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腦中也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先前凝聚龍印時所見到的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

Home - 未分類 - 他的腦中也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先前凝聚龍印時所見到的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

現在仔細想來的話,寽也慢慢推測出了一些情況。

便是那位前任的族長,他有九分確定,絕對還未曾隕落。

再結合當初從火岩獅那裡得到的消息,那就是那位族長最後是去跟真魔談判的時候失蹤的。

這些種種加在一起。

寽渾身一震的得出了一個結論。

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那位應該是在和真魔談判的時候遇到了一些事情。

或者是說,那些真魔在趁著談判之時出手偷襲,從而將那位俘虜了。

不過這也有一些說不通的地方。

按照那位九級巔峰的實力,想要偷襲他絕對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雖說那些真魔的實力也絕對不弱,但是寽可不相信這些真魔能擁有打敗那位至強者的實力。

況且就算不敵,一位九級巔峰的存在一心想要逃走的話,自然是很難被攔截而下。

可最後的結果,卻是那位徹底失蹤了數千年。

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有什麼隱秘,寽也是越想越亂。

而且當時他處在那個狀態下見到那位的時候,那位最後所說的那句話。

也讓寽在這一刻徹底有些凌亂和迷茫。 然而恰巧在這時,幻雨前來找到了寽。

既然如今龍島的事情已經徹底得到了解決,並且荒族的事情也早已經塵埃落定。

那麼幻雨便想著回歸人族。

畢竟魔界入侵在即,現在趕回去的話,倒也還來得及。

因為他們此番來到妖界至今,還尚未花費太多的時間。

嚴格算起來也不過一年左右。

除此之外。

幻雨還有一件事要向寽詢問。

那就是解除慕擎天體內之毒的方法。

那可是連天怒都毫無辦法的毒。

不過凌塵道那個老傢伙所提供的信息,幻雨也只能暫時抱有一絲希望。

而當寽聽完幻雨的想法以及詢問之後,他也是沒有急於開口,陷入了沉思。

首先呢。

幻雨畢竟是人族,此番能陪同一起來到妖界,並且還在自己渡劫之時出手相助。

這一切已經算是對自己有著大恩。

倘若幻雨此時選擇回歸人族,也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寽也不便阻攔。

更何況人族即將遭逢大難。

畢竟妖界的事情乃是屬於自己的事情,當然也無權要求幻雨留下來幫忙做什麼。

因為實際上他已經做得足夠多了。

反之的話。

事實上自己才應該前往人族幫助幻雨才是。

可眼下妖界的情況,也讓他萬分頭疼。

不管怎麼說,這裡是他的故土。

更何況他現在還已經是龍族的族長。

可以說,收復妖界的重任已然壓在了他的肩頭之上。

這份責任不僅不可推卸,亦無法逃避。

至於幻雨所說的那種毒,他一時間也毫無頭緒。

因為事實上妖界的毒物並不多,而符合幻雨所說的時間之毒,卻是更加少之又少。

至少他的印象中,並不知曉這種毒的存在。

而且妖獸本身的抗性就極強,一般的毒素基本上一入體便被直接排出或者是被同化吞噬。

再加上妖獸的壽命那般漫長,動輒就是數千數萬年,即便是中了這類的毒,實際上造成的影響也並不會太大。

把一切都理清楚之後,寽便將這些盡數告知了幻雨。

而幻雨聽完之後呢,眉頭也是深深的皺起。

妖界的情況他也是一清二楚,所以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要求寽前去人族相助。

但是關於這個毒的情況,倘若在妖界中也無法尋到方法的話。

那麼無疑也就代表著慕擎天徹底沒救了。

想到這個,他的心裡還是不禁有些難受。

就算除開私人的情感不說。

倘若慕擎天在魔界剛剛入侵或者還未入侵的時候離世的話。

那麼無疑對整個人族大陸都會造成一些潛在的巨大影響。

畢竟這個時機卡得太不是時候了。

要是魔界還未入侵或者剛剛入侵的時候,這位人族的大陸主宰便突然毫無預兆的辭世。

那麼這些人族的大軍,心中該如何猜想。

會不會覺得這是所謂的預兆,或者是說代表人族毀滅的預兆。

倘若人心一旦不穩,那帶來的後果將是極為可怕的。

所以最後,幻雨還是請求寽在幫他打探一下關於這個毒的消息。

關於這一點,寽自然也不會拒絕。

而當幻雨說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後,寽也向他提起了一些關於妖界目前的情況。

包括先前他和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所交流的那些。

以及那位族長叫他帶領龍島上的族人離開妖界這件事。

聽到寽說起這些,幻雨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整整思索了許久,他才說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如果寽所說的沒錯的話,也就是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還確實尚未隕落的話。

那麼他的心中也有了和寽一樣的猜想。

只不過他還想到了更加深的層次。

那就是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或許是在當初談判的時候,不是無法脫身,而是被迫不能離開。

而造成這樣的原因他也提出了幾點。

一來呢,便是那位龍族族長當時被打敗了,也就是被俘虜了。

不過當他剛說出這一點,寽便立即否決掉了。

因為在他看來,以那位龍族族長的實力,那些真魔應該不可能存在打敗他的可能。

這一點他自己也不是沒有想過。

但是他自己都認為這件事沒有多少機會可能發生。

看到寽這般肯定,幻雨也再次分析了一番。

就他們目前掌握的一些信息來看,這種可能還真的確實有幾分存在的跡象。

就譬如說先前他們一路來到龍島的時候。

凡是他們所見到的真魔,實力最弱的也都在七級左右的層次。

如果說一個族群的最低端戰力都到了這樣的地步的話。

那麼你又憑什麼認定這個族群的最高端戰力,不可能超過九級巔峰的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

或者換個思路來想。

即便是那些真魔中沒有超過九級巔峰的存在。

那麼最不濟,也絕對有同等級的存在。

並且不出意外的話,還不止一位。

這樣一來,自然也就存在了打敗以及俘虜那位龍族族長的可能性。

聽到幻雨這樣仔細的分析,寽的心中也終於有了幾分動搖。

倘若真的是那般的話,無疑也就契合了一點。

那就是為什麼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當時要叫寽帶領龍族離開妖界。

如果不是因為力量過於強大不可抵抗,那位絕對不會跟寽說這樣的話。

畢竟那位可是執掌了龍族超過上萬年,沒有誰會比他對妖界乃至是對龍島的感情更加深厚。

就連這樣的他都讓寽帶領龍族離開,無疑也已經說明事情到了一個極為嚴峻的地步。

當然,現在這一切都還只是他們的推測。

事情的經過到底如何,還是需要徹底證實過後才能一清二楚。

接下來呢。

幻雨還說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總之不外乎都圍繞了一點,那就是那位曾經的龍族族長即便是現在還活著。

那麼他現在的處境,也絕對不會太好。

否則不可能近千年都沒有絲毫消息傳出。

關於這一點,寽當然也知曉。

不過最終。

他還是決定要將一切查探清楚。

即便僅憑他們現在的力量,自然是無法對抗那些真魔,但是也絕對不能這麼這麼不明不白的就將妖界拱手相讓。

就算最後不得不撤離妖界,那麼在這之前,他還是要討回一些利息。

而看到寽這般決定的幻雨,也決定暫時再留下一段時間。

除了一邊打探那種毒的消息之外,他的心中,其實也對這些真魔的具體情況起了一些興趣。

畢竟誰也不知道它們的胃口是否僅僅滿足於妖界。 既然有了決定,那麼寽便迅速發布下去了幾條命令。

原本他是想親自前往內陸查探情況。

畢竟那些真魔的實力都不俗,並且當初他們也經歷過被圍攻的困境。

如果只派一些七級左右的龍族前往的話,除了有些危險的同時,恐怕也難以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

不過當他才剛說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便被煷以及疣給阻攔了下來。

至於原因嘛。

現在的寽可是龍族族長,豈能輕易以身犯險。

他們自然也不是懷疑寽的能力以及實力。

只不過呢。

想著當初連前任的那位龍族族長的實力,都無故失蹤了數千年之久。

倘若現在龍島剛剛統一的情況下,寽再出現任何意外的話。

那麼無疑對整個龍島來說,絕對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聽到兩人這樣說,寽無奈之下,也只能打消了這個念頭。

最後呢,便只是派出了數位七級左右的龍族出了龍島。

這其中大部分的都是大地土龍族的族人。

至於為什麼會如此。

那便是因為這一族的隱匿能力上也還是有著一些突出之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