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圖,以圖做陣,化陣為圖,有鬼神莫測之機,厲害非凡。

Home - 未分類 - 陣圖,以圖做陣,化陣為圖,有鬼神莫測之機,厲害非凡。

混天困魔圖,一旦進入其中,便將困人於無形。如果不能找出陣圖的關鍵,那將永遠困在其中,直至壽元枯竭。

當然,對於那些絕世大能來說,只需要發動攻擊,舉手之間就能強行破陣。顯然,厲無極並不在此列。

在裡面行走了半日,厲無極試著主動發起攻擊,但是攻擊好象落在了虛無,沒有帶起一絲波動。

「看來若要出去,必須先找出陣基符文,才有可能。」厲無極苦笑道。這個混天困魔圖,究竟有何玄妙,他還需要仔細查看才能知曉。

想到這裡,厲無極沒有猶豫,默默的開始推衍……

一個時辰,一天,半個月……

這片空間似乎不是真實存在的,裡面的風、雨、雷、電等全都是由陣圖幻化,並非實物。金、木、水、火、土等五行之力生生不息,使得陣圖堅不可摧,以他目前的實力,若欲強行破陣,幾乎毫無可能。

壓下心中的震撼,厲無極盤坐下來,再次進行推衍。

漸漸的,身邊已經堆積了十幾方玉簡,厲無極沉寂在了自己的心神中。

一天,一月,一年……

時間過的很快,他心中已經有了一絲明悟。

「現!」厲無極抬手一揮,十幾道金光射了出去,落在了前方的巨石上,只見巨石陡然消失,數十枚由土行之力凝聚的符文顯現出來。

「果然!」長舒了一口氣后,厲無極笑道。煉製陣圖的上古大能,將金、木、水、火、土的力量鎖在其中,煉化為了一枚枚特殊的符文。無數的符文繁簡不一,排列無序,縱橫交錯在一起,形成了這樣一座困人於無形的絕世大陣。

隨著各種符文的刻化和抽取,厲無極的陣法水平也不斷精進,混天困魔圖中的大陣漸漸露出了全貌。

又過了一年,五行之力凝聚的符文終於刻化完畢,厲無極站起身來,朝著前面邁了幾步。

轟!虛空中突然探出一隻巨大的龍爪,對著他當頭壓下。龍爪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讓人覺得莫可匹敵。

厲無極面色平靜,不退反進,雙手連揮,無數道金光閃現,幻化成符文,陡然與龍爪碰撞在一起。

嘭……金光散去,龍爪也消失不見。

龍爪消失后,厲無極猛然後退身形,肉眼可見間,剛才站立的地方忽然猶如蛛網一般開裂,發出「喀喀」的異響。

「轟隆隆!」,大地陡然塌陷,虛空也瞬間崩塌,一陣天翻地覆的變化過後,厲無極發現,自己又站在了通道拐角處,好象從未曾移動過。

「真的出來了?」看著眼前懸空掛著的畫卷,厲無極后怕不已,他知道,自己能夠破陣確實非常僥倖。這座大陣因為無人主持,這才能從容的進行推衍,倘若是被人練化,主動發起攻擊,恐怕沒有絲毫機會。

即使如此,他還是花了數年時間方才脫困,可見陣圖之厲害。

「糟了,我在裡面已經數年,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玄天秘境半年關閉,那我豈不是要一直困在裡面?」厲無極心中突然一驚。

「放心,陣圖中的時間是虛幻的,外面只是過去了十幾天而已。」神念突然出聲,「想不到你竟然能夠破陣而出。混天困魔圖,這是當年通天老祖煉製的一件上古至寶,如果有人主持,渡劫修士都無法脫困,最終將會被徹底練化。」

「這麼厲害!」厲無極不禁咂舌,「真是萬幸!如果是其他的人進來挑戰,豈不是會被困死在其中?」

「年輕人,玄冥澗並非如你想象,每次進來的人,挑戰內容都不盡相同。你既然成功破陣,那這件上古至寶就是你的了。」神念緩緩道。

「給我,混天困魔圖?」厲無極驚喜不已,問道:「請問如何煉化和使用?」

「滴上一滴鮮血,然後將神識覆蓋在上面,寶物自會認主。對敵時,只需要展開陣圖,運轉玄元,就能將對手吸入陣中。」神念答道。

「太好了,那我以後豈不是能夠跨越幾個境界戰鬥?」厲無極大喜。

「哼!你想的也太簡單了,寶物會因為你自身的實力而發揮出對應的威力來,千萬不可好高騖遠。」神念告誡道。

「明白了!」厲無極心中凜然。

「好了,快將陣圖收好,我現在把道念種子種與你。」神念催促道。

厲無極連忙上前,他心中對道念種子充滿了期待。雖然不知道會產生什麼驚人的變化,但肯定是有百益而無一害。

按照神念所說,將混天困魔圖煉化后,厲無極立刻感覺到陣圖與自己產生了某種奇妙的感應,似乎能夠隨心所想,隨念而動,他心中不由萬分欣喜。

還來不及將這種喜悅的心情平復,識海突然動蕩不安。在大海的上空,陡然風起雲湧,旋即捲起無數上百丈高的巨浪。片刻后,一道青光從虛空驀然出現,劃過天邊,落向大海了的正中間。

「轟!」一種玄奧難明的感覺出現在神識之中……

這,是一顆道念種子,並且與九脈心經種下的那枚光點結合在了一起。

道,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 有錢任性:寵個債戶當老婆 大道陰陽,生死輪迴,天地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蘊藏著大道規則,抽絲剝繭,就能明悟其中的本源之力。

「想不到你竟然還有第二元神種子,真是出人意料。」神念似乎很震撼。

一般的修士不到化神境界,根本修鍊不了元神,可是厲無極分明只有結丹境界,不但已經修鍊出了元神,識海里竟然還有第二元神種子,實在是令人感覺到匪夷所思。

「呵呵,機緣巧合,我自己也是剛剛知道!」厲無極笑道,此時他方才明白,原來修鍊九脈心經時的那個光點,竟然是第二元神種子。

「年輕人,你很獨特,本來我以為你很簡單,可是現在,連我都看不透你了。哎,天道無常,天機難測,你好自為之吧!」神念嘆了一口氣,再無聲息。

厲無極心中嘗試呼喚了許久,但是再無神念映入識海,他這才相信,對方是真的消失了。

這道神念是誰,他最後的話是什麼意思,厲無極並不清楚。 「就這麼走了,我還有很多疑問呢!」厲無極腳步一抬,人已經出現在了石門之外。

這是道念種子的威力,能夠明悟世間一切道。

空間節點,撕裂空間,黑風所傳神通,此刻無限放大!

「哈哈,恭喜了!結丹境界挑戰成功,你還是第一人。」石門外,玄冥笑道。

「玄冥前輩,多謝你了。」厲無極拱手。

獲得道念種子后,厲無極已經稍稍明了因果,感應到了冥冥中的那一絲天機。玄冥的出現並非偶然。

大道規則,至繁至簡,一朝明悟,仙緣可期!

玄冥點頭,「無須多禮,希望道友能夠走的更遠,我們後會有期!」說完,巨大的骨架瞬間隱入虛空,消失不見。

見到對方離開,厲無極抬手,乾坤鼎出現在手中,準備開始煉製歸元丹。

獲得道念種子后,《通天訣》瞭然於胸,修行之路就在心中,境界的提升只是水到渠成之事,所差只不是玄元的積累。

「小子,你真的打算靠丹藥提升?」小盤忍不住問道。

「呵呵,一切有因果,是我過於執著了。」厲無極笑道,「對了,剛才我為什麼感應不到你?」

「我藏了起來。你以為出現的這幾位很簡單?隨便一位出去,都是蓋世大能。如果讓他們感應到我在你的體內,我不能確保自己的安全。」小盤猶有餘悸。

「他們這麼厲害?」厲無極覺得自己已經把玄冥和小武想得很厲害了,沒想到對方還要更厲害。

「哼哼,最可怕的是那道神念的主人,他能夠在不傷害你性命的情況下,將我強行從你體內剝離。」小盤冷笑道。

「滋……」厲無極不由大駭!

南明離火不斷飛舞,乾坤鼎散發著恐怖的溫度。三天後,厲無極將所有的草藥都煉製成了歸元丹。

呼!他長舒了一口氣,正想擦過額頭的熱汗,體內金丹突然異動,轟轟不止,修為提升了一小級,到了結丹七重中期的境界。

修練通天訣,又自行煉製丹藥,速度的確非常快。此刻有歸元丹的支持,厲無極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成為元嬰修士。

無數的丹藥入口,化為靈力長河,順著喉嚨直下,流入丹田中。剛剛停下的轟轟響聲再次響起,金色的元丹在丹田內瘋狂的無軌跡旋轉。

無數的靈力在元丹的作用下,轉化為了浩瀚磅礴的玄元,一個個小境界不斷被強行突破。

結丹七重後期,結丹七重顛峰……結丹八重境界……最後直至結丹九重的後期這才緩緩停止。

此刻,丹田內元丹漆黑如墨,散發著深邃迷人的光澤,一縷大道的雛形刻化在上面,幻化陰陽。雄渾的玄元圍繞著元丹,洶湧澎湃,激蕩不已……

看著手中僅剩的數瓶歸元丹,厲無極苦笑著,搖頭不止。這可是按照《百草藥典》煉製的特殊歸元丹,大陸上絕無僅有。

「這麼多丹藥,竟然只提升了兩重修為,你也夠嚇人的。」小盤取笑道。

「我對玄元的需求量實在是太大了,需要尋找其他的修鍊之物代替。而且我感覺繼續服食丹藥,對我的作用不大。這些歸元丹,我準備留給晴川和鳳兒。」厲無極將歸元丹收入了須彌戒中。

結丹九重後期的修為,而且身懷道念種子,實力相比較進來之前,提升了五六倍不止。厲無極自信,現在對上祝明波,估計只需要一招,就能將他打敗。

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厲無極站起身來,現在需要去外面尋找藍鳳兒和雷成兩人。

******

「陸奇,那人到底是誰?為何冀道友說你們結伴同行?」古飛冷冷道。

「那人來自蒼瀾大陸,實力高強,我也是被他押著來尋找玄冥澗的。」陸奇連忙辯解,將陽虛城發生的情況說了出來。

「異大陸來的?異大陸的修士有這麼厲害嗎?」童老大懷疑。

「就是就是,陸奇一向兩面三刀,包藏禍心。」

「不對,那人確實很厲害,在獸潮中他殺死的妖獸最多。」

「我們這裡不是還有幾個異大陸的修士嗎,把他們叫來問問。」

「對,對,把他們揪過來。」……

眾人圍在一旁,七嘴八舌,心急不已。

很快,隱仙谷的弟子被帶了過來。

詢問無果后,童老大看向古飛和冀海川等人,「現在怎麼辦?難道乾等著,寶物可全沒了!」

「能有什麼辦法?大家又破不了陣。」古飛嘆道,片刻后,他好象突然想起了什麼,來到黃衫青年身邊,「東方兄,你不是帶了那件寶物嗎,不如看看那小子現在在幹什麼。」

黃衫青年頓了頓,搖頭道:「不用看了,他既然進去了,難道不要出來?不如我們就守在這裡,來個瓮中捉鱉。」

聞言,眾人全都笑著點頭,「高,實在是高!」「還是東方前輩想的透徹,就這麼辦!」「等這小子出來,要他領教領教我們亂魔海高人的風采。」

等了二十幾日,還不見厲無極的蹤影,眾人都不禁有些不耐,但是見到其他人沒有離開,也只能是無奈堅持。

「這個臭小子,死在裡面了?等他出來,定要他將全部的寶物都交出來。」童老大口中罵罵咧咧。

祝明波眉頭微皺:「童老大,就怕你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祝明波,你說什麼?」童老大不信。

「陸奇就敗在了人家手裡,而且我也與他交過手,勝負在兩可間。」祝明波搖頭。

「哼,我可不是陸奇那樣的廢物,把我們亂魔海的臉都丟盡了!」童老大冷笑。

「童老大,我們合歡宗可沒有招惹你吧?」聞言,陸奇色變。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陸大少,你想和我過過手?」童老大繼續冷嘲熱諷。

陸奇大怒,打算上前,汪和與另外一名化神修士也沖了上來。

「你們別吵了,那小子出來了!」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

所有的人不由一愣,隨後,激動不已的向著陣法外圍看去。

此刻,那難住了所有人的不知名大陣旁,正站著一個長衫男子。

男子長身而立,如玉樹臨風,飄飄出塵,又恍若仙人臨世。

一眼看去,雲淡風輕的面上,似乎籠罩著一層依稀的薄霧,看不分明。 所有的人都從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獨特的韻味。

仙?大道?生死?陰陽?

遲疑了片刻,一個聲音喊道:「他肯定在裡面得到了仙器,要他交出來!」

有了第一個聲音,後面頓時群情激動,眼熱不已,眾人爭先恐後,沖了上去「對,交出來,寶物是我們的。」

厲無極一步邁出,出了陣法,卻正好看見了眼前的這副情形。

「你們這是準備做什麼?」厲無極啞然失笑。這些人被上古陣法阻止,沒能進入玄冥澗,現在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真是可笑至極。

以他們的修為,即使破陣進去,恐怕也會死去一大半。

「將你身上的仙器交出來,還有說出進去的方法,否則……」童老大一臉傲然。雖然陸奇等人都說,厲無極實力不錯,但是這樣一個結丹修士,又能強悍到哪裡去。

「否則怎樣?」厲無極面沉如水。

「放肆!」童老大勃然色變,右掌揮出,玄元瞬間激蕩而出。

無盡玄元幻化,一個鬼臉骷髏面目猙獰,夾雜著怨念神識,向著厲無極撲來。

百鬼魘,神識攻擊中帶著無盡怨念,是童老大獨門的攻擊手法。

沒有多餘的招式,簡單直接。

厲無極神色從容,輕輕伸出一指,體內玄元爆射而出,一縷劍氣后發先至,上面散發著几絲大道真意,迎空斬下。

「滋……」怨念鬼臉在劍氣之下,竟然如皚皚白雪遇見六月驕陽,瞬間消融怠盡。

劍氣勢頭不減,斬滅鬼臉后,速度竟然再次加快,瞬間穿透童老大的身體。

撲哧……

童老大頭顱向後一仰,直接噴出了一道血箭,隨後身軀不受控制一般的搖擺不定,癱倒在了地上。

厲無極微微一笑,手指伸回,「不自量力。」說完,環視著呆立的眾人,「還有哪位想要?」

眾人面色大駭,看向只手負立的厲無極,眼神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一指,輕輕一指,就解決了化神二重後期的童老大,這是什麼修為?恐怕就是返虛境界的老怪也不過如此吧?

這般年紀,怎麼可能?難道進了玄冥澗一趟,實力就能暴漲如斯?

隱仙谷的幾人更是神色複雜,進入玄天秘境之前,厲無極雖然很強,但是也沒有強到這種地步。現在,後者的實力高深莫測,而且身上竟然有了一絲道韻。

大道規則,長生奧秘,能夠窺得一絲天機的道韻啊!那可是屬於我們仙界後人的。出去后,一定要請仙祖出手,將道念種子從他體內剝離。

「道友,我們承認你很強,可是你認為憑你一人之力,能夠敵得過我們在場的所有人嗎?」古飛壓下心中的驚意,大聲鼓動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