡單。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沒有任何人能夠勝任裴承毅的工作。

用李存勛的話來說,能夠擔任這一工作的人必須具備三斤,條件:一是充分了解共和國具防軍事力量的展動向,對未來幾年、甚至幾個年的國防建沒有非常清楚的認識,知道什麼是展重點;二是具有足夠大的影響力,能夠提出至關重要的建議,並且確保建議能夠得到高層的採納;三是具備一學知識,能夠理解新興科技的影響,在制訂科研政策」小」與以能夠找准方向。

由此可見,只有裴承毅擁有這個能力。

準確的說,只有在接受過培后的裴承毅有這斤。能力。也就是說,當初讓裴承毅去接受培,絕對不是李存勛心血來潮的決定。以李存勛的做事風格,絕對不可能讓裴承毅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浪費兩年的寶貴時光。要知道,這兩年內生了很多事情,雖然沒有裴承毅參與也取得了圓滿結果,但是有裴承毅參與的話,肯定能夠更上一層樓。把目光放得更長遠一些,甚至有理由相信,李存勛如此煞費苦心,不僅要讓裴承毅掌握足夠的知識,還要幫助裴承毅在「炎黃計戈打手」中站穩腳跟,並且揮更大的作用,從而鞏固裴承毅的地位,讓他能夠在未來揮更加關鍵的作用。因為這是王元慶安排裴承毅加入「炎黃計」的初衷,所以誰也不能否認王元慶產生的作用。

正是如此。裴承毅非常賣力。

事實上,就算李存勛的安排與王元慶沒有關係,因為李存勛仍然是共和國最有影響力的權勢人物之一,而且在中央決策層中擁有僅此於顧衛民的言權,某些時候,連顏靖宇都得看他的臉色,所以裴承毅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卻必須在乎李存勛。最重要的是,李存勛沒有任何理由對付裴承毅,也就不可能給裴承毅安排一些無關緊要的工作。

母庸置疑,這件工作絕不輕鬆。

年多下來,除了在周末像個正常人那眼陪伴家人之外,裴承毅把其他的所有時間都花在工作上,有的時候甚至希望一天能有萬個小時。如果遇到重大問題,他會與其他科研人員一道在實驗室里工作幾天幾夜。為此,裴承毅已經數次爽約。雖然柳青青能夠理解丈夫的處境,逐漸懂事的大女兒也很支持父親,但是裴承毅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因為他已經把太多的精力用在事業上,留給家人的並不多。

正所謂要想有所收穫,先就得付出。

也許別人不清楚,但是作為裴承毅的助手,東方聞最清楚裴承毅的處境。

按照東方冉的理解,如果不是身不由己,裴承毅很有可能在幾年前就申請退役了。

正是如此,東方聞放專了很多晉陞機會。早在2四隻的時候,東方聞就有機會返回總參謀部,至少能在人事處或者後勤裝備處某個一官半職,數年內就能晉陞為準將,到現在就算當不上處長,也至少是個准將副處長了。毖年,東方聞放棄了第二次機會,即退役後去國防部擔任高級官員的機會。事實上很多像東方聞這樣的文職軍人的最好選擇就是在成為將軍之前退役,設法去國防部謀斤。一官半職,走上從政的道路。按照概率來說,只要在軍隊里有點背景,成為國防部長的機會肯定比留在軍隊里當上總參謀長的機會高得多。到喲年的時候,東方聞放棄了第三次機會,即前往南亞戰區,以戰區人事處長的身份協助袁晨皓管理戰區事務。

以他與袁晨皓的關係,以及與裴承毅的關係,只要去了南亞戰區,肯定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雖然不能排除東方聞留下來的動機中,有更加長遠的打算,畢竟是個人就知道裴承毅是龍戲淺灘,遲早有一天會飛黃騰達,跟著他肯定沒有壞處,但是也不能否認,在東方聞的心目中,裴承毅不但是一個好的領導,更是一個擁有強大人格魅力的軍人,一個值得任何人追隨與效忠的長官。

見到裴承毅拿起外套,東方聞立即擰起了裝著換洗衣物的旅行包。

雖然實驗中心沒有給東方聞特權,但是做為裴承毅的助手,東方聞也在每周周末與家人在蘭州團聚。

兩人網毒到門邊,房間冉的電話響了起來。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朝東方聞點了點頭。

雖然實驗中心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但是很多基礎設施卻非常原始,比如裴承毅房間內的電話就是舊多年前的老產品。用負責維修日常家電的電工的話來說,擁有近力年歷史的老古董並不少見,只要能用就沒有必要更換。

「對,我是」明白」好的」東方聞放下電話話筒,遲疑了一下,說道,「情報管理中心打來的,說是一號長找你,讓你有空回電話。」

「有空回電話?」裴承毅愣了一下。情報人員口中的「一號長」不是國家元,而是軍情局長。一般情況下,情報人員不會用「長」來稱呼元。

「應該不是很急,不然不會這麼說。」

裴承毅看了東方聞一眼,知道東方聞的意思。

這時,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東方聞拿起話筒的時候,裴承毅就知道,外面肯定生了什麼不太好的事情,不然不會連續來兩個電話。

要知道,在實驗中心工作的這幾年中,裴承毅平均一個月都接不到一個電話。 「孫書記,就這事我的態度很簡單,就事論事,涉及到誰處理誰。陸星才敢做出這種性質極為惡劣的蓄意謀殺事件,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至於說到陸武同志,他倘若說不知情的話怎麼都好說,但在徐炎那邊的調查過程中,假如說發現陸武也涉嫌其中的話,我會就這事向省委省政府提出徹查到底的請求。」

「我不想要連坐,但也不會輕易放過涉及人員。至於說到陸武同志高考工作小組副組長的身份,即便是沒有這事,我也認為應該予以取消。試問當前高考是何等重要的大事,他身為副組長卻不在其位,擅離職守,這算是什麼行為?這種人連自己都沒有辦法管理,又怎麼能夠成為管理別人的副組長?」蘇沐淡然的話語中,釋放出來的是沒有任何妥協的堅持。

我的堅持就是陸武最好沒有攙和其中,不然一個誡勉訓話是遠遠不夠的,他不但要雙規,還要承擔刑事責任。至於說到副組長的免職,這事原本就是市裡面決定的,你孫如海為他說話的,你去辦這事就成。想要拿犧牲掉這個副組長的理由,來抵消掉他的某些罪責,這個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對等的。

「好,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孫如海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蘇沐沒有多做停留,聊完這個后就起身告辭。

陸武的政治生命算是徹底完了。

孫如海心中如此想到。

………

市公安局。

陸武趕到這裡后,熟門熟路的就前來到審訊室前。以前他曾經來過這裡好幾次,所以說知道市公安局這邊抓到人後都會押到那裡進行審訊。但以前來是檢查工作,他做夢都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因為自己兒子前來這裡。

一想到現在陸星才就被關押在冰冷的房間中,陸武就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和暴戾。

我還是副市長你們就敢如此做,假如說我要不是副市長的話。你們豈不是會更加肆無忌憚。

「楊羅,是你早上前去我家將陸星才帶走的吧?現在我要見他,這個是他的律師,我們要見陸星才,你安排下吧。」陸武看著站在眼前的楊羅臉色冷漠道。

「陸市長,不好意思。按照規矩,暫時陸星才還不能見任何人。」楊羅帶著幾分歉意,搖頭說道。

「我是律師,我現在就要見到我的當事人。」律師嚴肅道。

律師嗎?

楊羅他們這些做刑警的最煩的人中就有這些所謂的律師,仗著自己的身份,經常會做出一些過分舉動。

要是說你們是正直無私的話也就算了,但是你們這些律師偏偏就喜歡打嘴仗。抓捕罪犯的時候看不到你們,現在卻冒出來,你們這是想要做什麼?想要和我們玩這種打太極的招數嗎?做夢去吧。

「不好意思。你們現在也不準探視。」楊羅沉聲道。

「豈有此理,楊羅,你現在這算什麼行為你知道嗎?陸星才是我的兒子,你居然以什麼蓄意謀殺的罪名將他抓捕,我現在就想要知道,你說我兒子蓄意謀殺,他謀殺誰了?你必須給我將話說清楚,不然我是不會輕易饒了你的。你們在場只要有誰前去我家抓人的。都別想能脫得了干係。」

「還有閻隊,我之前和你通話的時候。你不是也說不清楚楊羅他們的行動嗎?現在我想要請問下你,他們之前的行動有沒有經過你的批准,他們又是以什麼樣的理由動手抓人的?你是刑警隊的隊長,這麼大的事不可能不知道吧?他們要是不經過你的點頭就這樣做,將你放在何處?」陸武不愧是玩弄權謀術起家的副市長,三言兩語間就透露出來一種挑撥離間的味道。

真是夠無恥的。

在場的刑警心中都這樣想到。你陸武是誰?你好歹也是副市長,有必要玩弄這樣的招數嗎?誰不知道閻宇峰和楊羅平常就有點小摩擦,現在被你這樣無限制的放大,你是想要搞亂我們刑警隊嗎?

沒錯,我們的兩個隊長平常是有矛盾。但卻絕對不是工作上的,只是為人性格上的,但即便如此,真的要是說有誰想要在我們刑警隊鬧事的話,我們都會一致對外的。

刑警隊的事情自己處理,不管外面是誰,都別想插足進來,這是我們的原則。

「陸副市長,我想這事你還是等到徐局回來后再詢問吧,在這之前,我是沒有可能讓你見到陸星才的。至於說到我們為什麼會抓他,我們當然是有自己的原因,我們是不會無緣無故抓人的。」楊羅只能如此說道。

「哼,我要是非要現在見到他呢?」陸武向前邁出一步,擺出逼近的姿態。

嘩啦。

隨著陸武這個動作做出來后,其餘刑警全都站到了楊羅後面,擋住陸武的道路。即便他現在是副市長,都沒有可能讓這群人有任何讓路的資格。這裡是刑警隊,我們全都是照章行事,你陸武憑什麼過來就如此指手畫腳。

「你們想要做什麼?」陸武怒聲喝道。

「陸副市長,他們不想做什麼,只是想要告訴你,這裡是市公安局刑警隊的審訊室,不是說誰要來這裡鬧事就能鬧的。即便你是副市長都不行,相反你是副市長,就更加應該遵紀守法才是,怎麼能夠做出這種舉動來?而且據我所知,你現在應該是在高考現場吧,你是高考工作小組的副組長,你怎麼會前來這裡?知道你是為了陸星才的事情過來的,但該遵守的規矩還是要遵守的,你說對吧?」這次倒是沒有輪到楊羅說話,擋在最前面阻攔的人赫然是閻宇峰。

楊羅有些意外閻宇峰的舉動,不過很快就釋然。

其餘刑警也是如此,很快釋然。

閻宇峰是誰?他是刑警隊的隊長,儘管說和楊羅平時是有點不對付,但真的要是具體到工作上的話。他還是一個很有原則性的老隊長,是值得信任的老大哥。

「行啊,你們刑警隊這是要鬧事的節奏是吧?我看你們刑警隊的工作作風很有問題,你閻宇峰御下不嚴,你楊羅擅自做事,我會就這事在市政府的市長辦公會議上提出來的。你們市公安局的工作作風和態度相當有問題,是必須要嚴格調查處理的。」陸武眼瞅著形勢變成這樣,竟然開始沒有任何禮儀的威脅起來。

「我們市公安局的工作作風到底有沒有問題,我們內部會進行調查處理,就不勞煩陸副市長你來指手畫腳。」

就在這時一道冷酷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隨後在所有人的目視中,徐炎的身影出現在這裡。從市委大樓出來后就趕緊回來的徐炎,總算是在陸武發飆之前趕過來。

趕到這裡,徐炎就聽到陸武在這邊以如此姿態叫囂。整個這裡就只有陸武的官位是最高級的,因此他說出來的這些話,也沒有誰能夠反駁,只能夠面色鐵青的承受著。

但徐炎卻不同,他是跟隨蘇沐的人,他是市公安局的局長,要是說面對這事的時候,他也一樣憋屈隱忍著的話。豈不是將公安戰線的威嚴全都丟失?

即便是禮節性的反抗,徐炎都要做出來。

在聽到徐炎說出這話后。在場的刑警全都精神一振,被陸武指著鼻子用那樣的話語進行羞辱,他們誰能沒有脾氣,但有脾氣不意味著他們就都敢爆發出來。

就在他們憋著的時候,徐炎這邊就展現出強硬的一面,無意中帶來的效果就是每個刑警望向徐炎的眼神都透露出一種崇拜。一種最起碼在此刻對他的崇拜心理。

即便是閻宇峰也不由被徐炎的動作弄的有些震驚,然後就是從心底佩服。

身為市公安局局長,你是要遵守官場的規矩,但遵守並不是說誰都能夠前來這裡撒野。

公安局有自己的運轉路線,有自己的工作原則。有自己的道德操守,你陸武憑什麼這樣做?要知道拋開官場身份這一說,你陸武不過就是個普通人,大家都是人,你怎麼就能對我們的工作作風和態度橫加干涉和批評。

更重要的是你陸武並非是我們公安局的主管副市長,即便是要訓斥好像也輪不到你吧。

陸武猛然轉身,看著從外面走進來的徐炎,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說的就是現在這種情形。

他極力的控制住心中的憤怒,盯著徐炎,冷聲問道:「徐局,你過來的很及時,我現在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原因將我兒子抓起來的?蓄意謀殺?他蓄意謀殺的又是誰?只要你能給我說出來,我就當作這事沒有發生,不然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不會善罷甘休又如何?」

徐炎面對著氣勢洶洶的陸武,臉色沒有變化,坦然道:「陸副市長,我們市公安局辦案自然是有我們的原則和規矩,陸星才是我親自帶隊抓回來的,你要知道他為什麼會被以蓄意謀殺的罪名帶回來是吧?行,沒有任何問題,你現在想知道我現在就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我想這裡不但是你想要知道,就算是閻宇峰隊長和其餘刑警心中也都是有些疑問。我知道你們都會疑惑,疑惑我徐炎怎麼會將陸星才給抓回來。」

「說真的,我不知道為什麼陸星才不能抓,難道說在你們這些刑警心中還有誰不能抓這個說法嗎?還有誰只要有了一定的身份,就能夠躲避法律制裁的想法嗎?你們要是有這個想法的話,趁早給我改正,誰要是不改,就趁早給我從刑警隊伍中滾蛋,我徐炎手下的刑警隊,需要的是一支無懼任何權貴的刑警隊,而不是主觀自以為是的刑警隊。」

一語出,全場驚。(未完待續。。) 泊定電話是軍情局長的秘書打來的。裴承毅就叫卜東方心山!門

「你先到機的去接你嫂子。午飯就在賓館吃,如果我下午沒有回來的話,你就帶孩子們去遊樂園。」裴承毅稍微遲疑了一下,說道,「如果吃晚飯的時候我還沒給你打電話,那就表示我去不了蘭州

「我知道該怎麼辦,只是嫂子那邊

「要是去不了,我會給你嫂子打電話的。」裴承毅掏出錢包,取出幾張鈔票,「給孩子們買幾樣玩具,記得給大妹買個新的文具盒,這是我答應了的。還有,幫我買」算了,這個還是我自己去買。我會盡量趕過去,只是不能保證,所以你多費點心。」

東方聞點了點頭,接住了裴承毅遞來的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